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33章:反击的号角(二)【二合一】
    一日后,魏将姜鄙率领北三军主力悄然穿过马陵,急袭『阳邑』,攻陷了『阳邑侯韩徐』的封邑。

    随即,姜鄙继续挥军向西,攻克『榆次』,使太原郡的治所『晋阳』暴露于眼前。

    又复一日,姜鄙下令放火烧掉『阳邑』、『榆次』两县,驱赶两县韩人前往『晋阳』,而他则率数万北三军士卒,远远跟随。

    两县数万韩人在姜鄙麾下北三军的驱赶下,被迫逃亡到晋阳。

    晋阳守将『方奋』听闻城外有数万逃亡至此的同胞,大为吃惊,在犹豫了一番后,终究因为于心不忍而下令开城收容。

    然而就在这时,魏将姜鄙恰时抵达城下,率军攻城。

    见此,晋阳守将方奋大惊失色,当即下令关闭城门,可城外尚未逃入城内的阳邑、榆次难民又岂肯被关在城外?

    于是【大魏宫廷】,难民与晋阳守军发生了冲突,以至于姜鄙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这座城池。

    在此之后,魏将姜鄙以『晋阳』作为据点,对临近县城用兵,前后攻克『梗阳』、『箕县』、『狼孟』等地,几乎占领了整个太原盆地。

    随后姜鄙下达了几道命令:

    首先,晋阳一带韩军中『伯长(百人将)』以上级别全部处死;

    其次,摧毁所占地域内,包括县城城门在内的所有防御设施与建筑;

    再此,收缴韩军俘虏的武器、甲胄,丢入火坑中摧毁。

    在魏军完成这一切后,魏将姜鄙毅然放弃占领的几座城池,既不屠杀、也不抢掠,召集麾下军队,赴北直奔雁门郡。

    在前往雁门郡的沿途,魏军袭击并摧毁了太原郡用来抵御林胡、匈奴等异族的岗哨、关隘、军营等等,皆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使大半个太原郡,几乎呈现不设防的状态。

    可想而知,倘林胡、匈奴等异族得知此刻的太原郡虚弱到守军连作战用的兵器、甲胄也没有,势必会组织兵马聚众前来抢掠、甚至侵占韩国的城池。

    巧妙的是【大魏宫廷】,哪怕林胡“看穿”了己方有被魏将姜鄙这支魏军利用的嫌疑,相信他们也不会拒绝晋阳、榆次、阳邑等地的财富,毕竟姜鄙在离开时,并未抢掠当地韩人任何财物,这意味着林胡、匈奴可以一次席卷这几个韩国城池的所有财富,得到一笔远远超过他们以往攻略韩国的庞大财富。

    在利益的驱使下,林胡、匈奴等异族,在了解了大致情况后,很有可能与魏将姜鄙率领的北三军达成“默契”:纵许魏军继续攻略韩国城池,而他们则跟在魏军身后捡便宜。

    甚至于,林胡、匈奴等异族,还会给魏军提供一些帮助,毕竟魏军攻略的韩国城池越多,他们此番能够抢掠的韩国的财富也就越多。

    不得不说,南梁王赵元佐这招『群虎吞狼』,果真是【大魏宫廷】万般狠毒,随便想想都知道,一旦林胡、匈奴等异族杀入几乎没有丝毫防守力量的太原郡,将会使太原郡承受何等的灾难。

    说不定,整个太原郡从此将变成异族的放牧地,长年生活在此千千万万的韩人,将从此沦落为异族的奴隶,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当然,对于这些预计,相信南梁王赵元佐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这也是【大魏宫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为了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南梁王赵元佐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河北的国土与魏人,可以用『祸水东引』之计,故意引导几十万韩军将进攻目标改为卫国,又岂会在意太原、雁门、代郡这三地的韩人的死活?

