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6章:主动出击的齐鲁联军【二合一】
    且不说魏国这边由太子赵润亲自率领商水军出征宋郡,且说宋郡东部的「滕城」,在四月初的时候,齐国上卿高傒与名将田耽,率领「北海军」与「琅琊军」这两支齐军,抵达了这座所谓的「新宋」的王都。

    同时抵达的,还有鲁国的协从军队。

    滕城,乃是【大魏宫廷】「古滕国」的都城所在,在距离现如今大概百余年的前后,这个小国被宋国所覆灭,国土亦被宋国所吞并。

    不能否认,当时的宋国,还未曾在与楚国关于争夺中原霸主地位的战争中战败,因此在中原还是【大魏宫廷】颇为强大的——不过说实话,当时之所以显得宋国强大,主要还是【大魏宫廷】因为韩、齐等国尚未兼并崛起,就连楚国当时也被称之为蛮夷之地,再加上宋国周围一票的弱国,故而显得宋国颇为强大。

    但不管怎么说,宋国当年还是【大魏宫廷】辉煌过的,像卫国,以及如今已不复存在的梁国、郑国、蔡国、滕国、「邾(zhu)国」,事实都曾向宋国俯首陈臣,认可后者的霸主、盟主地位,年年献纳贡品。

    可如今,北亳军首领宋云复辟了这个「新宋」,却寒酸到只剩下一座「滕城」,以及滕地境内附属「蕃」、「公丘」这两座县城,整个国家的占地面积,连卫国的十分之一都没有,着实可以称得上是【大魏宫廷】目前中原境内最弱小的国家。

    说实话,为了这么弱小的国家,而与目前中原最强势的魏国反目成仇,齐国名将田耽心中亦有些难以释怀。

    当齐军抵达宋国——也就是【大魏宫廷】滕城时,新任的宋王「子穆」,与北亳军首领宋云一同出面迎接齐鲁联军这支前来支援的盟军,款待齐鲁两国的诸位将领们。

    不过说实话,如今只有区区滕地这一隅之地的宋国,实在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能让人看得上眼的东西,那所谓盛情款待齐鲁两国诸位将领的盛宴,其实说白了,也就只是【大魏宫廷】一些山中野味外加湖里的鱼鲜而已,至于酒水,更是【大魏宫廷】隐隐带着一股酒糟味,让齐人出身的高傒与田耽等人皆感觉难以下咽。

    正因为这样,田耽在这所谓的筵席上,只不过勉强啃了一只野鸡,夹了几口鱼虾,胡乱填饱肚子就算,至于那酒糟味颇重的酒水,他勉强喝了一酒樽,就再也咽不下去了。

    看得出来,由于己方的条件确实窘迫,宋王子穆感到十分尴尬,好在上卿高傒也并非是【大魏宫廷】个不明事理的人,为了拉拢宋国,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最近,贵国与魏军的战况如何?”

    此时的宋国,就只有「北亳军」这么一支从义军转正的军队,而此地的魏军,也只有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对于前几年中原各国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军队的旷世之战而言,此番宋地的战争,只能算是【大魏宫廷】小打小闹。

    见高傒询问起己方的战况,宋王子穆转头看向宋云——其实如今应该称作「向軱(gu)」,因为前一段时间,宋云为了笼络更多的宋人支持他扶持子穆复辟宋国,已改回了向軱,毕竟,他老爹「向沮」作为当年誓死抗击魏楚联军、不惜战死沙场的国家英雄,在宋人心目中的地位极高。

    虽然向軱曾经并不希望透露真名实姓、恐羞及战死沙场的父亲与兄长在天之灵,但为了得到更多的支持,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士大夫连谌、田鹄,以及上卿高傒最终被向軱说动的原因之一,毕竟在宋地,「向氏」的名号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响亮了,「一门英烈」可不是【大魏宫廷】随口瞎编的。

    见殿内众人皆看向自己,向軱面色凝重地说道:“不满诸位,我北亳军近阶段的战况,确实不容乐观……驻军任城的魏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相当厉害。”

    话音刚落,就听殿内有一人嗤笑道:“装备精良?有多精良?比我鲁国的军备还要精良么?”

