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1章:桓虎投鲁【二合一】
    鉴于陈狩夜袭了楚新阳君项培的军营,让后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桓虎认为,沛县已不可久留。

    因为沛县在南北方向就夹在「萧县」与「湖陵」之间,南边的萧县如今已被楚国的新阳君项培攻陷,而北面的湖陵,目前驻扎着魏国的浚水、成皋、汾陉三支军队,在目前「魏楚同盟」的大环境下,桓虎不敢保证,驻扎在湖陵的那三支魏军,是【大魏宫廷】否会协助楚新阳君项培,对他沛县发动两面夹击。

    在这种情况下,桓虎只身渡过微山湖,来到了湖对岸的「薛城」,与薛城的城守「季伷」取得联系。

    季伷,乃是【大魏宫廷】鲁国「三桓」中的「季氏」子弟,论辈分乃是【大魏宫廷】鲁国将领季武的堂叔,能力平平、且亦没有太大的野心,总的来说是【大魏宫廷】一个很平庸的人,若非是【大魏宫廷】出身「季氏一族」,相信以他的才能,肯定无法成为一县的首长。

    对于桓虎的到来,季伷感到颇为惊讶。

    平心而论,虽然能力平庸,但这并不代表季伷就不清楚「桓虎」、「向軱」、「南宫郴」等几个割据于宋郡东部的军阀,甚至于,季伷与北亳军多次打过交道,毕竟,当年宋国王室后裔在国家灭亡后,就是【大魏宫廷】逃到了薛城,寻求庇护。

    起初,出于某些原因,季伷并不打算接见桓虎,但桓虎在递上拜帖的同时,亦出示了鲁王公输磐交给桓虎的令牌——这块令牌,是【大魏宫廷】鲁王公输磐为了让桓虎麾下的军队能顺利进入他鲁国境内而赐予的。

    平心而论,似这般轻易地赐下王令,这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桓虎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真心投奔鲁国,只不过在目前这种局势下,鲁王公输磐只能选择相信桓虎。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魏宫廷】像桓虎对金勾所说的那样,在他那一番信誓旦旦的保证下,鲁王公输磐与公子兴完全被他说服了,将他视为了救命稻草。

    通过这块王令,桓虎顺利地见到了薛城城守季伷,向后者叙说了他已去过曲阜,并已得到鲁王公输磐的信任,被任命为鲁国的将军。

    对此,季伷颇感意外,但不能否认,在桓虎说完这些后,二人谈话时的气氛,比之前确实融洽的许多——毕竟怎么说也算是【大魏宫廷】同僚了嘛。

    “桓虎将军今日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在几句寒暄之后,季伷向桓虎问起了此行的目的。

    见此,桓虎亦不隐瞒,将他沛县前两日重创楚国新阳君项培的事告诉了季伷,听得季伷又是【大魏宫廷】惊喜又是【大魏宫廷】忧虑。

    惊喜的是【大魏宫廷】,桓虎麾下的兵将当真了不起,尤其是【大魏宫廷】那陈狩,率领八百骑卒就敢夜袭楚新阳君项培麾下十万兵卒的营寨,且让楚军蒙受了沉重的损失,得此强兵强将,定能有效地帮助他楚国击退楚国的进攻。

    而忧虑的是【大魏宫廷】,目前在临近他鲁国王都曲阜的宁阳县,还驻扎着楚国上将项末率领的十万楚军,可如今,楚国再次派新阳君项培率领十万军队赶赴他鲁国,这意味着他鲁国要面对二十万楚军的进攻,局势更为艰难。

    若非桓虎麾下大将陈狩夜袭楚新阳君项培的这场战事的确堪称战绩辉煌,让季伷看到了击退楚军的希望,否则乍一得知楚国再次派来十万军队,他心中真不知会是【大魏宫廷】如何的惊恐。

    “……鉴于这种情况,桓某希望将麾下的军队移驻到贵城,免得遭到楚军与魏军的夹攻。”

