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1章:技击之士【二合一】
    “技击之士……”

    大殿内,高傒、田讳、连谌、鲍叔、管重等士卿,听闻左相赵昭提出这个建议后,相识几眼,旋即微微点了点头。

    以往政见不同的两拨人,居然难得地在这件事上意见一致。

    这让齐王吕白心中莫名的好奇,遂问道:“何谓……技击之士?”

    鉴于这是【大魏宫廷】齐国的传统,左相赵昭一抬右手,说道:“高傒大人,还是【大魏宫廷】由您为大王解释吧。”

    高傒似有深意地看着赵昭点了点头,随即捋着胡须为齐王白这位年轻的君主解释道:“大王,技击之士,乃是【大魏宫廷】先王战胜楚国的强策……遥想当年先王初登大位,先是【大魏宫廷】与韩王简争雄,于巨鹿郡爆发一场鏖战,随后,南边的楚王熊胥趁我大齐与韩恶战,兵力严重受损,故而趁机来攻……危难之际,先王以国库藏金作为诱惑,征募草莽游侠、亡命之徒,终于战胜楚国……”

    随着高傒的讲述,齐王吕白这才明白这所谓的技击之士。

    「技击之士」,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时代初期,齐国为了抵御楚国进攻,而用赏金为诱惑,征募草莽游侠、亡命之徒所组成的一支特殊的齐国军队。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支军队看似是【大魏宫廷】乌合之众,但在金钱的诱惑下,这支乌合之众,却击垮了当初楚王熊胥所率领的楚军,而且并非一次,使齐国渡过了最艰难的那段岁月。

    随后,待等齐国在鲁国的帮助下,使己国军队的武器装备大大提升,且打造了无数可怕的战争兵器后,楚国就几乎没有希望战胜齐国了,从此屡战屡败,以至于到最后,楚国的邑君以及贵族们,考虑到与齐国的战争只会令自己损失惨重而无法得到什么利益,因此再也不肯出力,每当楚王征召军队时,便以种种借口搪塞,不肯动用正军,纯粹用粮募兵敷衍楚王。

    久而久之,楚国这个拥有全中原最大底盘、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强国,竟被齐鲁压制,而且是【大魏宫廷】几乎没有反攻之力——当然,事实上当时楚国并非没有反攻之力,而是【大魏宫廷】楚东的邑君贵族们不舍得牺牲自己家族的力量。

    倘若说韩王简与齐王僖的争锋,使齐王僖扬名天下,那么齐王僖与楚王熊胥的交锋,就真正促成了齐国的中原霸主地位。

    而在这段岁月中,技击之士功不可没,正是【大魏宫廷】这支军队,帮齐国渡过了最艰难的那段岁月。

    只不过后来齐国的军队步上了正轨,技击之士就难免渐渐成为了历史。

    这也难怪,毕竟在知兵的将领们眼里,技击之士就算再悍勇,说到底本质上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一支毫无军纪可言的乌合之众,就好比秦国的黥面军,虽然魏国太子赵润会称赞这支军队的悍勇,会欣赏他们,但绝不会羡慕,更不会去效仿。

    毕竟正规军与杂兵的差别,可并不仅仅体现在实力,更在于令行禁止的军纪。

    不过对于如今的齐国而言,这或将是【大魏宫廷】一根拯救国家的救命稻草,毕竟齐国虽然因为内乱而国力倒退,但由于在内乱期间,上卿高傒从前右相田広的手中保卫了王都临淄,因此,国库倒并未受太大的损失,完全有能力支付这场战争带来的损耗——说白了,齐国欠缺的是【大魏宫廷】足够的兵力去应付楚国的全面进攻。

    当日,在得到齐王吕白的首肯后,上卿高傒亲笔起草了征召技击之士的檄文,迅速派人将其张贴于全国的县城,甚至于,亦委托齐国人的商人们,将这个消息散播于天下。

    这份檄文,很快就席卷了临淄全城,传到了青鸦众头目鸦五的耳中。

    得知此事后,鸦五立刻带着两名青鸦众来到城内一处张贴这份檄文的公告牌,确认这份檄文的真实性。

    他心中略有些惊讶:这齐王,也并非没有在考虑抵御楚军的事嘛,只是【大魏宫廷】这征募草莽游侠……

    鸦五怎么看都感觉不靠谱。

    不可否认,草莽游侠中确实可能有实力强悍的人,比如魏国将领蔡擒虎,此人最初就是【大魏宫廷】在上蔡一带占山为王的草寇,一度扰地四邻不安,周围县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恳求当时驻扎在汾陉军的大将军徐殷,请他出兵平剿。

