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91章:诀别明志
    “是【大魏宫廷】朕……朕的虎儿回来了吗?”

    在甘露殿内殿的卧榻上,魏天子缓缓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询问道。

    看到这一幕,赵弘润嘴角不由地抽搐了几下,面无表情看着卧榻上的父皇,愣是【大魏宫廷】没接茬。

    见气氛有些尴尬,站在龙榻旁的大太监童宪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陛下,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回来了。”

    “好、好,扶朕起来。”

    魏天子招了招手,示意童宪协助他坐起,使他能靠躺在卧榻上。

    这时,魏天子这才转头看向赵弘润,招招手示意他走上前来:“弘润,城中的叛乱……如何了?”

    赵弘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父皇,平静地说道:“在父皇的英明统御下,贼人的阴谋已被阻止。”

    听着儿子这句带有几分暗示的话,魏天子眉梢微微一抖,但顷刻间就恢复如常,摇摇头说道:“弘润就莫要给朕脸上贴金了……此番多亏了我儿领兵前来,如若不然,朕真不知该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说罢,他黯然叹了口气,苦笑着对童宪说道:“童宪,朕果真是【大魏宫廷】老了么?”

    “……”童宪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赵弘润,低着头没敢回话。

    然而,赵弘润却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略带讽刺地说道:“父皇说得哪里话,儿臣瞧着父皇还建泰地很……方才听说,有一位酷似父皇的人,提着利剑,亲临宫门那边的战事……”

    魏天子闻言波澜不惊,故作装出思忖的模样,眨眨眼睛说道:“大概是【大魏宫廷】李钲假借朕的名义,故意叫人假扮朕,欲振奋军心、令贼人丧胆吧。”

    听闻此言,赵弘润轻笑一声,故作大惊小怪地说道:“李钲大人假借父皇的名义?这可是【大魏宫廷】矫诏之罪啊……”

    “咳。”魏天子咳嗽一声,略带几分讪讪地说道:“事急从权嘛,朕就赦他无罪吧。”说罢,他怕赵弘润继续纠缠此事,迅速地岔开了话题。

    其实话说到这份上,魏天子早就明白了:他所遮遮掩掩的那点事,眼前这个儿子早就心知肚明了。

    但话说回来,魏天子死活咬着不承认,赵弘润对这种无赖的做法也没办法,除非他能让李钲以及拱卫司的御卫过来作证,但一来李钲与拱卫司的御卫对他父皇忠心不二,肯定不会作证;二来嘛,为了这么点事兴师动众……不值当的。

    『……又被他混过去了,混账老头子。』

    赵弘润心中忍不住暗暗嘀咕。

    而此时,魏天子已将话题转移到了对此番叛乱的善后之事上,他对赵弘润说道:“弘润,虽然叛乱已平定,但城内的臣民,相信此刻必定是【大魏宫廷】人心惶惶,此时,需要有人出面稳定大局,免得重蹈当年「五方讨伐」之祸……”说罢,他略微叹了口气,随即语重心长地说道:“朕知道我儿素来不喜这种麻烦事,但你也看到了,朕老了,如今是【大魏宫廷】心无力。眼下也只有你,才能够担当起这个重任……”

    听到魏天子诚恳的话,赵弘润觉得要不是【大魏宫廷】自己已经看穿了整盘棋,说不定就要又一次掉坑里去了。

    想到这里,他张口说道:“不是【大魏宫廷】还有太……”

    刚说到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原本想说「不是【大魏宫廷】还有太子么?」,但不是【大魏宫廷】为何,他竟是【大魏宫廷】没能说出口。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失望于太子弘誉性情大变后已不似当初,还是【大魏宫廷】考虑到正是【大魏宫廷】前者对庆王弘信咄咄相逼,才引起了此番的叛乱,亦或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身已对太子弘誉失望。

    就在这时,甘露殿外传来一阵吵闹声,隐约还能听到有人在叫喊:“我有急事向肃王殿下禀报,你们凭什么阻拦我不让我进去?……殿下?殿下?您在里面吗?”

