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66章:司马安vs乌须部落(三)『加更24/27』
    『司马安肯定是【大魏宫廷】想用那五百只羊引发这些奴隶的争抢,方便我军趁乱击溃这些奴隶……』

    羯角骑兵统领博西勒,一边思索着,一边缓缓策马来到距离那些奴隶大概三十丈远的位置。

    而见此,那些奴隶们纷纷紧张起来。

    别看司马安、博西勒那边仅只有寥寥数百骑,而这边却有数万扎堆的奴隶,但事实上,这数万扎堆的奴隶,却不敢主动进攻对方。

    这也是【大魏宫廷】没办法的事,因为在三川,骑士就等同于勇士,地位比中原国家的正规军要高得多,相当于小贵族,即便是【大魏宫廷】平民(部落子民)都会对骑士恭敬客气,又何况是【大魏宫廷】地位低下的奴隶。

    乌须人的驯化,使得这些奴隶们对骑士已产生了一种敬畏。

    因此,只要司马安、博西勒不下令强行杀穿奴隶、追击乌须部落,相信这些奴隶会在这里警戒到精疲力尽——许多被驯化的奴隶,自我意识早已麻木,只会本能地听从主人的吩咐,而已不会去思考问题。

    而此时,五百只羊已驱赶到了这边,这一幕让那数万名奴隶露出了茫然、渴望的复杂神色。

    深吸一口气,博西勒指着那五百只羊,大声喊道:“司马安大将军有令,这五百只羊,赠予你们,想要的,就上前牵走。”

    话音落下,数万奴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忽然,有一名奴隶大声喊道:“不要上当,这是【大魏宫廷】魏军的诈术,他们会在我们哄抢的时候下令进攻的!”

    『……』

    博西勒转头瞧了一眼传来声音的方向,不过眼中倒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敌意。

    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还未被彻底驯化为奴隶的奴隶,才能理智而冷静地想到这个问题,而那些已被驯服的,满脑子都是【大魏宫廷】如何效忠如何的奴隶,他们是【大魏宫廷】不可能想到这个问题的。

    这一点,羯角部落出身的博西勒非常清楚。

    因此,他笑着冲着对方喊道:“为何不尝试一下呢?……待等我五万骑军陆续抵达此地,要击破你们毫不费力,何不在此之前牵走一两只羊,逃离这场战争呢?放心,我军没有工夫理睬你们,当铲除的首恶,只是【大魏宫廷】乌须部落!”

    他的话,让那些奴隶们当中仍有二心的奴隶心中微动。

    平心而论,这些还未被乌须人驯服的奴隶,对乌须部落丝毫没有忠诚,相反只有刻骨铭心的恨意,因此,他们根本不愿意为乌须部落而战,包括刚才喊话的那名奴隶。

    可既然如此,方才那名颇有头脑的奴隶为何要高声喊话,提醒周围的奴隶们呢?

    因为他畏惧司马安、博西勒的魏骑。

    虽然草原上并没有像中原国家那样的兵法、兵书,但『用羊群、财富引发敌军的哄抢,趁机击溃敌军』的伎俩,在草原上也是【大魏宫廷】屡见不鲜。

    因此,那些仍有头脑的奴隶们很担心,一旦他们因为哄抢而引起混乱,那些魏军骑兵会趁机击溃他们,将他们全部杀死。

    但不能否认,博西勒那最后一句话,让这些仍有头脑的奴隶颇有些心动。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三川上,羊即是【大魏宫廷】食物也是【大魏宫廷】财富,能够帮助一个人在广阔的草原上活下来。

    在等了约一炷香工夫后,终于有一名奴隶按耐不住,冲了出来,在魏军骑兵与其余数万奴隶的眼皮底下,想拉走几头羊。

    看得出来,在数百名魏方骑兵虎视眈眈的注视下,这名奴隶承受的压力很大,以至于手忙脚乱,尽管他尽可能想多牵走几只羊,但最终,他也只是【大魏宫廷】牵走了两只而已。

    “谢、谢谢。”

    在羱族语含糊地对博西勒说了一句,那名奴隶克制了自己的贪心,牵着两只羊逃走了。

    而对此,无论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博西勒,还是【大魏宫廷】那数百魏方骑兵,均对此视若无睹。

