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章:裁决叛乱【二合一】
    『ps:至今还是【大魏宫廷】历史类月票第二,看来下个月的加更活动逃不掉了……好吧,是【大魏宫廷】我低估了诸位书友。』

    ————以下正文————

    “嘻嘻——”

    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两名颇为年轻的宫女,相互推攘、嬉戏着出来。

    忽然,其中一名宫女抓住了女伴的手,压低声音说道:“别闹了,有人。”

    “有人?”

    另外一名宫女亦当即收起了打闹与嬉戏,有些不安地四下张望,果然瞧见在远处池边,有一位年纪比他们大上几岁的贵人,正用双手枕头,躺在池边一块巨石上。

    依稀可见,这位贵人头戴墨玉玉冠,身穿着墨色且用金线绣有蟒龙的服饰,尽管不曾看到模样,却也知道这位贵人贵不可言。

    『……是【大魏宫廷】太子。』

    『……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殿下。』

    两名宫女立刻变得规规矩矩,偷偷打量那位太子殿下,面带春色、目中微澜。

    可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那位姿势不雅躺在巨石上的太子殿下,仿佛不知她们从旁经过,瞧也没有瞧她们一眼,这让她们感到很是【大魏宫廷】失望。

    怀着「或有可能被这位太子殿下看上」的小心思,二女心中倒是【大魏宫廷】想鼓起勇气,上前与那位殿下太子搭个话,只可惜,在那块巨石旁,两名看服饰像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太监,恶狠狠地瞪着她们。

    最终,她们还是【大魏宫廷】被吓走了。

    “太没规矩了!”

    目视着那两名小宫女离开,太监高力这才放松了绷紧的面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虽然他年纪并不算大,甚至还要比赵弘润小一两岁,但因为从小就跟着大太监童宪,因此,他对宫内某些事亦是【大魏宫廷】清清楚楚。

    至少,方才那两名小宫女的心思他是【大魏宫廷】猜得一清二楚——被送入宫内的宫女,有几人不是【大魏宫廷】抱着攀龙附凤的心思呢?

    在暗自咒骂了几句那两名不懂规矩的小宫女后,高力回头瞧了一眼依旧枕着双手躺在巨石上的那位太子殿下,几次欲言又止。

    因为眼下,只是【大魏宫廷】临近二月底的初春,虽然天气已徐徐转暖,但似这位太子这般,躺在冰冷的巨石上,那也是【大魏宫廷】很容易沾染寒气的。

    但是【大魏宫廷】回想起方才这位太子殿下那句「我在这里呆会、莫打搅我」的叮嘱,高力此刻也不敢开口。

    毕竟高力已逐渐了解,这位太子殿下虽然乍一看好似是【大魏宫廷】蛮好说话的样子,但实际上,这位太子殿下却是【大魏宫廷】一个相当我行我素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基于这位太子殿下已躺在这块巨石上看了好一会的天空,高力亦是【大魏宫廷】感到有些惊疑,因为他隐隐猜到,这位此刻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太子殿下,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重大的问题。

    高力还真猜中了,此时此刻的赵弘润,确实正在思考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即对以庆王赵信为首的‘叛乱之臣’的处置——既然他这位新太子上位了,那么,这件事就不能再拖了。

    在魏国,朝廷的律法是【大魏宫廷】无法治罪于姬赵氏子弟的,但宗府的宗法可以。

    祖法明确规定,但凡姬赵氏子孙涉及谋国叛乱,不赦。

    所谓成王败寇,倘若庆王赵弘信像他们父皇魏天子赵元偲当年那样,成功夺权上位,那当然是【大魏宫廷】屁事没有,但很可惜,庆王赵弘信失败了,既然失败,那就要受到严厉的处置。

    按照祖法,庆王赵弘信这次重则处死,最轻,那也是【大魏宫廷】「削爵」、「圈禁」的命运。

    「削爵」,顾名思义即是【大魏宫廷】剥夺「庆王」的王位,使其从王族变成平民,这个处罚还包括「剥夺皇子身份」、「在宗谱中抹去名字」、「没收封邑、皇俸」等一连串的惩罚,甚至于到最严厉的地步,连「姬赵」这个姓氏都要剥夺——从此以后,赵弘信这一支,将无法再自称姬赵氏子弟。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比处死更苛刻。

    而圈禁,则又一项比处死还要残酷的刑法,通俗地说,就是【大魏宫廷】叫人犯在指定的一个小区域内生活,这个小区域,宽则是【大魏宫廷】一座府邸,但倘若严格,恐怕就只有一间屋子——让一个人,一辈子就呆在一间屋子里不允许外出,且一天十二个时辰受到关押士卒的监视,时时刻刻都生活在监视人员的眼皮底下,这是【大魏宫廷】何等残酷的刑法!

