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80章:如履薄冰的情谊
    就这样过了数日,在这数日时间里,太子弘誉几乎天天邀请赵弘润一家到城内太子府用饭。

    而在宴席间陪酒的宾客,也是【大魏宫廷】天天变幻,要么是【大魏宫廷】酸枣崔氏的浪荡公子崔咏,要么是【大魏宫廷】陈留施氏的家主施融,要么就是【大魏宫廷】雍王党其他贵族的俊杰人物。

    虽然酒席间其乐融融,但几次下来,赵弘润依旧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收获——他根本逮不到机会与太子弘誉私下谈话,每日到了太子府就被拉着吃酒,一直喝到半夜,要么是【大魏宫廷】太子弘誉喝得不省人事,要么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己被那些人盛情灌酒,灌得酩酊大醉。

    渐渐地,赵弘润也察觉出来了:太子弘誉一方面想继续拉拢他,一方面又担心他提起冶造局、兵铸局的事而导致两人发生争执,故而苦心经营了这种酒局,让赵弘润没有机会私下与他谈话——毕竟赵弘润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太子弘誉提出讨要冶造局与兵铸局的话。

    而除了这些酒局以外,太子弘誉亦频繁派人给肃王府送礼。

    这些礼物,并非全然都很贵重,但是【大魏宫廷】颇具意义。

    比如说,太子弘誉新做了一件袍子,觉得这袍子穿起来感觉不错,便命人再缝制一件送到肃王府;或者太子弘誉得到了新奇的玩物,亦不曾忘记赵弘润,转头便命人将其中一部分送到肃王府;甚至于是【大魏宫廷】太子弘誉觉得味道不错的菜肴,有时也会专门派人送到肃王府上。

    不得不说,这份盛情,让赵弘润觉得颇为感动,但感动之余,亦让他感觉莫名的负担。

    这不今日,太子弘誉又命其一名宗卫送来一盒首饰,说是【大魏宫廷】太子妃崔氏赠予芈姜与雀儿二女的,赵弘润几番推辞,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拗不过对方的盛意,勉为其难地收了下来。

    带着这只木盒来到了女眷的寝居,赵弘润将手中的木盒递给雀儿。

    “又是【大魏宫廷】太子府送来的?”此时芈姜正侧坐在卧榻一旁,给儿子赵卫哺乳,瞥了一眼赵弘润手中那只精致的木盒,好奇问道。

    赵弘润点点头,说道:“说是【大魏宫廷】太子妃崔氏赠予你二人的。”

    芈姜皱了皱眉,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地说道:“回头让卫骄他们送还回去吧,接二连三收别人东西,我总觉得不好……”

    此时,雀儿接过木盒放在桌上,抽出盖子瞧了瞧内中的一些首饰,虽说木盒内的那几件首饰或许会让魏国许多年轻的女子痴迷,但她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示。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毕竟在嫁到肃王府前,赵雀与其姐赵莺就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的养女,替后者张罗着夜莺,亦是【大魏宫廷】吃过见过,怎么会因为这些小玩意而失态?

    这不,她随意从木盒里挑了几颗大个的霞珠,让小家伙抓在手里把玩着,那仿佛朝霞般的珠子,惹得小家伙咯咯直笑。

    “几件小饰物而已,夫人也用不着这么忌讳,只不过……”亲昵地捏了捏小家伙的脸,雀儿转头对赵弘润说道:“贱妾观殿下与太子的关系,似乎并非如传闻的那样好……”

    赵弘润闻言愣了愣,不解问道:“为何这么说?”

    与芈姜对视了一眼,雀儿低声说道:“贱妾感觉,太子好似颇为小心谨慎地维持着与殿下的交情,殿下……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听闻此言,芈姜亦在旁点了点头,看来她也有类似的感觉。

    “……”赵弘润张了张嘴,随即借故告别二女,回到了书房。

    回到书房后,赵弘润忍不住仔细回想着雀儿的那句话。

    的确如雀儿所言,太子弘誉十分谨慎小心地维持与他的交情,甚至于用出了「小恩小惠」这种伎俩——想当年,当赵弘誉还是【大魏宫廷】雍王的时候,就算没有隔三差五就邀请他赵弘润到当时的雍王府赴宴,也没有赠送过什么贵重的东西,彼此的关系仍旧亲近;可眼下,虽然太子弘誉隔日就邀请赵弘润一同喝酒作乐,但赵弘润却感觉,彼此的关系早已不再像以往那样亲近。

    这是【大魏宫廷】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是【大魏宫廷】因为彼此间已有了防备么?』

    赵弘润双手托着额头,坐在书桌前沉思着。

    而与此同时,在大梁城内东市,宗卫高括与穆青打扮成本地的游侠,在几名同样扮成游侠的青鸦众的簇拥下,四下游荡着。

    可不是【大魏宫廷】高括与穆青游手好闲、闲着没事出来游逛,他们这是【大魏宫廷】在守株待兔,寻找内侍的采办太监——即在宫内负责购置蔬菜、瓜果、肉类以及一切应用所需的太监。