    『……』

    田耽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

    那人并非他们齐国的将领,而是【大魏宫廷】鲁国的将领,叫做「季武」,出身鲁国「三桓」之一「季氏」——三桓,即是【大魏宫廷】鲁国国内实力最大、权利也最大的三个家族。

    对于这个季武,田耽并未打过什么交道,倒是【大魏宫廷】此人的父亲「季叔」,曾经常年随同齐王吕僖出征楚国,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擅长统筹的贤臣。

    在当时齐鲁联军与楚国的战争中,「季叔」始终扮演着维持后勤的角色,十几年二十年来从未出过差错,以至于齐王吕僖也曾借着酒意,半认真、半玩笑地对鲁王公输磐说,希望能征求季叔出任他齐国的左相,然而鲁王公输磐打着哈哈就揭过去了。

    而在数年前的「四国伐楚战役」时,季叔由于卧病,故而未能随同出征,当时随同鲁王公输磐协助齐王吕僖出征楚国的,乃是【大魏宫廷】季叔的长子「季文」,也就是【大魏宫廷】这个「季武」的长兄。

    田耽见过季文,是【大魏宫廷】一个平淡无奇、安分守己的人,能力不如其父亲季叔出色,但也能勤勉地完成交代的任务,用田耽的话来说,是【大魏宫廷】一个比较‘无趣’的人。

    而今日这个季武嘛,田耽一听对方方才的语气,就知道这是【大魏宫廷】一个没见过啥市面的年轻人,居然还天真地以为他鲁国的工艺在中原还是【大魏宫廷】独一无二——拜托,就连宋云的北亳军,都晓得如今魏国的装备比鲁国的装备好使。

    瞥了眼本国的上卿高傒,又瞥了一眼鲁国的将军季武,田耽暗自摇了摇头。

    虽然他也不情愿,但他必须承认,如今,已经不再是【大魏宫廷】他齐鲁联军能横扫中原的年代了。

    不过考虑到这会儿他无论说什么,高傒与季武恐怕都不会相信,他索性也就懒得去解释什么了,反正,只要等这两人见识过魏军——尤其是【大魏宫廷】魏公子赵润麾下的直属军队商水军后,相信这二人对魏军的评价,就会发生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而此时,就像田耽一样,向軱亦从鲁国将领季武的恣意嗤笑声中,听出了后者对魏军的轻视,连忙说道:“季武将军可莫要小觑魏军,哪怕是【大魏宫廷】驻扎在任城的「浚水」、「成皋」、「汾陉」三支魏军,曾经亦是【大魏宫廷】魏国驻军六营级别的强军……”

    平心而论,向軱所说的这些确实都是【大魏宫廷】事实,可能这些年来,原「驻军六营」魏军,在国内的地位大跌,被商水军、鄢陵军、魏武军、山阳军、镇反军等抢去了风头,但这并不表示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魏军就是【大魏宫廷】弱旅,就像如今,这三支魏军齐齐驻扎任城,别说宋云的北亳军,就算是【大魏宫廷】魏国战斗力最强的几支军队,也未必就能稳操胜券。

    只可惜,向軱的提醒并未引起季武的重视,后者那嗤笑的表情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不是【大魏宫廷】魏军强,而是【大魏宫廷】你们太弱了,等我鲁国的军队出马,你就明白魏军根本不值一提!

    见季武如此自负,向軱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人家可是【大魏宫廷】来帮他们的。

    宴席之后,向軱单独邀请了高傒、田耽、季武等人,向他们出示宋国的地图,顺便讲述了一下宋郡东部目前的混乱状况。

    此时的宋郡东部,除了建都滕城的「宋国」外,还有其他两股军阀势力,其一是【大魏宫廷】桓虎,此人占据「沛县」、「留地」,北亳军几次出征无果后,只能任由对方强行霸占那几座城池;而另外一股势力,即是【大魏宫廷】南宫垚长子南宫郴,此人占据「湖陵」,在北亳军与桓虎交恶后,曾私底下联系向軱,意在联手向軱,对付桓虎,报复桓虎当初杀他父亲与弟弟、且至今仍霸占着他母亲「华氏」的恶行。