    见赵弘润脸上露出几许尴尬,童宪招招手唤来一名小太监,附耳对后者吩咐了几句。

    那名小太监点点头,噔噔噔跑向殿外。

    片刻之后,却又去而复返,还带来了几名商水军士卒,为首的,正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悍将之一、特别千人将项离。

    见项离火急火燎地奔入殿内,赵弘润咳嗽一声,轻斥道:“此乃父皇养歇之地,不得放肆!”

    项离缩了缩脑袋,赶紧在躺在卧榻上的魏天子抱拳行礼,口称陛下。

    魏天子笑呵呵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会怪罪。

    见此,赵弘润这才问道:“什么事?”

    只见项离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启禀殿下,宫内,有一座宫殿烧起来了……”

    魏天子闻言皱了皱眉,就连赵弘润亦有种不好的预感,皱着眉头问道:“那座宫殿?”

    “好似是【大魏宫廷】叫……”项离挠了挠头,犹豫不决地说道:“锦……锦什么宫?锦瑟宫?不对……”

    赵弘润闻言眼眸微变,皱眉问道:“锦绣宫?”

    “对对对!”项离连连点头说道:“就是【大魏宫廷】这个锦绣宫,末将与冉滕领兵至那座宫殿时,那座宫殿已是【大魏宫廷】一片火海,当时末将与冉滕想要救火,没想到,锦绣宫外有几个人阻止了我等……那些人,自称是【大魏宫廷】太子的宗卫。”

    “……”赵弘润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他哪里会猜不到,多半是【大魏宫廷】太子弘誉出于羞愧或者愤懑,不想与他相见,索性自我了断,自己在其母施贵妃生前居住过的锦绣宫放了一把火。

    而听到这个消息,魏天子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悲伤。

    平心而论,太子弘誉在这一年余来做得还是【大魏宫廷】不错的,唯一的欠缺,就只有肚量——这个肚量,并不是【大魏宫廷】说太子弘誉不能容人,而是【大魏宫廷】在于他疑心太重,缺乏对他人的信任。

    暂且不提庆王弘信,当初朝廷中的贤臣,似原兵部尚书徐贯、户部尚书李粱,这些都是【大魏宫廷】朝廷的栋梁,但正因为太子弘誉不信任他们,索性就将那些曾经的朝廷重臣闲置,换上了他所信任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可以说是【大魏宫廷】任人唯亲。

    而归根到底,只能说,太子弘誉缺乏对自身的信心,在这一点上,这位太子殿下远远不如魏天子赵元偲与肃王赵弘润。

    魏天子为何敢让南梁王赵元佐掌兵权?因为他自忖只要有自己在,南梁王赵元佐就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而肃王赵弘润为何敢亲笔写书将鄢陵军、商水军、游马军三支军队的兵权交给太子弘誉?因为赵弘润自信,就算将兵权交给了太子弘誉,只要他脱身后一声号令,这三支军队依旧不会脱离他的掌控。

    这就是【大魏宫廷】底气!是【大魏宫廷】自信!

    但很遗憾,太子弘誉就欠缺这方面的自信,否则,也不会在尚未坐稳皇位时,便急急忙忙想要收回诸兄弟的大权。

    而如今隐约猜到太子弘誉自焚于锦绣宫,魏天子心中亦是【大魏宫廷】叹息不已。

    因为在他看来,太子弘誉虽仍欠缺几分作为王者的度量,但若担当国相,辅佐某个兄弟,那却是【大魏宫廷】绰绰有余,不过魏天子也知道,以太子弘誉的自尊心来说,这是【大魏宫廷】根本不可能的。

    『太子此举……这是【大魏宫廷】给弘润让路么?』

    魏天子暗暗叹了口气,心中亦不禁后悔方才在观民台上,在对太子弘誉说话时把话说得太重了。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纵使魏天子在认为太子弘誉仍有欠缺,不足以统领魏国,希望借此机会把第八个儿子赵弘润推上皇位,但他也从未想过要逼死太子弘誉。

    但事实证明,太子弘誉的自尊心比他猜测的还要强烈,在意识到自己即将失去一切后,索性就选择了以体面的方式、在他仍然是【大魏宫廷】监国太子身份的时候,结束自己的性命。

    甚至于,用自己的死向他们的父皇控诉:你不是【大魏宫廷】要老八上位么?好,我让给他,你满意了?!

