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3章:回都【二合一】
    赵十月下旬,大梁朝廷派人向「原中要塞」送去了催促的密信,催促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尽快返回大梁。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从五月末到十月份,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在大梁消失了将近五个月,朝廷好不容易熬到魏军战胜林胡、夺取了河套地区,可这位太子殿下依旧赖在河套不肯返回大梁,也难怪礼部尚书杜宥会急火攻心。

    “哥,我看你还是【大魏宫廷】立即回大梁为妙,否则,我恐怕杜宥大人要亲自带队过来拿人了。”

    在与燕侯赵疆、桓侯赵宣二人相聚喝酒的时候,赵弘润的弟弟赵宣笑着调侃道。

    在旁,燕侯赵疆亦是【大魏宫廷】笑呵呵地点头。

    这场针对林胡的战争,其实魏军将领们都隐隐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对于燕侯赵疆麾下的「南燕军」以及桓侯赵宣麾下的「北一军」而言,倒是【大魏宫廷】一场恰到好处的练兵之战,毕竟前者曾在「山阳之战」中几乎全军覆没,而后者,则是【大魏宫廷】在「雍丘之战」中伤亡过半,补充了大量新兵的这两支军队,正需要这种程度的战争磨砺兵将。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由于在这场战争中亦斩获了莫大功劳,因此,赵弘润决定在返回大梁后,就恢复赵疆与赵宣这两位兄弟的王爵,毕竟当初赵弘润在削他们爵位的时候,其实也只是【大魏宫廷】走个过场,这一点,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至于南梁王赵元佐,其实早在前者辅助将军庞焕在宋郡睢阳县打败了桓虎,将后者驱逐到了宋鲁一带时,赵弘润便已恢复了这个男人的王爵,不过仍然只允许这个男人在魏国需要他时出征,平时则必须留在大梁——对于这个王叔,赵弘润虽然曾口口声声表示毫不忌惮,但说到底还是【大魏宫廷】有点在意的。

    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大魏宫廷】相当危险。

    在与赵疆、赵宣两位兄弟相聚之后,赵弘润于次日又邀请了诸路魏军的将领,包括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率领私军的贵族。

    在这场既是【大魏宫廷】庆功又是【大魏宫廷】告别的宴席中,原韩国北原十豪之一、太原守廉驳,首次带着副将俞奚,以魏国将领的身份出席——在数日前,赵弘润便任命了廉驳为「云中守」,任命俞奚为「云中都尉」,算是【大魏宫廷】将云中郡整个托付给了廉驳。

    对于这项任命,诸魏国将领们九成持支持态度,但也有一小部分抱持怀疑或警惕——其实倒不是【大魏宫廷】他们不信任廉驳,实在是【大魏宫廷】「云中郡」这块地方太重要,要是【大魏宫廷】廉驳假意投奔魏国的话,那么,雁门郡的李睦,将毫不费力地通过云中郡进入河套地区腹地,河套地区的「多点防御部署」,将失去最起码一半效果。

    然而,待等这位对廉驳抱持怀疑的魏军将领们,在跟廉驳喝了一次酒后,便纷纷打消了心中的猜忌,在他们看来,喝酒如此豪爽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大魏宫廷】奸恶之徒——虽然这理由听上去很可笑,但不可否认正是【大魏宫廷】这个时代的军人交际的全部,只要是【大魏宫廷】酒量大的人,似乎到别的什么地方都能混得开。

    三日后,在魏军结束了全员犒军庆贺胜利之后,赵弘润告别了暂时需要驻守在河套地区的诸魏国军队,骑着战马原路返回。

    而期间,秦少君赢璎亦加入了赵弘润的旅程,准备随同丈夫一起返回大梁。

    不得不说,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两年时不时地往返于秦国与魏国,分别扮演「秦国储君‘秦少君’」与嫁到魏国的「秦国公主‘嬴璎’」,这感觉确实蛮奇怪的。

    “这次你能在大梁呆上多久?”

