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42章:首战告终
    『ps:主角逼得秦国结盟、让李睦与乐弈合力都没能战胜,够出彩了。河内战场,本来就是【大魏宫廷】安排南梁王赵元佐这个配角扬名的战场。这可是【大魏宫廷】个重要剧情配角,配角强力点,日后才能反衬主角不是【大魏宫廷】么?所以众书友不必着急,我大肃王怎么可能会受委屈。另外,这场平局怎么就没意义了?赵润、乐弈、李睦不是【大魏宫廷】彼此都捧了一下么?首次交手,这样就可以了。历史文,哪怕架空历史,多少还是【大魏宫廷】要点跌宕起伏。』

    ————以下正文————

    “叮叮叮——,叮叮叮——”

    片刻后,秦魏联军本阵,响起了代表收兵的鸣金声。

    听到来自本阵方向的鸣金声后,战场上的秦魏两军将士无不大感吃惊,不明白本阵为何无缘无故地下令收兵。

    直到他们看到本阵附近的一支雁门骑兵后,似阳泉君赢镹、似魏将翟璜等人,满脸震惊:什么时候?居然被袭击了本阵?

    “赢镹大人。”

    一名秦将策马来到阳泉君赢镹身边,询问后者的意思,毕竟阳泉君赢镹乃是【大魏宫廷】左翼战场(北)的主将。

    阳泉君赢镹看了一眼左翼战场。

    不得不说,此时在左翼战场上,韩方的三万邯郸军、八千北燕军,已彻底崩溃。

    韩将暴鸢被秦将乌钊击伤,北燕军将领李沧被商水军大将伍忌击杀,只剩下一个骑劫还在顽强支持,但也支持不了多久。

    毫不夸张地说,在左翼战场,魏军已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大魏宫廷】在南边战场,魏将南门迟的两万商水军,面对北燕军纪括部与雁门军步兵方阵,却始终无法取得优势局面,反而一度被后者压制。

    『再有一个时辰就好了……』

    阳泉君赢镹暗自感到惋惜。

    在他看来,只要再给他一个时辰,他就能彻底歼灭北边战场上的邯郸军,继而南移,支援南边战场的魏将南门迟。

    到时候,秦魏联军就能够摘取这场战争的胜利。

    当然,这也只是【大魏宫廷】他的乐观想法,毕竟在南边战场处于劣势、本阵又被雁门骑兵偷袭的情况,何来再给他一个时辰?

    “收兵吧,这场仗,我军已取得很大优势了。”

    说着,阳泉君赢镹挥手喝道:“传我令,收兵后撤!……诸营部徐徐而退,谨防韩军追击。”

    而与此同时,在在韩军的本阵,北燕守乐弈正聚精会神眺望着远方秦魏联军的本阵。

    『……是【大魏宫廷】李睦么?』

    看了一眼战况糜烂的右翼战场,又看了一眼仍僵持不下的左翼战场,乐弈如释重负般长吐一口气,吩咐左右道:“鸣金,收兵!”

    听闻此言,身边一名侍将吃惊地劝道:“收兵?上将军,这可是【大魏宫廷】乘胜追击的好机会啊……”

    北燕守乐弈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名侍将,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大魏宫廷】淡淡说道:“这场仗,已经够久了。……鸣金吧。”

    “……是【大魏宫廷】!”

    片刻之后,韩军本阵亦响起“叮叮叮”的鸣金声。

    这两军本地响起的鸣金声,让正面战场上仍在厮杀的秦魏联军与韩军们,逐渐停止了厮杀,在各自将领的约束下,开始打扫战场——主要就是【大魏宫廷】将己方战死的士卒尸体带走。

    见此,韩将雁门守李睦提起的心,逐渐也放了下来。

    他还真怕有些韩军兵将不识大体,趁机进攻撤退中的魏军,好在北燕守乐弈及时也鸣金收兵,宣布了这场战事的就此终结。

    “那么,李某就此告辞了!”

