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51章:雍丘的楚歌
    四月初三,肃王赵弘润率领四万商水军、三千铁鹰骑兵、五千名黥面军,抵达『陈留』。

    当时,禹王赵元佲、桓王赵弘宣率领北一军,在雍丘之战结束后,便驻扎在陈留,得知肃王赵弘润率领将近五万军队赶来支援,禹王赵元佲与桓王赵弘宣皆颇感欣喜。

    要知道,眼下雍丘战场上魏军与楚军的对峙,原本就是【大魏宫廷】魏军占据上风,只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万楚军」楚军这个庞然巨物,即便在吃了几场败仗后,兵力仍然占据绝对优势,让禹王赵元佲不敢贪功冒进,唯恐被寿陵君景舍看出破绽,抓住机会扳回劣势。

    而如今,肃王赵弘润率领将近五万军队赶来援助,这就给予了禹王赵元佲足够的底气,让后者有信心对楚军发动最后一战。

    当日,禹王赵元佲与桓王赵弘宣亲自出城将赵弘润、秦少君、阳泉君赢镹等人迎到城内,并设宴为他们接风。

    期间,桓王赵弘宣忍不住向兄长夸耀此番他北一军的功勋,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让听了之后就不觉有些惊诧。

    毕竟在赵弘润的印象中,就算他再高估北一军,后者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一支二流军队,战斗力未必会比魏国的县兵强到哪里去,没想到在前几日的『雍丘之战』中,北一军被「巨阳军」、「鄣阳军」、「溧阳军」、「彭蠡军」等几支楚国正军三面夹击,非但没有溃败,反而抵住了压力,协助马游的游马军重创了楚军,这真当是【大魏宫廷】令他刮目相待。

    而除了吹嘘麾下的北一军外,桓王赵弘宣亦不忘吹捧禹王赵元佲这位五叔,说得后者仿佛是【大魏宫廷】算无遗策的智者,说到最后,就连禹王赵元佲都听不下去了,苦笑着摇头打断了赵弘宣的话。

    也难怪,毕竟在这次卫国战争中,赵弘润的功勋丝毫不会逊色于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二人,毕竟赵弘润几乎凭一己之力,逼得秦国都不得不与魏国结盟——当然,由于秦少君与阳泉君赢镹在场,禹王赵元佲很识趣地没有提及此事。

    在三巡酒后,禹王赵元佲询问赵弘润道:“弘润,南梁王那边,战况如何了?”

    听禹王赵元佲直呼『南梁王』,而非是【大魏宫廷】『三王兄』,赵弘润便知道,这位五叔与南梁王赵元佐的关系,那是【大魏宫廷】真的不好,遂不假辞色地说道:“赵元佐暗中命姜鄙将军袭韩国的太原、雁门、代郡等地,引林胡、匈奴入侵韩国,如今,他率军攻打邯郸郡,林胡、匈奴在太原、雁门为祸,韩国收尾难顾,情况堪忧。”

    “……”禹王赵元佲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虽说他与南梁王赵元佐自幼关系就不好,但对于南梁王赵元佐的才能,他还是【大魏宫廷】非常认可的,因为也毫不怀疑南梁王赵元佐能够抵住韩国军队的进攻,只是【大魏宫廷】他没有想到,南梁王赵元佐竟使出如此狠毒的计策。

    不过仔细想想,当时魏国面临覆亡,南梁王赵元佐用这种狠毒的计策逼退韩国,保全了魏人,至少魏人不会因此而鄙夷他——当然,日后天下人如何评价这件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来是【大魏宫廷】我输了啊。”

    禹王赵元佲苦笑着摇了摇头。

    见此,对南梁王赵元佐极其厌恶的桓王赵弘宣,闻言连忙劝说道:“五叔,赵元佐不过是【大魏宫廷】正在反攻韩军,收复失地,还未取得优胜呢,而咱们这边只需再加把力,肯定是【大魏宫廷】追上去。”

    禹王赵元佲笑而不语。

    他当初与南梁王赵元佐的赌约,只是【大魏宫廷】赌谁先解决各自一方的敌军威胁,在这一点上,南梁王赵元佐明显比他快上许多。

    因此,禹王赵元佲的确是【大魏宫廷】输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输了输了嘛,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用激将的方式使南梁王赵元佐终于拿出了真本事,使魏国化解了亡国的威胁,事实上他才是【大魏宫廷】赢家。

    见禹王赵元佲笑着没有说话,桓王赵弘宣也没有兴趣继续南梁王赵元佐的战事,岔开话题说道:“五叔,如今咱们得到我哥五万兵的支援,可以对楚军发动总攻了吧?”

    禹王赵元佲转头看向赵弘润,问道:“弘润,你麾下军卒需要歇息几日么?”

    “在大梁城外就已歇整过了。”赵弘润简单地解释了一番,随即询问道:“不过,如今楚军是【大魏宫廷】什么情况?”

    听闻此言,禹王赵元佲便向赵弘润解释目前楚军的状况,当得知在魏军屡次的骚扰、进攻下,楚军普遍士气低迷时,赵弘润暗暗吃惊:宋地战场二十万魏军,能将号称百万的楚军打到「军无士气」这种地步,这着实不简单。

    “……不过,仍不可大意。”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神色轻松,仿佛并没有将此刻的楚军放在眼里,禹王赵元佲忍不住叮嘱道:“目前寿陵君景舍麾下,仍有最起码五十万军队,虽我也想一鼓作气击溃楚军,但此事仍需谨慎……寿陵君景舍,绝非善于之辈。”

    赵弘润笑着点了点头。

    寿陵君景舍,那是【大魏宫廷】当初『齐鲁魏越四国伐楚战役』时,他赵弘润未曾击败的对手,他怎么可能会轻敌?