    不过鉴于南宫郴乃是【大魏宫廷】宋国罪人南宫垚的长子,向軱并未接受前者的提议,是【大魏宫廷】故,在齐国与魏国皆未介入宋郡的那会儿,向軱、南宫郴、桓虎,三方就在宋郡东部这边土地上混战,总的来说,属向軱麾下北亳军的兵力最强盛,桓虎次之,南宫郴所掌的南宫旧部最弱。

    然而,对于向軱所讲述的这些,田耽丝毫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向軱麾下的北亳军,在抗击魏军这件事上,有什么策略。

    见此,向軱遂说道:“向某原本打算在微山湖一带布防,借这道天险,阻击魏军……”

    他口中的「微山湖」,即是【大魏宫廷】指滕城西边那一片西北、东南走向的狭长湖泊,在二十几年前,当时的宋王被魏将司马安吓得魂不守舍,就是【大魏宫廷】在这片湖泊不幸溺水而亡,而其余的宋王室子弟,比如当时还年幼的子穆,也正是【大魏宫廷】先渡过来到了滕城,随即折道往东南,从此隐居在鲁国的薛城。

    “拒水而守?”

    鲁国将领季武不可思议地看着向軱,他无法想象,向軱在得到他们齐鲁联军的支援后,居然还会提出如此消极的作战策略。

    见季武表情有异,向軱也猜到了几分,连忙解释道:“并非是【大魏宫廷】向某信不过诸位,只是【大魏宫廷】据我北亳军士卒从定陶送回来的消息,魏国已增派了商水军,进入宋地。”

    “商水军?!”

    一听到这个名字,无论是【大魏宫廷】高傒、田耽、亦或是【大魏宫廷】季武,皆露出了凝重之色。

    也难怪,毕竟因为当年「四国伐楚战役」的关系,魏国的商水军,在中原东部地区的名声非常响亮,隐隐已取代魏国最初的「魏武军」,成为中原东部的世人在提及魏军时会联想到的形象。

    一支曾经率先攻陷了楚国王都寿郢的魏军,想来无论被如何慎重对待,都不为过。

    而田耽,则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眼睛一亮,既紧张又欣喜地问道:“可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亲征?!”

    向軱默然地点了点头,颇有些惆怅地说道:“我北亳军的士卒,在那支魏军中,有看到「魏公子润」字样的旗帜……”

    『「魏公子润」字样的旗帜?』

    田耽愣了愣,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赵润的王旗应该是【大魏宫廷】「魏、肃王润」才对,不过待他联想到如今的赵润已经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太子储君,免去了封王的尊号,他心中顿时恍然大悟。

    虽然说在这世上,有资格在旗帜上书写「某国公子」的人不知几番,但对于田耽而言,唯独「魏公子润」这面王旗,最具收藏的价值——就像赵弘润这些年来,也将他田耽的将旗挂在收藏室内当做炫耀武功的摆设一样。

    想到这里,他强忍着心中的兴奋,斥说向軱道:“愚不可及!……魏公子润率商水军亲征,你竟选择拒水而守?你真以为一个微山湖,就能挡得住魏公子润么?!”

    他这话可并非信口开河,想当年「四国伐楚战役」时,魏军可是【大魏宫廷】突破了楚国一道又一道河流之险,浍河、涡河、楚水,有哪条河流能够阻挡这支魏军半月以上?

    一条都没有!

    怀着兴奋的心情,田耽目视着平摊在桌案上的宋国(旧宋)地图,沉声说道:“……魏公子润此人,善攻不善守。哦,我所说的「不善守」,并非是【大魏宫廷】指他不会防守,而是【大魏宫廷】说他不喜欢防守,他更加喜欢主动出击,若你摆出一副死守的架势,那么恰恰中他下怀,待等魏军在微山湖西岸站稳脚跟,到时候你就将领略到,当魏公子润发动攻势时,魏军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可怕!”

    说着,他见向軱、高傒、季武等人既错愕又将信将疑地看着自己,又补充道:“别忘了,当初楚国上将军项末以及其麾下五十万军队,还有楚寿陵君景舍统帅的十万正阳军,两者拼命想拖住魏军,可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被魏公子润率军杀到了寿郢城下……”

    说罢,他深深看了一眼向軱,那表情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面对魏公子润,如果你选择死守,那么,你就死定了!

