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35章:曲梁侯司马颂
    其实对于「曲梁侯司马颂是【大魏宫廷】否乃雍王暗棋」这件事,赵弘润与介子鸱前几日就私下聊过。

    但最终,赵弘润并没有下令彻查此事,可能他也有所顾虑,他担心这件事万一查出来果真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在背后搞鬼,到时候,他将无所适从。

    一来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倒下后,似长皇子赵弘礼、襄王赵弘璟、庆王赵弘信等人将再起夺位的争执;二来,若雍王弘誉倒下后,他不知还有谁有能力成为储君。

    但是【大魏宫廷】,倘若让他对此事抱持沉默,这又有违他的原则——当年「北一军营啸」事件,总算影响还不是【大魏宫廷】很大,可这次金乡屠民事件,却直接关系到了他魏国在中原各国与天下人心目中的印象,论影响的恶劣,后一件事至少是【大魏宫廷】前者的十倍有余。

    在旁,介子鸱看出了赵弘润心中的纠结,在旁插嘴道:“殿下,在下以为,这件事还是【大魏宫廷】查一查为好。”

    说着,他不等赵弘润反应过来,正色说道:“宣殿下此番返回大梁,显然是【大魏宫廷】为长皇子复出一事站脚助威,而反过来说,长皇子一方也已意识,如今的雍王乃是【大魏宫廷】大势,此时亮明旗帜尚可有一丝机会,但待等这件事尘埃落定,可就没有丝毫机会了……”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其实在庆王弘信被逼远赴宋郡的当日,他就已经开始厌倦诸兄弟们为了大位勾心斗角,因此下意识希望雍王弘誉成为储君,结束这场无休止的夺位之战。

    倘若魏国内部尚不能意见一致,谈何成为中原霸主,成为中原的第一强国呢?

    因此,当意识到长皇子赵弘礼打算复出时,他心中是【大魏宫廷】极为不喜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自己是【大魏宫廷】对那个位子没有兴趣,但却无法阻止其他兄弟有意染指大位,难道他还能跑到长皇子赵弘礼面前说「你别争了,就让雍王去坐那个位子吧」——他能这么说么?

    而就在这时,介子鸱压低声音说道:“长皇子复出,声势也好、党羽也罢,皆不如雍王弘誉,在下以为,若他想要搬到雍王,「曲梁侯司马颂」这招棋,极为关键。只有在查证「曲梁侯司马颂乃雍王暗棋」这件事后,长皇子一方才有搬倒雍王的机会,反之,就算长皇子一方请出王皇后帮衬,恐怕亦难对今时今日的雍王造成什么影响……若殿下希望尽早结束诸皇子的内争,不妨彻查此事,给雍王一个清白……若在这件事中,雍王果真是【大魏宫廷】清白的,便可断了长皇子一方的心。”

    赵弘润闻言点了点头,随即皱眉问道:“那若是【大魏宫廷】查出,雍王果真与此事有所关联呢?”

    听闻此言,介子鸱笑而不语。

    他心中巴不得是【大魏宫廷】这样,因为这样的话,他就有机会劝说自家殿下取代雍王。

    当然,这话现在还不是【大魏宫廷】说的时候。

    “在下以为,此事若不查个水落石出,相信殿下也始终难以打消这份顾虑吧?”介子鸱很聪明地没有直接回答。

    赵弘润闻言思忖了良久,旋即点点头,在长吐了一口气,转头对宗卫高括说道:“去查,我也想知道,那曲梁侯司马颂,究竟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雍王的暗棋。”

    “是【大魏宫廷】!”高括应命而退。

    高括的动作很快,仅仅两个时辰,非但从宗府那边调出了「曲梁侯一系」的族谱,还收集了一些关于「曲梁侯司马氏」的情报。

    在看过那份情报后,赵弘润这才得知,原来「曲梁侯司马氏」,乃是【大魏宫廷】他曾祖父「魏王赵侈」时代册封的诸侯。

    当时,魏国与卫国联合对韩国开战,魏国国内有一位叫做「司马防」的将领,在卫军普遍节节败退的同时,率领孤军,在如今韩国的邯郸郡南部英勇作战,抵挡住了韩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为了表彰司马防的功绩,魏王赵侈册封这位本国的悍将为「曲梁侯」,将如今韩国馆陶县一带封赏为封邑,叫司马防在曲梁训练兵马,成为魏国北方的倚重。

    不得不说,当时赵弘润的祖父魏王赵侈,虽然那时候已年过半百,但仍有一颗与韩国争雄的雄心,那时魏国的北防,还是【大魏宫廷】颇为强大的。

    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因为当时的韩国正陷入诸家臣内乱的内战,而待等韩国内部结束内战,将矛盾转嫁到对外矛盾之后,魏、卫两国就渐渐吃不消了。

    待等曲梁侯司马防与长子英勇战死馆陶曲梁一带后,大片原本属于卫国的领土被韩国侵占,即如今的韩国邯郸郡南部。

    曲梁侯司马防战死之后,只有一名幼子司马圭在家仆的保护下逃到了国内,朝廷感于司马防与其长子战死沙场,并未收回官爵,且在封丘一带,重新划了一小块地,让司马圭居住。

    而司马颂,即是【大魏宫廷】司马圭的嫡孙。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在司马氏的族谱中,赵弘润还看到了河西守司马安的名字。