    在返回大梁的途中,赵弘润询问恰敬笪汗ⅰ控少君道。

    只见坐在马上的秦少君捋了捋鬓发,轻笑着回答道:“应该能有半年吧。”

    说实话,秦少君长得并不能算漂亮,至少与苏苒、羊舌杏那种漂亮不同,后两者的漂亮叫做美艳,而秦少君嘛,其实在恢复女装的时候,姿色远不如苏苒与羊舌杏,反而是【大魏宫廷】她穿着男装的时候,那种中性美让赵弘润怦然心动。

    尤其是【大魏宫廷】得知秦少君被不少大梁世族千金暗慕的时候,赵弘润心中更为暗爽,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为什么。

    “半年?”赵弘润闻言一愣,既是【大魏宫廷】羡慕又是【大魏宫廷】调侃地说道:“你这个储君当得倒是【大魏宫廷】惬意,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在咸阳露露面……”

    “……”秦少君淡淡瞥了一眼丈夫,不过却什么都没说,撇过头与赵雀闲聊去了。

    赵弘润看得莫名其妙:“我说得不对么?”

    在旁,赵雀抿嘴微微一笑。

    想来只有她才能体会到秦少君心中的焦急,眼瞅着芈姜的儿子赵卫与苏苒的女儿楚楚越来越大,而羊舌杏与乌娜,算算日子,亦在赵弘润前来河套地区犒军的前后诞下了子女,如今家中,就只有她赵雀与秦少君这位平妻,肚子尚无什么消息,这如何不让她俩着急?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关系,秦少君与赵雀的关系日渐亲密起来,在河套地区重逢的短短几日,便成为了无话不说的闺蜜。

    几日后,待等赵弘润一行人回到汾阴津时,此时早已有大梁朝廷派来的专程使者,携船在港口等候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的返回。

    这名使者赵弘润也不陌生,正是【大魏宫廷】当年与介子鸱同场考试的考生唐沮,此人在高中甲榜后,便拜入了礼部尚书杜宥的门下,成为了这位尚书大人的门生与左右手,如今,也被提拔到了郎官的职位。

    “杜宥大人莫不是【大魏宫廷】快气炸了吧?”

    在登上专程来接他的船只后,赵弘润与唐沮打着招呼。

    可能是【大魏宫廷】受到礼部尚书杜宥的影响,当初就不苟言笑的唐沮,如今更是【大魏宫廷】变得少年老成,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太子殿下说笑了,尚书大人对我大魏赤胆忠心,自是【大魏宫廷】期望辅佐殿下他日成为我大魏的明君……”

    巴拉巴拉,一大堆规劝,听得赵弘润直翻白眼,简直要怀疑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杜宥亲至。

    走水路非常便捷,仅四五日工夫,赵弘润一行人便从汾阴抵达了博浪沙河港。

    如今的博浪沙河港,论繁华可能尚不如大梁,但是【大魏宫廷】论热闹,却完完全全将大梁比了下去,成为魏国独占鳌头的自由贸易港口,就连建成已多年的「雒市(雒城自由贸易河港)」,也不及博浪沙热闹。

    这也难怪,毕竟博浪沙河港,这目前纵观整个天下,绝无仅有的对天下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势力开放的市集,无论你是【大魏宫廷】中原哪国的人,哪怕是【大魏宫廷】游牧民族,只要你有魏国的铜钱,就能在这片港口做生意。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魏国铸造的铜钱,如今的价值越来越高,各国的商人们,都渐渐习惯于储藏一些。

    甚至于,由于魏国铜钱的购买力额度较小,不方便大宗贸易,各国的商人已不止一次向大梁的户部提出诉求,希望魏国铸造一种高额的钱币。

    这也是【大魏宫廷】户部近阶段在头疼的问题,毕竟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有效的防伪手段,倘若魏国果真按照那些商人的要求,铸造出了一种高额的钱币,那么,过不了多久,各方势力就会私下烂造,铸造大量假冒的钱币,到魏国兑换铜钱,谋取差额的利益。

    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笔小钱。

    在路过博浪沙时,赵弘润考虑到自己两手空空返回大梁不太合适,便带着秦少君、赵雀以及宗卫们,在博浪沙港市转了转,一方面是【大魏宫廷】为了暗访一下港市的治安与繁荣程度,一方面,也是【大魏宫廷】为了买些礼物。

    他父皇一份、母妃(沈淑妃)一份,以及家中的几位女眷各一份。

    尤其是【大魏宫廷】乌娜与羊舌杏,在她们生产的时候,赵弘润可是【大魏宫廷】在千里之遥的河套地区,虽然以二女的性格,倒也不至于会有所埋怨,但适当地哄哄自己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好?

