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9章:年末
    在大梁以南,尉氏县的东边,古许国曾在这里设有一座小县,在魏国征战许国之际,这座小县曾一度改称「许北」,成为魏国攻打许国的前线,故而又称之为「通许」。

    通许县不大,治下仅有四个庄镇,但地理颇为优越,北临大梁、东接杞县、西连尉氏、南交扶沟,更关键的是【大魏宫廷】「蔡水」亦经过此县,因此,借助水运贸易之便,通许县虽是【大魏宫廷】小县的规模,但很快就发展了起来。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最近几年,随着魏国逐渐形成「三川雒市」、「商水边市(魏楚)」、「博浪沙港市」、「淇县边市(魏韩)」几个重要贸易大城,并且沟通了「河水(黄河)」、「蔡水」、「梁鲁渠」等几条河道后,通许县的发展势头尤为迅猛。

    十二月十九日,太子府副都尉北宫玉,带领着三十名黑鸦众,来到了这座通许县。

    不得不说,当三十名身穿统一深色斗篷的黑鸦众招摇入城,理所当然会被通许县的县兵拦下,但当北宫玉出示了「大梁府」以及「刑部缉捕司」的令牌后,把守城门的县兵就不敢在做阻拦了,恭恭敬敬地让行。

    或许有人会纳闷,黑鸦众为何会持有大梁府以及刑部缉捕司的令牌,事实上,作为东宫太子赵润麾下的双鸦,黑鸦众与青鸦众一样,拥有着魏国任何一个官署、任何一支军队的身份令牌,并且随时可以得到相关任命文书——这些令牌可并非伪造,每一块令牌上雕刻在编号,在该官署或该军队中皆留有备案。

    双鸦之所以拥有这些令牌,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在执行任务时方便在魏国境内自由行动,不能否认,在太子赵润上位后,双鸦所得到的权力,相比较魏天子赵偲直属的拱卫司御卫,有过之而无不及。

    冒着风雪,北宫玉带着三十名黑鸦众来到通许县城东的一座深宅大院前,神色复杂地看着这座府邸。

    这座府邸的主人姓许,据说乃是【大魏宫廷】许国后裔,但如今在许家当家主事的家主「许习」,北宫玉却能肯定对方绝非许国后裔,因为在二十年前,正是【大魏宫廷】他与萧鸾,设法将其安排到许家,娶了许家之女,当了入赘的女婿。

    为此,伏为军当年还客串了一把强寇,趁那位许家之女出城之际,于半途将其劫掠,绑到西边的嵩山,为许习创造了英雄救美的机会。

    那时的许习,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大魏宫廷】叫做「郝习」,与曾假冒曲梁侯司马颂长达二十年的卫山一样,皆是【大魏宫廷】萧鸾选拔的亲卫。

    在安排郝习入赘了许家后,伏为军整整花了六年时间,不为人所察地除掉了许家的几名公子,致使那几名公子皆死于意外事故,协助郝习窃取许家。

    最终,在许家男儿皆陆续亡故的情况下,郝习终于以女婿的身份,改姓为许,继承了许家的家业,待等许家的老太爷也归天之后,通许县的望族许氏,就这么落入了伏为军的手中。

    而这些年来,北宫玉亦多次暗中前来通许县,叫许习暗中给伏为军筹集钱饷。

    可是【大魏宫廷】这次前来,他却要以太子府副都尉的身份,缉捕策反这个许习,纵使是【大魏宫廷】北宫玉,心中亦不禁有些感慨,感慨世事无常。

    “是【大魏宫廷】这里么,北宫大人?”

