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1章:擒获【二合一】
    “似乎结束了。”

    约半个时辰后,黑鸦众首领阳佴目视着远方夜幕下的那座庄院,小声地说道。

    “似乎?”

    张启功冷冷瞥了一眼阳佴,听上去平静的语气下,微微有些颤音,可能是【大魏宫廷】还未从方才那无名的愤怒中完全恢复过来。

    见此,阳佴面有讪讪之色,忽然,他瞧见远处那座庄院,好似有人举着火把晃动了几下。

    这显然是【大魏宫廷】庄院内那些黑鸦众们的暗号。

    见此,阳佴肯定地提醒张启功道:“结束了。”

    “……”

    张启功深深看了一眼阳佴,继而惆怅似的叹了口气,原本冷漠的口吻也带上了几分困倦的意味:“走吧,随我去看看。”

    “是【大魏宫廷】!”

    片刻后,张启功、阳佴、高贤侯吕歆以及鸦五四人,在近百名黑鸦众的簇拥下,走出了那片小树林,朝着远方夜幕下的庄院走去。

    阳佴说得没错,远方那座庄院内的战斗确实已经结束了,这不,已经有四五名派出去黑鸦众正举着火把站在庄院的正门处,等待着张启功等人的到来。

    在庄院的正门处稍稍停留了片刻,张启功看着敞开的正门,微微吐了口气。

    这扇正门,并非是【大魏宫廷】结束战斗后才打开的,而是【大魏宫廷】在幽鬼等黑鸦众们潜入庄院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被打开,当时张启功隐约曾听到大门打开的动静。

    『……长这么大,头回看到从正门潜入的刺客。』

    看了一眼那四五名身上隐隐带着几分血迹的黑鸦众,张启功伸手从阳佴手中接过了一个火把,一言不发地迈步走入了庄院。

    倒是【大魏宫廷】高贤侯吕歆有些不可思议地询问了一句:“这座庄院内,宫正网罗的那些爪牙,莫非……”

    “应该是【大魏宫廷】全部干掉了。”阳佴将一支火把递给高贤侯吕歆。

    『这座庄院内,最起码也有两三百人啊,幽鬼他们区区二十几人……』

    高贤侯吕歆咽了咽唾沫,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快步跟上了张启功。

    而此时,张启功已走入庄院内,在迎面不远处两具尸体处停了下来。

    他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这两具尸体,发现这两具尸体瞪大着眼睛,好似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待张启功举着手中火把检查了一下尸体的致命伤口,他发现,这两人皆是【大魏宫廷】被割断喉管、刺穿心口,标准的刺客杀人招数。

    『这两人,怕是【大魏宫廷】真的是【大魏宫廷】被幽鬼等黑鸦众暗杀……』

    张启功暗暗说道。

    这时,旁边传来了高贤侯吕歆略带颤音的话语:“这里还有一具尸体……”

    张启功闻言走上去看了几眼,果然发现在十来步远的庭院走廊口,也倒着一具尸体。

    而这具尸体的死状,可就要比刚才那两具尸体凄惨地多了,似乎是【大魏宫廷】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刺入了眼睛,以至于左眼处一片血污,但是【大魏宫廷】致命伤,却仍然是【大魏宫廷】心口。

    『干掉那两个人的时候被第三人发现了,唔,十来步的距离,随手甩出短刃刺入第三人的左目,然后快步上前,一口捂住对方的口鼻,同时迅速刺入对方心口致死……有点意思。』

    跟在张启功身后的鸦五,双眉微微一挑。

    跟绝大多数青鸦众一样,鸦五虽然也打心底看不起黑鸦众,但却从未小觑过黑鸦众的个人实力,他必须承认,这帮杀人鬼,在黑鸦众首领黑蛛的残酷训练下,已练就了一身精湛的暗杀本领。

