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80章:谁偷袭了谁?
    『秦军……果真截断了司马安的归路?』

    临近黄昏时,羯部落的族长巴图鲁站在莵和山的山脊,眺望着远方那条狭长两百余里的羊肠狭谷,心中暗暗思量着。

    数日前,在乌须部落的幸存者巴布赫率领寥寥两百余名乌须部落族人投靠羯部落后不久,羯部落的族长巴图鲁便收到了来自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的信件。

    在信中,武信侯公孙起表示会派出一支奇兵截断魏将司马安的归路,邀巴图鲁合击司马安。

    说实话,对于武信侯公孙起在讲述的策略,巴图鲁亦是【大魏宫廷】将信将疑,毕竟在他看来,当魏军攻陷卢氏、覆灭了乌须部落之后,以『卢氏』为界限的整个三川东部,除伊川外皆已落入了魏军手中。

    在这种情况下,武信侯公孙起想要联合羚部落的战士截断魏将司马安的退路,简直是【大魏宫廷】痴人说梦。

    不过话虽如此,巴图鲁却希望武信侯公孙起能够成功。

    无他,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看到”了魏军的野心,或者干脆点说,是【大魏宫廷】那位魏公子姬润的野心——后者正准备趁此次机会,彻底铲除三川境内不愿臣服于魏国的部落,吸纳三川郡作为魏国的一部分。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巴图鲁便明白,他所领导的羯部落,还有同为羯族部落的羚部落,已经成为了某位肃王殿下『势必会铲除』的针对对象,无论如何,后者都不会再留着他们,先行覆灭的乌须部落,就是【大魏宫廷】前车之鉴。

    在这种情况下,巴图鲁自然倾向于像武信侯公孙起所说的那样,先设法斩断魏公子姬润一条臂膀,即诛杀魏将司马安。

    武信侯公孙起在信中指出,魏公子姬润正在大力提高魏将司马安的威望,企图将司马安塑造成『魏西战场』这边的『卫国(保卫的卫、非指真正的卫国)英雄』,毕竟眼下魏国正面临着覆亡的国难,战场上的英雄,将大大鼓舞魏人的士气,提高魏人对赢得这场战争的信心。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若能想办法诛杀司马安,既可以打乱魏公子姬润的统筹安排,又可以重挫魏人的士气——当然,更好的办法莫过于诛杀魏公子姬润,但很可惜,这一项非常困难,因此退而求其次。

    本来,巴图鲁已经想得很明白了:雒南能守就守,不能守,就撤退到川南的宛地与庸地,反正羯部落在川南也占领一片不小的土地。

    但武信侯公孙起的书信,却让巴图鲁得到了更多的选择。

    武信侯公孙起在信中告诉巴图鲁,倘若羯部落支持他的策略,联手除掉魏将司马安,那么,他武信侯公孙起将会为其担保,使巴图鲁获得秦王授予的爵位,并且,允许羯部落在危机时刻向西遁入秦国境内。

    稳定的秦国境内,以及局势混乱的宛庸之地,巴图鲁自然倾向于前者,毕竟据他了解,秦国的疆域亦十分宽广,并不逊色于魏国多少,倘若能得到秦国的庇护,自然远胜羯部落单凭自己的力量在宛庸之地打拼,与巴人抢夺土地。

    因此,在思忖了没多久后,巴图鲁便打定了主意:若当真有一支秦军奇兵截断了魏将司马安的退路,那么,他也不介意让气焰嚣张的魏人尝尝失去一位上将的痛苦;若反之,则继续原本的打断,使族人们向南边的宛庸之地迁移。

    而如今,种种迹象表明,司马安所率领的军队,其后方多半是【大魏宫廷】出现了问题,以至于今日下午的时候,原本正在羊肠狭谷内与羯部落的战士征战的司马安部魏军骑兵,突然反常地后撤了三十余里地,并且,在狭谷中做出了采取守势的态度。

    羊肠狭谷内究竟有多少魏军骑兵,巴图鲁很清楚,据他估算,峡谷内的魏骑最起码有两万人。

    这两万人可不能小瞧,除了一部分是【大魏宫廷】砀山魏骑的魏人外,其余更多的则是【大魏宫廷】博西勒率领的羯角军,同样是【大魏宫廷】他们羯族的同胞,虽然这些羯族同胞也不知什么情况下,非但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为魏人打仗,而且一个个极为悍勇,仿佛恨不得立刻攻破他羯部落。

    要不是【大魏宫廷】羯部落也是【大魏宫廷】一个强大的部落,而且还有数以十几万的奴隶,搞不好羯部落还真会在这两万名魏军面前落入下风。

    但正是【大魏宫廷】这战斗力极强的两万魏军,今日下午突然反常地收缩防线,采取守势,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对方的后方出现了问题。

    换而言之,那位叫做『王戬』的秦将,果真做到了那般不可思议的事,悄然穿过了被魏军控制的领域,截断了司马安的归路。

    不得不说,这让巴图鲁看到了几分除掉魏将司马安的希望。

    但话说回来,这也只是【大魏宫廷】一线希望而已,毕竟,虽说武信侯公孙起在信中表明,魏公子姬润必定中计,将其麾下军队调到函谷,使卢氏出现魏军守备空虚的破绽,但谁能保证,那魏公子姬润会一直傻乎乎将大军留在函谷前呢?

