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2章:焦灼的战场(二)【二合一】
    “魏国的士卒,名不虚传……”

    冷不丁地,韩王然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

    北燕守乐弈闻言瞥了一眼韩王然。

    他当然明白韩王然为何会发自肺腑的表达出这份感慨,因为截至目前为止,魏军已经整整进攻的一个时辰,而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不管厮杀持续了多久,不管魏军那边亦出现了不低的伤亡,魏军总体的士气依旧高涨——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们的斗志依旧高昂。

    这使得战场的那条战线,悄然朝着韩军这边推进,虽然幅度很小,可能整整一炷香工夫也只能推进个三四丈,但不可否认,韩军正在逐渐地陷入下风。

    原本,乐弈并不打算针对韩王然的感慨发表什么看法,但是【大魏宫廷】在转念一想后,他忽然开口说道:“我等此刻遇到的魏军,或许是【大魏宫廷】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魏卒。”

    果然,韩王然在听到这句话后产生了几许好奇,忍不住问道:“为何如此认为?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公子润的关系么?”

    乐弈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解释道:“与历代魏国的掌权者不同,魏公子润对待本国军卒的待遇非常优厚,不能说重武轻文,至少也是【大魏宫廷】文武并举。尝听人说,魏国的士卒个个有屋有田,甚至于当地县令还会优先考虑士卒以及家眷的种种利惠,纵使该名士卒不幸战死沙场,其家眷亦不至于失却依靠,这种种优厚待遇,使得魏军的士卒在战场上并无后顾之忧,一心只想着斩获军功……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近些年来魏国溃兵逃亡者越来越少的原因。”

    韩王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即忽然领悟,这或许是【大魏宫廷】乐弈在借机进谏。

    想到这里,韩王然重重点头说道:“寡人记住了。”

    听韩王然这么一说,达到趁机谏言目的的乐弈便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将注意力投注于战场,一门心思地调兵遣将。

    直到鏖战至下午申时,魏军这才渐渐从前线撤下来。

    见此,韩王然长长吐了口气,问乐弈道:“今日的战事到此为止了?”

    平心而论,其实这场仗胜或者败,韩王然心中皆有相应的对策,因此,倒也不至于惶恐、紧张,只是【大魏宫廷】今日战场上的激烈与残酷,让他这位从未见识过沙场的年轻君王,终于切身领略到了兵事的凶险与残酷,不由地被那种肃杀的气氛所慑。

    故而,当魏军从战场上撤离时,他才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听了韩王然的话,乐弈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只能说白昼的战事到此为止,但事实上,魏军真正的威胁才刚刚开始……”

    韩王然闻言一愣,但立刻就醒悟过来:魏公子润麾下的商水军,那可是【大魏宫廷】一支非常擅长奇袭、夜袭、诡袭、奔袭的军队,无法想象这支魏军会让他们韩军安然度过一个夜晚。

    忽然,韩王然好似想到了什么,指着战场表情有些怪异地说道:“那两支魏军……并未撤退。”

    『你以为我方才的说的威胁是【大魏宫廷】指什么?』

    乐弈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韩王然,他当然知道后者口中的那两支魏军指的是【大魏宫廷】谁,无非就是【大魏宫廷】魏将陈燮、徐炯二人在战场上所构筑的两个据点。

    这两个魏军的据点,距离魏将纪括这边同样设置的据点,仅仅就只有一两里地左右,在彼此如此接近的情况下迎接入夜,这明摆着魏军是【大魏宫廷】准备夜袭的——至少有夜袭的心思。

    不得不说,纵使是【大魏宫廷】北燕守乐弈,此刻心中亦不禁有些紧张。

    从古至今,两军交战,在彼此鸣金收兵时,至少会留下十里左右的空地作为缓冲,几乎从未见过像今日的魏军这般,仅仅只预留一两里地作为缓冲地带。

    在这种距离下,任何一方偷袭对方,对方都是【大魏宫廷】反应不过来的。

    只是【大魏宫廷】……

    乐弈放眼战场,正好看到魏军将一排龟甲车移动至那两座据点之间,构筑成一道防线,而从旁的那两个魏军据点中,一辆辆装载着连弩的战车,将一架架连弩对准了韩军这边的方向。

    『夜袭……么?』

    乐弈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将目光投向魏军的本阵方向,心下暗暗说道:试图通过对我军施加压力的方式来挫伤我军的士气么?真是【大魏宫廷】一位自负的魏公子啊。

