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39章:首战:零败绩vs零败绩(四)【二合一】
    “柳吉、岱瑁,防守侧翼秦骑!”

    在中路战场上,北燕军将领李沧奋力大吼着,命令麾下两名曲侯率领两千士卒抵挡侧翼,抵挡秦阳泉君赢镹亲自率领的近千名铁鹰骑兵。

    随着李沧的命令,他麾下五千北燕军步兵速度变阵,(朝西的)前队不动,而后队则迅速向北移动,加厚了阵对侧翼的防线。

    看着远处那些迅速变阵的北燕军士卒,纵使是【大魏宫廷】阳泉君赢镹亦忍不住在心中赞叹几句。

    要知道,在即将迎敌的前一刻变阵,这可是【大魏宫廷】兵家大忌,倘若士卒们平日里操练不足,对各自的站位印象不深,那么很容易就会引起混乱,自乱阵脚。

    可那些北燕军的士卒们,却不慌不忙,整齐有序地领敌变阵,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支军队平日里的操练极其严格、频繁,使得士卒们早已将如何变幻阵型牢牢记在心中。

    『真是【大魏宫廷】意外,韩军竟也有可匹敌魏军(指商水军、鄢陵军)的步兵么?』

    眯了眯眼睛,阳泉君赢镹一边策马飞奔,一边大声喊道:“伍忌将军!”

    听到阳泉君赢镹的呼喊,伍忌会意,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手持长柄战刀,整个人逐渐伏在马背上,双腿一夹马腹,准备冲刺。

    而与此同时,阳泉君赢镹与其麾下那近千名铁鹰骑兵,亦纷纷摆出准备冲刺的架势。

    “放箭!放箭!”

    在北燕军李沧部的北翼,曲侯柳吉、岱瑁二人各率一个千人步兵方阵,一左一右。

    待等那迎面而来的近千铁鹰骑兵即将进入射击范围时,韩将柳吉当即命令攻击。

    “唰唰——”

    约一千五百名北燕军弩手朝着近千铁鹰骑兵扣下了手弩的扳机。

    霎时间,阳泉君赢镹所率近千铁鹰骑兵面前的必经之路上,隐隐被一股箭雨所笼罩。

    这一次,阳泉君赢镹并没有耍什么花招,毕竟他已算好时机,要让麾下近千骑兵与正面战场的八千名长戈兵同时对这五千北燕军步兵方阵发动攻击。

    只见在箭雨下,阳泉君赢镹、魏将伍忌,还有他们身后近千铁鹰骑兵们,纷纷用固定在左手手臂上的一枚小盾挡在面部上沿,身体前倾、双腿夹紧马腹,催促战马再次加快速度。

    不得不说,骑兵的对矢防御力非常糟糕,尤其是【大魏宫廷】面对弓弩平射的时候,战马冲刺的速度会反向增强敌方弓弩的威力,除非是【大魏宫廷】像魏国的游马重骑那种不惧飞矢的重甲骑兵,否则,以骑兵队进攻弩兵兵,先天弱势,很多时候往往还未靠近对方就已伤亡大半——当然,一旦被骑兵近身,那就轮到骑兵对弩兵展开一面倒的屠杀了。

    而铁鹰骑兵,虽说配备着青铜质地的厚甲,但从本质上来说,它仍然属于轻骑兵,这就导致在北燕军弩手的齐射下,阳泉君赢镹麾下近千骑兵开始出现伤亡。

    在一阵“噗噗噗噗”的乱响中,许多铁鹰骑兵左臂上的小盾被轻易击碎,威力不逊色魏弩几分的强劲韩弩,其射出的弩矢射穿了许多秦国骑兵们的手臂,然而,这却并非不幸。

    真正不幸的铁鹰骑兵,那是【大魏宫廷】直接被北燕军的强弩射穿身上甲胄,当场翻身落马。

    在一阵阵马儿嘶吠声中,一名又一名的铁鹰骑兵在策马飞奔途中被弩矢命中,一头栽倒在地;有的甚至还会连累到身背后的同泽,将其胯下战马绊倒。

    然而,即便陆续出现伤亡,但这近千铁鹰骑兵冲刺的速度却丝毫不减,只见他们一个个几乎将身体平贴在马背上,死死夹紧马腹,企图利用胯下战马作为挡箭的掩护——这仿佛是【大魏宫廷】对坐骑同伴的漠视,但事实上,却是【大魏宫廷】骑兵防御弓弩齐射的标准姿势。

