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章:颐王的不安【二合一】
    『ps:感谢“暴力根号”、“mk~瘋”、“昏迷的水浒”、“魔化玉辞心”、“kingofroma1”、“殇丿残魂”、“抛弃掉21前”、“天王星涡芽”、“公安小鮮肉”、“關七”、“书友20170930091106039”十一位书友各一万币打赏,目前加更【0/14】。等我爸妈回去后就开始加更。』

    ————以下正文————

    三月初三,双双被削爵的燕侯赵弘疆与桓侯赵弘宣,在被关足了十日后,终于被宗府释放。

    同日一道被释放的,还有并非被削爵的颐王赵弘殷。

    当这三名兄弟被堂兄弟赵旻送离宗府时,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看着天空明晃晃的太阳,隐隐有种在世为人的感觉。

    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这十日在那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静虑室)内,他们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熬过来的。

    “三位贤弟,为兄还有些事,就姑且送到这了。”

    堂兄赵旻拱拱手,对赵疆、赵殷、赵宣三人笑着说道,随即便转身走向了府内深处。

    而此时,宗府斜对面的小巷中驶出一辆马车,随即,赵弘润的宗卫穆青从车座上跳了下来,迎上前来,抱拳打招呼道:“恭喜三位脱困,颐王殿下,以及……两位侯爷。”

    翻了翻白眼,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忍不住笑骂出声。

    平心而论,他们也自认为这次已经足够侥幸了——因为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上位,因此,他俩协助庆王赵弘信起兵叛乱的举动,影响被压制到了最低,而最终受到的处罚,也是【大魏宫廷】雷声大、雨点小,仅仅只是【大魏宫廷】王爵被削到了侯爵而已,其余封邑也好、兵权也罢,皆一成不变。

    因此,他俩的心情其实很不错,是【大魏宫廷】故在穆青故意逗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故作懊恼地配合着,与穆青打闹着。

    片刻后,燕侯赵疆故意问穆青道:“穆宗卫,不知太子殿下将如何发落我等两名罪臣?”

    穆青笑着说道:“太子殿下要亲自发落两位,请吧。”

    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相视一笑,正要随同穆青走向不远处的马车,忽然想起身边还站着颐王赵弘殷。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疆的目光,颐王赵弘殷疲惫的脸上露出几许淡然的笑容:“四哥、九弟且自便,相信来接我回王府的马车也快到了。”

    话音刚落,街道远处便驶来一辆马车,待马车缓缓停下后,有一名男子从车内跳了下来,正是【大魏宫廷】颐王赵弘殷的宗卫长「应弨(chao)」。

    见此,赵弘疆与赵弘宣对视一眼,点点头说道:“那……那我等就先走一步了。”

    “好。”

    颐王赵弘殷点点头,目送着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两名兄弟随同穆青坐上那辆马车,这才徐徐走向宗卫长应弨。

    “殿下。”见自家殿下满脸疲惫地走过来,应弨关切地上前问候道:“您没事吧?”

    “没事。”颐王赵弘殷摇了摇头,随即乘上了马车,钻入了车厢内。

    待等在车厢内坐定,颐王赵弘殷的眼眸中闪过几丝恨意与懊恼,双手亦不由地攥紧了拳头。

    『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老八啊老八,你可真是【大魏宫廷】深藏不露啊……』

    回想起当日,颐王赵弘殷至今仍无法释怀。

    明明他当时距离皇位仅只有一步之遥,却被突然率军出现的老八赵弘润给截胡了,后者顺势收拾了残局、坐上了太子的位置,而他这个苦苦经营许久的人,非但什么都没有捞到,反而险些暴露自己。

    虽然在事发之时,颐王赵弘殷已嘱咐南梁王赵元佐杀掉庆王赵信、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万隆侯赵建、高阳侯姜丹、平城侯李阳、匡城侯季雁等“知情者”,但一想到当时,仍有庞焕、蒙泺以及许多镇反军兵将看到自己当时的举动,颐王赵弘殷就感到莫名的不安。

    想到这里,他对坐在对面的宗卫长应弨吩咐道:“回王府歇一日,明日就回「煮枣」!”

