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41章:曲梁侯府之变
    『ps:今天与家人出去吃饭,回来晚了,先送上四千章节保全勤,待会还有一章三千字送上。』

    ————以下正文————

    九月十三日,梁郡封丘县。

    距那日与那位宫先生发生争执,至今已过了数日,曲梁侯司马颂已吩咐手底下的人从各县筹集了一笔恰敬笪汗ⅰ慨款。

    看着那许许多多的民夫将一箱箱的铜钱搬到库房内,曲梁侯司马颂幽幽叹了口气。

    在一年余前,当他的夫人周氏以死相逼时,司马颂生怕前者错手伤到她自己,不得已透露了真相:他,并非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司马颂。

    事实上真正的司马颂,确切地说应该是【大魏宫廷】曲梁司马氏这一支,早在相近二十年前,就已经被萧鸾派人中途截杀,此后,萧鸾来了一招「移花接木」,用一个容貌酷似司马颂的冒牌货,代替了真正的那位司马颂,从此接手了曲梁侯府的名望与财富。

    今日的曲梁侯司马颂,在近二十年前,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初代南燕军」的一名叫做「卫山」的小卒而已。

    当然,这里所说的「初代南燕军」,指的是【大魏宫廷】「南燕侯萧博远」统领的「南燕军」,并非是【大魏宫廷】后来大将军卫穆重新组建的「二代南燕军」。

    包括卫山在内,初代的南燕军,基本上都是【大魏宫廷】由「南燕」当地的乡勇组成。

    南燕,最早是【大魏宫廷】梁国的将军「萧虎」驻守的地方,在百余年前,当魏国攻灭梁国之后,南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拒不投降魏国,甚至欲联合当时的卫国,为梁国的君王报仇雪恨。

    当时的魏王很欣赏萧虎的骨气与英勇善战,力罢国内「出兵扫平南燕」的提议,采取怀柔策略,希望将萧虎拉拢到魏国。

    据说,当时的魏王每日派出一名使者去游说萧虎,哪怕那萧虎次次将使者驱赶出门,都没有改变主意。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也不晓得萧虎是【大魏宫廷】被魏王的诚意打动,亦或是【大魏宫廷】实在觉得太烦了,总之,萧虎终于答应肯与魏王相见。

    两人商谈的具体过程不得而知,反正从那以后,南燕萧氏与魏国的关系逐渐改善,也不联合卫国与魏国打仗,好比成为了游离在魏国之外的南燕一带的军阀。

    待等赵弘润的曾祖父赵侈成为魏王之后,南燕与魏国的关系愈加亲近。

    当时,魏王赵侈与萧氏的长子萧彦关系很好,在二人的撮合下,南燕萧氏终于正式归顺了魏国,成为了魏国的国臣。

    随后,萧彦便成为了魏王赵侈麾下的爱将,肩负镇守魏国北疆的重任。

    一直到后一任魏王赵慷因为好大喜功气死那时已年迈的南燕侯萧彦,南燕与朝廷的关系才再次变得紧张起来,因此才有了姬赵氏王族与南燕萧氏联姻这件事,且因为这件事酿出了一连串的风波。

    所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南燕是【大魏宫廷】游离在魏国朝廷统治之外的‘魏土’,萧氏在南燕人心中的地位,就好比是【大魏宫廷】姬赵氏于魏国。

    因为朝廷管不到南燕军,因此,初代南燕军,从士官到将领,皆是【大魏宫廷】由南燕当地,或是【大魏宫廷】萧氏族人、或是【大魏宫廷】与萧氏存在联姻关系的贵族子弟出任,对于萧氏的忠诚无可褒贬。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当年魏王赵偲在杀掉南燕侯萧博远前后,叫卫穆与司马安二人率军屠戳了南燕,铲除了初代南燕军的原因——因为这是【大魏宫廷】一支效忠南燕萧氏的军队。

    而卫山,正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支军队中的士卒。

    在经历过家族被魏国朝廷军队屠戳的惨剧后,卫山曾一度投身萧家公子萧鸾麾下,满腔都是【大魏宫廷】对魏国的报复。

    但是【大魏宫廷】,与其他那些哪怕过了十几年都无法忘却仇恨的萧氏党羽不同,卫山在取代司马颂生活了十几年,享受了十几年的宁静生活后,他心中那份对魏王赵偲的憎恨逐渐变得淡薄了。

    当然了,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在于周氏,那个曾经让他惊叹「天底下竟有这等美好女子」的女人,在这十几年来,与他恩恩爱爱,且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一家人幸福美满地生活着,在这种情况下,曾经起誓会协助萧鸾颠覆魏国的卫山,难免也逐渐变了心——渐渐地,卫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颂。

    若非一两年前,萧氏余党找上了曲梁侯司马颂,后者其实早已淡忘了曾经那个卫山的身份。

    纵使是【大魏宫廷】假冒的又如何?他如今俨然就是【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颂,他怎么可能冒着妻儿被牵连的威胁,协助萧鸾颠覆魏国?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纵使他想摆脱萧氏党羽的控制,但萧氏党羽却不肯放过他。