    其实在前两日的时候,高括已经吩咐青鸦众的头目之一「鸦五」,让后者想办法与内侍监的太监取得联系,毕竟当初鸦五还在大梁时,青鸦众实际上没少跟内侍监的太监照面。

    当然,这些内侍监的太监,指的是【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这一系的人马,俗称「东监」,在以往主要负责满足皇宫的需求,以及作为魏天子的眼线,总而言之就是【大魏宫廷】为辅佐魏天子而存在;而在顿丘县与鸦五发生冲突的太监戚贵,则是【大魏宫廷】大太监冯卢的部署,俗称「西监」,主要负责协助皇后打理后宫,一般很少会在宫外露面,除非有特殊的使命。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鸦五在城内找了几日,虽然期间碰到了一拨内侍监的采办太监,但是【大魏宫廷】却不认得对方,感觉非常面生,无奈之下,高括只好自己出马,毕竟他在大梁的人脉,可不是【大魏宫廷】鸦五可以相提并论的。

    而就当高括当街啃着一枚果子时,忽然有一名打扮成寻常百姓的青鸦众凑了过来,低声说道:“高爷,找到了,在李屠的铺子那边。”

    听闻此言,高括几口将手中的果子啃完,将果壳随手一丢,用袖子擦了擦手,压低声音说道:“走!”

    片刻之后,高括、穆青等人便来到了那个李屠的铺子。

    所谓的李屠,通俗说就是【大魏宫廷】李姓的杀猪人,不过后来这家伙生意做得大了,花钱与内侍监搭上了关系,专门给皇宫供肉,而他本人也当上了那一带的里正,在东市乡里乡亲间颇有些名望,

    至少像游侠出身的孙叞,当初就不敢招惹对方。

    待等高括与穆青到了那李屠的肉店前时,就看到一名腰圆膀粗、穿着鲜华的壮汉,正低眉顺目地与一名面容阴柔的宦官说话。

    “……刘公公,宫里若是【大魏宫廷】欠缺什么,你只需派人吩咐一声,何须亲自跑一趟呢?”

    然而,那名被称作刘公公的太监表情却有些不悦,慢条斯理地说道:“李屠啊,不是【大魏宫廷】咱家说你啊,你近段时间派人送到宫内的肉啊,成色是【大魏宫廷】越来越差了……”

    “怎么会呢?”那壮汉低眉顺目地说道:“小人派人送到宫内的肉,那可都是【大魏宫廷】精挑细选的呀,绝不敢以次充好……”

    “你的意思是【大魏宫廷】咱家诓你咯?”那刘公公面色阴沉地说道。

    “小人岂敢?”那壮汉用衣袖擦了擦额头,随即从怀中取出一张礼单似的东西,不动声色塞到那名刘公公手中。

    见此,那名刘公公这才面色稍霁,不痛不痒地又斥责了李屠几句,随即便转过身,看着李屠的手下将肉装载上拖车。

    而就在他转身的工夫,他忽然路旁的小巷口,站着一名游侠打扮的男子,而且这名男子他的颇为熟悉。

    『他怎么会在这里?』

    待等那个人影在小巷内后,刘公公脸上闪过几丝挣扎之色,但最终,他在看了一眼四周正在维持秩序的禁卫后,故意搓了搓双手说道:“这风还真是【大魏宫廷】冷,喂,你等好生装运,咱家到那边避避风。”

    说罢,他不动声色地来到了那条小巷口,背靠着小巷站着。

    不多时,刘公公感觉身背后有人靠近,随即有人低声说道:“刘公公,别来无恙。”

    “是【大魏宫廷】高括大人吗?”刘公公压低声音问道。

    话音刚落,就听身背后那人说道:“正是【大魏宫廷】高某。……刘公公,方便借一步说话么?”

    刘公公看了一眼远处那些禁卫,压低声音说道:“不成。”说罢,他怕高括动怒,低声解释道:“高爷,不是【大魏宫廷】奴婢不给面子,实则是【大魏宫廷】奴婢受那些禁卫的监视,似奴婢这般与高爷说话,亦是【大魏宫廷】冒了天大的风险……”

    在刘公公身后,宗卫高括皱了皱眉,压低声音说道:“刘公公,能想想办法,让高某的几个兄弟混入皇宫么?”

    刘公公闻言面色顿变,连忙拒绝。

    见此,高括眼眸一冷,压低声音淡淡说道:“刘公公,这点小忙也不帮么?”

    刘公公被逼无奈,只得说道:“只能一人,奴婢想办法。”

    听闻此言,高括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压低声音说道:“他日,必有厚报!”

    说完这句话,高括便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意识到高括已经离开后,刘公公这才装作若无其事地整理了一下衣服。

    大概一个时辰后,待等那一队禁卫押运着装满一车的肉食回到皇宫后,青鸦众的头目之一鸦五,打扮成内侍监的小太监,跟在刘公公身后,从皇宫的偏门混入了宫内。

    待等来到无人处时,刘公公将鸦五拉到角落,紧张地叮嘱道:“切莫滋事连累我……”

    见四下无人,鸦五笑着拍了拍刘公公的臂膀,说道:“不用担心,纵使出了事,我把你带离皇宫,高爷一样可以保你一世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刘公公仔细想了想,觉得还真是【大魏宫廷】这么个理,遂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见此,鸦五端正了神色,压低声音说道:“好了,现在告诉我,甘露殿在哪个位置?”

    刘公公遂指了一个方向,将他所知的宫内禁卫的换防情况告诉了鸦五。
友情链接:蜡笔小说  都市之神级宗师  作文大全  赘婿  笔趣阁  回到明朝当王爷  哲夫当立  全职高手  锦衣夜行  论文大全网  电视指南  中学生阅读网  天涯八卦  牧神记  穿越小说  秦吏  史上最强重生者  玄界之门  逍遥游  五行天  说说大全  明朝败家子  美食供应商  武道孤圣  广东高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