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8章:西河战役!(二)【二合一】
    『ps:求月票、求订阅。』

    ————以下正文————

    七月三十日,在足足又做了四日的准备工作后,秦魏联军再次隔河对「蔺阳」发起进攻。

    这次出战,乃是【大魏宫廷】由秦将王龁指挥,并督率麾下的「戈盾」与「长戈」这两支兵种。

    「戈盾」,即戈盾兵,乃是【大魏宫廷】秦国军队中的中坚力量,无论是【大魏宫廷】进攻还是【大魏宫廷】防守,这支兵种皆是【大魏宫廷】秦军中无法动摇的核心,在越是【大魏宫廷】大规模的战争中,秦国越是【大魏宫廷】会围绕着「戈盾兵」来打。

    而截至目前为止,秦国的戈盾兵除了在「秦魏函谷战役」时,被魏公子润用连弩外加弩兵的组合完全克制、且遭到近乎全军覆没的惨败外,几乎再也不曾吃过怎样惨烈的败仗。

    而「长戈」,则是【大魏宫廷】秦军中专门用来冲击敌军阵型的兵种,他们的长兵器,能够有效地克制敌军步兵的严防战术,只是【大魏宫廷】为了保证速度,这支兵种牺牲了部分防御力,以至于在面对飞矢类兵器时防御能力很差。

    秦军的第二次攻势,自然不会再像首日那样乱糟糟的,只见一队队秦军士卒有条不紊地在河面上搭建一座座浮桥,以至于浮桥的数量,仿佛要覆盖这一片水域。

    当日的战争,从上午辰时一直打到午时,整整进行的两个时辰。

    期间,秦军士卒们展现出了他们悍不畏死的气概,顶着韩军弓矢的洗礼,一次又一次强行登陆对岸河滩。

    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尽管秦军兵将们已表现地这般悍勇,但依旧丝毫未曾动摇河对岸的雁门军,以至于从始至终,秦军都未能对韩军造成真正的威胁。

    待等到中午的时候,见战况不容乐观,秦将王龁皱着眉头选择了暂时撤退,以至于秦魏联军再次收获了一场小败。

    在结束当日的战事后,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找到了魏军这边的统帅临洮君魏忌,两人不约而同地认为,他们应当召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军事会议,而不是【大魏宫廷】像前几日那样,嘻嘻哈哈地就决定了进攻的次序。

    由于吃了两场败仗,当诸将军集聚帅帐时,气氛一度显得很凝重。

    尤其是【大魏宫廷】秦将王龁。

    要知道,倘若说指挥首仗的秦将王陵,心底还不是【大魏宫廷】很重视河对岸的雁门军,那么,王龁是【大魏宫廷】丝毫没有轻敌的,从一开始的黥面军压阵,再到后面正规军抢时间搭建浮桥,王龁这边的秦军从始至终就是【大魏宫廷】争分夺秒,试图使河对岸的雁门军陷入顾此失彼的为难处境。

    只不过,河对岸的雁门军久经战阵,指挥的将领十分明白那支秦军才是【大魏宫廷】威胁最大的那支,始终没有间断对那些正在河面上搭建浮桥的秦国正规军的弓弩压制,而韩军的剑盾兵,在缺少己方弓弩支援的情况下,亦挡住了黥面军的进攻,使得秦军的攻势难以展开。

    在大帐内的会议中,武信侯公孙起与临洮君魏忌各自坐在东西两边坐席的首位,在环视了几眼在场的诸将后,他面带淡淡微笑,说道:“诸位,两场败仗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公孙起的心情还是【大魏宫廷】比较轻松的,毕竟,虽说这两场败仗下来,他们秦军损失了约六七千的士卒,若加上伤兵,伤亡可能达到一万两千余左右,但是【大魏宫廷】对于拥有二十万兵卒的秦军而言,这点损失并不算什么,更何况那些阵亡的士卒中,有三分之二还是【大魏宫廷】首日被韩军射杀的黥面军——虽然秦国的黥面很非常勇悍,但本质仍然还是【大魏宫廷】临战征召的农民兵。

    在听闻武信侯公孙起的话后,王陵、王龁两位秦将显得有些尴尬,正要解释,却听武信侯公孙起又说道:“这两仗,我皆看在眼里,不可否认,我大秦的军队在这场仗很吃亏,因为这段流域的河面过宽,宽到连魏国的强弩都无法有效威胁到河对岸的韩军,致使在我军展开进攻时,我秦魏两军的弩兵们,难以有效支援进攻的士卒,而河对岸的韩军,却可以毫无顾忌地射杀河面上正在渡河的我军士卒。这是【大魏宫廷】韩军在地利上的优势。……但反过来说,这未尝不是【大魏宫廷】我等在战略上的失误,试问,我方为何要选择一个地利明显对我军不利的战场,与韩军开战?”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又说道:“是【大魏宫廷】想看看被称之为「北原十豪」之一的韩将李睦,究竟有几分能耐,以及他麾下的军队,究竟有几分能耐,对么?”

