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章:睢阳之战【二合一】
    『ps:感谢“公安小鮮肉”书友的万币打赏,目前加更【0/22】。』

    ————以下正文————

    三月初九,就当魏国出使宋郡的使节崔咏正在昌邑,与昌歑等宋郡的名门望族因为「宋郡自治」一事而扯皮时,魏将庞焕则率领着四万余镇反军,在宋郡宁陵县摆好了阵仗,并准备对睢阳展开初次试探性的进攻。

    在前往睢阳的途中,南梁侯赵元佐坐跨着战马,在脑海中回忆着有关于桓虎的情报。

    据他所知,桓虎乃是【大魏宫廷】韩人出身,传闻曾经还是【大魏宫廷】「马邑」一带的驻边骑将,亦是【大魏宫廷】韩国西境抗击匈奴的悍将,后来据说是【大魏宫廷】得罪了什么人,于是【大魏宫廷】索性就带着部卒沦为了骑寇。

    据说关于此人,韩国的雁门守李睦曾做出这样的评价: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很危险的男人!

    这里所说的危险,大概就是【大魏宫廷】指桓虎曾袭击韩国的兵械运输队伍,夺取了韩国运往雁门的一批军备。

    当然也正因为这样,桓虎被雁门军驱逐,被驱赶到了原太原守廉颇的地盘,随即又被廉颇驱赶,一路逃窜,最终逃到了当时的河西,成为河西一带的流寇。

    「成皋合狩」时,桓虎率领数百骑寇袭击了魏王的营地,因此被魏国拟罪为「恶党」,举国缉捕。

    然而,桓虎后来又逃亡到三川,又从三川潜入魏国颍水郡,在一番无法无天的作乱后,最终逃到了宋郡,投奔了当时还在世的南宫垚。

    一直到「魏楚雍丘战役」之后,桓虎趁着南宫垚兵败之际,篡班夺权,非但杀死了南宫垚,还窃取了后者包括睢阳军在内的所有基业。

    不夸张地说,南宫垚这些年来在宋郡收刮的财富,以及苦心打造出来的睢阳军,至少有大半落入了桓虎这个贼寇手中。

    “有意思的家伙。”

    南梁侯赵元佐轻哼一声。

    平心而论,他对桓虎起初并不是【大魏宫廷】很重视,直到他看过有关于桓虎的情报,得知这个家伙居然前后跟李睦、廉颇、太子赵润打过交代,这才逐渐产生了兴趣。

    要知道,李睦与廉颇乃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北原十豪,而太子赵润更是【大魏宫廷】魏国最擅征战的统帅,桓虎竟然能前后从这三人设下的包围网中率领部下逃脱,说实话这很了不起。

    更别说桓虎还曾将成皋军耍地团团转。

    当然,感兴趣归感兴趣,但归根到底,桓虎在他心中也就是【大魏宫廷】一般层次的对手罢了——除了禹王赵元佲,其余,哪怕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南梁侯赵元佐也提不起多大兴致。

    与胜败无关,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提不起劲。

    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前段时间的大梁内战,禹王赵元佲居然不曾亲自掌兵,这让南梁侯赵元佐感到十分失望。

    『……不知年中对河套用兵,老五是【大魏宫廷】否会率魏武军出战。』

    想着想着,南梁侯赵元佐的心思,不由地转到了几个月后魏国谋划针对河套的战争中。

    在他看来,这场战争不出意料的话,将会是【大魏宫廷】魏国近两年最大规模的对外战争,投入的精锐军队之多,让他亦隐隐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毕竟偌大的河套地区,版图可是【大魏宫廷】非常辽阔的,几乎不亚于一个九年前的魏国(不包含上党与三川)。

    这边南梁侯赵元佐正想着此事,耳畔忽然传来了大将庞焕的声音:“侯爷,还有十里就到睢阳了。……您有何指示么?”

    停止了胡思乱想,南梁侯赵元佐眯着眼睛瞭望着睢阳的方向,只可惜隔着十里,他并未望见的睢阳县的轮廓。

    “眼下你是【大魏宫廷】主帅,你来发号施令。”

    南梁侯赵元佐淡淡说道。

    因为此刻的他,在镇反军中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挂着「参军参将」的职位罢了。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他并不认为区区一个桓虎,需要他亲自出马——以庞焕的才能,足以将那个骑寇击溃。

    庞焕恭敬地抱了抱拳,随即吩咐左右道:“令蒙泺为先锋,先行一步到睢阳城下搦战!”

