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1章:焦灼的战场【二合一】
    “报!”

    就当赵弘润刚刚率领商水军离营时,便有一名传令兵急匆匆地赶来,单膝叩地,抱拳禀道:“殿下,右翼的燕王,已与韩国的上谷军接触,目前已进入交战阶段。”

    赵弘润闻言愣了一下,笑谓左右将领道:“四王兄还是【大魏宫廷】这般性急啊。”

    在诸将们会心的笑容中,赵弘润又问道:“南梁王那边,有何动静?”

    话音刚落,便有商水军副将翟璜抱拳回道:“暂时还无动静。”

    “唔。”赵弘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先这样吧……派人通知南梁王,随时保持联系,出发!”

    “是【大魏宫廷】!”诸将抱拳应道。

    一声令下,数万商水军徐徐离营,朝着战场而去。

    这场最后的战事,魏军这边总共分为三支军队,即中路由赵弘润亲自执掌的商水军,左翼由南梁王赵元佐统帅的镇反军,以及右翼由燕王赵疆统率的山阳军与南燕军,其余像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魏国贵族的私军,亦被拆分补充到了三路。

    在商水军前往战场的途中,南梁王赵元佐那边派人送来了消息,很简单的一句话:他那边的对手是【大魏宫廷】秦开的渔阳军。

    得知此事后,赵弘润微微一愣。

    既然右翼燕王赵疆碰到的是【大魏宫廷】马奢的上谷军——他还不知上谷守马奢已经过世,目前上谷守由原副将「许历」执掌——而左翼南梁王赵元佐碰到的则是【大魏宫廷】秦开的渔阳军,那么很显然,他的对手就是【大魏宫廷】北燕军的乐弈了。

    除非韩王然弃乐弈这等名将不用,不过随便想想就觉得不太可能。

    “继续前进!”

    赵弘润沉声吩咐道。

    三路兵马中,就属中路的商水军行动最缓慢,这是【大魏宫廷】没办法的事,因为商水军中置备了许许多多的战争兵器,而这些战争兵器最大的相同特征就是【大魏宫廷】移动力缓慢。

    比如那几座高达十几丈的巨型抛石车,尽管它底下有着比磨盘还要大的车轮,但仍然需要几百名商水军士卒用绳索拉扯,才能徐徐将其拉上战场。

    再比如龟甲战车、武罡车、连弩战车等等战争兵器,这些战争兵器都大大拖累了商水军的行军速度,好在战场距离魏军的营寨并不是【大魏宫廷】很远,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二十里左右,并且,密集的战场并没有那么多空间让韩国的骑兵穿插袭击,否则,似这般笨重的商水军,在战略上是【大魏宫廷】非常吃亏的。

    足足花了几个时辰,一直到晌午前后,赵弘润所率领的商水军,才堪堪抵达战场。

    而对应的前提是【大魏宫廷】,那几座巨大的抛石车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并且,商水军大将伍忌亲自率领商水骑兵在旁侧应,随时关注着周边的一举一动,防止韩国的骑兵穿插战场,袭击这几座抛石车。

    这也是【大魏宫廷】为了以防万一,其实事实上,韩军那边根本不知道魏军还有这种玩意。

    在抵达战场后,冶造局的工匠便指挥着商水军的士卒在本阵搭建了一座高台,方便赵弘润以及商水军的指挥将领翟璜,登高眺望整个中路战场。

    而在此期间,赵弘润与翟璜则登上一处土坡,窥视着对面遥远处韩军的阵地。

    “果然是【大魏宫廷】北燕军啊……”

    在看到对面那支韩军的旗帜后,赵弘润摇摇头说道。

    倘若说雁门骑兵是【大魏宫廷】韩国机动力最强、战术最灵活、且士卒单兵能力最强悍的骑军,那么北燕军,就是【大魏宫廷】韩国最精锐的步卒。

    魏国后裔出身的乐弈,凭借着魏国训练步卒的方式,为韩国训练出了北燕军这支不折不挠的精锐步卒,其军队实力丝毫不亚于魏国的一线军队。

    因此,商水军碰到北燕军,与其说这是【大魏宫廷】魏、韩两国最强步军的交锋,倒更像是【大魏宫廷】两支魏国步军的内战,唯一的变数恐怕就在于双方的统帅,即赵弘润与乐弈二人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当年在「宁邑之战」中,赵弘润就跟乐弈打个交道,倘若说谁配得上「滴水不漏」、「无懈可击」这两个词,那么乐弈就是【大魏宫廷】——这是【大魏宫廷】一个你很难去成功算计的对手。

    “北燕军的乐弈么?”翟璜长长吐了口气,面色凝重地说道:“确实是【大魏宫廷】个难缠的对手,殿下,您有什么计划安排么?”