    纵使是【大魏宫廷】他这个青鸦众的首领之一,若碰到「幽鬼」这种有资格拥有代号的黑鸦众的队长,恐怕亦要一番苦战。

    青鸦众的排名方式,是【大魏宫廷】以综合能力评定顺序,即潜行、乔庄、情报打探等综合能力,从「鸦十一」起,综合能力得分最高的青鸦,排名的顺序也就越靠前。

    但黑鸦众不同,黑鸦众并没有什么排名,只有「有代号」与「无代号」两种区分方式,寻常的「群鸦(即寻常成员)」,是【大魏宫廷】连代号都没有资格拥有的,只有像「幽鬼」这种有资格拥有代号的黑鸦众,才是【大魏宫廷】黑鸦众中真正的骨干与精英。

    至于用什么方式来评定有资格或者没资格,很简单,那就是【大魏宫廷】切磋,真刀真枪的较量。

    只有那些拥有最精湛杀人手段的黑鸦众,才有资格拥有代号,从群鸦中脱颖而出。

    不能否认,黑鸦众的晋升方式,那可比青鸦众残酷多了。

    而此时,张启功以带着高贤侯吕歆走向内院,然而,在临近后院的那一条路径上,张启功却猛地停下了脚步,因为这条路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一地的尸体,粗略估计约有十来具。

    “……厉害。”

    忽然,张启功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赞赏,他转过头来,这才发现似乎是【大魏宫廷】鸦五发出的赞叹。

    出于好奇,张启功向鸦五做出了一个手势,希望后者代为解释一下。

    鸦五瞥了一眼左侧,在那里,正有几名参与行动的黑鸦众,或站立、或坐在走廊的栏杆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见此,鸦五暗自冷哼一声,在朝着张启功点点头后,遂一边用火把照着地面,一边低声说道:“动手的……应该是【大魏宫廷】三名黑鸦众,为首的黑鸦众率先动手,此人在这个位置先干掉一个,然后用手中的三棱刺卸掉第二名贼人砍来的兵刃,在擦身而过时,捏碎了对方的喉管,继而,在这个位置甩出手中的三棱刺,杀死第三名贼人,同时在这个位置,侧身闪过第四名贼人砍来的刀刃,迅速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随着他徐徐的陈述,张启功与高贤侯吕歆瞪大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然而,左侧走廊的那几名黑鸦众,却嘿嘿怪笑起来。

    见此,鸦五皱了皱眉,带着几分不悦说道:“怎么?我说得不对么?”

    听闻此言,其中一名黑鸦众在嘿嘿怪笑了两声后,举起一根手指,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在这里动手的,只有幽鬼老大。”

    “这不可能!”鸦五皱着眉头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另外一名黑鸦众淡淡说道:“当时幽鬼老大说了,谁敢抢,他就连那个人一块儿宰,所以,我等那时就站在一旁看着而已……”说着,他撇撇嘴,用肩膀撞了撞同伴,嘲弄道:“看这小子方才信心十足的样子。”

    “嘿嘿嘿嘿……”其余几名黑鸦众亦瞅着鸦五怪笑起来。

    听着这刺耳的笑声,鸦五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同时在心底,将对幽鬼的评价往上提了一个档次。

    他不得不承认,似幽鬼这些拥有代号的黑鸦众,单论实力当真是【大魏宫廷】碾压同级别的青鸦众。

    而在旁,张启功与高贤侯吕歆,更是【大魏宫廷】听得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这里十几个人,全部都是【大魏宫廷】被那个幽鬼杀掉的?而且这个幽鬼,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花了十几息的工夫?

    『……厉害!当真是【大魏宫廷】厉害!』

    纵使是【大魏宫廷】张启功,此时鼻息亦不禁变得稍稍沉重起来。

    在前往内院的途中,张启功等人不时能碰到一具具的尸体,有时也能看到一两名黑鸦众在尸体旁回收自己的兵器、或者射出的袖箭箭矢,看着这帮人风轻云淡的表情,张启功心中愈发震惊:这些人,难道连一丝一毫的紧张就没有么?

    忽然间,前面豁然开朗,原来是【大魏宫廷】已来到了内院的庭院里。

    然而,待等张启功正要迈步走到这片庭院时,他忽然听到身边的高贤侯吕歆惊叫了一声。

    『怎么?』

    被吓了一跳的张启功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高贤侯吕歆,却见后者咽了咽唾沫,指了指庭院方向。

    见此,张启功转头看向庭院,此时他才震惊地看到,这片庭院内横七竖八地倒着遍地的尸体,哪怕是【大魏宫廷】目光粗略一扫,这里最起码也有百人左右。

    『……好一场混战!』

    看着那仿佛战场般的触目惊心的现场,张启功见庭院内有几名黑鸦众正在擦拭着自己的兵刃,遂略带几分着急地询问道:“黑鸦众死伤几人?”