    “回煮枣?”宗卫长应弨愣了愣,旋即欲言又止。

    “怎么?”颐王赵弘殷皱眉问道。

    只见宗卫长应弨犹豫了一下,说道:“殿下在宗府受禁闭的时候,赵润派人送来了诏令,让殿下搬回大梁的王府居住……”

    “什么?!”颐王赵弘殷猛然睁大了眼睛,只感觉后脊有阵阵凉意往上涌。

    『难道老八他……』

    面色难看的赵弘殷,咽了咽唾沫,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问道:“老八他……他撤销了本王的封邑?”

    “那倒未曾。”应弨摇了摇头,解释道:“只是【大魏宫廷】让殿下回大梁住。”

    “……”赵弘殷心口砰砰直跳,惊疑问道:“为何会这样?”

    应弨迟疑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殿下,这会不会与庆王侥幸未死有关?”

    赵弘殷眼皮跳了跳,面色愈发难看地说道:“什么?你是【大魏宫廷】说,庆王……没死?”

    应弨摇了摇头,说道:“当日,殿下嘱咐南梁王赵元佐除掉在场的人,但,南梁王只杀了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万隆侯赵建、高阳侯姜丹、平城侯李阳、匡城侯季雁几人,留下了庆王与魏罃的性命。”

    听闻此言,颐王赵弘殷心中咯噔一下。

    陇西魏氏的魏罃,此人乃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在庙堂上的盟友,因此南梁王赵元佐手下留情,赵弘殷倒也可以理解,再加上魏罃此人狡智奸猾,留他一条命倒也无妨。

    可庆王赵弘信,他怎么能活着?!

    此人若是【大魏宫廷】活着,肯定会向新上位的太子赵润告密,报复他赵弘殷当日「黄雀在后」的举动。

    想到这里,颐王赵弘殷脑门不由地渗出了一层冷汗。

    『南梁王赵元佐……他竟然、他竟然……』

    赵弘殷不由地攥紧了拳头,心中将南梁王赵元佐恨到了骨子里。

    当日,他明明千嘱咐万嘱咐,叫南梁王赵元佐将庆王赵弘信连同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万隆侯赵建、高阳侯姜丹、平城侯李阳、匡城侯季雁等人全部杀掉,没想到,南梁王赵元佐居然没有动手杀庆王赵弘信。

    看着自家殿下慌乱的神色,应弨犹豫了一下,说道:“殿下不必过多忧虑,就算被赵润得知,南梁王赵元佐其实支持的是【大魏宫廷】殿下您,其实也不要紧……”

    『……』

    颐王赵弘殷瞥了一眼应弨,心中愈发气闷。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根本就将真相告诉应弨这位宗卫长:真正支持他的,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而是【大魏宫廷】另有其人。

    正因为这样,颐王赵弘殷才会担心事迹败露。

    回到颐王府后,颐王赵弘殷径直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吩咐道:“把「邱束」叫来。”

    “是【大魏宫廷】!”应弨抱拳而去,没过多久,便带着一名身高八尺的中年文人带回了书房。

    “邱束,见过颐王殿下。”中年文人朝着颐王赵弘殷拱了拱手。

    赵弘殷点点头,随即瞥了一眼应弨,吩咐道:“应弨,没什么事了,你先退下吧。”

    “……”应弨看了一眼邱束,点了点头,抱拳告退。

    站在书房的门口,目送着应弨走出庭院,那叫做邱束的中年文人这才将书房的人关上,随即转头对颐王赵弘殷说道:“世子今日有些急躁了,似世子这般,相信那应弨,尽管不说,但心中对在下必定有所怀疑。”

    “是【大魏宫廷】我急躁了。”颐王赵弘殷点点头承认,随即又说道:“不过,即便如此,应弨也不会无视我的命令。”

    “这倒也是【大魏宫廷】。”邱束轻笑着点点头,心中暗自说道:也就是【大魏宫廷】看在应弨这个宗卫绝不会背叛,才留着他的性命,否则,哼哼。

    而此时,颐王赵弘殷示意邱束与他一同走入内室,随即,他压低声音说道:“邱束,「舅舅」呢?”

    邱束摇摇头说道:“「公子」并不在大梁。”

    听闻此言,赵弘殷面色难看,咬牙切齿般说道:“你……他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当日他丢下我,自顾自离去,如今倒好,索性离开了大梁……”说着,他面色难看地问道:“你等是【大魏宫廷】要将我作为弃子么?!”

