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25章:山阳之战!
    『ps:感谢“书神00888888”书友的五万币打赏,感谢“為大侠”书友与“魔都吴彦祖”书友各一万币打赏,感谢“詹丰源”书友六万币打赏。』

    ————以下正文————

    时间回溯到洪德二十三年正月,此时,山阳县东侧四十余外的『宁邑(城)』,早在去年年末就被韩军攻陷。

    攻陷『宁邑』的,正是【大魏宫廷】韩将、北燕守乐弈。

    在去年入冬前,当时魏国河内战场的主帅、南梁王赵元佐尚未将主力调到大河以南,防守原阳、酸枣,仍企图在河内境内击退韩军。

    因此,康公韩虎派出了韩国唯二至今没有败绩的名将,北燕守乐弈,一口气攻陷了魏国六座县城,纵使南梁王赵元佐亦难挡这位韩军宿将的锋芒。

    但是【大魏宫廷】在今年开春之际,韩军总帅、康公韩虎,却令代郡守剧辛取代北燕守乐弈,负责征讨河内郡。

    对此,康公韩虎的解释是【大魏宫廷】:开春之后,邯郸方面韩军主力,将大举跨越大河,攻打大河以南的魏、卫两国领土,到时毕竟会遭到魏国的猛烈反击,因此,北燕守乐弈的战力不可或缺。

    话说得好听,但事实真相如何,傻子都看得出来。

    要知道,目前的河内郡,就只有『山阳』与『怀邑』尚有一定数量的魏军,其余县城,只有数百人到千余人左右的县兵,由于常年远离战争,作战能力非常低下,因此,哪怕是【大魏宫廷】暴鸢、靳黈等去年韩魏战争中的败军之将,只要率领个几万军队,都能扫荡河内郡,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北燕守乐弈攻打河内郡。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康公韩虎让代郡守剧辛取代北燕守乐弈负责攻打河内郡的事宜,纯粹就是【大魏宫廷】让剧辛白捡功勋——康公韩虎,其麾下有三位『北原十豪』级别的上将,其一是【大魏宫廷】代郡守剧辛,其二是【大魏宫廷】渔阳守秦开,还有就是【大魏宫廷】刚刚取代了原太原守廉驳的乐成。

    而除了抢功之外,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为了保存己方派系将领的兵力而已。

    去年年末,魏国南梁王赵元佐将主力撤退到大河以南的原阳、酸枣一带,这意味着魏国收缩了战线,准备固守大河以南的国土。

    这等同于魏国已被迫放弃了大河以北的领土。

    在这种情况下,跨河攻打魏国本土,无疑会是【大魏宫廷】一场艰难的战争。

    因此,康公韩虎令剧辛攻打河内郡,这位心腹爱将的军力受到损失,而令雁门守李睦、北燕守乐弈等将军负责攻打魏国本土。

    不得不说,康公韩虎的徇私行为,很是【大魏宫廷】让一些韩军将军感觉不耻,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康公韩虎乃是【大魏宫廷】此战的韩军总帅,因此,哪怕李睦、暴鸢等韩军上将明知道这个老家伙在打什么算盘,也没办法阻止。

    而作为当事人,北燕守乐弈对此心中也有些不爽:他辛辛苦苦击败了魏国的南梁王赵元佐,令后者退守大河以南,可当他准备收获河内郡这个胜利果实时,康公韩虎却派剧辛前来截胡。

    也亏得乐弈性情淡漠,也并不执着与功勋名利,倘若换做性格暴躁的廉驳,或许一见面就会把剧辛打个半死——廉驳对屡屡挑衅他武力的剧辛,那可是【大魏宫廷】非常不爽的。

    不过乐弈不同于廉驳,虽然心中不快,但他仍然接受了康公韩虎那徇私的命令,按照命令,将麾下北燕军调回汲县一带。

    甚至于,他还向剧辛简单介绍了一番山阳、怀邑两座城池的驻守魏军的情况。

    “……山阳守将,乃魏王的四子,魏公子疆,其麾下约有两万余名士卒;怀邑守将,乃魏国南梁王姬佐(赵元佐)麾下大将陈疾,约有八千至一万人的兵力……”

    然而,对于乐弈讲述的情报,剧辛并没有放在心上。

    也难怪,毕竟在上次韩魏战役中,燕王赵弘疆,还有桓王赵弘宣,曾被上谷守马奢的副将『许历』以一敌二,耍地团团转,而什么南梁王赵元佐麾下大将『陈疾』,更是【大魏宫廷】毫无名气,剧辛岂会放在心上?

    倘若换做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驻守山阳,那他剧辛倒是【大魏宫廷】得谨慎一些,除此之外,魏国还有什么有名的将领值得他在意?

    于是【大魏宫廷】,剧辛倨傲的表示:魏公子疆也好,陈疾也罢,看我麾下曲阳军生擒此二人!