    但要知道,蔡擒虎当年刚刚到汾陉军的时候,那可是【大魏宫廷】军中的刺头,平日里我行我素也就罢了,作战时也不尊号令,只知道盲目地冲锋陷阵,若非当时的汾陉军大将徐殷对蔡擒虎这个莽夫颇为喜爱,蔡擒虎早就被处以军纪了。

    后来,足足花了一两年工夫,蔡擒虎这才渐渐融入到汾陉军的作战阵容,成为了以防守见长的汾陉军的一支奇兵队。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兵将素来不喜欢跟临时征募的杂牌军合作的原因:悍勇归悍勇,无法在沙场上相互配合,要你何用?战争又不是【大魏宫廷】一个人或几个人就能决定胜负的。

    两日之内,北海郡境内的草莽游侠争相涌到临淄,齐国朝廷临时在临淄城外建造了一座军营,用来征募这些草莽游侠。

    『……要不要去看看呢?』

    鸦五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亲自到那座军营去看看究竟,看看这群因为金钱诱惑而被聚集在一起的乌合之众,是【大魏宫廷】否拥有着击败楚国军队的潜力。

    带等他来到那座军营时,军营外已人满为患,其中大多都是【大魏宫廷】些凶神恶煞的家伙,比方说蒙头散发,脸上、手上疤痕处处。

    “小子,看什么看?!”

    有一个莽汉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鸦五在打量他们,瞪着眼睛骂道。

    『……两下就能杀掉的家伙。』

    鸦五暗自撇了撇嘴,不过表面却装得仿佛是【大魏宫廷】被那莽汉吓破了胆,低着头没有回话,让那名莽汉好生得意。

    “下一个。”

    远处,传来了负责筛选的齐国将官的声音。

    鸦五转头望去,正好看到一名平民打扮的人,走到了场地间那块空地。

    『齐国不是【大魏宫廷】连平民都颇为殷富的富饶之国么?怎么会有寻常平民来这里?』

    鸦五心中很是【大魏宫廷】惊讶。

    不得不说他误会了,事实上,齐国之所以被称之为连平民都颇为殷富的富饶之国,这指的是【大魏宫廷】齐国百姓的平均财富,而这并不表示齐国就没有穷困潦倒的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目测大概只有十几岁左右的年轻,走到场地中,挑了一个大小居中的石锁,企图将其举起。

    原来,这就是【大魏宫廷】这座军营删选的方式:放置大、中、小三个石锁,能举起最小的那个石锁的,则收纳为军卒,而如能举起另外两个石锁,则相应地授予军职,比如伍长、什长、伯长等等。

    只可惜那名年轻人,使出了浑身力气,面色涨地通红,也只能堪堪将那尊最小的石锁离地。

    见此,四周那群草莽游侠们哄堂大笑,更有人用粗鄙恶劣的言语打击那名中年人,大抵就是【大魏宫廷】「小娃娃还是【大魏宫廷】回家吃奶吧」类似的话。

    不过,那名负责删选的齐国官员倒并没有取笑那位年轻人,反而和颜悦色地劝说道:“小兄弟,沙场凶险,你还是【大魏宫廷】莫要淌这趟浑水,归家去吧。”

    然而,这名年轻人却并未接受这份好意,坚定地摇摇头,恳求道:“我……我家中兄弟姐妹众多,我需要这这份赏金。”

    那名官员又劝说了几次,见那名年轻人始终不肯离开,遂终于在名单中添加了那名年轻人的名字。

    这让鸦五颇为惊讶:不是【大魏宫廷】失败了么?这也能加入?

    转念一想,鸦五就明白了,齐国目前正缺少兵力,哪怕是【大魏宫廷】炮灰,又何来拒绝的理由呢?

