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4章:战争预热【二合一】
    洪德二十六年四月,齐国与魏国的结盟破灭,此后,齐国首次出面认可了北亳军首领宋云复辟的宋国,由上卿高傒为首的齐国公卿们,致力于促成「齐鲁越宋四国联盟」。

    同时,齐国调动「北海军」与「琅琊军」,前往驻军宋郡东部。

    在「北海军」与「琅琊军」穿过鲁国领土之前,齐国亦派使臣鲍叔出使鲁国,拜见鲁王公输磐。

    前一阵子,齐王吕白终于在针对「公子纠」与其母鲁姬一事上做出妥协,这使得齐鲁关系大为缓和,然而鲁王公输磐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他鲁国在回到齐国这边的阵营后,第一场迎来的战争居然是【大魏宫廷】面对魏国。

    一想到当年魏公子润率领五万魏军陆续击败了几支人数合计超过五十万的楚军,鲁王公输磐就感觉心中忐忑不已。

    唯有亲自经历过「四国伐楚战役」的人,才能切身体会到魏公子赵润在统帅兵马上的才能,才能明白魏军的可怕。

    说实话,鲁王公输磐并不希望与魏国为敌,毕竟梁鲁渠建成之后,鲁魏两国的关系也比较以往亲近了许多,魏国的商贾,亦对鲁国做出了经济上的贡献,但奈何齐国时辰鲍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每每提及齐王吕僖尚在世时齐鲁两国的密切关系,使得鲁王公输磐黯然长叹之余,唯有硬着头皮选择站在齐国这边。

    毕竟,鲁魏两国的关系就算再密切,也及不上鲁国与齐国世交百年的情谊。

    “这次前往宋郡,将由何人担任主帅?”

    在决定下来之后,鲁王公输磐询问齐国使臣鲍叔道。

    鲍叔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将由高傒大人出任主帅。”

    “换一位吧。”

    鲁王公输磐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此番面对魏国的军队,这于以往我齐鲁联军所面对的楚国军队不可相提并论。魏军与楚军不同,他们的武器装备极为优良,哪怕相比较我齐鲁联军亦毫不逊色,至于在战争兵器这方面,魏国的工艺亦毫不逊色我鲁国……寡人亦敬重贵国的高傒,但这场仗,并非是【大魏宫廷】高傒能够把握的,把田耽调过来。……只有田耽,才能抗衡魏公子赵润。”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鲁王公输磐看不起齐国的上卿高傒,事实上在十几年前,当时齐王吕僖每每征讨楚国时,上卿高傒时常也作为参军、甚至是【大魏宫廷】副帅出面。

    但是【大魏宫廷】这并不意味着高傒在统帅军队一事有多么高明,事实上,当时齐鲁联军与楚国军队的战争,除了头几回楚王熊胥还会出动本国的精锐,誓死抵抗齐鲁联军的进犯外,到后来,其实更多就像是【大魏宫廷】一场例行公事:装备精良的齐鲁联军士气高涨地跑到楚国境内,楚国消极应战,派出一些粮募兵草草了事,然后在两军交锋的时候,齐鲁联军动用机关弩匣、抛石机等优良的战争兵器,轻轻松松便击败了楚国的军队,甚至于还能攻陷楚国几座城池。然后,齐鲁联军带着胜利凯旋回师,而楚国方面,其实也就是【大魏宫廷】损失了一批用粮食征召而来的粮募兵、以及极少数的楚国正军而已。

    不得不说,齐鲁联军与楚国的战争,发展到后来,仿佛就是【大魏宫廷】鲁国与楚国双方皆陪着齐王吕僖玩乐,除了颜面上有所损失外,事实上楚国在齐国的军队面前也并未有什么实际的损失——毕竟人命这种东西,在楚国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不值一提的,陪齐王吕僖玩乐而损失的那点兵力,还远不及楚国每年因为粮食问题——其实是【大魏宫廷】因为楚国贵族倾轧平民、导致平民无过冬存粮导致——而饿死的人数多,根本不痛不痒。

    因此说得难听点,除了每次担任主帅的齐王吕僖这个战争的主角外,其余齐鲁联军的将领们,哪怕是【大魏宫廷】换头猪去指挥,也能打败那些手持竹竿冲锋的楚国粮募兵——说到底不过就是【大魏宫廷】凭借着鲁国锻造的精良装备与战争兵器碾压楚国的杂兵人海战术而已。

    但这回,齐鲁联军所面对的却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军队,倘若齐国上卿高傒仍以为齐鲁联军能够像当初碾压楚国的军队那样碾压魏军,那么,鲁王公输磐只能如此表示:你高傒自己要作死,请别拉着我鲁国一起。

    魏军是【大魏宫廷】那么好对付的么?