    想到这里,乐弈亦下令吩咐道:“传令下去,将鹿角、拒马等物搬到此地来。”

    显然,乐弈是【大魏宫廷】打算跟魏军正面抗衡到底了。

    不过这也是【大魏宫廷】没办法的事,毕竟魏军今日的压迫力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强大了,无论战事中还是【大魏宫廷】战事后,倘若韩军这边稍稍露出畏惧,乐弈怀疑,他们会被对面斗志爆棚的魏军吞噬地一点不剩。

    在听到乐弈的命令后,诸韩军士卒将一架架鹿角、拒马等防御器械搬到前线,用绳索彼此捆绑牢靠,姑且也是【大魏宫廷】构筑起了一道防线。

    此后,魏韩双方士卒很默契地进入战场,收敛己方士卒的尸体。

    只见这些负责收敛尸体的双方士卒,举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徐徐进入战场,在两方据点内诸弩兵与远程器械的射程范围内,相安无事地收敛己方士卒的尸体,没有一人胆敢在这个时候惹事——毕竟,两方据点内的弩兵随时待命着。

    而就在双方士卒收敛尸体的时候,南边方向隐隐传来缓慢的轰隆轰隆的巨响。

    韩卒们不明所以,抬起头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骇然瞧见远处竟有几座庞然巨物,缓缓抵达魏军的阵地。

    “那……那是【大魏宫廷】什么鬼东西?!”

    “抛、抛石车?”

    “怎么可能?!”

    这些韩卒们一下子惊慌起来,满是【大魏宫廷】惶恐不安。

    这也难怪,毕竟赵弘润托冶造局打造的那几座巨型抛石车,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庞大了,高十几丈、底盘亦有五六丈,绝对称得上是【大魏宫廷】整个中原有史以来最庞大的抛石车。

    这种抛石车抛投出来的石弹,怕是【大魏宫廷】一弹就能叫邯郸这种城池的墙壁当场坍塌。

    “快!快去禀报乐弈将军!”

    一名百人将面色有些发白地吼道。

    大概一炷香工夫后,得知消息的韩王然与乐弈,便与其他韩军的将领,来到阵地前方观望。

    正如士卒们所言,此刻魏军的阵地内,整整多了四座庞然巨物,哪怕是【大魏宫廷】隔得老远,韩王然与乐弈等人亦能感觉到那几件巨型战争兵器的恐怖。

    “魏国竟然造出了如此可怕的兵器……”

    韩将赵葱吞了吞唾沫,满心不安地喃喃道:“这天底下,怕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城墙能挡得住这种怪物的一弹吧?若是【大魏宫廷】魏军用这种怪物攻打邯郸……不敢想象。”

    听闻此言,诸人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赵葱,但他们不能否认,赵葱所说的话丝毫没有错:就算是【大魏宫廷】邯郸的城墙,也抵不住这种巨型抛石车的一弹,只要石弹砸中城墙,那么城墙肯定是【大魏宫廷】立刻坍塌的。

    在诸人各怀心思的时候,韩王然看着遥远处那四座巨型抛石车,心下暗暗想道:断了我的念想……莫非就是【大魏宫廷】指此物?

    而此时,乐弈却是【大魏宫廷】在思考另外一件事。

    他忽然想到,倘若魏军心血来潮,用那四座巨型抛石车朝着他们韩军阵地抛投几个石弹,那结局……

    想着想着,乐弈的脑门就不禁渗出了几分冷汗。

    “派人日夜监视这四座抛石车的一举一动!”他立刻下令道。

    与韩军这边的惶惶不安正相反,对于那四座巨型抛石车的抵达,魏军这边则欣喜雀跃,毕竟那四座巨型抛石车,乍一看卖相就知是【大魏宫廷】威力非凡。

    甚至于,有不少魏军士卒对于这几座巨型抛石车的威力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投入使用,好叫他们见识一下这几只巨物的可怕威力。

