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2章:南梁王的疑虑
    『PS: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只是【大魏宫廷】坐车换了个地方,就上吐下泻,还有些感冒,身体实在是【大魏宫廷】不舒服,码字也没精神,完全没状态,无奈奉上四千字章节,算一章,请容我休息一晚。另外,觉得剧情平淡的书友请别着急,正面战场打开局面后,就轮到赵润设法重创韩国的重骑了。』

    ————以下正文————

    魏洪德二十六年,中原爆发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庞大的混战,这场混战波及了魏、秦、韩、楚、卫、宋、鲁、齐、越等整整九个国家,且在同一年内,前后开辟了「魏韩西河战役」、「魏韩河内战役」、「魏韩巨鹿战役」、「卫齐东郡战役」、「魏宋微山湖战役」、「楚齐鲁宁阳战役」、「楚齐泗水战役」、「楚齐东海战役」「楚越会稽战役」等将近十个战场,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一年中,战争乃是【大魏宫廷】整个天下的主旋律,各个国家、各个势力,皆为了各自的利益打成一锅粥。

    在这些战场中,刨除卫国因为齐国忙着抵抗楚国而无暇顾忌东郡,因此被卫公子瑜麾下的军队连番攻陷国土外,其余那些个战场,战况总得来说呈现胶着僵持局面,而在这些战场中,唯独「魏韩河内战场」最为诡异,并且,也最为关键。

    这也难怪,毕竟「魏韩河内战役」直接关系到魏、韩两国谁能踏着对方的尸体成为中原霸主,纵使魏国太子赵润与韩国的权臣釐侯韩武皆在「巨鹿战场」,也无法改变这件事。

    说起「魏韩河内战场」,这片战场的战事起初并不激烈,纵使韩国对魏国搞突然袭击,但事实上,韩国的骤然袭击魏国太子赵润以及诸多魏国将领早已预料,虽然说在战争的一开始,河内战场这边的确是【大魏宫廷】魏国稍显劣势,但说到底,魏国的劣势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为了履行他魏国太子赵润事先安排的战略,采取有计划的诱敌策略,希望能将韩国的主力军吸引到河内,方便赵润率领鄢陵军与商水军对韩国展开偷袭罢了。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这个事先安排的战略,在当年的十月份就已宣告破产——由于韩国的雁门守李睦提前察觉到了魏国的种种不对劲,继而通过这些不对劲之处猜到了魏国的意图,以至于釐侯韩武能提早将乐弈、秦开、马奢三位豪将率领的精锐边军从河内战场撤离,破坏了魏国太子赵润企图率军直捣黄龙的打算,并且将赵润以及其麾下的魏军围在了巨鹿一带——姑且算是【大魏宫廷】包围。

    然而,由于消息传递不便,魏国这边对此却不知情,纵使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起初也并未意识到他们魏国的战略已经宣告失败,仍在河内‘消极作战’,企图将韩国的主力军牵制在这一带。

    但不得不说,南梁王赵元佐不愧是【大魏宫廷】魏国目前统兵作战才能与禹王赵元佲、太子赵润不相上下的统帅,渐渐地,他亦察觉到了不对劲。

    原因就在于,无论他怎么盘算,都感觉河内郡境内的韩军数量有点不对劲——原因就在于北燕守乐弈、上谷守马奢、渔阳守秦开三位韩国豪将,皆将各自军中的主力回撤到了国内,只在河内战场上留下少许兵力,作为疑兵,用以叫南梁王赵元佐放松警惕。

    可韩人忽略了一点,那即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本身就是【大魏宫廷】一个谨慎而多疑的人,对面韩军的种种异状,让他渐渐感觉这情况有点不对劲。

    此时在魏国的河内郡,南梁王赵元佐亲率的镇反军,已向上次魏韩战役时一样,撤到大河南边的「南燕」,只剩下燕王赵疆的山阳军与南燕军,分别驻守山阳与宁邑,摆出一副苦苦抵挡的架势,此时,山阳、宁邑以东,包括「汲县」、「共地」、「临虑」等城池,皆已被韩军所攻陷。

    当然,这次南梁王赵元佐退守大河以南,并不像上次那样纯粹将燕王赵疆麾下的军队当做弃子,他是【大魏宫廷】经过燕王赵疆同意的——为了全面贯彻太子赵润的诱敌之计,南梁王赵元佐与燕王赵疆故意表现出不敌韩军的样子,以便诱使韩国的主力深入河内郡。

    而燕王赵疆,则充当这个诱饵。

    但当这场战役进行到十月中旬时,南梁王赵元佐就感觉情况不太对劲。

    他感觉,河内郡境内的韩军,不知为何进攻欲望被大大削弱,不再像这场国仗刚刚打响时那样步步紧逼。

    在南梁王赵元佐看来,这是【大魏宫廷】非常反常的。

    要知道,虽说这场国仗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的太子赵润有意促成的,但不能否认,韩国企图击败、甚至覆亡魏国的心也非常迫切,因此在战斗刚刚打响的最初几个月,韩军的攻势非常凶猛。

