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9章:林中战役(二)【二合一】
    『ps:推荐朋友的新书《伏云纪》,轻武架空历史的恩怨情仇,渐入佳境,有兴趣的书友不妨前去看看。』

    ————以下正文————

    林胡所居住的林中,魏国朝廷如今已将其用「郡」来称代,由此不难看出,魏国朝廷对于掌握这片土地的热切。

    林中郡,其地貌构成,几乎有近七成属于平原,地处于大河(黄河)的「几」字状地形中央,故而也可称为“河间”。『注:跟某汉的“河间国(郡)”不要搅浑,这是【大魏宫廷】两块地方。』

    河套平原,按照地理划分以及大河的流向,大致可分为三块平原,即位处于大河「几」字形左上边内角的“临河”;以及地处于大河「几」字形右上边内角的“九原”;以及「几」字形左侧的“银川”。『注:九原,在历史上的汉朝时,改郡府为五原,吕布即是【大魏宫廷】九原郡五原县人士。』

    林胡,就常年生活在这三片平原,以及这三片平原之间的一些森林当中。

    数日前,魏军在攻陷「上郡」之后,一边在「榆林」筑造城邦,一边继续率军向北挺进,继而在榆林与河套三大平原的交汇之地,与林胡展开了迄今为止最浩大的一场战役,在历时半月之后,终于击败了林胡,占领了这片遍布森林的矮丘。

    在深思之后,魏国东宫太子赵弘润准备在这里建造一座新的城邦,因为此地位处于「榆林」、「临河」、「银川」、「九原」的腹地,无论是【大魏宫廷】为了接下来进攻三大平原,还是【大魏宫廷】为了日后更好地掌控整个河套地区,这块地方都属于是【大魏宫廷】魏国必须占据掌握的战略之地。

    因此,在赵弘润的命令下,诸路魏军将那些战败的林胡与其他当地异族的败卒收拢起来,奴役他们在这里兴建一座要塞级的城邦,赵弘润对其命名为「原中要塞」。

    在赵弘润的构想中,以魏国的力量来说,想要完全掌控整个河套地区,这显然是【大魏宫廷】不切实际的,倒不是【大魏宫廷】说魏军无法战胜居住在这里的林胡等游牧民族,主要是【大魏宫廷】打赢之后,短时间内无法将这块辽阔的天然牧场充分利用起来,除非魏国将最起码几万户的国民迁移至此。

    可就算是【大魏宫廷】这样,魏国想要充分利用河套地区的资源,恐怕也得四五年的光景。

    更别说,居住在魏国内地的魏人,有几个愿意迁移到河套地区呢?

    因此,赵弘润决定放慢节奏,先迁移一部分人到原中要塞,这些人多半会以囚犯、奴隶为主,朝廷可以用赦免其罪行、赐予其魏人身份作为诱惑,让这些人在这里居住下来,慢慢地扩大魏国在这一带的影响。

    与此之外,赵弘润也想过让三川郡目前的「羯部落」,迁移至此,让这支目前臣服于魏国的异族,在林中郡充当一个类似看门犬的角色,毕竟河套地区虽然是【大魏宫廷】林胡最为强盛,但在河套地区的西边,在称之为「河西走廊(其实就是【大魏宫廷】后来的西凉)」的那边,却仍有许多强盛的游牧民族,赵弘润可不希望刚刚赶走了林胡,却又引来了新一波的敌人,因此,将羯部落以及其辖下的羯角骑兵,留在河套地区,这也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个有效的办法。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暂定的考量。

    “人口啊……”

    在后军的小帐内,赵弘润在凝视着摆在案几上的行军地图半响后,惆怅地叹了口气。

    他越来越发现,人口资源是【大魏宫廷】一项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关键了,倘若他魏国也拥有像楚国那样号称几千万的平民人口,开发河套地区算得了什么?随随便便迁个百万人口到河套,不够?再迁百万,几次下来,林中郡不久彻底纳入魏国版图了么?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魏国在这方面远远不如楚国,如今满打满算,魏国恐怕也只有百余万户,也就是【大魏宫廷】近千万的国民人口,虽然这个数字并不包括奴隶,但话说回来,以这个人口基数想要充分开发河套地区的肥沃土地,说实话确实是【大魏宫廷】心有余而力不足。

    打下地盘却无力开发,赵弘润忽然发现,他魏国如今也遇到了跟秦国相似的尴尬,好在魏国并不倚重「军功爵制」,否则,似秦国那般为了满足国内民众对战争的需求而一次次发动战争,这可真成了无谓的战争了。

    “看样子,接下来要鼓励生育了……”

    赵弘润小声的嘀咕,让在帐内的秦少君与赵雀都微微有些脸红。

    “报!”