    不得不说,对于新奇事物的好奇,使魏军士卒们暂时忘却了今日战死沙场的同泽,冲散了几分魏军阵地内的悲伤,但也使得三千人将「谷陶」不胜其烦。

    没办法,谁让他受命接管了这四座巨型抛石车呢。

    “都回去、都回去,没什么好看的。”

    “我再说一遍,没有太子殿下的命令,我无权下令试用。”

    三千人将谷陶的态度坚决,让很多心痒难耐的魏军兵将们很是【大魏宫廷】不满,聚在一起声讨谷陶,恨地谷陶最后索性派出麾下的士卒,将那四座巨型投石车团团围住,对那些吵吵囔囔的同泽视而不见。

    而此时在阵地内的不远处,赵弘润与商水军大将伍忌、副将翟璜正随意地巡视着阵地。

    当看到不远处那几颗足足要两三人合抱的巨型石弹时,伍忌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表情古怪地说道:“这玩意……真能放到抛筐?”

    赵弘润笑笑说道:“非人力所能及,但有相应的器械。”

    他所说的器械,便是【大魏宫廷】一种简易的吊车——利用滑轮组与铁索,将这种石弹吊到那几座巨型投石车的抛筐内。

    否则单凭人力,就算是【大魏宫廷】廉驳、伍忌这等天赋神力的猛将,也是【大魏宫廷】绝对搬不动的。

    这已经超过了人力所能及的范围。

    “原来如此。”

    在听到赵弘润的解释后,商水军副将翟璜恍然地点了点头,随即,他颇有深意地试探道:“殿下,要不然,瞄准对面韩将纪括的据点试试威力?”

    一听这话,跟随他们的亲兵们心下暗笑:这位翟副将平日里看起来稳重,原来对新奇事物也没有多少抗拒力嘛。

    只可惜,那位太子殿下婉言拒绝了。

    “我倒是【大魏宫廷】也想试试威力……虽然是【大魏宫廷】我吩咐冶造局打造的,但测试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顿了顿,赵弘润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道:“但,这种石弹就那么几枚,就不用在寻常韩军士卒身上了……”

    『就不用在寻常韩军士卒身上了?难道说……这件巨型兵器是【大魏宫廷】用来对付韩军的重骑兵的?可、可这玩意对重骑兵管用么?』

    翟璜微皱着眉头侧目再次打量着那四座巨型抛石车,心下暗暗嘀咕,他一直以为,这四座巨型抛石车是【大魏宫廷】用攻打攻打邯郸的。

    跟在赵弘润身后想了很久,翟璜还是【大魏宫廷】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抛石车对付重骑兵,这怎么看都无法实现吧?虽说这几架抛石车确实是【大魏宫廷】一场庞大,相信威力肯定非凡,但就算砸死十几个、几十个、哪怕几百个韩军重骑,对于数量多达四万的代郡重骑而言,又能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呢?

    『看来太子殿下必定想出了什么妙计……』

    遗憾地叹了口气,翟璜索性不再多花精力去猜测那位太子殿下的想法了,毕竟这位太子殿下的想法、招数向来天马行空,让人难以捉摸,与其在这方面多花心思,他还不如想想,来日该如何克制对面的乐弈。

    此时,魏军已在阵地里忙碌于埋锅造饭。

    忽然,翟璜开口问道:“殿下,今晚去夜袭么?”

    “夜袭啊。”赵弘润沉吟了片刻,略带惆怅地说道:“对面是【大魏宫廷】乐弈,我已经放弃夜袭了。”

    也难怪,要知道目前在战场上,魏、韩两方的阵地总共可分为前阵与后阵。

    前阵即魏将陈燮、徐炯,以及韩将纪括他们这三人的前线据点,两个据点相距仅仅只有一两里地,可以视为是【大魏宫廷】前哨。

    而后阵,则是【大魏宫廷】魏韩两军以本阵所在为中心,所驻扎而成的阵地,两个阵地彼此大概有十里左右,而在其中的空地内,魏韩双方的骑兵随时巡视着周边。

    因此,相比较前线阵地的紧张氛围,魏军本阵这边的士卒倒也没有太多的紧张,遵照各自将领的命令,搭建兵帐、埋锅造饭。

    但不得不说,魏韩两军的阵地还是【大魏宫廷】矮得太近了,尤其是【大魏宫廷】前线阵地,这要是【大魏宫廷】遭遇偷袭,另外一方在无防备的情况下根本反应不过来。

    也正因为这样,魏韩两军皆在各自掌控的空地内设置了不少据点,且派出了许多巡逻骑兵。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大魏宫廷】三流将领,都会意识到防备敌军的夜袭,乐弈那等擅战的名将,又岂会出现疏漏?