    徐徐地,桓虎道明了来意。

    “原来如此。”季伷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他觉得桓虎的判断不无道理,毕竟魏楚两国目前乃是【大魏宫廷】同盟关系,谁也不能保证驻扎在湖陵的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魏军,是【大魏宫廷】否会会跟楚新阳君项培一同,对桓虎势力发动夹攻,鉴于桓虎已取得了他们鲁国君王的信任,授予将军职务,且前两日又重创了楚军,确实堪称是【大魏宫廷】强兵强将,季伷在略一犹豫后,便答应了下来。

    在得到了季伷的同意后,桓虎立刻返回沛县,趁新阳君项培还未洞悉他的意图,将麾下的兵士,从沛县撤了出来,分批移动至微山湖侧。

    湖中,自有薛城一方的船只过来接应。

    待等到桓虎麾下数万兵卒有一半已乘坐船只渡过了微山湖时,新阳君项培这才得知此事。

    在得知此事后,项培的第一反应就是【大魏宫廷】动怒:你桓虎这般折辱了我楚军的颜面,岂能叫你如此轻松就逃走?

    想到这里,新阳君项培便点起四万军队,浩浩荡荡地赶赴微山湖畔,企图截击桓虎。

    一个半时辰后,待等新阳君项培率领抵达微山湖畔后,此时桓虎麾下仍有万余军队尚未渡过微山湖。

    见此,新阳君项培原欲率军攻打,且猛然瞧见远处微山湖畔的芦苇丛中,隐隐约约有人影涌动,且在另外一侧,还有一支骑兵虎视眈眈,这支骑兵打出的旗号,清晰地写着「沛县陈狩」四个字。

    『……』

    远远望了望那片芦苇丛,又看了看远处桓虎麾下大将陈狩亲自率领的那支估测有近两千人的骑兵,新阳君项培迟疑了半响,竟是【大魏宫廷】没敢轻举妄动。

    此时,其实桓虎就骑着马在陈狩那支骑兵中,见新阳君项培带着四万楚军来势汹汹,却抵达此地后却有不敢轻举妄动,笑着对陈狩说道:“那位楚国的邑君,怕是【大魏宫廷】前两日被你吓破了胆,明明人数是【大魏宫廷】我等的数倍,却不敢有何异动。”

    听闻桓虎的话,陈狩淡淡一笑,脸上神色不喜不悲,他可并不认为新阳君项培是【大魏宫廷】被他吓到了,别看他此时麾下有近两千骑兵,但对面的楚军则有四万人,只要不是【大魏宫廷】像前几日夜袭那样的偷袭,两千轻骑兵正面对上四万步兵,哪怕这四万步兵都是【大魏宫廷】轻步兵,结局恐怕也好不到哪里,纵使能击溃后军,恐怕也要损失惨重。

    因此陈狩认为,新阳君项培之所以按兵不动,最大的可能,还是【大魏宫廷】在于桓虎提前叫人埋伏在芦苇丛中的那支伏兵。

    想到这里,陈狩低声对桓虎说道:“若被对面的项培识破那芦苇丛中仅仅只有数百疑兵……你有想过会是【大魏宫廷】什么结局么?”

    “哈哈。”桓虎哈哈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陈狩,而是【大魏宫廷】信誓旦旦地说道:“那项培前几日刚刚吃过你的亏,心中岂会不加以警惕?……至于他若是【大魏宫廷】当真瞧破,就由你来佯攻,我来突袭……他吃过你的亏,定会将注意力放在你身上,而疏忽了我这边。”

    『……那也不见得能有几分胜算。』

    陈狩轻哼一声,不过并未再说什么,毕竟一旦对面的新阳君项培看破了他们的疑兵之计,这确实是【大魏宫廷】唯一的战术。

    而事实证明,前几日被陈狩率领八百骑兵偷袭,且此后数日强攻沛县未果,这使得起初对桓虎这股势力毫不在意的新阳君项培,如今已经真正将这股军阀势力视为了劲敌。

    在这种情况下,就像桓虎猜测的那样,新阳君项培还真不敢轻易有何动作。

    就这样,双方在微山湖畔僵持了整整半个时辰,随后,湖对岸薛城一方的几十艘船只,幽幽来到,而为首的,则是【大魏宫廷】八艘战船,船上布满了弩手,皆弓弩上弦,瞄准了湖岸远处的楚军。

    “走了!”

