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27章:雍王的时运
    『赵五,居然就这么……诶。』

    在庆王弘信离开大梁前往宋郡的次日,赵弘润在书房内时仍有些感慨。

    回想近两年,庆王弘信的势头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凶猛,在朝中有如参天大树,纵使雍王弘誉有着「监国」的殊荣,但仍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庆王弘信终能力压雍王弘誉,成为魏国的储君。

    谁曾想到,「金乡屠民」事件一发生,庆王弘信立马就倒了。

    其实准确来说,也不能说是【大魏宫廷】倒台,毕竟庆王党只是【大魏宫廷】陷入了舆论危机,实力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损失——当然,那些见势不妙立刻转头雍王弘誉的人则另说。

    “殿下,你当真决定不赴雍王府的宴席么?”

    在斟酌了许久后,赵弘润的幕僚介子鸱还是【大魏宫廷】忍不住问了一句,同时,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扫了一眼赵弘润摆在案几上的那份请帖。

    今日雍王弘誉特地派其宗卫长周悦送来的请帖。

    “你认为本王应该前去?”赵弘润眼眉一挑,反问介子鸱道。

    介子鸱淡淡一笑,单手负背,在屋内踱着步,口中笑着说道:“殿下是【大魏宫廷】觉得有些张扬,对吧?”

    “……”赵弘润没有说话。

    介子鸱说得没错,昨日庆王弘信被逼离开大梁前往宋郡,今日雍王弘誉就在府上设宴,邀请大梁名流贵族聚会,其中用意,不言而喻:一为庆贺,二为宣示主权。

    就像昨日赵弘润在看到庆王弘信强颜欢笑时所感慨的那样——从这一刻起,即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时运了!

    赵弘润不喜欢这一套。

    说到底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排除异己、将一个企图争位的兄弟逼走他乡,值得兴师动众地大开筵席么?

    又不是【大魏宫廷】打了什么胜仗。

    难道就不知,朝廷的国库还处于亏空,国内的经济仍处于崩溃,全国上下有许多民众仍在勒紧着裤腰带生活么?

    当然,虽然有些许不满,但赵弘润倒也能理解雍王党此时的兴奋,毕竟庆王弘信被逼离开大梁之后,大梁城内就再无能与雍王弘誉竞争皇位的对手——长皇子赵弘礼与襄王赵弘璟,皆不足为惧。

    在这种情况下,雍王党好比是【大魏宫廷】提前锁定的胜利,因此,欣喜若狂地设宴庆贺,倒也不是【大魏宫廷】不能理解。

    顺便,还能借这次宴席,分辨敌我,看看哪些人识时务,哪些人冥顽不灵。

    想想也能猜到,在庆王弘信被逼离开大梁的这段时间里,雍王党会抓住机会,采取政治手段,在朝中排挤庆王党的势力,不出意外的话,待一段时间之后,庆王弘信在大梁朝廷的人脉,将会陆续被肃清,要么下放到地方郡县,要么就被闲置,丢到一个位高权轻的清闲府衙养老。

    尽管心中明白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但赵弘润仍有些不舒服。

    因此,当雍王弘誉的宗卫长周悦亲自上门送来请帖时,赵弘润其实内心是【大魏宫廷】有点抵触的。

    而在赵弘润皱眉思忖的时候,介子鸱脑海中亦在盘算着。

    不得不说,庆王弘信这次跌倒,也着实有些出乎介子鸱的意料,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突然了,突然到他还未考虑好如何为自家殿下赢取最大的利益。

    以往庆王弘信还在大梁的时候,介子鸱私底下弄些小动作,还不至于引起雍王党太大的反应,就比如上次传出「肃王意欲争位」的谣言时,他就耍了一个小伎俩,瞒住了各方的人,连他所效忠的肃王赵润都被他蒙在鼓里。

    可眼下,「庆王弘信」这个雍王弘誉的头号劲敌说跌倒就跌倒了,这让介子鸱也感到有些头疼,因为在失去了庆王弘信这块挡箭牌的情况下,倘若他在弄出些小动作为赵弘润的日后铺路,难免就会遭到雍王党的警惕,甚至于打压——毕竟雍王已经没有其他劲敌了嘛。

    其实,当得知自家殿下抵触前往雍王府赴宴时,介子鸱心底是【大魏宫廷】很高兴的,因为这样,更符合他的「私心」,但是【大魏宫廷】在反复考虑之后,他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履行作为一名幕僚的职守——遵从效忠对象的意愿。

    因此,他正色说道:“殿下,在下认为,殿下您应当赴宴。”

    说罢,他不等赵弘润回话,便自顾自说道:“今日雍王府这场筵席,显然,一是【大魏宫廷】为庆贺,二是【大魏宫廷】为接下来党同伐异做准备。……若殿下不给雍王面子,纵使雍王不在意,他底下的人又会怎么想呢?再者,虽然雍王曾经与我方关系不错,但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眼下大梁的格局,雍王一人独大,他是【大魏宫廷】否仍愿意与殿下和睦相处,这是【大魏宫廷】殿下必须要把握的关键。……终归,殿下并非孑然一身,您亦荫庇着一批您的拥趸。”

