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02章:熊拓赴楚东
    五月初,当魏国正在欢天地喜迎合诸军凯旋时,在楚国,暘城君熊拓率领着十万军队,正在前赴楚东的途中。

    平舆县往东,在经过「繁阳」后,便进入了「项氏」的封邑地盘,包括「寝」、「新郪」、「新阳」等几座城池。

    当然,这个「项氏」指的是【大魏宫廷】「汝南项氏」,「汝南项氏」是【大魏宫廷】目前楚国绝大多数「项氏」子弟的源头,不过就像「熊氏一族」一样,曾枝开叶茂,分出了不少分家,但根据项氏宗谱,「新阳君项培」、「汝阴君项荣」应该算是【大魏宫廷】项氏一门的本家。

    而老将「项燕」、以及上将军「项末」、「项娈」兄弟出身的那个「九江项氏」,应该算是【大魏宫廷】汝南项氏的分家。

    不过话虽如此,不能否认如今汝南项氏的声势并没有「九江项氏」壮大,毕竟单单项末、项娈这对上将军兄弟,就足以将「汝阴君项荣」、「新阳君项培」等人甩出老远。

    当暘城君熊拓的大军经过新阳时,新阳君项培似乎仍未返回县内,城内的县兵隔着老远观望着暘城君熊拓的大军,迟迟未敢迎上前来。

    待临近「细阳」时,暘城君熊拓远远就瞧见有一拨人马飞奔而来,估摸约有两千余人。

    为首一人,座跨战马,虽发须微白,但仍精神抖擞。

    暘城君熊拓当即挥手示意全军原地待命,望向来人的目光中闪过真正复杂的神色,有羞愧、有欣慰,有喜悦。

    片刻之后,那位老将来到暘城君熊拓面前,翻身下马,单膝叩地:“公子!”

    而此时,暘城君熊拓也早已翻身下马,紧走几步将这位老将扶起,感慨地说道:“项恭大人,别来无恙。”

    这位叫做「项恭」的老将,暘城君熊拓绝不会陌生,因为那正是【大魏宫廷】他堂叔汝南君熊灏曾经的老部下,当年暘城君熊拓被魏王坑害,兵败于宋郡时,就是【大魏宫廷】西阳君项恭的儿子项喜、项乐二人为他断后,却不想此二人却死在「砀郡游马」的手中。

    从那之后,暘城君熊拓便因为愧对于细阳君项恭,不敢再与其联络。

    被暘城君熊拓扶起后,细阳君项恭看着这位比较刚才更为稳重的楚公子,竟欣慰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问道:“公子可是【大魏宫廷】去楚东?”

    暘城君熊拓自然不会隐瞒这位老将,点点头严肃地说道:“虽然对景舍大人有些不恭,但他的败北,正是【大魏宫廷】我夺权之机!”

    细阳君项恭目不转睛地盯着暘城君熊拓,严肃地问道:“公子已有觉悟?”

    “觉悟?”暘城君熊拓轻笑一声,随即神色莫名地说道:“当我手捧着熊灏大人的首级,亲自送到寿郢,交给那些楚东之人时,我心中就早已有了觉悟。……叔父大人过于心慈,而我熊拓,却是【大魏宫廷】心狠手辣之人!”

    细阳君项恭深深看着熊拓,忽而转身召来一名年轻将领,介绍道:“此乃我三子项兴,武艺不逊其两个兄长,可作为公子先锋!”

    听闻此言,那名叫做项兴的年轻人当即单膝叩地,抱拳行礼:“项兴,见过公子!”

    看着年轻的项兴,暘城君熊拓不禁有些恍惚。

    待过神来后,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此时再说什么都是【大魏宫廷】累赘,细阳君项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他父子二人要随熊拓赴楚东夺权!

    “出发!”

    在与细阳君项恭对视一眼后,暘城君熊拓意气风发地一挥手,下令大军再次启程。

    待大军临近「汝阴」时,早有人将暘城君熊拓率领大军入境的事,禀告于「汝阴君项荣」。

    汝阴君项荣皱着眉头对心腹说道:“前线传闻寿陵君景舍大人百万大军战败,此时暘城君熊拓携十万大军前来楚东,怕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

    可话虽如此,汝阴君项荣也不敢出面阻拦暘城君熊拓与他的大军过境,毕竟为了这场战争,新阳君项培抽调了汝南项氏几支的兵力,原本是【大魏宫廷】打算在这场战争中立下功勋,好使「项氏」取代已被驱逐的「屈氏」,成为「三天柱」的新势力,却未曾想到,寿陵君景舍的百万大军竟然会在魏国的雍丘遭到战败。

    而眼下,汝南项氏的封邑内就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县兵,如何能够抵挡暘城君熊拓十万大军?

    “只能任由熊拓招摇国境了么?”心腹皱着眉头问道。

    听闻此言,汝阴君项荣亦是【大魏宫廷】皱起了眉头。

    就在他思忖对策之际,忽然有人前来禀报:“君上,「细阳君项恭」大人,于一个时辰前,召集城内县兵,出城投奔暘城君熊拓!”