    “遵令!”

    传令兵骑着马迅速离去。

    而与此同时在睢阳县,几名身穿黑衣的隐贼急匆匆地奔入了城内。

    片刻之后,原阜丘众的首领金勾便一脸凝重地来到了桓虎的宅邸,或者干脆点说,是【大魏宫廷】原来南宫垚的宅邸。

    当金勾推门而入走到内厅时,桓虎仍赤着上身,与几名女人嬉戏玩耍着。

    不得不说,桓虎确实是【大魏宫廷】个十足的恶党,非但篡班夺权杀了南宫垚,窃取了后者所拥有财富与兵力,还霸占了南宫垚的妻妾。

    甚至于,为了激怒南宫氏如今唯一的仅存者、即南宫垚的长子南宫郴,桓虎还特地写过一封信给后者,将他与华氏——即南宫垚的正妻、南宫郴的生母——的床事,绘声绘色写在信中。

    只可惜南宫郴没有上当,并没有因此怒发冲冠,带着兵马前来攻打睢阳。

    这让桓虎感到很遗憾。

    “桓虎。”

    就在桓虎伸着脖子叼走一名女子手中的果干时,金勾咳嗽一声给予了提醒。

    他与桓虎只是【大魏宫廷】相互协助的关系,因此,倒也不需要对桓虎采用敬语。

    桓虎斜睨了一眼金勾,微皱着眉头,似乎在责怪金勾选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出现,打搅了他的好事。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透了桓虎的心思,金勾沉声说道:“别玩了,魏国派来了征讨的军队,这次可不是【大魏宫廷】成陵王赵燊麾下那些乌合之众。”

    听闻此言,桓虎的眉头挑了挑,表情古怪地问道:“那位新太子……亲征了?”

    金勾闻言气势一泄,摇头说道:“那倒没有……”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桓虎舔了舔嘴唇,随即右手揽过华氏,看着这位半老徐娘眼眸中那羞愤中带着几丝恐惧的目光,他嘿嘿怪笑了几声,故意在后者饱满的胸脯上抓了几下。

    见此,金勾皱了皱眉,郑重说道:“此番来的,虽然不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但论用兵打仗,亦相差不远……”说着,他面色凝重地说出了魏军统帅的名讳:“南梁王赵佐!”

    听到这个名字,桓虎的脸上露出几许凝重之色,只见他坐起身来,皱着眉头问道:“「五方伐魏」时,打败了韩国的南梁王赵佐?”

    “正是【大魏宫廷】!”金勾肯定道。

    “……”桓虎伸手挠了挠下巴,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虽然早已叛出了韩国,但韩国当年与魏国的战争,他多少还是【大魏宫廷】关注过的。

    因此,当他听说韩国最终被南梁王赵元佐设下毒计,迫不得已只能求和的时候,他心中无比震惊。

    要知道,那场战争韩国出动了数位北原十豪级别的将军,就连「雁门守李睦」、「北燕守乐弈」这样百战不殆的韩国名将亦纷纷出动,桓虎实在无法想象,那般强盛将军阵容,最终竟被南梁王赵元佐耍地团团转。

    不过在稍一沉吟之后,桓虎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笑着说道:“唔,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咱们的财帛,也转移地差不多了,若实在打不过,咱们就退到鲁地,有人有钱,还怕不能东山再起?”

    “桓虎!”金勾压低声音提醒道,同时用不信任的眼神看了一眼屋内那几名面露不安之色的女人,心中暗暗责怪: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当着这些女人的面说呢?

    注意到金勾一个劲地朝自己使眼色,桓虎无奈地耸耸肩,随即拍拍手说道:“好了好了,都退下吧,我跟金勾大人还有要事商量。”

    听闻此言,那几名女子低着头纷纷离开,其中,华氏面带几分惶恐不安地问道:“桓、桓虎大人,您……您要弃睢阳而去么?”