    还有乌贵嫔,赵弘润当年答应过六哥赵昭代为照顾前者,自然也不能落下。

    “还有王皇后那边,殿下亦不可落下,否则难免会有人指责殿下厚此薄彼,不行孝道。”

    宗卫长吕牧在旁提醒道。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事实上吕牧说得没错,即便赵弘润并非王皇后所生,且二人以往甚少接触,但至少赵弘润坐在东宫太子这个位置上,就必须像对待沈淑妃那样对待王皇后,甚至于尊称王皇后为母后,这是【大魏宫廷】历来的规矩。

    说实话,赵弘润对王皇后的印象并不是【大魏宫廷】太好,毕竟这个女人毁了她自己的两个儿子,长皇子赵弘礼黯然离开大梁,至今还不晓得隐居在哪里,而旧太子赵誉,曾经胸襟宽阔、追随者无数的他,最终自焚于锦绣宫,这与王皇后也脱不开关系。

    而在赵弘润带着秦少君与赵雀微服逛着港市的同时,这次特地前往汾阴津接他的礼部官员唐沮,则暗地里派人向朝廷率先禀报,仿佛是【大魏宫廷】在担心这位东宫太子殿下再次偷偷溜走。

    这份不信任,让赵弘润感觉很是【大魏宫廷】无奈。

    待等逛了半天港市,在距离黄昏仅一个时辰的时候,赵弘润等人便带着购买的礼物,返回了大梁。

    回到大梁、回到皇宫,赵弘润率先前往凝香宫向母妃问安,心中暗自希望在博浪沙港市购置的礼物,能够稍稍缓解这位母妃心中的愤懑,毕竟他这次连招呼都没打,就偷偷溜去了河套地区,且一去就是【大魏宫廷】将近五个月,天晓得这位母妃心中会有多么生气。

    不过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是【大魏宫廷】,待等他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带着秦少君与赵雀上门问候时,沈淑妃的心情居然非常好,好地让赵弘润感觉不可思议。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乌娜与羊舌杏都为赵弘润生下了一个男婴,使得沈淑妃又增添了两名孙儿,故而心情奇佳。

    当然,虽然沈淑妃因为多了两名孙儿的关系心情奇佳,但必要的说教,赵弘润却也逃不过。

    这不,在秦少君、赵雀以及吕牧等人暗自偷笑的观望下,赵弘润就被沈淑妃提着耳朵叫到了偏厅,好一番斥责。

    并非是【大魏宫廷】斥责赵弘润连招呼都不打就偷偷跑到河套地区去,而是【大魏宫廷】责怪赵弘润这个当爹的,居然在儿子生诞的时候离开大梁。

    至于最后,沈淑妃则是【大魏宫廷】勒令赵弘润必须尽快给她两个孙儿想个好名字。

    而与此同时,秦少君与赵雀在得知乌娜与羊舌杏皆生下了一名男婴后,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暗暗叫苦。

    尤其是【大魏宫廷】秦少君嬴璎,毕竟她可是【大魏宫廷】平妻的身份,且她若为赵弘润生下一子,这个男婴刚出生就可封为「商君」,拥有商水县作为封邑。

    虽然说这是【大魏宫廷】唯独她这位秦国公主才拥有的特别待遇,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她的肚子至今都没有什么动静,这如何不让她感到焦急?

    于是【大魏宫廷】,她悄悄地请教赵雀,只可惜,赵雀自己也很着急——虽然赵雀因为曾出身夜莺,学到了许多魅惑男人的手段,且凭借这些手段让赵弘润这位丈夫对她颇为痴迷,可种子一次次地播下去了,就是【大魏宫廷】不见有什么动静,她有什么办法?

    “……要不然,拜托一下芈姜?”