    瞧见这一幕,越来越多的奴隶心动了,以至于一下子就冲出了千余名奴隶,开始哄抢羊只。

    由于哄抢羊群的人数比羊群本身要多的多,以至于那千余名奴隶相互殴斗起来。

    那混乱的场面,让博西勒都驾驭着战马向后退了老远,免得自身被牵连其中。

    “呵。”博西勒心下暗笑一声,回头望向面无表情的司马安,心中暗暗说道:是【大魏宫廷】时候趁乱进攻了吧?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大魏宫廷】,司马安毫无异动。

    一直到那千余名奴隶分出了胜负,强壮的奴隶带着羊群逃之夭夭,而弱者则被打倒在地,司马安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会?』

    博西勒感觉自己有点看不懂了。

    而此时,就见司马安策马缓缓向前,用较为通顺的羱族语对那些倒在地上的奴隶说道:“不用着急,本将军还会给你们一次获得羊的机会,甚至于,还能让你们摆脱奴隶的身份,加入川雒联盟……”

    “真、真的?”那些倒在地上的奴隶们大吃一惊,纷纷挣扎着起身,神色不定地看着司马安。

    由于此时,已有数百名奴隶带着五百只羊逃离了此地,而司马安这些骑兵却丝毫没有追赶的意思,因此,他们对司马安的话产生了几分信任。

    毕竟若果真只是【大魏宫廷】诈计的话,司马安本可在他们哄抢羊群的时候下令进攻,但是【大魏宫廷】他没有。

    『再给我们一次获得羊的机会?』

    『还能摆脱奴隶的身份?』

    『允许我们加入川雒联盟?』

    不止那数百名抢夺羊群失败的奴隶们感到惊喜,就连那些藏匿在数万奴隶当中的未被彻底驯服的奴隶都感到怦然心动。

    此时,就见司马安抬头指向西方,用洪亮的声音正色说道:“向这个方向追击,杀掉那个方向的男人,每杀五个男人,我司马安就赏你们一只羊,杀够十个男人,我就解除你们的奴隶身份,允许你们加入川雒联盟中任何一个部落……杀够百名男人,允许你们恢复原来的名字。”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这就是【大魏宫廷】我司马安,对尔等的承诺!”

    在长达十几息的工夫内,那数万奴隶窃窃私语,似乎仍有些怀疑司马安这个承诺的真实度。

    但方才司马安那『赠羊取信』的做法,已让这些奴隶们看到了司马安的诚信。

    突然,数万奴隶发生了剧烈的混乱,数千名奴隶不顾一切地向西方冲了出去,让那些神色麻木的奴隶们大感惊愕。

    “不许逃!主人命令我们守在这里!”

    几名神情麻木的奴隶企图站出来阻止同伴,但瞬间就被那些还未被驯服的奴隶杀死。

    这一幕,仿佛是【大魏宫廷】一个导火索般,使得那数万奴隶彼此发生了混战。

    而从始至终,司马安只是【大魏宫廷】面无表情地伫马立于原地,静静地看着。

    大约一刻辰工夫,那些麻木的奴隶们,终究没能阻止那些已被司马安煽动的奴隶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似潮水般涌向西面。

    这些人如今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大魏宫廷】继续警戒在这里。

    而此时,司马安则再次开口,继续煽动这些奴隶们:“就像方才五百只羊那样,机会我司马安已给予了你们,但有的人能把握住,有的人却因为胆怯,眼睁睁看着机会错失……待等你们的同伴杀够了敌人的数量,摆脱了奴隶的身份,获得羊群、女人的赏赐,你们将失去第二个机会。”