    在一千五百名北燕军弩兵的齐射下,冲锋在前队的铁鹰骑兵,约七成的战马皆被弩矢射中胸腹,或兽性大发,马目泛红死命向前冲,或哀鸣着栽倒在地,连马背上的主人掀落在地。

    终于,这近千铁鹰骑兵冲过了箭雨。

    而待等阳泉君赢镹直起身,回头看向身背后时,他发现,方才那一波齐射,使他背后的铁鹰骑兵少了将近一半。

    『伤亡四百骑……么?』

    阳泉君赢镹眼眸中一闪而逝的悲哀当即就被坚定之色所取代。

    当然,这『四百骑』的伤亡数字,只是【大魏宫廷】大致估测,毕竟『伤亡』人员中,也有战马被击毙、而骑士却侥幸逃过一劫的秦国骑兵,只要给他们一匹马,这些掉队的铁鹰骑兵就能再次上阵杀敌。

    不过暂时,那些掉队的铁鹰骑兵,就跟不上阳泉君赢镹这队骑兵的脚步了。

    近了,更近了。

    由于间距的迅速拉近,阳泉君赢镹已看到了对面北燕军士卒那仿佛刺猬般的长枪阵。

    是【大魏宫廷】的,北燕军,作为常年在北燕与东胡交战的韩国步兵军团,他们所采用的『步卒对骑兵器』,那是【大魏宫廷】长达一丈余的长枪。

    这种北燕军的长枪,皆是【大魏宫廷】用优质的竹材作为枪杆,套上尖锐的精铁枪头,既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但分量亦不会过于沉重。

    北燕军『枪壁方阵』——这是【大魏宫廷】东胡骑兵至今都没有突破的兵阵!

    同样,也是【大魏宫廷】柳吉、岱瑁等北燕军将士心中的底气!

    『……来啊,秦骑!』

    曲侯柳吉拔出利剑,剑锋指向迎面而来的铁鹰骑兵,奋力吼道:“准备应对!……「伏」!”

    话音刚落,前排韩军士卒侧身扎稳脚步,后队的北燕军士卒则迈前一步,使长枪阵密集了一倍有余。

    那些层次不齐的明晃晃的枪头,纵使是【大魏宫廷】阳泉君赢镹都感觉心底泛起几丝恐惧。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给他带来如此压迫力的步兵。

    “君侯请就此止步!”

    铁鹰骑兵中,阳泉君赢镹的亲卫伸手拉住了其主上的缰绳,而另外一名亲卫,则高喊着代替阳泉君赢镹冲锋陷阵:“击破他们!”

    瞬息之间,前队上百骑的铁鹰骑兵,速度丝毫不减,一头撞入北燕军的长枪阵当中,只听人喊马嘶,那上百骑铁鹰骑兵,有大半竟被那些一丈长的长枪刺穿身体。

    『华鴩(die)……』

    阳泉君赢镹睁大了眼睛,龇目欲裂。

    因为被那些长枪当场刺穿了身体的铁鹰骑兵中,就有方才代替他冲锋的那位亲卫。

    “凭你们……亦想挡住……赢镹大人?!”

    只见在附近众北燕军士卒惊愕的目光下,那名叫做华鴩的高大秦人,睁着让人惊骇的眼睛,不退反进,任由几杆长枪的枪杆穿过他的胸膛,挥剑向其中一名呆若木鸡的北燕军士卒斩了下去。

    下意识地,那名北燕军士卒抬高手中的长枪企图抵挡,却被华鴩一剑斩断长枪的竹质恰敬笪汗ⅰ抗杆,顺势砍下其半边脑袋。

    “噗通。”

    尸体倒地,红白秽物流了一地。

    再复一剑,华鴩又劈死一名惊骇莫名的韩卒。

    看着这个胸膛被贯穿、似牛一般喘着粗气,仿佛随时都会栽倒在地的秦国士卒,附近的北燕军士卒们,只感觉头皮发麻——秦国的士卒,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可怕!

    “他已是【大魏宫廷】强弩之末,杀了他!”

