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56章:肃王成婚(二)
    娶妻纳妾,这在魏国均是【大魏宫廷】司空见惯的事,可是【大魏宫廷】在迎娶正室的当日,同时一口气纳入数名妾室,这还真是【大魏宫廷】不多见。

    正因此,当看到几名肃王府的侍女各自搀扶着一位以绸巾盖面的女子走到堂上时,在场的宾客都愣住了。

    古时,历来就有「三妻四妾」的说法,这个说法最早来自于齐国。

    在中原诸国中,齐国最为富裕,正所谓饱暖思**,最为富裕的齐人,也非常懂得享受,比如「齐人之福」,这讲的也是【大魏宫廷】齐人。

    所谓的「三妻四妾」,最早讲述的是【大魏宫廷】齐国一位君王的轶事。

    相传,这位齐王有三位深爱的女子,但偏偏齐王后却只有一人,因此在被臣子催促立后时,这位齐王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在开玩笑,表示要同时立这三位女子为后,分别称「正宫」、「东宫」、「西宫」。

    后来,齐国的贵族人人效仿,「三妻」便逐渐演变成「嫡妻」与「平妻(两人)」。

    而所谓的「四妾」,则是【大魏宫廷】指这一位嫡妻与两位平妻的陪嫁侍女,再加上男方父母赐给儿子的贴身侍女,总共四名侍女,合称「四妾」。

    比如沈淑妃,沈淑妃就曾经考虑过将贴身侍女小桃,赐给赵弘润当侍妾,专门照顾后者的生活起居,只不过当时赵弘润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心思,给婉言回绝了。

    所以说,起初的「四妾」,指的是【大魏宫廷】四名侍妾,非但要满足丈夫的生理需求,还要负责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除此以外还要被各自的女主人差遣,并不是【大魏宫廷】指再纳入四个平日里啥也不干的小妾。

    只不过后来嘛,「侍妾」与「妾」两者就逐渐混淆了,以至于成为了嫁入富贵人家的女子所获得的名分的差异。

    但不管怎么说,似赵弘润这般一口气娶纳芈姜、赢璎(赵莺假扮)、羊舌杏、苏姑娘、乌娜、赵雀六名女子的,在这个时代还是【大魏宫廷】极为罕见的——因为这不合礼数。『注:只有妻室拜天地。』

    这不,宗府宗正赵元俨的眉头早已经皱了起来。

    不过在场的宾客倒是【大魏宫廷】不怎么意外,心中暗想:唔,这很符合这位肃王殿下的性格。

    毕竟那位肃王殿下,从来就是【大魏宫廷】视礼法于无物的。

    “吉时已到!”

    大堂外,传来了宗卫吕牧的喊声。

    负责主持婚事的宗府宗令、繇诸君赵胜,闻言会意,在示意堂内诸宾客安静下来后,正色说道:“吉时已到,新人……”

    刚说到这,就听府门外传来两声谒者的通报。

    “楚公子、暘城君熊拓到!”

    “楚平舆君熊琥到!”

    『什么?!』

    在场的诸宾客顿时哗然,纷纷看向大殿入口,就连坐在父亲位置的魏天子,亦忍不住抬头瞧了一眼。

    『这小子……胆子可真大啊。』

    在诸宾客中,南梁王赵元佐与禹王赵元佲心中暗暗嘀咕。

    要知道据他们所知,暘城君熊拓前一阵子刚刚入主楚东,跻身于楚国的权利中枢之内,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暘城君熊拓应该留在楚国继续巩固所得的权利,绝不可轻易离开。

    可这暘城君熊拓倒好,居然千里迢迢赶来参加妹妹的婚事。

    就在诸人私下议论纷纷之际,就瞧见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风尘仆仆地走入殿内,也不在意满殿的宾客,包括负责主持婚事的繇诸君赵胜都颇为惊愕地看着他,便用目光寻找着妹妹芈姜的身影。

    可能是【大魏宫廷】听到了通报,芈姜忍不住掀起盖在头上的红绸,转头瞧向站在大殿入口的暘城君熊拓。

    记得前几个月,平舆君熊琥就曾来过一趟大梁,代替暘城君熊拓将芈姜的嫁妆、贺礼都送了过来,但因为当时暘城君熊拓尚未在楚东站稳脚跟,因此,平舆君熊琥曾私底下告诉芈姜,可能熊拓公子赶不过来参加她的婚礼。

    当时芈姜虽然嘴上没说,但心底着实是【大魏宫廷】有些失望。别看她口口声声称呼熊拓为「熊拓公子」,仿佛与他并不亲近,但实际上,对于这位从小暗地里保护着她们姐妹的堂兄,芈姜早就视他亲兄长一般。

    否则,当初听说暘城君熊拓战败于魏国公子姬润手中,她也不会带着妹妹从巴国回到楚西,准备挟持赵弘润这位如今的丈夫,逼迫后者归还占领的楚国城池。

    “咳,肃王妃不可这般。”

    见芈姜掀起些许红绸盖看向远处的暘城君熊拓,繇诸君赵胜低声提醒道。

    见此,赵弘润轻轻拍了拍芈姜的手背,低声说道:“待会,我与你一同向他敬一杯酒吧,眼下,莫要误了吉时。”

    “嗯。”点了点头,芈姜将掀起的红绸又放了下来。

    而另外一边,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亦在肃王府宗卫吕牧、种招二人的指引下,坐到了席中。