    帐外,忽然响起了一名士卒的通报声。

    在经过赵弘润的允许后,那名负责传递消息的斥候大步走入帐内,在用热切的目光偷偷看了几眼赵弘润后,叩地禀报道:“启禀太子殿下,河西守司马安将军,已率军向「银川」进发!”

    “我知道了。”

    赵弘润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那名斥候退下,随即,他将目光投向案几上的那份行军地图。

    从目前魏军的部署情况来说,赵弘润坐镇这座刚刚开始动工的「林中要塞」,确切地说已属于后方,因为朝廷那边竭力反对他亲自参与征战。

    原因就在于赵弘润领兵作战时,有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大魏宫廷】喜欢亲临战场、观察敌军的虚实,寻找可以敌军中可以利用的漏洞。

    虽然作为一名将帅而言,这是【大魏宫廷】尽职的表现,但如今他作为魏国的东宫太子,这个举动却足以将朝廷里的那些大臣们吓得半死,尤其经过前两年那场「宁邑战役」后,赵弘润所在的本阵,可是【大魏宫廷】险些就遭到韩将、北原十豪李睦的袭击,若非当时魏秦联军的兵将们奋勇作战,搞不好,赵弘润就会被韩将李睦麾下的雁门骑兵俘虏。

    因此,为防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朝廷虽然允许赵弘润这位太子殿下继续呆在前线战场,但是【大魏宫廷】,以礼部尚书杜宥为首的朝臣们,却早已三令五申地警告过诸路魏军的将领们,决不能坐视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亲临战场。

    于是【大魏宫廷】乎,似河西守司马安、河东守魏忌、还有韶虎、庞焕等魏国将领,包括赵弘润的兄弟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没一个人敢带着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到前线玩耍,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将己方的行动告知这位太子殿下,或者在战后将战报送上,让这位殿下在后方解解馋。

    而继河西守司马安送来发兵银川的汇报之后,临洮君魏忌与魏将庞焕,亦相继有所行动,前者率河东军与商水军向「临河」挺进,而后者,则率领镇反军发兵九原,唯独这次军事行动的主帅、上将军韶虎,率领魏武军镇守「原中要塞」一带。

    而其余似燕侯赵疆、桓侯赵宣,以及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人的军队,亦相继挺进「林中郡」,使得整个「林中战役」,呈现出多战场战争的局面。

    尤其是【大魏宫廷】为了夺取「林中郡」的荒野控制,魏方博西勒率领的羯角军,与林胡方的游牧骑兵,几乎每日都会发生遭遇战,但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军那仿佛推土机般的平行推进战略,羯角骑兵能够得到魏军强有力的支持,故而,林胡骑兵被羯角骑兵打地节节败退,逐步失去对这片草原的掌控力。

    两日后,赵弘润收到了河西守司马安的战报,后者汇报其麾下的河西军(原砀山军),已正式与银川的林胡爆发战争——其实就是【大魏宫廷】河西军在发兵银川的途中,遭到了银川林胡的阻击而已。

    收到这个消息,赵弘润按耐不住,准备偷偷摸摸赶到银川观摩这场战争。

    但很可惜,由于「原中」驻扎着五万魏武军,以至于赵弘润连他军营都还没出去,这件事就被魏武军的主将韶虎得知了。

    只不过,两人的身份已今非昔比,当初在北疆战役时期,韶虎是【大魏宫廷】主帅,而赵弘润则是【大魏宫廷】韶虎的副将,可如今嘛,赵弘润已贵为东宫太子,韶虎哪里还管得了这位太子殿下。

    更何况,赵弘润还“策反”了禹王赵元佲的次子「赵成岳」,后者非但没有拦着赵弘润,反而在赵弘润的蛊惑下,率领麾下曲部的五千名魏武军,带着赵弘润前往银川了。

    在得知此事后,韶虎亦无可奈何,毕竟那两位爷,一位是【大魏宫廷】如今的东宫太子,一位是【大魏宫廷】他们王爷的小公子,难道还真能派兵将他们抓回来不成?

