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4章:大争之世!【二合一】
    『ps:大战将即,请谅解没有加更,容我仔细琢磨琢磨。』

    ————以下正文————

    “尊使?”

    暘城君熊拓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魏使唐沮,见对方久久不说话,心中愈发感觉古怪。

    岂料,此时魏使唐沮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暗暗叫苦。

    按理来说,作为使臣出访外邦,该位使臣在与他方的重要人物谈判时,一般都会得到国内一定程度上的许诺额度,方便与对方谈判。

    但是【大魏宫廷】此次前来楚国,魏使唐沮丝毫的谈判尺度也未得到,这让他心中极为忐忑。

    他十分担心,若他将本国太子殿下赵润的原话传达给眼前这位楚国的储君,眼前这位楚国储君会不会在恼怒之下命人将他砍了——据他所知,暘城君熊拓可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脾气的人。

    “尊使?”

    暘城君熊拓再次重复询问道,脸上神色已有些不耐烦。

    见此,魏使唐沮暗自定了定神,硬着头皮说道:“我国太子殿下他说……呃,此番并无给予贵国的……好处。”

    “啊?”暘城君熊拓闻言愣了愣,难以置信地说道:“赵润的意思是【大魏宫廷】,让我大楚白白为你们魏国出力?”说罢,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在笑了三声后,他一脸愤慨地斥道:“你给我滚回去告诉赵润,别以为他迎娶了阿姜,就能似这般戏耍本公子。想要本公子出力帮他,行啊,把「商水」给我!”

    纵使唐沮明知暘城君熊拓会狮子大开口,却也被后者提出的要求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商水县乃是【大魏宫廷】目前魏国最繁华、税金最多的几座城池之一,是【大魏宫廷】魏人与楚人展开贸易的市集——虽然魏楚两国明面上从没认可——毫不夸张地说,商水县的交易量,丝毫不亚于魏韩边市的淇县,曾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养活鄢陵军、商水军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

    在如今的魏国,论繁华热闹超过商水县的,绝对不超过五座城池,而且这其中还要包括他魏国的王都大梁,似这样重要的城池,怎么可能割让给楚国?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自赵弘润十四岁时初掌军队,魏国就制定了「不割地」的原则性国策,因此,当暘城君熊拓提出这样的要求后,魏使唐沮根本无需考虑,便断然拒绝:“熊拓公子请见谅,这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

    听闻此言,暘城君熊拓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道:“那你就回去告诉赵润,我大楚可没那个闲工夫帮你魏国出力,想要我大楚出兵,就拿商水县来!……他不答应也没关系,本公子乐得在旁看这场好戏,啧啧啧,韩、齐、鲁、宋,嘿嘿,或许齐国还能说动越国,搞不好,又是【大魏宫廷】一场五方伐魏的战事,上次你魏国侥幸赢了,本公子倒是【大魏宫廷】像瞧瞧,这次,你们还能赢么?……另外,记得传话给赵润,最好让他早做决定,倘若齐国那边先一步派人来拉拢本公子,说不定,本公子会站在齐人那边哟,哈哈哈哈。”

    说这话时,暘城君熊拓心中很是【大魏宫廷】畅快。

    要知道,虽然赵弘润如今已是【大魏宫廷】他的妹夫,但从十年前,年仅十四岁的赵润初次领兵出征起,他在赵润面前就始终没有一次占到上风——再加上暘城君熊拓曾经魏王赵偲坑过,因此,他对这对父子颇有怨念。

    如今好不容易逮到妹夫赵润的小辫子,暘城君熊拓又岂会轻易放过?

    与齐国联合那还不至于,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看在妹妹芈姜的关系上,暘城君熊拓自然也是【大魏宫廷】偏向魏国的,只不过偏向归偏向,如若魏国不肯拿出点什么实际好处,那暘城君熊拓也是【大魏宫廷】绝对不肯出兵相助的——一来是【大魏宫廷】他自己这关过不去,二来嘛,他无法说服寿郢的贵族。

    听闻此言,魏使唐沮反而是【大魏宫廷】镇定了些,因为他从暘城君熊拓的语气中听出,这位楚公子内心深处还是【大魏宫廷】偏向他魏国的,不得不说,这就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太子赵润迎娶了暘城君熊拓妹妹芈姜的好处。

    想了想,魏使唐沮摇头说道:“恕敝下直言,我国太子殿下已明确表示,此番不会给予贵国任何好处,但是【大魏宫廷】,倘若「楚魏结盟」,我大魏将坚定不移地维护楚国在中原的既得利益!”