    跟陈狩打了声招呼,桓虎回到河畔的步兵中,指挥着步兵登上薛城的船只。

    远远看到这一幕,新阳君项培攥紧了手中的缰绳,恨不得立刻下令进攻,但顾忌到虎视眈眈的陈狩那两千骑兵,以及湖中那八艘载满了鲁国弩手的战船,再加上芦苇丛中隐隐涌动的人影,他迟疑了半响,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下令进攻。

    就这样,桓虎麾下的步卒,皆登上了鲁国的船只,包括埋伏在湖畔芦苇丛那一带的区区数百名疑兵。

    而此时,新阳君项培这才暗怒地发现,他甚是【大魏宫廷】忌惮的伏兵,原来只有区区数百人。

    『若早知如此……』

    他恨恨地攥紧了缰绳。

    然而,此时再说这些已经晚了,因为桓虎麾下的步卒,早已全然登上了鲁国的船只,而陈狩率领的那两千骑兵,亦迅速向北离开——自有鲁国的船只,会设法将这支骑兵接到湖对岸。

    看着湖中渐渐远去的船只,再看看陈狩那两千骑兵的背影,新阳君项培心中气闷却也毫无办法,只能折道返回。

    一个时辰后,由于桓虎势力全部撤出沛县,这使得楚军毫不费力地就占领了沛县,这总算是【大魏宫廷】让新阳君项培稍稍得以安慰。

    在得到沛县之后,新阳君项培在这座城内修整了一番,同时,一方面派人催促粮道,一方面则派人联络驻军在宁阳的他楚国上将项末,相约联手攻打鲁国一事。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道路总算也是【大魏宫廷】打通了——沛县往北的「湖陵」,虽然是【大魏宫廷】魏军占领的城池,但在魏楚同盟的大环境下,这跟楚军占领了湖陵并无太大区别,顶多就是【大魏宫廷】这座城池不属于楚国而已。

    而此时,桓虎也已率领麾下兵卒,下了船只,随即在薛城鲁军的指引下,来到了薛城外,准备修建军营。

    大概一个半时辰后,陈狩率领的两千骑兵,也被薛城的船只接到了微山湖的东侧。

    当晚,薛城城守季伷邀请桓虎、陈狩等人到城内赴宴。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拉拢桓虎,亦或是【大魏宫廷】为了别的什么目的,在酒席宴间,季伷很豪气地想送桓虎、陈狩等人一人一座在城内的府邸,然而,桓虎却摆出一副无功不受禄的模样婉言拒绝了。

    夜半回到城外,此时麾下的兵卒们已在城外搭建了简易的军营。

    在帅帐内,陈狩瞥了一眼正在帮桓虎整理床铺的华氏等众女,对桓虎问道:“方才在酒席宴间,为何不接受那季伷送出的府邸……怎么想都好过窝在这小帐内吧?”

    “你不懂。”桓虎神秘兮兮地看了眼陈狩,见陈狩做了个挽袖子的动作,他连忙压低声音解释道:“我求见鲁王之前,曾大致打听过鲁国的国情,得知王室与三桓关系并不和睦。……所谓的三桓,即是【大魏宫廷】鲁国国内的三个卿族世家,其中就有「季氏」,我既然决定暂时站在王室这边,那就不能跟季氏一族的人太过于亲近。”

    在听了桓虎的解释后,陈狩这才知道,鲁国的国情,跟魏国有着天壤之别,魏国的姬赵氏王族非常强盛,无论是【大魏宫廷】本家还是【大魏宫廷】分家,魏国的命脉,事实上都掌握在姬赵氏一族的手中,因此很多利益上的矛盾,其实是【大魏宫廷】发生于姬赵氏王族内部;但鲁国不同,鲁国的公卿,就说那三桓,虽然倒推上百年亦是【大魏宫廷】王族分支,因此可称为公族,但现在的王室却并不强盛,无论是【大魏宫廷】鲁王公输磐还是【大魏宫廷】公子兴,都无法压制三桓卿族,使得鲁国隐隐有种王权旁落的危险——魏国太子赵润,以其目前的权势与地位,在国内无人能敌,说难听点,他想要让谁亡就能让谁亡,然而在鲁国,鲁王室却没有这份绝对权力。

    而如今桓虎投身鲁国,那么,作为一个在国内政治立场上尚未表明态度的将军,而且还是【大魏宫廷】手握重兵的将军,当然难以避免会被卷入王室与三桓的合作与对峙当中,被两方人所拉拢。

    只不过桓虎已果断地选择了以鲁王公输磐、公子兴为首的王室那一方。

    “为何?”