    “世子息怒。”见赵弘殷隐隐发怒,邱束拱了拱手,劝道:“世子,公子就只有您一个外甥,岂能舍得将您抛弃?更何况,我等还指望着您有朝一日成为君王后,能够为我含冤而死的南燕诸族平反……”

    听到这话,颐王赵弘殷脸上的怒容这才徐徐退去了几番。

    他口中的「舅舅」,以及邱束口中的「公子」,其实指的都是【大魏宫廷】同一个人,即原南燕侯世子萧鸾。

    半响后,赵弘殷带着几分不满问道:“舅舅他当日为何不告而别?”

    “并非不告而别,只是【大魏宫廷】公子惊觉,这是【大魏宫廷】一个陷阱……”邱束长吐了一口气,眯着眼睛幽幽说道:“我等皆小看了那位陛下。”

    “父皇?”颐王赵弘殷眼中闪过几丝愕然,皱着眉头说道:“当日的搅局者乃是【大魏宫廷】老八,与父皇有何关系?”

    邱束看了一眼颐王赵弘殷,压低声音说道:“肃王,他起初亦是【大魏宫廷】棋盘上的棋子,但出人意料,他仿佛是【大魏宫廷】看透了局势,故意以「假死」来引诱我等上钩,但他并非是【大魏宫廷】下棋的人,故而是【大魏宫廷】搅局者……真正下棋的人,乃是【大魏宫廷】那位陛下。”

    “怎么可能?”颐王赵弘殷简直难以置信。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父皇魏天子赵元偲这一年多来皆被旧太子赵誉软禁在甘露殿,哪里还有能力部署陷阱?

    见此,邱束笑眯眯地说道:“世子且看看今时的格局。……一场内乱之后,雍王死了,庆王被圈禁,如今当上太子的赵润,恰恰正是【大魏宫廷】那位陛下一直以来最瞩意的储君人选,您猜,谁是【大魏宫廷】最大的赢家?”

    “……”赵弘殷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因为按照邱束这么分析,这次最大的赢家,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殷认为的赵润,而是【大魏宫廷】他们的父皇。

    甘露殿那位魏天子,不动声色地给肃王赵润上位扫平了绝大多数的障碍,无论是【大魏宫廷】雍王赵誉还是【大魏宫廷】庆王赵信,甚至于就连南梁王赵元佐与陇西魏氏,若非新上位的太子赵润觉得日后还有用得着赵元佐、魏罃、姜鄙等人的地方,事实上,这位新太子殿下,初上位就可以扫平至少九成的反对势力。

    甚至于差一点,萧鸾这次就要栽在这里。

    在仔细想过后,就连赵弘殷,亦不禁佩服他那位父皇的权谋与心计。

    “辛辛苦苦忙活了许久,最终却叫老八占了天大的便宜。”自嘲一笑,赵弘殷隐隐有些心灰意冷。

    如果换做是【大魏宫廷】别的兄弟,他尚且不会如此沮丧,可如今大位即将落到老八赵润手中,赵弘殷莫名的焦躁。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赵润坐上太子这个位置,那么,他几乎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机会了。

    而如今,他更是【大魏宫廷】无暇去想如何将太子之位从赵润手中夺回来,眼下他急需考虑的,是【大魏宫廷】如何自保,如何遮盖一些万万不能被揭露的事。

    想到这里,他沉声对邱束说道:“南梁王违背了承诺,他并未依言除掉庆王……”

    “我知道。”邱束点点头,说道:“数日前,宗府就已派宗卫羽林郎,暗中将庆王赵信押到了小黄县进行圈禁。”

    听闻此言,颐王赵弘殷皱眉说道:“能否想办法除掉赵信?”

    邱束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小黄县,乃是【大魏宫廷】冶造局的试验田所在,那里部署着赵润麾下的黑鸦……那些凶徒,可是【大魏宫廷】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一年余前,有两百余禁卫追着几名青鸦众杀到小黄县,可结果呢,仅眨眼工夫,就被小黄县的黑鸦杀得片甲不留……想在那群杀人鬼的眼皮底下除掉庆王赵信,难如登天。”

    听到这里,赵弘殷皱着眉头质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不中途截杀?”