    或许庆王弘信会觉得:与其如此,还不如死了痛快。

    『……横竖赵五都只有死路一条么。』

    躺在巨石上,赵弘润不禁皱了皱眉头。

    别看他当初与赵弘信关系不好,但彼此好歹也是【大魏宫廷】兄弟,如果可以的话,赵弘润也想留他一条性命,而不是【大魏宫廷】以「叛乱谋逆」的罪名将赵弘信处死。

    更关键的一点是【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将庆王弘信这个「主犯」处死了,就好比说制定了处置这件事的标准,其余的从犯,就得从「处死」这一项惩罚往下推。

    而问题就在于,这次叛乱事件,赵弘润的四哥燕王赵弘疆,以及他的至亲弟弟桓王赵弘宣,皆牵扯其中——无论这两位兄弟是【大魏宫廷】出于什么目的才协助庆王弘信攻打大梁,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二人也算是【大魏宫廷】参与了叛乱。

    若处死庆王弘信,那么,燕王弘疆与桓王弘宣,就得遭受次一等的惩处,也就是【大魏宫廷】圈禁,以此类推。

    想到庆王弘信这个可怜虫这次亦是【大魏宫廷】被人利用,其实赵弘润也想过将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给个「圈禁若干年」的惩处也就算了。

    其实关键,主要还是【大魏宫廷】在于如何定义这次叛乱——倘若将庆王弘信的行为定义为叛乱,那么,这个赵五必死无疑;但倘若作为太子的赵弘润将庆王弘信的行为定义为「被人挑唆」,以及「与旧太子弘誉的私怨」,那么,庆王弘信就能侥幸逃过一劫,最多就是【大魏宫廷】圈禁个十年、二十年什么的。

    再不济圈禁终生,只要人还活着,就有机会减免时限。

    打个比方说,待等日后赵弘润以太子的身份登基为王,到时候大赦天下,赵弘信就可以减免个若干年;再比如皇孙赵卫册立为太子,甚至是【大魏宫廷】继位,赵弘信还有机会得到减刑。

    毕竟宗法的本质,并不是【大魏宫廷】在于将姬赵氏的子孙活生生逼死,而是【大魏宫廷】在于约束宗族子弟、维护王权统治,说难听点就是【大魏宫廷】杀鸡儆猴而已,只要赵弘信诚恳认错,十几年以后,宗府还是【大魏宫廷】会网开一面的。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旧太子赵誉之死」,这口黑锅就没人背了。

    “呼……”

    长长吐了口气,赵弘润感觉很是【大魏宫廷】头疼。

    他感觉自己好似是【大魏宫廷】进了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旧太子赵誉死于这场内乱,因此,庆王弘信必须以叛乱的罪名处死,但处死了后者,燕王赵疆与桓王赵宣也得以从犯的罪名受到次一等的惩罚;而反过来说,倘若赵弘润想要保住燕王赵疆与桓王赵宣,那么,庆王弘信的行为必定不能定义为「叛乱」,那就只能牺牲旧太子赵誉,给后者一个「逼反兄弟」的罪名。

    可太子赵誉都已经死了,再给他添上一个污名,哪怕不从「死者为大」的角度来说,赵弘润也不能这么做。

    否则势必严重得罪了王皇后——纵使旧太子赵誉生前不肯认她为母亲,但两者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亲生母子,王皇后会允许赵弘润‘污蔑’她已死去的儿子?

    想了足足一个时辰,赵弘润翻身从巨石上跳了下来,径直前往甘露殿。

    大概一炷香工夫后,魏天子便从拱卫司左指挥使燕顺的口中,听说了「太子求见」的通禀。

    “那劣子此时来见朕,这倒新鲜……”

    与大太监童宪玩笑般说了一句,魏天子示意燕顺将赵弘润请入殿内。

    当看到赵弘润的时候,魏天子起初想与这个儿子开开玩笑,但看到后者面沉似水、好似有什么心事,他皱皱眉,遂收起了玩笑之心。

    “父皇,请令左右退避。”赵弘润也没跟魏天子客套,开门见山地说道。

    听闻此言,大太监童宪便知这位太子殿下此番前来多半是【大魏宫廷】因为什么要紧的事,不用魏天子示意,便令燕顺、童信以及他身后的两名小太监都退下去了。

    而此时,赵弘润这才将心事透露:“儿臣此来,是【大魏宫廷】为赵五叛乱一事……”