    听闻此言,向軱微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随即问道:“田耽将军有何高见?”

    只见田耽抬手指向地图中的任城,沉声说道:“拒水而守,虽有微山湖之险,但到时候,魏公子润亦可毫无顾忌地隔湖对滕地发动进攻,介时,我军反而被动。因此田某认为,我等当主动出击,趁魏公子润率领商水军还未抵达之前,攻下任城!……任城乃大县,有城墙之便利,再加上鲁军的弩兵,足可以守卫任城。”

    说罢,他环视了一眼桌旁的众人,沉声说道:“到时候,高傒大人与季武将领,且进驻任城,而田某则独领一支军队,驻扎在外,总而言之,决不能让魏公子润安逸地采取攻势,一定要逼他不得不防守。……据田某对其的了解,这些年来,魏公子润始终是【大魏宫廷】主动出击,他很擅长将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防守一方逼到绝路,却很少有被动防守的经验,只要我等能够扰乱他的步骤,这场仗,就有胜算!”

    “……”

    鲁国将军季武表情怪异地瞅着田耽,对后者如此谨慎甚至是【大魏宫廷】忌惮有些困惑,不过鉴于田耽提出的「主动出击」策略,亦与他不谋而合,他倒是【大魏宫廷】也没多说什么。

    而作为此番齐鲁联军的主帅,齐国上卿高傒亦没有异议——似向軱所言那般拒水防守,如何能惨痛地击败魏军,让魏国彻底明白触怒他齐国的后果呢?

    见高傒、季武、田耽三人都倾向于主动出击,向軱也没有办法,只能服从前三者的战略安排。

    次日,齐鲁联军设法渡过微山湖,踏足了微山湖西岸。

    期间,季武亦派人联系国内,将一批鲁国工匠打造的抛石机等战争兵器,借助舟船之便,沿着泗水,从鲁宋边境运到湖对岸。

    隔着微山湖,滕城的湖对岸即是【大魏宫廷】「湖陵」,也就是【大魏宫廷】南宫郴率领南宫旧部占据的城池,为了实现田耽的战略安排,这座城池,齐鲁联军是【大魏宫廷】必定要夺到手中的。

    于是【大魏宫廷】乎,在齐鲁联军踏足西岸之后,便立刻发动了对「湖陵」的进攻,待等数百架鲁国工匠精心打造的抛石机在「湖陵」城东组装就绪后,向軱终于认识到,齐鲁联军当年何以打得楚国抬不起头来。

    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四五轮齐射,湖陵县的城墙就被鲁军的抛石机摧毁了好几处,随后,待等田耽下令北海军与琅琊军对城池发动进攻,这座城池,很快便落到了齐鲁联军的手中。

    很可惜,这次进攻湖陵,并没能抓到南宫郴,否则,倘若他抓获了南宫郴这个宋国罪人南宫垚的长子,这对于宋国而言,亦是【大魏宫廷】一桩意义非凡的事——平心而论,南宫郴的行为比桓虎好得多,但因为他身具“罪人的血脉”,故而向軱对其丝毫没有什么好感。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向軱当初宁可与形迹恶劣的桓虎合作,也不肯跟其实品德还不错的南宫郴合作的原因。

    鉴于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尽快攻陷任城,于是【大魏宫廷】向軱也就没有派兵去追捕南宫郴,而是【大魏宫廷】护援着齐鲁联军,一路朝着任城进发。

    四月初八,齐鲁联军抵达了任城的城东郊外。

    鲁国将军季武本打算故技重施,沿用攻陷湖陵的办法攻陷任城,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勇悍岂是【大魏宫廷】南宫郴麾下的南宫旧部可比?还没等鲁军士卒在城外组装好抛石机,魏将蔡擒虎就率领一支步卒杀出城外,若非田耽及时派兵挡住,搞不好,季武麾下那些操作抛石机的鲁国士卒,很有可能会被魏军杀光。

    不过最最让季武感到惊愕的,还是【大魏宫廷】魏军的装备。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魏将蔡擒虎率领的魏军,居然手持盾牌,顶着众多鲁国机关弩匣的射击,强行杀到了鲁军的阵列中。

    威力强劲的弩匣,居然射不穿魏军步兵的盾牌?!