    陈狩对此有些不解,因为据桓虎所言,鲁王公输磐在鲁国国内的权利并不绝对,至少三桓就能抗拒王命,在这种情况下,陈狩自己觉得,与双方皆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这应该是【大魏宫廷】最有利的态度。

    “左右逢源?”

    桓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那样只会召来两方的厌恶,可能这会儿鲁国正是【大魏宫廷】用人之际,两方会容忍我左右摇摆,可一旦鲁国解除了来自楚国的威胁之后,相信王室与三桓,就会合力将我这个外来人驱逐,来个过河拆桥……所以说,你我要想在鲁国站稳脚跟,就必须投向其中一方。”

    “那为何是【大魏宫廷】选择王室?王室不是【大魏宫廷】势弱的那一方么?”陈狩不解问道。

    “因为王室有大义!”

    舔了舔嘴唇,桓虎压低声音说道:“若你我投奔三桓,充其量不过是【大魏宫廷】臣下之臣,而倘若投奔王室,王室必定重用你我来抗衡三桓,到时候,你我就是【大魏宫廷】王下之臣,以你的勇武、我的智略,他日取代三桓,未必不能!”

    看着陈狩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在旁冷眼观瞧的金勾忍不住瞥了一眼桓虎,心下亦暗暗称赞桓虎果然是【大魏宫廷】冷静狡猾,而且野心勃勃,说实话,确实很合他胃口。

    想了想,金勾冷不丁插嘴道:“需要我出手么?我瞧着这薛城,比沛县繁华多了……”

    桓虎当然听得懂金勾话中的深意,咧嘴嘿嘿一笑,说道:“别!咱们初来乍到,最好还是【大魏宫廷】莫要惹人注意……待时机成熟时,设法叫那季伷死于楚人手中即可。”

    “唔。”见桓虎早有打算,金勾点了点头,遂不再多说什么。

    当晚,桓虎在帅帐内亲笔写了一封书信,派人送往鲁国王都曲阜,且在三日后,送到了鲁王公输磐手中。

    几乎同时到达的,还有薛城城守季伷的书信——桓虎与季伷的书信,内容相差无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向鲁王禀告桓虎麾下的兵马已移驻到薛城这件事而已。

    倘若硬要说这两封信有什么区别,那么就只有二人的修辞与口吻:在季伷的信中,字里行间透露着他与桓虎的投缘默契,而在桓虎的信中,则明确表明态度,唯他鲁王公输磐马首是【大魏宫廷】瞻。

    只是【大魏宫廷】政治立场上的区别。

    当日,当公子兴前来面见他父王时,鲁王公输磐仍在皱着眉头观阅着这两封信。

    见此,公子兴好奇地讨要过来,仔仔细细地看过书信,待看到「桓虎麾下大将陈狩力挫楚国新阳君项培」这一段时,他欣喜地说道:“桓虎将军麾下这名叫做陈狩的将领,当真是【大魏宫廷】悍勇,仅仅率领八百骑卒,就敢夜袭十万楚军的营地,此番我国得桓虎、陈狩两员大将,定能击退楚军!”

    听闻此言,鲁王公输磐点了点头。

    其实前几日在听过桓虎的自我吹嘘后,他心中尚有几分怀疑,可如今事实证明,桓虎麾下的兵将确实悍勇,不愧是【大魏宫廷】南宫垚的旧部,原魏国驻军六营级别的精锐。

    由此可见,当日桓虎的自我吹嘘,也并非全然是【大魏宫廷】信口开河,确实是【大魏宫廷】有帮助他鲁国抗拒楚军的实力,至少,比他鲁国的兵将强上许多。

    可话说回来,在看罢了桓虎的书信后,鲁王公输磐对桓虎也有几分警惕:“……这个桓虎,不知从何处打探到了我王室与三桓的不和,婉言回绝了薛城季伷的示好与拉拢,反而向孤表示忠诚……这个男人,太果断,很危险。”

    公子兴愣了愣,不解地问道:“父王方才眉头紧皱,就是【大魏宫廷】在思考这件事?”

