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3章:谣言【二合一】
    『ps:这两天东跑西跑跑工厂,坐车坐地头晕目眩,感冒还是【大魏宫廷】没好,哎,赚钱真不容易。』

    ————以下正文————

    「魏公子润于馆陶误中埋伏,败走巨鹿、生死未卜。」

    十一月初,这则谣言在梁郡北部的「南燕」、「酸枣」两地悄然蔓延,并在短短几日内,就在当地百姓与驻守魏军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听说这件事后,镇反军主将庞焕大吃一惊,连忙禀报于南梁王赵元佐。

    此时的南梁王赵元佐,已通告全军做好了重新渡过大河、全面对河内郡境内韩军发动反击的准备,可乍一听说这则传闻,纵使心机深沉似他南梁王赵元佐,心中亦不由地咯噔一下。

    这也难怪,毕竟赵润如今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的东宫太子,地位超然、身份特殊,倘若他果真不慎战死于这场旷世之战中,那么对于魏国的损失,可远远不止损失了一位拥有「灭一国」才能的统帅那么简单,甚至会让整个魏国都陷入动荡。

    想到这里,南梁王赵元佐立刻停止了率军渡河攻打汲县的决定,对庞焕下令道:“此必是【大魏宫廷】韩人的诡计,立刻封锁南燕、酸枣,彻查这则谣言的来源,再者,不允许任何人谈论此事!”

    不得不说,南梁王赵元佐的反应还是【大魏宫廷】相当迅速的,在得知这则谣言后,立刻就决定封锁消息,因为在他看来,这则谣言的破坏性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大了。

    这不,半日之后,就当南梁王赵元佐在「南燕」的治城等待回应时,成陵王赵燊就慌慌张张地闯入了城守府,求见前者。

    原来,在这次大战中,由成陵王赵燊率领其麾下的私军,负责给河内战场的几支魏军供输粮草。因此,当前两日南梁王赵元佐感觉河内郡境内的韩军战争态度诡异,心下意识到情况不妙,准备立刻改变策略发动反击时,他派人向成陵王赵燊催促粮草。

    而在收到南梁王赵元佐的紧急催粮书信后,成陵王赵燊也感觉有点纳闷,毕竟按照他们魏国太子赵润事前制定的策略,「全面反击」的日期应该在来年开春之后,他不能理解南梁王赵元佐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催促粮草。

    不说考虑到南梁王赵元佐才是【大魏宫廷】河内战场的总帅,因此,负责后勤粮草运输的成陵王赵燊,也没敢拒绝前者催促粮草的要求,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叫麾下的私军准备了一批粮草,由他亲自率领私军押运至南燕,顺便亲自去询问南梁王赵元佐。

    毕竟成陵王赵燊乃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一党的王族,在如今的太子党贵族眼中,南梁王赵元佐可不是【大魏宫廷】与他们一路的人。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待等成陵王赵燊亲自押运粮草至南燕,他忽然在城内听闻了一则谣言,说他魏国的东宫太子赵润在韩国馆陶吃了败仗,败走巨鹿、生死未卜,这可将他吓得面如土色。

    姑且不说太子赵润乃是【大魏宫廷】他鼎力支持的储君,就如今的局势而言,但凡是【大魏宫廷】魏人,几乎都期望着这位东宫太子殿下引领他们击败韩国,使他魏国成为中原的霸主强国——谁曾想过这位太子殿下竟会遭遇不测?

    越想越感觉惶恐,成陵王赵燊在抵达南燕的治城后,顾不得与当地驻守的魏军交割粮草,便急急忙忙去求见南梁王赵元佐,想问问这个谣言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当日,南梁王赵元佐在书房内接见了成陵王赵燊,宽慰后者道:“贤兄勿惊,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韩军为了使我大魏陷入骚乱而故意叫人放出的谣言罢了,我已派人追查谣言的源头,相信数日之内,就能平息谣言。”

    “当真只是【大魏宫廷】谣言么?”在听了南梁王赵元佐的话后,成陵王赵燊犹豫着问道:“最近,贤弟可曾收到太子殿下的书信?”