    那名官员之所以奉劝,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出于好心,不希望那名年轻人年纪轻轻就死在沙场上罢了。

    “下一个。”那名官员喊道。

    话音刚落,就见方才用眼睛瞪鸦五的莽汉,挤开人群闯到了场内,口中喊道:“老子,老子,让老子来!”

    说罢,他直接挑选了最大的那尊石锁,深吸一口气,施展浑身力气,竟还当真将其举了起来。

    『……嘁,这小子还真有点能耐。』

    鸦五瞥了一眼,心下略微有些意外。

    但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感觉有点意外而已,毕竟对于他们这些刺客来说,又岂是【大魏宫廷】没遇到过有蛮力的目标?空有蛮力却没有相应的技艺,在他们这些青鸦众面前,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挨宰的羔羊罢了。

    但不能否认,这个莽汉的力气,确实让那名官员大为惊叹,当场就敲定了伯长的职务,让那名莽汉更加得意。

    一来二去,终于轮到了鸦五。

    鸦五在思忖了一下后,选择了大小居中的那个石锁,一来是【大魏宫廷】他不想引人注意,二来嘛,他实在是【大魏宫廷】举不起那只磨盘大小的石锁。

    不过即便如此,那名官员也并未失望,当场就敲定了鸦五担任什长,随后便让鸦五到军营内报道。

    待等随行的两名青鸦众都通过了考核后,鸦五带着他俩来到军营内,本以为军营内还会有一场考核,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他碰到的却是【大魏宫廷】军需官——这名军需官直接了当地向通过考核的军卒发放齐国的铜钱。

    数量不多,入手后鸦五掂了掂,大概只有八两左右,这点钱嘛,也就只够在临淄过上几日,但若是【大魏宫廷】要喝酒吃肉,大概一顿就没了。

    不过那名军需官讲得很明白,只要他们上了战场后杀死一名楚军士卒,就能再得到这样一份赏金,有职衔的楚军士卒酬金依次翻倍。

    在讲述完这些后,鸦五等人就被打发到了军营内的营帐。

    『这就完了?』

    鸦五与随行的两名青鸦众面面相觑。

    他们原以为入了军营后还会有另外一个考核,比如看看他们是【大魏宫廷】否拥有什么杀敌的技艺,没想到竟然如此草率。

    不过转念一想,鸦五也就明白了。

    也是【大魏宫廷】,都是【大魏宫廷】炮灰,有什么好值得考核的?只要经过几场战事,立马就能筛选出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

    来到营房歇息时,鸦五等人仔细打量着营房内的‘同伴’,只见这些人大多三三两两成群,有自己的小圈子,也不跟别人交流,只在那里讨论得到了赏金后要怎么花;要么就是【大魏宫廷】抱着随身的兵器在那闭目养神;只有极个别的人,神色中才流露出惶恐不安之色。

    就比如先前勉强通过考核的那名十几岁的年轻人。

    总得来说,这帮乌合之众的临战气氛还算勉强。

    在歇息了片刻后,就有齐国的正规军士卒,来到营房催促:“无有携带惯用兵器的,以及想要甲胄的,都跟我到后营领取。”

    『居然还发放兵器甲胄?』

    鸦五很是【大魏宫廷】惊讶。

    片刻后,他与两名青鸦众,皆在后营领取了三套装备。

    当然,这里所谓的「套」,当然不像魏国的套件,除了主兵器与胸甲外,还包括短剑、靴子,甚至于精锐士卒,还会配给手弩。

    鸦五等人领到的,只是【大魏宫廷】一把普普通通的青铜长戈,以及一件皮质的胸甲而已。

    除此之外,作为什长的鸦五还多领了一个用牛皮包裹的木盾。

    虽说这些兵器甲胄一看就知道是【大魏宫廷】齐国正规军淘汰下来的装备,但相比较楚国征召粮募兵时的苛刻,齐国这边确实要好上太多太多。

    在军营内歇息了一晚,待等到了次日时,就有一名齐国将领,在军营内的校场召集他们,在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话后,便带着这些人奔赴东海郡。

    在行军途中,鸦五暗自观察他所在的这支乌合之众。

    大概两千人左右,几乎七成是【大魏宫廷】以草莽游侠、地痞无赖组成,以至于军纪方面一团糟,行军途中大声喧哗谈论就不用多说了,甚至于,因为急行军的关系,这帮人哀声怨道。