    纵观整个魏国,相信绝没有多少人能猜到,在这段时间内屡战屡败的南梁王赵元佐,其实早已展开了反击,而且他的反击,还是【大魏宫廷】如此的狠毒,让人不寒而栗。

    至少,赵弘润就没有猜到——他猜测魏将姜鄙的北三军或会偷袭邯郸,却没有想到,南梁王赵元佐反其道而行,会针对韩国的边疆下手。

    不过既然没想通,赵弘润索性也不再浪费时间,毕竟在他看来,三伯、南梁王赵元佐,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个难以揣摩的人。

    如今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设法联络大河以南的魏军,或者干脆点说,是【大魏宫廷】联络南梁王赵元佐,与他合作,尽可能地设计重创韩军。

    当即,赵弘润便想出了一条计策:让南梁王赵元佐故意放一部分韩军渡河,随后他率领秦魏联军攻打留守在河北的韩军,来一招各个击破。

    但听了这话,秦少君却提醒道:“我军援护山阳时,陆续有不少韩军四散溃逃,倘若韩军的总帅得知了山阳这边的战况,韩军还会渡河么?”

    这话还真说得赵弘润有些语塞。

    随便怎么想,河北的韩军也会率先调转矛头再次攻打山阳,攻灭他赵弘润所率领的秦魏联军吧?

    不过赵弘润当然不会畏惧河北的韩军,闻言淡淡说道:“那正好,本王不介意再让韩军吃一场惨败!”

    见赵弘润丝毫未曾将自己的提醒放在心上,秦少君有些不舒服,闻言冷哼道:“刚愎自用!”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一脸不爽地反问恰敬笪汗ⅰ控少君道:“那你有什么好主意么?说来听听?”

    “呃……”秦少君顿时语塞,张了张嘴,半响后这才有些心虚地说道:“不妨先加强防守,静等时机。”

    “哈、哈。”赵弘润夸张地笑了两声,笑声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气得秦少君满脸涨红。

    毕竟秦少君方才的建议,其实说了跟没说一样。

    在他们对面,燕王赵弘疆与燕王妃孙氏等人,颇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对小冤家,着实有些搞不懂他俩那复杂的关系。

    就在气氛逐渐变糟时,宗卫高括再一次走入楼内,禀道:“殿下,阳泉君赢镹大人,与翟璜、南门迟等人求见。”

    “有请。”赵弘润说道。

    当即,阳泉君赢镹,以及商水军的翟璜、南门迟等将领,联袂走入城楼内。

    见此,赵弘润站起身来,介绍道:“四哥,这位是【大魏宫廷】秦国的阳泉君赢镹大人,赢镹大人,这位是【大魏宫廷】我四哥,燕王姬疆……还有这三位,是【大魏宫廷】我的四哥的夫人。”

    “久仰久仰。”

    “失敬失敬。”

    燕王赵弘疆与阳泉君赢镹客套了一番,虽然两人此前根本不认得对方,但在秦魏结盟这个大趋势下,再加上有赵弘润从中引荐,二人还是【大魏宫廷】很快就熟络起来。

    “来人啊,为赢镹大人以及几位商水军的将军设座。”

    在吩咐护卫设座的时候,燕王赵弘疆偷偷关注着阳泉君赢镹的表情,可能是【大魏宫廷】想看看这位秦国王族对于秦少君坐在赵弘润右手边一事有何反应。

    而事实证明,阳泉君赢镹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甚至于还笑容可掬与赵弘润与秦少君说笑。

    此时,赵弘润亦示意翟璜、南门迟等将领入席就坐。

    待他们各自入席后,赵弘润询问翟璜与南门迟等人道:“城内的情况眼下如何?”

    “不负重托,韩军在我「联军」的猛攻下,已溃不成军。”翟璜抱拳说道。

    说罢,他看了一眼赵弘润,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见此,赵弘润皱了皱眉,问道:“怎么?有什么变故么?”

    “不不。”翟璜摇了摇头,随即,在与南门迟等将领对视了一眼后,吞吞吐吐地说道:“只是【大魏宫廷】……呃……部卒们,嗯,做出了一些……有违军纪的事……”

    赵弘润闻言一愣,他心说,商水军是【大魏宫廷】跟了他五年多的精锐军队,军纪严明,按理来说不至于会做出有违军纪的事啊。

    “什么有违军纪的事?”他皱眉问道。

    只见翟璜偷偷打量了一眼赵弘润,硬着头皮说道:“杀俘……”

    话音刚落,从旁南门迟当即解释道:“殿下,此事事出有因。”

    说着,他便将他所亲眼目睹的韩军屠杀山阳百姓、凌辱山阳女子的事陆续说了出来,惹得燕王赵弘疆勃然大怒,大声说道:“杀得好!这帮畜生就该杀!”