    于是【大魏宫廷】乎,又有一拨人被司马安煽动,离开了阻挡魏军的队伍。

    但即便如此,这里仍然还有近乎两万名奴隶。

    『真的是【大魏宫廷】一帮唯命是【大魏宫廷】从的奴隶啊……』

    司马安皱了皱眉,随即,竟在博西勒骇然的目光下,单人独骑,缓缓来到了那些奴隶们面前。

    见此,约有十几名奴隶冲向司马安,企图杀死后者,但遗憾的人,司马安拔出了剑,似切菜砍瓜般,就将那几名奴隶砍倒在地。

    “你们以为本将军是【大魏宫廷】谁?”浑身血污的司马安面无表情地环视四周的奴隶们,竟唬地那些奴隶们止不住向后退。

    也难怪,毕竟作为已屡次在三川草原上制造了灭族屠杀的魏将,『司马安』的凶名,早已传遍了整个三川,而那些与魏国为敌的川人,更是【大魏宫廷】将司马安传说地犹如鬼神一般,也难怪这些奴隶们心中恐惧。

    “听着!”浑身鲜血的司马安用冰冷的眼神扫视了一眼四周的奴隶,沉声说道:“你们原先的主人乌须部落,即将成为我司马安刀下亡魂,我会继续屠杀,屠杀所有挡在我面前的敌人……现在,我给予你们活命的机会,为我司马安而战!听从我的命令,拿起武器,追击已注定失败的乌须部落,如若你们听从我的命令,作为你们新的主人,我将赐予你们……恢复曾经作为人的,权利。”

    说罢,他抬起手来,指向西边,厉声吼道:“转身,向西方奔跑!跑起来!跑起来!为我司马安,屠尽前方的敌人!”

    听闻此言,这附近近两万奴隶面面相觑,他们惊愕地看着杀气凛冽仿佛鬼神般的司马安,竟当真在后者的催促下,逐渐向西方奔跑起来。

    “快!快!块!跑起来,杀尽前方的敌人,为了你们的新主人而战!”

    在司马安那具有煽动性的催促下,越来越多的奴隶转身向西方奔跑。

    其实这些奴隶此刻都感觉很茫然,搞不懂自己为何会听从司马安的命令,只是【大魏宫廷】随着大流云从而已。

    但在奔跑了百余丈后,这些奴隶心中的茫然逐渐被一个信念取而代之:是【大魏宫廷】的,我们要会我们的新主人司马安效力,屠尽前方的敌人。

    此时此刻,在距离司马安约二十几丈远的地方,博西勒目瞪口呆地看着数万奴隶跑得一个不剩,随即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司马安的背影。

    这算什么?

    一个人,策反了数万奴隶?

    不过片刻之后,博西勒逐渐接受了这个亲眼目睹的事实。

    川人以强者为尊,那些奴隶们从内心臣服了司马安这个杀神,除了某些言语上的煽动伎俩外,更主要的原因在于,司马安这个男人,他的气魄,比乌须部落更强大!

    博西勒忽然意识到,可能是【大魏宫廷】被肃王赵弘润的光环所掩盖,以至于他一直都没发现,魏将司马安,竟然是【大魏宫廷】一位气魄毫不逊色他义父比塔图的豪杰。

    而此时,司马安已收回了兵器,策马缓缓回到博西勒面前,沉声说道:“算算时日,肃王殿下差不多应该已从雒城出兵了,在殿下的大军中,相信必定会有白羊、灰羊、青羊等羱族部落的军队,若等到羱族的军队抵达,对乌须部落的杀或放,会成为一个影响军心的问题……因此,在肃王殿下的军队抵达之前,你我应当为殿下解决这个问题……”顿了顿,他面无表情地说道:“给我屠尽乌须部落!”

    司马安脸上凛冽的杀气,让博西勒都不由地心神一震。

    “末将遵命!”博西勒下意识地接令。

    随即,他心神一阵恍惚:本来只是【大魏宫廷】听命于某位肃王殿下因此服从面前这位魏将,而方才,他本能地接受了这位魏国大将军的命令?

    在偷偷看了一眼司马安后,他必须承认,这位魏国的上将军,的确是【大魏宫廷】有种莫名的威慑力。
友情链接:盛唐风华  寒门崛起  大明元辅  开天录  开天录  北宋大表哥  星峰传说  盛唐之帝国崛起  九重武神  民国谍影  努努书坊  大宋男儿  明末第一贼  重活一次  史上最强重生者  飞剑问道  牧神记  春野小神医  金庸网  蜡笔小说  最强逆袭  飞剑问道  tplink  绝世邪神  中华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