    赵雀偷偷跟秦少君说道。

    还记得今年年初,当赵弘润携芈姜、赵雀等人,被旧太子赵誉软禁的时候,芈姜曾用几颗不起眼的药丸,就放倒了当时看守肃王府的禁卫军,让赵雀叹为观止。

    此时赵雀这才知道,原来这位以往印象中只是【大魏宫廷】剑术精湛的大妇,居然是【大魏宫廷】巫女出身,擅长配置巫药——巫药中,肯定会有助女人生孕的药物吧?

    “芈姜?”

    秦少君微微皱皱眉,心中不太乐意。

    毕竟,虽然说她与芈姜已解开了矛盾,但再怎么说,芈姜如今那东宫太子妃的名份,也是【大魏宫廷】从她手中夺过去的,要说秦少君毫无芥蒂,那显然是【大魏宫廷】自欺欺人。

    在她眼中,她与芈姜应该是【大魏宫廷】平起平坐的,且芈姜那时也认可了这件事,在这种情况下,低声下气去恳求芈姜,哪怕秦少君已了解芈姜的性格,明确清楚这个性情淡薄的女人并不会故意刁难她,心中亦不大情愿。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秦少君询问赵雀道。

    赵雀想了想,说道:“我想办法联系我姐姐,她或许有什么土方……”

    秦少君当然知道赵雀的姐姐就是【大魏宫廷】如今管理着一方水榭与夜莺的赵莺,当初她与赵弘润成婚的时候,还是【大魏宫廷】赵莺代替了她,使得「秦少君」与「秦国公主嬴璎」两角能同时出现在婚堂上。

    相比较芈姜,秦少君还是【大魏宫廷】愿意拜托赵莺,并且赵莺也是【大魏宫廷】她们丈夫的女人,且至今为止,还未曾给赵弘润诞下子女。

    唔,这就有共同语言。

    片刻后,当赵弘润终于熬过了沈淑妃的说教后,便在沈淑妃的催促下,亲自前往甘露殿以及凤仪宫,向魏天子与王皇后赠送一份礼物。

    而秦少君与赵雀,则被沈淑妃这位婆婆留在了凝香宫,显然,沈淑妃准备给这两位“不争气”的儿媳妇上上课,或者鼓励激励一番。

    给了秦少君与赵雀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赵弘润逃也似的离开了凝香宫。

    对于他父皇魏天子,父子间无需那些客套,赵弘润索性就直接让宗卫穆青带着礼物送过去了。

    按照他的话说,他能记得给他父皇带礼物,而不是【大魏宫廷】随手提两只兔子回去,他父皇就应该偷着乐了。

    至于王皇后与乌贵嫔那两边,赵弘润倒还真是【大魏宫廷】亲自提着礼物拜访,区别仅在于,王皇后那边他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敷衍了事,至于乌贵嫔那边,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受六哥赵弘昭的托付,真心将其当做母亲赡养对待。

    总而言之,在黄昏之后,赵弘润终于得以返回东宫,与诸女团聚,包括从凝香宫返回的秦少君与赵雀在内。

    在此期间,乌娜与羊舌杏因为都收到了丈夫的礼物,再加上他们又为丈夫生下了一个男婴,心情非常好,早已忘却了生诞时丈夫不在身边的那点小小幽怨。

    纵使是【大魏宫廷】苏姑娘,因为芈姜、乌娜、羊舌杏三女皆生下男婴而她却生下女儿之事饱受打击,近几日忧容满面,在收到赵弘润的礼物后,心情亦改善了许多。

    唯独芈姜,情绪一如既往的平静,除了赵弘润回来时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回来了?」之后,便将注意力投注于儿子赵卫身上,让赵弘润隐隐有种「丈夫终究不如儿子得宠」的失落与无奈。

    当晚,阖家团聚,赵弘润与诸女闲聊到深夜,随后便在秦少君的房间歇息了。

    他又不傻,岂会看不出来秦少君在看到芈姜、苏苒、乌娜、羊舌杏所生儿女时眼中的急切,只是【大魏宫廷】这种事嘛,还真不是【大魏宫廷】着急就能办成的。

    次日天明,赵弘润理当前往宣政殿主持早朝,在朝中百官面前露露面,表示一下「本太子殿下已返回大梁」的意思,但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装作啥也不知一般,若无其事地赖掉了早朝。

    对此他心中振振有词:本宫这才从前线犒军回来,你们总得让我歇个几天吧?