    赵弘润沉默不语,半响后问道:“此事属实么?”

    听闻此言,翟璜连忙说道:“千真万确,城内百姓皆可作证!”

    南门迟亦帮腔道:“殿下,据一些韩兵所言,其军主将剧辛,曾下达了『攻陷山阳后纵兵三日』的命令。”

    “纵兵三日?”赵弘润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而此时的燕王赵弘疆,一脸愤怒之色,双目几欲喷火。

    他们怎么可能不懂『纵兵』指代什么。

    而就在这时,城楼上传来一阵欢呼声与呐喊声,依稀可听闻魏军正在称赞着什么。

    『怎么回事?』

    城楼内诸人不觉有些纳闷。

    片刻之后,便有宗卫高括走入进来,拱手抱拳欢喜地说道:“贺喜殿下,伍忌将军生擒韩将剧辛!”

    听闻此言,城楼内众人大感惊讶,尤其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因为他与韩将剧辛交过手,很清楚对方的实力。

    『就是【大魏宫廷】此人下达了「纵兵三日」的命令么?』

    燕王赵弘疆眼中露出几分恨意,但在看了一眼赵弘润后,他还是【大魏宫廷】忍了下来:毕竟剧辛是【大魏宫廷】他八弟赵弘润麾下的伍忌将军擒获的,理当由他八弟发落。

    而就在这时,就听赵弘润冷冷说道:“传令伍忌,杀了。”

    听闻此言,燕王赵弘疆眼睛一亮,随即眼眸中又闪过几丝担忧。

    毕竟那可是【大魏宫廷】北原十豪的剧辛啊!

    『杀……杀了?』

    翟璜、南门迟面面相觑。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翟璜、南门迟等将领的心思,赵弘润冷冷说道:“此战,本王并未想过与韩媾和,留着那剧辛做什么?既然他曾下令『陷城后纵兵三日』,那就死有余辜!……对了,留几个韩军俘虏的性命,让他们将剧辛的首级带给韩虎。”

    “是【大魏宫廷】!”

    翟璜、南门迟等诸将抱拳领命。

    随即,他们感觉有点不对劲:什么叫做『留几个韩军俘虏的性命』?

    难道说……

    不错,『所有韩军俘虏全部处死』,待等秦魏联军重新控制了山阳城,并俘虏了大批的韩军士卒后,肃王赵弘润下达了这道命令。

    听说这个消息后,山阳城内幸存的百姓们喜极而泣。

    而商水军的士卒们,在拥护这道命令之余,心中亦稍稍有些不安。因为在他们看来,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为他们背负了『杀俘』的恶名。

    不得不说,赵弘润的这个决定,让许多人都感到震惊,就连燕王赵弘疆,亦忍不住劝说赵弘润再考虑考虑,毕竟在山阳之战中,秦魏联军俘虏了至少两万余俘虏,一口气处死这两万人,纵使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都感觉头皮发麻。

    不过最终,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坚持了自己的决定。

    倘若剧辛不曾下达那『破城后纵兵三日』的命令,那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还能留他一条性命,暂时关押此人,待日后与韩国媾和时作为谈判桌上的筹码;那些韩军俘虏也是【大魏宫廷】一样,倘若他们不曾滥杀山阳城内的百姓,不曾凌辱山阳女人,赵弘润也可以留他们一命。

    但既然这些人都做了不可饶恕的事,那么,赵弘润又岂会留他们的性命?

    次日,在数万秦魏联军的胁迫下,两万余韩军俘虏被逼到城外挖土,挖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随即,商水军的士卒们,以刀剑逼迫,坑杀了这些韩军俘虏。『注:由于起点相关条例的限制,这个情节一笔带过。』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这两万军韩军俘虏当中,有一人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老相识——原上党守冯颋,此人在意识到魏军将坑杀他们这些俘虏时,高喊着『我乃冯颋』、『我要求见姬润公子』等话,引起了商水军将领们的注意,因此被带到肃王赵弘润面前。

    冯颋的确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个聪明人,在见到赵弘润时,他就通过对天发誓,表明自己与韩军屠杀山阳百姓一事无关,也不曾下令滥杀一名山阳百姓,希望得到宽恕。

    其实在被魏军俘虏之前,冯颋就已经猜到,此番若被魏军俘虏,绝无幸免的道理,谁让剧辛下达了纵兵三日的命令呢?