    听闻此言,在场的诸将们有的环抱双臂装深沉,有的则伸手挠着下巴或者脸颊,似乎是【大魏宫廷】有些尴尬。

    其实就算是【大魏宫廷】在装深沉的秦将王戬与魏将司马安,心中亦有相近的想法——若非是【大魏宫廷】被王陵与王龁抢了头筹,想来他们也想试试韩将李睦的能耐,不单单是【大魏宫廷】因为李睦乃是【大魏宫廷】「北原十豪」之一,更是【大魏宫廷】因为,李睦是【大魏宫廷】连魏公子润都未能战胜的对手。

    试问,魏公子润南征北战十年,迄今为止,有几人能在他面前维持不败?

    楚国已故的寿陵君景舍是【大魏宫廷】一个,韩国的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是【大魏宫廷】一个,除此之外还有谁?纵使是【大魏宫廷】秦国的武信侯公孙起,也曾有过魏公子润直接将其甩掉、直接长途奔袭秦国王都咸阳的窘事。

    这就变相地拔高了李睦、乐弈两名韩将在中原的地位,或者说排名——虽然实际上并没有这种玩意。

    其实,相信在场的诸将都清楚,倘若他们各自发挥平日水准的能力,再加上三十万大军的绝对优势,韩将李睦几乎是【大魏宫廷】没有任何胜算的。

    既然明确得知这场仗必胜,那么,在此之前,与那李睦交交手,了解一下自己与后者的差距,或者,若是【大魏宫廷】有可能的话,取代李睦在中原的地位,这才是【大魏宫廷】诸将的心中所想,毕竟在这个年代,有几人能拒绝名望的诱惑呢?

    而此时,武信侯公孙起面色严肃地继续说道:“……但我并不在乎,无论那李睦最终是【大魏宫廷】被在座的列位手刃,亦或是【大魏宫廷】死在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卒手中,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胜利。”

    顿了顿,他又说道:“前几日,大庶长赵冉大人的话,相信诸位也听到了,打败韩将李睦,并非是【大魏宫廷】秦魏联军此番的最终目的,我军的最终目的,或者说是【大魏宫廷】我大秦王婿赵润殿下的意志,是【大魏宫廷】击垮韩国,甚至是【大魏宫廷】覆灭韩国,因此我想,我军并无多少空闲在这里陪那李睦玩耍,对么?”

    “……”

    在座的诸将,在长短不一的思忖过后,陆续皆点了点头。

    见此,公孙起微微一笑,说道:“在座的诸位都同意我的说法,这当然是【大魏宫廷】最好的,事实上,若是【大魏宫廷】在座诸位当中有几位仍想与那李睦过过招,我也有相应的对策。不过这样最好。……既然如此,我方就兵分两路,想跟李睦继续过招的,留在此地,顺便替我将李睦拖在这里,至于像我一样渴望胜利的将军呢,不妨与我一同挥军北上,攻打韩国的雁门郡,顺便切断李睦的归路。……若到时候李睦走山路,向东边的太原郡撤离,那是【大魏宫廷】他的事,我只要确保,我军能拿下雁门郡。”

    说到这里,他转头对临洮君魏忌示意道:“雁门郡的最终归属,你我眼下不必争论,交给贵国与我国的公卿大臣,我等只做身为将领的分内事。如何?”