    经过了解他才得知,原来在几十年前,司马氏本来就是【大魏宫廷】魏国北疆一带的名门豪族,堪称是【大魏宫廷】将门子弟,曲梁侯司马防,以及后来出任天门关守将的司马氏一族,其实是【大魏宫廷】同族。

    若是【大魏宫廷】论亲份的话,曲梁侯司马颂,与河西守司马安乃是【大魏宫廷】同族兄弟。

    也难怪当时朝廷并未收回司马防那一支的曲梁侯爵位,原来当时的司马氏在北方还是【大魏宫廷】颇具势力的,只可惜今时今日,无论是【大魏宫廷】曲梁的司马氏,还是【大魏宫廷】天门关的司马氏,皆因为韩军而家道中落。

    “曲梁侯司马颂,居然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大将军的同族兄弟?”

    喃喃嘀咕了一句,此时赵弘润已隐隐有些恍然,为何当日南梁王赵元佐在怀疑曲梁侯司马颂的情况下,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多半是【大魏宫廷】顾忌河西守司马安。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纵使司马氏已不复当初那般兴旺,但只要司马安还在,相信就不会有多少人敢动司马氏的子弟。

    而在赵弘润暗暗嘀咕的同时,宗卫长卫骄则捧着那份情报啧啧称奇,倒不是【大魏宫廷】吃惊于司马安与司马颂的关系,而是【大魏宫廷】惊讶于这份情报中,还涉及到韩国国内的一支司马氏,即如今已成为「北原十豪」的韩将司马尚的那一支。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当初司马氏是【大魏宫廷】位处于魏、韩国界如今的名门望族,在魏国战败的时候,有一部分司马氏的人投靠韩国,这并不是【大魏宫廷】值得什么奇怪的事。

    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只能说,可惜了司马尚那位几乎凭一己之力打败了整个卫国的猛将,出生在韩国的司马氏,而不是【大魏宫廷】魏国国内的司马氏。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猜测而已,毕竟并没有确实证据,能够证明司马尚就是【大魏宫廷】投奔韩国的原魏国司马氏后人——齐国、楚国那边也有以司马为姓氏的人,难道都是【大魏宫廷】同族不成?

    “咦?”

    忽然,也不晓得看到了什么,卫骄惊讶地说道:“殿下,曲梁司马氏这一支,似乎就只剩下司马颂了?”

    “什么?”赵弘润闻言一愣。

    要知道,虽说曲梁司马氏这一支在几十年前遭到重创,像司马防父子等人皆战死在沙场,但事隔两代,人丁应该也兴旺起来了,怎么可能只剩下司马颂这一支?

    “宗府的记录中写着,十几年前,曲梁司马氏遭到袭击,除司马颂外,其余家人皆死。”卫骄解释道。

    听了这话,高括在旁补充道:“这件事我已打听过,据说是【大魏宫廷】当时的曲梁侯司马圭亡故恰敬笪汗ⅰ堪,喟叹父兄的遗骨仍在韩地,因此,待老人家丧事办完后,司马圭的长子司马享,与兄弟司马敦,雇了一批游侠,打算偷偷跑到馆陶,将祖父(司马防)的遗骨盗回大魏,不曾想中途出了变故,司马享与司马敦皆丧命,唯有司马颂侥幸逃得性命……”说到这里,他感慨地摇了摇头,大概是【大魏宫廷】在感慨曲梁司马氏这支家族的坎坷命运。

    “是【大魏宫廷】何人所为?”赵弘润皱了皱眉问道。

    高括耸了耸肩,说道:“并不清楚,有说是【大魏宫廷】那些游侠为了劫财所为,也有说是【大魏宫廷】韩国军队动的手……当时司马颂还不到二十,经此一事吓得躲在家中一年都没敢露面。后来经过刑部查证,是【大魏宫廷】河北魏韩边境的一伙贼寇所为,遂命当时的卫穆大将军率领南燕军前往围剿,具体并不清楚……”

    “……”赵弘润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问高括道:“曲梁侯司马颂,目前还在大梁么?”

    高括闻言说道:“昨晚卑职已通知了大梁的青鸦众,令其派人盯着司马颂……据消息称,司马颂刚刚结束宗府这边的审问,有意打算回一趟封丘老家……”

    “这个时候回封丘?”赵弘润颇感意外地问道。

    见此,高括笑着说道:“这是【大魏宫廷】朝廷的意思,叫平城侯李阳、匡城侯季雁、曲梁侯司马颂等涉及金乡之事的诸侯,暂时先回故籍避避风头……”

    “唔……若有何消息,即刻来报!”

    “是【大魏宫廷】!”

    而与此同时,曲梁侯司马颂已乘坐马车回到了封丘县的侯府。

    在进府邸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侯府前的街道,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下暗暗嘀咕。

    『……这一路上,好似有人跟踪我,是【大魏宫廷】南梁王的人么?』
友情链接:第一星座网  赘婿  作文大全  极限保卫  龙组兵王  诸天最强大咖  神级兵王都市行  武道孤圣  扶蜀  逆天铁骑  明末第一贼  步步生莲  免费算命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经典语录  五行天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三国高校传  美食供应商  全职法师  天涯八卦  汉乡  最强终极兵王  全民领主  经典古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