    不远处,北燕军曲侯柳吉沉声喝道。

    话音刚落,一名北燕军伯长弃了手中已折断的长枪,拔出利剑,斩向华鴩的脑袋,准备将这名悍勇的秦人的首级砍下来。

    就在这时,只见一匹骏马撞死在北燕军士卒们的长枪阵上,马背上,一名魏将垫脚越过人墙,手中的长柄战刀唰地一声横扫而过,将那名北燕军伯长拦腰斩断。

    “可不能眼睁睁看你等以众凌寡。”

    甩了甩战刀上的鲜血,魏将、商水军大将军伍忌淡淡着说道。

    『什么?!』

    附近的北燕军士卒们大惊失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越过了他们的长枪壁阵。

    当即,后队的北燕军士卒们,便将手中的长枪刺向了伍忌,然而,只见伍忌左闪右避,挥动着手中长柄战刀,轮圈挥舞了一圈,周身的北燕军纷纷受创,竟凭一己之力,就撕开了一道缝隙。

    虽然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丝缝隙,但对于枪壁阵外的铁鹰骑兵来说已经足够,只见阳泉君赢镹奋力挣脱了亲卫,手中利剑,随同着一名名铁鹰骑兵冲入了这道缝隙,将这道原本微不足道的缝隙越拉越大。

    『可恶!』

    北燕军曲侯柳吉咬牙切齿,怒视着在远处大杀特杀的伍忌,举手指向伍忌,喝道:“围杀此人!”

    话音刚落,伍忌仿佛是【大魏宫廷】听到了柳吉的呼喊,转头看了过来,那种仿佛凶兽看到猎物般的眼神,让柳吉不寒而栗。

    而此时,一名阳泉君赢镹的亲卫来到伍忌身边,翻身下马急喊道:“伍忌将军请上马!”

    “多谢!”

    伍忌翻身上马,挥舞着手中的长柄战刀,径直朝着那曲侯柳吉杀去。

    见此,几十骑铁鹰骑兵纷纷跟上前去,毕竟战前他们就得到过阳泉君赢镹的叮嘱,知道这位伍忌将军乃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麾下头号猛将。

    不得不说,这位商水军头号猛将,果真悍勇,单人单骑杀向那曲侯柳吉,沿途竟无人能够阻挡,但见战刀抡飞间,血光迸闪,众北燕军士卒纷纷败退,有的被削断了手臂,有的被击碎了头颅,好不凄惨。

    远远看到这名猛将冲着自己径直而来,曲侯柳吉心中大叫不妙,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大魏宫廷】对方的对手,但又不能抛下士卒逃跑,只能咬着牙命令麾下士卒抵挡伍忌。

    然而,不过短短盏茶工夫,伍忌率领着上百骑铁鹰骑兵,依旧还是【大魏宫廷】杀到了柳吉面前。

    见此,曲侯柳吉退无可退,从亲卫手中夺过一杆长枪,等待着伍忌杀到。

    十步、五步、两步……

    两匹战马交错而过,只见曲侯柳吉腹部呈现诡异的凹陷,噗通一声栽落马下。

    『可恶!这家伙,绝非寻常将……』

    弥留之际,曲侯柳吉使出最后的力气,挣扎着看向那个击杀了他的敌将,却见对方随意地甩了甩手中长柄战刀上的鲜血,环视四周,仿佛在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指挥将领被击杀,按理来说这一千名北燕军步兵会当场崩溃,但事实证明,曲侯柳吉的战死,只不过是【大魏宫廷】给这一千名北燕军士卒造成了士气上的打击,很快地,便有曲侯柳吉麾下的一名督伯,接手了指挥,继续围阻这数百骑铁鹰骑兵。

    而另外一名叫做岱瑁的曲侯,此时亦率领着麾下千名北燕军,从侧面杀向这边。

    登时,阳泉君赢镹麾下数百铁鹰骑兵,仿佛感觉自己置身于泥潭沼泽,一步步下沉。

    连东胡骑兵都未能突破的枪壁阵,果然不是【大魏宫廷】这么轻易就能突破的。

    『必须突袭,不可恋战!』

    阳泉君赢镹当机立断,令左右亲卫高举将旗,聚集铁鹰骑兵,朝着三千北燕军弩手的方向突袭。

    他已领略到北燕军步兵的强悍,若继续与其纠缠,搞不好他与他麾下四五百骑铁鹰骑兵,将彻底被这些韩卒淹没。

    “某来开路!”

    伍忌回到了阳泉君赢镹身边,成为这支骑兵的利矛。

    然而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北燕军可比邯郸军精锐地多,尽管枪壁防线被突破,但后续的士卒,很快就再次构起防线,让本以为可以轻松屠杀的铁鹰骑兵,感到异常难受。

    『这样下去不是【大魏宫廷】办法……』

    挥剑斩杀一名企图偷袭自己的北燕军士卒,阳泉君赢镹环顾四周,忽然指着正面战场说道:“伍忌将军,去那里!”