    可是【大魏宫廷】最近呢,大河北岸的韩军在前后攻陷汲县、辉县、共地等几座城池后,竟变得不再热衷于继续攻略魏国的城池,更多时候反而采取了守势,仿佛韩军也希望将这场仗拖延下去。

    对此,南梁王赵元佐在帐内与诸将商议军情时,皱着眉头说道:“三岁小儿都晓得,两国交锋若久久僵持不下,只能白白空耗国力,难道韩人就不知么?……韩人突然放缓攻势,其中必有蹊跷!”

    听闻此言,镇反军主将庞焕猜测道:“莫不是【大魏宫廷】冬季将近,韩军忙着准备过冬,故而不得不放缓攻势?”

    南梁王赵元佐闻言沉思了片刻,虽然他觉得庞焕的猜测确有道理,但心底还是【大魏宫廷】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

    自古以来,战争到了冬季便进入了冬歇期,这并不奇怪,但反过来说,冬季也未必就不能用兵,至少在初冬时节,在天气并不是【大魏宫廷】非常寒冷的时候,战争依旧可以持续,一直到气温骤降、天降大雪,战争才会真正进入冬歇期。

    而如今才是【大魏宫廷】十月中旬,韩军在这会儿就进入冬歇状态,这未免有点早了吧?

    在南梁王赵元佐看来,战争完全可以再持续将近一个月左右嘛!

    以韩人那种恨不得尽快击败他魏国的心态来说,居然舍得浪费这一个月的时间,将希望寄托于明天开春——若当真如此,那南梁王赵元佐只能认为,对面的韩军主帅绝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合格的统帅。

    可仔细想想,在这些日子教过手的诸韩国将领中,无论是【大魏宫廷】北燕守乐弈、渔阳守秦开、上谷守马奢,抑或是【大魏宫廷】暴鸢、靳黈等韩将,无论个人能力如何,但不能否认皆是【大魏宫廷】身经百战的将领,按理来说不至于会做出消极怠战这种事——与其毫无理由地将希望寄托于明年开春,何不赶在今年年末前重创他魏国,尽可能地对明年开春的战事争取优势呢?

    想来想去,南梁王赵元佐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大魏宫廷】韩军的兵力可能出现了变化。

    只有在己方兵力出于劣势的情况下,韩人才有可能见好就收、转攻攻转变为守势。

    那么问题就来了:倘若进犯河内郡的韩国军队兵力出现了变化,那么,这些消失的兵力究竟去哪了呢?

    『……真该死!』

    在细细一想后,南梁王赵元佐便感觉有些头疼地伸手揉了揉眉骨。

    在他看来,倘若河内郡境内的韩军果真被悄然调走,那么,这些韩军的目标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魏宫廷】企图率领鄢陵、商水两支魏军偷袭韩国腹地的他魏国的太子赵润——除此之外,南梁王赵元佐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会值得韩国从这个关键的「河内战场」悄悄撤军。

    想到这里,他当机立断,吩咐麾下将领道:“庞焕,你明日率军到汲县搦战,看看韩军是【大魏宫廷】否敢出城应战。”

    庞焕感觉莫名其妙,因为根据他们镇反军与燕王赵疆达成的默契,近阶段应该是【大魏宫廷】由后者麾下的军队担负继续引诱韩军深入河内郡的任务,而他镇反军,只要负责守在大河南岸,免得假戏真演、当真被韩军突破了大河天堑,攻到了他魏国的梁郡京畿之地。

    怎么突然就要到汲县搦战了?

    不过过于对南梁王赵元佐的绝对信任与绝对忠诚,庞焕对此毫无异议,当场接了命令。

    于是【大魏宫廷】乎次日,魏将庞焕点了两万魏卒,搭建浮桥,渡过大河,前往了汲县——他原以为此行必定会遭到韩军的阻扰,但没想到,哪怕他率领军队重新踏足大河北岸,踏足那片如今已被韩军所占据的势力范围,还是【大魏宫廷】没有瞧见韩军有出面截击的迹象。

    甚至于,哪怕后来庞焕率军来到汲县城下,搦战挑衅,城内的韩军兵将对他们也是【大魏宫廷】爱搭不理,丝毫没有出城应战的念头。

    此时,南梁王赵元佐就在军中随行,清清楚楚看到了汲县城内韩军的反应,心下咯噔一下。

    在求战未果的情况下,南梁王赵元佐带着麾下的军队,到「北燕军」、「渔阳军」、「上谷军」这三支韩军的营寨外溜达了一圈,期间,登高窥视这几座韩营内动静。

    不出他所料,忽然这三座韩营内,兵帐数量依旧不少,但甚少有兵卒出没,纵使庞焕在南梁王赵元佐的授意下,对这三座韩军的营寨摆出了准备进攻的架势,后者也只在这三座军营内,瞧见了寥寥无几的军队,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三五千而已。