    说这话时,翟璜目光有些奇异地看着赵弘润。

    因为之前在作战会议中,赵弘润除了任命南梁王赵元佐与燕王赵疆担任左右两翼的统帅外,并没有制定什么战术——当然,这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赵弘润与南梁王赵元佐、燕王赵疆三人,是【大魏宫廷】性格截然不同的三位统帅。

    首先,南梁王赵元佐的武略不次于赵弘润,并不需要后者过多担心,而燕王赵疆嘛,俨然就是【大魏宫廷】姜鄙、伍忌、蔡擒虎、廉驳这一类的猛将性统帅,倘若赵弘润替他规划好了战术,这可能反而是【大魏宫廷】限制了后者的发挥。

    既然如此,索性就让两方自由发挥。

    然而在此之后,赵弘润也并未召集商水军的诸将,召开他们商水军的作战会议,说实话,这让翟璜微微有些心虚。

    事实上,除了赵弘润以外,翟璜才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智略所在,并且这些年来,翟璜跟随赵弘润南征北战,早就足以独当一面,可话说回来,这场战争的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关键了,以至于就连翟璜这等沉稳的将领,心中也不禁有些发虚。

    “战术安排?”依旧眺望着对面的韩军阵地,赵弘润随口说道:“并没有那种东西,翟璜,前半阶段的指挥,就交给你了。”

    听到这句话,翟璜苦笑之余,心中难免压力更大。

    片刻后,有三千人将徐炯前来禀报:“殿下,观战台已建成,请殿下移步。”

    赵弘润点点头,示意翟璜与他一同前往那座观战台。

    所谓的观战台,其实就是【大魏宫廷】一座普普通通的木制塔楼而已,只不过有十几丈高,方便赵弘润与翟璜更好的关注整个战场。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毫无地基可言的玩意确实是【大魏宫廷】不牢靠,在赵弘润与翟璜登上这座观战台的时候,皆隐隐感觉这座木楼似乎在摇晃,这让翟璜更增添了几分紧张——也不晓得究竟是【大魏宫廷】对面韩军带给他的压力更大,还是【大魏宫廷】这座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观战台。

    但不可否认,站得高看得远这话一点不假,在登上这座观战台后,赵弘润与翟璜俨然有种整个战场皆在眼中的错觉。

    “殿下?”翟璜向赵弘润请示道。

    “你下令吧。”赵弘润点点头,嘱咐道:“徐徐而进,切莫贪功,别忘了,对面还有一支重骑兵在随时准备着。”

    “末将省得。”翟璜点了点头。

    他也明白,四万代郡重骑,这绝对是【大魏宫廷】韩国最强大的一支兵力,强大到甚至能一鼓作气摧毁他商水军,不容他出现丝毫的差错。

    想到这里,翟璜沉声下令道:“传我令,命陈燮、徐炯二人,徐徐进兵!”

    话音刚落,便有在观战台上随时等候传达将令的传令兵们,立刻就有两人爬下高台,策马前往传令。

    陈燮、徐炯二人,皆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老人,可能他俩论勇武不及项离、冉滕、张鸣那三位骁将,但却是【大魏宫廷】翟璜重点栽培的将才——与伍忌不同,翟璜还是【大魏宫廷】偏向于指挥型的人才。

    片刻之后,商水军五千人将陈燮便接到了命令,笑着对左右说道:“啊哈,我就说咱们会是【大魏宫廷】先锋……”

    他的这份自信与笃定来自于何处呢?

    其实就来自于那些龟甲战车与武罡车——前段时间冶造局用船只从魏国本土运来的那些龟甲战车与武罡车,大多都配备给了陈燮、徐炯二人,这让陈燮明白,他俩肯定会是【大魏宫廷】这场硬仗的先锋。

    而除此之外,陈燮也明白了自己的任务: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杀死多少多少韩卒,而是【大魏宫廷】为了将战线推进,毕竟龟甲战车与武罡车,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可移动的阵地」。

    “前进!”