    至于这个「几天」究竟是【大魏宫廷】几天,其实赵弘润心中也没数,反正,只要朝中百官不来催,那就赖着呗,能赖一天是【大魏宫廷】一天。

    结果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在当天的辰时,正当赵弘润搂着秦少君睡得昏昏沉沉时,礼部尚书杜宥就亲自来到了东宫。

    当赵雀来到秦少君的房间将赵弘润叫醒时,赵弘润简直感觉不可思议:不至于吧?连一天都不让我消停?

    当时气得赵弘润真恨不得颁布一道诏令,叫杜宥这个家伙赶紧告老,否则这日子真没发过了。

    不过最终,还是【大魏宫廷】理智战胜了冲动,促使赵弘润面色怏怏地穿上衣服,到东宫前殿接见杜宥。

    “杜宥大人,您就不能让本宫消停几日么?”

    在见到杜宥时,赵弘润忍不住抱怨道:“虽然早朝是【大魏宫廷】很重要,但我刚刚从战场前线返回,您好歹也让我缓两日吧?”

    “早朝?”杜宥看了一眼赵弘润,很平静地说道:“微臣并未为早朝之事而来……今日的早朝,微臣早就猜到太子殿下绝不会乖乖前往,因此,并未有何期待。”说罢,他又故意补充了一句:“确切地说,朝中诸大臣,皆未对此报以什么期待。”

    『……我的信用度不至于跌到这种地步吧?』

    赵弘润被杜宥一句话堵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半响后,他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杜宥大人今日前来是【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杜宥拱了拱手,正色说道:“是【大魏宫廷】因为韩国派来了使臣,向我大魏递上了国书。……那位韩使,其实在四日前就已经抵达了大梁,一直在等待太子殿下,臣以为,既然太子殿下已返回大梁,那么,唯独这件事不能拖,否则,会被人指责我大魏不懂礼数。”

    赵弘润这才释然,若有所思地挠了挠下巴,微皱着眉头问道:“那韩使,想见我?”

    杜宥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臣以为,这名韩使此番前来,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求见太子殿下……对此,臣也请示过陛下,陛下也这般认为。”

    “原来如此……”

    点了点头,赵弘润琢磨过来了,轻哼一声,晒然笑道:“看来,韩人是【大魏宫廷】迫切想要将他们已击败东胡的消息透露给我大魏……”

    见眼前这位太子殿下这么快就摸透了那名韩使的来意,礼部尚书杜宥在心中暗赞:这位殿下虽然性格疲懒,但天赋真是【大魏宫廷】没话说,自己苦思半日才想出来的事,这位殿下一眼就能看穿。

    “想来,韩国也是【大魏宫廷】担心我大魏在击败林胡后,或有可能借助得胜之势,对韩国用兵,故而早早派人来透露消息,让我大魏作罢……”说道这里,杜宥猜测道:“或许这次击败东胡,韩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不,你错了。”

    赵弘润摇了摇头。

    因为得到了鸦七从渔阳郡蓟县火速送回来的密信,因此赵弘润非常清楚,韩国这次击败东胡,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损失,反而是【大魏宫廷】为了打造那五万重骑兵,让韩国元气大伤。

    想到这里,他有些遗憾地说道:“真可惜啊,我原本还想着随便扯个借口,在韩国尚未击败东胡前对韩国用兵……”

    杜宥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确实这非常可惜。

    不过事已至此,惋惜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大魏宫廷】他遂劝说道:“既然事已至此,我大魏还是【大魏宫廷】暂时将重心放在河套,至于韩国那边,还是【大魏宫廷】暂时维持如今的局面吧……韩国需要时间休养生息,事实上我大魏更需要时间。”

    赵弘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既然韩国暂时没办法动了,那么,就先解决宋郡的问题好了。

    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疥癣之疾,也会让人感到心烦。
友情链接:漂亮女人  超级无上神帝  全职法师  重生之财源滚滚  全职法师  中国会计网  武道孤圣  斗战狂潮  中华养生网  中华康网  圣龙图腾  情话网  花百科  明朝败家子  笔趣阁  武道孤圣  明朝败家子  中世纪崛起  努努书坊  作文吧  中华康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神豪之娱乐天下  回到明朝当王爷  斗战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