    起初听到前半段时,暘城君熊拓嗤之以鼻般摇了摇头,可待听到后半句时,他却露出了深思了神色:“……维护我大楚在中原的既得利益?此话怎讲?”

    只见魏使唐沮拱了拱手,义正言辞地说道:“容敝下传达我国太子殿下的原话,纵使此番贵国打下了齐国的王都临淄,我大魏都将坚决支持临淄归贵国所有!”

    “……”

    听闻此言,暘城君熊拓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要知道,这种程度的许诺,可不是【大魏宫廷】随随便便就能许下的——倘若魏国果真在这件事上公然支持楚国,那么,魏齐两国也将成为世仇,几乎不存在回旋的余地。

    除非魏国收回原话,可对于一个立志于称霸中原的国家来说,被迫收回了说出口的话,公信度自然难免受到影响,不利于魏国他作为中原霸主的印象。

    简单地说,只要魏国在这件事上出面袒护了楚国,那么,在楚国与齐国的战争中,魏国就将牢牢绑在楚国这艘船上。

    想到这里,暘城君熊拓皱了皱眉,神色凝重地说道:“这当真是【大魏宫廷】赵润的原话?”

    魏使唐沮拱了拱手,点头说道:“千真万确。另外,太子殿下还有一番话托敝下传达给公子……如今中原风起云涌,一场旷世之战即将来临,熊拓公子当真准备在旁看戏,错过这场机遇?亦或是【大魏宫廷】,加入到我大魏的战车,趁此时机,北击齐国、东征越国,成就不世之业?”

    “……”

    暘城君熊拓深深看了几眼唐沮,负背双手在殿内来回踱步,思考着他妹夫赵润的话。

    不得不说,赵润这一番话真是【大魏宫廷】说到他心坎上了:似这般波澜壮阔的旷世之战,他楚国岂能落下?他熊拓又岂能错过?

    虽然楚国跟魏国也有一段不愉快的岁月,但那时因为魏王赵偲当初坑了暘城君熊拓所导致,而如今,在魏国掌权的太子赵润,乃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妹夫,凭借着这方面的关系,魏楚两国的关系便大为缓和。

    更何况,魏楚两国的贸易以及走私,给彼此都带来了惊人的利润,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楚魏两国是【大魏宫廷】几乎不可能爆发什么战争的。

    魏国太子妃芈姜、以及皇孙赵卫这只是【大魏宫廷】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大魏宫廷】,楚国的贵族在与魏国的贸易中获得了不小的利润,甚至于,暘城君熊拓还准备向魏国购买大量的粮食、种子、耕种工具,减少本国每年因饥饿而死的楚人。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楚魏两国目前是【大魏宫廷】非常贴合通洽的。

    既然楚魏两国打不起来,那么,楚国若要扩大疆域,就只能着眼于东边,也就是【大魏宫廷】齐国跟越国。

    齐国不必多说,三十年的世仇,自齐王吕僖时代至今,楚人就对齐人可谓是【大魏宫廷】积怨已久,只不过前几年,「齐魏联盟」尚未破灭,因此楚国也不敢进犯齐国,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夺回了他们楚国失陷的王都寿郢而已。

    而如今,「齐魏联盟」破灭,甚至于,魏国转而要跟他们楚国结盟,这就意味着,当楚国攻打齐国的时候,身背后再无来自魏国的威胁,甚至于,魏国还会给予他们提供帮助。

    此时不打齐国,更待何时?!

    再说越国,吴越之地的人,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心腹大患,当初是【大魏宫廷】齐国护着越国,而魏国又与齐国有结盟关系,因此,楚国亦不敢轻易造次。

    如今,正好借此机会连越国一同收拾了!

