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71章:谣言顿起
    『ps:昨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殿下爆粗口了……』

    『啊,殿下爆粗口了……』

    在肃王府北院主屋的大厅,宗卫卫骄、高括,还有雀儿、绿儿、乌娜、羊舌杏以及厅内的下人们,皆讶然地看着神色大变的赵弘润,不敢出声。

    他们很少看到自家殿下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的反应给吓到了,乌娜连连摆手说道:“我不看了,我不看了……阿润你别生气。”

    看着她有些委屈的模样,赵弘润又好气又好笑,无奈说道:“你啊……哎。”

    说罢,他转头看向羊舌杏,说道:“杏儿,还是【大魏宫廷】你来说吧。”

    尽管论年纪羊舌杏被乌娜还要小几岁,但作为掌管着肃王府收入开支的实际女主人,羊舌杏可比乌娜稳重地多,她在看到赵弘润无奈的表情与乌娜有些委屈的神色后,微笑着替赵弘润解围道:“乌娜姐姐,奴家不是【大魏宫廷】早跟你说了嘛,魏言中的「大位」、「宝座」,可不是【大魏宫廷】指代一把椅子,若真有一张镶满宝物的椅子,夫君会藏着不舍得给乌娜姐姐看么?夫君最宝贝乌娜姐姐了。”

    这一番话,顿时说得乌娜眉开眼笑。

    见此,羊舌杏这才对赵弘润解释道:“夫君,是【大魏宫廷】这样的,今日乌娜姐姐嫌在府里住着闷,奴家就带着乌娜姐姐上街,正好府里需要置备一些食材,不曾想在集市时,听到有人在议论有关夫君的事,于是【大魏宫廷】我等就驻足在旁听了片刻……”说到这里,她偷偷瞧了一眼赵弘润的神情,小心翼翼地说道:“听他们说,夫君您有意争位,是【大魏宫廷】故昨日在宫内集英殿大力打压庆王弘信与南梁王,生生将与您交好的燕王殿下推上了河内守的位置……”

    『……』

    赵弘润闻言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眉骨,此时他终于恍然大悟:我就说今日怎么那么多人向我表忠心,原来……如此。

    长吐一口气,他转头看向宗卫长卫骄,问道:“卫骄,你方才想要禀告什么?”

    “呃……”卫骄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乌娜与羊舌杏两位女主人,迟疑地说道:“没有了,殿下。”

    显然,卫骄想要举报宗卫高括对这件事隐瞒不报,但是【大魏宫廷】这件事已经被乌娜、羊舌杏两位夫人说破,他就没有必要再举报什么了,毕竟他的目的可不是【大魏宫廷】惩戒高括,而是【大魏宫廷】出于忠诚,必须让赵弘润得知这件事。

    “没有了?”赵弘润若有所思地看着卫骄,随即便将目光投向了宗卫高括。

    他又不是【大魏宫廷】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

    连市集都传遍了的事,高括居然一无所知,这可能么?

    很明显,这是【大魏宫廷】高括出于某些原因隐瞒了。

    想到这里,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高括,罚你三个月俸禄,服气么?”

    高括面色讪讪。

    平心而论,相比较被自家殿下拆穿的尴尬,三个月的俸禄实在不算什么,暂且不提宗卫们都是【大魏宫廷】吃住在肃王府上,光说高括这位城内市井游侠与世家豪族口中尊称的「高爷」,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不过,他还是【大魏宫廷】小声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殿下,卑职其实并没有隐瞒,城内的确没有对殿下「不利」的谣言……”

    “滚蛋!”赵弘润没好气地骂道。

    于是【大魏宫廷】高括灰溜溜地退下了。

    瞧着这位兄弟讪讪离开的背影,卫骄亦是【大魏宫廷】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犹豫着对赵弘润求情道:“殿下,其实高括他……”

    “我明白。”赵弘润点点头打断了卫骄的话。

    高括是【大魏宫廷】什么样的人,赵弘润与其相处十几年,怎么可能会不了解?那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但不背叛归不背叛,在某些事上,难保高括不会有私心,就好比今日知情不报。

    这不奇怪,毕竟谁家宗卫不希望自家殿下更进一步呢?这是【大魏宫廷】人之常情。

    事实上,希望他更进一步的,难道就只有高括?

