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8章:两王相会(二)【二合一】
    “哈哈,今日得见诸位,真乃三生有幸。”

    缓缓走上那处土坡,赵弘润笑呵呵地朝着对面的韩王然以及其身后诸韩国将领拱手招呼道。

    『那就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

    除了韩王然外,似上谷守马奢、渔阳守秦开、北燕守乐弈、代郡守司马尚,以及荡阴侯韩阳、马括等将领们,皆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甚至于,眼眸中隐隐有些忌惮。

    他们暗自打量着眼前那位魏公子。

    在他们眼中的魏公子润,头戴墨玉玉冠、身穿绫罗锦袍,发带微飘、风流倜傥,仿佛一副外出踏青的富家公子打扮,甚至于,这家伙居然还带着一名相貌极其美丽动人的女子。

    『……他就是【大魏宫廷】这十余年来横扫中原的魏公子润?个子并不高嘛,居然还带着一名侍女……不过这名女子可真是【大魏宫廷】美艳啊……』

    马括表情古怪地暗暗想道。

    在他眼中,对面那位魏公子润的个子并不高,除了比其身边那名华服女子稍稍高那么一些外,大概是【大魏宫廷】对面那些魏人中最矮的一个,但不知为何,这并不高大的身躯,却给马括带来了莫大的压力,让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不得不说,事实上在对面的队伍中,足以让韩方忌惮的人物并不少。

    比如说伍忌,此人大概是【大魏宫廷】此地双方将领中武力最出众的一人,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在其他时候,似伍忌这般抱着剑鞘站在那里,相信必定能给韩王然这边的人造成巨大的压力,毕竟这是【大魏宫廷】一位生擒过前代郡守剧辛,又生擒了釐侯韩武的魏国将领。

    但奇怪的是【大魏宫廷】,似这般绝世猛将,此刻站在那个子并不高、看起来也并未太出众的魏公子润身边,韩方这边的诸人,竟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位猛将的威胁,满脑子都是【大魏宫廷】那位享誉天下的魏公子润。

    伍忌尚且如此,更何况翟璜、南门迟、项离、冉滕、张鸣、徐炯这些商水军的骁将们,这些商水军的将领,仿佛都被魏公子润那不可思议的气场给遮盖了。

    “公子过谦了。”

    韩王然亦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得见公子,才是【大魏宫廷】我等三生有幸。”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韩王然,似笑非笑地说道:“韩王,恭喜重执大权。……不感谢一下本王么?”

    听闻此言,韩王然打了一个哈哈,也未接赵弘润的话,顺势介绍起他身后的诸将来。

    『这小子……』

    赵弘润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亦耐着性子,将身后的诸将都介绍了一番。

    待等双方将领彼此打过招呼后,韩王然手指土坡上的那一顶帐篷,笑着说道:“赵润公子,寡人已在帐内备好酒菜,不如你我入帐再叙?”

    “呵,好。”赵弘润点点头。

    见此,韩王然回头瞧了一眼身后的诸将,正色说道:“诸位将军且在此等候寡人。”

    看了一眼韩王然,赵弘润轻轻拍了拍侍妾赵雀的手背,轻声说道:“乖,在此等我。”说罢,他对伍忌、翟璜等人同样吩咐了一句。

    于是【大魏宫廷】乎,双方将领皆在帐外等候,唯独赵弘润与韩王然一同迈步走向那顶帐篷。

    此时在帐内,空无一人,唯独有一张案几、两个褥垫,以及案几上的酒菜。

    相视一眼,赵弘润与韩王然分别坐在那张案几的两侧,对面而坐。

    待彼此坐定之后,韩王然提起案几上的酒壶,亲手为赵弘润斟了一杯酒,口中轻笑着说道:“上回得见公子,怕是【大魏宫廷】有些年头了吧?”

    赵弘润端起酒盏,微笑着说道:“六年了,六年前的八月初三,本王与你,曾在邯郸见过一面。”

    『咦?』

    韩王然微微吃了一惊,心中暗暗说道:六年前的事,这赵润竟然还记得如此清楚,甚至于连日期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忽然想起了某个谣传,用惊叹的口吻说道:“相传润公子能过目不忘、走马观碑,今日得见,实在是【大魏宫廷】让寡人叹服不已……不曾想,天下竟有似公子这等惊世之才。”

    “哪里哪里。”赵弘润笑了笑,随即似有深意地说道:“这不算什么,相比之下……韩王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雌伏近十年就为一朝夺回王权,这更叫本王……钦佩万分。”

    韩王然闻言笑了笑,说道:“这确实要感谢公子的暗助。”

    “感谢?”赵弘润哂笑一声,随即眼眸中闪过几丝精光,压低声音说道:“这种客套就免了吧,如果你真要感谢我,那就拿出点实际来。”

    “实际?”韩王然故作不知地眨了眨眼睛。

    见此,赵弘润不悦说道:“韩然,少给本王装蒜,本王替你创造了夺回大权的时机,难道,就这么揭过了?”