    临洮君魏忌与韶虎、司马安对视一眼,随即笑着对公孙起说道:“武信侯所言极是【大魏宫廷】,魏忌这边毫无异议。”

    “那就这么决定了。”环视了一眼在场的诸位将领,公孙起笑着说道:“谁愿意跟我以及临洮君前往攻打雁门郡,或者说留着此地继续与李睦过招,诸位都表个态吧。”

    由于人多粥少,秦将王陵在跟王龁对视一眼后,耸耸肩说道:“我跟王龁,就跟随武信侯前往雁门郡吧,这两仗打得这么惨,我俩也没脸留在这里……”

    这话说得在场的诸将皆笑了起来。

    随即,魏将司马安开口道:“若是【大魏宫廷】诸位不介意的话,某倒是【大魏宫廷】想跟那李睦过过招……”

    话音未落,秦将长信侯王戬笑着说道:“司马将军不介意王戬插一脚吧?”说罢,他解释道:“我觉得,武信侯若带兵向北,动静极大,相信瞒不过那李睦的耳目,因此我觉得,李睦可能也会将防守重心向北迁移。……这两日,我也看过这边的地形图,发现蔺阳、离石往北,以平原地形居多,相信到时候我军会在那边的平原与雁门军接触,到时候,王某麾下铁鹰锐骑,可以助司马将军一臂之力。”

    司马安闻言看了一眼长信侯王戬,心中亦有种莫名的感触。

    毕竟想当年在「秦魏三川战役」中,魏将司马安与秦将王戬,那可是【大魏宫廷】在战场激烈碰撞过的劲敌,甚至于当时,司马安还一度被王戬切断了归路,当然,最终,王戬还是【大魏宫廷】败在麾下的骑兵过少,难以招架司马安与魏公子润两方的前后夹击。

    曾经的劲敌变成了可靠的友军,司马安说不出是【大魏宫廷】种什么感受,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魏宫廷】,王戬的加入,使得司马安心中更有底气,去挑战李睦他那隐隐是【大魏宫廷】中原第一擅战名将的头衔。

    当日在经过商议后,秦武信侯公孙起与魏临洮君魏忌,将秦魏两军分成两支,不分主力军或协从军,只是【大魏宫廷】一支前往雁门郡,一支留在此地拖延李睦。

    其中,魏将司马安、秦将王戬、张瑭等几人选择留在此地,继续与李睦过招,或者说拖延李睦,而其余秦魏联军的将领,则在武信侯公孙起以及临洮君魏忌的率领下,挥军北上,企图攻占防守力量空虚的雁门郡。

    而与此同时,在蔺阳的城守府内,再次小胜秦魏联军的雁门守李睦,正在书房内对照着一份当地的地略图,聚精会神地思索着秦魏联军接下来的战略意图。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传来笃笃笃的叩门声。

    李睦皱了皱眉,也未抬头,依旧目视着地图,随口问道:“谁在外面?”

    话音刚落,屋外便传来了一个年轻少年的声音:“父帅,是【大魏宫廷】孩儿。”

    李睦遂说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便有一位身穿戎装的少年人推开房门,迈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一名端着托盘的士卒,木盘上只有一碗饭、一碟菜以及几块肉。

    见到那名士卒手中的托盘,李睦转头瞧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近黄昏,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他在书房内苦苦思索秦魏联军接下来的战略,竟想了一个下午。

    而此时,那名自称「孩儿」的少年将领,已接过身后士卒手中的托盘,将其端到了李睦面前的桌案上,关切地说道:“父帅,您从晌午回到城内后,便在屋内思考策略,孩儿以为,战况固然重要,但您的身体亦极为重要……”

    这名少年将领叫做「李瑻(kun)」,乃是【大魏宫廷】李睦的长子,今年一十又九,颇具其父李睦之风,只不过李睦教子极严,即便雁门军的兵将对李瑻这位少将军赞誉有加,但李睦仍不满意,一心希望磨砺儿子,使这个儿子将来能够接替他雁门守的职务,继续为国家效力、为韩王效力。

    对于自己儿子的孝心,李睦欣慰地点了点头,遂拿起筷子端起碗,可就在他正准备动筷的时候,他忽然问道:“将士们吃过了么?”

    李瑻抱拳回道:“将士们正在用饭。”

    李睦点点头,随即看着儿子又问道:“你呢?”

    李瑻犹豫了一下,随即摇头说道:“孩儿正准备去用饭。”

    听闻此言,李睦面带微笑地说道:“留下跟我一道用饭吧。”说罢,他转头看向那名士卒,吩咐道:“再添一碗饭。”

    “是【大魏宫廷】!”那名士卒抱拳而退,片刻便将他们少将军李瑻的碗筷拿了过来。

    随即,李睦、李瑻父子儿子就着那两碟菜,默不作声地将饭菜吃下,填饱了肚子。

    用完饭后,李瑻本欲告退离开,但李睦叫住了他,说道:“瑻儿,对于秦魏联军,你有什么看法么?”