    与季武的表情相似,当时在看到魏军悍勇的一面后,担任主帅的上卿高傒,亦是【大魏宫廷】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魏军怎么能用盾牌顶着弩矢的洗礼,强行杀到己方的队伍中?不对啊,在鲁国的机关弩匣面前,魏军士卒不应该是【大魏宫廷】被强风吹过的麦田那样一片片地倒地么?

    看着高傒、季武等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田耽暗暗摇头:你们真当魏军是【大魏宫廷】楚国的粮募兵啊?

    确实,楚国的粮募兵,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一帮为了糊口生存而不惜冒着天大风险踏足战场的平民而已,而楚国的贵族们之所以征募这些平民,也只是【大魏宫廷】作为炮灰使用,根本不会给他们配置什么武器装备,以至于楚国的粮募兵在踏上沙场时,手中的武器往往是【大魏宫廷】五花八门,除了寻常可见的刀枪剑戟之外,不乏有许多人手持草叉、竹枪上阵的。

    至于防具,那更是【大魏宫廷】一个笑话:一群送死的炮灰,需要什么防具?

    倘若说韩国的步兵普遍穿戴皮甲,算是【大魏宫廷】轻步兵,那么,楚国的粮募兵干脆就是【大魏宫廷】无甲,以至于碰到装备精良的齐鲁联军时,连对后者造成丝毫威胁都办不到,便一片片死于鲁国的机关弩匣下。

    可魏国的步兵,那可都是【大魏宫廷】穿戴铁甲、手持铁盾的重步兵,寻常的弓矢若并非命中要害,事实上是【大魏宫廷】很难杀死一名魏军士卒的,至于像机关弩匣这种专门用来对付无甲、轻甲步兵的战争兵器,在手持铁盾的魏军士卒面前,也谈不上有什么威胁。

    毕竟机关弩匣的威力,其实是【大魏宫廷】远远弱于正常弩具的。

    而魏国步兵手中的铁盾,甚至能在六十步以外,挡住本国同样由冶造局研发的单兵手弩(不包括狙击弩),虽说弩矢带来的冲击力无法化解,若抵挡的姿势不正确,极有可能使魏军士卒发生骨裂、骨折,但也别指望魏军士卒会像楚国的粮募兵那样,在鲁国的机关弩匣面前一片片地倒地死亡。

    “稳固起见,还是【大魏宫廷】先扎营吧。”

    在初战失利后,田耽面无表情地提出了建议。

    其实在季武信誓旦旦地表示,能像攻陷湖陵那样攻陷任城时,田耽就知道,这小子准要吃苦头。

    果不其然,魏国的悍将蔡擒虎,给季武这个自大的鲁人上了一课,叫后者领略了什么叫做「魏国步卒天下无双」,仅仅三千步卒,竟让两万余鲁国军队方寸大乱,连带着齐国的北海军与琅琊军也是【大魏宫廷】阵型大乱。

    甚至于,若非田耽及时派兵阻击魏将蔡擒虎,搞不好蔡擒虎当时将直接杀到季武所在的位置,将后者的首级砍下来。

    不过总得来说,这场失利,田耽还是【大魏宫廷】可以接受的。

    或者干脆点说,这本来就在他意料之中:高傒与季武,仍然用当年他们齐鲁联军对付楚军的那一套去对付魏军,不吃败仗简直没有天理。

    而眼下,只有首战失利,高傒、季武,以及齐鲁联军中其余的兵将,才会收敛自傲,真正地重视魏军。

    “明日,请务必由田某来指挥攻城。”

    在当日商讨策略的会议上,田耽提出了这个他唯一的建议。

    不得不说,高傒的面色有些尴尬,但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点了点头。

    他必须承认,论带兵打仗,十个他都不是【大魏宫廷】田耽的对手。
友情链接:中世纪崛起  中学生阅读网  杀神白起  工作总结  小学生作文  中华养生网  都市医圣妙厨  极品全能学生  理财知识  工作总结  中药大全  寒门崛起  重生之财源滚滚  中华养生网  从全球高武开始  电视指南  第一星座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第一课件网  个性说说  99养生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哲夫当立  励志名人名言  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