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69章:诡异的氛围
    『ps:补上昨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三叔公,你这笑得……有点渗人啊。”

    在赵来峪的对面坐下,赵弘润表情古怪地说道。

    也难怪,毕竟三叔公赵来峪本来就已老得满脸褶皱,这笑起来更加渗人。

    由于早已了解了赵弘润的性格,赵来峪也未生气,只是【大魏宫廷】翻了翻白眼,随即,他似笑非笑地说道:“昨日在集英殿,弘润你做的好大事啊……”

    此时,赵弘润刚刚接过府上下人奉上的茶水,闻言不由一愣,讪讪说道:“三叔公你听说了?”说着,他不等这个说话啰嗦的老头开口,主动承认过失:“这次是【大魏宫廷】我冲动了,三叔公见谅。”

    没想到,赵来峪捋着胡须,眉开眼笑地说道:“冲动好、冲动好……”

    『这老头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吃错东西了?怎么今日这么好说话?』

    赵弘润疑神疑鬼地看了一眼赵来峪,试探道:“三叔公,你今日你来干嘛来了?”

    “是【大魏宫廷】成陵王他们让老夫……来探探口风。”赵来峪神神鬼鬼地说了一句,随即站起身来,说道:“时候也不早了,老夫该告辞了。”

    说罢,他丢下呆若木鸡的赵弘润,居然真的告辞离开了。

    “这老头,不会真的老糊涂了吧?”望着赵来峪离去的背影,赵弘润惊愕地嘀咕道。

    要知道,在笼络国内贵族这方面,他还需要赵来峪这匹老马来指引呢。

    就在赵弘润发愣之际,宗卫卫骄、高括二人从院子远处走了进来,在与经过的赵来峪恭敬地打了招呼后,迈步走到了堂内。

    相比较卫骄,高括看着自家殿下,隐隐有种欲言又止的意思,只不过赵弘润正低头喝茶,没有注意到。

    “殿下,今日有什么行程么?”宗卫长卫骄问道。

    赵弘润想了想,说道:“先到冶造总署看看吧。”

    “是【大魏宫廷】,卑职立即命人备车。”卫骄说道。

    赵弘润闻言摆了摆手,说道:“不要坐马车了,昨日喝了一宿的酒,这会儿还未缓过神来,要是【大魏宫廷】马车一颠簸,我非吐车里不可。……卫骄,你叫人备几匹马,咱们慢慢过去。”

    “是【大魏宫廷】!”卫骄点头应道。

    片刻之后,赵弘润便领着雀儿、卫骄、高括三人,骑着马匹缓缓前往冶造总署。

    今日的行程很简单,先到城内的冶造总署看看,然后再到城外的工坊、地炉视察一番,没什么问题的话,今日之事就算告终了。

    不过就在赵弘润一行人骑着马缓缓朝着冶造总署而去时,赵弘润发现沿途街道上有不少百姓驻足观望他。

    很显然,是【大魏宫廷】因为前日城内百姓迎贺凯旋一事,使得大梁城内认得赵弘润的人剧增,再不复当初「只知其名、不识其面」的情况。

    忽然,在街道上有一名男子高呼道:“肃王殿下,咱支持你!”

    话音刚落,在街道两旁的驻足观瞧的大梁百姓,亦纷纷出言,表示支持赵弘润。

    『诶?』

    赵弘润虽感觉莫名其妙,但也不好冷却了大梁百姓的盛情,遂拱手还礼道:“好好,多谢诸位父老抬爱。”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因为他谦逊的举动的关系,在前往冶造总署的路上,街道两旁纷纷有百姓出言口吐类似「支持肃王殿下」的言论,让赵弘润感觉云里雾里。

    由于场面过于火热,唬地沿途遇到的一队巡逻兵卫,临时充当赵弘润的护卫,保护着这位肃王殿下在百姓的围观中前往冶造总署。

    最终,赵弘润抵达了冶造总署,对那队兵卫的队率笑着说道:“今日也不知怎么的,城内民众过于热切……”

    那位队率笑了笑,随即兴奋地说道:“殿下,我兵卫的兄弟们,也有大半支持您!……虽卑职人微言轻,亦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呃……多谢。”赵弘润为之哑然,用眼神示意宗卫长卫骄。

    卫骄会意,正要出面打赏,却见高括抢先将那名队率拉到了一旁,叽里咕噜也不知说了什么,反正那队兵卫最后跟赵弘润等人告辞时,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高括,你打赏了他们多少?”赵弘润事后好奇地询问高括。

    高括回答道:“十两。”

    『十两?这不多啊,怎么搞地……』

    瞅了一眼那些兵卫离去的背影,赵弘润愈发迷糊。

    待等一行人迈步走入冶造总署后,赵弘润奇怪地感觉,沿途看到他的冶造局的工匠、官员们,情绪无比激动。

    “殿下,您来了?”

    “肃王殿下,您是【大魏宫廷】来视察我冶造局么?”

    “殿下,我等唯殿下您马首是【大魏宫廷】瞻!”