    见北宫玉瞅着眼前那座府邸久久不语,黑鸦众中有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语气低沉地询问道。

    这名男子,自称「镰虫」,顾名思义,与「幽鬼」一样,皆是【大魏宫廷】黑鸦众中拥有代号的头目级刺客,善使双勾、行动迅捷,尤其是【大魏宫廷】一招「双勾绞首」的拿手绝技,北宫玉曾亲眼目睹过一具无头的尸体好似涌泉般喷血的渗人模样,慌地他好几宿没睡好觉。

    但话说回来,在北宫玉看来,镰虫有一点比幽鬼优秀,那就是【大魏宫廷】前者至少能够控制住嗜杀的欲望,不像幽鬼,这厮简直跟黑鸦众的首领之一丧鸦一个德行,人过之处,再无活口。

    “嗯。”

    被镰虫打断了思绪,北宫玉点点头,吩咐道:“五人看守府前,五人看守府后,十人在围墙外游走,其余人等,随我进府。……切记,一不扰民、二不见人就杀,我想,你等也不希望被青鸦众嘲笑,对么?”

    镰虫以及其余的群鸦们暗自撇了撇嘴,对北宫玉拿青鸦众来刺激他们抱持几分不满。

    但最终,他们选择了听从了北宫玉的指令,毕竟为了整顿黑鸦众,太子府都尉张启功已有言在先:不服从命令的家伙,就踢回阳夏。

    虽然对于黑鸦众而言,在阳夏其实比在大梁自由自在地多,但考虑到若被踢回阳夏会被青鸦众的同僚嘲笑,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服从命令,毕竟那个张启功,那是【大魏宫廷】真敢那么做的。

    “梆梆梆。”

    北宫玉亲自上前,抓起府门的铜环敲了几下。

    片刻之后,府内便有一名裹着棉衣的门人将府门打开,疑惑地看着北宫玉问道:“足下有何贵干?”

    北宫玉也不与那名门人啰嗦,直接了当地说道:“通禀你家老爷,就说故人宫正前来拜会。”

    听闻此言,那名门人皱着眉头说道:“老爷吩咐过,近段时间不会来客。”

    说罢,他不等北宫玉有什么反应,便砰地一声将府门关上了。

    『……』

    北宫玉略带苦笑自嘲地摇了摇头。

    他当然能猜到许习之所以不会来客的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伏为军在魏国的势力所剩无几,连首领萧鸾也逃到了卫国,再加上朝廷最近正在大力追缉萧逆成员,是【大魏宫廷】故,许习感觉到了惊恐不安,故而索性闭门谢客,免得遭受牵连。

    想了想,他转头看向站在他身边一丈远外的镰虫,示意道:“有劳了。”

    镰虫点点头,招招手示意两名黑鸦众在围墙外打起人梯,随即,只见他踩着这两名黑鸦众的膝盖与肩膀,霎时间就跃入了围墙内侧,随即,从里面将府门给打开了。

    待等北宫玉跨过门槛走入府内时,方才给他们开过门的那名门人似乎是【大魏宫廷】听到了动静,急匆匆地从门房里奔了出来,见北宫玉一行人目若无人地走入府内,顿时大叫起来:“你们是【大魏宫廷】什么人,竟然擅闯我许府?!……我可警告你们,本县县令大人可是【大魏宫廷】咱们老爷的……”

    刚说到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镰虫背后的两把铁钩,其中一柄已经架在了对方的脖子处。

    看那铁钩的锋利程度,相信只要镰虫顺势一拉,就是【大魏宫廷】一颗大好头颅落地,而北宫玉,也能再次欣赏到一具无头尸体如泉涌般喷血的壮观景象。

    “住手!打晕即可。”不希望自己再次做几日的噩梦,北宫玉连忙叫停。

    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见镰虫用铁钩的刀刃侧面,啪地一下敲击在那名门人的脑袋上,顿时将对方给打晕在地。

    暗自松了口气,北宫玉径直朝着记忆中许习的书房而去。

    一路上,这座深宅大院内的家卫,皆被黑鸦众们打昏在地,这使得北宫玉一行人畅行无阻地来到了府内的主人书房。

    此时在书房内,许家的家主许习正在屋内看书,冷不丁听到书房的门扉被打开,还误以为是【大魏宫廷】府上的下人,可待等他眼角余光瞥见走入屋内的北宫玉时,却是【大魏宫廷】惊地下意识坐直了身体。

    “宫先生,您……”

    还没等许习把话说完,北宫玉身后就涌入六七名黑鸦众,看得许习下意识将下半截话咽回了肚子,脸上带着几分惊恐,急声问道:“宫先生,您这是【大魏宫廷】做什么?”