    三叔公赵来峪难道就例外?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人就例外?

    冶造局的王甫、兵铸局的李缙,还有工部尚书孟隗,这些肃王党或与肃王党亲近的朝官,难道就例外?

    赵弘润敢打赌,除了宗府新任宗令、繇诸君赵胜,有可能是【大魏宫廷】受到宗府宗正赵元俨的嘱托前来打探口风以外,其余那些递上拜帖的,基本上都是【大魏宫廷】来表忠心、表诚意的。

    临近用饭时,燕王赵弘疆带着宗卫长曹焱,风风火火地前来拜访。

    一见面,燕王赵弘疆就惊喜地说道:“弘润,我听人说,你是【大魏宫廷】准备争位了是【大魏宫廷】么?你放心,愚兄我全力支持你!”

    原来,在今日赵弘润睡醒后启程前往冶造局、兵铸局视察的期间,睡在肃王府客房里的燕王赵弘疆与桓王赵弘宣相继也醒了,各自返回在大梁的王府。

    结果在半途中,燕王赵弘疆也听说了仿佛传遍全城的这则消息,于是【大魏宫廷】去而复返,返回肃王府,向八弟赵弘润阐明心迹,准备大力支持后者。

    可看着燕王赵弘疆此刻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承诺,赵弘润却气不打一处来。

    他暗暗心说:昨日要不是【大魏宫廷】为了帮你打压南梁王,我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么?

    在一番无奈苦笑之后,赵弘润解释道:“四哥,我没打算争位。”

    “啊?”赵弘疆吃惊地说道:“可、可城内都传遍了啊……”

    『这都因为谁啊?!』

    赵弘润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赵弘疆,怀着几分怨念解释道:“多半是【大魏宫廷】昨日我为四哥出面打压南梁王的事,让朝内朝外误会了……”

    赵弘疆虽然为人莽撞,却也不是【大魏宫廷】傻子,一听赵弘润那怨气浓重一番话,哪里会不明白,讪讪地笑了起来。

    的确,昨日在集英殿打压庆王弘信与南梁王赵元佐,对于赵弘润来说,除了出了一口对南梁王赵元佐不满的怨气外,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利益,真正得利的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

    此时的赵弘润,正应了那句话,没捞到什么好处反而惹得一身骚,的确是【大魏宫廷】有点郁闷。

    见赵弘润有意无意地埋怨,赵弘疆亦是【大魏宫廷】一脸尴尬,忽然,他眼珠一转,劝道:“弘润,要不然你就顺势争了吧?愚兄肯定站在你这边。……咱们兄弟几人,还有谁比你更适合那个位置?”

    赵弘润摇了摇头。

    见此,赵弘疆吃惊问道:“为什么?”

    他着实有些想不通,要知道,他们的兄弟,似老大、老二、老三、老五,为了那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就算是【大魏宫廷】他自己,当年要不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一番话说得热血澎湃,放弃皇位为魏国守卫国门,多半也会加入其中。

    可眼前这位八弟,似乎是【大魏宫廷】真的对那个位置毫无兴趣。

    见赵弘疆问起,赵弘润无奈地解释道:“四哥,你别光说我,如果换做是【大魏宫廷】你,你愿意每日呆在垂拱殿那狭隘的一块地方,终日批阅那一辈子都批阅不完的奏章么?”

