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73章:各有行动
    九月二十六日,在巴布赫带着那两百余乌须部落幸存者逃到雒南盆谷的同时,魏将司马安,则已率领着麾下人马,来到了『卢氏平原』的西侧尽头,一条当地人称之为『横涧』的河流。

    越过这条横涧,便是【大魏宫廷】那条连接卢氏平原与雒南盆谷的狭长谷道,弯弯曲曲的据说有两百余里。

    当日,司马安在横涧的北侧,命麾下奴隶们开始建造一座军营——姑且称之为『卢原涧北魏营』。

    在军营内那座临时搭建的帅帐内,司马安将麾下的将领召集起来,商议下一步的战略。

    期间,博西勒问司马安道:“大将军打算在此建营停驻?等待(肃王)殿下的命令?”

    司马安摇了摇头。

    事实上,肃王赵弘润在这次作战中给予了司马安相当高的授权,因此,司马安可以毫无顾忌地拒绝乌须部落的投降,自作主张地将已经失去抵抗意志的乌须部落彻底覆灭。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司马安当真性格嗜杀,只是【大魏宫廷】他觉得,乌须部落是【大魏宫廷】羱族人的王庭,若能趁机会铲除,还是【大魏宫廷】尽早铲除为妙,免得影响到某位肃王殿下收纳三川郡的意图。

    是【大魏宫廷】的,在得知某位肃王殿下打算用“两面旗帜”来迫使三川境内的诸部落确定各自立场时,司马安就猜到,那位肃王殿下这是【大魏宫廷】要收三川了——趁着这次机会,将三川正式纳入魏国版图,成为名副其实的『三川郡』。

    在名字这件事的情况下,司马安怎么可能接受乌须部落的投降?

    其他部落暂且不说,乌须部落是【大魏宫廷】必须要覆灭的!因为有乌须部落存在,三川境内的众多羱族部落,未必肯接受臣服于魏国。

    这是【大魏宫廷】一种默契——司马安很清楚那位任命他为先锋官的肃王殿下,需要他做什么。

    『接下来,就是【大魏宫廷】羯部落了……』

    正如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所料,司马安在覆灭了乌须部落后,便盯上了坐落在雒南盆谷的羯部落——只要魏军选择速攻,那么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结果。

    但待等司马安来到横涧一带,从博西勒口中得知卢氏平原与雒南盆谷之间居然是【大魏宫廷】崇山峻岭相隔,唯有一条长达两百余里的狭长谷道可以通行时,司马安心中就难免犯起嘀咕。

    毕竟,骑兵是【大魏宫廷】不适合在那种山谷地形作战的——确切地说,骑兵不是【大魏宫廷】不能在山谷地形作战,而是【大魏宫廷】在这里作战发挥不出骑兵的优势。

    骑兵优势在于什么?在于机动性,然而在那条狭长蜿蜒的峡谷,骑兵的机动力便大打折扣,只剩下列队冲锋这种攻击方式,威胁程度被大大降低。

    因此,司马安有预感,此番他进攻羯部落,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毕竟羯部落占据着有利的地形。

    而在这种情况下,就必要在峡谷外的横涧附近,建造一座可以退守的军营,以应对不是【大魏宫廷】会打上多久的这场战争。

    “卢氏到雒南,就只有这条狭道么?还有没有其他路?”司马安询问博西勒道。

    博西勒遗憾地摇了摇头,回答道:“据我所知,这是【大魏宫廷】前往雒南唯一的道路。……可能有别的捷径,但我并非此地人士,不太清楚。”

    想来也是【大魏宫廷】,博西勒自幼生活在三川北部,曾经最远踏足的地方就是【大魏宫廷】卢氏,因此对雒南一无所知,怎么可能知晓这边的情况?

    甚至于,那条狭长的谷道,还是【大魏宫廷】从那些奴隶们口中问出来的呢。

    听到这样的回答,纵使司马安心中有些不悦,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吩咐博西勒派人前往峡谷打探路况。

    待等到九月二十九日,博西勒派出去的羯角骑兵便返回了涧北魏营,向司马安禀报他们所打探到情况。

    据这些羯角骑兵所说,他们沿着那条狭长的谷道前行了大概一百四十里左右,在那里,他们看到羯族部落的战士正在峡谷中建造关隘,为了避免惊动那些羯部落的人,羯角骑兵们原路返回。

    期间,另外一些负责打探那条峡谷是【大魏宫廷】否存在岔路、捷径的羯角骑兵,亦摇头表示那条峡谷只有前后两个出口。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前后只有两个出口』,指的是【大魏宫廷】那条峡谷本身,事实上,峡谷两旁的山峦是【大魏宫廷】可以攀登的,只不过山上林木茂盛、毒虫猛兽颇多,兼之山路坎坷难行,不利于行军。

    『看来只有走那条峡谷了……』

    皱了皱眉,司马安最终下定了决心。

    不过他并未下令进兵,他还在等肃王赵弘润的消息。

    原因很简单,记得前一阵子他麾下的五万骑兵分散席卷整个三川时,并不需要粮草后勤,因为从那些不愿臣服魏国的部落手中,他麾下的骑兵可以抢掠到足够的羊群作为食物。

    但如今,雒宁、卢氏一带的部落要么已被骑兵们覆灭,要么就是【大魏宫廷】早早地臣服了魏国,这使得司马安已没办法继续采取『以战养战』策略,更何况他还收纳了数万乌须部落的奴隶作为炮灰,因此,恢复粮草运输线,就成为了进兵羯部落前必须完成的事。