    相隔着数十丈商水军士卒的紧密兵阵,雁门守李睦朝着赵弘润所在的方向拱手抱了抱拳。

    平心而论,李睦的笑容还是【大魏宫廷】很有亲和力的,但不知为何赵弘润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就忍不住恨得牙痒痒。

    原因很简单,因为赵弘润下令收兵,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大魏宫廷】像李睦所说说的那样,不想再继续无谓的消耗战,但不可否认,李睦亲率三千雁门骑兵的近逼威胁,亦是【大魏宫廷】相当关键的因素。

    “哼!不送!”

    赵弘润面色怏怏地回道。

    李睦微微一笑,也不在意,招呼着麾下两千余雁门骑兵迅速撤离,毕竟正面战场上的秦魏联军正在迅速撤退,万一被其堵上,节外生枝那就不好了。

    在撤离的时候,李睦回头看了一眼赵弘润所在的方向,心下暗暗叹息。

    这一次,他耍了一个花招,率奇兵杀到秦魏联军本阵,通过威胁、说服,这才迫使那位魏公子润就此撤兵,那么下次呢?

    下次交兵,那位魏公子润势必会提高警惕,到时候再想故技重施,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魏国的兴旺,怕是【大魏宫廷】已阻遏不住了……』

    李睦暗自感慨道。

    待他回到韩军本阵时,秦魏联军已纷纷从两翼战场上后撤,而韩军这边,邯郸军、北燕军、雁门军,亦各自舔舐伤口。

    “这是【大魏宫廷】你首次失手么?”

    在见到北燕守乐弈的时候,乐弈淡淡询问李睦道。

    李睦闻言淡然一笑,说道:“不是【大魏宫廷】成功了么?顺利地逼退了那位魏公子。”

    乐弈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眺望着遥远处的秦魏联军本阵,平淡地说道:“是【大魏宫廷】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我以为你会将那位魏公子带回来。”

    “……大概,是【大魏宫廷】对方的魄力吧。”

    李睦回忆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赵弘润那手持利剑、寸步不退的身影,以及其麾下四千商水军悍不畏死的战斗姿态。

    他并不后悔当时做出那样的决定,因为他确实没有必胜的把握,当时魏公子润身边那四千余商水军的气势,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强大,强大到让李睦忍不住一阵激灵。

    “也好。”北燕守乐弈点了点头说道:“鱼死网破,亦非我愿。”

    话音刚落,就听到身旁窜来几匹快马,乐弈与李睦转头一看,这才发现是【大魏宫廷】几名传令兵。

    “报!骑劫将军欲追击秦军,被暴鸢大人喝止。”

    “……”乐弈的眉头挑了挑,神色莫名。

    而他身旁的李睦,在听到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最终,李睦什么都没有说。

    尽管李睦没有开口,但乐弈还是【大魏宫廷】能猜到他想说些什么,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追究骑劫的责任而已。

    要知道今日这场仗,乃是【大魏宫廷】秦魏联军与韩军的首次交锋,按理来说,应该先彼此试探一番,而不是【大魏宫廷】一上来就展开这种决战似的恶战。

    那么,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使得这场原本只是【大魏宫廷】彼此试探的战事变成了决战呢?

    原因就在于骑劫的那次失误——因为不信任乐弈的判断,骑劫没能及时挡住秦魏联军左翼、由秦将田猛发动的第二波攻势,使得五千名铁鹰骑兵,顺利地对韩军右翼的邯郸军形成了夹击之势,让魏公子润、让阳泉君赢镹看到了取胜的机会。

    而倘若在那时援护中,骑劫及时挡下了秦将田猛的两千铁鹰骑兵,邯郸军就不至于暴露溃败之势,而那位魏公子润,也不会一口气就压上四万商水军。

    可能到时候就是【大魏宫廷】彼此双方各派几千人意思意思,看看对方军队的虚实,就会立刻结束初战。

    半个时刻后,秦魏联军带走了战场己方士卒的尸体以及武器装备,继而撤离了战场,而韩军这边,亦在随后收敛了己方士卒的尸体,在秦魏联军与韩军双方将领的约束下,两军士卒保持了克制。