    看着一大帮人围着自己表忠心,赵弘润感觉更加莫名其妙。

    『是【大魏宫廷】我这段期间领兵在外,冷落了冶造局的这些人么?怎么搞地……像是【大魏宫廷】头一遭见到我似的?』

    就在赵弘润暗自猜测之际,就瞧见已得到消息的冶造总署署长王甫急匆匆地奔了过来,拱手施礼道:“殿下,王甫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无妨。”赵弘润向来不在意这种虚礼,挥了挥手表示不在意,同时用眼神示意王甫。

    王甫会意,咳嗽一声,拍拍手掌说道:“诸位、诸位,都散了、都散了。”

    见此,这些围着赵弘润一行人的冶造局工匠与官员们,这才恋恋不舍般离开,继续去忙碌自己的工作。

    在王甫的引领下,赵弘润来到了前者的班房。

    坐在屋内的椅子上,他接过王甫躬身递上的账本,仔细观瞧这大半年来冶造局的收支状况,见账薄上清清楚楚地罗列着一笔笔数额大小不等的款项,他心中暗暗点头。

    要知道,如今的冶造局可不复当初的衰败,收入开支都是【大魏宫廷】天文数字,赵弘润必须抓牢这一点。

    不过经过核实,冶造局的收入开支还是【大魏宫廷】比较规范的,当然了,这也跟冶造局其实并没有什么闲钱有关——冶造局与户部、工部的合作,都是【大魏宫廷】用签单的方式拨款的,每一张签单上,都有负责该工程的主官的签字画押,若某个环节出了什么状况,直接找该负责人即可。

    而在赵弘润翻阅帐薄的期间,王甫则在旁汇报冶造局近期的工程进展。

    最新的工程进展,主要是【大魏宫廷】两件事,第一件便是【大魏宫廷】「博浪沙河港」,这个冶造局已耗时六年的大工程,在赵弘润不遗余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建设下,总算是【大魏宫廷】快进入收尾阶段。

    当然,这指的是【大魏宫廷】港坞区域。

    而下一步冶造总署需要做的,就是【大魏宫廷】拆除博浪沙河港境内一些不规范的建筑——这些建筑主要是【大魏宫廷】在建造河港期间,为了方便工匠们的吃住而临时建造的建筑。

    在拆除这些不规范的建筑后,工部的营建司会在这里重新建造房屋、商铺,到时候,博浪沙可能会成为比大梁还要繁华的河港城池,成为大河贸易线的中枢。

    至于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大魏宫廷】「梁鲁渠」的竣工。

    其实这条河渠已经竣工,但因为河渠经过「宋地叛军」的势力范围,因此,这条河渠想要真正投入使用,就必须由朝廷与宋地叛军的首领「宋云」达成一些协议——其实在魏国这场战争的后半段,宋地叛军见魏国处于劣势,又陷入粮草不足的窘迫,临时默许魏国使用梁鲁渠。

    正因为宋云叛军的默许,魏国才能从齐鲁之地收购大量粮食运回国内,就好比赵弘润的王用商人文少伯。

    但是【大魏宫廷】如今魏国已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因此,宋地叛军的首领宋云担心魏国会连带着他们一起除掉,于是【大魏宫廷】又派叛军封锁了泗水上游,截断了梁鲁渠临近鲁国的部分区域——只有解决宋地叛军的问题,梁鲁渠才能再次投入使用,而齐鲁两国,也算真正加入到魏国的贸易圈内。

    这一点用不着赵弘润操心,听说朝廷已派人对宋地叛军招安,不过,最终结果目前还不清楚,倘若宋地叛军的首领宋云执意不尊魏国,搞不好魏国会出兵也说不定。

    毕竟,「宋郡自治」的协议,是【大魏宫廷】当初魏国朝廷与南宫垚签署的,而如今南宫垚已作出背叛魏国的恶劣行为,魏国朝廷理所当然要废除这条协议,真正将宋地纳入版图。终归十几年过去了,宋人对魏国的厌恶与抵触早已不像当初那样强烈,在这种情况下,朝廷自然乐得将富饶的宋地收回。

    至于宋地叛军对此会是【大魏宫廷】什么态度,赵弘润也把握不准,但是【大魏宫廷】他很清楚,朝廷礼部这次向宋云递出招安的善意,只是【大魏宫廷】看在宋地叛军在这次战争期间站在魏国阵营这边迎击楚军的面子上,并不意味着魏国无力收拾这股反叛势力。

    倘若宋地叛军冥顽不灵,相信魏国出兵宋地,也只是【大魏宫廷】迟早的问题。

    在『秦、川、楚、韩、南宫』五方势力讨伐魏国的这场战争中,魏国力挫各路军队,如今,中原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股势力,能够阻挡魏国就此崛起的步伐。

    韩楚尚且如此,何况是【大魏宫廷】区区宋地叛军?

    啪地一声合上了手中的帐薄,赵弘润正色吩咐道:“梁鲁渠暂时放一放,等礼部招安的结果,先加紧博浪沙那边的事,尽快拆除河港内不规范的建筑,然后交予工部接手,本王希望在今年,看到博浪沙初具雏形。”

    “是【大魏宫廷】。”王甫毕恭毕敬地拱手领命,随即,他见赵弘润准备起身,毅然说道:“殿下,卑职与冶造局,皆为殿下马首是【大魏宫廷】瞻!”

    “……”赵弘润愣了愣,不明所以地看着王甫。

    『今天遇到的这帮人,一个个莫非都吃错东西了?』

    他有些想不通。
友情链接:极限保卫  作文吧  天涯八卦  中国玉米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笔趣阁  斗战狂潮  最强狂兵  寒门崛起  逆剑狂神  逆天铁骑  作文大全  我闺女是天师  经典古诗词  银行信息港  最强特种兵王  九御神王  笔趣阁  牧神记  小学生作文  修真聊天群  男性健康  吞噬星空  星座网  大宋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