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8章:嫁祸与分歧【二合一】
    『ps:感谢“ldg花妖”书友五万币打赏,感谢“云若鸿”书友二十三万起点币打赏,两位都是【大魏宫廷】在活动结束后打赏,这个……』

    ————以下正文————

    “崔使臣、张副使,昌公一门上下,还有丁氏、陶氏两家,当真是【大魏宫廷】被北亳军加害么?”

    两个时辰后,在昌邑县县衙的书房内,昌邑县内「简氏一族」的老家主「简覜(同眺)」,面色紧绷,用近乎质问的语气,询问着崔咏与张启功二人。

    此时在屋内,昌邑县的诸世家家主们,亦纷纷将目光投向崔咏与张启功二人,仿佛是【大魏宫廷】想从他们的脸上瞧出点什么端倪来。

    只见在这些的逼视下,张启功面色一沉,冷冷说道:“简公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简覜轻哼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老朽是【大魏宫廷】担心,或有人栽赃嫁祸……”

    听闻此言,张启功重重地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说道:“简公不如干脆点说,是【大魏宫廷】我等叫人杀了昌公一门!”

    “……”见张启功竟然如此直白了挑明了意思,简覜不禁有些语塞。

    而此时,就见张启功扫视了一眼屋内诸世家家主,冷冷说道:“诸位也是【大魏宫廷】这么认为的么?”

    “……”

    屋内诸世家家主对视几眼,默然不语。

    见此,张启功冷哼一声,怒声说道:“这太可笑了!……昌公是【大魏宫廷】支持我方的忠义之士,我等巴不得由他出面,与朝廷一同安抚民意,再说日后,也需昌公出面联络宋郡各地的名门望族,我方有什么理由加害昌公?”说罢,他指了指身旁面色阴沉的崔咏,大声说道:“昨日,使臣大人当着无数昌邑县百姓的面,代朝廷册封昌公为昌邑县公,相信诸位当时也听得清清楚楚……”

    话音未落,就听简覜打断道:“张副使,昨日之事就不必重提了,昌公虽然德高望重,但昨日他所说的那一番抨击北亳军的话,却有失偏薄……我等久住于宋郡,虽然不曾与北亳军打过交道,但或多或少也听说过一些有关于北亳军的事迹,十分清楚,这支军队绝没有昌公所说的那般不堪……”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崔咏与张启功二人的面色,继续说道:“然而,昨日昌公却对北亳军毫无根据的斥责,相信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玄机吧?或许这个玄机,正是【大魏宫廷】张副使要嫁祸于北亳军的目的。”

    『这个简覜……』

    崔咏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简覜,随即又看向张启功,他想看看,张启功会如何回应。

    在屋内诸人的注视下,张启功目不转睛地盯着简覜片刻,忽然说道:“简公的意思,恕张某不明白,简公能否说得再明白些?”

    看着张启功冷漠的双目,简覜只感觉背后隐隐有些凉意,不敢开口说破什么。

    见此,张启功盯着简覜半响,忽然破口骂道:“崔使臣,已然将推荐昌公为昌邑县公的荐书派人送往了大梁,相信近期内,朝廷必定会派人颁下诏令,你是【大魏宫廷】有多蠢,才会觉得我方一边上奏朝廷,一边暗中派人杀了昌公?难道你们以为朝廷的诏令,竟可以这般随意么?”

    『……』

    屋内诸世家家主面面相觑。

    不能否认,张启功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

    就连崔咏,亦是【大魏宫廷】面色难看,露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他这可不是【大魏宫廷】装的。

    他是【大魏宫廷】真的气!

    不过,他气的却是【大魏宫廷】张启功,因为那份举荐昌歑的荐书,正是【大魏宫廷】他亲笔写的——张启功,居然连崔咏这位此番的主使官也蒙在了鼓里。

    屋内,顿时寂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张启功长叹一声,说道:“事到如今,唯有想办法尽量弥补了。”

    说罢,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问崔咏道:“崔大人,若此时派出浚水军的快骑,能否截回那份上奏?”