    只不过……

    『……赵润这厮,当真是【大魏宫廷】一点好处都不给么?』

    瞥了一眼魏使唐沮,暘城君熊拓皱着眉头说道:“尊使且到城内的驿馆歇息,容本公子考虑一下。”

    说罢,也不等唐沮有何反应,便挥挥手叫来亲兵将唐沮带出去了。

    随即,暘城君熊拓便派人将溧阳君熊盛请到了府内。

    溧阳君熊盛,乃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当年亦是【大魏宫廷】争夺楚王之位的竞争者。

    只不过后来,暘城君熊拓趁着「五方伐魏战役」时他楚国战败,楚东实力空虚之际,率领十几万军队入主了楚东,窃取了争权,逼得楚东贵族只能捏着鼻子认可熊拓的储君地位。

    当时,见大势已去,溧阳君熊盛原本准备回自己封邑,但是【大魏宫廷】熊拓却因为这位兄弟的才能,主动登门拜访,恳请这位兄弟相助,言辞赤诚,终于打动了溧阳君熊盛,使得溧阳君熊盛如今成为暘城君熊拓在楚东的左膀右臂,肱骨近臣。

    “王兄。”

    片刻后,溧阳君熊盛便来到了暘城君熊拓熊拓的府邸书房,拱拱手带着几分困惑问道:“王兄召唤臣弟?”

    暘城君熊拓点点头,招招手示意溧阳君熊盛就坐,随即对他说道:“咱们的好妹夫赵润,今日派来一名使臣求见我,欲说服我出兵相助魏国……”说着,他便将大致的情况告诉了溧阳君熊盛。

    溧阳君熊盛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道:“此乃互利互助、双赢之举。”

    “确实如此没错。”暘城君熊拓点点头,随即带着几分怨念骂道:“只是【大魏宫廷】赵润那厮甚是【大魏宫廷】吝啬,要我大楚出兵帮衬,居然些许好处也不肯给予。”

    溧阳君熊盛闻言笑道:“看来他是【大魏宫廷】笃定,我大楚绝不会拒绝「魏楚同盟」。”

    “是【大魏宫廷】啊……”

    暘城君熊拓惆怅地叹了口气。

    虽然他心中很是【大魏宫廷】不舒服,但不可否认,正如溧阳君熊盛所言,他是【大魏宫廷】不可能拒绝「魏楚同盟」的,因为魏楚两国一旦确定同盟,楚国就能毫无顾忌地攻打齐国、越国、鲁国,魏国再不会成为他们的掣肘。

    或许有人会问,魏国同样与楚国接壤,为何楚国却不将魏国视为战略目标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魏国如今太强盛,纵使是【大魏宫廷】楚国,也没有这个底气打赢魏国,纵使联合韩国打压魏国,事实上楚国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别忘了,上回「五方伐魏」,楚国不就是【大魏宫廷】跟韩国一起攻打魏国么?结果如何?百万大军全军覆没,「三天柱」死了俩,楚国因此元气大伤。

    相比之下,齐国比魏国更殷富,但齐国的军队却弱地根本不足以与魏国相提并论,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

    齐国的财富、鲁国的技术,只要楚国肯站边魏国,就有机会得到这两项楚国目前最重要的东西。

    只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心底还是【大魏宫廷】很气:那赵润仿佛是【大魏宫廷】看穿了他们似的,根本不怕他们拒绝,居然连些许好处都懒得给予。

    好歹你送几块颇具价值的秦国墨玉来吧?

    什么都没有!

    事后,暘城君熊拓亲自前往王宫求见了他的父亲,楚王熊胥。

    此时,楚王熊胥正在殿内擦拭他的佩剑,见儿子暘城君熊拓走进殿内,遂举起了手中的剑,对熊拓说道:“这柄剑,岁数比你小不了多少,是【大魏宫廷】寡人当初委托名匠锻造的神兵,你知道它叫什么么?”

    暘城君熊拓跟父亲楚王熊胥,远远没有赵润与其父魏王赵偲那么亲近,因此听闻此言,熊拓也不说话,任由楚王熊胥独自一人说话。

    “它叫「破齐」!”