    据巴图鲁对那位魏公子润的了解,后者绝非善于之辈,即便一时被蒙蔽,多半也会迅速反应过来——总而言之,巴图鲁并不认为此计能骗那位魏公子润过久。

    万一那位魏公子润率领大军回援卢氏,援护其麾下大将军司马安,那么,整个谋划就彻底泡汤了。

    『必须尽快铲除司马安。』

    巴图鲁在心中暗暗说道。

    待等到太阳落山,巴图鲁回到了本族部落,在族长毡帐召集了羯部落的诸头领,与诸头领商议合击司马安部魏军的事宜。

    不可否认,乌须部落的覆亡,让羯部落的诸头领们大感震惊,使得他们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一部分人认为,此时应当想办法与魏人修好。

    其中,一名叫做『雅克哈』头领说道:“……我羯部落,与魏人本无冲突,甚至于,起初三年合作得颇为融洽。然而,乌须王庭却蛊惑我等与魏人决裂……”

    随后,就是【大魏宫廷】一连串抨击乌须王大儿子乌达穆齐的指责,指责乌达穆齐好高骛远、狂妄自大等等。

    这一番说辞,引起了巴布赫的愤怒,也使得巴图鲁面色有些不好看。

    毕竟当初乌达穆齐与他洽谈时,他巴图鲁也觉得,他们川人应当恢复对三川的主导权,不能屈居魏人之下,毕竟在『魏公子润征讨羯角部落』前的近几十年,川人面对魏国还是【大魏宫廷】胜少败多的。

    再加上后来秦国的强势介入,使得巴图鲁也接受了乌达穆齐的建议,准备借助秦国的力量,从魏国手中夺回三川——主要是【大魏宫廷】夺回雒城这座财富不可估量的城池。

    只是【大魏宫廷】谁也没有想到,那一仗,魏公子姬润居然如此强势,在『函谷一日战役』竟将二十万秦军杀得溃败而逃,导致乌达穆齐的谋划彻底落空,非但没有达成预期的目标,还被那位魏公子润给记恨,警告了一回。

    听着雅克哈的话,巴图鲁亦不禁感到遗憾,毕竟头三年他们羯部落与魏人的合作,的确十分融洽:他们将从巴国那里掳掠的奴隶,或采集的矿石,出售给川雒联盟,再由川雒联盟出售于魏国,而魏国则给予相等价值的粮食、茶叶、金银、珠宝等等,让羯部落或自己享用,或用来拉拢巴地的国主——比如金子,巴人对金子的渴望,超乎寻常。

    不过遗憾归遗憾,但巴图鲁并不后悔,因为他“看”地很清楚,他们与魏人的贸易,虽然使他们羯部落变得愈加富裕,但也使得魏国日益壮大,而魏国一旦强盛起来,他们川人必将失去对三川的掌握。

    这不,眼下那位魏公子润即已经露出了獠牙,迫不及待地就要将三川郡收入魏国的版图。

    因此要说后悔,巴图鲁最后悔的就是【大魏宫廷】当初在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与魏人开战的时候,他羯部落没能帮后者一把,正是【大魏宫廷】那一场战役,彻底改变了川人与魏人的相互地位。

    不过这也是【大魏宫廷】没有办法,谁让羯部落当时正在与巴国开战呢?更何况,当时巴图鲁也没有想到,魏国壮大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短短几年内,就相继击败楚国、战平韩国,隐隐将取代由于齐王吕僖这位明君过世而迅速衰弱的齐国成为中原霸主。

    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使得这次巴图鲁响应了乌达穆齐的号召,毕竟魏国这个邻居崛起的速度太快,对于相邻的势力而言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好了!”

    见毡帐内诸人还在争执,巴图鲁打断道:“事已至此,再多说什么也是【大魏宫廷】无用。……乌须王庭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魏军不会接受我族的降服,魏公子润要的是【大魏宫廷】三川,一个亲善于魏的三川!……与其争吵些无意义的话题,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诛杀魏将司马安,狠狠挫一挫魏军的士气!”

    听闻此言,毡帐内逐渐安静了下来。

    随即,有一名头领问道:“大族长,秦军可与您约好合击司马安的日期?”

    “并没有。”巴图鲁摇了摇头。

    事实上,这正是【大魏宫廷】他眼下最犯愁的一点,虽然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邀他联手夹攻魏将司马安,但是【大魏宫廷】,却未提前告知合击的确切日期——可能武信侯公孙起将这件事交给了秦将王戬,让后者自由安排,但至今为止,羯部落还未收到任何来自王戬军的消息。

    而事实上,秦将王戬在攻克涧北魏营后,并非没有派人向羯部落送递消息,只不过,司马安预料到了这个情况,在狭谷两侧的山峦中布下了层层防守,以至于王戬军的信使根本没办法通过,无法将消息传到羯部落这边。

    “这样的话,就只能等秦军那边先动手了……”一名头领献计道:“秦军若攻打司马安部,其声势浩大必定能会我方察觉,到时候,本部落亦派勇士助其一臂之力,对司马安部两面夹击。”

    巴图鲁仔细想了想,他也觉得,除非收到了来自秦将王戬的信件,否则,这个策略最为稳妥。
友情链接:花都最强医圣  明朝败家子  全球高武  重活一次  伏天氏  情话网  创世中文网  都市之神帝驾到  极品最强大少  金庸网  扶蜀  步步生莲  圣龙图腾  大宋男儿  第一课件网  小学生作文  银行信息港  减肥方法  飞剑问道  笔趣阁  从全球高武开始  重生之财源滚滚  作文大全  回到地球当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