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5章:韩使的礼单(二)【二合一】
    当得知礼部尚书杜宥正朝御花园奔来时,正在御花园内跑圈遛马的赵弘润,骑着那匹韩人进献的「赤风」,带着吕牧、周朴、穆青等几名宗卫当即就开溜了。

    赤风,它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什么所谓的东胡王的坐骑,赵弘润不得而知,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大魏宫廷】,这确实是【大魏宫廷】一匹好马,总得来说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各方面都超过赵弘润以往所骑乘过的任何一匹战马。

    尤其是【大魏宫廷】当赤风全力奔跑的时候,俨然一道赤色的影子,也难怪高力、高和那群小太监大惊失色,偷偷叫禁卫军到垂拱殿内朝向礼部尚书杜宥打小报告。

    意识到在皇宫内赤风施展不开,赵弘润索性便骑着他来到城外,顺便到城外,去看看韩人进献的其他东西。

    当然,赵弘润想看的,可不是【大魏宫廷】那一百一十名由韩国精挑细选的东胡少女,而是【大魏宫廷】一百匹优质的「胡马」——为了让魏国相信他们韩国确实已经击败了东胡,韩国这次很大方地赠送了百匹优质的公马,难得的是【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未经阉割的公马。

    这些韩人的进献之物,皆在大梁城北,朝廷特地叫人在那里划了一块地,除韩晁、赵卓两名韩使以及他们的随从这几日是【大魏宫廷】住在大梁城内的驿馆以外,另外一些韩卒,则住在该地,看守着那些胡女、胡马,以及一些胡人奴隶。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赵弘润在出城时,特地跑了一趟城内的驿馆,接上了韩晁、赵卓二人——二人在魏国相关人员接管这些进献之物、并获得魏国送返的国书前,还得在大梁住上几日。

    当看到赵弘润骑着那匹赤风的时候,韩晁与赵卓自然免不了一番奉承恭维,大抵就是【大魏宫廷】类似宝马增英雄的赞誉,认为赵弘润这位魏国东宫太子配上宝马赤风,真可谓是【大魏宫廷】相得益彰。

    对于这些赞誉,赵弘润听了之后也就是【大魏宫廷】笑笑而已,毕竟他很清楚,哪怕是【大魏宫廷】骑着诸如赤风这样优秀的战马,他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代步而已,毕竟他的武艺,连东宫的某两位女眷都打不过,哪有可能亲自上阵杀敌。

    与韩晁、赵卓二人说说笑笑,赵弘润一行人来到了城外,在城北距城大概三里左右的地方,在有不少禁卫军巡逻值守的地方,看到了一片宿营地,无疑,那就是【大魏宫廷】此番韩国使团的宿营地。

    “麻烦尊使派人把那百匹胡马牵出来。”

    赵弘润对韩晁说道。

    韩晁点点头,找到了宿营地中的韩卒队率,吩咐这些韩卒将礼单上那一百匹进献的胡马全部拉到了宿营地外的空地上。

    说实话,在看过雄壮的赤风后,再看这百匹胡马,赵弘润难免稍稍感觉有点失望,毕竟他从外观上,并未看出这些胡马与中原马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去试试。”

    赵弘润转头对宗卫们说道。

    听闻此言,除了宗卫长吕牧摇头笑了笑以外,宗卫周朴、褚亨二人翻身下马,走向了那些胡马。

    唯独穆青,扭扭捏捏地小声说道:“殿下,卑职对此不感兴趣,倒是【大魏宫廷】想试试另外一种……‘胡马’。”

    “什么?”

    赵弘润愣了愣,一时间并没有明白,直到他顺着穆青的视线转头望向宿营地,看到宿营地的栅栏内,有一群衣着打扮明显不同于中原的年轻少女,正怯生生地张望着他们时,心中这才恍然大悟。

    “少废话,快去!”赵弘润笑骂道。

    在吕牧一脸无语的摇头举动中,穆青作怪似的嘿嘿一笑,翻身下马,朝着周朴等人追了上去。

    远远看着周朴、穆青、褚亨三人试骑那些胡马,赵弘润心中暗暗评估着。

    他首要评估的对象便是【大魏宫廷】褚亨,毕竟褚亨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俨然是【大魏宫廷】中原人当中最硕壮的那一类人,在中原马中,能承载褚亨并且还能快速冲刺的战马,无疑正是【大魏宫廷】上等的战马,要知道褚亨的体重,足以接近一名全副武装的商水军士卒。