    “这是【大魏宫廷】你该问的么?!”金勾面色不悦地喝道。

    桓虎摆了摆手,右手轻轻一勾华氏的下巴,笑眯眯地说道:“别担心,撤军的时候,我会带上你的……我怎么舍得你呢?”说吧,他轻轻拍了拍华氏的翘臀,说道:“乖,先下去吧。”

    华氏勉强挤出几分笑容,低着头匆匆离开了。

    看着华氏离去的背影,金勾皱着眉头对桓虎说道:“老夫真不明白,你到底看中她哪一点?”

    说实话,金勾实在不明白,要知道桓虎在攻陷睢阳后,年轻漂亮的女人唾手可得,可他偏偏看上了南宫垚的正妻华氏,一个生过两个儿子的老女人。

    想到这里,金勾面无表情地揭穿道:“这个女人,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期待着日后她儿子会来救她,故而虚与委蛇罢了。”

    “老子当然知道。”桓虎嗅了嗅方才摸过华氏翘臀的右手,嘿嘿冷笑道:“不过就是【大魏宫廷】找点乐子罢了……每次看着她明明心中不情愿,却勉为其难不得不强颜欢笑伺候老子,老子心中就痛快地很……有时候我在想,待有朝一日,老子把南宫郴那个小崽子抓到她面前,她会不会为了给她儿子求情,更加卖力地迎合老子呢?嘿嘿嘿嘿……”

    金勾的眼皮跳了跳,对于桓虎这种恶趣味极感无语。

    不过鉴于华氏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无关大碍的小角色,因此金勾也懒得管桓虎这些屁事,岔开话题说道:“另外还有一桩事,北亳军那边,这次不用指望宋云会给予协助了……”

    “唔?”桓虎皱了皱眉,有些迷惑。

    见此,金勾遂解释道:“魏国朝廷丢出了一个「宋郡自治」的诱饵,北亳军不舍得放弃,目前,宋郡那些名门望族正在跟朝廷商谈,应该是【大魏宫廷】没可能出兵援助我等。”说到这里,他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那帮人也是【大魏宫廷】蠢,难道看不出来这是【大魏宫廷】魏国朝廷的诡计么?”

    “所以说让你平日里多读点书,这叫阳谋,就算你看穿了阴谋,也得乖乖就范……”桓虎懒洋洋地说道。

    就在这时,有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随即,一名桓虎的旧部急匆匆来到内厅,抱拳禀报道:“头领,城外有一支魏军逼近。”

    “来得好快啊……”金勾微微吃惊道。

    而此时,桓虎已站起身来,扯过外衣披在身上,舔舔嘴唇说道:“走,去看看南梁王那支击败了韩国的魏军!”

    估摸着一炷香工夫左右,待等桓虎来到西城门时,非常纳闷地发现竟没有看到陈狩的身影。

    凭他对陈狩的了解,陈狩应该早就露面了才对。

    “陈狩呢?”

    他刚问完一句,就看到在城墙上,许多睢阳军的士卒皆探着脑袋看着城下,心下遂有所猜测。

    待等他走上前,拨开几名士卒瞧了一眼城外,果然看到陈狩正与一名魏将在城下噼里啪啦打成一团。

    “那魏将的实力不错啊,居然能跟陈狩那家伙打得不分上下……”

    略带惊讶地嘀咕了一句,桓虎皱眉问道:“那魏将什么来头?”

    话音刚落,左右便有知情的士卒回答道:“乃是【大魏宫廷】魏军先锋大将,蒙泺。”

    桓虎歪着脑袋想了想,对于这个蒙泺没有多大印象。

    不过对此他并不意外,毕竟这个天下太大了,赫赫有名的未必名副其实,而籍籍无名的,也未必就没有真豪杰。

    就比如陈狩,最初只是【大魏宫廷】中阳「阳武军」的一名伯长,可事实上,此人的武力却比桓虎还要出色。

    看着城下陈狩与蒙泺单枪匹马你来我往地过招,桓虎挠了挠头,心中竟有些焦虑。

    对于陈狩,桓虎可是【大魏宫廷】十分重视的,毕竟陈狩的武力以及在沙场上斩将夺旗的能力,在桓虎看来绝对不亚于韩国那些吹捧起来的北原十豪,要是【大魏宫廷】这等猛将意外战死,那他几乎要懊恼死。

    然而他也明白,陈狩跟金勾一样,都是【大魏宫廷】因为某个目的才与他桓虎同一阵线,他与陈狩并非上下级关系,因此,哪怕这会儿他下令让陈狩退入城中,在城下打到兴起的陈狩,也未必会听从他的指示。

    好在陈狩果然有着让桓虎器重的才能,渐渐地,与他交手的蒙泺,出招的速度渐渐缓了下来,力道也逐渐减轻,以至于在片刻之后,陈狩便逐渐占据了上风。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虽然蒙泺号称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麾下第一悍将,但这家伙终归也年过五旬了,哪比得上陈狩年轻气盛?