    『……』

    崔咏深深看了一眼张启功,虽然心中对后者有诸般不满,但此刻以大局为重,他还是【大魏宫廷】采取了配合的态度。

    只见他皱了皱眉,凝重地说道:“张大人,你指的,可是【大魏宫廷】那份举荐昌公的上奏?这个,恐怕……恐怕来不及追回……”

    “一定要追回那份荐书!”张启功咬了咬牙,说道:“朝廷需要竖立榜样,因此,太子殿下绝对会降下诏书,亲自派人到昌邑册封昌公,到时候,天使到来,却得知昌公已被贼人加害,我等都逃不了干系……这不亚于欺君之罪!”

    崔咏很配合,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随即,他故意满脸担忧地说道:“可……可万一追不上呢?”

    “那就只有……”

    张启功面色阴沉地扫了一眼屋内的诸世家家主。

    见他面色阴狠,屋内诸世家家主心中泛起阵阵不安,或有人连忙说道:“张副使,我等与昌公之死毫无干系。”

    “是【大魏宫廷】啊,我等与北亳军……与北亳叛逆可没有丝毫干系。”另外一人也连忙符合道。

    听着这些世家的家主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表示清白,张启功摆摆手,脸上挤出几分怪异的笑容,笑着说道:“诸公皆是【大魏宫廷】昌邑县德高望重的人,张某当然不会认为诸公与北亳军叛逆有什么关系,更不会认为,诸公与昌氏、丁氏、陶氏的惨剧有什么瓜葛。不过嘛……张某相信,诸公定能将加害昌公的凶徒,尽数擒拿归案,对吧?”

    诸世家家主面面相觑,或有一人苦笑着说道:“张副使,我想杀害了昌公他们的凶徒,早已经逃之夭夭了,您让我们怎么找啊?”

    “不不不。”张启功连连摆手,毫无根据地笃定道:“那些凶徒一定还藏在县内,藏在……县内诸民之中,至于人数……我估测最起码得有,百余人?”

    屋内的诸家主都不傻子,岂会听不出张启功的暗示,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让他找一百个替罪羊嘛,以应对日后来自朝廷的责问。

    “简公,这件事就拜托您了。”张启功笑着说道:“若是【大魏宫廷】您能及时抓捕凶手,张某愿意推荐您成为昌邑县的县公……”

    听闻此言,简覜冷汗淋漓,苦笑说道:“张副使,简某无能,恐不能担此重任……”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不如封锁全城,请贵方的兵卒缉拿凶徒。”

    “不不不。”张启功连连摇头说道:“城外的军卒另有要事,不能出面,唯有拜托您了……”

    『什么另有要事,不就是【大魏宫廷】不想牵扯其中,怕引起民愤么?』

    简覜在心中破口大骂。

    随即,他硬着头皮推辞道:“张副使,实在是【大魏宫廷】……”

    见此,张启功突然面色一冷,冷冷说道:“简公,你百般推辞,莫不是【大魏宫廷】与北亳军有什么干系吧?”

    『好你个张启功!』

    简覜在心中暗骂,他很清楚,只要他敢继续推辞,眼前这个张启功,就敢诬陷是【大魏宫廷】他简覜联合北亳军杀害了昌氏一门——毕竟昌氏一门被诛满门之事,肯定是【大魏宫廷】必须要有人承担罪责的。

    想到这里,他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咽:“那……那简某就尽力而为。”

    听闻此言,张启功面色稍霁,这才宽慰道:“张某相信,简公定能抓到凶徒……对了,希望诸位也能助简公一臂之力。”

    屋内诸家主面面相觑,但又不敢拒绝,只能唯唯诺诺地应下此事。

    待等简覜以及其余诸世家家主离开之后,张启功冷笑说道:“这些人当中,肯定还有暗通北亳军之人,不过不要紧,过不了多久,这群人就无法再在宋民中立足了,无论是【大魏宫廷】否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都只有投靠朝廷……”