    看着褚亨连换三匹马,且这三匹马皆能承载着他的沉重快速冲刺,赵弘润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些胡马虽然不及自己胯下的赤风,但无疑是【大魏宫廷】优质的上等战马。

    不过看着看着,赵弘润也就没什么兴趣了,毕竟那些胡马再优秀,也及不上他此刻骑乘的赤风,而遗憾的是【大魏宫廷】,赤风就只有一匹。

    不由自主地,赵弘润的目光逐渐转向宿营地的栅栏那边,暗暗打量着那些眼眸中带着几分惶恐不安的东胡少女。

    东胡区别于中原人,果然不只是【大魏宫廷】文化的差距,其实相貌也占到很大原因,就比如这些东胡的少女们,她们的发色偏棕,眼眸也与中原的少女有很大的差异,再加上她们身上的异族服饰,还别说,确实有些异域情调。

    “要不要带两个回去?”

    忽然,身旁有人问道。

    赵弘润闻言轻笑一声,随口说道:“再说罢。”

    说完,他忽然感觉这个熟悉的声音并不像是【大魏宫廷】吕牧,遂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却愕然看到秦少君不知什么时候正骑着一匹坐骑来到了他身边,此刻正神色不善地看着他。

    “……”

    看着秦少君无言地张了张嘴,赵弘润忽然转头对吕牧怒目而视:她来了你居然不知会我?

    吕牧很无辜地耸了耸肩:那可是【大魏宫廷】主母,小人得罪不起啊。

    看着这主仆二人的互动,秦少君颇感无语地摇了摇头,随意地瞥了几眼那栅栏附近。

    以她堂堂秦国公主的尊贵身份,当然不可能会跟这些跟沦为奴隶无异的东胡少女争风吃醋,哪怕她的丈夫果真想尝尝这些东胡少女的滋味,带几个回宫,她也不会多说什么,顶多就是【大魏宫廷】以妻子的身份,要求丈夫先满足她想要儿女的要求罢了。

    事实上,秦少君此番也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为了这些东胡少女而来,她只是【大魏宫廷】想过来看看,看看韩国进献给魏国的礼物中,有没有她秦国用得上的,或者说对她秦国有利的。

    就比如宗卫周朴、穆青、褚亨三人正在试骑的那百匹胡马,她也想知道,这些胡马与中原马,以及他们秦国的马,三者各有什么优劣。

    只不过嘛,当她来到这边,看到自己丈夫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东胡少女瞧,她当然心中也会有些不爽。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马蹄之响,赵弘润、秦少君等人转头一瞧,就看到几名穿着官服的朝廷官员,正带着一干府役朝着这边而来。

    为首的,正是【大魏宫廷】兵部尚书「陶嵇」、兵部驾部司郎「於(yu)芳」,以及礼部左侍郎「朱谨」。

    除此之外,还有几名赵弘润感觉很面生的郎官与公吏。

    “谢天谢地……”

    赵弘润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惹来了秦少君颇感无语地白眼。

    此时,兵部尚书陶嵇一行人已策马来到了赵弘润等人跟前,齐刷刷地翻身下马,拱手朝着赵弘润行礼:“臣兵部尚书陶嵇(驾部司郎於芳、礼部侍郎朱谨),拜见太子殿下。”

    赵弘润点点头:“诸位免礼。”

    此时,陶嵇等人又面向秦少君,拱手而拜:“拜见秦少君。”

    “诸位大人多礼了。”秦少君微笑着回应道。

    说实话,出城的时候,赵弘润派人向兵部与礼部知会了一声,不过他没想到兵部尚书陶嵇会亲自前来,由此不难看出,想必陶嵇仍对自己能否坐在兵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并不是【大魏宫廷】很有自信,故而在听到赵弘润这位太子召唤,赶紧抛下手中的事务过来鞍前马后。

    在权衡了一下利弊后,赵弘润索性也就没有揭穿陶嵇的小心思,反正他也有些事要交代陶嵇,也省得另外再找时间了。

    不过,他首先还是【大魏宫廷】将驾部司郎於芳与礼部左侍郎朱谨叫到了身边,指着远处宗卫们正在试骑的那百匹胡马,对於芳说道:“於大人,胡马与中原马、巴蜀之马,各有优劣,你可知道?”