    “这个嘛……”南梁王赵元佐沉吟了一下。

    其实这会儿,正值魏太子赵润看破了韩釐侯韩武欲在馆陶伏击他的诡计,巧妙地偷袭了巨鹿城,使得韩釐侯韩武又惊又怒,当即命北燕守乐弈、上谷守马奢、渔阳守秦开三位豪将率领麾下的军队前往巨鹿,截断了魏军的归路。

    虽然说就算再过一个月,韩釐侯韩武麾下的军队,也奈何不了巨鹿城内的魏军,甚至于,还被赵润将计就计,使韩将司马尚麾下的代郡重骑出现了超过万人的伤亡,但不管怎样,魏军的归路的确是【大魏宫廷】被韩军给截断了,并且上谷守马奢麾下的上谷骑兵,亦封锁了各处要道,几乎彻底截断了魏太子赵润与魏国本土互通消息的渠道——纵使是【大魏宫廷】赵润身边随行的青鸦众,短时内也难以突破韩军的重重阻碍。

    正因为如此,后来韩釐侯韩武伪造了一份假战报企图诓骗赵弘润时,赵弘润只能凭着对南梁王赵元佐在才能方面的信任与认可,断定那是【大魏宫廷】一份假的战报,而不是【大魏宫廷】通过确切的消息来源去辨别。

    而同样的道理,南梁王赵元佐与成陵王赵燊,目前也无法得知赵弘润在韩国的消息,只知道那位太子殿下确实是【大魏宫廷】率领鄢陵、商水两支军队潜入了韩国腹地,但是【大魏宫廷】近况如何,却丝毫不得而知。

    “多久未得到太子殿下的消息了?”成陵王赵燊语气有些颤音地问道。

    听闻此言,仿佛是【大魏宫廷】看穿了成陵王赵燊的心思,南梁王赵元佐镇定地说道:“贤兄不必如此惊慌,太子麾下有鄢陵军、商水军两支精锐,整整十万人,岂是【大魏宫廷】如此轻易就会被韩人击败?”

    平心而论,虽然心中对此亦有些顾虑,但从理智来说,南梁王赵元佐是【大魏宫廷】毫不相信那则谣言的——只是【大魏宫廷】这件事利害关系太大,使得他心中也稍稍有些不安罢了。

    太子赵润,那是【大魏宫廷】那么容易就会被击败的人么?

    那可是【大魏宫廷】敢在他南梁王赵元佐面前,隐晦说出「我不怕你造反、因为我我自信能收拾你」那番豪言的人,至少在南梁王赵元佐看来,赵润比他父亲赵偲更有魄力,也更有雄才伟略。

    这样的人物,岂会被韩人轻易所击败?

    不得不说,虽然南梁王赵元佐与太子赵润彼此矛盾重重,但前者对后者的判断还是【大魏宫廷】非常准确的,但有一件事,南梁王赵元佐误判了,那就是【大魏宫廷】他低估了这则谣言对魏国造成的破坏。

    简单来说,虽然他及时下令封锁了这则谣言,但这则谣言还是【大魏宫廷】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南燕、酸枣一带,两地的百姓,几乎都在私底下谈论这件事,且造成了民心上的恐慌。

    这也难怪,毕竟太子赵润如今在魏国的知名度以及威望实在太高了,尤其是【大魏宫廷】当魏天子赵偲正式确立了后者的储君地位后,使得整个魏国上上下下,几乎都已潜移默化地接受了太子赵润即将成为他们的王的这件事,就连朝中大臣,亦在赵润面前自称臣、微臣等等——太子赵润在魏国的地位与权利,其实已与君王无异,充其量就差最后一道「登基大典」的例行公事而已。

    正因为如此,倘若赵弘润不慎战死于韩国,那对魏国而言,不亚于君王驾崩般的震动,似这等足以震惊整个魏国的大事,又岂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想封锁消息就能封锁住的?

    这不,两日内,这则谣言非但没有被压制,反而愈演愈烈,甚至于,就连镇反军的兵将们,亦受这则谣言影响,军心惶惶、士气大跌。

    这让南梁王赵元佐亦是【大魏宫廷】心中暗恨,暗骂赵润:竖子以千金之躯赴险,简直愚蠢至极!