    “哦。”魏天子了然地点点头,他当然也想得到这件事的利害关系。

    无论如何,旧太子弘誉与庆王赵弘信之间,肯定要牺牲一个为这件事负责,但无论牺牲哪边,麻烦都不小。

    不过,魏天子注意到了赵弘润的目光,见后者目光并不迷茫,他遂饶有兴致地说道:“看来你并非是【大魏宫廷】来请教朕,而是【大魏宫廷】自己已有了主意……说来听听。”

    听闻此言,赵弘润拱手说道:“儿臣以为,此次内乱,错不在已故的雍王,亦不在赵五,而在于萧氏余孽从中挑唆……”

    魏天子闻言眼睛微微一亮:把全部的过错推到萧氏余孽身上,这倒是【大魏宫廷】一个不错的办法。

    『只不过……』

    看了几眼赵弘润,魏天子眼眸中闪过几丝顾虑。

    原因很简单,倘若要萧氏余孽来背负此番魏国内乱的责任,那么,朝廷势必得解释一下,为何这个「萧氏余孽」拥有如此强大的能力,竟能挑唆旧太子赵誉与庆王赵信的内争——难道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就能令两位皇子内战?这根本不足以取信于天下人。

    而在解释「萧氏余孽」的同时,朝廷难免就要提到萧氏余孽的首领「萧鸾」——单单一个名字就能解释萧氏余孽为何拥有这么大的能量么?

    远远不够,所以,朝廷还必须解释「萧鸾」的出身,即「南燕侯萧博远之子」。

    「南燕」,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个很容易就会让魏人联想到某些事的名词,比如洪德二年,南燕侯萧博远“莫名其妙”谋反叛乱,而后魏将司马安率军屠戳南燕军的那场变故。

    这可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这些年来好不容易压下去、不愿意再为人所提起的忌讳。

    在足足思忖了好一会后,魏天子长吐一口气,徐徐说道:“弘润,你已是【大魏宫廷】监国太子了,不必事事都与朕商量……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听闻此言,大太监童宪欲言又止。

    见父皇脸上表情有些落寞,赵弘润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说道:“父皇,儿臣可不是【大魏宫廷】跟你商量,只是【大魏宫廷】知会你一声……既然知会过了,儿臣就告辞了。”

    『这个混账!』

    听闻此言,魏天子恨地牙痒痒,心中那点落寞,顿时被无可奈何的郁闷所取代。

    不过出乎魏天子意料的是【大魏宫廷】,在离开内殿的时候,赵弘润忽然停下了脚步,回顾他父皇说道:“事实上,父皇曾经那些恶事,儿臣知道的并不少,但这并不影响在儿臣心中,父皇仍是【大魏宫廷】一位……明君!”

    说罢,赵弘润转身离开了甘露殿。

    “……”颇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赵弘润最后停留的地方,半响后,魏天子一脸惊异回头问大太监童宪道:“童宪,那劣子方才说什么?”

    大太监童宪布满褶皱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太子殿下说,陛下在他心中是【大魏宫廷】一位明君!”

    “哈、呵呵呵……”

    魏天子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随即轻哼一声,淡然说道:“哼!朕在位二十余年,勤勤勉勉,当然是【大魏宫廷】明君,还用得着那劣子来评价?”

    瞅着眼前这位陛下脸上那浓浓的喜悦,大太监童宪会心一笑,很识趣地没有多说什么。

    片刻之后,赵弘润返回了垂拱殿。

    因为得到了父皇的首肯,赵弘润的心情也是【大魏宫廷】好了不少。

    此时,蔺玉阳、虞子启、冯玉、徐贯、李粱、杜宥、介子鸱、温崎等几人正坐在垂拱殿的内殿,代替赵弘润批阅着奏章——虽然赵弘润已下诏增强了朝廷六部的职能,但短时间内,朝廷恐怕还无法适应这种新制度,因此,这些垂拱殿内朝官员目前的任务,就是【大魏宫廷】代替赵弘润批阅这些奏章。若是【大魏宫廷】其中有什么紧要的事,再请示赵弘润这位太子殿下。

    至于日后,待朝廷六部尚书逐渐适应的新的制度,渐渐分担了垂拱殿这边的负担后,垂拱殿这边的几位内朝官员,就要逐渐转型为至高的决策者,比如说平衡某些既定国策的利弊,就落后的制度采取革新,制定魏国的战略方针等等。

    看似「内朝」是【大魏宫廷】一柄双刃剑,但赵弘润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架空,因为他选定的内朝官员,也并非是【大魏宫廷】同一派系。