    “因为毫无意义。”邱束笑着解释:“既然庆王赵信乖乖前往小黄县受戒,那么很显然,他已经将世子您供出来了……再者,宗卫羽林郎也绝非庸手,这一点,您也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公子在大梁部署的人手,已折在内乱之中,不足以截杀庆王。”

    “那如今,我该怎么办?”赵弘殷懊恼地说道:“老八已下诏让本王搬回这座王府,他肯定是【大魏宫廷】知道了些什么。”

    虽然以往并未与赵弘润打过交道,但赵弘殷多少也能想象,一旦被赵润得知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殷暗中勾结萧鸾、于幕后策划这一切,他的下场,决计不会比「圈禁二十载」的庆王赵信好到哪里去。

    见赵弘殷惶恐不安,邱束遂劝说道:“世子不必心急,只要还未暴露您与公子的事,您就是【大魏宫廷】安全的。……赵润,与雍王赵誉不同,此人自负到近乎狂妄,说句难听点的,眼下的您,恐怕还不值得他提高警惕。在邱某看来,赵润留您在大梁,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引诱公子上钩……反过来说,只要公子不上钩,您这枚「饵」,始终会安然无恙。”

    “……”赵弘殷的面色着实有些难看。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任谁听到类似「你只是【大魏宫廷】小角色」的话,心情多半不会太好。

    不过事实如此,就算赵弘殷心中不忿,也只能接受。

    在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神后,赵弘殷沉着地问道:“听你的话风,你等暂时是【大魏宫廷】打算与我撇清关系了?”

    邱束也没有否认,坦然说道:“这是【大魏宫廷】为了保护世子您。……赵润此人,虽不及那位陛下狠辣,但也是【大魏宫廷】杀伐果断之辈,既然他将这场内乱的罪责推到了公子身上,那么,相信他不久就会有所行动……他如今已是【大魏宫廷】监国太子,一道诏令,举国无有不从,此时在留在国内,只会迎来灭顶之灾……”

    听着邱束的解释,虽然赵弘殷心中很是【大魏宫廷】愤懑,却也不能否认,邱束所说的句句在理。

    “世子且行韬晦之计,静待时机。”

    最后,邱束低声叮嘱道。

    “……”赵弘殷叹了口气,仿佛任命般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二人,也已经进入了皇宫,来到了垂拱殿。

    在垂拱殿的偏殿,当看到身穿太子袍的赵弘润走进来时,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便故作生气地迎了上去,口中抱怨连连。

    至于抱怨什么,那当然抱怨赵弘润在成为太子后,居然没想着设法搭救他们,还得他们被宗府关了整整十日。

    然而,赵弘润却什么都没有做,眼睁睁看着他们受苦。

    因此,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今日来到垂拱殿,也是【大魏宫廷】想着声讨赵弘润一番。

    听了兄弟俩的抱怨,赵弘润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拜托,你俩伙同赵五起兵攻打大梁,形同叛乱,真以为说揭过就揭过啊?……还说什么让我知会宗府一声,我如今只是【大魏宫廷】储君,还未曾坐上王位,你们觉得我指挥得动宗府?”

    燕侯赵疆眨了眨眼睛,干巴巴地问道:“虽然你眼下只是【大魏宫廷】太子,可坐上王位也只是【大魏宫廷】早晚的事啊,宗府难道不给你面子?”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提醒道:“你觉得二伯会因为这个给我面子么?”

    燕侯赵弘疆歪着脑袋想了想宗府宗正赵元俨的为人,顿时就不说话了。

    忽然,他看到了赵弘润身上的太子衣袍,眼睛顿时一亮,笑嘻嘻地说道:“弘润……不对,如今应该尊称为太子殿下了,太子殿下,你这身打扮,啧啧啧……”

    经燕侯赵疆提醒,桓侯赵宣目视着兄长赵弘润身上的储君锦袍,心情微微有些怅然——他或许是【大魏宫廷】想到了长皇子赵弘礼。

    不过几息后,他将心中的杂念抛之脑后,像燕王赵疆一样围着赵弘润绕圈,一边上下打量着后者的衣袍,一边调侃道:“当太子的滋味如何,「志不在此」的兄长大人?”

    听到「志不在此」这个词,燕王赵疆以及旁边穆青等几名宗卫,皆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典故出自何处。

    看着这一帮人,赵弘润无语地翻了翻白眼,随即没好气说道:“差不多点得了。……你们以为我这个太子当得惬意么?”说罢,他便开始向两个兄弟倒苦水,从主持早朝说到垂拱殿,那绘声绘色的陈述,让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为之一愣。

    毕竟他们曾经也没想过,原来承担一国的政务,竟是【大魏宫廷】这般的繁重辛苦。

    “果然,太子不是【大魏宫廷】人人能当的,还要我及时醒悟。”