    又过两日,这则谣言从南燕、酸枣两地,终于传到了魏国的王都大梁,且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

    最先得知的,乃是【大魏宫廷】大梁府府正褚书礼。

    当日,正当这位府正大人在官署内批阅文书时,忽然有官署内的令吏火急火燎地前来禀报:“府正大人,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褚书礼疑惑地抬起头来。

    只见那名令吏一脸焦急地说道:“今日署内的衙役上街巡逻时,听街上百姓在议论一则谣言,致使民心惶惶。”

    “哦?什么样的谣言竟能使民心动荡?”褚书礼起初并未在意,放下手中的毛笔,端起案几上的茶盏抿了一口。

    而此时,就见那名令吏咽了咽唾沫,艰难地说道:“有人传闻,说太子殿下率军偷袭韩国遭遇伏击,败走巨鹿、生死未卜……”

    “咣当——!”

    褚书礼手中的茶盏失手摔落在地,摔成几瓣,只见他顾不得擦拭下颌沾湿了胡须的茶水,睁圆了眼睛一脸惊骇地喝道:“你、你……放肆!你、好大的胆子!”

    听闻此言,那名令吏急切地辩解道:“大人,非是【大魏宫廷】下属斗胆诅咒太子殿下,而是【大魏宫廷】街上的百姓们……他们就是【大魏宫廷】这么传的啊!”

    褚书礼张了张嘴,脸上闪过震惊、愤怒、惶恐等许多神色,半响后这才艰难问道:“当、当真?”

    那名令吏连声说道:“大人,千真万确啊!……这么大的事,小人纵使是【大魏宫廷】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胡诌啊。”

    听了这话,只见褚书礼张着嘴,忽然伸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可待他伸手想喝口茶润润喉时却摸了个空,仔细一瞧他这才发现,平日里珍爱的茶盏,此刻早已在地上摔成了几瓣。

    倘若是【大魏宫廷】在平日里,他这会儿肯定要心疼得半死,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却无半点肉疼,因为他整个人都被那则谣言牵动了心神,被唬地六神无主,甚至后背隐隐有丝丝凉意往上冒。

    这也难怪,毕竟这则谣言的破坏力实在太大了,它在破坏力远远不止「太子殿下生死未卜」那么简单,它还牵连到后续一连串的事,比如说,倘若果真发生了那样不幸的事,他魏国将由谁来继承大统,究竟是【大魏宫廷】皇孙赵卫,还是【大魏宫廷】诸位已封王的皇子,比如襄王赵璟、燕王赵疆、颐王赵殷,亦或是【大魏宫廷】桓王赵宣——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当,他魏国或有可爆发新一轮的内乱。

    在沉思了片刻后,褚书礼舔了舔嘴唇发干的嘴唇,沉声说道:“派出官署内所有衙役,令其封锁大街小巷,禁止百姓私议此事,再派人追查谣言的源头。……另外,再派人去大理寺以及城中的禁卫署,请二署协助,配合我大梁府封锁这则谣言!”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名令吏连连点头,躬身而退。

    然而,即便大梁府府正褚书礼很快便做出了应对,但由于这则谣言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以至于在很短的时间内,这则谣言便传遍了大梁朝野。

    当这则谣言传到大理寺时,大理寺的反应与大梁府类似,虽然老卿正徐荣已不长处理事务,但接替这位老大人职务的少卿杨愈,亦深知这则谣言的破坏力,因此在得知大梁府派人求助、请他大理寺帮忙压制谣言时,少卿杨愈丝毫不敢怠慢,倾尽了官署内的衙役、捕快,令其上街巡逻、封锁谣言。

    随后不久,大梁城内的「禁卫署」亦收到了消息。

    所谓的「禁卫署」,即是【大魏宫廷】「大梁禁卫衙门」,这座官署的前身乃是【大魏宫廷】「兵卫府」,自从前太子赵誉将兵卫、禁卫、郎卫这「三卫军」统合之后,禁卫军便成为了大梁城内的唯一卫军。

    此后,禁卫军将其司署从皇宫内搬出,搬到了城内原来的兵卫府,从此脱离了内侍监的监视与掌控,成为前太子赵誉的直属卫军。

    后来新太子赵润上位之后,这支禁卫军则又归属新太子赵润直属。

    禁卫军的大统领,目前仍是【大魏宫廷】原三卫军统领李钲,副统领则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的前宗卫长卫骄,他二人在得知了城内传论的这则谣言后,亦是【大魏宫廷】大惊失色。

    当时,李钲当机立断地下令禁卫军于全城戒严,并勒令追查出这则谣言的来源,而副统领卫骄,更是【大魏宫廷】亲自率领禁卫于大街小巷追查谣言的来源,务求找到那胆敢中伤他家殿下的造谣者。

    于是【大魏宫廷】乎,在短短半日间,大梁城全城戒严,一队队身披甲胄的禁卫军迅速封锁了大街小巷,挨家挨户彻查谣言的源头,这反而使得城内的百姓更加惶恐不安——倒不是【大魏宫廷】畏惧于那些禁卫,而是【大魏宫廷】惊恐于那则谣言的真实性。

    因为在一般百姓看来,若这则谣言子虚乌有,大梁府、大理寺,以及禁卫署,何以如此兴师动众呢?