    想到深处,魏天子不由地有些痛心。

    要知道,几个儿子当中,就属太子弘誉与他最像,无论权谋、心计,唯一有所区别的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当年非常信任作为左膀右臂的禹王赵元佲,而太子弘誉呢,就连对待赵弘润都有几分猜忌与忌惮,更别说对待其他兄弟。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赵弘润的话,魏天子必定会选择太子弘誉作为自己的继承人,然而,现实没有所谓的「如果」。

    想着想着,魏天子忽然感觉有些困乏——倘若说方才的疲态是【大魏宫廷】他故意装出来给赵弘润看的,那么眼下,在得知太子弘誉自焚于锦绣宫后,他是【大魏宫廷】真的觉得疲倦了。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算是【大魏宫廷】间接逼死了太子弘誉这个有才华的儿子,毕竟在太子弘誉犯错的时候,他并没有出面提醒或者阻止,反而利用太子弘誉犯下的过失作为诱因,来达到他心中的目的。

    想到这里,魏天子长叹一口气,轻声说道:“弘润,善后的事……就交给你了。”

    赵弘润默然地点了点头。

    此后两日,赵弘润下令封锁全城,全城搜捕萧鸾,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在偌大的大梁想要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期间,但凡是【大魏宫廷】涉及「庆王起兵叛乱」之事的人,皆被赵弘润下令缉拿,比如庆王赵弘信、南梁王赵元佐、颐王赵弘殷、以及天水魏氏的魏罃等等,就连此番受骗上当的桓王赵弘宣与燕王赵弘疆,赵弘润亦没有手下留情,让宗府出面将这两位兄弟带走,让他们到宗府的静虑室冷静冷静,好好想想。

    除此以外,禁卫军、庆王军、镇反军等等,皆被赵弘润临时接管了兵权,勒令三者「歇军整顿」。

    至于对此次叛乱的最后裁决,朝廷暂时还没有定论。

    因为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大魏宫廷】册立太子的人选。

    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太子储君之位,亦不可空悬,毕竟众所周知,魏天子的身体状况每日愈下,天晓得什么时候撒手尘世,既然如今太子弘誉不在了,那么,朝廷必须先确定新的太子,然后才能有条不紊地处理其他事。

    至于那位皇子有机会成为太子,这件事在大梁城内一些明眼人看来,已经是【大魏宫廷】板上钉钉的事了。

    长皇子赵弘礼至今下落不明,二皇子太子弘誉不幸战死于宫门之战(朝廷对外宣称),三皇子阳翟王赵弘璟下落不明,四皇子燕王赵弘疆、七皇子颐王赵弘殷以及九皇子桓王赵弘宣皆与叛乱有所牵扯,目前被关在宗府面壁思过,除了前赴齐国为相的六皇子赵弘昭外,只有八皇子肃王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唯一没有牵扯到叛乱中的皇子,而且还率兵阻止了叛乱,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目前大梁内几乎所有的兵卒,都在这位肃王殿下的掌控下。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哪怕是【大魏宫廷】那些看不惯赵弘润的人,在这种局势下也只能摇头嗟叹,暗暗提醒自己,日后得夹着尾巴老实做人了。

    但奇怪的是【大魏宫廷】,一连等了三日,朝廷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二月十九日,礼部尚书杜宥再次就册立太子储君之事,前往甘露殿请示魏天子。

    毕竟这次的叛乱闹得太厉害了,非但牵扯到了几位皇子,就连太子弘誉亦死在此事中,以至于大梁城内人心惶惶。

    在这种情况下,礼部尚书杜宥认为,魏天子必须尽快册立太子储君,才能稳定人心。

    可能是【大魏宫廷】眼下的情况已经不必再做他想,因此,礼部尚书杜宥在请示魏天子时说得非常直接:“……陛下还是【大魏宫廷】尽快册立肃王为妙,否则,朝廷不能运作,民心亦不能稳定。”

    听闻此言,魏天子苦笑不语。

    他倒是【大魏宫廷】想立刻册立赵弘润为太子,但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个儿子从小就我行我素,岂能他一纸诏令就能摆平的?