    正因为这样,他需要等待肃王赵弘润的消息,后者会告诉他,最近一批粮草何时运至,只有在确定了粮草运输的日期后,司马安才能无所顾虑地率军向那条狭长峡谷挺进。

    肃王赵弘润的书信来得很快,在当日下午,也就是【大魏宫廷】九月二十九日的下午,便由青鸦众,将书信送到了涧北魏营,送到了司马安的手中。

    当时,司马安正在帅帐内与诸将商议一件事,即针对那数万奴隶的整顿——他准备用军队式的方式编队这些奴隶,让他们负责一些后勤杂物,比如砍树、做饭、运粮、杀羊、腌肉等等。

    虽然这些奴隶兵的战斗力,司马安实在看不上眼,但说到底那也是【大魏宫廷】好几万的劳动力,干杂物终归是【大魏宫廷】没有问题的。

    而在商议这件事的期间,青鸦众送来了肃王赵弘润的亲笔书信。

    与心情有些忐忑的季鄢、乐逡两位砀山军骑兵将领不同,司马安并不担心某位肃王殿下会在信中指责他过多杀戮。

    果然,在这份信中,肃王赵弘润丝毫没有提及司马安屠杀川民这件事,他只是【大魏宫廷】要求司马安必须在战后打扫战场,掩埋尸体或者焚烧尸体,以免引起疫病,至于乌须部落的覆灭,那位肃王殿下甚至提都没有提及。

    除此之外,赵弘润还在信中清楚写明了粮草运输的路线,告诉司马安第一批粮草运至的确切日期等等。

    简单地说,司马安先前的种种举动,皆被那位肃王殿下默许。

    这让季鄢与乐逡两位砀山军骑将着实松了口气,毕竟在一路进兵的途中,他们可是【大魏宫廷】留下了不少用来恐吓川民的“痕迹”,比如尸林、京观等等。

    将信件递给探着脑袋好奇观望的季鄢与乐逡,司马安询问着自称『鸦四十六』的那名青鸦众:“殿下目前驻军在何处?”

    鸦四十六抱拳回答道:“殿下与商水军等,驻军于卢氏,命鄢陵军驻军雒宁,进攻伊川的羚部落。”

    司马安点点头,在地图上标记了一下。

    盘踞在伊川一带的羚部落,据说也是【大魏宫廷】实力不亚于羯部落的羯族人部落,但司马安并不担心鄢陵军的战况,毕竟鄢陵军的实力丝毫不亚于商水军,甚至于,军中的将军级别的指挥能力,还要在商水军之上,有这支军队进攻伊川,谅羚部落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不过有件事司马安感到颇为纳闷,那就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驻军在卢氏的兵力数量,毕竟根据鸦四十六的描述,刨除了正负责攻打伊川的鄢陵军外,肃王赵弘润仍有十几万军队驻扎在卢氏,似这种扎堆布防,着实有些反常。

    『莫非……呵,殿下的心很大啊。』

    司马安暗暗说道。

    想了想,他当着鸦四十六的面,对帐内几位将军吩咐道:“博西勒,明日你我先领两万兵徐徐而进,其余人马就留守在军营。……季鄢、乐逡,待某离营后,你二人约束奴隶,使其不得滋事。”

    “得令!”帐内被点到名字的将领们抱拳领命。

    从旁,鸦四十六将司马安的安排记在心中,于此时告退,他要赶回卢氏,将司马安的布置回禀于肃王赵弘润。

    而与此同时,在函谷那一带,秦军副将王戬正率领数千『铁鹰军』,偃旗息鼓沿着大河往雒城方向而去。

    与黥面军不同,铁鹰军乃是【大魏宫廷】秦军称之为『锐士』的精锐正规军,而且是【大魏宫廷】骑兵,是【大魏宫廷】秦国与西羌交兵时的绝对主力。

    看着这支武器齐全的骑兵从眼皮底下进过,潜伏在附近山林中窥探秦军动静的青鸦众们,打起十二分精神死死盯着。

    『盯得很紧嘛……』

    在秦军队伍的前头,秦将王戬虽目不斜视,但时常用眼角余光瞥向旁边远处的山林。

    虽然他并未看到那片山林中有任何监视者,但是【大魏宫廷】,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直觉却告诉他,在那片山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还有他率领的铁鹰军。

    “将军,要不要……”一名将领凑上前来,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那片山林。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穿了部下的心思,王戬摇了摇头。

    他猜到这附近必定有魏军的斥候,但目前,还不是【大魏宫廷】摆脱这些魏军斥候的时候。

    “要下雨了……”

    王戬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见天空乌云密布,他思忖了片刻,心中便已有了主意。

    “让士卒们加紧赶路,务必要在下雨之前,抵达常烝山。”

    “是【大魏宫廷】!”
友情链接:娱乐大头条  作文吧  论文大全网  花百科  工作总结  大魏宫廷  盛唐风华  牧神记  盛唐之帝国崛起  极限保卫  武道孤圣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都市之神级宗师  极品最强大少  经典语录  笔趣阁  南方财富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莽荒纪  明朝败家子  小学生作文  逆天邪神  中国会计网  经典古诗词  五代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