    说到这里,他不见崔咏给予回应,遂疑惑地转过头去,却猛然看到崔咏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身背后,举拳朝着他挥了过来。

    “砰——”

    崔咏的拳头,正好命中张启功的下颚,让后者连退了好几步,这才扶着一个木架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

    “咣当——”

    木架上的一只瓦罐被张启功碰落在地,摔得粉碎。

    可能是【大魏宫廷】听到了屋内的响动,守在屋外的魏卒们当即冲了进来,惊声呼道:“崔大人,张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话刚说完,待那几名魏卒看清楚屋内的情况,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崔咏死死盯着张启功,面无表情地说道:“没事。……本使正与张副使商议要事,尔等皆退下吧,不得擅自入内。”

    “……遵命。”

    在一阵面面相觑之后,那几名魏卒纷纷退出了屋外。

    而此时,看着脸上隐隐带着怒容的崔咏,张启功晒笑一声,抬起手,轻轻擦了擦左侧的嘴角,他感觉那里传来阵阵刺痛。

    再一眼手指,手指上隐隐有几丝血迹。

    “呵。”晒笑着摇了摇头,张启功抬头看向崔咏,淡淡说道:“忍了许久了吧?……几时看穿的?”

    他并未想过能瞒得住崔咏,毕竟崔咏看似玩世不恭,但才思敏捷,能看穿他张启功的计谋,张启功并不感觉奇怪。

    听了张启功的询问,崔咏也不隐瞒,冷冷说道:“看到昌氏府内墙上「投魏者诛」这四个字,我就猜到,是【大魏宫廷】你派人杀了昌氏一门!”

    “……还有丁氏一门与陶氏一门。”张启功淡然地补充道。

    “你这个混账!”崔咏闻言大怒,卷起袖子就冲了上来。

    别看张启功身高八尺有余,个子比崔咏要高出一个头,但别忘了,崔咏从小就跟一群狐朋狗友混迹,时常与别家的贵族子弟斗殴,曾让雍王妃崔氏颇为担忧这位小弟的前程——论打架,说实话张启功还真不是【大魏宫廷】崔咏的对手。

    听着屋内乒乓的声响,守在屋外的浚水军魏卒面面相觑。

    可碍于崔咏这位主使臣方才已下令不得擅自入内,因此,他们也不敢进屋,只敢从窗户缝里偷偷瞄向屋内。

    待看到崔咏与张启功这两位使臣在屋内大打出手,几名魏卒们暗暗咋舌:原来这两位文人,脾气竟然也如此火爆。

    想来想去,他们唯有立刻上报将军李岌。

    此时在县衙内的另外一间厢房,宗卫高括正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在屋内喝酒,忽然听说崔咏与张启功两位使臣打了起来,四人都感到十分吃惊,连忙来到了崔咏与张启功所在的书房。

    “住手!”待等高括推门走入书房,瞧见崔咏与张启功二人正扭打在地上,哭笑不得之余,他连忙喝止。

    别看高括的职位远不如在场所有人,但凭他宗卫的身份,此时还真只有他才能稳定局面。

    果然,听到高括的喝止,崔咏与张启功这才终止扭打,相继站起身来。

    此时再看崔咏这位朝廷使臣,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撕破了,右侧的颧骨也泛起了几分淤青,相比之下,张启功的模样更惨,嘴唇渗血,右眼眼眶泛黑,好似是【大魏宫廷】被崔咏一拳打中了眼睛,很是【大魏宫廷】狼狈。

    看到这一幕,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皆忍俊不禁地笑了出声,就连高括,亦憋着笑,憋着很是【大魏宫廷】辛苦。

    “都退下,今日之事,谁都不得外传!”

    在吩咐过魏卒退下之后,高括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走入书房,将房门关上。

    “两位大人……”

    看了眼正在梳理装束的崔咏与张启功二人,高括颇有些哭笑不得地问道:“两位皆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钦定的贤臣,日后朝中的肱骨重臣,怎么……”

    “宗卫大人你去问他!”崔咏瞪了一眼张启功,低声骂道:“干的什么勾当!”

