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84章:解决内事
    在经过魏天子的指点后,赵弘润这几日来的迷茫一扫而空。

    他不得不再一次承认,他父皇在某些方面的手腕,比他厉害的不止一星半点。

    告辞了魏天子,赵弘润带着沈彧与卫骄二人返回凝香宫。

    与离开时的忧心忡忡不同,待赵弘润回来的时候,显得精神奕奕,这难免让秦少君、芈姜二女有些紧张——她俩都不是【大魏宫廷】傻子,一看赵弘润的神色,就猜到这位日后的夫君可能已经做出了决定。

    于是【大魏宫廷】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内,二女都显得颇为乖顺,不敢再做什么。

    在凝香宫用完晚膳,赵弘润领着诸女向沈淑妃告辞。

    期间,沈彧向沈淑妃表达了他即将离开大梁前往商水担任军职的决定,得到了沈淑妃的耳提面命般的一番勉励。

    待回到肃王府后,卫骄自去召集宗卫们,打算为即将前赴商水的沈彧摆酒送别,今夜大概是【大魏宫廷】要一醉方休。

    而赵弘润呢,则让卫骄等人前去准备,而他自己则将秦少君与芈姜唤到了书房,关上房门,希望与这两位未来的妻子好好谈谈。

    别说,仿佛是【大魏宫廷】预感到了什么,秦少君与芈姜都有些紧张,毕竟这次交谈,或将决定她们在肃王府的名份。

    “坐。”

    来到书房的内室,赵弘润示意秦少君与芈姜在一张案几旁坐下,而他则坐在二女的对面,坦诚地表达了对二女今日种种行为感到非常不满的意思:“今日母妃邀请你二人到凝香宫用饭,本意是【大魏宫廷】让你二人熟络起来,但在宫内,你二人却屡次让本王下不了台……”

    别说秦少君面色讪讪,就连芈姜亦低下了头,毕竟她们也明白,她俩在婆婆面前的明争暗斗,实则最感到尴尬的,还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即将成为她们夫婿的男人。

    也得亏赵弘润对待自己的女人颇为宽容,且沈淑妃也并非是【大魏宫廷】一位强势的婆婆,否则,以二女今日的行为,肯定是【大魏宫廷】要受到教训的。

    在这个「夫即是【大魏宫廷】天」的年代,似二女这般让自己丈夫感到尴尬、难堪的女人,谁会待见?

    看着面有羞愧之色的二女,赵弘润心中亦有所犹豫。

    平心而论,他本来并不打算这么快就与二女摊牌,但魏天子却建议他「快刀斩乱麻」,否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就像这两日,倘若他赵弘润早早就强势地决定了「肃王妃」的人选,秦少君与芈姜还会因为这个而多次暗斗么?

    不过话说回来,如何婉转地说出心中的决定,这就需要好生斟酌一番。

    一边在脑海中思忖着,赵弘润一边装出余怒未消的模样,皱着眉头斥道:“争争争,有什么好争的?什么正室、侧室,这不过是【大魏宫廷】给外人看的,在我眼里,府里的女人一视同仁,哪怕日后你们当中有谁成为了正室,看到苏姑娘依旧得叫姐姐!”

    “……”见赵弘润面有怒色,秦少君与芈姜仿佛有些萎,低着头不敢说话。

    趁着这股气势,赵弘润首先拿芈姜开刀:“先说你,芈姜,你争「肃王妃」做什么?你在府里住了那么多年,管过事么?府里有多少人,每季吃用开支又是【大魏宫廷】多少,这些你都去询问么?啊?正室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口头上说说,得管好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和事,不是【大魏宫廷】说你每日捧着一杯茶在小苑里一坐,这就完事了,那你这个肃王妃有什么意义?……你想当肃王妃是【大魏宫廷】吧?行,明日我就让杏儿将府里的事移交给你。”

    这一番话,说得芈姜眼眸中不禁流露几丝惶恐不安之色。

    也难怪,毕竟赵弘润所提出的这些事,繁琐麻烦的事、陌生的人,这些都是【大魏宫廷】她非常排斥与抵触的。

    今日得知想要成为肃王妃,就必须去管理那些麻烦的琐事,接触不熟悉的陌生人,芈姜就感觉烦扰不已。

    此时,赵弘润已将目光投向秦少君,没好气地说道:“再说你,你也凑热闹争什么肃王妃,你做的了么?别忘了你在秦国依旧还是【大魏宫廷】储君的身份,你能在大梁住多久?……你要当正室是【大魏宫廷】吧,行啊,抛下秦国嫁到我大魏来,我给你正室的名份。”

    听了这话,赢璎不禁懵住了,她忽然想起,她对外仍然是【大魏宫廷】秦少君的身份,根本没办法真正嫁到肃王府当什么肃王妃。

    毕竟那是【大魏宫廷】肃王妃,只需要跟随丈夫抛头露面的,可一旦被外人看到了模样,他还如何装扮秦少君?