    只见北宫玉走上前几步,目视着许习沉声说道:“郝习,我乃太子府副都尉北宫玉,此番前来,乃是【大魏宫廷】为缉捕你这个萧逆旧属,劝你莫要反抗,束手就擒。”

    听了北宫玉这话,许习惊地险些连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的耳朵。

    他听到了什么?

    太子府副都尉?北宫玉?

    眼前这个文人打扮的男人,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以往时不时与他联系,要求他设法为伏为军筹集财帛的「伏为军主簿」宫正啊!

    咽了咽唾沫,不明究竟的许习苦着脸说道:“宫先生莫要说笑……”

    “我并没有说笑。”北宫玉摇了摇头,在朝着大梁的方向拱了拱手后,沉声说道:“萧鸾背弃大魏,图谋不轨,我早已与他划清界限,投奔东宫太子殿下的麾下……”

    听了这话,许习更加震惊。

    要知道据他所知,曾化名宫正的北宫玉,那可是【大魏宫廷】萧鸾的得力心腹、左膀右臂,他实在无法想象,北宫玉居然会背叛萧鸾,投奔朝廷那一方。

    而此时,北宫玉接着说道:“……遵从太子殿下的诏令,若肯臣服朝廷、臣服太子,太子可以对你以往的行为既往不咎,否则,纵使是【大魏宫廷】在下,也保不住你。”

    许习看了看已经亮出兵刃的几名黑鸦众,惊地脑门冷汗直冒。

    他实在摸不准北宫玉到底是【大魏宫廷】果真归顺了太子赵润,还是【大魏宫廷】有意在试探他对伏为军的忠诚,因此,没敢贸然开口。

    好在北宫玉也能猜到许习的顾虑,当即出示了张启功交给他的几份特赦诏令。

    待亲眼看到那几份诏令上确实盖着垂拱殿的印玺以及太子赵润的私印后,许习这才确定,眼前这个曾经是【大魏宫廷】萧鸾左膀右臂的北宫玉,确实是【大魏宫廷】投奔了太子赵润。

    于是【大魏宫廷】他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归顺。

    见此,北宫玉命许习当场写了一份「认罪书」,大抵就是【大魏宫廷】叫许习将他的本名、出身,以及如何混入许家、甚至是【大魏宫廷】窃取了许氏一门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写在纸上,如此一来,倘若日后许习还敢私底下接触萧逆的话,到时候甚至不需要他以及黑鸦众再次出面,刑部的人就能凭借这份认罪书,直接将许习抓获,按谋反罪名处斩。

    当然,为了消除许习的恐慌,北宫玉亦丢给了他一份赦免诏令,让先前之事一笔勾销。

    在得到了太子赵润的亲笔诏令后,许习果然心安了许多,老老实实地写下了认罪认,交给北宫玉,供北宫玉带回大梁交给张启功交差。

    期间,北宫玉询问许习道:“除了我,这段时间可曾有伏为军联络你,寻求庇护?”

    由于北宫玉曾经乃是【大魏宫廷】伏为军的高层,许习根本不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地说道:“两个月前,有几个当初在伏为军有过几次照面的人,不知怎么得知我在通许,前来投奔我,向我索要了盘缠后,便另有他处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可能是【大魏宫廷】有些顾忌,吞吞吐吐地说道:“据他们说,公子……不,萧鸾,好似是【大魏宫廷】逃到了卫国。”

    “唔。”北宫玉点了点头,随即淡淡问道:“那几人,前往卫国投奔萧鸾去了?”