    不得不说,所谓事急则乱,褚书礼也好、杨愈也罢,亦或是【大魏宫廷】李钲以及卫骄,他们因为意识到这则谣言的破坏力,希望尽快辟谣,却忽略了他们的举动,反而容易引起城内百姓的惶恐。

    这不,待等到当日下午申时前后,纵使禁卫军封锁了大街小巷,且当街抓捕了许多在公众场合私议此事的人,但是【大魏宫廷】这则谣言非但没有被遏制,反而愈演愈烈,尤其是【大魏宫廷】随后,待宗府得知此事,亦派出宗卫羽林郎帮助遏制谣言时,大梁城内的气氛变得愈发诡谲。

    就连许多在朝中任职的官员亦忍不住猜测起来,猜测那则谣言,究竟有几分真实性。

    总的来说,绝大多数魏人面对这则谣言几乎都是【大魏宫廷】报以悲观的态度,因为无法否认,魏国的崛起有很大程度上都是【大魏宫廷】因为出现了赵润这位如今东宫太子殿下,这位太子殿下的安危,很大程度上关系着他魏国的兴衰——纵使是【大魏宫廷】一些至今仍看不惯赵润的人,比如赵润的太叔公赵泰汝,出于国家以及自身的利益考虑,其实亦不希望他魏国失去如此难得的未来雄主。

    当然,其中难免也有一些抱持着无所谓态度的人,比如襄王赵弘璟。

    他其实就无所谓赵润的死活——若太子赵润活着,那他索性就干脆老老实实当他的盛世王爷,反正凭他的身份,足以吃用不愁地过完这辈子;反之,假如太子赵润当真不幸亡故,那他也不介意再设法尝试看看,看看能否有机会染指大位。

    而除此之外,亦有希望太子赵润就这么死在韩国的人。

    比如被变相软禁在大梁城内的七皇子颐王赵弘殷,再比如已逃亡至魏国的萧鸾,对于他们来说,太子赵润的存在,简直就是【大魏宫廷】锋芒在背,他们当然更希望此番能借韩人的手,将那个强势的太子除掉。

    终于,这则谣言传到了垂拱殿内朝。

    对此反应最剧烈的,当属内朝首辅大臣、礼部尚书杜宥,这位耿直、顽固且略显迂腐的尚书大人,在听闻这则谣言后,来不及细想,被唬地面色发白,双目一翻,才过四旬没几年的他,竟当场昏厥过去。

    见此,其余内朝大臣,诸如蔺玉阳、虞子启、徐贯、李粱、介子鸱等人吓了一大跳,七手八脚地,又是【大魏宫廷】掐人中、又是【大魏宫廷】拍后背,总算是【大魏宫廷】将杜宥这位尚书大人给唤醒了。

    “我早就说过!我早就说过!”

    在唤醒之后,就见杜宥顿足捶胸,声音沙哑地连声说道:“是【大魏宫廷】我的错,我不该让太子殿下犯险,都是【大魏宫廷】我杜宥的错,我对不住历代先王、对不住祖宗,我罪该万死,我、我……”

    “赶紧扶住杜大人。”内朝大臣蔺玉阳急叫一声,从旁,虞子启、徐贯、李粱三位内朝大臣赶紧将情绪太过于激动的杜宥控制住,免得这位耿直而有些迂腐的礼部尚书,因为羞愧、自责而寻短见。

    而与此同时,这则谣言,以及这则谣言在大梁朝野引起的混乱与恐慌,亦由内侍监禀报于甘露殿,通禀于魏天子赵偲。

    相比较其余人,魏天子赵偲在听到这则谣言后,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他实在是【大魏宫廷】想不通,为何那么多的人都会觉得他儿子赵润会遭遇不测——从小到大,那个劣子可曾吃过什么亏么?

