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00章:兵临城下(二)
    『ps:上一章的“廷尉”,应该是【大魏宫廷】“卫尉”或“国尉”,作者头昏搞错了,抱歉抱歉。』

    ————以下正文————

    “铛铛铛铛——”

    “铛铛铛铛——”

    咸阳城内的预警声,逐渐响彻全城,而在秦王宫内的大殿内,秦王囘、卫鞅、张瑭三人却一言不发,使得整个殿内落针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宫廷传来“咔咔咔”的声音,疑似有一队甲士来到了殿外。

    随即,卫尉推开殿门迈步走入殿内。

    见此,秦王囘忍着心中此猜疑,沉声问道:“尉游,城中因何响起警钟?”

    卫尉尉游,闻言施礼禀道:“启禀大王,咸阳城外发现一支兵马,疑似魏军……”

    听闻此言,秦王囘身形一晃,下意识地用手扶住面前的案几,他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卫尉尉游,一字一顿地反问道:“魏——军——?”

    “是【大魏宫廷】。”卫尉尉游低头回答道。

    听闻此言,秦王囘只感觉眼前天旋地转,而王座阶下的张瑭,亦是【大魏宫廷】满脸惊骇之色。

    原因很简单,依魏军的进兵路径,想要抵达咸阳,就只有经过丰镐,而眼下既然魏军已兵临咸阳城下,那么就意味着,丰镐已经沦陷。

    这怎么可能?!

    “……”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殿内众人,秦王囘站起身来,迈步走向殿外。

    他要亲眼去看了一看城外的魏军,看看对方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三头六臂的天兵天将。

    要知道,在十日之前,身在桃林的武信侯公孙起尚写了一封战报至咸阳,言当时魏军尚在桃林一带。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截止十月二十八日的时候,魏公子润麾下近十万魏军仍在桃林一带。

    而今日,不过是【大魏宫廷】十一月初九,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短短十日内,魏公子润率领近十万魏军,在冰天雪地下,跨越桃林至渭南下邽两者间相距近五百里的雪原,随后接连攻陷下邽、临潼、丰镐,且最终率军抵达咸阳城下。

    这真的是【大魏宫廷】人力所能办到的么?

    见秦王囘一言不发走向殿外,卫鞅、张瑭、尉游三人连忙跟随。

    大约在一刻时之后,秦王囘乘坐马车来到了南城门。

    沿途,纷纷有秦军兵将向秦王囘行礼,但秦王囘此时却顾不得其他,紧步来到城楼上,观瞧城外的魏军。

    只见此刻在城外,约三四万魏军整齐有序地排列着,中军为商水军,左右两翼则是【大魏宫廷】川雒联盟的川卒,让人安心的是【大魏宫廷】,魏军没有任何攻城器械。

    『特地来示威的么,魏公子润?』

    秦王囘面无表情地看着魏军中那面『魏、肃王润』的王旗,据他所知,这面王旗即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独有。

    忽然,城外的魏军向两旁移动了些许,留出一条通道,随即,一名身穿锦甲的年轻将军,在几名护卫的陪同下,缓缓来到魏军阵列前方。

    见此,无论是【大魏宫廷】秦王囘,还是【大魏宫廷】卫鞅、张瑭,亦或是【大魏宫廷】此刻咸阳城上的秦军兵将们,皆下意识地提起精神。

    因为他们有所预感:那位年轻的魏将,即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

    『何等年轻……』

    秦王囘不禁感到讶然,因为据他的观察,那位魏公子润实在是【大魏宫廷】年轻,若非此子头上戴着发冠,秦王囘甚至怀疑此子还不满双十。

    然而,就是【大魏宫廷】这样一位年轻的魏国公子,却让他秦国如临大敌。

    而与此同时,城下那名年轻的魏将,不,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亦跨坐在马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远方咸阳的南城门城楼。

    秦王囘、张瑭等人猜得没错,此刻丰镐已经被魏军攻破。

    在丰镐几乎没有什么防备的情况下,有着青鸦众协助的魏军,想要攻陷一座城池,这实在不是【大魏宫廷】什么问题。

    然而遗憾的是【大魏宫廷】,丰镐距离咸阳太近了,以至于当魏军偷袭丰镐得手的时候,驻守丰镐的秦军兵将们,也早已将消息传向了咸阳,这就基本上杜绝了魏军故技重施攻陷咸阳的可能。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带着麾下军队来咸阳溜达一圈。

    是【大魏宫廷】的,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溜达一圈,他要亲自告诉咸阳的秦王:我就在这里!

    『那就是【大魏宫廷】秦王吧?少君他老爹?』

    在隐约看到咸阳南城门的城楼上出现一位头戴玉冠、身穿纹蛟华服的中年人,赵弘润心下暗暗猜测道。

    他仔细打量咸阳城楼上的秦人,除了穿戴甲胄的秦兵外,城楼上亦有诸多身穿华服的秦国贵族。

    看得出来,秦人的衣冠习惯与魏国的贵族有些相近,仔细想想这倒也不奇怪,毕竟中原魏国的姬赵氏王族来自陇西,而陇西自古与秦国接壤,自然会有穿着文化上的交流。更何况,姬赵氏王族当初在迁至中原的途中,还经过秦人的领土。