    战后,双方清点损失。

    在这场仗中,秦魏联军投入商水军四万五千人、铁鹰秦骑六千、长戈兵八千、戈盾兵五千、黥面军一万,合计约七万四千兵力。

    其中,商水军伤亡相近八千人,铁鹰秦骑伤亡三千,长戈兵伤亡五千余,戈盾兵伤亡近三千,黥面军伤亡近四千人,合计伤亡人数超过两万三千人。

    而韩军这边,此战投入邯郸军三万、北燕军三万、雁门军骑卒一万、步卒两万,合计九万人。

    其中,邯郸军伤亡近两万人,北燕军伤亡八千人,雁门军伤亡步卒五千、骑卒三千余,合计伤亡人数达到三万六千人。

    而这场战事,即是【大魏宫廷】即将震惊魏韩两国国民的『宁邑之战』,是【大魏宫廷】整个『魏韩第三次北疆战役』开战以来,两国军队规模最庞大、战况最惨烈的一场战事。

    一日之间,双方伤亡人数将近六万人。

    而这,还是【大魏宫廷】在韩将李睦劝退了魏公子润的情况下,如若不然,两军的伤亡数字,显然还会有所增加。

    尽管这场仗以平局收场,但无论是【大魏宫廷】秦魏联军,还是【大魏宫廷】宁邑韩军,皆是【大魏宫廷】伤亡惨重,着实堪称是【大魏宫廷】两败俱伤。

    相对而言,秦魏联军的损失较轻,毕竟秦国的长戈兵也好、黥面军也罢,实际上都是【大魏宫廷】正规军与非正规军当中的炮灰,虽然这样说不近人情,但不可否认,这两支军队的损失,对于秦魏联军的影响并不大。

    真正令赵弘润、秦少君、阳泉君赢镹等人心疼的,还是【大魏宫廷】商水军、铁鹰骑兵、以及戈盾兵的伤亡,毕竟这三者才是【大魏宫廷】秦魏联军的中坚力量。

    相比较之下,韩军方面的情况更惨,首先邯郸军几乎被杀溃,几乎名存实亡,而北燕军、雁门军这两支韩国堪称数一数二的精锐,伤亡人数亦达到一万三千人。

    正应了那句话,两虎相争、两败俱伤,经过此战后,秦魏联军退至山阳、韩军据守宁邑,此后接连数日,都再没有发生战争,仿佛两头受伤的猛兽,各自回巢穴舔舐伤口,再不言战。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在爆发『宁邑之战』的当晚,北燕守乐弈与副将骑劫在宁邑城的帅所当众反目。

    本来,乐弈也没打算重惩副将骑劫,毕竟骑劫的勇武,他还是【大魏宫廷】颇为欣赏的。

    更何况,在白昼间那场大战中,若非骑劫,邯郸军恐怕早就覆灭了。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被问罪的骑劫,情绪激动,拒不承认是【大魏宫廷】自己的过失,反而指责是【大魏宫廷】乐弈的指挥存在问题。

    于是【大魏宫廷】,被激怒的乐弈当场革去了骑劫的军职,命人将其关押起来。

    当晚,骑劫的心腹近卫偷偷将其放了出来,冷静下来的骑劫意识到自己已无法再呆在北燕军,便连夜逃离宁邑,前往汲县投奔康公韩虎去了。
友情链接:中世纪崛起  绝世邪神  重活一次  减肥方法  全本书屋  美食供应商  穿越小说  励志故事  免费算命网  开天录  经典语录  无敌超神奶爸  大族激光  扶蜀  穿越小说  北宋大表哥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情话网  圣龙图腾  天涯八卦  修真聊天群  重生修仙我为王  励志故事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