    他所说的『那里』,即是【大魏宫廷】北燕军将领李沧亲自率领两千北燕军步兵,抵挡八千秦国长戈兵的正面战场。

    不得不说,当看到那片战场的境况后,就连阳泉君赢镹都感到莫名震撼:仅两千余北燕军士卒,竟然挡住了他秦军八千名长戈兵!

    虽然说长戈兵在秦国正规军中,只能算是【大魏宫廷】最末流的炮灰,可也不至于弱到这种地步吧?

    还是【大魏宫廷】说,是【大魏宫廷】这支北燕军太过于强悍?

    是【大魏宫廷】的,北燕军的步兵非常强悍,哪怕称其为『韩国第一步军』恐怕亦不为过。

    就在片刻之前,北燕军将领李沧,率领两千余步兵,以区区两个千人步兵方阵,就挡住了八千名秦国长戈兵。

    更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以两千击八千,北燕军李沧部正面战场的士卒们,居然还能占据上风。

    “「伏」!”

    一名名北燕军士卒抽回长枪。

    “「起」!”

    一名名北疆军士卒再度将手中的长枪朝前刺出。

    “「伏」!”

    “「起」!”

    “「伏」!”

    “「起」!”

    只见在北燕军将军李沧麾下,曲侯『勾湏(hui)』厉声高喊着一声声口号,指挥着麾下北燕军士卒,有条不絮地屠杀着秦国长戈兵。

    每当北燕军前队的士卒出现伤亡,匍匐栽倒,后队的士卒便会迅速插上,弥补空缺。

    似这种紧密的防线,让秦国的长戈兵节节败退。

    而远远望见北燕军士卒的厮杀姿态,伍忌眼中露出几许疑惑。

    因为这种作战方式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他商水军……不,他魏国的步兵,就是【大魏宫廷】采取这种紧密相扣战术的,成百上千名士卒动作一致,同攻同守,让敌军士卒抓不到反击的机会。

    『居然偷学我大魏操练士卒之法……』

    伍忌不禁感到的气愤。

    当然,这种气愤事实上没有必要,毕竟,魏国的步兵威震天下,又岂是【大魏宫廷】只有韩国在偷偷效仿?更何况,魏国不也在偷偷地效仿韩国骑兵的训练方式,企图组建一支骑兵队么。

    各国间相互偷师、相互借鉴,这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件很平常的事。

    事实上,注意到这一情况的也不止伍忌,在魏军的本阵,秦魏联军主帅赵弘润亦注意到了北燕军李沧部的强悍,为此深深皱起了眉头。

    “太像了……”他喃喃自语。

    他原以为,八千名秦国长戈兵,不说轻易击溃北燕军将领李沧亲自统帅的两千名北燕军士卒,至少也能让后者伤亡惨重,可没想到,八千名秦国长戈兵,居然被两千北燕军士卒打地节节败退。

    韩国何时练出了如此强大的步兵?

    而更让赵弘润感到惊诧的是【大魏宫廷】,北燕军的战斗方式,与他们魏国步兵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像了,这已经不是【大魏宫廷】偷学一星半点可以形容,仿佛是【大魏宫廷】学到了神韵。

    “冯颋!”

    赵弘润沉声唤道。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骑从中,韩国降将、原上党守冯颋驾驭着战马上得前来,拱手抱拳恭恭敬敬地问道:“肃王殿下,有何吩咐?”

    只见赵弘润抬手指向北面战场,皱眉问道:“韩国的北燕军,乃是【大魏宫廷】北燕守乐弈所训练的步军,本王没记错吧?”

    “确实。”冯颋点了点头。

    听闻此言,赵弘润皱着眉头问道:“乐弈,懂得我大魏操练步军之法?”

    冯颋闻言哂笑一声,随即意识到这样对眼前这位肃王殿下不恭而立马收敛笑容,恭敬地说道:“肃王殿下,北燕守乐弈,其祖上本来就是【大魏宫廷】魏人,据说,还是【大魏宫廷】魏国……呃,我大魏的将军,因此自然懂得我大魏操练步兵之法。”

    赵弘润闻言一愣,吃惊地看着冯颋问道:“当真?乐弈祖上,竟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将领?”

