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7章:西河战役!【二合一】
    『ps:求月票、求订阅。』

    ————以下正文————

    七月二十一日,秦将「武信侯公孙起」,携副将「长信侯王戬」与「阳泉君赢镹」,以及其余诸如「王龁」、「王陵」、「张瑭」等秦国将领,率领二十万大军,抵达西河西岸,与魏将魏忌、韶虎、司马安等将领率领的约十万魏军成功汇师。

    由于两国是【大魏宫廷】建立在联姻基础上的同盟关系,况且联姻的还是【大魏宫廷】魏国太子赵润跟秦国公主赢璎——只有极少数秦人与魏人才知道「秦国公主赢璎即是【大魏宫廷】秦少君」——因此,两方将领在相处时颇为融洽。

    倘若说太子妃芈姜的存在,使得魏国与楚国的关系大为缓和,甚至于在这次旷世之战中,楚国毅然支持魏国,那么「秦姬」的存在,亦使得秦魏两国的关系更为亲近。

    因此,在得知秦国兵将率军来援时,魏忌、韶虎、司马安提前准备了酒菜,款待诸位秦国将领。

    而这其中,应该就属临洮君魏忌心情最过于复杂。

    因为此番前来的秦将,无论是【大魏宫廷】武信侯公孙起,亦或是【大魏宫廷】长信侯王戬,以及王龁、王龄、张瑭等人,皆是【大魏宫廷】当年率军攻打他陇西的秦将,他与这些秦将征战了十几年,甚至于后来在迁到魏国之后,仍惦记着收复陇西那块失土,却不曾想到,有朝一日,当初的敌人居然会成为战友。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临洮君魏忌那复杂的神色,阳泉君赢镹主动开口说道:“临洮君,看在今日魏秦两国乃是【大魏宫廷】坚实盟友的份上,昔日的恩怨,能否就此揭过?赢镹可以向君侯保证,我秦人在拿下陇西之后,绝无滥杀无辜,亦将陇西之人视为我大秦的国民,绝无半句虚言。”

    出于对临洮君魏忌的尊重,韶虎、司马安等魏将此时都没有贸贸然开口圆场,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坎,还得临洮君魏忌自己迈过去。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临洮君魏忌苦笑着说道:“丢了封邑,岂还配称作邑君?魏某如今在我大魏担任河东守……魏河东守魏忌,代我大魏东宫太子殿下,欢迎诸位盟国将军率军来援,万分感谢。”

    在场的人皆是【大魏宫廷】人精,一听魏忌这话,心下顿时明白了后者的心意,以至于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火热起来。

    甚至于,随行于军中的秦国大庶长「赵冉」,此时也站出来拉拉关系,使双方更加亲近。

    此番秦国出兵,虽然是【大魏宫廷】武信侯公孙起担任大军主帅,但秦军中地位最高的,却并非前者,而是【大魏宫廷】秦国的大庶长「赵冉」,此人亦是【大魏宫廷】姬姓赵氏出身,与魏国的姬姓赵氏王族同出一支,是【大魏宫廷】当年姬姓赵氏先祖在向中原迁移时,因与秦岭人联姻而最终留在秦国的人。

    因此确切地说,赵冉跟魏忌、包括魏国的姬赵氏王族,事实上在几百乃至上千年前,皆出自一个宗族,这也正是【大魏宫廷】秦魏关系比魏楚关系更牢固的原因。

    在邀请诸人到大帐入席之后,临洮君魏忌好奇地询问恰敬笪汗ⅰ控国的大庶长赵冉:“大庶长此次欲亲掌大军?”

    秦国的大庶长赵冉闻言连连摆手笑道:“非也非也,我军统帅乃是【大魏宫廷】武信侯公孙起大人,赵某只是【大魏宫廷】顺道来西河看看,过两日,便要到大梁走一遭。”

    “去大梁?”魏忌、韶虎、司马安等人皆有些惊讶,就连长信侯王戬以及王龁、王龄、张瑭等秦将,亦露出了好奇地神色,很显然,赵冉并未将他此行的目的告诉过这些位秦将。

    注意到诸将意外、好奇的神色,赵冉微微一笑,说道:“也无需藏着掖着。……前几个月,我咸阳收到了贵国赵润殿下的书信……”

