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58章:渐起的风波(二)
    『ps:主角成婚的篇幅小,因为没什么劲爆剧情。避免又有人说我水,索性简单描写一下就得了。有什么遗漏的,以后就用回溯写。』

    ————以下正文————

    雍王弘誉这份分封诸兄弟的草拟文书,是【大魏宫廷】由幕僚张启功代笔的。

    本质非常简单,就是【大魏宫廷】将那些与他争夺皇位的兄弟一个个踢出大梁,由他独掌朝政。

    平心而论,以目前的局势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毕竟雍王弘誉八位兄弟中,老四赵弘疆已外封到山阳、领「河内守」职务;老五赵弘信正在宋郡安抚民怨,没个三五年回不来;老六赵弘昭远在齐国担任齐国的左相;老八赵弘润也早已变相封到了商水郡;老九赵弘宣也封到了安邑。

    因此数来数去,大梁就只剩下长皇子赵弘礼、老三襄王弘璟与老七颐王弘殷这三个兄弟还未有着落。

    长皇子赵弘礼乃嫡子,只要雍王弘誉一日还未扳倒王皇兄,就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位长皇兄。

    但老三襄王弘璟,与老七颐王弘殷,这两个兄弟却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可以提早踢出局的。

    当然,主要指的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毕竟老七颐王弘殷,这位兄弟在大梁毫无存在感,说得难听点,是【大魏宫廷】诸兄弟中混地最差的,名副其实的闲王,这种人能对雍王弘誉造成什么威胁?此人留不留在大梁,差别不大。

    但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雍王弘誉却始终不敢掉以轻心。

    他一直觉得,襄王弘璟吃亏就吃亏在其母娘家势力不够,并不意味着襄王弘璟的能耐不足,这个兄弟,远比长皇子赵弘礼、庆王弘信、桓王弘宣等人厉害地多。

    本来,为了避免让人误以为他迫不期待,雍王弘誉勉强还能暂时放任襄王弘璟一阵子,待等到明年开春时,再提出外封的建议,让襄王弘璟滚到阳翟去,但是【大魏宫廷】这两日,襄王弘璟频繁出入锦绣宫、对施贵妃百般讨好的做法,却是【大魏宫廷】刺激到了雍王弘誉。

    因此,不管外人如何看待,雍王弘誉已决定尽快就让襄王弘璟从大梁滚蛋!

    正因为如此,今日雍王弘誉带着这份草拟的文书,来到了他父皇养歇的甘露殿,请求他父皇的首肯——终究他只是【大魏宫廷】监国皇子,既非太子储君,更非魏王,没有他父皇的首肯,是【大魏宫廷】没有资格外封诸兄弟的。

    去的时候,雍王弘誉心中有些忐忑,没想到,他父皇在看完了他的草拟文书后,却很干脆地说道:“就依雍王的意思吧。”

    雍王弘誉甚至连打好腹稿的说辞都还未说出口,他父皇便已应允。

    虽然不明白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但雍王弘誉还是【大魏宫廷】很欢喜,在回到垂拱殿后,便吩咐中书令蔺玉阳拟写正式的诏书,准备正式将老三赵弘璟、老七赵弘殷都外封为王。

    只要这两位兄弟离开了大梁——主要是【大魏宫廷】老三襄王弘璟离开大梁——之后,大梁就只剩下长皇子赵弘礼能对他造成一些威胁,但也只是【大魏宫廷】一丁点的威胁而已,以雍王弘誉今时今日的声势,完全不畏惧赵弘礼的挑战。

    一个时辰后,诏书便由内侍监的太监送到了襄王府,襄王弘璟在府内接了这份诏书。

    “还真是【大魏宫廷】急不可耐啊……呵,不过无妨,我这边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没有丝毫旁人原以为的失落或愤恨,襄王弘璟表现地颇为风轻云淡,仿佛早已看开自己被封到阳翟一事。

    将这份召令递给宗卫长梁旭,襄王弘璟命人备好马车,前往了皇宫。

    他今日前往皇宫,可不是【大魏宫廷】为了与他母妃告辞,而是【大魏宫廷】再次来到了雍王弘誉的母妃、即施贵妃的「锦绣宫」。

    这两日,襄王弘璟用甜言蜜语的奉承哄得施贵妃颇为开心,因此,当看到襄王弘璟再次前来拜会时,施贵妃显得颇为热情:“是【大魏宫廷】弘璟啊,今日怎么上午就来了本宫这边呀。”

    襄王弘璟闻言恭敬地说道:“回禀施贵妃,小王已接到召令,雍王兄改封我为「阳翟王」,小王不日即将启程,故而提前先来向贵妃娘娘辞行。”

    听闻此言,施贵妃脸上稍稍露出几许尴尬之色,轻责道:“弘誉那孩子也真是【大魏宫廷】的,怎么就容不下自己的兄弟呢?弘璟啊,回头本宫与弘誉说说……”

    襄王弘璟连忙说道:“施贵妃不可,诏令岂可朝令夕改?”顿了顿,他补充道:“二王兄这样做,我也能理解,终究当初是【大魏宫廷】我背弃了他,如今他不相信我也是【大魏宫廷】应该。……不过这样也好,我这一走,大梁就只剩下赵弘礼……纵使有王皇后出面帮衬,想来赵弘礼也争不过二王兄。”

    一听到「王皇后」这个称呼,施贵妃的面色便不由得沉了下来。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施贵妃的面色,襄王弘璟视若无睹地继续恭维道:“……相信再过不久,二王兄便能坐上东宫太子的位置,假以时日,便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君王,到时候,贵妃娘娘亦贵不可言。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大魏宫廷】二王兄日后恐怕还要喊王皇后一声母后……”