    指望乐弈在这种时候疏于防备,那赵弘润还不如对天祈祷下,看看会不会突然天降陨石,将韩军阵地内士卒统统砸死。『PS:历史上真有,太神奇了。』

    “就算不去夜袭,好歹也佯攻一下,骚扰骚扰韩军吧?”伍忌在旁建议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与翟璜对视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见此,伍忌感觉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我说得不对么?”

    赵弘润笑着说道:“不,你的建议很不错。……就这么办吧。”

    『那为何发笑?』

    伍忌一时没明白过来,直到赵弘润与翟璜走出几丈远后,他这才反应过来,一边紧步追赶上前,一边无奈地埋怨道:“殿下,我好歹也看了那么多年的兵书,您不至于觉得我连这种计谋都想不出来吧?”

    听着伍忌无奈的抱怨声,赵弘润、翟璜等人哈哈大笑。

    当晚,伍忌率领一支骑兵偷偷从本地摸到了前线阵地,本想趁夜偷袭对面的韩军阵地,结果到了前线阵地他才发现,好家伙,韩军居然在其阵地前堆了无数高达数丈的篝火,那熊熊燃烧的一堆堆篝火,将这一片照着通亮,基本上是【大魏宫廷】杜绝了伍忌偷袭韩军本阵的可能——除非在其阵地间巡逻的韩军兵将都是【大魏宫廷】瞎子。

    见此,伍忌也就打消了偷袭韩军的打算,该为佯攻,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准备夜袭韩军的架势。

    第一次的时候,确实让韩军颇为紧张,就连乐弈在得知此事后,亦当即下令各军保持戒备。

    可当伍忌时隔半个时辰后去而复返时,乐弈一眼就看穿了伍忌的意图,除了照常派出巡逻的士卒外,根本懒得理会,自古自睡觉去了。

    几次见韩军并无动静,伍忌心中亦产生了几分犹豫,摸不准韩军阵地的真实情况,不敢擅自冒进,生怕乐弈在其阵地内设下了埋伏,有意露出破绽引他上钩。

    毕竟乐弈作为北原十豪中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疏忽吧?

    在犹豫不觉的情况下,伍忌只好原路返回。

    待等天亮后,等到赵弘润在帅帐中苏醒,伍忌将昨晚骚扰韩军的过程告诉了前者。

    赵弘润听罢后笑着说道:“可惜了,当时你要是【大魏宫廷】骤然发动进攻,搞不好能将韩军搅地天翻地覆……”

    “殿下的意思是【大魏宫廷】?”伍忌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赵弘润耸了耸肩,用无情的事实打击伍忌道:“没错,根本没有什么伏击,乐弈只是【大魏宫廷】看穿了你的企图,懒得理睬你而已。”

    “这……”伍忌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头说道:“那我今晚再去!”

    “别了。”赵弘润摆摆手,笑着说道:“乐弈这人,本宫也猜不透,要是【大魏宫廷】他今晚突然心血来潮设下埋伏,你就回不来了。此战我军的优势很大,没有必要犯险。”

    听闻此言,伍忌这才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当日,魏韩两军忙于整顿军队、照顾伤兵,并未开战。

    待等到第三日时,魏军再次出击,与韩军展开鏖战,那激烈的战斗,毫不逊色首日。

    但很遗憾,这一日,魏、韩两军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分出胜负,只是【大魏宫廷】能徒耗兵力。