    剧辛麾下的代郡兵,正式番号叫做『曲阳军』,是【大魏宫廷】曾驻守在『上曲阳』的军队。

    记得在数十年前,代郡仍是【大魏宫廷】北戎之一『代戎』的地盘,为此,韩国特地建造了『飞狐关』,且驻扎重兵。

    可即便如此,代戎仍然严重威胁到『邯郸郡』、『上谷郡』、『巨鹿郡』三地,仅一座『飞狐关』,并不足以遏制代戎。

    后来,当时驻军北方的上将韩虎,破格提拔剧辛为『上曲阳城守』,组建『曲阳军』。

    约八九年前,代戎猛攻飞狐关,当时还只是【大魏宫廷】一城城守的剧辛,毅然出击,绕过正在攻打飞狐关的代戎主力,偷袭『阳原』,使代戎大溃。

    随后几年,剧辛几番击败代戎,成功肃清了『阳原』一带,将代戎驱赶到了『句注山』的北方,为韩国开拓了数百里疆域的国土。

    在此期间,剧辛因功受封『代郡守』,成为上将韩虎的心腹爱将,被韩人尊称为『豪杰』,与廉驳、李睦、乐弈等韩国名将,并称为『北原十豪』。

    因此,剧辛虽然性格狂妄,但此人确实有倨傲的资格。

    倒是【大魏宫廷】此番担任剧辛副手的原上党守冯颋,闻言后劝说剧辛谨慎对待:“上将军不可轻敌,魏公子疆此人,勇冠三军,非同寻常。”

    冯颋担任剧辛的副将,协助后者攻讨河内郡,这是【大魏宫廷】康公韩虎给予冯颋戴罪立功的机会。

    毕竟在上次魏韩战役中,暴鸢、靳黈、冯颋三人在魏公子润手中惨败,因此在战后,三人难免成为了总结战败原因时的替罪羊。

    在这种情况下,康公韩虎趁机笼络冯颋,因为冯颋虽然在『北原十豪』中排名靠后,但此人亦善于内政,此前将上党郡打理地井井有条,因此康公韩虎起了爱才之心。

    当然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冯颋为人圆滑,不像暴鸢、靳黈那样固执。

    但很可惜,剧辛并没有听从冯颋的建议,以至于在洪德二十三年二月初四,决定提前对山阳县展开进攻。

    当日,剧辛率领五万大军,带着二十几座井阑车以及数百架云梯,浩浩荡荡地奔向山阳。

    期间,北燕守乐弈带着十几名护卫,纯粹作为看客,旁观这场战事。

    说实话,乐弈并不看好这场仗,他感觉剧辛过于着急了。

    毕竟二月初,冰雪尚未开始消融,天气依旧寒冷,在这种情况下攻城,可以说韩军还未打开就已经输了三成了,倘若山阳县那边众志成城,剧辛如何能打赢?

    当然,剧辛输或者赢,都不关他的事。

    他之所以留下,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想看看剧辛被阻于山阳,灰头土脸的模样而已。

    仅看剧辛轻视山阳的魏公子疆,乐弈就知道剧辛要吃苦头——倘若魏公子疆果真是【大魏宫廷】个草包,他乐弈早就设法攻陷山阳了,还轮得到剧辛?

    天蒙蒙亮,五万韩军便从宁邑出击,在足足花了三四个时辰赶路之后,总算是【大魏宫廷】在午时前后抵达了山阳城下。

    午时前后,气温稍稍回暖了几分,攻城的时机还算把握地不错。

    『不令冯颋攻打城南么?』

    见剧辛命令麾下五万大军,皆在山阳城东排列,乐弈心中有些纳闷。

    毕竟在他看来,山阳虽然是【大魏宫廷】一座六七里左右的城郭,但也用不着五万人攻打一处城墙啊。『注:古一里约四百余米,山阳的城墙在今日约两千四百米到两千八百米左右,占地将近七平方公里左右,相当于今时很小一个小镇。』

    可能是【大魏宫廷】感觉到乐弈的困惑,剧辛颇有些自得地解释道:“只攻一面,是【大魏宫廷】为让城内军民惧而溃逃。”

    乐弈闻言一愣,脸上露出几许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心中暗暗说道:山阳城内的守军与百姓要是【大魏宫廷】想逃,早就在冬季逃走了,还能等你来攻城时再逃?

    然而,剧辛却没有注意到乐弈的表情,跨马来到距离山阳城墙约一箭之地外,扯着嗓子亲自说降城内的守军,大抵就是【大魏宫廷】奉劝城内军民早早投降、免得城破时后悔莫及之类的话。

    而此时,燕王赵弘疆早已来到山阳的东城门楼,见城下韩将剧辛气焰嚣张,心中大怒,吩咐左右道:“取本王宝弓来!”

    话音刚落,左右便递上一柄铁胎强弓,只见燕王赵弘疆深吸一口气,搭箭拉弓,一下子就将这柄常人拉不开的强弓拉了一个满月,随即瞄准城下的剧辛射出了箭矢。

    城下的剧辛只听嗖地一声锐响,便有一支箭矢堪堪擦过脸庞,没入了他身后的雪地。

    不得不说,剧辛当真被吓了一跳。

    要知道,他距离山阳县足足有一百七十步,可燕王赵弘疆射出的箭矢,在跨越这一百七十步远后,尚有余劲没入雪地消失不见,可见这枚箭矢的劲道是【大魏宫廷】何等强劲。

    “嘁!”

    见没有射中,燕王赵弘疆暗骂一声,随即朝着城下的剧辛喊道:“要攻就攻,休要废话!”

    听闻此言,剧辛气地满脸涨红,怒不可遏地抬手指向山阳县。

    “攻城!”
友情链接:绝世邪神  龙组兵王  作文吧  蜡笔小说  南方财富网  大族激光  第一星座网  圣龙图腾  作文大全  房贷计算器  史上最强重生者  IT百科  民国谍影  伏天氏  神道丹尊  全职武神  中药大全  莽荒纪  社保查询网  大王饶命  棉花糖小说网  春野小神医  都市医圣妙厨  明朝败家子  小学生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