    记得在初次被那位宫先生找上门之后,司马颂很苦恼。

    如今生活美满的他,根本不想与萧氏余党牵扯上什么关系,毕竟萧鸾,那可是【大魏宫廷】目前魏国最大的通缉要犯,朝廷已明文发布文书,但凡是【大魏宫廷】牵扯到萧鸾的人,皆按照叛国重罪论处。

    叛国之罪啊,那可是【大魏宫廷】株连六族的大罪,虽然说卫山曾经已是【大魏宫廷】孑然一身,可在这十几年来,他已有了爱妻周氏,且有了两个儿子,如何愿意与萧鸾牵扯上什么关系?

    因此,司马颂曾经也想过,索性向朝廷举报。

    可问题就在于,他并非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司马颂,倘若朝廷追问他与萧鸾接触的经过,他该如何解释呢?倘若他承认了真正的身份,那周氏怎么办?两个儿子又怎么办?

    考虑到这些原因,卫山、或者说曲梁侯司马颂,决定与萧氏虚与委蛇,以保护他如今所拥有的家庭。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魏宫廷】,他的爱妻周氏,竟然对宫先生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且派了一名侍女偷听他们的谈话。

    虽然那名侍女固然在当晚就被宫先生身边的人杀掉了,但糟糕的是【大魏宫廷】,宫先生要求曲梁侯司马颂设法杀掉周氏,以保住「曲梁侯司马颂」这个暗棋的秘密不为外人所知。

    杀掉周氏?曲梁侯司马颂如何舍得杀死这位与他恩爱十几年的妻子?

    或许真正的司马颂曾对周氏不屑一顾,但小贵族旁支出身的卫山,在看到周氏的第一眼,就为她所深深着迷,甚至因为她,卫山愿意放弃曾经的身份,成为真正的曲梁侯司马颂。

    怎么可能杀她?

    然而,拖了一年余,那一日,宫先生终于对他下达了最后通牒:杀死周氏!

    虽然当时司马颂反过来威胁拉那位宫先生,让那位宫先生知难而退,但司马颂也明白,他已招来了杀身之祸——这些年来,萧氏党羽的种种手段、种种行为,他不是【大魏宫廷】不知道。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在萧氏党羽中,谁都知道萧鸾公子最憎恨背叛者。

    在这种情况下,司马颂难免有些惶恐不安。

    他对自己的身价性命倒不是【大魏宫廷】很在乎,作为一个曾经在南燕被卫穆、司马安‘漏杀’的初代南燕军士卒,他能多活近二十年,且在这近二十年来享尽荣华,这辈子已然够本了。他只是【大魏宫廷】担心爱妻周氏与他们夫妻俩的两个儿子。

    按照萧氏党羽的一贯手段,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付背叛者,那绝对是【大魏宫廷】满门屠尽,别说周氏与她两个儿子,纵使是【大魏宫廷】府上的家仆、侍女,恐怕也会遭到屠杀。

    『待这批钱款交割之后,萧鸾公子那边,说不定就会对我下手了……』

    看着面前那些装满了铜钱的大箱子,司马颂面色阴晴不定地想道。

    不知不觉,天色临近黄昏。

    曲梁侯司马颂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招呼着他府上的卫长:“高若。”

    卫长高若,乃是【大魏宫廷】从大将军卫穆麾下「南燕军」退伍的老卒,曾经在军中担任过「曲侯(五百人将)」的职务,因为退伍后找不到赖以糊口的差事,因此被曲梁侯司马颂重金雇来。

    毕竟那时候「肃王赵润」还在襁褓之中,魏国的国力还未像如今这样强大,军队士卒的待遇也普遍不高,似「曲侯高若」这般悍勇的魏兵在退伍后找不到赖以糊口的差事,这在魏国并不罕见。

    虽然在相处了十几年后,高若已临近六旬,府上的护卫之事,其实已逐渐交给几个儿子打理,但不能否认,高若仍然是【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颂最信任的心腹。

    “老爷。”高若闻言来到了曲梁侯司马颂身前。

    指了指那些仍在搬运木箱的民夫,曲梁侯司马颂吩咐道:“你在这里看着,回头清点一下箱子的数量,我去看看夫人的状况。”

    高若会意地点点头,脸上露出几许担忧之色。

    因为那位夫人周氏,这两天似乎又犯病了,闹得非常厉害。

    叮嘱罢高若之后,曲梁侯司马颂便走向府内深处,在来到主屋前,就听到周氏在屋内哭哭啼啼,且时而叫喊一些诸如「司马颂,你不是【大魏宫廷】我夫」等在外人看来胡言乱语的疯话。

    “侯爷。”

    守在主屋外的府卫中,有一人朝着曲梁侯司马颂抱了抱拳。

    此人叫做高林,乃是【大魏宫廷】高若的长子,同样也是【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颂所信任的心腹。