    “话虽如此,但寡人却是【大魏宫廷】靠自己夺回了大权,就算没有公子的相助,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再等几年而已。”目视着赵弘润,韩王然微笑着说道:“寡人等了十四年,又岂在意再等几年?”

    听闻此言,赵弘润皱了皱眉,冷笑着说道:“这么说,你是【大魏宫廷】存心要抵赖了?嘿,别忘了,韩武还在我手上,若我此刻将他放了,想必你会有很大的麻烦吧?”

    “不会的。”韩王然摇了摇头。

    “什么?”赵弘润皱了皱眉。

    只见韩王然注视着赵弘润,正色说道:“我是【大魏宫廷】说,你并不会将韩武白白放回,这样于你、于魏国,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未见得。”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赵润也并非时时刻刻都计较利益二字,事实上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大魏宫廷】给那些惹恼我的人添堵……如果你让我不痛快,那我就要让你更加不痛快,损人不利己,说的就是【大魏宫廷】我赵润。”

    “……”韩王然张了张嘴,半响后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哈哈哈,不曾想,享誉天下的魏公子润,竟然是【大魏宫廷】这样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在思忖了一下后说道:“这样,你我彼此退一步可好?”

    “怎么说?”赵弘润问道。

    只见韩王然正色说道:“上回你我两国交战后签订的协议,寡人愿意继续遵守,每年继续向贵国缴纳赔款,至于此次的交战……就到此为止,以平局收场,如何?”

    “你莫非在逗我笑?”

    赵弘润冷哼一声,不屑说道:“你真觉得这场战争,你韩国还能以平局收场?痴人做梦!只需一年,本王就能灭了你韩国!”

    听闻此言,韩王然面不改色,铿锵有力地说道:“我赌你办不到!……公子亦是【大魏宫廷】沙场名宿,自然懂得,进兵百里,则后勤输运的压力增添几分,我观魏国,若动用十分力攻下邯郸郡南,那么,就需要二十分的力来攻打邯郸郡北,继而,渔阳、代郡、北燕……我赌公子,最起码需要五年,甚至十年,才能覆灭我大韩!而这期间,贵国的策略还不能出现半点疏漏。”

    『……』

    赵弘润抿着酒水不说话。

    确实,韩国的纵深不下于楚国,纵使魏国的军队有能力打败韩国军队,但后勤跟不上也是【大魏宫廷】白搭。

    赵弘润粗略估算了一下,发现还正如韩王然所言,若他魏国这回铁了心要覆灭韩国,那么,可能需要整整五年的工夫,才能打下韩国全境。

    当然,这是【大魏宫廷】在韩国内的军民普遍反抗激烈的情况下。

    “再说我方才所提的「平局」……事实上我并未信口开河。”

    注视着赵弘润,韩王然正色说道:“魏国是【大魏宫廷】虎,我大韩也是【大魏宫廷】虎,两虎相争,必然一死一伤。再看中原东部,楚国是【大魏宫廷】虎,而齐、鲁、越、宋皆为羔羊,楚打诸国,如猛虎如羊群。若公子执意要与韩国继续战争,那么终有一日,待等我大韩被贵国覆灭时,公子会发现,楚国在吞并了齐、鲁两国后,已悄然壮大到令贵国无法抗衡的地步,到时候,贵国无力抗拒楚国,不幸被楚国吞并,步上我大韩的后尘,这……不是【大魏宫廷】「平局」又是【大魏宫廷】什么?至少在寡人看来,魏国也并未笑到最后。”

    “……”

    赵弘润微微吐了口气,若有所思。

    见赵弘润仿佛有些意动,韩王然趁热打铁说道:“是【大魏宫廷】故,我劝公子见好就好。……我大韩已无实力与贵国争雄,愿尊贵国为霸主,公子不妨提此间之兵,顺势攻取齐鲁,既可震慑齐国,令齐国不敢挑衅贵国的威势,亦能变相遏制楚国……这才是【大魏宫廷】万全之策!”

    『这小子……』

    赵弘润深深地看了一眼韩王然。

    舔了舔嘴唇,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韩然,本王怎么觉得,你是【大魏宫廷】专程跑来挑衅的?”

    “不不不。”韩王然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公子误会了,寡人以往在国内,亦无甚亲近之人,此番夺回大权,亦无人能分享喜悦,忽得知公子欲见寡人,故而与公子分享一下喜悦……”

    赵弘润歪着脑袋看了韩王然半响,点点头说道:“果然是【大魏宫廷】挑衅。”

    说到这里,他用左手撩起右手半边袖子,随即,他忽然动作一顿,看着韩王然问道:“喂,你,学过武么?”