    “呃……”赵弘疆顿时语塞。

    平心而论,依燕王赵弘疆的性子,也不是【大魏宫廷】一个适合当君王的材料,才能方面暂且不说,更主要的是【大魏宫廷】性格不合适。

    燕王赵弘疆更适合坐镇魏国的边疆,统领千军万马,让他每日呆在垂拱殿那块小地方,不到三个月就足以将这位勇猛的燕王憋死。

    “……你看父皇,当年的父皇据说弓马娴熟,有一身好武艺,可你如今再看看父皇。”赵弘润继续说道。

    他这话可不是【大魏宫廷】信口开河,想当初魏天子赵元偲年过二十时,那可真是【大魏宫廷】弓马娴熟,可如今呢?当年的肌肉都变成了赘肉不说,明明只是【大魏宫廷】临近五旬的年纪,可看起来却苍老十岁有余。

    不得不说,对于一名昏君而言,皇位如天国一般,可对于一位有道明君来说,皇位就等于墓地,一脚踏进去,结果只会是【大魏宫廷】蹉跎了青春。

    “那你打算怎么办?”燕王赵弘疆问道:“据愚兄所知,这件事似乎已经传遍大梁了。”

    “这个嘛……”

    赵弘润亦感觉有些头疼。

    头疼之余,他也怀疑是【大魏宫廷】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否则昨日发生在集英殿的那件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传遍全城?

    『……会是【大魏宫廷】谁在背后推波助澜呢?』

    当晚,赵弘润躺在睡榻上辗转反侧,思索着这件事。

    其实这件事得从正反两面思考。

    倘若是【大魏宫廷】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其企图是【大魏宫廷】要迫使他赵弘润参与争位,那么直接从赵来峪、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肃王党贵族找就是【大魏宫廷】了——不过看今日赵来峪亲自登门试探口风,应该不会是【大魏宫廷】这些贵族。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大魏宫廷】有人想借这件事,迫使他赵弘润离开大梁暂避风头。

    从这个思考角度出发,雍王弘誉、襄王弘璟的可能性较高。

    不会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与南梁王赵元佐,毕竟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无比丢脸的事,怎么可能会大肆传播?

    突然间,赵弘润回想起昨日在集英殿时他父皇那诡异的笑容,还有肃王党有功之士占到东席半数席位的这件事……

    赵弘润越想越感觉不对,面色也相对越差。

    次日清晨,就当辗转反侧半宿的赵弘润仍在府里呼呼大睡时,在大梁的西城门,肃王府的幕僚介子鸱在几名肃王卫的保护下,终于从三川雒地抵达了大梁。

    原本介子鸱打算先找个客栈,沐浴更衣之后再往肃王府拜见肃王赵弘润,免得失了礼数。

    可在前往客栈的途中,介子鸱无意间却听说了『肃王于集英殿打压庆王弘信』、『肃王准备夺位』等诸多在城内传得火热的谣言,心下微微一愣。

    『殿下要主动争位?这怎么可能呢?……这是【大魏宫廷】被人陷害了么?话说回来,殿下在大梁的名望还真是【大魏宫廷】高得不可思议啊……』

    瞧着不远处那些为肃王赵弘润说好话的城内百姓,介子鸱心中微动: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走,回王府!”他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护送他回大梁的几名肃王卫吃惊地问道:“先生,不先到客栈落脚了?”

    “不了,即刻回王府!”介子鸱斩钉截铁地说道。

    虽然他暂时不清楚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但是【大魏宫廷】他觉得,这件事或许可以操作一下。

    他介子鸱想要辅佐的,原本就并非仅仅只是【大魏宫廷】「肃王」的那位殿下。
友情链接:天涯八卦  情话网  逆天铁骑  步步生莲  经典古诗词  三国高校传  战神狂飙  小学生作文  全民领主  减肥方法  作文大全  全本书屋  好名字  中华养生网  全职武神  经典语录  逍遥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毕业论文网  武道孤圣  全球灵潮  蜡笔小说  五行天  寸芒  个性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