    听闻此言,张启功捂着眼睛,淡淡说道:“张某不认为有什么过错。反而是【大魏宫廷】崔大人,虽然张某是【大魏宫廷】您的副使,但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朝廷任命,崔大人公然殴打下官,这件事,下官日后会如实上报太子殿下……”

    见崔咏脸上愤色更浓,高括连忙冲上前将崔咏与张启功两人拉开,打着圆场说道:“两位、两位,切莫意气用事,不如坐下来,好好说个明白。”

    听闻此言,崔咏在屋内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高括,包括张启功暗中派人杀了昌氏、丁氏、陶氏三家满门的事。

    『张启功派人杀了昌氏、丁氏、陶氏满门?』

    高括闻言心中一愣。

    他忽然想到几日前,张启功曾开口希望借他手下的黑鸦众一用。

    当时高括还在纳闷,张启功究竟要那群杀人鬼做什么,没想到,张启功居然玩地那么大。

    “张大人,当真是【大魏宫廷】这样?”高括问道。

    张启功想了想,觉得眼下既然大局已定,索性也不再隐瞒什么,遂如实说道:“不错,是【大魏宫廷】张某所为。”

    “为何?”高括平静地问道。

    “因为昌歑,十有八九与北亳军有着密切的联系。”说到这里,张启功转头看向崔咏,反问道:“这一点,崔大人无法反驳吧?”

    “……”崔咏默然不语。

    他当然知道张启功说得没错,单就说一点——记得他们最初拜访昌氏的时候,是【大魏宫廷】以魏国朝廷特派使臣的身份出面,而当时,昌邑已在北亳军的掌控下。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北亳军的眼皮子底下,他们与昌歑达成了「宋郡自治」的种种协议,其中还包括北亳军必须退出昌邑县。

    而对此,北亳军居然毫不知情,甚至于到了昨日魏军攻打昌邑的时候,昌氏一族居然还能派人偷袭了城门,将魏军放了进去——北亳军到底是【大魏宫廷】有多蠢,才会到这种地步?

    不夸张地说,倘若北亳军都是【大魏宫廷】些这种货色,朝廷何必费心围剿?

    所以说,昌歑实际上与北亳军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于,有关于「宋郡自治」的协议,北亳军也是【大魏宫廷】认可的,是【大魏宫廷】故才会主动退出昌邑县。

    想到这里,崔咏正色说道:“昌歑,昌氏一门,或许与北亳军有密切的关系,但昨日,昌歑已在县衙外,当众与北亳军撇清了关系……”

    “这毫无意义。”张启功打断道:“表面上撇清关系、背地里藕断丝连,留着这种人在,这才是【大魏宫廷】祸害!”

    “但是【大魏宫廷】昌歑可以成为朝廷标榜的榜样。”崔咏正色说道。

    “榜样?”张启功冷笑一声道:“能标榜的榜样,要多少有多少,何必选一个表里不一的内奸?”

    “你不能否认昌歑在宋郡的威望极高!”

    “所以才要用他抹黑北亳军!”张启功轻哼一声道。

    崔咏气地火冒三丈,要知道这些日子,不遗余力地想拉拢昌歑、昌满父子,在他看来,纵使昌氏一族与北亳军有密切关系,但凭昌歑在宋郡的名声与威望,哪怕他只是【大魏宫廷】表面上与北亳军划清界限,亦能很大程度上影响宋地平民的民心。

    纵使昌氏一族日后背地里仍与北亳军有所联系那又怎样?难道昌氏一门还能跳出来公然支持北亳军么?

    根本不可能!