    “千真万确。”冯颋点点头说道。

    “怪不得……”

    赵弘润喃喃自语道,他方才感觉北燕守乐弈麾下的北燕军,与他魏国的步军十分神似,没想到对方用的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操练步军的方法,如此当然神似。

    想了想,赵弘润困惑地问道:“既然乐弈懂得我大魏操练步军之法,为何邯郸军却那般羸弱?莫非乐弈藏私?”

    “呵呵。”冯颋干笑了两声,解释道:“肃王殿下,据在下所知,乐弈先祖,曾出任上党郡的城守,死后亦葬于上党,从那此后,乐氏便在那一带安居,后来韩、魏交兵,乐弈一族所居住的城池,就归为了韩国之地……据我所知,乐氏一族起初被迫降韩后,并未收到重视,反而被一些韩人所针对,因此,乐氏一族便向北迁移,待等到乐弈生父『乐舒』那一代时,乐氏一族已族人凋零,只有乐舒在庄公韩庚麾下听用……后来乐舒为东胡人所杀,乐弈一户幸得庄公韩庚接济,提拔为都尉,因此,乐弈视庄公为恩主……”

    听了冯颋的解释,赵弘润若有所悟:原来乐弈效忠的只是【大魏宫廷】庄公韩庚,韩国的兴旺衰败,或许那位北原十豪并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

    “没想到在韩军当中,竟然还藏着一支「魏军」……”

    开了句玩笑,赵弘润放眼望向中路战场。

    只见在中路战场上,他麾下四万商水军,分为四个万人方阵,步兵在前、弩兵在后,呈『田』字形,踏着整齐的步伐,徐徐向对面的北燕军(纪括部)压进。

    不得不说,这四万商水军的徐徐推进,让韩军压力倍增,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支仿佛潮水洪流般的军队。

    别看商水军的推进的速度很慢,这是【大魏宫廷】为了对韩军施压,毕竟恐惧源于对注定命运的等待——当一件糟糕的事即将发生时,在等待它发生的那段时间,才是【大魏宫廷】最最折磨人的。

    就好比此刻对面的北燕军(纪括部),明知道商水军即将对他们发动进攻,但看着商水军有条不紊、徐徐靠近,他们心底的压力,何止成倍剧增。

    忽然,秦少君抬手指向韩军的左翼(南),低声说道:“姬润,韩军的骑兵行动了……”

    “终于按耐不住了啊……雁门守李睦。”

    赵弘润放眼望向遥远的南方,只见在南边,伴随着轰隆隆仿佛雷鸣般的巨响,雁门骑兵终于行动了,迂回向南绕了过来。

    “传令右翼王陵将军,命其出击,抵挡雁门骑兵。”赵弘润淡淡说道。

    看着传令兵策马而去,秦少君微皱着眉头说道:“单凭王陵大人四千戈盾兵与近万黥面,恐怕挡不住从南边迂回而来的韩国骑兵……啧,那支骑兵怕不是【大魏宫廷】有七八千吧?”

    “……”瞥了一眼南边极远处的雁门骑兵,赵弘润一言不发。

    而就在此时,中央战场四万商水军突然加快的速度,原本整齐有序的方阵,忽然化作两股洪流,化作两支利矛,一左一右向中路战场上的北燕军(纪括部)杀去。

    四万商水军的挥军压进,那种强大的压迫力简直让人窒息。

    纵使是【大魏宫廷】同样从未遭逢败仗的北燕军将领纪括,此时亦不由地屏住了呼吸,满脸凝重。

    他原以为那四万商水军会分批杀上前来,没想到,对方却倾巢而动,仿佛是【大魏宫廷】要化作洪流,彻底将他们中路的北燕军吞没。

    突然间,四万商水军一分为二,分别攻向韩军左右两翼,以至于中路战场上,北燕军将领纪括看着空旷的中央战场,目瞪口呆。

    『该……有所行动么?』

    纪括看看左右两翼,茫然失措。

    『什么?!居然是【大魏宫廷】对两翼下手?』

    纵使是【大魏宫廷】北燕守乐弈,看到这突然变故亦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此时韩军右翼,邯郸军尚未击退五千铁鹰骑兵,而在左翼,雁门守李睦刚刚派出数千骑兵,守备力大减……
友情链接:创世中文网  天天美食  穿越小说  大明元辅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全职法师  汉乡  情话网  民国谍影  重生之财源滚滚  中药大全  极品家丁  创世中文网  都市之归去修仙  社保查询网  玄界之门  毕业论文网  全职武神  中国会计网  都市医圣妙厨  IT百科  重活一次  斗战狂潮  小学生作文  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