    李瑻知道父亲是【大魏宫廷】在考验自己,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他此时并没有什么会让父亲夸赞的见解,想了想,他只是【大魏宫廷】硬着头皮说了一通,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强调秦军士卒的悍勇,认为他们不应当轻敌什么的。

    听到这一番话,李睦颇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轻声问道:“仅仅如此?”

    李瑻苦着脸,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

    见此,李睦凝视了儿子几眼,半响后忽然指点起来:“首日的战事,明显是【大魏宫廷】秦军轻敌了,小瞧了我方,因为首日,对方只出动了一支农民兵,不可否认,这支秦国的农民兵相当悍勇,但再怎么悍勇,这支军队的本质仍旧是【大魏宫廷】农民兵,对于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老卒来说,这种连新兵都算不上的士卒,是【大魏宫廷】几乎没有什么威胁的。……而秦军却单单投入了这支农民兵,这意味着秦军的将领托大了,希望通过一支农民兵来消耗我雁门军。这是【大魏宫廷】秦军首日战败的根本原因。……今日的战事,秦军吸取了首仗的教训,投入了一支正规军,但由于我方有大河天险,在地利上占据优势,因此,秦军最终并没有攻上河滩。但由此可以得知,秦军的将领,已逐渐重视我雁门军。”

    “……”李瑻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见此,李睦接着说道:“方才这些话,其实应该是【大魏宫廷】你自己应当想通的事,然而你毫无头绪,这说明你临战仍欠缺一个大致的判断。一名合格的将领,心中大致要有一个估测。我尝听说,魏公子润经常亲临战场、观摩战事,你觉得他单单只是【大魏宫廷】在等着那场仗分出胜败么?不,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在通过该场战事敌军的实力,以及敌军将领的指挥、判断,估算下一场战事的胜算。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魏公子润通过一场场的战事摸透了敌人,故而他能取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那么如今为父问你,河对岸的秦魏联军,接下来会有什么行动。”

    听闻此言,李瑻脸上的苦涩更浓了,挠挠头想了半天,试探性说道:“大举进攻?”

    说罢,他见李睦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索性苦着脸干脆承认道:“父帅,恕孩儿愚钝,实在想不到。”

    “……”李睦沉吟了片刻,随即指点道:“瑻儿,熟读兵法并不意味着就能打败敌人。兵法的作用,在于让你知晓,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敌军很有可能会采取的行动,但不可照搬,因为其中涉及到人心,也就是【大魏宫廷】敌将的判断。就像这两场战事,首仗不用多说,只是【大魏宫廷】秦军为了试探我雁门军的大致实力,单单看他们只投入一支农民兵,你就应该知道,首仗的胜败,那些秦将并不看重。……但是【大魏宫廷】今日的战事却很有意思,我不相信秦魏联军看不到我军占据地利上的优势,可秦军还是【大魏宫廷】投入了一支正规军,攻打我军,相信这其中,未尝没有一点意气之争的意思,也就是【大魏宫廷】说,秦军首仗输得不服。可今日这场仗,秦军也战败了,相信这足以让他们开始重视地利,也就是【大魏宫廷】说,秦魏联军很有可能放弃此地,另外开辟战场,选择一个对他们有利的地段,与我军开战,这是【大魏宫廷】最明智的选择,同样也是【大魏宫廷】为父目前最担心的事。”

    “孩儿受教了。”李瑻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此时,李睦又对李瑻说道:“瑻儿,并非为父苛刻。据为父所知,魏公子润,一十四岁就能独掌大军,以弱胜强,击败进犯魏国的楚暘城君熊拓十六万大军,而你如今一十又九,为父希望你能承担起男儿的责任,在这乱世中有一番作为,至少,有能力庇护一方的国民。”

    “孩儿谨遵父帅教导。”

    李瑻抱了抱拳,虚心接受。

    随即,父子二人便就这目前的战况展开了讨论,当然,主要是【大魏宫廷】李睦在指点长子李瑻。

    “……若我是【大魏宫廷】秦魏联军的主帅,那么眼下,就应该分兵。秦魏联军的优势很大,三十万人马的绝对兵力优势,保证了他们哪怕兵分两路,亦能与我雁门军全军分庭抗衡。……那么为父问你,若秦魏联军果真采取分兵的战术,另外一支兵马,将会前往何处?”