    赵弘润甚至还听说,秦国国内至今还有他们姬赵氏的族人,即当年姬赵氏宗族东迁时,与秦人联姻,并落户于秦国的族人。

    因此,倘若以『嬴』为姓的秦国,突然冒出一个姬姓的贵族、甚至是【大魏宫廷】王族旁支,赵弘润并不会感到惊奇,毕竟在数百年前,嬴姓与姬姓的关系还是【大魏宫廷】相当不错的。

    只可惜,当初那种良好和睦的关系,并不能延续至今。

    对此微微唏嘘了片刻,赵弘润回顾身后的宗卫长卫骄,伸出左手:“卫骄。”

    宗卫长卫骄会意,将一把早已准备上的手弩递到自家殿下手中。

    在接过手弩后,赵弘润双手端着手弩,向咸阳的城楼瞄准。

    这个举动,引起了咸阳南城门城楼上诸秦军兵将的警惕,卫尉尉游,更是【大魏宫廷】惊呼一声“保护大王”,令几名秦兵持盾保护在秦王囘身前。

    对此,秦王囘不以为然,他不相信魏公子润亲自操持军弩是【大魏宫廷】为了射死谁,倘若果真如此,对方下令军中的魏军弩兵不是【大魏宫廷】更便捷么?

    很显然,对方这是【大魏宫廷】想通过弩矢来送递书信。

    当然,虽然明白这一点,但秦王囘也没有推开面前那几名持盾的秦兵的意思。

    毕竟事有万一嘛,万一那位魏公子润手抖了呢?万一风向导致弩矢偏离了目标呢?

    堂堂秦国的君王,倘若被流矢射死,这也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尴尬的事。

    “嗖——”

    一声弩矢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随即笃的一声,赵弘润射出的弩矢,死死钉在咸阳城楼上的一根柱子上。

    秦王囘转头瞧了一眼,果然瞧见那支弩矢的前端绑着一小块布。

    “去取下来。”秦王囘吩咐身旁的卫尉尉游道。

    吩咐罢了,他继续目视着城下的那位魏公子润。

    而此时,赵弘润已将手中的弩丢还给宗卫长卫骄,随即,他缓缓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将利剑前举,剑锋遥指咸阳南城门楼。

    见到这个举动,无论是【大魏宫廷】秦王囘,还是【大魏宫廷】城门楼上其余人,皆睁大了眼睛,一脸愠怒。

    因为那是【大魏宫廷】一个极具挑衅意味的动作。

    然而,就在咸阳城上的秦军兵将们忍不住就要破口大骂时,就听城外的商水军士卒们振臂呐喊,声若洪雷,让城楼上的秦军兵将们,将即将脱口而出的辱骂之词下意识咽回了肚子。

    “撤!”

    随着肃王赵弘润一声令下,咸阳城下的魏兵们,就跟打了胜仗似的,趾高气昂地沿着来路撤退。

    看着这一幕,咸阳城上的秦军兵将们一阵窝火,或有一名将领主动请缨道:“大王,请允许末将带兵出城,挫魏军嚣张气焰,如若不胜,请斩我头!”

    “……”秦王囘目不转睛地看着渐渐远去的魏公子润,没有同意。

    说实话,他被震慑住了,并非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雄壮军势,而是【大魏宫廷】魏军那神奇的千里奔袭。

    他怎么也想不通,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如何带着麾下近十万魏军,在短短十日内跋涉七百里,沿途攻陷下邽、临潼、丰镐三座城池,最终兵临咸阳城下。

    而此时,卫尉尉游已将那支弩矢上的布条解了下来,双手递到秦王囘面前。

    秦王囘接过布条,摊开后扫了一眼,只见布条上写着六个字:你要战!我就战!

    看似简简单单六个字,却有一股异常强势的气势扑面而来,纵使是【大魏宫廷】秦王囘都不由地面露凝重之色。

    但是【大魏宫廷】半响后,秦王囘却将这布条随意丢到了旁边的火盆中,随即,也不看那布条在火中化为灰烬,转身面向城楼上的诸臣子、诸贵族、诸兵将。

    只见他扫视了一眼众人,面无表情地说道:“传令全国,准备应战!”

    听闻此言,城楼上的秦军兵将们纷纷振臂高呼。

    听着士卒的呐喊呼声,秦王囘转头看向正在撤离的魏军,心下暗暗冷笑。

    或许就连赵弘润也没有想到,他的示威举动非但没有吓唬住咸阳的秦王囘,反而让秦王囘坚定了与魏军的战争。

    与韩国的王公贵族不同,彪悍的秦人,从不畏惧战争!

    而这一点,在撤退途中的肃王赵弘润,在听到来自咸阳方向的震天呐喊声后,也逐渐意识到了。

    他必须承认,秦国是【大魏宫廷】一个正在迅速崛起的国家,整个国家的氛围,与韩国、楚国截然不同,即便兵临城下,秦人亦不畏惧。

    不过对此赵弘润并不在意,既然秦人毫无畏惧,那就设法让他们体会畏惧!

    对于目前已占领了下邽、临潼、丰镐等三座秦国城池,仍拥有着近十万兵力的赵弘润而言,他完全可以将秦国拖下水。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先挥军蓝田,释放司马安这头恶虎。
友情链接:星峰传说  开天录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极品最强大少  落秋中文  飞剑问道  娱乐大头条  天天美食  字幕库  民国谍影  诸天最强大咖  漂亮女人  中学生阅读网  最强终极兵王  神豪之娱乐天下  小学生作文  莽荒纪  南方财富网  经典语录  逍遥游  笔下文学  创世中文网  明朝败家子  经典语录  全球灵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