    想到这里,他问道:“五叔有什么策略么?”

    只见禹王赵元佲看了一眼酒席宴上的伍忌、翟璜、南门迟等商水军将领,忽然问他们道:“几位将军,可会楚地之曲?”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一思忖,抚掌说道:“好计策!”

    禹王赵元佲看了一眼赵弘润,心中倒也并不惊诧,毕竟素闻这个侄子机敏过人,在战场上妙计频出,怎么可能会猜不到他心中所想呢。

    而此时,翟璜与南门迟等人也陆续会意过来,纷纷点头表示会唱楚地的俗曲。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商水军本来就是【大魏宫廷】楚人出身,怎么可能不会唱楚国的小曲呢?

    在得到了翟璜、南门迟等商水军将领的肯定后,禹王赵元佲心中大喜,当即说道:“事不宜迟,今夜就采取行动。”

    决定下来后,禹王赵元佲将这件事交给了赵弘润,毕竟近些日子,他为了战事劳心劳神,其实早已经支持不下去了,既然如今有赵弘润这位优秀的统帅,禹王赵元佲当然愿意将指挥权交给后者,毕竟他与南梁王赵元佐不同,对权利、地位等事并没有什么野心。

    当晚,赵弘润亲自率领四万余商水军,抹黑来到雍丘一带,让四万余商水军朝着雍丘一带的楚军营垒,高声歌唱楚国的思乡之曲。

    而此时在雍丘一带那连绵几十里的楚军营垒中,楚国的兵将们由于近几日来魏军无休止的骚扰与进攻,大多都还未歇息,一听到乡音浓郁的楚歌,不由地心中一愣,竟没有叫喊,静静地倾听起来。

    听着那凄凄凉的楚歌,雍丘楚军营垒几十万的楚兵,忍不住开始思念亲人,甚至于,竟有人跟着哼唱起来。

    而此时,楚军总帅、寿陵君景舍正在帅帐内小歇,忽然听到营垒内似有一阵阵悲惨凄凉的楚歌响起,不由地皱了皱眉,唤入帐外的亲卫,吩咐道:“去查查,这歌声究竟从哪个营传来。”

    “是【大魏宫廷】!”亲卫领命而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工夫,那名亲卫去而复返,回禀道:“景舍大人,此歌疑似从营垒外的西北方传来。”

    寿陵君景舍闻言一愣,随即面色大变:“不好!”

    说罢,他扯过一件袍子披上,迈步走出帅帐,神色莫名地瞅着营垒的西北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营垒内将领们陆续听到了这阵曲色悲惨凄凉的楚歌,一个个皆来到帅帐恰敬笪汗ⅰ堪,七嘴八舌地询问具体情况。

    或有人说,必须将唱歌的士卒以『祸乱军心』的罪名处死。

    瞧着这些人的争执,寿陵君景舍出言制止了他们:“这楚歌,怕是【大魏宫廷】魏军的诡计……”

    听闻此言,围在帅帐附近的诸人不禁心中诧异:魏人中,唱得出这种楚地口音的楚歌么?

    当即,副将羊祐亲自带人前往打探。

    待等他带人来到营垒的西北时,他果然看到远处一座丘陵附近,好似驻扎着一支军队,虽然月初并无月色,但凭着对方手持火把的微弱光亮,羊祐还是【大魏宫廷】能依稀辨认出,那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商水军!

    而且,并非是【大魏宫廷】前几日魏将沈彧率领的商水军预备役,而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亲率的商水军!

    不得不说,作为两次击败楚国、且从楚国卷带走多达两百万楚民的魏军名将,魏公子润在楚国的名声比魏王还要响亮,更何况羊祐作为寿陵君景舍的副将,当年就与魏公子润以及其麾下的商水军交过手。

    因此,尽管商水军根本没有理睬羊祐这队人马的意思,但羊祐还是【大魏宫廷】心惊胆战地撤回了营垒,向寿陵君景舍禀达了此事。

    “什么?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麾下的商水军?”

    当听了羊祐陈述的情况后,寿陵君景舍亦是【大魏宫廷】面色顿变:一个禹王赵元佲他就招架不住了,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再加一个魏公子润?

    出乎对魏公子润以及商水军的忌惮,寿陵君景舍终究没敢派军出战,免得遭遇伏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阵阵凄惨悲凉的楚歌传遍整个楚军营垒,进一步瓦解楚军兵将心中的斗志。

    『完了……』

    黯然叹了口气,寿陵君景舍转身吩咐帅帐外的诸人:“传令下去,全军准备突围。”

    为何是【大魏宫廷】「突围」而不是【大魏宫廷】「撤退」呢?

    因为寿陵君景舍很清楚,既然魏军使出了这种「攻心」的策略,那么很显然,对方必定是【大魏宫廷】抱持着将他们一举击溃的目的。

    这就意味着,在突围的途中,楚军必将遭到魏军无休止的围堵与埋伏。
友情链接:笔趣阁小说  健康报网  我闺女是天师  管理资料下载  盛唐风华  修真聊天群  银行信息港  中药大全  个性说说  花都最强医圣  神豪之娱乐天下  笔趣阁小说  最强特种兵王  从全球高武开始  工作总结  毕业论文网  大王饶命  第一星座网  银行信息港  论文大全网  tplink  说说大全  据说娱乐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全球灵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