    倘若此子抗命不遵,视「太子」之位如无物,那他赵元偲作为魏国的君王,岂不是【大魏宫廷】颜面尽失、晚节不保?

    所以说这种事,还得看那个顺毛驴自己的态度。

    反正魏天子是【大魏宫廷】一点都不着急,他都等了八、九年了,还会心急于最后的这几日么?

    至于朝廷暂时无法运作,无法运作就无法运作好了,反正有肃王赵弘润手掌几十万大军坐镇大梁,还有谁敢造次么?

    在无数双眼睛的暗中关注下,赵弘润并无声张,带着侍妾赵雀与卫骄、吕牧等听说大梁叛乱平息后即刻抛下麾下军队来到大梁的宗卫们,在一队商水军士卒的严密保护下,离城来到了城东北的山丘,来到了他六王叔赵元俼的衣冠冢。

    “你等守在这里。”

    “是【大魏宫廷】!”

    在吩咐冉滕、项离、张鸣三位商水军悍勇的千人将把守灵庙外围后,赵弘润带着侍妾赵雀与宗卫们,走入了灵庙内。

    在赵弘润目视着六王叔的灵位时,宗卫们迅速摆好随行带来的案几、酒盏、菜肴等物,随即,悄然离开了。

    就连赵雀,在里里外外检查过这座灵庙后,亦退出了庙外,此时在庙内,就只剩下赵弘润一人。

    “六叔,我来看你了,可惜,暂时还没有带来萧鸾的首级……”

    来到供奉六王叔赵元俼灵位的神龛前,赵弘润凝视着六王叔的灵位,随即,他捧起灵位,将其摆到了那张案几上。

    随后,他坐在另外一边的席位上,给案几两边的酒盏都倒满了酒水。

    “先干为敬。”

    举杯朝着那灵位拱了拱手,赵弘润一饮而尽。

    一杯接一杯,赵弘润一边喝酒,一边喃喃自语地向六王叔的灵位叙说着魏国这些年来的事,包括他自家的事,比如说,他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等等。

    醉意朦胧间,赵弘润隐约好似看到六王叔赵元俼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笑吟吟地看着他。

    “恭喜恭喜,怎么不带那两个小家伙来看看六叔呀,也好让六叔瞧瞧他们。”坐在赵弘润对面的怡王赵元俼笑着问道。

    “我这回可是【大魏宫廷】前来大梁平叛啊,带着那两个小家伙做什么?更何况,阿姜与苒儿对那两个小鬼宝贝地很,岂会让他们犯险?下次吧,待局势稳定之后,我再带他们来看望六叔。”赵弘润笑着说道。

    怡王赵元俼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与赵弘润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叔侄二人难免就聊到了「太子储君」这个问题。

    说到这个话题时,赵弘润的心情沉重了许多。

    平心而论,他从未想过要夺取大位成为魏国的君王,因为他嫌太累,他不想向他父皇那样,几十年如一日地被束缚在垂拱殿那一隅之地。

    因此,他当初支持雍王弘誉。

    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在成为太子后,在经历过施贵妃之死后,性情大变,非但变得刚愎自负,居然迫不期待地就想收回诸兄弟的大权。

    甚至于在遭到庆王弘信的强烈反抗后,居然不惜拿他魏国的底蕴作为赌注,不惜挑起内战。

    当然,眼下太子弘誉已自焚于锦绣宫,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但如此一来,赵弘润也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大魏宫廷】,他心中已经没有瞩意的兄弟了。

    “不是【大魏宫廷】还有你么?”对坐的六王叔笑着说道。

    “我?”赵弘润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可我从未有过这个念头……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像六叔那样,自在洒脱,在强盛的大魏,安安乐乐地当一个纨绔……”

    “自在洒脱?”六王叔惆怅地叹了口气,看着赵弘润语重心长地问道:“弘润,你真觉得六叔这辈子活得自在洒脱么?”