    “……”赵弘润闻言沉默不语,良久这才徐徐点了点头。

    在听了介子鸱的劝说中,赵弘润终究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前赴雍王府的宴席。

    待等到了申时前后,雍王弘誉今日难得地在黄昏前走出了垂拱殿,准备返回自己的府邸。

    不可否认,雍王弘誉被赵弘润认为「有明君的潜质」,至少在勤勉这方面,并不会逊色魏天子赵元偲多少,在他监国的这段期间内,他每日寅时就从王府坐车来到皇宫,主持早朝,随后就到垂拱殿批阅奏章,很多时候一直要忙碌到戌时前后,才会从皇宫的偏门离开——当时皇宫早已封闭戒严。

    甚至于有时候当遇到一时难以决断的奏章时,雍王弘誉还会将这些奏章带回雍王府,与张启功等几位心腹幕僚一同探讨、琢磨。

    从这一点上说,雍王弘誉着实是【大魏宫廷】一位勤勉的继承者,绝非赵弘润那种一觉睡到大天亮、且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大半时间游手好闲的皇子可比。

    “雍王殿下。”

    待看到雍王弘誉与几名宗卫迈步来到宫门处时,一名禁卫统领笑着迎了上来,拱手笑道:“难得见殿下这么早就回府。”

    这位禁卫统领叫做「曹浦」,跟与赵弘润关系很好的同僚「靳炬」一样,是【大魏宫廷】禁卫军的八名「禁卫武郎」之一,直属三卫军总统领李钲的率下,虽然说得难听点就是【大魏宫廷】看守皇宫的门卒,但这地位在大梁着实不低。

    “曹尉长。”雍王弘誉与曹浦打了声招呼,笑呵呵地说道:“今日本王在王府里设宴,故而提前离宫……咦?曹尉长难道不曾收到本王府上的请帖?”说到这里,他皱起眉头,好似在心中责怪府上的人疏忽大意。

    见此,曹浦连忙解释道:“不不不,雍王殿下,卑职也已收到请帖,只是【大魏宫廷】有职务在身,不得擅离,只好辜负殿下的盛情了……还望殿下恕罪。”

    雍王弘誉了然地点了点头,赞誉道:“曹尉长忠于职守,乃国之栋梁,本王岂会怪罪?……既然今日曹尉长不方面,那这样,待曹尉长空闲的时候,本王再邀请曹尉长,可好?”

    “这如何使得?”曹浦受宠若惊地说道:“应该是【大魏宫廷】改日由卑职登门造访……唔,谢罪才是【大魏宫廷】。”

    “哈哈,造访也好、谢罪也罢,到时候本王再招待曹尉长,不醉不归。”雍王弘誉满脸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直到雍王弘誉穿过宫门离开皇宫之后,曹浦仍止不住地沾沾自喜,而此时,另外一位禁卫统领靳炬带着一队禁卫过来轮班,见曹浦满脸笑容,好奇问道:“老曹,什么事笑得这般开怀?难不成你小子又找了一房妾室?”

    曹浦翻了翻白眼,随即将方才的事解释了一番,临末感慨道:“雍王殿下,神似陛下啊,他日定是【大魏宫廷】一位明君。”

    『啧!邀买人心罢了,岂似肃王殿下真诚直率?』

    靳炬暗自撇了撇嘴,反手指指宫内说道:“行了行了,换你带人到宫内巡逻……对了,「景瑶宫」那边小心着点,孙妃近两日脾气可不大好。”

    他口中的「景瑶宫的孙妃」,即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的生母。

    听到「景瑶宫」三个字,曹浦轻哼一声,脸上露出几分嘲讽般的冷笑,嘴里嘟囔了几句,听不真切,不过大概而是【大魏宫廷】偏袒雍王弘誉的话。

    而与此同时,雍王弘誉已走到皇宫外。

    当即,便有一辆标记有「雍王府」字号的马车缓缓来到面前。

    雍王弘誉与几名宗卫登上马车,就看到幕僚张启功正坐在马车上。

    “殿下。”张启功拱手行礼。

    “唔。”雍王弘誉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府内筵席之事,可准备妥当?”

    “一切准备妥当。”

    “待邀的宾客,可曾有遗留的?”

    “殿下放心,在下已反复检查,绝不会有遗留。”

    “那就好。”雍王弘誉点了点头,半响后,他忽然问道:“老八那边……可曾送了请帖?”

    好似猜到了自家殿下的心思,张启功正色说道:“是【大魏宫廷】由周(悦)宗卫长亲自登门,送上请帖,礼仪上绝无差错。”

    “唔……”

    雍王弘誉徐徐点了点头,忽然瞥见张启功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遂问道:“启功,你可是【大魏宫廷】有话要说?”

    张启功沉思了片刻,随即斟酌着问道:“殿下,您有没有想过,万一肃王殿下借故婉拒,那……”

    这一句话,恰恰说中雍王弘誉的心思。

    其实他也明白,昨日庆王弘信才被逼离开大梁,而他今日就在雍王府设下筵席,广邀宾客,这的确有些招摇,难免会给人一种「急不可耐」的感觉。

    但反过来说,这种事必须趁热打铁,万一夜长梦多出现了什么变故呢?

    而在今晚邀请的诸多宾客中,八弟肃王赵润的态度,尤为关键。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好名字  都市之神帝驾到  全本书屋  极品全能学生  武道孤圣  笔趣阁  99养生网  金庸网  金庸网  五行天  励志名人名言  笔趣阁  莽荒纪  玄界之门  寒门崛起  大魏宫廷  谎话大王  全职高手  中世纪崛起  中国玉米网  伏天氏  经典古诗词  最强逆袭  全民领主  男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