    因为魏国的东宫太子赵润乃是【大魏宫廷】秦王囘的女婿,算得上是【大魏宫廷】他秦国的姑爷,而且迎娶的还是【大魏宫廷】秦少君赢璎这样一位非常特殊的公主,因此,赵润在秦国的地位亦不低,纵使是【大魏宫廷】大庶长赵冉,也得尊称一声「殿下」。

    “……虽收到了赵润殿下的书信,且我大秦亦遵循赵润殿下的意思,加入这场战争,但是【大魏宫廷】在那份书信中,赵润殿下却并未言及这场仗将进展到什么地步……”顿了顿,赵冉见在座的诸将脸上还是【大魏宫廷】有些迷惑,便干脆直白地说道:“也就是【大魏宫廷】说,是【大魏宫廷】打赢韩国就罢手,还是【大魏宫廷】趁此机会覆灭韩国。这两者,差距可大了……总之,这件事赵某得亲自与赵润殿下好好谈一谈。”

    『谈一谈如何瓜分韩国么?』

    魏忌、韶虎、司马安三人颇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虽然秦国的确是【大魏宫廷】魏国的盟国不假,但是【大魏宫廷】他们也不认为秦国会白白为他魏国出力,索要些好处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

    当然,也是【大魏宫廷】理所应当的。

    鉴于这件事的高度,轮不到他们三人去考虑,因此魏忌、韶虎、司马安权当听过就算,毕竟这等大事,得他们魏国的太子殿下赵润亲自拿主意。

    不过魏忌还是【大魏宫廷】好心地提醒了一句:“我国太子殿下目前并不在大梁,若赵冉大人欲与太子殿下商量要事,不妨尽快去宋鲁边界的「宁阳」。……需尽快,按照太子殿下此前的战略安排,既然如今韩国已上钩对我大魏宣战,那么,太子殿下那边可能也要有所行动了。迟了,我恐赵冉找不到太子殿下。”

    “哦。”赵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当日,秦魏两国的将军们在大帐内把酒言欢,气氛十分融洽。

    待等次日,秦国的大庶长赵冉便带着两百名铁鹰骑兵,告辞诸将踏上了前往大梁的道路。

    而同日,临洮君魏忌则将秦魏两军的将领们带到了西河的西岸,隔着大河窥视河对岸的韩军营垒。

    “对面的韩将,应该是【大魏宫廷】韩国的雁门守李睦,此人很不简单。”

    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临洮君魏忌讲述着他此前的战术安排:“我于七月初七,得知韩国在七月初五对我大魏宣战,次日,驻扎在邺城、荡阴的邯郸军,便倾巢而动攻打我大魏的河内淇县。我当时想,既然邯郸军出兵迅速,想来西河这边的韩军,亦会采取偷袭的战术,是【大魏宫廷】故,我派人通知司马安与韶虎两位将军,叫司马安将军暂且按兵不动,且叫韶虎将军尝试截断韩军的退路……倘若这李睦采取速攻,我等三支魏军,完全可以将其包围在河西、上郡之地,不曾想,这个李睦不知察觉到了什么,竟在离石、蔺阳按兵不动,以至于韶虎将军未曾得逞。”

    听了这话,韶虎点点头,笑着附和道:“前两日韶某率军至此,正巧碰到一队大概在执行巡逻任务的雁门骑兵,当时我就猜到,魏忌大人的守株待兔之计未曾得逞,这场仗,并没有那么轻松。”

    说这话时,韶虎与魏忌都感到十分遗憾,因为倘若李睦贪功冒进的话,搞不好这会儿他们已经将后者团团包围,只可惜,那雁门守李睦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谨慎了。

    倘若此时魏国的新任云中守廉驳也在这里,他肯定会对临洮君魏忌的计略嗤之以鼻:雁门守李睦,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个谨慎到近乎胆小的将领,你居然还指望他采取奔放的战术,并针对这个奔放战术去设计他,你在想什么东西?

    什么是【大魏宫廷】奔放的战术?