    说白了,崔咏只需要借昌歑的嘴,宣扬朝廷的好、北亳军的坏,至于昌歑本身怎么想,崔咏根本不在乎——因为那根本不会影响宋郡的大局。

    可偏偏,张启功派人杀了昌歑,虽然成功地嫁祸给了北亳军,但也让朝廷失去了昌歑这么一颗有力的棋子。

    更有甚者,因为张启功擅做主张的行为,崔咏针对昌氏父子的一些考量,以及之后的一些运作,全化为了泡影。

    看着崔咏面色铁青的模样,张启功淡淡说道:“崔大人不觉得眼下的状况对朝廷更为有利么?……德高望重的昌歑,出面揭露了北亳军的真面目,事后便被凶狠残忍的北亳军杀害,进一步证实了北亳军叛逆的恶行,而昌邑,却仍在我等的控制下,你我仍可以挑选一位心向朝廷的宋人,使其成为昌邑的县公……”

    崔咏冷笑两声,一言不发。

    平心而论,张启功的计策事实上也不错,而且被崔咏的计策见效更外,只不过,他崔咏无法接受张启功这种行为。

    在他看来,这是【大魏宫廷】歪门邪道!

    倘若日后被人揭穿、被人拿捏住把柄,朝廷将为此付出无法估量的代价!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崔咏对于张启功的这种行为非常不耻。

    尤其是【大魏宫廷】当他回忆起昌府的惨剧,回想起昌氏一门被满门屠尽,就连尚在襁褓的婴孩,都被残忍地用刀刃钉死在木柱上,他就对张启功这种手段感到极其的厌恶——端得不为人子!

    而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亦对张启功有种退避三舍的感觉。

    唯独高括,对张启功的种种手段并无多大的感觉。

    在他看来,只要张启功对太子赵润忠心,能妥善地解决问题,那么,对于张启功的某些行为,他可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高括始终认为,一位君王,是【大魏宫廷】需要像张启功这种人的,哪怕此人有时候令人不耻。

    想到这里,高括咳嗽一声,打圆场说道:“张大人的计策嘛,虽然有些狠辣,但正所谓非常时刻、非常手段,高某还是【大魏宫廷】可以……唔,可以谅解的,不过嘛,高某以为,这等要事,张大人还是【大魏宫廷】应该事先与崔大人商量商量……”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在高括的面子上,崔咏没有再跟张启功争吵什么,而是【大魏宫廷】冷淡地说道:“总之这件事,崔某会如实上奏太子殿下。……张大人,你好自为之!”

    “呵。”张启功淡淡一笑。

    三日后,崔咏与张启功的密信,几乎同时送到了大梁,送到了太子赵润手中。

    在看罢这两封密信后,赵弘润着实感觉有些头疼。

    崔咏的考量,固然是【大魏宫廷】不失偏驳,事实上赵弘润也认为,一个活着的昌歑,对朝廷更加有利。

    但反过来说,张启功先是【大魏宫廷】叫昌歑当众抨击北亳军,随后又派人暗中除掉这个心向北亳军的宋郡大贤,栽赃嫁祸给北亳军,巧妙地让北亳军陷入双重诋毁的处境,无法自辩……不得不说,刨除掉那令人心寒的手段,这一招亦是【大魏宫廷】极为高明。

    那么问题就来了。

    作为太子储君,他究竟应该支持哪一方呢?

    “唔……”

    享受着侍妾赵雀揉捏肩膀的服侍,赵弘润躺坐在躺椅上,沐浴着春季的日光,思忖着如何回应崔咏与张启功二人的相互弹劾。

    忽然,他隐隐听到一阵脚步声。

    他睁开眼睛,随即就看到礼部尚书杜宥携徐贯、李粱、蔺玉阳、冯玉几位内朝大臣,板着脸走向这边。

    『来势汹汹啊……』

    赵弘润扁了扁嘴,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的表情。
友情链接:圣龙图腾  努努书坊  开天录  说说大全  中药大全  南方财富网  极限保卫  莽荒纪  中华养生网  锦衣夜行  重生之财源滚滚  工作总结  中国玉米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哲夫当立  小学生作文  回到地球当神棍  盛唐风华  个性说说  最强逆袭  就爱读小说  蜡笔小说  修真聊天群  太初  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