    鸦五相信,若非有那份优厚的杀敌悬赏在,恐怕这一路上,会出现许许多多的逃兵。

    『这等乌合之众……谈何打败楚军?』

    鸦五暗暗摇头。

    大概七八日后,鸦五所在的这支军队——姑且称作军队,终于抵达了琅琊郡。

    期间,有一名传令骑兵来到诸人面前,告诉鸦五等人:“前线情况出现变化,我军立刻赶往「开阳」。”

    一听这话,鸦五心中了然:齐国的东海郡,显然是【大魏宫廷】被楚军攻陷了,只是【大魏宫廷】不清楚齐国的猛将田武,这会儿是【大魏宫廷】生是【大魏宫廷】死。

    几日后,待等鸦五等人赶到开阳时,这才得知,前一阵子驻守郯城的齐将田武,果然是【大魏宫廷】退守了开阳。

    而此番鸦五这支军队前往开阳,就是【大魏宫廷】与田武汇合,听候这位将军的调遣。

    就如鸦五不看好这场战事一样,此刻退守开阳的齐国将领们,即田武、邹忌、纪宓三人,在得知那所谓的援军后,亦是【大魏宫廷】目瞪口呆。

    他们原以为此番的援军,会是【大魏宫廷】田耽亲自统帅的琅琊、即墨、北海三支军队,甚至是【大魏宫廷】驻守在临淄的飞熊军,却万万也没有想到,临淄居然派了一支毫无纪律可言的乌合之众前来助战。

    “临淄的那群士卿在想什么?”

    齐将纪宓气急败坏地骂道:“楚军都打到了琅琊郡了,琅琊一破,楚军便可长驱直入,直抵临淄……那些大人们难道就不明白么?!”

    东莱军的主将邹忌亦是【大魏宫廷】摇头叹息不已。

    唯独田武默然不语。

    因为他早在数日前就已经收到了来自邯郸的密信,知晓了朝廷的整个战略计划。

    这次由临淄朝廷制定的反攻计划,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便是【大魏宫廷】消耗楚军的有生力量,挫败楚军的气焰。待等到第二阶段时,田耽将率领即墨、北海、琅琊三支军队,甚至于包括驻守临淄的飞熊军,可能就连羽山要塞的军队也会出动,倾尽齐国举国的兵力,对楚军展开全面反攻。

    在战略上,田武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况且他也并非是【大魏宫廷】以战略见长的将军,他只是【大魏宫廷】在意一点:临淄用金钱征募的那些草莽游侠、亡命之徒,真能挡得住楚国的军队么?

    要知道目前在田武的麾下,无论是【大魏宫廷】东海军与东莱军,还是【大魏宫廷】曾经驻守符离塞的军队,都已经折损过半,而对面的楚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却因为源源不断地吸收了楚国本土前后派遣的地方军队,以至于兵力越来越多,已达到了三十万之巨。

    这还没有算上楚公子暘城君熊拓亲自率领的几十万楚军。

    不得不说,面对着彻底启动国家战争机器、展开全面战争的楚国,纵使是【大魏宫廷】田武这等猛将,都感觉有点前途暗淡,不知如何才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就这样等了两日,除了鸦五所在的那支军队外,陆陆续续又有几拨技击之士从临淄被派到开阳,甚至于,齐国的地方县,亦征募了类似的军队,亦派遣到琅琊郡的开阳一带,这使得齐将田武麾下的军队人数暴增,从前一阵子的区区几万人,一口气就暴增到十几万,甚至于,这个数量还在持续上涨。

    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些技击之士,究竟有几分实力呢?

    “报!城南三十里外,发现楚军的踪迹!经确认,乃是【大魏宫廷】寿陵君景云!”