    “死伤?”离张启功大概十几步原的地方,有一名黑鸦众奇怪地看了一眼张启功,随即不屑地说道:“张都尉莫要说笑,就这些人?怎么可能杀得了我黑鸦众的弟兄?”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那二十几名黑鸦众一人无损?』

    张启功感觉自己整个人寒毛竖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涌上心头。

    『太强悍了!这群黑鸦众,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强悍了!……仅仅二十几名黑鸦众,迎上这座庄院内估测两三百名贼人,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对方全员杀尽……真不愧是【大魏宫廷】能与青鸦众比肩的黑鸦众!不,单论实力,黑鸦众比青鸦众更强!』

    张启功激动地攥着拳头。

    良久,他按捺心中的激动,长吐一口气,冷漠的脸庞上露出几分亲和的笑容:“很好!很好!回去之后,本都尉定会重赏!……现在,那个宫正现下在何处?”

    “宫正?”那名黑鸦众有些困惑:“什么宫正?”

    张启功心中咯噔一下,变色说道:“就是【大魏宫廷】那个「宫先生」,今日白昼时,我不是【大魏宫廷】在内院里跟你们提及过么?”

    “好像是【大魏宫廷】有这么回事……”那名黑鸦众摸着下巴回忆道。

    『什么叫做「好像是【大魏宫廷】有这么回事」?!』

    张启功恨恨地咬了咬牙,怒声斥道:“幽鬼呢?难道动手时,他不曾交代你们么?”

    “交代?”那名黑鸦众愣了愣,随即恍然地说道:“哦——,「干掉这里所有人」,对吧?我记得的。”

    “放屁!”张启功气地额角青筋迸起,怒声骂道:“张某是【大魏宫廷】叫你们抓到宫正!……幽鬼呢?他如今在干什么?”

    可能是【大魏宫廷】顾忌张启功「太子府都尉」的官职,那名黑鸦众撇了撇嘴,说道:“幽鬼老大带着兄弟们正在找寻……”

    『找寻?是【大魏宫廷】在找寻那个宫正么?……原来那个宫正是【大魏宫廷】躲藏起来了么?这样,倒是【大魏宫廷】我错怪他们了……』

    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大魏宫廷】错怪了幽鬼等人,张启功的语气平复了许久,咳嗽一声后,略有些尴尬地说道:“咳,是【大魏宫廷】在找寻那个宫正吧?他躲藏起来了么?”

    然而,那名黑鸦众却是【大魏宫廷】很不配合地摇了摇头,很诚实地说道:“不,幽鬼老大带着兄弟们只是【大魏宫廷】在找酒喝……痛痛快快杀人之后,痛痛快快地喝酒,烂醉一场,这是【大魏宫廷】我黑鸦众的传统……”

    说着,他还伸手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

    『……』

    张启功张着嘴,目瞪口呆。

    足足五六个呼吸后,他脸上泛起几分怒红,破口骂道:“去你娘的传统!……给我把幽鬼叫来!快去!”

    在旁,高贤侯吕歆、阳佴、鸦五等人,皆用叹为观止的表情看着张启功,可能他们心中也很意外,这位饱学之士,居然也能骂出那么难听的话。

    或许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高贤侯吕歆、阳佴、鸦五等人怪异的目光,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张启功长长吐了口气,平复着心神。

    不经意间又看到庭院内遍地的尸体,张启功幽幽叹了口气。

    强悍,黑鸦众是【大魏宫廷】真的强悍,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二十几人,就将这座庭院内最起码两三百名宫正网罗的亡命之徒全部杀光,且己方不死一人,亏他这次还调集了两百名黑鸦众过来,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大材小用。

    但是【大魏宫廷】……

    他抬起头,瞥了一眼前方。

    “痛快、痛快。”

    伴随着两声痛快,幽鬼带着满身血味与酒水混杂的气味,来到了张启功面前,笑着与张启功打招呼:“啊,张都尉,任务完成。”

    “……”张启功目不转睛地看着幽鬼,语音略显颤抖地问道:“幽鬼,那宫正呢?我叫你生擒的宫正呢?”