    驾部,归属兵部,掌管魏国全国的马政,无论牧马、培育战马,包括邮驿,都归驾部掌管,可以理解为,只要是【大魏宫廷】跟马有关系的,都归驾部(除了宫内的马,另有专门为王室管理坐骑的官署)。

    而於芳作为驾部的司侍郎,当然对这些事颇为精通,他闻言遂点头说道:“太子殿下所言之事,下官略有涉及……巴蜀马耐力好但矮小,适用于山地而不利于平原,中原马骨架大,但耐力、速度皆平平,草原上的胡马,耐力与速度皆颇为惊人,但个头一般都较小……”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赵弘润胯下的坐骑赤风,在啧啧称赞声中又补充道:“相传另有西域大宛国的汗血马,力量、速度、耐力皆为上乘……”

    听着於芳侃侃而谈,赵弘润颇为惊讶,惊讶之余,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暗暗点头。

    他笑着说道:“看来於大人对于此道甚是【大魏宫廷】精通,这很好,既然如此,这件事便有於大人负责吧?”说罢,他顿了顿,正色说道:“我决定在三川的川中、洛宁一带,以及河套的原中一带,由朝廷派人建设两座牧场,培育优质战马……”

    『……』

    於芳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韩使韩晁、赵卓二人,心说:殿下,这事您当着这两名韩使的面说,真的合适么?

    不过在犹豫了半响后,他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出言提醒,而是【大魏宫廷】恭恭敬敬地说道:“承蒙太子殿下器重,下官唯效死尔!”

    “那这百匹胡马,就交给於大人了,希望於大人为我大魏培育出更出色的战马。”

    赵弘润笑着说道。

    说罢,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不远处应该是【大魏宫廷】竖着耳朵倾听的韩晁与赵卓二人说道:“韩晁,待我大魏培育出优质的战马,到时候,本宫送你一匹如何?”

    “这如何使得?”韩晁连连称谢,随即不动声色地与副使赵卓交换了一个眼神:果然,魏国也已战胜了林胡、占领了河套。

    看着韩晁、赵卓明明忐忑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赵弘润心中暗暗好笑。

    他并不觉得当着韩晁、赵卓二人的面说起马场的事有什么问题,难道他不说,韩人就猜不到魏国会在三川、河套放牧战马?

    就像韩国借一份礼单透露给魏国「东胡已亡」的情报一样,有些事,彼此心照不宣即可。

    “朱(谨)大人,与两位韩使交割进献之物一事,就交给礼部了。”

    指了指韩晁与赵卓,赵弘润从怀中取出那份礼单,递给礼部左侍郎朱瑾。

    “臣遵命。”

    朱瑾接过礼单扫了两眼,待看到其中确实有不少本国需要的东西后,不由地点了点头。

    不过,待等他在礼单上看到那些进献的胡女后,他脸上便露出了迟疑之色——这个,他可不敢擅做主张。

    想到这里,他请示道:“太子殿下,不知其中百十名胡女,作何安排?”

    当即,赵弘润便感觉有一双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心中暗骂这个朱瑾实在是【大魏宫廷】死脑筋,居然当着秦少君的面问起此事。

    “先安置到城内的太子府,待朝廷评定此战功勋时,赏赐于那些有功之士,朱大人意下如何?”赵弘润咬牙切齿般说道。

    无辜的朱瑾被赵弘润瞪了两眼,只感觉莫名其妙,不知说错了什么惹恼了这位太子殿下,遂万金油似地说了句“太子殿下英明”,结束了这个话题。

    此后,赵弘润又将兵部尚书陶嵇叫到一旁,对他吩咐了几句。

    曾几何时,兵部掌管着魏国的一概军事行动,但是【大魏宫廷】如今,兵部则渐渐成为了一个后勤保障的角色,只负责为出征在外的军队供输粮草辎重,不再拥有对战事的指挥权。

    说实话,赵弘润并不想恢复兵部达到曾经的权力,在他看来,后方指挥前线,这是【大魏宫廷】相当不明智的行为,充其量只能让兵部起到一个引导战略的角色,但是【大魏宫廷】,这份权柄赵弘润已经授予了垂拱殿内朝,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兵部完完全全地失去了指挥国家战事的权力。