    楚王熊胥抚摸着剑身,感慨般说道:“寡人曾亲自出征十一回,五场大战、六场小战,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手持此剑,斩杀吕僖。”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叹息说道:“如今,宝剑依旧锋利,要斩杀的那人,却已故去。”

    “……”暘城君熊拓冷淡地看着楚王熊胥。

    由于是【大魏宫廷】庶出,熊拓很小就被送到叔父汝南君熊灏那边,由那位叔父抚养教导,因此,他跟亲生父亲楚王熊胥的感情非常淡薄。

    因此此刻听到父亲的话,暘城君熊拓在心底暗暗冷笑:什么出征十一回,五场大战、六场小战,不就是【大魏宫廷】吃了十一场败仗么?在齐王吕僖面前,你有哪怕赢过一回么?

    想到这里,暘城君熊拓淡淡说道:“今日,魏国派来使臣,欲与我大楚结盟,我决定允之。……父王有什么要嘱咐的么?”

    只见楚王熊胥看了一眼暘城君熊拓,徐徐说道:“你选择亲近魏国,这也是【大魏宫廷】不错的选择。……不过,你有把握战胜齐国么?”说罢,他不等暘城君熊拓回答,便递出了手中的佩剑,正色说道:“带上它。”

    “一柄败将之兵?”熊拓嗤笑一声,瞥了一眼父亲手中的所谓神兵,见那神兵不过是【大魏宫廷】一柄青铜剑,心下更是【大魏宫廷】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如今中原早已是【大魏宫廷】铁剑的时代了,你却还在搬弄这种陈年的古董。

    见此,楚王熊胥也不动怒,站起身来召来一名宫内的卫士,令其手持这柄神兵平举。

    随即,他锵地一声抽出那名卫士腰间的佩剑,却是【大魏宫廷】一柄明晃晃的铁剑。

    只见在暘城君熊拓意外的目光下,楚王熊胥双手手持那柄铁剑,朝着卫士手中的神兵砍去,只听咯嘣一声,铁剑崩断,而那柄青铜剑,竟完好无损。

    “……”暘城君熊拓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

    而此时,就见暘城君熊拓取回那柄青铜剑,意有所指地淡淡说道:“竖子,莫小瞧了老物!……老物当年征战沙场时,你还不知在哪呢!”

    暘城君熊拓闻言冷笑道:“可惜老物征战一生,也从未赢过宿敌一回。……这柄剑,它饮过血么?”

    面对着暘城君熊拓的嘲讽,楚王熊胥惆怅地说道:“正如你所言,这柄神兵,自铸成以来,就从未饮血……”说到这里,他再次将手中的神兵递给暘城君熊拓,意味深长地问道:“你,是【大魏宫廷】否能令它畅饮敌人鲜血呢?”

    “哼!”暘城君熊拓轻哼一声,伸手接过父亲手中的青铜剑,好奇地比划了两下,似乎在纳闷,这柄青铜剑为何比铁剑还要锋利。

    从旁,楚王熊胥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随手递上剑鞘,用严肃的语气沉声说道:“打败齐国,你就是【大魏宫廷】我大楚的王!”

    “……”暘城君熊拓深深看了一眼楚王熊胥,接过剑鞘,将手中的青铜神兵放入剑鞘。

    “我会的!”

    暘城君熊拓简洁地留下三个字,转身而去。

    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楚王熊胥惆怅地叹了口气,坐回原来的位置。

    他有种很强烈的感觉:如今的中原,已经是【大魏宫廷】年轻辈的时代了。

    『……阿灏(汝南君熊灏),吾弟,寡人此生欠你的,当真是【大魏宫廷】还不清了。』

    他暗自感慨道。

    半日之间,「大王授剑」之事,便传遍了整个寿郢,叫楚东诸多贵族震惊之余,心中亦有所明悟。

    无论他们是【大魏宫廷】否认可,暘城君熊拓都已经是【大魏宫廷】注定的下任君王。

    不过好在暘城君熊拓在成为王储后,以往张扬的性格也有所收敛,故而,楚东贵族们倒也不是【大魏宫廷】极力反对——楚国的贵族嘛,永远是【大魏宫廷】向利益看齐的。

    一日后,暘城君熊拓召上将军项末,与寿陵君景云。

    上将军项末不用多说,论楚国目前最擅统兵作战的将领,就要属项末、项娈两兄弟。

    而在一年前,楚国正式发动叛乱的「芈姓屈氏」一族,逐出「三天柱」的行列,由「项氏」取代「屈氏」,因此,上将军项末,正式取代已故的「西陵君屈平」,成为楚国「三天柱」之一。