    思前想后,韶虎只能派人知会目前身在银川的河西守司马安,让后者代为照看一二。

    待赵弘润与堂兄赵成岳率军赶到银川时,魏将司马安率领的河西军与鄢陵军,正与当地的林胡开战。

    林中的林胡,从衣着打扮来看,与三川郡的羱、羯、羝等民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双方的文化有着明显不同。

    比如说,三川郡的羱羯羝民族将「羊首人身」的羱羊视为信仰,而胡人,则大多信仰狼,但也有几支亦归属于林胡的部落,将「鹿」视为图腾,就比如九原那一带的林胡。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将熊、虎等猛兽视为图腾的异族,虽然这些部落都被魏人统称为「林胡」,但事实上,林胡只是【大魏宫廷】这些部落民族的统称,其实这些部落的人对自己另有称呼,比三川郡羱、羯、羝三族的构成还要复杂。

    而据赵弘润这些日子的了解,林胡的主要构成即是【大魏宫廷】「胡」与「羺」,「胡」即是【大魏宫廷】指胡人,在林胡这整个民族中相当于公民,有权利拥有牲畜与帐篷、女人以及财富;而「羺」,则是【大魏宫廷】指投奔胡人的古羱族游牧民族的后裔,这些人,与三川郡的羱、羯两族,都属于是【大魏宫廷】一个民族,皆属于当年从遥远的北方高原上南迁的古羱族后裔,只不过,羱、羯两族并没有胡人杂居,他们再次南迁来到了如今的三川郡,而羺族,则是【大魏宫廷】当年选择与胡人杂居的古羱族后裔。

    当然,这个所谓的「羺人」,只是【大魏宫廷】博西勒等三川羯族人对对方的蔑称,虽然羯族人如今已沦为魏国的鹰犬,但在游牧民族的生存地位链中,羯族人仍旧自视甚高,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他们蔑称为「羺」的这些胡人与羱人混血的后裔,这些人在羯族人眼中的地位,比羝(氐)族还要低。

    毕竟,羝族的祖上虽然是【大魏宫廷】胡人,但他们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接受了羱族的文化,虽然羱羯两族会感到不爽,但还是【大魏宫廷】可以忍受将后者视为己民族的近支;而羺人,虽然是【大魏宫廷】他们羱羯两族一样都是【大魏宫廷】古羱人的后裔,可前者却接受了胡人的文化,因此,自然不会被羱羯两族所接受。

    就这一点来说,与中原民族的价值观颇为相近。

    总而言之,在河西守司马安与银川的林胡交战时,羯角骑兵亦给予了莫大的支持。

    这些来自三川草原的骑士们,挥舞着骨制以及铁质的弯刀,呼啸着经过一片片森林,扫荡了银川一个又一个的林胡部落。

    若碰到的林胡部落是【大魏宫廷】软柿子,这群羯角骑兵便仿佛化身为穷凶极恶的狼群,杀入那些林胡部落,屠戳、抢掠,论凶狠绝不亚于当初抢掠魏韩两国的林胡;而若是【大魏宫廷】碰到的林胡是【大魏宫廷】硬茬,这些羯角骑兵便利用火矢、狼烟给出标记,以便于后方的魏将司马安,率领魏军精锐将这座林胡部落推平。

    记得在前往银川的途中,赵弘润与堂兄赵成岳,不止一次看到被羯角骑兵烧杀抢掠的林胡部落废墟。

    在赵成岳看来,论凶狠,羯族人跟林胡比起来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半斤八两,两者的区别仅在于,羯族人已臣服于魏国,算是【大魏宫廷】已经驯服的狼,也算得上是【大魏宫廷】友军,而林胡嘛,则是【大魏宫廷】未被驯服的狼,愚蠢地选择了与魏国为敌。