    赵弘润并不认为这样不好,在他看来,兵部只要负责好后勤保障供输就足够了,他魏国的军方,有的是【大魏宫廷】足以挑大梁的将领,倘若两者职权覆盖,这反而容易引起混乱。

    因此,赵弘润将陶嵇叫到一旁,就是【大魏宫廷】为了专门叮嘱此事,让兵部成为辅佐军方的角色,只负责后勤,并不参合军方的决定。

    虽然陶嵇畏惧赵弘润这位太子殿下,但在这件事上,他还是【大魏宫廷】鼓起勇气提出了异议:“太子殿下,似这般并不利于统筹……”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还是【大魏宫廷】说,太子殿下准备启用「上将军府」?”

    『上将军府?』

    赵弘润晒笑一声。

    虽然说为了避免上位后使朝廷发生因大量人员调动而引起的动荡,赵弘润并没有罢免旧太子赵誉时期的某些官员,包括与他不合的上将军府府正晁立栋,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会重用这些人。

    就拿晁立栋这家伙来说,当初此人几番恶心过赵弘润——当然赵弘润也教训过他——因此,赵弘润决定让上将军府成为一个魏国将领养老的机构,比如在这座官署内摆放一些魏国名将的遗像,供后者瞻仰什么的。

    至于真正的军方,赵弘润准备另外筹建,官署的位置他都早已经想好了,就在他的太子府。

    他准备将这座府邸,改建成一个特殊的朝廷衙门,招纳新生代的将军,使其总督日后魏国的战争——至于这座将来魏国最高军事决策府衙究竟取个什么名字,他暂时还未考虑好。『PS:其实我想取名天策府的,哈哈,暂定,有更好名字的书友不妨在书评给予建议』

    要是【大魏宫廷】朝臣们不反对的话,他还想有朝一日自领大将军之职,统帅魏国几十万大军,一举击败韩国这个魏国目前最强劲的对手。

    只可惜,诸朝臣允许他这般妄为的可能性不大,因此,赵弘润准备徐徐图之。

    在赵弘润简略向陶嵇表露了一些打算后,陶嵇好似也隐隐有所领悟,遂接受了这位太子殿下的意见。

    虽然这样一来,兵部确实要失去许多职权,但好歹他能继续当这个兵部尚书不是【大魏宫廷】?何必与这位太子殿下对着干呢?

    在交代妥当之后,赵弘润便将这边的事交给了陶嵇、於芳、朱瑾三人,带着秦少君与几名宗卫返回皇宫。

    临行前,秦少君面无表情地询问道:“太子殿下不挑几个胡女回宫尝尝滋味么?”

    在宗卫穆青的嘿嘿怪笑声中,赵弘润权当没有听到。

    他可不愿与秦少君涉及这方面的话题,虽然说秦少君平日作男儿般打扮,也有着男儿般的胸襟,但本质嘛,到底还是【大魏宫廷】个女人,况且还是【大魏宫廷】他的女人。

    除非她怀有身孕,否则在她面前提及别的女人,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赵弘润记忆犹新,昨晚秦少君为了怀上他的孩子,究竟有多卖力。

    在返回皇宫的途中,赵弘润有意支开了宗卫们,通过一番甜言蜜语以及种种许诺,总算是【大魏宫廷】哄得了秦少君的欢心,但是【大魏宫廷】对于秦少君想要他一定能让她怀上身孕的保证,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很无奈:虽然说这事男性确实是【大魏宫廷】关键,但也不是【大魏宫廷】他说了算的。

    回到东宫后,赵弘润先是【大魏宫廷】看望了诸女的情况,随即,便坐在前殿考虑宋郡之事。

    毕竟,既然目前与韩国打不起来了,那么,宋郡之事,无疑就成为了首重。

    想了想,赵弘润吩咐小太监高力道:“把介子鸱与张启功叫到这里来。”

    “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高力躬身而退。

    片刻之后,高力便领着介子鸱与张启功两位内朝大臣来到了东宫的前殿。

    对于这两位肱骨近臣,赵弘润也没有过多客气,在吩咐左右奉上茶水后,便将介子鸱与张启功带到偏殿,与他们商议起来。

    “我在河套时,曾收到密信,说宋云找了个宋王室的后裔,在「丰」、「沛」一带弄了个什么宋国……对此你二人有何看法?”