    比如说,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原中书大臣,就侧重于「理论派」,他们时常会提出很好的建议,但好的建议,有时候未必就适用,所以以往需要魏天子与旧太子赵弘誉最后来决定;而徐贯、李粱,以及目前隐隐是【大魏宫廷】外朝六部之首的礼部尚书杜宥,就属于「实干派」,相比较于最优秀的政令,他们更倾向选择最适用的政令。

    正因为这个原因,原中书左丞虞子启与原户部尚书李粱,这两位在成为垂拱殿内朝的同僚后没过一日,就产生了政见上的矛盾。

    而相对这两方,介子鸱与温崎所代表的即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不过目前,由于二人缺少相关经验,故而被赵弘润按在末席,让二人向他们的同僚学习。

    “诸位、诸位。”

    就当诸内朝官员正埋头于批阅奏章时,赵弘润迈步走了进来。

    不得不说,瞧见这位太子殿下,在场的诸人都感觉有些心塞,隐隐有种受骗上当的错觉——说好的是【大魏宫廷】内朝辅佐太子,可结果,内朝诸人在垂拱殿埋头苦干,而那位太子殿下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哪怕您什么都不做,好歹也在殿内坐着装装样子啊!

    可能是【大魏宫廷】心中都有些‘怨气’,殿内诸人颇有默契地放下手中的毛笔,一言不发地看着那位太子殿下。

    被数道幽怨般的目光盯着,纵使赵弘润亦隐隐有些不自然,在咳嗽一声后说道:“咳,诸位且稍歇片刻。针对前一阵子发生在大梁的内乱……本王这边已作出决定。”

    听闻此言,殿内诸臣心中一震,目光也不似方才那般幽怨,毕竟针对那次叛乱作出判决,的确是【大魏宫廷】一件当务之急的大事。

    “请太子殿下示下。”礼部尚书杜宥开口说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重复了方才在甘露殿内对魏天子所说的话:“本王以为,此番内乱,错不在雍王,亦不在庆王,而是【大魏宫廷】在于萧氏余孽……”

    『太子殿下这是【大魏宫廷】要保庆王……不对,是【大魏宫廷】要保燕王与桓王两位殿下么?』

    殿内诸人皆是【大魏宫廷】心思机敏的人,立刻就把握住了赵弘润的心思。

    “萧氏余孽……”

    礼部尚书杜宥捋着胡须思忖了片刻,试探道:“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大魏宫廷】,要公布萧鸾的身份?”

    其实在几年前的中阳叛乱之后,怡王赵元俼的义女赵莺、赵雀二人,就已经画出了萧鸾的模样,此后,朝廷以这幅画像发布了缉拿萧鸾的通缉令,但那时,朝廷并未公布萧鸾的确切出身。

    而如今,既然眼前这位太子殿下意图让萧鸾成为导致内乱的罪魁祸首,那么,朝廷唯有公布萧鸾那「原南燕侯世子」的身份,并揭露一些萧逆这些年来的所做作为,这样才能让人信服。

    但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就很可能牵带出那位陛下当年苦心遮掩的某些事。

    想到这里,杜宥心中难免有些顾虑。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杜宥的担心,赵弘润宽慰道:“这件事,本王方才已经与父皇商量过了,父皇将这件事全权交给了本王处置……”

    听了这话,礼部尚书杜宥再无丝毫顾虑,点头说道:“既然如此,臣恳请即刻草拟诏令。”

    赵弘润点点头,沉着脸正色说道:“拟诏,南燕侯世子萧鸾,挑唆诸王内乱,欲颠覆国家,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着举国通缉,死活不论!……藏匿萧鸾者,以叛逆论处;若有人得萧鸾首级,不论出身贵贱,清白与否,皆封为列侯,赏十万金!”

    『不论出身贵贱,清白与否?』

    殿内诸臣微微一愣,心下顿时明白过来:太子殿下此举,多半是【大魏宫廷】想利诱萧逆成员背叛萧鸾。

    “至于庆王……”赵弘润顿了顿,继续说道:“利令智昏,被奸人挑唆,妄动兵戈,使大梁陷入动荡,罪亦不可赦,削去王爵为民……念在他被奸人利用,姑且留于宗谱,着宗府圈禁二十载,以儆效尤!”