    魏天子赵偲坚信,纵使韩人看穿了他儿子赵润有意偷袭韩国腹地的意图,并且将计就计设下了圈套,他儿子也一定能化解危机,并设法反制韩国,叫韩人自食恶果。

    因为那劣子,是【大魏宫廷】他赵偲最出色的儿子,是【大魏宫廷】能够超越这个父亲的、他魏国未来的雄主!

    “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韩人的小小诡计,便惊地自乱阵脚,真是【大魏宫廷】愚蠢!”

    摇了摇头,魏天子赵元偲淡淡地评价道。

    听闻此言,大太监童宪在旁轻笑着说道:“陛下圣明。……老奴亦认为,以太子殿下的武略与智睿,断然不会被韩人所趁,朝野之所以慌乱,或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并不如陛下这般了解太子殿下……再者,或许臣民们已心服于太子殿下,故而关心则乱,由此可见,太子殿下如今在我大魏的威望非同一般,陛下应该感到欣慰才是【大魏宫廷】。”

    “哼嗯。”

    赵元偲轻哼一声,随即在啼笑皆非般摇了摇头后,正色说道:“对凝香宫的宫女下禁口令,休要在沈淑妃面前提及此事,免得沈妃瞎操心,影响了身况。”

    “老奴在得知此事时,已派人去传达过了。”童宪低着头说道:“只是【大魏宫廷】朝中那边……”

    “无妨。”魏天子点点头,随即掀起被褥,翻身从龙榻上坐了起来,淡淡说道:“那劣子离楷大梁之日,朕就预料到或许会发生这类似的事……”

    说罢,他站起身来,伸展双臂,示意童宪给他披上王袍。

    “陛下……”童宪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取来了王袍,为魏天子赵元偲穿上。

    待穿戴整齐后,魏天子赵元偲走到殿内的铜镜前打量了一番,随即,他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老太监童宪眼眸中的忧虑之色,淡淡笑道:“朕还没有老到迈不开步的地步,还是【大魏宫廷】能为我儿……站最后一班岗。”

    看着魏天子已斑白的须发,童宪重重地点了点头,心情有些复杂地奉承道:“陛下依旧雄风不减当年,有陛下坐镇大梁,纵使有宵小欲趁机作乱,相信亦绝不会得逞!”

    “说得好!”

    魏天子赵元偲郎朗一笑,随即迈步走向甘露殿的殿门。

    “走,去垂拱殿。……朕要好好骂一骂那些愚昧的家伙,我儿在前线为国杀敌,这群家伙倒是【大魏宫廷】好,竟被一则可笑的谣言搅地心神大乱,简直是【大魏宫廷】愚昧!”

    “是【大魏宫廷】,陛下。”

    当日,在朝廷最为慌乱,近乎于瘫痪的时候,已在甘露殿内养歇了两年余的魏天子赵元偲,忽然露面,于垂拱殿召见内朝诸大臣以及外朝六部尚书,将这些因为一则荒诞谣言就心神大乱的臣子们痛斥了一番。

    随即,魏天子赵元偲又正式颁布诏令,册立长孙「赵卫」为皇孙。

    在听说这个消息后,襄王赵弘璟撇了撇嘴,心中不禁有些怏怏。

    在他看来,他父皇的举措,一方面固然是【大魏宫廷】为了安抚、稳定朝中的大臣们,另外一方面,也等同于是【大魏宫廷】在提醒或警告他们这几个儿子:纵使太子赵润不在,大位也轮不到他们这几个儿子。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还打算尝试看看的襄王赵弘璟,明智地选择了放弃。

    因为他知道,若他敢在这时候跳出来,为了大位挑起内乱,那么,就算那位东宫太子果真战事于韩国,他父皇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将皇孙赵卫推上储君的位置。

    毕竟这位父皇,从一开始就并非什么心慈手软之人。
友情链接:笔趣阁小说  中药大全  全球高武  最强特种兵王  超级无上神帝  大王饶命  重生之财源滚滚  全职高手  美食供应商  明末第一贼  修真聊天群  作文吧  明朝败家子  创世中文网  房贷计算器  小学生作文  好名字  史上最强重生者  回到明朝当王爷  绝世邪神  斗战狂潮  银行信息港  女性健康  杀神白起  小学生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