    不过,他还是【大魏宫廷】隐晦地提醒赵弘润,需要约束羯族骑兵在林中郡的屠杀,毕竟再怎么说,如今这些羯族骑兵也是【大魏宫廷】打着他们魏国的旗号,若屠杀过多的异族,虽然不至于会在中原造成多大的恶劣影响,但并不利于魏国日后掌控河套地区。

    赵弘润深以为然,便派人给羯族人的骑兵——「羯角军」,给这支骑兵的首领博西勒送了一封手书,也没说别的,只是【大魏宫廷】在信中告诉博西勒,他有意让羯族部落搬迁到河套地区,替魏国守卫这片天然牧场。

    博西勒一看就明白了赵弘润的意思,不久之后,便下令约束麾下的骑兵。

    毕竟,倘若只是【大魏宫廷】抢掠一波就回三川,那么,羯族骑兵自然不需要留手,但倘若魏国有意让他们日后驻守在这片草原,让他们羯族人成为魏国放牧牛羊的牧羊人,那么,博西勒自然不能在这片河套地区制造太多的杀戮。

    毕竟羯族人自身是【大魏宫廷】不负责放牧的,他们是【大魏宫廷】战士,倘若他们杀光了林胡,或者在林胡这边造成了太大的杀孽,这不利于他们日后奴役林胡人在这片草原上生活。

    然而,虽然羯角骑兵们逐渐收敛了许多,但银川的林胡,还是【大魏宫廷】遭到了几近毁灭性的打击,因为他们愚蠢地选择了与魏军在林间作战。

    其实平心而论,银川林胡想得倒是【大魏宫廷】也没错,既然在平原上打不过魏军与羯角骑兵的联合,那么,不如就转入林间作战。

    可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银川林胡的运气太糟糕了,因为他们面对的河西军,其中有一半乃是【大魏宫廷】原砀山军的兵将,最是【大魏宫廷】擅长在林间作战。

    于是【大魏宫廷】乎,原本打算在森林中狩猎魏军的银川林胡,反过来被河西军的魏卒狩猎了,短短八日,银川一带的林胡被河西军在林间杀死了几万人,而待等幸存的银川林胡逃到平原时,却又遭到了暂时归属司马安指挥的鄢陵军的突击,以至于近乎有大半的林胡战士覆灭。

    七月下旬时,魏将司马安率军抵达了银川平原。

    得知己方部落战败的消息后,居住在银川的林胡部落,仓皇北逃,但由于羯角骑兵提前截住了前往临河平原的去路,使得银川当地的林胡部落,有大片陷入了魏军的包围。

    若是【大魏宫廷】按照司马安当年的脾气,这些已在他魏军包围网内的林胡,一个也别想活,男人全部杀光、女人留下来作为奴隶,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

    不过这次,他还是【大魏宫廷】遵照太子赵弘润的意思,给这些林胡留下了一线生机。

    这让当时在旁观战的赵成岳感到颇为意外,毕竟在他的印象中,司马安对待异族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大魏宫廷】杀,「非我族类尽杀之」这句话,正是【大魏宫廷】出自这位上将军的口。

    于是【大魏宫廷】,在庆贺的时候,赵成岳好奇地询问司马安:“大将军不怕这些异族日后复反么?”

    当时,司马安看了一眼赵弘润,淡然说道:“彼反,便剿之。……只要我大魏强盛,何惧这些异族反叛?”