    随着陈燮一声令下,他麾下的士卒们跟随着移动缓慢的龟甲车与武罡车,徐徐向战场踏进。

    而另外一边,同为五千人家的徐炯,亦同时下达了几乎一模一样的命令。

    魏军这边的动静,当然瞒不过韩军的眼睛。

    事实上早在第一批商水军抵达战场的时候,此地的主帅乐弈,已经前来观战的韩王然,皆已经得知了魏军的到来,动员阵地内的韩军士卒,做好了随时出动的准备。

    而在魏军摆列阵型的同时,韩军这边,亦在阵地外排列整齐,等着见招拆招。

    与赵弘润这边的想法类似,乐弈亦命人在本阵处用泥土筑台,堆了一座大概有七八丈高的土台,与韩王然一同登上土台,窥视着遥远处魏军的动静。

    本来,乐弈并非是【大魏宫廷】一个说话多的将领,但奈何身边的韩王然对兵事一窍不通,于是【大魏宫廷】,乐弈便时不时地针对战场上的局势,对韩王然作以解释。

    “……方才得到消息,许历将军的上谷军,已与魏公子疆(燕王赵疆)爆发了战争;西边,秦开将军的对手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南梁王赵佐,双方暂时还在观望彼此……”

    “唔。”韩王然点点头。

    因为对兵事一窍不通,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免得搅乱了乐弈的思绪,这让乐弈稍稍减了几分由于韩王然在旁观战而产生的不适。

    忽然,魏军出现了异动,两支魏军以非常缓慢的速度,缓缓进入战场。

    “那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的武罡车么?”

    乐弈双眉微微一皱,喃喃说道:“还真是【大魏宫廷】稳健啊……”

    说罢,他下令道:“叫「纪括」出击。”

    “是【大魏宫廷】!”在旁的传令兵立刻前去下令。

    片刻后,北燕军的骁将纪括,便率领着一支步卒,徐徐向战场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在纪括这支步军中,亦有许许多多的武罡车。

    这让韩王然有点看不懂:战争,不应该是【大魏宫廷】彼此双方投入兵力,然后开始厮杀么?怎么这会儿,无论是【大魏宫廷】对面的魏军还是【大魏宫廷】身边的乐弈,皆毫不着急着开战的意思?

    出于好奇,韩王然虚心地问道:“乐将军,可否解释一下?”

    “这个……”乐弈微微思忖了一下,他当然不是【大魏宫廷】在犹豫是【大魏宫廷】否要向这位君王解释,而是【大魏宫廷】他不知该如何向后者解释,毕竟这位年轻的君王丝毫不懂兵事。

    想了想,乐弈问道:“大王精通弈棋么?”

    “略知一二。”韩王然不解地回答道。

    见此,乐弈便解释道:“此刻对面魏军与末将的行为,好比是【大魏宫廷】棋局中的「落点」与「小尖」……”

    韩王然本来就是【大魏宫廷】聪颖之人,闻言顿时恍然大悟,点点头说道:“寡人明白了。”

    正如乐弈所言,此刻他与魏军的行为,确实跟棋局中的落点非常相似。

    棋局中的「点」,非常关键,即能用来连成一线盘活己方的棋子,也能用来截断对方的棋路,这跟此刻战场的局势有异曲同工之处——魏军派出龟甲车与武罡车,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提前在战场上占据有利据点,进可攻、退可守,而乐弈同样派出麾下爱将纪括,也是【大魏宫廷】这个道理。

    至于两军交战,急什么?动辄四十万规模的战争,哪里是【大魏宫廷】短时间内就能结束的?在这种旷时之战中,据点远比多杀几名敌军重要地多。

    而在乐弈借弈棋向韩王然解释的时候,商水军的陈燮、徐炯两位将领,也已经注意到了从韩军阵列中徐徐而出的纪括,并针对后者军中的那些武罡车,破口大骂。

    原因很简单,因为武罡车,那是【大魏宫廷】他们太子殿下赵润当年为了克制韩国的骑兵而设计的战车,这种乍一看不起眼的战车,让步兵与弩兵的防御能力大大增加——甚至于,只要有一定数量的架武罡车在手,纵使弩兵碰到骑兵,那也丝毫不虚。

    然而,卑鄙无耻的韩国居然剽袭了他魏国的战车,反过来用在他们魏军身上,这如何不让魏军的兵将感到气愤?