    要知道在五年前,也就是【大魏宫廷】在「四国伐楚战役」期间,魏公子赵润率领的魏军,在沙场上风头就盖过齐鲁两国的军队,在那场战事中,除了齐国的田耽尚能跟得上魏军的战争节奏,其余军队,皆被魏军的赫赫战功彻底掩盖。

    其实较真来说,当时齐国也有许多立下功勋的将领,比如说「羽山要塞」的齐军将领「闾丘泰」,此人率军一路打到楚国的「昭关」,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打通了齐国与越国中间那块楚国领土,正面迎上楚国名将、昭关守将「项娈」。

    项娈是【大魏宫廷】何等人物?

    越国的东瓯军厉害吧?东瓯军主将吴起厉害吧?后者率领前者,在「四国伐楚期间」,凭借着与楚国相差无几的武器装备,在重重楚国正军的封锁下,一路打到楚国王都寿郢腹地,就差一点,就能对寿郢形成「齐鲁魏越」四国军队的封锁。

    可如此能耐的吴越大将吴起,如此悍勇的东瓯军,在没有其他盟国军队帮衬的情况下,他们连楚国名将项娈把守的昭关都过不去,甚至于,更多时候只能处于苦苦防守的状态。

    这足以证明楚国名将项娈的厉害,同时,能正面抗拒项娈的齐国将领「闾丘泰」,亦是【大魏宫廷】一位值得赞颂的将领。

    然而这位值得赞颂的将领,在当时魏公子赵润与其麾下的魏军所立下的赫赫战功面前,其光芒却是【大魏宫廷】彻底被掩盖,世人只知道,魏公子赵润当时单凭五万魏军,与楚国「上将军项末」以及「寿陵君景舍」两大名将所率领的六十万楚国正军正面交锋,却不知,齐将闾丘泰也只是【大魏宫廷】率领不到两万的齐军,打穿了楚国的东路,击败了数倍于己的楚国军队。

    没办法,当时魏军的光芒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耀眼了,谁能想到,上将军项末与寿陵君景舍两大楚国名将,在率领合计六十万楚国正军的情况下,都没能击败魏公子赵润所率领的区区五万魏军,并且最终让后者成功杀到楚国王都寿郢城下——更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别人的军队越打越少,而魏公子赵润的军队却越大越多,以至于打到最后,此人居然收编了相近二十万的楚国军队,这实在是【大魏宫廷】让人难以想象。

    虽然当初那位魏公子润,如今已经成为魏国的太子储君,按理来说不太可能亲自统御军队征战宋郡,但鲁王公输磐却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碰到那位魏公子呢?他齐鲁联军靠什么取胜?

    在一番交流后,齐国使臣鲍叔带着鲁王公输磐的意见返回了临淄,向齐王吕白陈述此事。

    在得知此事后,齐王吕白偷偷跑出宫,借着到姐姐(嫆姬)家蹭饭的名义,向姐夫赵昭咨询意见。

    别看上卿高傒在齐国的威望无人可敌,纵使是【大魏宫廷】年轻的齐王吕白亦要仰仗前者,但是【大魏宫廷】吕白最信任的,其实还是【大魏宫廷】姐夫赵昭。

    只不过这次,赵昭夹在齐魏两国当中,实在不好提出什么意见,只是【大魏宫廷】在实在拗不过齐王吕白这个内弟的情况下,这才怀着沉重的心情说道:“请调田耽将军吧,最不济也建议是【大魏宫廷】田讳大人或者田骜大人掌军,至于高傒大人……高傒大人强于政务,但论带兵打仗,恐怕……”

    听了这话,齐王吕白也是【大魏宫廷】有点无奈。

    因为在那一日,由于亲眼目睹士大夫「田鹄」的首级,高傒勃然大怒,主动请缨驻军宋郡,看他那气愤填膺的模样,想来是【大魏宫廷】誓死都要向魏国讨回一口气,此时哪里好卸下高傒的统帅职务?