    看着妹妹芈姜与赵弘润拜过天地,暘城君熊拓心中好似去掉了一块巨石,但也感觉心中空落落的。

    记得在汝南君熊灏过世前,这位堂叔曾拜托熊拓代为照顾芈姜、芈芮两姐妹,但当时,熊拓一方势力弱小,为保护这两姐妹的安全,只能将她们送到巴国去。

    因此对于熊拓来说,照顾芈姜、芈芮既是【大魏宫廷】义务,也是【大魏宫廷】职责。

    而如今,芈姜已经嫁了人,有了自己的丈夫,这对于熊拓而言,也算是【大魏宫廷】放下了一件心事。

    毕竟他妹夫是【大魏宫廷】名震各国的「魏公子润」,熊拓相信他可以很好地保护芈姜,给后者富足的生活。

    而另外一边,秦少君赢璎与玉珑公主这对对外宣称的夫妇,亦坐在席中,旁观着婚礼。

    与笑吟吟的玉珑公主不同,秦少君赢璎面色难看,心中要说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要知道,她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真正意义上的侧室,名分只在肃王妃芈姜之下,可是【大魏宫廷】呢,碍于她肩负的秦国储君这个负担,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丈夫跟那个假扮她的假秦国公主(赵莺)成婚,甚至于还要鼓掌祝贺,这如何不让她纠结。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秦少君的面色,玉珑公主在她耳边低声笑道:“莫要板着脸了,晚上不就轮到你了嘛……”

    “今晚是【大魏宫廷】芈姜。”秦少君下意识说了句,却猛然发现玉珑公主正狡黠地看着她,不由地面色发红,借着吃酒遮掩过去了。

    见此,玉珑公主捂着嘴偷乐。

    忽然,她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去一瞧,正好看到魏天子赵元偲正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她。

    心中一沉,玉珑公主亦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浑然装作没有发现。

    对于那位至今仍不知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她亲生父亲的父亲,玉珑公主仍不能释怀,毕竟再怎么说,那位父亲也是【大魏宫廷】亲手杀害了她的母亲萧淑嫒。

    虽然那件事的起因是【大魏宫廷】因为她的母亲做了一件错事,一件让魏天子无法容忍、无法释怀的事,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为何在长达十几年的日子里,对她不管不顾,以至于她虽然贵为公主,但实则在宫内如草芥一般。

    直到碰到弟弟赵弘润,她才首次感受到亲人的关怀。

    片刻之后,礼成。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芈姜等诸女应该先回各自的闺房,等待所谓的洞房;而赵弘润则留下来招待众宾客。

    不过,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太在意礼数的人,因此在礼成之后,他便拉着芈姜的手,来到了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那张案几前。

    “如今,我应该喊你一声兄长?”

    一边吩咐宗卫长卫骄拿两只干净的酒盏过来,赵弘润一边对暘城君熊拓打趣道。

    听闻此言,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都苦笑着摇了摇头。

    的确,七年前,他俩率军进攻魏国,与眼前这位魏公子润沙场相见,可从未想过,这位击败了他们,让他们痛恨不已的宿敌,有朝一日居然会成为他们的堂妹夫。

    “能被魏公子润喊一声兄长,也不枉此生了。”暘城君熊拓端着空酒盏站起身来,看着一身婚服的芈姜给他斟了酒,脸上那种仿佛看待女儿出嫁般的目光,让赵弘润怎么看都感觉别扭。

    “姬润,阿姜她……我就代我叔父熊灏大人,拜托给你了。”

    端着酒盏,暘城君熊拓一脸严肃地说道。

    此时,赵弘润手中的酒盏亦由芈姜代为斟满,他重重点了点头,对熊拓许下了承诺。

    随即,赵弘润亦与平舆君熊琥喝了一杯。

    在此之后,暘城君熊拓便开口说道:“你去招待其他宾客吧,我与阿琥也该告辞了。”

    “这么急?”赵弘润心下不禁有些吃惊。

    熊拓闻言笑道:“熊吾、熊盛还未私心,还有一个连我都看不透的楚水君……呵,我若离开地久了,或许虎方就是【大魏宫廷】另外一个景象了。”

    说罢,他深深看了一眼芈姜,带着平舆君熊琥离开了。

    看着这对堂兄弟离开的背影,赵弘润暗暗感慨。

    从楚东的虎方县千里迢迢跑到他魏国的大梁,就真的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字面意思上的喝一杯喜酒,这暘城君熊拓作为兄长,对待妹妹确实没的说。

    想了想,赵弘润召来宗卫高括,吩咐后者派遣双鸦保护暘城君熊拓回到楚国,毕竟这位楚国公子,在魏国的仇敌可不少。

    吩咐完之后,赵弘润便转身走向殿内其他宾客。

    期间,他瞥见襄王赵弘璟的神色,见这位三皇兄始终面带微笑,心下暗暗纳闷。

    『过不了几日就要被赶到阳翟去了,还能笑得出来?』

    不过因为在场的宾客众多,这个念头只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心中一闪而过,并未引起重视。
友情链接:最强逆袭  小学生作文  五代梦  中学生阅读网  杀神白起  明朝败家子  都市医圣妙厨  电视指南  全球灵潮  莽荒纪  名人名言  个性说说  电脑爱好者之家  五行天  步步生莲  极品最强大少  天天美食  蜡笔小说  花百科  超强吸妖器  作文大全  杀神白起  都市之归去修仙  减肥方法  蜡笔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