    听了这话,施贵妃的面色更是【大魏宫廷】难看。

    魏国宫廷历来的规矩,不管成为东宫太子的皇子是【大魏宫廷】哪位后妃所生,在正式场合,都必须尊称皇后为母后,自称孩儿。

    施贵妃显然也是【大魏宫廷】清楚这条规矩的,闻言心情顿时变得极差。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即将成为东宫太子、假以时日还能登基成为他魏国的君王,施贵妃便心花怒放;但当想到自己的儿子日后得叫那个女人为母后,她就有种仿佛自己亲生骨肉被其他女人夺走的恨意。

    然而,想要改变这种事非常困难,除非她能取代王皇后,坐上皇后的宝座。

    一想到这里,施贵妃便怦然心动。

    其实这件事,她早早就跟儿子雍王弘誉提过,但雍王弘誉委婉地拒绝了,因为这样做是【大魏宫廷】不合规矩的——王皇后是【大魏宫廷】他父皇赵元偲立下的,别说雍王弘誉如今连东宫太子都不算,就算他日成为了东宫太子,也绝不能做出企图废后的行为。

    除非他父皇改立雍王弘誉的母亲施贵妃为后,但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大魏宫廷】微乎其微。

    但不死心的施贵妃,还是【大魏宫廷】对襄王弘璟提起了这件事,因为在她看来,襄王弘璟争位失败,如今仰仗他们母子鼻息,已算得上是【大魏宫廷】自己人。

    结果,襄王弘璟的回覆与雍王弘誉一般无二,他义正言辞地说道:“贵妃娘娘不可如此,您这么做,只会给二王兄惹来麻烦……如今二王兄乃众望所归,切不可节外生枝啊。”

    虽然襄王弘璟的回答让施贵妃更加相信这是【大魏宫廷】一个自己人,但在心底,施贵妃还是【大魏宫廷】很不舒服,愤愤地说道:“难道,本宫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抢走本宫的孩儿么?”

    听闻此言,襄王弘璟笑着宽慰道:“施贵妃言重了,二王兄乃是【大魏宫廷】您的亲生骨肉,王皇后怎么抢得走?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施贵妃问道。

    只见襄王弘璟沉思了片刻,说道:“前些日子,我试探过赵弘礼……您也知道,赵弘礼如今想要付出,除非得到王皇后的支持,才可勉强与二王兄争夺大位。可奇怪的是【大魏宫廷】,赵弘礼似乎并未得到王皇后的支持,就仿佛王皇后已决定将太子之位让给二王兄……”

    “有这回事?”施贵妃皱眉问道。

    襄王弘璟点点头,随即笑着说道:“我猜,多半是【大魏宫廷】想对二王兄示好吧。她儿子赵弘礼的德行,施贵妃你也清楚,那是【大魏宫廷】万万不及二王兄的,我想,纵使王皇后身居高位,多半也在羡慕您生了一个如此有本事的儿子……”

    这话,听得施贵妃心中一沉,隐隐露出了咬牙切齿的表情:“那贱人……痴心妄想!”

    说罢,她站起身来。

    见此,襄王弘璟惊讶问道:“施贵妃哪里去?”

    “本宫是【大魏宫廷】见见那贱人,叫她收起那份痴心妄想!”施贵妃愤愤说道。

    “这……”襄王弘璟脸上露出几许惶恐不安。

    见此,施贵妃脸上泛起几分冷色,淡淡说道:“弘璟,你怕连累到你?”

    襄王弘璟咬了咬牙,讪讪说道:“施贵妃说笑了,小王当然是【大魏宫廷】……当然是【大魏宫廷】站在您这边的。”

    施贵妃深深看了一眼襄王弘璟,随即晒笑道:“那就随本宫一同到凤仪殿走一趟吧!”

    “这……是【大魏宫廷】。”

    襄王弘璟看似无奈地低下头,然而嘴角却不留痕迹地露出了几丝笑意。

    片刻后,正在垂拱殿处理政务的雍王弘誉,忽然听到有内侍监的太监前来禀报,说是【大魏宫廷】他母亲施贵妃带着几十名宫女不知何故去了王皇后的凤仪殿,对王皇后百般嘲讽,眼下锦绣宫、凤仪殿的宫女们,都快打起来了。

    听闻此言,雍王弘誉满脸震惊,随即,心头便泛起阵阵怒意:赵弘璟!!你临走也不消停,非要给我惹出来点事来么?!

    想到这里,雍王弘誉沉着脸,带着宗卫们火速前往凤仪殿。

    而与此同时,长皇子赵弘礼的府上,亦有人前来禀报:“殿下,大事不好,施贵妃带着锦绣殿一干宫女闯到凤仪殿,正对皇后娘娘百般羞辱……”

    “什么?!”

    赵弘礼闻言大怒,愤然道:“岂有此理!”

    说罢,他亦带着宗卫们火速入宫。

    大概半个时辰后,赵弘润带着雀儿与宗卫长卫骄从凝香宫出来,见几名太监一脸着急从面前跑过,却好奇地询问了一番,结果从这些太监的口中得知了此事,大为震惊。

    “什么?施贵妃与王皇后打起来了?”

    脸上闪过几丝愕然,赵弘润与卫骄面面相觑。
友情链接:重生之财源滚滚  中世纪崛起  龙组兵王  广东高考网  星座网  武道孤圣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大族激光  重活一次  完美世界  赘婿  超级无上神帝  花百科  美食供应商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极品全能学生  战神狂飙  IT百科  作文吧  如意小郎君  花百科  伏天氏  最强逆袭  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