    “魏国的军队,当真有那么强悍么?”齐王吕白好奇地询问道。

    见自己丈夫面露迟疑之色,嫆姬连忙在旁打圆场:“魏国的步卒,中原无双,纵使是【大魏宫廷】我这妇道人家都晓得的事,大王何以竟不知?”

    她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她只是【大魏宫廷】为了维护自己的丈夫,免得自己丈夫过于为难罢了。

    不过最终,赵昭还是【大魏宫廷】出于自己身为齐国左相的职责,对齐王吕白解释了一番,大抵就是【大魏宫廷】将魏国的军队往厉害了说,反正魏国的步卒,的确是【大魏宫廷】中原无双,尤其是【大魏宫廷】在狭小地形中,十几名魏军或许就能抵抗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敌人——至少在面对羸弱的楚国粮募兵,亦或是【大魏宫廷】面对徒有兵甲之利的齐国士卒,魏国的步兵,或许能够真正做到以一敌十。

    不过说实话,如今的魏国军队究竟有何等实力,纵使赵昭这位魏公子也不是【大魏宫廷】很清楚,毕竟他离开魏国前来齐国已经有九年了,只不过他时常关注母国的事,因此,相比较上卿高傒等人,他对魏国最为了解。

    于是【大魏宫廷】乎,齐王吕白被他唬地一愣一愣。

    最终,目前驻军在「符离塞」的齐国名将田耽,还是【大魏宫廷】被召回了临淄。

    为了照顾上卿高傒的面子,齐王吕白任命田耽为「护宋」的军队副将,作为高傒的副职。

    期间,齐王吕白私底下询问田耽:“田耽将军,魏军当真那般厉害么?”

    平心而论,田耽跟赵昭、田讳、管重等人一样,都是【大魏宫廷】倾向于亲善魏国的,除了出于立场上的考量外,这跟他敬重魏公子赵润也有直接的关系——在整个中原,田耽敬重的人绝对不超过十个人,而这其中,就有魏公子赵润。

    不过话说回来,田耽乃是【大魏宫廷】将军,既然宫廷方面已经决定,不惜对魏国宣战也要护住那个所谓的宋国,那么,纵使此番的对手乃是【大魏宫廷】魏公子赵润,田耽亦不会就此退缩。

    事实上,他还是【大魏宫廷】很期待与魏公子赵润沙场碰面的,毕竟上回「四国伐楚战役」时,由于魏公子赵润率先一步攻入楚国的王都寿郢,他田耽输了赌约,他的将旗,至今还在赵润的收藏室作为炫耀武功的珍宝。

    可能的话,田耽也想击败魏公子赵润,拿回那一面属于他的将旗。

    次日,田耽便启程前往宋郡东部。

    此时在宋郡东部的「滕城」,北亳军首领宋云已经得知了齐国派来「北海军」与「琅琊军」两支军队协助的消息,心中很是【大魏宫廷】欣喜的,当即向他扶持的宋王「子穆」禀报。

    不得不说,虽然魏国、或许齐国都误以为宋云是【大魏宫廷】假冒宋王室后裔的名义,在「滕城」一带复辟了宋国,甚至因此而怀疑宋云其实有莫大的野心,但事实上,在这件事上,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齐国,还真是【大魏宫廷】误会了宋云。

    因为,宋云确实是【大魏宫廷】请回了一位宋王室的后裔「子穆」——此人自称「王子穆」,曾一度居住在鲁国的城池「薛城」。

    与其他几位如今寥寥无几的宋王室后裔一样,子穆以往也从未想过返回宋地复辟宋国,在他看来,与其复辟宋国、成为魏国的眼中钉,倒不如安安稳稳地在鲁国生活,反正当年宋王室在从宋地逃到鲁国时,曾携带了一批价值不菲的财物,靠着这批钱物,子穆也足以悠哉悠哉地过完这辈子。

    但是【大魏宫廷】,他最终架不住宋云的软硬兼施,半情半愿地被宋云带回了宋地。

    其实被带回宋地的时候,子穆心中也是【大魏宫廷】后悔的。

    因为当时为了说服子穆,宋云曾提及「金乡屠民」以及「昌邑昌氏满门惨案」两桩事,倘若说前者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那么,昌氏县的「昌氏一族」满门被诛之事,却让子穆感到了气愤。