    “呃?”幽鬼脸上的笑容一僵,从怀中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画像,伸手挠了挠头,歪着脑袋好使回忆着。

    见此,鸦五在旁略带嘲讽地解释道:“他这是【大魏宫廷】在回忆,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连那个宫正一块儿宰了。”

    张启功闻言咯噔一下,面色难看地问道:“当、当真?你……”

    他真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精心筹划,等待了足足一个月,设下诱饵,围捕那萧逆重要成员宫正,事到临头,你居然告诉我连任务目标一块儿宰了?

    猛然间,张启功只感觉眼前一黑——这让他如何向太子殿下交代?!

    此时,那幽鬼似乎也意识到这里犯下了什么过失,讪讪说道:“张都尉,我记起来了,我没有杀那个什么宫正,我去问问弟兄们……”

    说完,他拔腿就跑了。

    看着那个五大三粗的家伙眨眼工夫就跑走了,张启功满心疲倦,他再次醒悟到,为何宗卫高括会那样痛快地将黑鸦众交给他——这明显是【大魏宫廷】为了解脱啊!

    就在这时,一名青鸦众不知从何处闪了出来,快步走到鸦五耳边低语了几句。

    鸦五点点头,在挥挥手遣退了那名青鸦众后,转头对满脸疲惫的张启功抱拳说道:“张都尉不必焦虑,那宫正,已被我青鸦生擒。”

    听闻此言,张启功俨然有种峰回路转、拨开云雾见天日般的喜悦,惊喜地说道:“当、当真?”

    “千真万确。”

    鸦五微笑着说了一句让阳佴听来很是【大魏宫廷】刺耳的话:“卑职早就猜到黑鸦众靠不住,是【大魏宫廷】故,提前派人潜入这座庄院,将那宫正制服了……为防夜长梦多,此人已被我青鸦众押回大梁,待张大人返回太子府后,便可以见到那宫正。”

    听到这话,张启功长长吐了口气,感慨地说道:“多谢!……否则,张某真不知该如何向太子殿下交代。”

    而从旁,阳佴却皱着眉头对鸦五说道:“鸦五,你过界了。”

    “并不算。”鸦五轻笑着说道:“我本来就受高括大人之命,协助你们。”

    “但你答应过,不参合这次行动。”阳佴不悦地说道。

    鸦五轻笑着说道:“抱歉,这次行动,太子殿下亦很重视,恕我不能坐视你们黑鸦胡来。”

    “胡来?”阳佴眼中隐隐闪过几丝怒意。

    看到这一幕,张启功很是【大魏宫廷】意外。

    因为据他所见,阳佴在黑鸦众中的地位,并不算高,甚至于还不如头目级别的幽鬼,可没想到,听了鸦五对黑鸦众的数落以及调侃,阳佴竟会露出那般敌意。

    甚至于,眼眸中浮现杀意。

    意识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张启功连忙打圆场道:“阳佴首领……”

    然而,还没等张启功说完,就见阳佴伸手按在张启功的胸口,不轻不重地使力,将其推到了一旁,随即,他走上前一步,目视着鸦五,冷冷说道:“鸦五,幽鬼那群混蛋有时的行为,我可以容忍,因为他们是【大魏宫廷】我黑鸦的手足,但你不是【大魏宫廷】……你该离开了,你若再留在这里,我怕我会忍不住的。”

    深深看了一眼阳佴,鸦五意识到对方并未是【大魏宫廷】在说笑,当即退后一步,举起双手笑着说道:“任务完成了,我确实该离开了……另外忘了告诉你,我青鸦众这次协助你们,也负责对你们做最后一次的评估,这份评估,会由高括大人送给太子殿下过目。”

    说到这里,他带着几分轻蔑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不合格!……黑鸦在这次行动中,毫无出彩之处。”