    在停顿了一下后,他又接着说道:“燕王赵疆、桓王赵宣,见事不明,妄动兵戈,削爵一级,令赵疆、赵宣镇守边疆十载,将功补过。”

    听闻此言,殿内诸臣对视一眼,会心一笑:果然太子殿下是【大魏宫廷】为了保燕王与桓王。

    这不,起兵攻打大梁这么大的事,到最后,除了燕王赵疆削爵「燕侯」、桓王赵宣削爵为「桓侯」,这两位殿下屁事没有——什么,镇守边疆十载?拜托,赵弘疆与赵弘宣,本来就是【大魏宫廷】自愿为魏国守卫边疆的皇子,这也算是【大魏宫廷】惩罚?

    “太子殿下,那……南梁王呢?”

    礼部尚书杜宥等了半天不见下文,遂开口问道。

    赵弘润闻言沉思了片刻。

    这次大梁的内乱,南梁王赵元佐的问题也很大——这指的并非是【大魏宫廷】此人协助庆王赵弘信反叛一事,而是【大魏宫廷】指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万隆侯赵建、高阳侯姜丹、平城侯李阳、匡城侯季雁等几名庆王党贵族,以及他们的随身护卫,“莫名其妙”死在叛乱之中。

    据宗府询问的结果是【大魏宫廷】,这些贵族是【大魏宫廷】死在禁卫军的手中,但这种话,也就骗骗那些不知情的人。

    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丝毫都不会相信的。

    开什么玩笑,难道这几名侯爵还会亲自上阵与禁卫军搏杀?这帮人是【大魏宫廷】贵族,魏国国内的王公贵族,有几个是【大魏宫廷】能打的?

    与其说这帮人是【大魏宫廷】在与禁卫军厮杀的过程中不幸被杀,赵弘润更相信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出于某个原因,下令镇反军杀了这几名贵族。

    毕竟据一些禁卫军士卒的口供,当时这些贵族,那是【大魏宫廷】跟着南梁王赵元佐进的大梁城。

    当然,南梁王赵元佐为何要杀那几名贵族,说实话赵弘润并不在意,毕竟他跟那几名遇害的贵族非但没有什么交情,甚至于,还有一些仇怨。

    问题在于,如何处置南梁王赵元佐。

    说实话,以赵弘润如今的权势与地位来说,想让南梁王赵元佐死,其实已经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轻松的事。

    只不过,这么做是【大魏宫廷】否太可惜了?

    毕竟,刨除掉他这个日后很难有机会再领兵出征的太子以外,他魏国最擅领兵作战的统帅,就只有禹王赵元佲与南梁王赵元佐两人,除此之外,就算是【大魏宫廷】河西守司马安,河东守临洮君魏忌,上将军韶虎,相比较前两位,恐怕都还差那么一点。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禹王赵元佲的身体一向不好,根本无法支撑长时间的战争。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魏国日后可以出动的,拥有「灭一国」能力的统帅,恐怕就只有南梁王赵元佐。

    而魏国,日后与韩国、与楚国,却注定会发生更大规模的战争。

    那么问题就来了。

    对于这个南梁王赵元佐,到底是【大魏宫廷】杀,还是【大魏宫廷】留?

    若是【大魏宫廷】以曾经「肃王赵润」的角度来说,似南梁王这种人,还是【大魏宫廷】尽早除掉为妙,毕竟南梁王赵元佐能做到的事,他「肃王赵润」也能做到,甚至于还能比前者做的更好。

    但如今,赵弘润却是【大魏宫廷】监国太子的身份,若无意外的话,基本上已经失去了亲自领兵出征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南梁王赵元佐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若赵弘润下令处死南梁王赵元佐,其实魏国失去的,并不止是【大魏宫廷】后者这位拥有「灭一国」能力的统帅,最起码还要失去庞焕、蒙泺等几名足以独挡一面的大将,甚至于,连镇反军这支精锐也会瓦解,这对于正在征讨宋郡、即将征讨河套地区的魏国而言,可是【大魏宫廷】不小的损失。

    想到这里,赵弘润皱眉说道:“对南梁王的处置,暂且搁置……高力,派人知会宗府,叫宗府派人提南梁王入宫,本王要见他。”

    “是【大魏宫廷】!”

    小太监高力应声道。

    作为太子,为了魏国的整体利益考虑,赵弘润决定给南梁王赵元佐一个机会。

    而这事,恐怕就连南梁王赵元佐自己都没有料到。
友情链接:圣龙图腾  电视指南  龙组兵王  哲夫当立  锦衣夜行  个性说说  创世中文网  九御神王  金庸网  我闺女是天师  天涯八卦  调教大宋  男性健康  寒门崛起  重活一次  修真聊天群  重生修仙我为王  牧神记  大学生必备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花百科  毕业论文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工作总结  全民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