    韩王然微微一愣,眼神在赵弘润撩起的半边袖子上一扫,微微一笑,说道:“以往空闲时,倒是【大魏宫廷】练过一段日子,大概有那么一两年的日子吧。”

    “哦哦……那算了。”

    赵弘润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将撩起的袖子又拂了下来。

    随即,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愤慨地说道:“你敢诓我?你这厮以往空闲时,不都在逗鸟么?”

    韩王然哈哈一笑。

    此时,就见赵弘润端正了神色,正色说道:“再怎么说,齐国目前与你韩国也是【大魏宫廷】一个阵营的同盟,你转头就把齐国给卖了,还教唆我去遏制楚国,企图离间魏楚两国的关系,韩然啊韩然,你真以为凭你这么几句话,本王就会如你所愿,终止这场战争?”摇了摇头,他淡淡说道:“明知无力再抗拒我大魏的军队,又不想战败而受到制裁,故而编出这么些说辞来,还真是【大魏宫廷】难为你了。”

    说到这里,他目视着韩王然,正色说道:“然而,这场战争是【大魏宫廷】否要结束,这并不是【大魏宫廷】你韩然能说了算的。纵使楚国此番吞并了齐鲁两国,得到了齐国的财力、鲁国的技术,只要本王在这世上一日,楚国就一日别想能取代我大魏。”

    『……』

    听着这霸气的话,韩王然心中微颤,摇摇头说道:“并非是【大魏宫廷】对贵国指手画脚,而是【大魏宫廷】对贵国的建议。我大韩已败,再打下去,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两败俱伤……”

    “但就这么三言两语,就想将本王打发……”

    “我将邯郸给你!”

    “什么?”冷不丁听到这句话,赵弘润顿时就愣住了。

    此时,就见韩王然正色说道:“我愿将邯郸,包括邯郸以南的所有土地,割让给魏国,只希望这场仗,到此为止。”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韩王然,眯着眼睛说道:“将王都拱手相让,看来,你怕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啊。”

    韩王然微微一笑,说道:“公子不是【大魏宫廷】要好处么?邯郸乃我大韩的王都,富饶之城,我愿意交割给贵国,换取我义兄釐侯韩武的性命,莫非公子却不敢收?”

    “粗劣的激将法……”

    赵弘润撇了撇嘴,说道:“你要效仿楚王?……呵,有意思,好,你敢给,我就敢拿!”

    韩王然微微一笑,看向赵弘润的目光中,隐隐闪过几丝复杂。

    他喃喃说道:“不知为何,你我明明只见过两面,却仿佛有种相识多年的挚友的感觉……”

    “挚友?”

    赵弘润愣了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韩王然。

    不得不说,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当赵弘润得知韩国的君主韩然年纪与他相仿时,就对这个韩然产生了几许兴趣。

    随后,再等他攻破邯郸,察觉到韩然这位年轻且大权旁落的君王,事实上并非如外界若传闻的那样平庸无能,而是【大魏宫廷】一直在韬光养晦时,他对韩然的兴趣就更浓了。

    于是【大魏宫廷】,在当年与韩国签署战后协议的时候,他才会提出要求,与韩王然当面签署,目的就是【大魏宫廷】想亲眼看看这个韩然。

    这也难怪,毕竟魏韩两国实力相差无几,然而作为这两国的君王(储君),他俩年纪却颇为相近,这就难免让赵弘润对韩然产生了几分好奇。

    事实上韩然亦是【大魏宫廷】如此,在当初亲眼见过赵弘润后,他亦对这位魏国的公子产生了好奇之心,之后一直关注着赵弘润。

    而今日一见如故,也可能是【大魏宫廷】因此二人年纪相仿,却都要肩负起一个国家,这种相似的处境,让他们对彼此产生了异样的情谊。

    “我很羡慕你……”

    看着赵弘润,韩王然说道:“你十四岁时,就有展现本领的机会,而我,却要在韩武、韩虎、韩庚几人的监视下,如履薄冰般苟生,终日战战兢兢……”

    “但你今日扬眉吐气了,不是【大魏宫廷】么?”赵弘润笑着说道。

    韩王然闻言摇了摇头,说道:“纵使你今时今日,我亦不敢有半点松懈……这都要拜你所赐。”

    “喂喂,这么说就过分了。”赵弘润撇嘴说道:“那个韩虎,上回是【大魏宫廷】被我大魏击败,故而失去了权柄,此番,釐侯韩武,也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将军将其生擒,才使你有机会夺回大权……当年你如鲠在喉的三个权臣,我替你扳倒了一个,除掉了一个,你今日能重夺大权,我最起码有六成的功劳……”