    但气愤归气愤,对此魏军兵将们也毫无办法,只能在口舌上畅快一番罢了。

    『……差不多了,再上前,可就没有「空地」了……』

    在继续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后,魏将陈燮下令全军停步,随即,又命令麾下的士卒,将武罡车盘成一个圆圈,借助这种战车,在空旷的战场上构筑了一个防御据点。

    而几乎在同时,另外一位魏将徐炯,以及对面的韩将纪括,亦仿佛心有灵犀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前进,分别借助武罡车构筑防御据点。

    看到这一幕,韩王然暗暗点头:果然,这兵事与弈棋确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不就是【大魏宫廷】棋术中的「空」嘛。

    而与此同时,在魏军本阵的观战台上,商水军副将翟璜亦注意到了韩军的对策,不觉皱了皱眉头。

    他并没有就乐弈偷学他们魏军战术的行为发表什么看法的意思,他反而因此很欣赏乐弈,毕竟固步自封、羞于向对手学习的将领,根本谈不上一位优秀的统帅。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这场仗就比较难打了。

    『接下来就是【大魏宫廷】阵地战了……』

    在略微思忖了片刻后,翟璜沉声说道:“传我令,命冉滕、项离、张鸣三人进兵。”

    一声令下,魏将冉滕、项离、张鸣三人,分别率领麾下骁勇步卒,徐徐朝着战场而去。

    由于前面已经有陈燮、徐炯二将用龟甲车、武罡车构筑的据点,魏军这拨行动,速度比之前快上了不少,这也使得这个战场,终于逐渐有些了紧张的氛围。

    而与此同时,韩军这边,乐弈亦派出了「骑劫」、「勾湏」等将领。

    “咚咚咚——咚咚咚——”

    在魏军的本阵处,战鼓声渐渐擂响。

    在这雄壮的战鼓声的刺激下,魏军骁将冉滕跨坐在战马上,神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仿佛是【大魏宫廷】在酝酿情绪。

    终于,冉滕军越过了那条界线——即陈燮、徐炯二人的友军所构筑的那两个据点间相距的那条不可视的界线。

    瞬时间,冉滕猛然抽出腰间的陪剑,厉声吼道:“杀——!”

    这一声战吼,仿佛是【大魏宫廷】彻底是【大魏宫廷】点燃了这场仗的气氛,使得战场气氛一下子就暴增到了巅峰。

    在无数魏军士卒的咆哮声中,冉滕军这支商水军中的精锐,一头扎入了对面韩将骑劫的军队当中。

    而同时,项离、张鸣三位商水军骁将,亦各自找到了对手。

    “援护——!”

    “弩手射击!”

    骤然间,陈燮、徐炯二将在各自的据点中下令。

    一时间,魏军两个据点内的弩兵们,朝着对面的韩军发射一波又一波的弩矢,那密集的箭雨,简直压地韩军们喘不过气来。

    “纪括那厮在干什么?!难道他就眼睁睁看着我等被魏卒射击么?!”

    韩将骑劫见己方士卒被魏军的弩矢射死无数,大怒地吼道。

    其实根本不需要他提醒,作为乐弈最信任的爱将,纪括当然不会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己方军队被魏军的弩手压制,早已下令回射,发动反压制。

    一时间,战场上来来回回的箭矢仿佛蝗潮一般,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军步卒,亦只能将盾牌挡在头顶,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判断哪个方向会有流矢过来,至于身上中箭,他们就更加顾及不到了。

    “杀!”