    『……坏了。』

    南梁王赵元佐心中暗叫不妙。

    此时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韩人肯定是【大魏宫廷】看破了他魏国太子赵润企图偷袭韩国后防的策略,故而悄然从河内战场抽走了几支军队,准备去围杀后者。

    倘若是【大魏宫廷】在此之前,南梁王赵元佐肯定不会去管赵润的死活,就像上次赵润在上党郡内被围,他亦无动于衷一样。

    但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眼下的情况与当年不同,如今的赵润,已经是【大魏宫廷】他魏国的太子储君,并且这场仗又关乎他魏国与韩国谁能成为中原霸主,倘若赵润不慎中伏战死于韩国,这对于他魏国而言,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莫大的打击。

    就像前一阵对燕王赵疆所说的那样,纵使南梁王赵元佐心中对魏天子赵元偲有多少怨恨,甚至于为此迁怒到赵疆、赵润、赵宣这些皇子身上,但骨子里,南梁王赵元佐仍然是【大魏宫廷】一名魏国姬赵氏王族子弟,依旧心系着国家的兴旺与宗族的盛衰,断然不会坐视好不容易能染指中原霸主的他魏国,败于韩国手中,甚至于,且因为太子赵润的亡故,使他魏国一蹶不振。

    『……倘若没有料错的话,赵润孤军深入韩国,想必此时已陷入韩军的包围,若放任不管,一旦赵润被韩人所擒,我大魏必将陷入被动。……必须要改变策略了。』

    在回到营寨后,南梁王赵元佐心中暗暗想道。

    如果是【大魏宫廷】出于他的态度,无论赵润是【大魏宫廷】死是【大魏宫廷】活,他都不在意,甚至于,他还巴不得赵润死在战场上,但从他魏国的利益来说,赵润这个侄子,那是【大魏宫廷】肯定不能有任何闪失的。

    想到这里,南梁王赵元佐对全军下达了命令:“通告全军,即日准备反攻!”

    同时,他还派人联络目前驻军在山阳的燕王赵疆,要求后者在他出兵反攻时给予协助。

    两日后,身在山阳的燕王赵疆收到了来自南梁王赵元佐的消息,对此亦茫然不解。

    毕竟按照太子赵润最初制定的策略,真正的全面反击差不多得等到来年开春前后才对——到那时候,相信太子赵润所率领的魏军,已将韩国搅得鸡犬不宁,到时候他们发动全面反击,对河内战场上的韩军发动突袭,这些韩人很有可能因为忧心本国内的战况而士气大损。

    可这南梁王,却好端端地改变了策略,这让燕王赵疆有些疑神疑鬼,生怕这个狡诈阴狠的三伯又耍出什么花样。

    但一想到自己前一阵子已许下承诺,只要南梁王赵元佐做出的决定不违背他的原则以及宗法,他燕王赵疆就要听从后者的调遣,因此虽然心中惊疑,但燕王赵疆还是【大魏宫廷】答应了下来,承诺会率领麾下山阳军与南燕军,配合南梁王赵元佐麾下的镇反军,提前对韩军反动反击。

    而与此同时在汲县城内,韩将暴鸢亦与靳黈在帅所私下商议。

    他俩又不是【大魏宫廷】瞎子,又怎么会没看到明明已退至大河南岸的魏军忽然突兀地现身于大河北岸,并且主动跑到他汲县城下搦战挑衅。

    “南梁王赵佐,他可能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魏公子润陷于巨鹿这件事,怕是【大魏宫廷】瞒不了魏人多久了。”

    韩将暴鸢忧心忡忡地说道

    为何忧心忡忡,原因就在于釐侯韩武在馆陶设下的圈套,非但没有引诱魏公子润上钩,反而叫后者偷袭了巨鹿,以至于目前釐侯韩武亲自率领的军队虽然包围了巨鹿,但并没有对魏公子润率领的魏军造成什么实际上的威胁,更别说生擒或者诛杀。

    听闻此言,靳黈想了想,小声说道:“既然瞒不了多久,索性就不瞒……”说着,他附耳对暴鸢低声说了几句。

    “这……”

    暴鸢听得眼睛一亮,啧啧称赞。

    “这确实是【大魏宫廷】个不错的主意!”
友情链接:阅读封神系统  穿越小说  绝世邪神  全本小说网  战神狂飙  就爱读小说  中华养生网  作文吧  铸天之景  神豪之娱乐天下  工作总结  太初  全民领主  九重武神  天涯八卦  大宋男儿  女性健康  我闺女是天师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全本书屋  笔趣阁  神豪之娱乐天下  吞噬星空  个性说说  都市之神级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