    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荡阴侯韩阳在见机不妙的情况下,撇下军队仓皇逃离。

    当时冯颋也想逃离,只可惜慢了一步,被魏军擒获。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对于冯颋的解释,赵弘润不为所动——他既然下令处死剧辛,坑杀两万余韩军士卒,就不差再多杀冯颋这一个北原十豪。

    不过转念一想,赵弘润觉得这冯颋也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个人才,遂提起了招降:若冯颋愿意归降魏国,则他可以做主留其一条性命。

    在生与死的抉择间,冯颋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无奈地选择了归降。

    至于被魏军俘虏的另外一位北原十豪、代郡守剧辛,就没有这个幸运了,被伍忌亲自处死,斩下首级,让几名韩军俘虏带着首级前往汲县一带,交给韩军总帅、康公韩虎。

    其实早在二月中旬,康公韩虎就已下令麾下军队跨河攻打魏国的『原阳』、『南燕』。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原阳、南燕两地有南梁王赵元佐的镇反军,以及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王族贵族组建的新军,这七八万魏军死守大河天险,让韩军屡屡无功而返。

    由于战事不利,康公韩虎好几次大发雷霆:“我二十几万大军,难道连一条大河都跨不过去么?!”

    然而面对着康公韩虎的雷霆之怒,帐内诸韩军将领,似雁门守李睦、北燕守乐弈,还有暴鸢、靳黈、司马尚等等,皆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平心而论,康公韩虎说得没错,这些韩军将领的确有所懈怠。

    原因很简单,比如雁门守李睦,还有暴鸢、靳黈等人,他们从一开始就反对这场不义之战——即韩国撕毁与魏国的盟约、对魏国开战。

    但他们也是【大魏宫廷】敢怒不敢言,因为据小道消息称,原太原守廉驳,就是【大魏宫廷】因为公然反对这场战事,并且当众辱骂康公韩虎为『卑鄙老狗』,结果被撸掉了太原守的职位,听说如今逃亡到了魏国。

    在廉驳这活生生的例子前,李睦、暴鸢、靳黈等将领皆选择了暂时顺从,但暂时顺从并不代表他们会竭尽全力支持康公韩虎征伐魏国,所谓出工不出力嘛。

    而北燕守乐弈,他倒不是【大魏宫廷】在意这场战争究竟是【大魏宫廷】『大义』还是【大魏宫廷】『不义』,他对这种东西并不看重,但是【大魏宫廷】康公韩虎前一阵子让剧辛取代他继续攻打河内的做法,让北燕守乐弈感到十分不悦,以至于近几次渡河战役,就只有司马尚、公仲朋、田苓、带佗、倪良、王廖等将领在出力,李睦也好、乐弈也罢,还有暴鸢、靳黈等人,皆是【大魏宫廷】出工不出力。

    想来康公韩虎也是【大魏宫廷】看出了这一点,因此大发雷霆。

    他恨不得像撸掉廉驳的职位一样,也撸掉李睦、靳黈、暴鸢、乐弈这些桀骜不驯的将领的职务。

    但很遗憾,不同于在韩王宫没有什么人脉与支持者的廉驳,李睦、暴鸢,还有上谷守马奢,这三人是【大魏宫廷】王党小团体,靳黈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的心腹将领,乐弈更是【大魏宫廷】庄公韩庚唯一也是【大魏宫廷】最器重的大将,这几人,可不是【大魏宫廷】随随便便就能撸掉军职、解除兵权的。

    “总之,三日之内,必须给我攻过这条大河!……乐弈将军,这件事就交给你!”