    说这番话时的司马安,在河西郡拥有着十几万的异族奴隶,正是【大魏宫廷】这些异族奴隶日复一日的辛勤工作,才使得司马安迅速修缮了河西郡的几座城池,为魏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相信此前谁都不会想到,这位当年提出「非我族类尽杀之」的上将军,如今却是【大魏宫廷】魏国最大的奴隶主,手底下奴役着十几万的异族奴隶。

    而在听了司马安的回答后,赵成岳感觉很是【大魏宫廷】惊奇,不过仔细想想,司马安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只要他魏国保持强盛,这些臣服的异族岂敢反叛?『注:五胡乱华,本质就是【大魏宫廷】中原因为频繁内战而变得虚弱,让这些原本臣服于中原的胡人心生了非分之想,因此这是【大魏宫廷】中原自己的问题,同时也是【大魏宫廷】民族融合期间的一个歧路。如果中原依旧强盛,这些胡人找不到任何可趁之机,必然逐渐融入汉民族。』

    他并不知道,其实这最初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观念。

    随后,那些侥幸逃过魏军包围网的银川林胡,疯狂向北迁移。

    对此,魏将司马安并没有追击,而是【大魏宫廷】率领河西军与鄢陵军,据守银川平原,一方面搜捕那些散落在附近平原上的林胡战士,一方面则遵照太子赵弘润的命令,准备在这里兴建一座要塞级的城池,就命名为「银川」。

    而与此同时,在七月下旬左右,魏国河东守、临洮君魏忌,亦率领河东军与商水军,在临河平原击败了一股强大的林胡部落。

    这场「临河之战」,林胡方共有十几个部落参与,总兵力达到近十万,而魏军这边,由于燕侯赵疆与桓侯赵宣各自率领南燕军与北一军加入,使得魏国的总兵力暴增到十五万左右。

    五万的兵力差距,再加上林胡与魏军在军备上的差距,使得林胡方在固守了半个月后,终于坚持不住,纷纷向大河北岸迁移。

    两日后,也就是【大魏宫廷】在八月初,魏军挺进临河平原,一方面追击溃败的林胡,一方面则遵照东宫太子赵弘润的命令,准备在临河平原上修筑一座要塞级城池。

    这座城池,临洮君魏忌命名为「朔方」,而临河平原,也正式更名为「朔方郡」。

    而同期,在七月下旬时,魏将庞焕亦率领镇反军向「九原」挺进,并在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后,战胜了九原的林胡,同样按照东宫太子赵弘润的命令,准备在当地修筑一座要塞级的城池,命名为「九原城」。

    截止此时,河套地区强大的林胡,已被更为强大的魏军驱赶到大河「几」字流向的上方,虽然河间之地还依旧残存着不少林胡势力,但显而易见,这些林胡势力根本不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对手。

    当然,占领了河套地区,并不意味着魏军就能高枕无忧,毕竟「林中郡」只是【大魏宫廷】林胡生活的其中一块土地而已,在「林中郡」,在那片姑且称作「云中」的高原上,也同样生活着一些林胡部落。

    为了防止林胡反攻河套地区,赵弘润这才决定在银川、临河、九原相继筑造城塞。

    榆林、原中、朔方、九原、银川,这五座新城,即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为了掌握河套地区,而初步拟建的第一批要塞级城池。

    在他看来,目前的魏国并无力量完全控制整个河套地区,因此,只能采取这种钉钉子般的战术,将魏军的痕迹扎根在这五块地方,在这里修筑要塞级城池,以这五座城池,辐射整个河套地区。

    临近九月时,在东宫太子赵弘润的号令下,数十万魏军渡过大河,继续驱赶林胡,目的就是【大魏宫廷】将那些不愿臣服于魏国的林胡,驱赶到遥远的北方高原,使魏国能够高枕无忧地开发河套地区这片天然的牧场。

    突然有一日,赵弘润忽然收到了派往韩国的青鸦众送来的情报。

    『……韩国,还当真偷偷摸摸打造了几万名重骑兵,借这支重骑兵,重创了东胡……啧啧。』

    不得不说,这份情报,让他又惊又喜。

    惊的是【大魏宫廷】,韩国与东胡的交锋,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而喜的是【大魏宫廷】,当年他设下的陷阱,韩人终于掉到坑里了。
友情链接:莽荒纪  全民领主  减肥方法  中国会计网  最强逆袭  龙组兵王  我闺女是天师  笔趣阁  作文大全  全球灵潮  努努书坊  超级兵王  民国谍影  太初  神级兵王都市行  天天美食  南方财富网  武道孤圣  九重武神  神道丹尊  创世中文网  情话网  北宋大表哥  斗战狂潮  中药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