    冉滕顶着盾牌率军杀入韩军之中,他方才那匹坐骑,早已被韩军弩手射中,倒毙而亡。

    不得不说,在这种紧张的战场上,任何骑马的将领,都是【大魏宫廷】对方弩手瞄准的靶子,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冉滕这种冲杀在最前线的将领而言,他胯下战马的存活时间,可能仅仅就只有几个呼吸。

    当然,在这一点上韩军那边的将领也一样,甚至于,魏军这边有专门猎杀敌将的狙弩手们,在远处阴测测地偷袭敌军的将领。

    “噗——”

    一刀砍下,鲜血四溅、血肉横飞。

    一名北燕军的士卒,或许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魏卒竟是【大魏宫廷】一位三千人将级别的猛将,一刀就被冉滕砍翻在地。

    但当冉滕砍翻数人,下意识四下环视时,他默然发现,他麾下的士卒,亦出现了伤亡。

    并非是【大魏宫廷】被韩军的弩手射死,而是【大魏宫廷】确确实实地死在了韩军的步卒手中。

    不得不说,能在正面交锋中砍翻魏卒,北燕军的士卒们,当之无愧于「韩国最强步卒」的名号。

    『他娘的!』

    在心中暗骂一句,冉滕扯着嗓子喊道:“央武呢?曹志呢?给老子顶上去!”

    他口中所喊的,皆是【大魏宫廷】他冉滕军中数一数二的悍卒。

    没过多久,远处就隐约传来了央武那充满抱怨的喊声:“老子……老子已经在这里了!”

    冉滕转头一瞧,就看到央武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暴喝连连地杀到韩军的阵列中,将那一带韩军的阵列搅地天翻地覆。

    在暗暗点了点头后,冉滕又喊道:“曹志呢?!在哪?!”

    不久之后,便有士卒告诉冉滕道:“曹志千人将不幸被流矢射中脖子……阵亡了。”

    “这个蠢货……”

    冉滕咬牙切齿般骂了一句,但眼眶却微微有些泛红。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顾不上为麾下的爱将默哀,在沉默了大概两、三息后,便再次吼道:“乐豹!你来顶替曹志!”

    “是【大魏宫廷】!”

    在不远处,乐豹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率领麾下千人队顶上了前线。

    要说他不惶恐,这显然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因为在这种混乱且高密度的厮杀中,就算是【大魏宫廷】廉驳、伍忌这等猛将亲自冲杀在最前线,恐怕亦有当场阵亡的可能,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其他人。

    “噗——”

    一声闷响,乐豹当即眉头一皱,转头一瞧,就看到自己的右臂上插着一支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箭矢。

    『……我就快升任两千人将了,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地方?!』

    暴吼一声,乐豹无视手臂上那支明晃晃的箭矢,身先士卒杀到韩军的阵列中,用手中的战刀砍翻一名又一名韩卒,看得在不远处抽空喘气的小伙伴央武目瞪口呆: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悍勇了?

    然而,虽说乐豹超常发挥,但是【大魏宫廷】冉滕军所属的另外一名千人将「卫敏」,却在诸魏军士卒的眼皮底下,当场被韩军的弩手射杀,身中十几箭,倒地而亡。

    “卫敏千人将战死!”

    又是【大魏宫廷】一个噩耗传到冉滕耳中,冉滕死死咬着牙齿,从嘴里迸出一句话:“李惠!叫李惠顶上去!”

    说罢,他不顾自身的安危,带领几十名士卒冲上韩军阵列中大杀特杀,借此发泄心中的愤怒与悲伤。

    事实上,并不单单只是【大魏宫廷】冉滕军,无论魏军这边项离、张鸣,亦或是【大魏宫廷】韩军那边的骑劫、勾湏,其军中的悍卒们,纷纷出现伤亡。

    然而,看着前方那残酷的战场,魏军的指挥将领翟璜,与韩军的指挥将领乐弈,皆不为所动。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就是【大魏宫廷】「最后一战」的激烈程度。

    问题仅在于,似这般激烈的厮杀,将持续到几时。

    或者说,会不会突然出现一股有生兵力,改变此刻战场上的局势。

    『……还不是【大魏宫廷】时候。』

    翟璜与乐弈,不约而同地想道。
友情链接:笔趣阁  全球灵潮  大学生必备网  字幕库  逍遥游  民国谍影  全民领主  娱乐大头条  房贷计算器  吞噬星空  重生修仙我为王  励志故事  龙组兵王  创世中文网  九御神王  伏天氏  笔趣阁  调教大宋  逆剑狂神  开天录  银行信息港  天天美食  从全球高武开始  大王饶命  寸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