    “……”赵弘润哑口无言。

    因为他知道,曾几何时,他误以为眼前这位六王叔是【大魏宫廷】天底下最潇洒洒脱的人,但直到后来他才明白,六王叔那所谓的玩世不恭,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为了麻痹他自己而已,就跟借醉酒摆脱烦恼一个道理。

    从六王叔这一辈子都没有成婚生子就能看出,他始终对萧淑嫒念念不忘,也因此,对于曾经间接害死萧淑嫒一事悔恨终身,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六王叔如何能称之为自在洒脱?

    “……当年我可以放纵,因为大魏有四王兄,也就是【大魏宫廷】你的父皇,而你,就只能自己担起这个责任了……还记得你曾经的志向么?盛世闲王,先要有「盛世」,然后你才可偷闲,而目前我大魏,还当不起「盛世」这个词……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吧,弘润。”

    举起案几上的酒盏,六王叔笑着说道。

    不知不觉间,赵弘润喝醉了。

    到了次日,带等他睁开眼睛过神来时,他这才发现,对面那盏酒,依旧斟地满满的,根本没有动过。

    看了一眼灵庙外的天色,赵弘润站起身来,将六王叔的灵位重新放回神龛上。

    “盛世……么?”他淡淡一笑。

    随即,他深深吸了口气,目不转睛看着六王叔的灵位,正色说道:“再见了,六叔……”

    说罢,他猛然转身,走向灵庙外。

    “回大梁!”

    “是【大魏宫廷】!”

    在灵庙外守了一夜的诸人应道。

    一个时辰后,待等赵弘润回到大梁后,他径直来到皇宫,于甘露殿求见了他父皇。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太子弘誉的死所导致,这两日魏天子的气色的确不大好。

    在见到赵弘润时,看到他衣袍褶皱有些污秽,甚至于还有刺鼻的酒味,魏天子好奇问道:“你去了哪?”

    “我去拜祭了六王叔。”赵弘润平静地回答道。

    “哦?”听闻此言,魏天子眉梢微微一颤,不由地坐起了几分,神情庄重地上下打量着赵弘润。

    半响后,他这才重新放松了身体,郑重地说道:“看来,你已做出了决定。”

    “是【大魏宫廷】的,父皇。”赵弘润点了点头。

    见此,魏天子眼中闪过几丝精光,饶有兴致地问道:“说来听听?”

    没想到,方才绷着脸的赵弘润,在听到这句话后忽然换了一种态度,没好气地说道:“关你什么事?”

    魏天子愣了半响,表情古怪地问道:“我儿此番特地前来见朕,难道不是【大魏宫廷】为了向朕述说你的决定么?”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撇撇嘴,自说自话般说道:“我只是【大魏宫廷】过来看看父皇而已……前几日父皇不是【大魏宫廷】说自己命不长了么?我来看看父皇啥时候蹬腿。”

    『这个混账!』

    魏天子气乐了,他总算是【大魏宫廷】明白了,肯定是【大魏宫廷】这个儿子哪里又不顺心了,特地跑来给他添堵。

    想到这里,他骂道:“滚蛋!”

    赵弘润耸耸肩,转身走向殿外,临走到内殿的殿门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神情不爽地对魏天子说道:“算你赢了。”

    魏天子愣了愣,下意识再看向内殿的入口时,却发现赵弘润已经离开了。

    “这个混账小子,真是【大魏宫廷】一点都不肯服软啊……”

    喃喃自语着,魏天子脸上故作的怒容,逐渐被欣慰的笑容所取代。

    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在旁亦同样面带笑容的大太监童宪。

    “童宪,发布诏令,册立八子赵润为太子!”

    “遵旨!”
友情链接:大王饶命  全本书屋  广东高考网  扶蜀  牧神记  逆剑狂神  极品家丁  大魏宫廷  理财知识  全职法师  大宋男儿  武道孤圣  大争之世  最强终极兵王  如意小郎君  诡秘之主  中药大全  重生之财源滚滚  圣龙图腾  好名字  据说娱乐网  伏天氏  工作总结  战神狂飙  都市之归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