    这不,没过多久,就被陈狩抓住破绽一枪甩在肩膀上,险些直接将其打落下马。

    “喔喔!”城楼上睢阳军士气大振,纷纷为陈狩呐喊助威。

    而城外的魏军先锋军却慌了神,当即便有一群护卫骑冲了上来,企图逼退陈狩,将蒙泺救回去。

    “这帮不要脸的。”桓虎在城上撇撇嘴,不屑地骂道。

    反观陈狩倒是【大魏宫廷】很淡定,挥挥手阻止了身后正准备冲上来援护的部下兵将,主动策马退后,避免了与魏军的混战。

    在魏军将蒙泺救回去的同时,他也命令城内的士卒打开城门,重新回到了城里。

    待等陈狩回到城门楼上时,他意外地看到,仅披着一件单薄外衣、赤着胸腹的桓虎,正背靠墙垛,双手手肘支撑在墙垛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口中说道:“恭喜陈将军得胜归来。”

    陈狩眼眉挑了挑,淡淡说道:“打赢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没什么好恭喜的……那个蒙泺很了不得,若他年轻二十岁,我不见得能击伤他。”

    说罢,他看了一眼城外的魏军,喃喃嘀咕道:“这等猛将,我却从未听说过。”

    听闻此言,金勾在旁解释道:“蒙泺,乃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麾下第一悍将,不过他跟他主人一样,在正值壮年的时候,就被魏王给流放了,流放了整整十七年……”

    “怪不得。”陈狩恍然大悟。

    此时,桓虎已转过身,目视着城外的魏军,摸着下巴轻笑道:“魏军刚来,就被你打乱了阵脚……”

    正说着,忽然他眼眸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因为他忽然看到,在远处的天边,隐隐出现一线灰色,随即,这一线灰色迅速扩大成为一道灰蒙蒙的区域,再然后,逐渐可以看清,数之不尽的魏国军队,正迅速朝着睢阳而来。

    而在这支军队中,隐约可以看到一面「魏、南梁侯」的旗帜。

    “不是【大魏宫廷】南梁王么?”桓虎奇怪地嘀咕道。

    金勾淡淡解释道:“因为牵扯到三王叛乱,被太子赵润削了王爵。”

    “他娘的!”桓虎颇为郁闷地骂了一句,除了金勾与陈狩外,几乎没有人明白桓虎的气愤从何而来。

    原因就在于,桓虎当初想「弃暗投明」、借杀死南宫垚一事仕官于魏国,但魏国朝廷却因为他曾经袭击过魏王赵元偲的营地而不给予宽恕,而如今,魏国朝廷却宽恕了「牵扯三王叛乱的南梁王赵元佐」,这让桓虎感到很是【大魏宫廷】愤懑。

    而与此同时,南梁侯赵元佐与大将庞焕,已率领着中军抵达了睢阳城外。

    猛然听说蒙泺在阵前斗将中被桓虎麾下的一名贼将击伤肩膀,南梁侯赵元佐与庞焕都感到非常惊讶。

    要知道,虽说蒙泺已年过五旬,实力远不如当年,但寻常人依旧不是【大魏宫廷】他的对手。

    想当初在几次「魏韩北疆战役」时,被蒙泺所杀的韩国年轻将领,足足有二十几人,简直称得上是【大魏宫廷】老当益壮的典范,没想到,居然会在睢阳被一名贼将击伤。

    『先锋失利,这场仗难打了……』

    庞焕微眯着眼睛,微微皱了皱眉头。

    而待等他看到睢阳县那高耸的城墙时,他眉头皱着更深了。

    要知道,睢阳可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城县,它曾是【大魏宫廷】宋国的王都,城墙本来就比其他县城高出一大截,再加上后来南宫垚历年增高加固,要攻陷这样一座坚城,说实话非常不易。