    点点头与高林打了声招呼,曲梁侯司马颂推门走入他夫人周氏的卧房。

    可能叫喊地累了,周氏此时正坐在屋内的桌旁,在看到自己丈夫推门走进来时,也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对此司马颂也不见怪,径直走到周氏面前,半蹲在她面前,纵使周氏不情愿,他还是【大魏宫廷】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柔情地说道:“夫人,再过两日,你带着博儿、杰儿,住到大梁去可好?我前几日在大梁购置了一处宅子。”

    周氏本来不准备搭理丈夫,但在听到这话后,却露出了浓浓的惊讶之色。

    要知道近一年半以来,眼前这位丈夫诬陷她得了失心疯,将她软禁在府上,不允许她出门,甚至连她父亲来打探她都被拒绝。

    为此,翁婿二人闹得非常僵。

    可今日这是【大魏宫廷】怎么了,丈夫似乎要解除对她的软禁?

    周氏是【大魏宫廷】聪慧的女人,否则当初也不会怀疑那位宫先生,因此在听到丈夫的话后,她本能地就感到一阵心惊。

    “为何?”周氏惊疑地问道:“朝廷明文规定,国内王侯不得召不可擅自入大梁,你竟在大梁购置了一处宅邸?”

    不得不说,朝廷的确有这样的规定,不过有时候这条律令简直形同空设。

    “那有那么多为何?”司马颂笑着说道:“博儿年纪也大了,我准备想办法让他到大梁的「礼塾」念书,学成之后,有机会入翰林署……虽然博儿是【大魏宫廷】长子,但我也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在朝廷出任个一官半职。但他终究年轻,所以,我想让你去照顾他。”

    只可惜,周氏根本不信司马颂的解释,在几番欲言又止后,长长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夫君,哪怕日后被人唾骂不检点也罢,这十几年下来,妾身心中认得谁才是【大魏宫廷】我的夫……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他,对妾身来说,并不重要。”

    听闻此言,司马颂不禁动容。

    虽然他隐隐也猜到周氏对他的感情,但有些话由周氏亲口说出,意义是【大魏宫廷】截然不同的。

    “是【大魏宫廷】发生什么事了,对么?”反握住司马颂的手,周氏压低声音问道:“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因为那个宫先生?那个宫先生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为何你当时听说他前来拜见面色大变?为何你俩要到密室谈话?为何要对莲儿杀人灭口?”

    听了周氏这一连串的话,司马颂沉默不语。

    见此,周氏气道:“司马颂,妾身与你同床共枕十余年,还为你诞下博儿与杰儿,难道还不得你信任么?”

    司马颂闻言苦笑不已。

    他当然信任周氏,但有些事透露给周氏,这反而是【大魏宫廷】在害她。

    就在这时,司马颂忽然听到城内传来阵阵喧杂声,虽然隔得很远,但仍能感觉到人声嘈杂。

    “高林,派人去打探一下,城内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这般嘈杂。”

    司马颂推开房门,对高林吩咐道。

    大概过了一炷香工夫,就在司马颂继续一如既往的哄着周氏时,就听高林在屋外禀道:“侯爷,打探到了,似乎是【大魏宫廷】城内的县库起火了,不知怎么火势扩散,波及到了周边的民居,目前县卒正与县内民众一同在救火,故而嘈杂。”

    “城内失火?”

    司马颂心中一个激灵。

    不知为何,他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与此同时,在曲梁侯府外,有一名长相阴柔的中年男子,提着一只红纸糊成的灯笼,从对面一条小巷里走了出来,在夜幕已降临的当下,抬头看着正对面的曲梁侯府。

    片刻之后,有一名县卒打扮的兵勇走到这名中年男子身边,抱拳低声说道:“戚公……”

    刚说两个字,就见那名中年男子转头瞥了他一眼,惊地他连忙改口:“戚大人,卑职已封锁了这条街道,且勒令街道的县人不得出门。”

    听闻此言,这位阴柔男子抬起手,似女儿家那般卷了卷鬓发,用略尖的嗓音淡淡说道:“动手吧。……生擒司马颂,余者,尽诛之。”

    “遵令!”那名县卒抱拳应道。

    话音刚落,就见小巷中涌出不计其数的县卒,只见这些县卒面色沉毅,纷纷从腰间拔出三指阔的利剑,剑刃寒光凛冽,绝非粗制滥造。

    只见这些人粗暴地撞开了曲梁侯府的府门,手持利剑冲了进去。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重生之财源滚滚  从全球高武开始  回到明朝当王爷  电脑爱好者之家  天天美食  中世纪崛起  五代梦  超强吸妖器  tplink  神豪之娱乐天下  小学生作文  最强特种兵王  盛唐风华  名人名言  社保查询网  星座网  第一课件网  最强逆袭  无敌超神奶爸  据说娱乐网  全职高手  北宋大表哥  大宋男儿  飞剑问道  都市医圣妙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