    韩王然哂笑着摇摇头,说道:“话虽如此,但你驻军在此,威胁我大韩腹地,却是【大魏宫廷】让我寝食难安。……你知道么,就因为你,当初欺我、谤我的那些人,我至今都不敢动他们,唯恐引起臣民的惶恐,被你魏军趁虚而入……”

    “哦?”赵弘润颇为意外地问道:“你竟然能忍得住?哼嗯,那你比我厉害……”

    “怎么说?”韩王然好奇问道。

    只见赵弘润摸了摸下巴,恶意满满地说道:“反正我是【大魏宫廷】忍不住的,我向来只遵守一个原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韩王然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惊讶问道:“此乃暴君行径!……似你这般,如何服众?”

    “为何不能服众?”

    赵弘润斜睨了韩王然一眼,淡淡说道:“顺从我的人,给予其厚待,忤逆我的人,给予其制裁!……只要赏罚分明,那些人为何与我为敌?”

    说到这里,赵弘润看了一眼韩王然,哂笑道:“看来,你重夺大权后,也并不痛快。”

    “你怎么知道?”韩王然愣了愣,随即苦笑说道:“外患重重、内患亦重重,我岂敢似你这般……肆无忌惮。”

    赵弘润闻言调侃道:“似你这般瞻前顾后,终日忧心重重,怕是【大魏宫廷】不能长寿……人嘛,就应当该放肆就放肆,你压抑了十四年,如今大权在握,却不敢报复那些欺你、谤你的人以宣泄心中的怨气,长此以往,怕是【大魏宫廷】要短寿哟。”

    “你在咒我?”

    韩王然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赵弘润,好奇问道:“那你呢?”

    “我向来是【大魏宫廷】该放纵就放纵……”

    “呵,难怪,就算是【大魏宫廷】在这等严峻关键的战事中,你身边亦带着一名美妇人……”韩王然带着几分羡慕、几分鄙夷说道。

    “喂,这可不完全是【大魏宫廷】我……算了,跟你说这个干嘛。”

    “说来听听嘛。”

    不知什么时候,帐内这两位的谈话,已经偏离了原来的主题。

    而此时在帐外,在这座土坡下,马奢、秦开、乐弈、司马尚等韩国将领,以及伍忌、翟璜、南门迟等魏国将领,一边神情紧张地关注着彼此,一边各自负责着土坡周围的安全。

    “谈了这么久,怕是【大魏宫廷】争论地很激烈啊……”

    在微微吐了口气后,秦开面色凝重地说道。

    在旁,司马尚点点头,紧声说道:“毕竟,这是【大魏宫廷】事关釐侯,亦是【大魏宫廷】韩魏两国战争的交涉……”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另外一侧的魏将伍忌等人,压低声音说道:“但愿这次交涉莫要出什么变故,万一里面两位翻脸,那个伍忌,真不知谁才能抗衡……”

    “不至于的。”

    荡阴侯韩阳摇了摇头说道:“魏公子润享誉中原,又岂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

    而另外一边,似伍忌、翟璜、南门迟等将领,亦一个个神情凝重,目不转睛地盯着相距不远处的那些韩军兵将。

    而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在土坡上的那顶帐篷内,赵弘润与韩王然却其乐融融地聊着彼此的得意事,仿佛真像是【大魏宫廷】相识已久的挚友。

    足足聊了有一个多时辰,韩王然这才意犹未尽地说道:“许久不曾这般笑过了,可惜时辰不早了……”

    说罢,他站起身来,朝着赵弘润拱了拱手:“今日一别,你我就再度成为敌人了。”

    赵弘润亦站起身来,在拱了拱手后,正色说道:“韩然,你比我晚了十二年,还妄想与我大魏争雄么?”

    韩王然摇摇头,说道:“虽说晚了十二年,但即便是【大魏宫廷】今时今日的大韩,亦要比当年的魏国强上太多太多,若你魏国松懈了,我迟早会赶上来的……”

    “然而,我并不会给你这个机会。”赵弘润正色说道。

    “呵。……告辞。”

    韩王然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看着韩王然离去的背影,赵弘润默然不语。

    他有预感,他终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劲敌,仿佛是【大魏宫廷】另外一个自己。

    『养虎为患……么?』
友情链接:三国高校传  男性健康  逆天铁骑  管理资料下载  寸芒  星峰传说  完美世界  阅读封神系统  都市之神帝驾到  漂亮女人  九重武神  最强逆袭  秦吏  飞剑问道  大族激光  第一课件网  笔下文学  健康报网  神道丹尊  都市之神级宗师  管理资料下载  中世纪崛起  斗战狂潮  全本小说网  锦衣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