    燕侯赵疆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

    平心而论,当初赵弘疆放弃争夺大位时,只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那句「皇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豪言所激励,其实心底多多少少还是【大魏宫廷】有些遗憾的。

    可如今听了赵弘润的诉苦,他忽然发现,他当时即是【大魏宫廷】退出,实在是【大魏宫廷】他娘的太明智了。

    毕竟他的性格比赵弘润还要耐不住寂寞,每日寅时主持早朝他倒是【大魏宫廷】还能坚持,可要叫他日复一日,提着笔坐在垂拱殿这一隅之地批奏章,那简直就是【大魏宫廷】酷刑。

    相比之下,桓侯赵宣倒是【大魏宫廷】没有被赵弘润这番诉苦给吓住,只是【大魏宫廷】微笑着看着赵弘润。

    “行了行了……我让穆青带你们来,是【大魏宫廷】想跟你们嘱咐一个事。相信来的时候穆青也应该与你们打过招呼了,此番你们牵扯到内乱之事,我私下可以赦你们,但国法不能赦。因此,我下诏让你们镇守边疆十载将功赎罪。诏令我已经发出去了,按照诏令,你们俩应该已经在前往山阳、安邑的路上了,所以若打算在大梁多留几日的话,稍微……低调点。”

    赵弘润压低声音叮嘱道。

    私底下,他当然不会像诏令中规定的那样不近人情,让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这两位亲近的兄弟镇守边疆十年都不允许回大梁看望各自的母妃。

    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我懂」的表情。

    在寒暄了几句后,赵弘润想起了另外一桩事,对两位兄弟说道:“四哥,今年,我准备着抽调举国七成的军队去攻打河套,到时候……”

    他话还未说完,就见纵使是【大魏宫廷】燕侯赵疆都瞪大了眼睛,一脸兴奋地说道:“让我插一脚如何?”

    赵弘润张了张嘴,顿了顿还是【大魏宫廷】将未说完的话给说完了:“……到时候,麻烦四哥你替我看着点韩国那边。”

    “让我守北疆?”

    燕侯赵疆一脸失望,随即,讨好般地说道:“弘润,为兄一直以来都支持你,你忍心让为兄错过这般规模的战争?……镇守北疆算哪门子的将功赎罪啊?你下诏让我将功赎罪,那就让我出征河套,为我大魏开疆辟土!”

    “四哥,你是【大魏宫廷】河内守啊……”赵弘润苦笑着说道。

    听闻此言,燕侯赵疆当即说道:“那这个河内守我不当了,这总行了吧?”

    赵弘润无语地看向弟弟桓侯赵宣,却见后者立马表明态度:“哥,我可不是【大魏宫廷】河东守。”

    此后,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便缠着赵弘润,定要参与「攻略河套」的战争,赵弘润实在是【大魏宫廷】被纠缠地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然而答应了还不算完,赵弘疆与赵弘宣又追问出征河套的具体日期。

    赵弘润只好叫道:“等宋郡的消息,等宋郡的消息。”

    “等宋郡的消息?”

    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愣了愣,对此有些不解。

    而与此同时,在宋郡的「乘氏」县外,赵弘润的宗卫高括,与内朝大臣张启功,随同着主使臣崔咏,驾驭着坐骑缓缓入了城。

    坐在马背上,高括将一卷手指大小的密信拆开,在扫了两眼后,对崔咏、张启功二人说道:“刚刚得到的消息,北亳军于两日前兵不血刃攻陷了昌邑,驱逐了昌邑的县令。”

    “啧啧……”崔咏啧啧两声,没有多说什么,而张启功则开口问道:“浚水、成皋、汾陉三军距此还有几日?”

    “已至定陶,大概还有两日抵达乘氏。”高括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张启功点点头,随即对崔咏说道:“给你两日时间与城内的豪绅交涉,足够了吧,主使大人?”

    崔咏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他在心中暗暗祈祷,但愿那些宋郡乡绅识趣点,否则,固然张启功是【大魏宫廷】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而高括这个太子赵润身边的宗卫,亦绝非善类。
友情链接:中华康网  如意小郎君  笔趣阁  漂亮女人  大明元辅  大宋男儿  大族激光  五代梦  中学生阅读网  中学生阅读网  说说大全  女性健康  全球灵潮  社保查询网  笔趣阁  龙组兵王  第一星座网  哲夫当立  男性健康  棉花糖小说网  情话网  锦衣夜行  全民领主  经典古诗词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