    而寿陵君景云,乃是【大魏宫廷】已故的「前寿陵君景舍」之子。

    至于最后一位「三天柱」的人选,暘城君熊拓当然徇私给予了一直支持着他的堂兄,平舆君熊琥——这位堂兄,目前取代了暘城君熊拓此前在楚西的地位,替暘城君熊拓照看着整个楚西。

    正因为如此,楚西、楚东,目前前所未有的和谐,至少不像当年那样争锋相对。

    不过由于平舆君熊琥目前远在楚西,暘城君熊拓并未召见,只召见了项末与景云二人。

    在被召见时,项末是【大魏宫廷】独自一人而来的,而寿陵君景云,则带着其最倚重的大将「羊祐」,毕竟景云远不如他父亲景舍那样擅长统兵打仗,因此在军务上,很大程度上都要仰仗羊祐。

    当然,召见项末与景云,倒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跟他们商量什么,只是【大魏宫廷】叫他们做好出征齐国的准备而已。

    此后几日,暘城君熊拓频繁召见本国的贵族、将军,做好了出征齐国的准备。

    魏洪德二十六年六月,在韩魏两国相邻的边市「淇县」,突然起了一起争执,有一名自称是【大魏宫廷】燕王赵疆妻族族人的魏商,纵容身边的护卫当街打死了一名韩国的商贾,引起市集内的哗然。

    几日后,韩国驻淇县的官员,要求燕王赵疆交出凶手。

    燕王赵疆感觉莫名其妙,经查证后发现他妻族根本没有那个人,遂立刻意识到这是【大魏宫廷】韩国有意挑衅,遂严词拒绝了韩国官员的要求。

    此后数日,淇县、沫邑一带,韩国的骑兵与魏国的山阳军出现摩擦,互有死伤。

    六月中旬,韩国王都邯郸正式就「宋国」问题发表态度,认可「宋国」的地位,并要求魏军从宋郡退兵。

    期间,魏国亦强势对外宣称,宋郡乃魏国领土,任何胆敢介入此事者,皆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敌人。

    六月下旬,淇县的韩国商人可能是【大魏宫廷】感觉情况不对,纷纷变卖店铺,撤离淇县。

    同时在魏韩边境,韩国骑兵与魏国山阳军的摩擦逐步升级。

    待等七月初,韩釐侯韩武对中原发布征讨魏国的檄文,言辞凿凿,几近将魏国指责为天下公敌,并正式对魏国宣战。

    五日后,魏国发表对应的檄文,同时对韩国宣战。

    数日之内,秦国对韩国宣战、卫国对韩国宣战。

    待等到七月中旬,齐国响应韩国的讨魏檄文,组建「联合」,对魏国宣战。

    短短几日间,鲁国、越国,包括宋国,亦纷纷对魏国宣战。

    至此,「齐、韩、鲁、越、宋五国联合」,正式形成。

    半月后,魏国对齐国宣战、对鲁国宣战、对越国宣战、对宋国宣战。

    同期,秦国对齐、鲁、越、宋四国宣战,卫国亦对齐、鲁、越、宋四国宣战。

    七月末,楚国最后一个踏入这个战场,强势站边魏国,对韩、齐、鲁、越、宋五国宣战。

    至此,「魏、秦、卫、楚四国同盟」,就此形成。

    就这样,一场囊括中原所有国家的旷世之战,由此拉开帷幕。
友情链接:绝世邪神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三国高校传  极品全能学生  论文大全网  笔下文学  励志故事  吞噬星空  花都最强医圣  大族激光  神道丹尊  重活一次  如意小郎君  史上最强重生者  经典语录  全职武神  男性健康  神豪之娱乐天下  电视指南  最强特种兵王  落秋中文  电脑爱好者之家  神豪之娱乐天下  战神狂飙  中国会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