    就比如当年「五方伐魏战役」时,魏公子润不顾魏国本土的安危,在三日内奔袭八百里,直接打到秦国的王都咸阳,逼秦人做出选择,究竟是【大魏宫廷】战是【大魏宫廷】何,这就叫奔放的战术,同时也能充分证明,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一个进攻欲望极强,能进攻取胜就绝不采取守势的人,齐国名将田耽对前者的判断丝毫无错。

    但韩国的雁门守李睦不同,这是【大魏宫廷】一位很小心很谨慎的将领。

    倒不是【大魏宫廷】为了保持不败的战绩,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李睦非但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他连己方损失太大的战事都不会考虑,像什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在李睦身上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发生的。

    李睦会耐心地积蓄力量、等候时机,哪怕因此被敌人羞辱、甚至与被自己人认为胆怯,他也会坚定不移地维持自己的战略,待等到敌人松懈时、或者露出破绽时,他就会倾尽自己的全部力量,骤然发难将敌人打倒,并且叫对方再也难以翻身。

    因此,以李睦的谨慎,是【大魏宫廷】根本不会贪功冒进的,只能说临洮君魏忌想多了。

    然而也因为这事,临洮君魏忌敏感地意识到,作为北原十豪之一的雁门守李睦,可能果真是【大魏宫廷】一个难对付的人物。

    对于临洮君魏忌针对韩将李睦的评价,在旁的诸将皆听在耳中,不过说实话,秦国的将领们并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

    这也难怪,毕竟秦魏联军这边的优势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大了,三十万的总兵力,面对对面约十万左右的韩军,纵使秦魏联军这三十万人马中有最起码十万的「黥面军」,但别忘了,哪怕同样是【大魏宫廷】农民兵,但秦国的黥面军,可不同于楚国的粮募军,前者在悍勇上甚至不比魏国的正规军逊色,只不过绝大多数未经多少训练且缺少经验罢了。

    “第一仗,就由王某去试试那李睦的斤两吧。”

    在谈论了一番后,秦将王陵笑着说道。

    听闻此言,诸将愣了愣,随即,似公孙起、王戬、王龁等将领们,纷纷笑骂王陵奸诈。

    王陵摊了摊手,无奈说道:“两年了,这是【大魏宫廷】头一场仗,麾下的黥面早在抱怨了,正军先让让吧。”

    可能在楚国,似农民兵这种存在,将领们充其量就是【大魏宫廷】视为战场上的炮灰,但秦国不同,秦国的黥面军渴望战争、希望通过军功获取社会地位,因此秦国的黥面军从不怯战,甚至于,就像秦人自称的那样,他们渴望战争。

    “怎么样?作为主人,礼让一下远方的来客如何?”王陵笑着对魏忌、韶虎、司马安三位魏将说道。

    魏忌与韶虎、司马安三人对视一眼,虽然司马安其实也想着首轮攻势,但王陵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只能点头同意。

    于是【大魏宫廷】诸将商议决定,以秦将王陵作为首仗的先锋将领,督率麾下黥面军,隔河攻打对岸的韩军。

    此后两日,秦将王陵命令麾下黥面军就近砍伐竹木,打造木筏与浮桥。

    七月二十五日,跨河进攻的准备工作大致完成,秦魏联军遂首次对河对岸的韩军展开了攻势。

    当日,天有阴云,小雨蒙蒙。

    当时韩将李睦在「蔺阳」城内的城守府,正于屋内对着此地的地图思考战术,忽听帐外有士卒来报:“将军,河对岸的秦军准备进攻了!”

    听闻此言,李睦心中一凛,当即带着一队亲卫来到东岸的军营。

    而此时,他委派驻守「东岸韩营」的副将严奉,也已得知秦军即将进攻的情报,早早就将军队拉到了东岸,与东岸摆开阵型,严正以待。

    待等李睦抵达岸边时,副将严奉已经安排到了防守事宜,瞧见自家将军前来,连忙抱拳行礼:“将军。”

    李睦点点头,朝着四下瞧了瞧,见严奉排兵布阵并无问题,遂说道:“你接着指挥,我观察一下秦军。”

    “是【大魏宫廷】!”严奉抱拳领命。

    此时,河对岸响起一阵号角声,黑压压的魏军弩兵方阵来到了岸边。

    “戒备!”