    听闻康公韩虎的命令,乐弈摇了摇头,淡漠地说道:“魏国的南梁王姬佐,在大河南岸筑造了防御,岗楼、哨塔遍地都是【大魏宫廷】,三日之内,实难攻至对岸……”

    听闻此言,康公韩虎更要发怒,司马尚迟疑说道:“韩虎大人,河对岸的魏军防守森严,短时间内的确无法击破,不如换条路,从卫国那边入手。”说着,他见康公韩虎露出沉思之色,遂继续说道:“卫国的军队,兵力与实力远不如魏国,既然魏国将重兵驻守在原阳、南燕一带,我们便改道攻打卫国,从卫国那边渡河,只要我军渡过大河,到时候,魏国部署在原阳、南燕这一带的重兵,岂非形同虚设了?”

    听了这话,康公韩虎连连点头,大加赞赏。

    然而此时,李睦与乐弈却莫名地对视了一眼。

    『看样子乐弈是【大魏宫廷】不会开口了……』

    仿佛是【大魏宫廷】看懂了乐弈的眼神示意,李睦开口说道:“韩虎大人,转攻卫国一事,还请慎重考虑。”

    “李睦将军对此有异议?”康公韩虎皱眉说道,就连司马尚亦不解地看向了李睦。

    只见李睦歉意地看了一眼司马尚,表示自己是【大魏宫廷】『对事不对人』,随即,他正色说道:“韩虎大人,去年,我军与魏国的南梁王姬佐,几番交手,此人绝非善于之辈,相信此人的谋略,不在列位之下,试问,既然司马尚将军想到转战卫国,何以南梁王姬佐却毫无作为地留在原阳、南燕一带呢?……在我看来,这是【大魏宫廷】诱敌之计,南梁王姬佐故意疏漏卫国那边的防守,意在引诱我军从卫国那边渡河……”

    “荒谬!”康公韩虎冷笑说道:“那他为何不在原阳、南燕两地诱敌呢?”

    “因为原阳、南燕两地,距离魏都大梁太近了。”李睦正色说道:“若他在原阳、南燕两地诱敌,则我军当日便可抵达大梁,兵临城下。但倘若我军从卫国那边渡河,加上卫军的阻碍,我军五六日未必能杀到大梁。……再者,倘若我军到时候改变主意,决定先攻卫国的话,可能半月、一月,都无法抵达大梁。”

    “那又怎样?”康公韩虎冷冷说道:“不过是【大魏宫廷】让魏人多苟延残喘了几日罢了。”说着,他环视在座的诸将,沉声说道:“若三日之内无法渡过大河,就转攻卫国!”

    听闻此言,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平心而论,他们并不看好司马安提出的『先取卫国后取魏』的建议,在他们看来,南梁王赵元佐有意引诱他们韩军进攻卫国,这绝非只是【大魏宫廷】单纯为了多苟延残喘几日而已。

    他们怀疑,南梁王赵元佐是【大魏宫廷】在拖延时间,等待一个合适的『契机』。

    但是【大魏宫廷】这个契机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李睦与乐弈暂时也想不到——他们只是【大魏宫廷】直觉地认为,南梁王赵元佐正在酝酿着什么可怕的阴谋。

    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李睦与乐弈并没有劝服康公韩虎谨慎从事,最终,康公韩虎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分兵,命『司马尚』率领八万军队,赴大河狭隘处,搭桥渡河攻打卫国。

    而另外一面,康公韩虎又令李睦、暴鸢、靳黈、乐弈等人,继续对原阳、南燕两地施压,使南梁王赵元佐无法抽身支援卫国。

    如此,一直到二月二十八日,侥幸在山阳逃过一劫的荡阴侯韩阳,带着寥寥几名护卫,逃回了韩军的驻地汲县。

    “堂叔,我军攻打山阳失利,魏公子润,魏公子润率领秦魏联军,回来了!”

    “什么?!”

    在帅帐内单独请见荡阴侯韩阳的康公韩虎,闻言顿时色变。

    他心中暗暗说道:难道这就是【大魏宫廷】南梁王姬佐在等待的?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的援军?

    他误会了。
友情链接:战国赵为帝  大学生必备网  IT百科  中药大全  诸天最强大咖  电脑爱好者之家  神豪之娱乐天下  明末第一贼  锦衣夜行  逆天铁骑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盛唐风华  大争之世  最强逆袭  杀神白起  中国会计网  就爱读小说  龙组兵王  开天录  减肥方法  九御神王  作文吧  工作总结  玄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