    “唔。”鲁王公输磐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以桓虎的能力以及他麾下兵将的实力,完全值得孤对他加以重用,甚至于,他日待击退楚军之后,不妨用他来平衡三桓的权势。但是【大魏宫廷】这个男人,让孤感觉有些深不可测,我怕养虎为患,叫这桓虎,他日成为比三桓更棘手的存在……”

    “比三桓更棘手?”公子兴愣了愣,有些好笑地说道:“父王太看得起那桓虎了吧?虽说桓虎确实出色,但即便如此,在我国毫无根基的他,又如何能与三桓相抗衡?”

    『……』

    鲁王公输磐仔细想了想,觉得公子兴所言倒也有道理。

    其实他自己,也不相信他那突然从心底涌现出来的那个念头,仔细想想,桓虎作为一个外来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三桓呢?

    想到这里,鲁王公输磐疑虑尽消,点点头说道:“言之有理。……反正桓虎那边与楚军也已撕破脸皮,索性孤就下诏,正是【大魏宫廷】册封为将军,也好断了三桓拉拢桓虎的念头。”

    于是【大魏宫廷】乎当日,鲁王公输磐就颁布了诏令,拜桓虎为上将军。

    至此,桓虎摇身一变成为鲁国的上将,且他麾下的军队,亦成为了鲁国的军队。

    这件事迅速传遍鲁国上上下下,鲁国的百姓当然是【大魏宫廷】对此欣喜万分,毕竟鲁王公输磐为了稳定国内的慌乱,不吝言辞称赞着桓虎与他麾下的军队。

    而在鲁国的贵族中,却不乏有人对鲁王的这道诏令有些不满,毕竟在他们看来,桓虎这个「上将军」的职位,来得也太轻松了——什么玩意,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被魏国通缉、不得不流亡宋郡东部的大盗贼而已,凭什么能成为他鲁国的上将?

    当然,不满归不满,但在目前这个局势下,谁也不会傻到跳出来反对鲁王的这道诏令,毕竟目前鲁国确实需要桓虎这股力量来抗击楚军。

    而待等他日鲁国击退了楚国的军队,可能情况就大为不同了。

    这一点,鲁王公输磐心中清楚,鲁国的贵族们心中清楚,桓虎心中也清楚。

    不过桓虎对此并不在意,因为他有信心凭着这场仗,在鲁国站稳脚跟,成为鲁国贵族事后无法驱逐的存在——更别说,鲁王公输磐为了抗拒三桓,也会给他提供一些支持。

    不过数日,这个消息便传到了宁阳一带。

    齐将田耽对此毫无评价,毕竟他对桓虎不甚了解,出于对鲁国这个盟国利益的考虑,他倒是【大魏宫廷】希望这个桓虎是【大魏宫廷】个有能耐的人,以便来年开春后,当他必须率领麾下齐军撤出鲁国、回归齐国到东海郡与楚军决战时,这个桓虎有能力接盘这边的战事,接替他迎战楚国上将项末。

    而相比较田耽,楚国上将项末的心情却有些复杂。

    因为项末是【大魏宫廷】很看重桓虎、陈狩二人的,正因为如此,当初在经过沛县的时候,他才会亲自招揽二人,希望二人能投奔他楚国,没想到,桓虎与陈狩居然在这种时候投奔了鲁国,成为了鲁国的将军,也成为了他的敌人。

    『……真是【大魏宫廷】小瞧了你的胆魄与野心啊,桓虎,你真有那般把握,能挡住我项末的军队、庇护整个鲁国么?』

    不由地,项末暗暗冷笑起来。

    他很器重桓虎不假,但这并不妨碍当后者成为他的敌人时,他再将其碾碎。

    一切,来年开春见分晓。
友情链接:天天美食  开天录  寸芒  最强逆袭  明末第一贼  落秋中文  民国谍影  广东高考网  寒门崛起  女性健康  极品家丁  大明元辅  落秋中文  星座网  步步生莲  美食供应商  tplink  漂亮女人  管理资料下载  中华养生网  健康报网  我闺女是天师  励志名人名言  金庸网  九重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