    “……”汝阴君项荣闻言张了张嘴,不由地苦笑起来。

    对此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的族叔细阳君项恭,在十几年前时就是【大魏宫廷】汝南君熊灏的老部下,确切地说,当时汝南项氏有一半以上的项氏子弟,都在汝南君熊灏麾下,听候差遣。

    但是【大魏宫廷】在汝南君熊灏自刎之后,这些项氏君侯就变成了一盘散沙,有的像「细阳君项恭」一样,视暘城君熊拓为汝南君熊灏的继承者,依旧在明里暗里效忠;而更多的项氏君侯,则被楚东熊氏贵族拉拢,成为了隔绝楚西与楚东这两块的「监视者」——监视着暘城君熊拓的举动。

    比如汝阴君项荣与新阳君项培。

    汝南君熊灏那一套「提高平民地位、约束贵族权利」的思想很危险,尤其是【大魏宫廷】腐朽的楚东熊氏一族。

    不可否认,汝南君熊灏的思想,的确会令楚国突飞猛进地强大起来,但同时也会严重动摇贵族阶层的地位,损害贵族阶级的利益,甚至于,打破楚国几百年来「氏贵民贱」的血统至上观念。

    而暘城君熊拓,正是【大魏宫廷】继承了汝南君熊灏这股思想的继承者。

    对于这种危险的存在,本该尽早铲除,但就因为有「细阳君项恭」这些仍然效忠于汝南君熊灏的老部下,再加上当时汝南君熊灏用自己的性命,换取暘城君熊拓接替他的位置,使得楚东熊氏终究没有得逞。

    正如暘城君熊拓自己所说的,他可不同于叔父汝南君熊灏,他是【大魏宫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当年为了保住叔父留给他的基业,他不知杀了多少人。

    “事到如今,也只有禁闭城门,任其……”

    刚说到这,汝阴君项荣沉思了片刻,最终惆怅地说道:“罢了,开放城门!”

    心腹一听,吃惊地说道:“君上,开放城门,那岂不是【大魏宫廷】……”

    “我心中明白,用不着你教我!”汝阴君项荣烦躁地呵斥道。

    “……是【大魏宫廷】!”

    于是【大魏宫廷】乎,待暘城君熊拓的大军经过汝阴时,汝阴县的城门门户大开。

    这是【大魏宫廷】一个释放善意的讯息,意味着汝阴君项荣对「暘城君熊拓率军赴楚东夺权」一事并无异议。——最起码是【大魏宫廷】保持了中立。

    见此,非但细阳君项恭抚着胡须微微点头,就连暘城君熊拓亦是【大魏宫廷】心中欢喜。

    毕竟汝阴君项荣乃是【大魏宫廷】「汝南项氏」的本家,虽然就目前来说,前者万万不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对手,但若是【大魏宫廷】执意抗拒,暘城君熊拓这边也会感到很棘手。

    不过好在,那汝阴君项荣是【大魏宫廷】个聪明人。

    此后,暘城君熊拓继续朝着楚东而去,在沿途,陆续有汝南君熊灏的老部下带着麾下兵卒加入队伍,少的数百人、多的几千人,渐渐地,暘城君熊拓的队伍逐渐壮大。

    待等他率军抵达寿郢境内时,其麾下兵力已有约十四五万左右,为此惊动了驻守在寿郢的齐将田耽。

    不得不说,哪怕此番是【大魏宫廷】为夺权而来,但看着本国的王都城上却仍竖着齐国的旗帜,无论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还是【大魏宫廷】细阳君项恭等人,都感觉颇不是【大魏宫廷】滋味。

    事实上,若非因为萧氏余孽当初在魏国的王都大梁制造混乱,让楚国看到了击破魏国的希望,楚国本来准备命寿陵君景舍夺回王都寿郢——毕竟一个是【大魏宫廷】失去了齐王吕僖后日落西山的齐国,一个是【大魏宫廷】日渐强大、隐隐露出中原霸主姿态的魏国,楚国自然会选择抓住机会重创魏国,甚至一口气将其覆灭。

    相比之下,田耽算什么?失去了齐王吕僖那等贤君,齐国注定衰弱,不足为惧!

    只是【大魏宫廷】没想到,此番寿陵君景舍率领百万大军进攻魏国,甚至于魏国同时还遭到韩国、秦国、三川、南宫等势力的围攻,在这样优势局面下,寿陵君景舍居然战败,百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也难怪寿陵君景舍自觉无颜回国,在楚水河畔羞愧自刎。

    在远远经过寿郢时,暘城君熊拓神色淡漠地看着远处那座仍在齐国手中的王都,而此时在寿郢的城楼上,齐将田耽亦皱着眉头看着远处那支军队,辨认着那支军队的旗号。

    “暘邑军?公子拓?……莫非是【大魏宫廷】楚公子熊拓?”

    摸着下颌的胡须,田耽皱着眉头,喃喃说道:“这个时候率领大军来到此地,莫非是【大魏宫廷】要趁机夺权?”

    田耽当然也明白此时对于暘城君熊拓来说可能是【大魏宫廷】一个夺位的好时机,毕竟寿陵君景舍在率领败军撤回楚水时,他田耽亦落井下石,狠狠给予了楚军一击。

    『楚公子熊拓若夺取大权,势必会夺回寿郢以增其势,到时候这座城怕是【大魏宫廷】保不住……』

    田耽暗暗说道。
友情链接:情话网  据说娱乐网  银行信息港  我闺女是天师  小学生作文  都市之神帝驾到  斗战狂潮  说说大全  重生修仙我为王  毕业论文网  寒门崛起  修真聊天群  飞剑问道  三国高校传  战神狂飙  房贷计算器  星座网  全本小说网  圣龙图腾  超级神基因  开天录  汉乡  99养生网  谎话大王  金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