    听闻此言,许习脸上闪过几丝青白之色,在咬了咬牙后,低着头如实说道:“那几人,要求我变卖许氏家业,兑换成流通钱物,与他一同投奔萧鸾,我不欲跟随,他们便威胁我说要泄露我的真实身份,是【大魏宫廷】故……是【大魏宫廷】故我在哄骗他们之后,趁他们酒醉之际,把他们杀了,将尸体偷偷运出城外埋了。”

    『……』

    北宫玉神色复杂地看了眼许习,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其实他很早就知道,纵使是【大魏宫廷】萧鸾当初挑选的亲卫,在潜入魏国过了二十年优越生活后,心中那份复仇的执念难免也逐渐淡薄了,这些人想得更多的,是【大魏宫廷】如何与不知究竟的妻儿好好过完下辈子。

    不能否认,哪怕过了二十年,仍有对萧鸾忠心耿耿的人,就比如在前几日,他就亲眼看着一名不愿归顺朝廷的伏为军细作,被黑鸦众一刀毙命。

    但话说回来,在如今萧鸾势弱的时候,依旧对萧鸾忠心不二的,已经是【大魏宫廷】少数人了,更多的则是【大魏宫廷】像这个许习这样,想借机摆脱伏为军的控制。

    这让北宫玉不禁有些感慨,萧鸾苦心经营了二十年的‘基业’,到最后终究是【大魏宫廷】水中月、雾中花,以往伏为军势力庞大的时候,这些人不敢轻易暴露心中的想法,可待等如今萧鸾势弱了,这帮人纷纷想摆脱控制——当初萧鸾以最残酷的惩罚来对付那些背叛者,警告尚未背叛的人,但这种方式,注定不会长久。

    『或许这就是【大魏宫廷】所谓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吧……』

    心中暗自感慨了一番,北宫玉收起了许习的那份认罪书,叮嘱道:“若日后再有萧逆来投奔,可告禀县衙,叫其酌情缉拿或击杀。”

    说罢,他很干脆地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待等走出府邸外,镰虫平淡地询问北宫玉道:“这样就足够了么?”

    “啊。”北宫玉应了一声,神色复杂地说道:“如今萧逆已失势,但凡是【大魏宫廷】有点眼力的,就不会再为萧鸾效死,更别说,太子殿下还给了我等希望……”

    说到这里,他不禁想到了二十年前家门惨剧,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在他看来,太子赵润,那绝对是【大魏宫廷】一位比魏王赵偲更杰出的雄主,相比之下,魏王赵偲当年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狠了,为了防止他们这些与萧氏存在联姻以及深厚交情的氏族、世家为萧氏报仇,竟抢先一步痛下杀手,可怜当年不知有多少南燕氏族、世家的人,在根本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就被强行扣上了谋反作乱的罪名,并叫卫穆、司马安二将,率军屠戳了整个南燕的氏族与世家。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在南燕氏族、世家惨遭屠戳之后,魏王赵偲仍在派人追杀漏网之人,这就使得那些像北宫玉这般的幸存者,义无反顾地跟随萧鸾走上了复仇的道路。

    但凡稍有些希望,何以至此?

    『……罢了。』

    摇了摇头,北宫玉看着府外飘落的鹅毛大雪,不由地搓了搓双手。

    这个许习,是【大魏宫廷】他名单上的最后一人,眼下,他也应该返回大梁了。

    话说回来,上个月在他协助张启功前往魏国追缉萧鸾时,曾拜托青鸦众将他藏在定陶的妻儿带到大梁,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大魏宫廷】,如何向妻子开口,叙说他有意纳十几房妾室的事呢?

    怀揣着这个头疼的问题,北宫玉踏上了返回大梁的回程。

    数日后,太子府都尉张启功向太子赵润呈禀了北宫玉此番行动的结果,赵弘润很满意。

    虽然想想也知道,北宫玉不太可能完全掌握潜伏在魏国的所有伏为军细作的踪迹,但赵弘润相信,在朝廷与北宫玉双方面的打压与追查下,国内的萧逆势力,相信是【大魏宫廷】所剩无几了,哪怕仍有几条漏网之鱼,也不足以再翻腾出什么乱子。