    严奉急声喝令道。

    在这片区域,大河河宽约两百六十丈左右,对于弓弩来说,都是【大魏宫廷】一个鞭长莫及的距离,但据李睦、严奉等人所知,魏军的兵器中有一种叫做「狙击弩」的特强弩,足以跨越这两百六十丈的距离,射杀韩军阵列中的将领。

    不过出乎严奉意料的是【大魏宫廷】,河对岸的魏军弩手们在原地伫立了片刻后,便纷纷向两旁散开——原来他们是【大魏宫廷】负责掠阵的。

    而随着魏军弩兵向两旁退散,一群黑压压仿佛潮水般的黥面军,争相涌到了岸边。

    看到这些衣甲不齐、连武器都未能统一的士卒,李睦与严奉都愣了一下。

    “不会是【大魏宫廷】这群杂兵跟咱们打首仗吧?”

    严奉表情古怪地自言自语。

    “……”

    李睦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得不说,待看到秦国的黥面军时,他便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些士卒非但武器乱七八糟、刀枪剑戟什么都有,就连甲胄都没有几件,更关键的是【大魏宫廷】,这群人根本没有作为一名士卒应具备的素质,明明被选为应战军队,可此时这群人却还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简直就像是【大魏宫廷】一群握着武器的聒噪平民。

    至少在李睦看来,似这等杂兵,对他雁门军应该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威胁可言的。

    但是【大魏宫廷】……

    『魏忌、韶虎、司马安,就用这么一群秦国的杂兵来打首仗么?』

    李睦抬手摸了摸下颌处的胡须,心中有些不解。

    要知道在一场战役中,首仗基本上用来试探敌军的战斗力、以及敌军将领的统帅、应变等能力,因此胜败输赢关系倒也不是【大魏宫廷】很大,只要别败地太惨、伤亡太重就行,可眼下,秦军将一支几乎没有防御能力的杂兵投入战场,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在他看来,只要他韩军这边一波齐射,对方肯定是【大魏宫廷】死伤惨重啊。

    说实话,李睦没看懂。

    而就在此时,一名秦将模样的男子策马从人群中来到了岸边,在瞧了几眼河对岸严正以待的韩军后,抬手一指对岸,沉声说道:“进攻!”

    话音刚落,就听秦魏联军中战鼓擂起,随即,那些黥面军立刻展开了攻势。

    有的将抗在肩膀上的木筏放到河里,由几名黥面军跳上木筏,趴在木筏上用手划水;有的则抱着一段粗木直接往水里跳;还有一群黥面军,干脆连粗木也不要,直接往水里跳,企图游到对岸。

    这乱乱糟糟仿佛鸭子下水般的场面,看得李睦、严奉等韩国将领是【大魏宫廷】目瞪口呆。

    半响后,严奉失声笑道:“若秦国二十万军队,皆是【大魏宫廷】这些货色,那我等完全无需担忧什么。”

    听了这话,附近的几名韩将亦是【大魏宫廷】附和地笑了起来。

    唯独李睦,双眉皱得更紧了。

    『……当真无需担忧么?』

    李睦环抱双臂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那些争相跳入河水的黥面军。

    在他看来,对面的这支秦军的确很糟糕,但是【大魏宫廷】,既然魏忌、韶虎、司马安敢用这支军队打首仗,那么肯定是【大魏宫廷】有什么道理的。

    想到这里,他沉声说道:“严奉,切莫轻敌!……把这支军队,当做魏武军打!”

    “……”

    严奉愣了愣,见自家将军语气坚决,遂抱拳应道:“遵令!”

    说罢,他抬手指向河水内的那些黥面军,沉声下令道:“北翼弩手,准备放箭!……放!”

    一声令下,部署在北边的韩军弩手们,当即展开了一波齐射。

    面对着扑面而来的箭雨,那些黥面军倒也聪明,纷纷猛吸一口气潜到水下,企图利用河水作为缓冲减少伤亡。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即便如此,河面上依旧被鲜血给染红,随即,一具具尸体半漂半浮着,被水流冲往了下游。

    “哼!耍这种小聪明。”严奉冷哼一声,当即又下令道:“南翼弩手,放箭!”