    不过确实,毕竟张启功当时那一招实在是【大魏宫廷】太阴毒了,在哄得昌氏一族的家主「昌歑」公开抨击北亳军之后,转手就叫黑鸦众将昌氏一门全部杀光,借此诬陷北亳军。

    拜张启功所赐,因为这件事,北亳军从最初宋民心目中的「赤诚义军」,下跌了几个档次,以至于有不少宋人对北亳军产生了偏见——虽然说你北亳军的大义是【大魏宫廷】好的,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当真是【大魏宫廷】义军所为么?还是【大魏宫廷】说,你宋云只是【大魏宫廷】打着复辟宋国的旗号,来达到自己的野心?

    不得不说,张启功那一招阴毒的计策,确实让北亳军惹来许多非议。

    也正因为这样,为了挽回在宋人心目中的正面形象,宋云才会急不可耐地复辟宋国、寻求齐国的帮助,总而言之,就是【大魏宫廷】不希望被宋人误以为他是【大魏宫廷】打着复国的旗号暗中图谋不轨。

    对此,子穆既是【大魏宫廷】感动于宋云——或者应该称其为前宋国英雄、士大夫「向沮」之子「向軱」——对他宋王室的赤胆忠诚,同时亦气愤于魏人的某些行为,故而勉强同意了宋云的恳请,回到宋地复辟宋国。

    但正如世人对宋王室的评价那样,十个宋王室子弟,一个愚蠢、九个懦弱,而子穆就属于后者,虽然当时出于气愤,他一口同意了宋云的恳请,可当他听说魏国朝廷对此的反应极为激烈,二话不说就下令驻军在宋郡的汾陉军、浚水军、成皋军三支魏征讨他复辟的这个宋国时,他心中难免恐惧起来。

    不开玩笑地说,要不是【大魏宫廷】宋云看的紧,搞不好子穆已经逃回鲁国了。

    也正因为这样,在得知齐鲁两国决定派驻援军之后,宋云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子穆,免得子穆在复辟宋国之后又逃回鲁国,使得他们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大将军,齐鲁两国的军队,能够战胜魏国么?”

    在听了宋云口述的好消息后,子穆难免还是【大魏宫廷】有些紧张地询问道。

    其实说实话,此刻宋云心中也无万全的把握,毕竟魏国的军队与齐鲁联军从未交过手,他怎么晓得孰强孰弱?

    只不过这会儿,他只能信誓旦旦地向子穆保证,保证齐鲁两国的军队定能击败魏军——好歹先将这位懦弱的君主安抚下来。

    倘若说对于齐鲁联军派驻宋郡一事,宋云对此感到欣喜万分,那么,宋郡东部的另外一股势力的首领,也就是【大魏宫廷】桓虎,此人对此就不怎么高兴了。

    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当初赵弘润放任桓虎带着人马逃到宋郡东部,亦不失是【大魏宫廷】一招好棋。

    正如赵弘润所预料的那样,桓虎这厮在逃到宋郡东部后,立马就夺取了「沛县」安身,美其名曰向北亳军借一块地方。

    对此,北亳军的渠将「阮炅」大怒,纠集麾下军队攻打沛县,试图驱逐桓虎,将沛县重新夺回来。

    面对着气势汹汹的北亳军渠将阮炅,桓虎当然也不会客气,主动出击击败了阮炅的军队,甚至于就连阮炅本人,亦被桓虎麾下大将陈狩斩杀,北亳军因此大败。

    因为这个冲突,宋云与桓虎之间原本就不怎么牢固的联盟当即破灭,变成了对立状态。

    要不是【大魏宫廷】这次齐国介入了宋郡之事,宋云的北亳军与桓虎的睢阳军,这两个地方军阀势力,搞不好还真会像赵弘润期待的那样,为了夺取地盘而相互厮杀——反正这两头猛虎,无论谁吞噬了谁,对于赵弘润乃至魏国而言,都不失是【大魏宫廷】一桩好事。

    可最近,随着齐国宣布承认那个建立于滕城一带的宋国,桓虎就不敢再向之前那样恣意妄为了。

    谁让宋云抱上了齐国的大腿呢?