    想了想,庞焕决定还是【大魏宫廷】等待军中的秘密兵器抵达,再行攻城。

    见城外的魏军迟迟没有行动,桓虎、陈狩、金勾三人都感到十分纳闷。

    他们巴不得魏军立刻下令攻打睢阳县,好让他们借助这座坚城,狠狠挫一挫这支魏军精锐的锐气——在桓虎看来,这也是【大魏宫廷】极好的机会,让那些曾将他主动投诚拒之门外的、那些有眼无珠的魏国朝廷官员,看看他桓虎的能耐。

    可没想到,城外的魏军却异常地沉得住气。

    “他们在等什么?”桓虎喃喃嘀咕道。

    没过多久,远处便驶来了大量的马车,随即,一架架好似抛石机的战争兵器,迅速在城外的魏军队伍中组装起来。

    『原来是【大魏宫廷】在等攻城的兵器。』

    见此,桓虎环抱双手,咧嘴笑了笑:“抛石机?嘿!”

    对于抛石机、投石车这类攻城用的远程兵器,桓虎哪怕不是【大魏宫廷】出身鲁国,也绝对不会陌生,因为这是【大魏宫廷】中原各国都会打造的攻城兵器。

    但是【大魏宫廷】说实话,这类攻城兵器,在攻城战中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很小,原因就在于命中率极低。

    因此,一旦出现抛石机、投石车的战场,往往是【大魏宫廷】几百架、几百架出动,用纯粹的数量去堆砌命中的可能性,而似城外的魏军,仅仅十几架的数量,这对于城墙的威胁,几乎是【大魏宫廷】微乎其微。

    就在桓虎暗暗嗤笑之际,忽然耳畔传来一声轰鸣。

    “轰隆——!”

    『……』

    张了张嘴,原本抱着双臂正准备看城外魏军白忙碌一场的桓虎,机械般缓缓转过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城门楼右侧的城墙。

    只见在目测三十丈远的城墙处,一块磨盘大的石头砸碎了墙垛,将两名躲避不及的睢阳军,砸陷到了内侧的城墙当中。

    『什么情况?』

    『首次就命中?』

    包括桓虎在内,城墙上几乎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轰隆——!”

    又是【大魏宫廷】一声巨响,仿佛整座城墙都为之摇晃了一下。

    桓虎当即探出脑袋,正好看到又一块磨盘大的巨石,在将城墙的外侧墙壁砸出一片蛛网般的裂痕后,轰隆一声掉落在城下的土地上。

    “喂喂喂……”

    抬头看了一眼魏军中的抛石机,桓虎眼皮跳了跳,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就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城门楼稀里哗啦地崩塌了大半,将十几名躲闪不及的睢阳军士卒埋了废墟中。

    就连桓虎,亦被那些碎石土尘莫及,好不狼狈。

    『三弹全中……』

    抹了抹脸上的尘土,桓虎气急败坏地说道:“这他娘的根本不是【大魏宫廷】抛石机!”

    他猜得没错,镇反军所使用的,当然不是【大魏宫廷】抛石机,而是【大魏宫廷】冶造局研制的最新攻城利器——弩炮。

    与此同时,南梁侯赵元佐与大将庞焕,亦神色凝重地看着远处的睢阳城,心下暗暗震惊。

    “难以置信。”亲眼目睹毫无操作经验的士卒,三炮就将睢阳县的城门楼轰塌,纵使是【大魏宫廷】大将庞焕,亦忍不住啧啧赞叹出声:“得此神器,天下一概城墙、城塞,皆成摆设……”

    “……”南梁侯赵元佐嘴唇微微动了动,但却什么都没说。

    只不过在心底,忽然浮现了太子赵润曾经对他说过的一番话。

    他必须承认,那位太子殿下,那是【大魏宫廷】真的丝毫也无需忌惮他。
友情链接:战神狂飙  笔趣阁小说  超级神基因  最强逆袭  第一课件网  五代梦  蜡笔小说  寸芒  穿越小说  逆天邪神  神道丹尊  花百科  都市之归去修仙  健康报网  中学生阅读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五行天  娱乐大头条  第一星座网  重活一次  管理资料下载  工作总结  减肥方法  诡秘之主  管理资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