    总不能终日在王府里装病吧?这当上肃王妃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秦少君亦像芈姜那样低下了头,一声不吭。

    『果然,「先声夺人」有奇效……』

    看着二女的表情,赵弘润在心中暗赞自己的机智,可脸上却不露丝毫异色,故作不悦地说道:“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秦少君与芈姜低着头一声不吭。

    见此,赵弘润亦不说话,主要是【大魏宫廷】有些话他自己不好开口。

    足足等了好一会,芈姜这才面无表情地说道:“姬润,正室的名份,就给赢家妹妹吧,正像你说的,我不喜欢管事、也不想跟不相识的人打交道,王府上上下下,我怕是【大魏宫廷】无法妥善安顿……赢家妹妹自幼被当成秦国储君教导,相信她能够帮上你许多忙……”

    听了这话,赵弘润也不忙着表态,只是【大魏宫廷】转头看着秦少君。

    看得出来,秦少君对于正室的名份仍恋恋不舍,但正如赵弘润一针见血所指出的,她暂时还无法抛舍「少君」的对外身份嫁到魏国,总不能让一位「根本不存在」的秦国公主成为肃王妃吧?这一点别说夫家方面不会接受,就连她自己都过意不去。

    而这,让她愈发埋怨自己那「秦国少君」的假身份。

    在微微叹了口气后,她轻声说道:“正室的名份,还是【大魏宫廷】给芈姐姐吧,不会打理府内上上下下,这可以学,但我……我若干年内,恐怕无法抛舍「少君」的身份。”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芈姜,心下暗暗思忖。

    其实在冷静下来之后,她感觉让芈姜成为肃王妃也不是【大魏宫廷】不能接受,因为从芈姜素来不管事,就能看出此女并非是【大魏宫廷】喜欢争夺权力的女人,按理日后也不至于用正室大妇的身份打压她们——更何况赵弘润有言在先,对府里的女人一视同仁,就算芈姜想这样做也未见得能得逞。

    这样想想,她或芈姜无论是【大魏宫廷】谁成为肃王妃,于她俩本人而言,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瞧瞧那位苏姑娘就知道了,尽管出身不好,无缘肃王妃之位,但却是【大魏宫廷】肃王赵润最宠爱的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秦少君斟酌了一番,小心翼翼地说道:“姬润,肃王妃的正室名份,我不与芈姐姐争,但「世子」,我希望到时候另做商议……”

    芈姜闻言看了一眼秦少君,她知道,这是【大魏宫廷】秦少君的「底线」。

    而就在这时,就听赵弘润直白地说道:“关于这事,也不需要到时候另做商议,谁先诞下子嗣,该子就封为「世子」,次子继承「商君」之爵。……你二人所生之子,皆算嫡子。”

    这一番直白的话,听得秦少君与芈姜皆面红耳赤、芳心怦怦直跳,毕竟她们与赵弘润尚未有过圆房,这会儿就提什么生儿诞女的事,实在有点早。

    但不可否认,这一番话也打消了秦少君与芈姜最后的顾虑,此时她俩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魏王赐封「商君」之爵,原来是【大魏宫廷】早有安排。

    至于日后谁的儿子继承世子、谁的儿子继承商君,那就看她们二人的肚子谁比较争气咯。

    想到这里,秦少君与芈姜二女面庞微微泛红,皆低着头不说话。

    见此,赵弘润又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秦少君与芈姜对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很好!”

    赵弘润暗自松了口气,正色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婚娶之事我打算安排在今年的九月、十月前后,在我满了为六王叔守孝一年的期限之后……先跟你们打声招呼。”

    秦少君与芈姜都知道赵弘润要为怡王赵元俼守孝一年,因此也不意外,略带羞涩地点了点头。

    毕竟她俩目前只能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婚娶对象,未婚妻,可再过几个月,她们就将正式嫁入肃王府成为人妇,这个身份的转变,对于两位尚未经过人事的女人而言,自然是【大魏宫廷】十分紧张的。

    此后,赵弘润又叮嘱了秦少君与芈姜几句,这才起身,打发二女回府上各自的阁楼。

    不得不说,在打发走秦少君与芈姜二女后,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正如魏天子所猜测的那样,秦少君与芈姜二女因为「肃王妃」一事的争执,在赵弘润眼里比目前在城内传得沸沸扬扬的『肃王争位』谣言,更让他感到头疼。

    好在,在经过魏天子的点拨与建议后,这件事总算是【大魏宫廷】得以解决。

    这让赵弘润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走向偏厅,准备赴卫骄等宗卫为沈彧送别所设的酒席筵。

    而与此同时,在雍王府,雍王弘誉负背双手站在书房的窗口,微皱着眉头看着夜空中的月色,喃喃说道:“距集英殿之事后,那则谣言传遍大梁已经过了三日,弘润仍是【大魏宫廷】没有出面澄清……”

    话音刚落,就听书房内有幕僚张启功压低声音说道:“殿下,干等也不是【大魏宫廷】办法,不如就让在下前往肃王府,试探试探。”

    雍王弘誉沉思了片刻,最终缓缓点了点头。
友情链接:论文大全网  毕业论文网  谎话大王  大族激光  第一课件网  杀神白起  小学生作文  牧神记  完美世界  笔趣阁  斗战狂潮  经典语录  三国高校传  经典语录  穿越小说  工作总结  铸天之景  据说娱乐网  神道丹尊  重活一次  五行天  三国高校传  名人名言  南方财富网  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