    负责巡逻于边界的哨卫,立刻将楚军兵犯琅琊郡的消息送到了开阳,告知齐将田武。

    田武在得知此事后,与纪宓、邹忌二将商议道:“先摸一摸这支援军的底子吧。”

    纪宓与邹忌二人无奈地点了点头。

    对于临淄始终不肯派来精锐军队,却派来十几万在他们看来的乌合之众,这两位将军也很无奈。

    但无奈归无奈,既然临淄决定了那样的战略,他们作为将军,也就只能接受,依靠那十几万乌合之众去抵御楚军,消耗楚军的有生力量。

    四月初,楚国寿陵君景云在攻陷东海郡全境后,率军兵犯开阳,齐将田武为了测试那十几万援军的大致实力,选择正面交锋。

    当日巳时,双方军队在开阳城南二十里处的一处平原相互摆开架势。

    楚军自是【大魏宫廷】不必多说,浩浩荡荡、接天连地,那黑压压的人海,看得齐国将领们头皮发麻;但齐军这边,由于得到了十几万技击之士的增援,齐军这边的阵列倒也不虚。

    毕竟双方兵力在超过十万后,用肉眼其实看不出十万人与二十万的区别,反正都是【大魏宫廷】一眼看不到边。

    也正因为这样,年轻的楚国寿陵君景云大吃一惊,对身边大将羊祐道:“那田武,何时有了那么多的军队?”

    大将羊祐也有些发懵,要知道此前在东海郡的郯城时,田武麾下就只有符离军、东海军、东莱军这三支齐军,而且这三军齐军在面对他们楚军无休止的进攻,损伤惨重,充其量也就只剩下三万人左右,可此刻他们瞧见的齐军,何止三万人?

    “大概是【大魏宫廷】齐国派来了增援的军队……”

    羊祐猜测道。

    随即,他亲自带着一队人马靠近齐军去确认,窥视齐军的虚实。

    不出意料,似技击之士这群毫无纪律可言的乌合之众,一眼就被羊祐看穿——天底下有哪支精锐会在临战前犹吵吵嚷嚷的?

    “哈,原来如此!”

    在看破了齐军的伎俩后,羊祐立刻回到寿陵君景云身边,将他所看到的齐军的面貌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后者,并说道:“大公子,此乃齐国无计可施,征召民兵抗拒我国大军,不必多虑。”

    说实话,其实楚军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比如寿陵君景云麾下,基本上七成都是【大魏宫廷】粮募兵。

    但关键在于,楚军这边兵多啊,而且不怕消耗,死多少人楚国本土可以立刻征募多少人,反正楚国有的是【大魏宫廷】人口,只要别像寿陵君景舍当年攻打魏国时那样,一场战争使百万大军全军覆没,楚国完全不至于陷入国内青壮男子不继的窘迫。

    “击败田武,就在今日!”

    在得知田武今日所率领的军队大多都只是【大魏宫廷】民兵后,寿陵君景云再无顾忌,当即就下令进攻。

    别看他麾下有七成是【大魏宫廷】粮募兵,但这些民兵在打下了东海郡后,无论是【大魏宫廷】士气还是【大魏宫廷】士卒的面貌,皆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单地说,已经有几分正规军的雏形了。

    而相比之下,齐军那边却仍是【大魏宫廷】一盘散沙,乱到齐将田武都觉得没有必要为今日的战争制定什么计划——反正就算制定了战术,这帮乌合之众在与楚军厮杀时,也不见得会记得听从他的指挥。

    总而言之,下令进攻就是【大魏宫廷】了。

    “左翼,进攻!”

    随着田武一声令下,齐军左翼对楚军展开了攻势。

    还别说,这些由草莽游侠与亡命之徒组成的技击之士,与一般平民军队确实有所不同,至少这帮人并不胆怯,以至于在田武下令进攻后,嗷嗷叫着,就冲向了对面的楚国,隐隐有几分秦国黥面军的风采。

    很倒霉地,鸦五与随行的两名青鸦众,也被编入了左翼,只好随着大流,朝着楚军杀去。

    『这简直……简直……』

    没有任何的战术可言,也没有弩兵的配合,楚军的粮募兵与齐军的技击之士,两股人潮涌到一起,顿时间杀声震天。

    见惯了魏军各兵种配合的鸦五,实在有点无法接受这种战争方式。
友情链接:棉花糖小说网  阅读封神系统  据说娱乐网  吞噬星空  名人名言  大魏宫廷  娱乐大头条  字幕库  开天录  娱乐大头条  如意小郎君  中华康网  花百科  好名字  调教大宋  花都最强医圣  漂亮女人  中世纪崛起  中学生阅读网  减肥方法  从全球高武开始  星座网  IT百科  IT百科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