    当即,韩军又展开了一波箭雨齐射。

    “噗噗噗——”

    “噗噗噗——”

    一连串箭矢入水的声音响起,带起了片片的嫣红,不知有多少秦国的黥面军士卒在水中被弩矢射死,被水流冲往了下游。

    『就这种货色……』

    严奉下意识地冷笑一声,但忽然想到自家将军方才提醒自己不得轻敌,虽然他不觉得这些秦军真能突破大河天险,但还是【大魏宫廷】做好了防备:“传令下去,剑盾兵上前。”

    当即,一队队剑盾兵越过人群,来到了阵列的前方。

    瞧见这一幕,河对岸的那名秦将不禁皱了皱眉。

    这名秦将,正是【大魏宫廷】王陵。

    『喂喂喂……过于谨慎了吧?』

    皱皱眉,王陵心中有种预感,可能这场首仗他赢不了了。

    而此时,在临近东岸的河水里,一名黥面军突然冒出了头,随即,越来越多的黥面军浮出水面。

    然而他们面对的,却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剑盾兵,一种不比魏国步兵逊色多少的精锐轻步兵。

    可出乎韩将李睦与严奉意料之外的是【大魏宫廷】,哪怕他们已提早做好了防备,可对面这支连衣甲都不全的杂兵,在瞧见他们韩方的坚实防守阵列后,居然连片刻的停留都没有,大呼小叫着就冲了过来。

    只可惜,韩将严奉早就留着中军的弩兵,此时一声立下,箭矢齐发,只见那些黥面军还未接近韩军的阵列,便陆陆续续被射死。

    可即便如此,黥面军依旧前赴后继地往河岸冲,那仿佛视死如归般的气魄,让李睦与严奉对这支杂兵刮目相看。

    终于,越来越多的黥面军冲上来河岸,甚至于冒着箭雨,冲到了韩军阵列的前方。

    只可惜,韩军阵列前方那一排剑盾兵,却仿佛是【大魏宫廷】比大河天险更难以跨越的天堑,任凭黥面军如何悍不畏死,韩军的剑盾兵们,依旧能凭借着精湛的作战技术,杀死一名又一名的黥面军。

    『两军的装备差距太大了……』

    在大河西岸,魏将魏忌、韶虎、司马安,与秦国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等人登高观瞧着,看到河对岸的那一幕,心下暗自嗟叹。

    不可否认秦国的黥面军确实悍不畏死,然而,对面的韩军,并未因为黥面军的卖相而轻敌,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前者丝毫机会,无情地扼杀了黥面军为数不多的胜算。

    摇了摇头,司马安沉声说道:“这支雁门军,太谨慎了,他们似乎很擅长防守。步卒与弩手配合娴熟,哪怕被黥面冲击了阵型,亦不慌不忙……这份从容,是【大魏宫廷】平常训练难以练就的,应该是【大魏宫廷】在战场上磨砺所得。这是【大魏宫廷】一支身经百战的劲旅!”

    在旁,临洮君魏忌亦皱着眉头说道:“当年我初见黥面时,亦曾因为轻敌而吃过大亏,我还以为对面的韩将会步我的老路,没想到……倘若雁门军擅长防守,那这场仗,怕是【大魏宫廷】没有那么轻松。”

    韶虎亦说道:“我觉得吧,咱们扎堆在此,实在难以发挥三十万大军的优势,瞧对面的韩军,此番目测只出动了两万人左右,便站满了这边的河滩……我觉得吧,还是【大魏宫廷】得采取围攻之势。”

    听闻此言,在旁的诸将们虽面带笑容,却竟无人附和韶虎的话。

    这也难怪,毕竟在场的皆是【大魏宫廷】秦魏两国手握数万兵权的将领,论在本国的地位,并不会比李睦在韩国逊色,这么一大帮人,围殴李睦一人,怎么想都感觉有点羞于说出口。

    另外,对于他们的自尊心也难以接受。

    良久,秦国悍将王龁说道:“黥面终究是【大魏宫廷】黥面,难挑大梁,来日,就由我麾下的正军,渡河攻打「蔺阳」。……望诸位莫要与我争。”

    公孙起、王戬、赢镹、张瑭、魏忌、韶虎、司马安等将军对视一眼,陆续点了点头。

    在他们看来,三十万打十万,胜是【大魏宫廷】必然的,问题在于如何能胜得漂亮一些,不至于会被人说闲话。

    魏洪德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五日,「西河战役」首仗爆发,秦魏联军小败。
友情链接:论文大全网  房贷计算器  斗战狂潮  超级兵王  大明元辅  谎话大王  首富杨飞  IT百科  无敌超神奶爸  最强狂兵  第一星座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极品家丁  极限保卫  回到明朝当王爷  字幕库  全球灵潮  免费算命网  汉乡  笔趣阁  作文大全  吞噬星空  tplink  逆天邪神  最强特种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