    在听了父帅先前许多见解后,李瑻心中对这场仗也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毫不犹豫地说道:“雁门!”

    听闻此言,李睦点了点头:“不错,雁门!……确切地说,雁门是【大魏宫廷】一个大方向,事实上秦魏联军也可以攻打「娄烦关」,截断「娄烦关」与「离石」的道路,迫使我军只能向东撤入太原。……若被秦魏联军逼到这种地步,虽我军不至于有存亡之险,但我军也无力回援雁门,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将雁门郡拱手想让于秦魏联军。因此,蔺阳、离石这边虽有大河天险,但不能再守了,再守下去,我方将丢掉整个雁门郡。”

    说到这里,他召来一名亲兵,吩咐道:“传令下去,叫城内的百姓收拾行囊,向娄烦关迁移。再叫部署河岸的严奉将军,密切关注河对岸秦魏联军的动静,若发现秦魏联军向北调动,即刻沿河跟随,堵截敌军于上游渡口,决不可叫秦魏联军切断娄烦关,与蔺阳、离石两地的道路。”

    “遵命!”亲兵抱拳而退。

    当日,李睦的副将严奉得到命令后,当即令士卒修建了几座高达十丈有余的瞭望塔,登高监视着河对岸秦魏联军的一举一动。

    当晚,监视秦魏联军的韩军士卒发现,河对岸的秦魏联军,隐约有兵马调动的动静,急忙禀告副将严奉。

    副将严奉在得知此事后,果断点起一支精锐北上,准备部署于娄烦关的西南,防止秦魏联军于上游悄然渡河后,截断娄烦关与蔺阳、离石两地的联系。

    之后两日,蔺阳、离石、皋狼等几座城池,平民们纷纷收拾行囊向北迁移。

    期间,雁门军亦有许多军队向被调离。

    这么大的举动,当然瞒不过魏将司马安与秦将王戬的眼睛,后者笑着说道:“这个李睦,简直洞察先机啊,看样子武信侯是【大魏宫廷】没办法偷袭雁门了,倒是【大魏宫廷】咱们,可以白捡河对岸的几座城池。”说罢,他砸了咂嘴,面色怏怏地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应该会是【大魏宫廷】几座空城了,搞不好李睦在撤军时,还会一把火烧掉城内的房屋。”

    八月初三,随着部署在河对岸的最后一支韩军撤离,司马安与王戬便知道,河对岸的韩军应该全部撤离了。

    于是【大魏宫廷】,他们便下令渡河,准备接收蔺阳、离石、皋狼,作为日后进兵的后方据点。

    蔺阳,空城。

    离石,空城。

    可待等秦将张瑭率军来到「皋狼」时,按理来说应该已撤到北方娄烦关的雁门守李睦,却率领着不计其数的雁门骑兵,在皋狼东边的矮丘背后杀了出来。

    只见当时李睦跨着坐骑,跃上一处土坡,挥手指向皋狼城外的秦军,面无表情地喝道:“杀!”

    一声令下,如潮水一般的雁门骑兵,从他两侧涌向秦军。

    看着那如潮水一般涌来的雁门骑兵,秦将张瑭目瞪口呆。

    他完全没有想到,明明已撤向北边娄烦关的韩将李睦,居然使了一招回马枪,趁他张瑭单独领兵准备接收皋狼之际,从东边的山坳里杀了出来。

    “敌袭!敌袭!”

    张瑭扯着嗓子大喊,希望麾下的士卒尽快摆出防御阵型,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雁门骑兵的速度太快了,还未等秦军做出反应,便冲到了秦军面前,仿佛水银泻地般,涌入了秦军的阵列。

    或许秦魏联军的诸将都认为雁门守李睦应该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擅长防守的将领,但事实上,李睦的进攻,远比防守更犀利。

    这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善于把握一切微小机会、为己方创造优势的将领。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大学生必备网  重活一次  龙组兵王  神豪之娱乐天下  就爱读小说  五代梦  超级无上神帝  免费算命网  牧神记  春野小神医  斗战狂潮  哲夫当立  笔下文学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大宋男儿  战神狂飙  极品家丁  笔趣阁小说  健康报网  棉花糖小说网  工作总结  大王饶命  中世纪崛起  作文大全  逆天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