    介子鸱与张启功对视了一眼,后者向介子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此,介子鸱也不过多客套,率先开口说道:“臣以为不足为虑,拜张大人的策略所致,北亳军目前在宋郡的名望,已不如以往,更何况宋郡还有崔咏大人在,宋云复辟宋国的行为,注定不会成功。”

    赵弘润当然知道北亳军复辟宋国的行为注定不会成功,因为,宋郡目前已经公开认可了「北亳军即是【大魏宫廷】叛逆」这项决定——虽然是【大魏宫廷】被迫的,但如此一来,朝廷对于征讨北亳军就有了名分,说得难听点,哪怕是【大魏宫廷】魏军这次像上回金乡屠民事件那样,误杀了无辜的宋民,但只要魏军一口咬死那些宋民就是【大魏宫廷】北亳军的成员,宋郡人对此也毫无办法。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对于北亳军这种行为,若朝廷毫无表示,就看着北亳军以及其首领宋云在那跳来跳去,说实话赵弘润心中也很是【大魏宫廷】不爽。

    这才是【大魏宫廷】关键所在。

    想到这里,赵弘润转头看向张启功。

    『介子鸱所言并无大错,但太子殿下似乎并不满意……』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介子鸱,张启功在略做思忖后,正色说道:“臣以为,朝廷应当给予回应。其一,斥责宋云之举乃背国叛逆;其二,派兵征讨宋郡……”

    听闻此言,介子鸱打断道:“太子殿下,臣反对再派兵征讨宋郡,如今在宋郡,崔咏大人已笼络了许多县城,让其公然表态站在我朝廷这边,臣以为,此时再派兵征讨宋郡,恐引起宋郡之民的恐慌,使崔咏大人前功尽弃……”

    张启功听到这里,眼眸闪过一丝精光,正色说道:“介子大人所言不虚,但张某以为,纵使是【大魏宫廷】崔咏大人笼络的宋地门阀中,亦不乏有暗通北亳军者,因此并不能说朝廷就稳操胜券,臣以为,既然宋云明确作出叛国之举,那么,朝廷就必须出兵征讨给予回应,否则,恐助涨叛逆者之气焰……”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介子鸱,稍稍放缓了语气:“如介子大人所言,朝廷再派兵进驻宋郡恐引起宋民惶恐,但可以令驻守在宋郡的浚水、成皋、汾陉三军征讨北亳军。”

    介子鸱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

    毕竟正如张启功所言,朝廷确实需要作出一个表态,否则的确会助涨不臣者的气焰。

    “那就这样决定,给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下诏,让他们自己决定,派出两支征讨北亳军……告诉三位将军,我不求剿灭北亳军,也不求擒杀宋云,只要让其别上蹿下跳惹人心烦就足够了,至于其他宋郡的事,依旧交给崔咏。”说着,赵弘润端起茶喝了一口:“介子,以垂拱殿的名义下诏,启功,你留一下,我另外有事嘱托你。”

    看了一眼张启功,介子鸱没有多说什么,躬身而退。

    而张启功却不禁激动起来,因为当初在他前往宋郡之前,赵弘润曾对他许诺过一些承诺。

    今日,莫非就是【大魏宫廷】自己得偿所愿之日?
友情链接:哲夫当立  诸天最强大咖  美食供应商  汉乡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全民领主  励志故事  天天美食  大魏宫廷  超强吸妖器  飞剑问道  绝世邪神  超级神基因  大学生必备网  全本书屋  全本小说网  逆剑狂神  开天录  笔趣阁  龙组兵王  全职高手  如意小郎君  星峰传说  扶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