    接连两场恶战,商水军这边的伤亡人数已多达一万六千人,而对面的韩国北燕军,其伤亡人数相比较商水军怕是【大魏宫廷】只多不少。

    无论是【大魏宫廷】翟璜还是【大魏宫廷】乐弈,事实上心中都在滴血。

    但没有办法,事到如今,双方只有硬着头皮上,任何一方退缩,都将失去主动——若韩军退缩,则邯郸注定不保;而若是【大魏宫廷】魏军退缩,无疑是【大魏宫廷】极大地振奋韩军的士气,给了后者赢得这场战争的希望。

    不得不说,长时间激烈的战斗,让魏、韩两军的士气与斗志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挫伤。

    起初,两军是【大魏宫廷】隔日而战,一日交锋,一日整顿军队、安置伤员,但随着彼此交锋的次数逐渐增多,歇整的日子也难免逐渐拉长,以至于到后来,打过一场后,彼此要歇息个三五日才能缓过来。

    这大大延后了这场仗的日期,也对魏、韩两国的后勤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韩军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尝试袭击魏军的粮道,事实上,右翼战场的「上谷守许历」,在这些日子以来已不止一次率军绕到魏军身后,在番吾、磁县、甚至是【大魏宫廷】邺城一带游荡,找寻魏军的运粮队伍。

    而魏军这边,燕王赵疆亦亲率南燕骑兵捕捉韩将许历的踪影。

    在这种情况下,右翼战场被大幅度扩大,方圆百里之内,皆是【大魏宫廷】韩将许历与魏将赵疆狩猎彼此的猎场。

    相比之下,在左翼战场那边,南梁王赵元佐与韩将秦开的战争倒显过于平静,只是【大魏宫廷】这份平静下暗藏杀机,显然,这两位统帅都在盘算着同一个主意:如何一口气吞掉对方!

    但不管怎么说,论激烈与残酷,还得说是【大魏宫廷】中路战场这边,截止于七月末,商水军的阵亡人数已超过万人,其余士卒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势。当然,对面的北燕军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说伤亡人数与魏军相比只高不低,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在最近一场战事中,乐弈将一群几乎毫无作战经验的新兵投入了战场。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北燕军快撑不住了!

    同时也意味着,就算乐弈再沉得住气,这个时候他也必须考虑使代郡骑兵出战的问题了,因为再不使用韩将司马尚麾下那四万代郡重骑,一旦北燕军被商水军击溃,司马尚的四万重骑,将彻底失去威胁——纵使是【大魏宫廷】重骑兵这种最强大的战术兵种,在没有其他友军协助作战的情况下,也是【大魏宫廷】几乎没有什么威胁可言的。

    就这样,时间流逝至八月初四,在修养了整整五日后,魏军再次对韩军阵地发动攻势。

    今日的战争,似乎较以往稍有不同,但凡是【大魏宫廷】身经百战的老卒,都隐隐能感觉到,今日,或将是【大魏宫廷】一场能真正分出胜败的战事。

    明显韩国的北燕军快撑不住了,而魏国的商水军这边,也是【大魏宫廷】伤亡过半,正应了那句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的俗话。

    “大王,乐某邀请了司马尚将军,于今日率其麾下代郡重骑助战。”

    在临战前,乐弈冷不丁地说道。

    韩王然不明所以地看向了乐弈,表情有些怪异地说道:“乐将军前几日就向寡人提过此事了……”

    “是【大魏宫廷】么。”

    乐弈闭了闭眼睛,暗自吸了几口气。

    他紧张了,身为北原十豪中最擅统率的名将之一,他乐弈紧张了。

    原因只有一个,他对于使用司马尚麾下那四万代郡重骑一事,始终抱持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他直到麾下北燕军快支撑不住,才想起那四万代郡重骑的原因。

    『但愿我的预感是【大魏宫廷】错误的……』

    捏了捏缰绳,乐弈心中暗暗祈祷道。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重生之财源滚滚  中世纪崛起  玄界之门  太初  都市之神级宗师  全球高武  漂亮女人  超级无上神帝  天天美食  笔趣阁  秦吏  字幕库  盛唐之帝国崛起  全职法师  银行信息港  房贷计算器  全职武神  中世纪崛起  诸天最强大咖  都市之归去修仙  逆剑狂神  绝世邪神  超级神基因  盛唐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