    虽然说桓虎自忖自己一方在宋郡东部还是【大魏宫廷】很有实力的,哪怕是【大魏宫廷】北亳军也无法战胜他,但他终究没有自大到能够与齐国的军队相抗衡。

    “此番,宋云得到了齐国的相助,恐怕我等无法在此沛县地长住了……”

    在跟陈狩、金勾二人商量对策的时候,桓虎忧心忡忡地说道。

    听闻此言,陈狩连连翻着白眼。

    不能否认,桓虎还是【大魏宫廷】颇有作为主公的人格魅力的,虽然野心勃勃,但是【大魏宫廷】对于自己人,桓虎却足够义气,算是【大魏宫廷】那种「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的人,但话说回来,这厮的运气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背了:当初在魏国想占山为王,当个土匪头头,正好撞到魏公子赵润;后来投奔宋地的军阀南宫,没过多久,南宫败亡,魏国派南梁王赵元佐攻打睢阳;如今好不容易在宋郡东部的沛县扎根了,原指望可以消停一阵子,又被牵扯到魏国与齐国的战争当中,看这样子,搞不好又得逃亡。

    这些年跟着桓虎逃到这逃到那,陈狩都无暇前往楚国刺杀平舆君熊琥与暘城君熊拓为父亲报仇。

    相比较陈狩,金勾倒是【大魏宫廷】看得很透彻。

    虽然这些年桓虎一次次地逃亡,但事实上,桓虎的眼力与直觉确实值得钦佩,由于他这些年避重就轻,虽然时而被牵连到魏国的战争当中,但每回都能提前抽身,以至于自身的实力非但没有削弱,反而逐渐强盛起来。

    这也是【大魏宫廷】金勾继续留在桓虎身边的原因,反过来说,倘若有朝一日桓虎败亡了,他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这是【大魏宫廷】他与陈狩有所区别的地方。

    “宋云的北亳军跟魏国……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齐国跟魏国,你打算站在哪边?”陈狩询问道。

    桓虎抓了抓头发,显得有些焦躁。

    这也难怪,因为无论哪边,都不会接受他。

    魏国这边吧,魏人记恨于他曾经袭击魏天子赵元偲的营地,因此几乎没有可能容纳他,而齐国这边吧,齐国如今摆明了要帮助宋云的北亳军,而桓虎又跟北亳军结下了仇怨,北亳军怎么可能容纳他?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这场战争无论魏国与齐国哪方胜出,桓虎都没有好果子吃。

    “难道命中注定,老子这辈子都是【大魏宫廷】逃亡的命?”

    抓着头发,桓虎有些懊恼地抱怨道。

    四月初,随着齐鲁联军陆续抵达宋国——也就是【大魏宫廷】宋郡「滕城」一带,魏国亦做出了相应的举动。

    比如说,魏公子赵润麾下直属的军队「商水军」,从河套地区被调到了宋郡,在四月初五的这一日经过了定陶,直奔宋郡东部。

    当这个消息传遍宋郡之后,无论齐鲁联军还是【大魏宫廷】宋云,亦或是【大魏宫廷】桓虎,皆为之色变。

    可能在魏人眼中,国内最强的军队乃是【大魏宫廷】上将军韶虎的「魏武军」,但是【大魏宫廷】在国外,在中原这片土地上,商水军的威名却要远远超过魏武军。

    因为这是【大魏宫廷】魏公子赵润麾下直属军队,是【大魏宫廷】近十年来跟随前者南征北战,从未拉下一场战争的常胜之军。

    而如今,魏国派遣商水军正式进驻宋郡,此举非但意味着宋地战场将就此升级,同时亦充分证明了魏国对于誓要掌握宋地这片土地主权的强势信念。

    眼下,剩下的疑问只有一个。

    那就是【大魏宫廷】,如今已成为魏国储君的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否会亲自率领这支军队出征宋郡!

    或者,他已然在商水军中。
友情链接:全职高手  全球高武  汉乡  牧神记  工作总结  修真聊天群  中药大全  电视指南  极品全能学生  逆天铁骑  九御神王  重生之财源滚滚  大族激光  励志故事  tplink  小学生作文  阅读封神系统  九重武神  九御神王  大宋男儿  笔趣阁  谎话大王  个性说说  女性健康  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