    说着,他在阳佴发难之前,抽身后退几步,翻身跃上了围墙,转眼就消失了。

    “混账!”阳佴暗骂一句,这才歉意对张启功说道:“张大人,方才之事,多有得罪……”

    张启功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他也能体会到阳佴心中的那份怒意,或许这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如今是【大魏宫廷】黑鸦众的直属上司的关系。

    事后,黑鸦众们清理了庄院内的尸体。

    经过清点后,庄院内的尸体足足有二百一十六具,看着堆积的柴薪焚烧掉这足足二百一十六具尸体,张启功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单论实力,黑鸦众的实在是【大魏宫廷】强悍,哪怕是【大魏宫廷】面对这些宫正网罗的亡命之徒,以一敌十也完全不在话下,但其他方面,黑鸦众还真的是【大魏宫廷】一团糟。

    但不知为何,张启功却对这些人很有好感,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些黑鸦众皆是【大魏宫廷】纯粹的杀人鬼的关系。

    就像当初在宋郡时那样,当他托付丧鸦屠尽昌氏一族满门时,丧鸦并无二话,彻彻底底地完成了他张启功的吩咐,从始至终没有询问过原因。

    『……意外地与我相当契合呢。』

    也不知是【大魏宫廷】想到了什么,张启功晒笑道。

    『不过……这帮家伙的性子实在是【大魏宫廷】随意,确实应该想个办法管制一下……』

    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满身酒气的幽鬼等二十几名黑鸦众,张启功心下暗暗说道。

    在做完善后之事后,张启功便带着阳佴等一干黑鸦众返回了大梁,至于其余的黑鸦众,则被他打发到小黄,毕竟这群家伙,张启功可不敢放任他们进入大梁。

    一来是【大魏宫廷】生怕这群混账东西在大梁惹是【大魏宫廷】生非,二来嘛,其中有好些人,其实一直都在朝廷的缉捕名单上,张启功不想到时候亲自跑到刑部大牢去捞人。

    话说回来,事实这还算是【大魏宫廷】好的,最糟糕的,莫过于这些混账东西将那些前来缉捕他们的刑部公差给宰了,这才是【大魏宫廷】最麻烦的。

    回到大梁后,张启功率先回到了太子府,在确认那个宫正,确实已被青鸦众带到了太子府后,他这才松了口气,前往皇宫向太子赵润复命。

    待等张启功来到东宫的时候,太子赵润正在东宫的侧殿内书写着什么,瞧见张启功领着阳佴前来复命,赵弘润抬了一下头,笑着问道:“鸦五的评估,本王看过了……对此,启功、阳佴,你二人有什么想说的?”

    话音刚落,就见阳佴单膝叩跪于地,沉声说道:“太子殿下,是【大魏宫廷】卑职御下不严,请太子殿下责罚。”

    赵弘润轻笑一声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张启功。

    张启功想了想,说道:“臣以为,黑鸦众有许多可塑之才,只不过,需要予以约束……”

    赵弘润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他并没有怪罪黑鸦众的意思,毕竟最初的时候,他是【大魏宫廷】想把黑鸦众打造成配合军队行动的刺客,而黑鸦众的首领黑蛛,亦完成了赵弘润当初的嘱咐,将黑鸦众打造成了一柄无比锋利的利刃。

    对于他来说,倘若张启功无法约束那些黑鸦众的话,他就把黑鸦众调到军队那边去,并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大事。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未免有些可惜了,毕竟黑鸦众的训练,那可远比他魏国训练士卒的方式残酷多了。

    “算了,关于黑鸦众的事,启功、阳佴,你二人就多多费心吧,至于那个宫正……”赵弘润顿了顿,沉声说道:“务必撬开他的嘴,拷问出萧鸾的下落!”

    “臣,遵命!”

    张启功拱手领命,眼眸中闪过几丝残忍之色。
友情链接:五代梦  九御神王  调教大宋  莽荒纪  作文吧  健康报网  笔下文学  大族激光  中华康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全职高手  全本小说网  极限保卫  星座网  莽荒纪  从全球高武开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吞噬星空  说说大全  伏天氏  回到明朝当王爷  逍遥游  笔趣阁小说  漂亮女人  逆剑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