    至于萧鸾那边,赵弘润也相信卫公子瑜在收到那份有关于「耐火砖」的工艺记录手札后,九成会帮忙盯着萧鸾的一举一动,待等榨干萧鸾手中的钱物后,设法将其除掉。

    想来想去,萧逆的覆灭,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时间问题。

    相比之下,宋郡的宋云,以及其麾下的北亳军,这段时间却是【大魏宫廷】做出了一系列让朝廷感到不爽、让赵弘润感到不快的事。

    比如说,宋云在宋郡临近鲁国的几座县城复辟了宋国,扶持了一个在赵弘润看来纯粹就是【大魏宫廷】傀儡摆设的宋王室后裔,总算是【大魏宫廷】使北亳军有了所谓的名份,成为了宋王室的王师,不再像之前那样,只是【大魏宫廷】毫无大义名份的宋郡义军。

    而在此之后,据有关消息称,宋云最近正致力于出访齐国,鼓动齐人恢复「齐鲁宋三国联盟」。

    对于宋云的意图,赵弘润大致可以猜到几分,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想借助齐国来抗拒他魏国而已。

    在赵弘润看来,虽然楚国是【大魏宫廷】率先公然支持宋云复辟宋国的,但因为楚国的权柄目前有至少一半在暘城君熊拓手中,因此赵弘润毫不担心楚国对那所谓宋国的支持,会到出兵协助宋国抗拒他魏国军队的地步。

    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暘城君熊拓与他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关键在于暘城君熊拓的性格——这也是【大魏宫廷】个无利不起早的人,除非宋云对暘城君熊拓许下让后者无法拒绝的丰厚回报,否则,暘城君熊拓怎么可能出兵协助宋云?

    在赵弘润看来,暘城君熊拓最有可能去做的,就是【大魏宫廷】设法鼓动齐人恢复「齐鲁宋三国联盟」,如此一来,魏齐两国的关系势必因此恶化,甚至到最后,魏国与齐国这两个在齐王吕僖时期携手抗拒楚国的国家,将在这次宋郡(国)问题上反目成仇,甚至于兴起刀兵。

    而一旦魏齐两国交兵,楚国就能坐山观虎斗,反正在楚国眼里,魏齐两国都是【大魏宫廷】威胁,倘若能令这二虎相争,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楚国最有利的事。

    赵弘润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鉴于目前与韩国那场决定两国中原地位的宿命决战双方都还未做好充分准备,因此,赵弘润更倾向于快刀斩乱麻,尽快解决掉宋郡——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宋云复辟的那个北亳军的问题。

    虽然齐国有赵弘润的六兄赵弘昭担任左相,但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担心骄傲自大的齐国,会恢复宋国的盟国地位。

    至于原因,显而易见,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加强齐国在中原东部的影响力,变相削弱他魏国而已。

    简单地说,倘若齐国恢复了宋国的盟国地位,那么,齐国就同时拥有了「宋」、「鲁」、「越」三个小弟,有这三个小弟帮忙摇旗助阵,在世俗看来,俨然就是【大魏宫廷】‘得道者多助’的一方,虽然这听上去仿佛挺可笑,但这确实有助于齐国继续占着「中原霸主」的地位不放——古时的「会盟」,不就是【大魏宫廷】一、两个大国带着几个小国耍,想借此增强本国在整个中原的话语权么?

    因此,齐国会不会同意宋云的要求,赵弘润还真不敢保证。

    是【大魏宫廷】故,鉴于目前齐国还在犹豫,还未公开发表针对宋国的态度,赵弘润认为魏国当抢先动手,征讨宋云复辟的「伪宋」。

    毕竟,若这会儿不对那「伪宋」用兵,万一过些时日魏国爆发与韩国的决战,到时候,他魏国可就无暇兼顾宋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伪宋」成为既定事实了。

    至于此番对「伪宋」的战争,万一齐国若是【大魏宫廷】插手又该如何,赵弘润心中已经做出决定。

    倘若齐国胆敢插手,那就连同这个旧日的中原霸主一起打!
友情链接:秦吏  重活一次  天涯八卦  寒门崛起  第一课件网  个性说说  最强特种兵王  电视指南  论文大全网  全职武神  作文大全  免费算命网  毕业论文网  星座网  最强逆袭  天天美食  调教大宋  情话网  五行天  励志故事  赘婿  棉花糖小说网  明末第一贼  完美世界  诸天最强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