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5章:稳固发展(二)【二合一】
    “咳……陛下不幸抱恙,今日朝事由礼部尚书杜宥主持,诸卿有事早议、无事退朝。”

    十月十八,在皇宫内的宣政殿中,大太监高和在朝事前尖着嗓子说道。

    听闻此言,殿内诸臣毫无异色,仿佛对大太监高和那句「陛下不幸抱恙」无动于衷,其中有几位朝臣,在瞥了一眼空置的王位后,无声地摇了摇头。

    唉,那位陛下又病了!

    短短十来天内,那位陛下病了三回,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第一回脑壳疼、第二回肚子疼,第三回这次,索性连借口都懒得找了,直接笼统地说什么「抱恙」,这让殿内诸大臣表示心很累。

    “杜大人?”大太监高和示意礼部尚书杜宥道。

    杜宥看了一眼高和,在暗自摇头后,走上前几步,面对着满殿的朝臣。

    在沉默了大概数息后,他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真乃我朝不幸,仅隔两日,陛下再次不幸抱恙……”

    这看似沉痛,实则调侃、嘲讽意味居多的话,让殿内有些大臣忍不住轻笑出声,但随即这些人便意识到场合不对,立刻就收敛了笑容。

    而此时,礼部尚书杜宥的话也迎来了一个转折:“……然而,这也是【大魏宫廷】考验我等臣子的时候,目前我大魏正值兴旺之时,希望列位恪尽职守,尽自己作为臣子的本分,使国家变得更加强盛。”

    “谨遵杜大人教诲!”

    诸朝臣拱手说道。

    此后,杜宥环视众臣,说道:“诸位大人有何事要议?”

    听闻此言,户部尚书杨宜站了出来,拱手说道:“杜尚书,户部有三事要奏。”

    “请讲。”杜宥说道。

    见此,杨宜便从怀中取出三份奏表,口中正色说道:“第一桩事,新都雒阳的建造工程,已于十日前正式动工,这是【大魏宫廷】我户部左侍郎崔璨大人所呈的奏表……”

    礼部尚书杜宥走到杨宜面前,伸手接过后者递来的奏章看了几眼,微微点了点头。

    “第二桩。”将第二份奏表递给杜宥,户部尚书杨宜又说道:“这份是【大魏宫廷】来自「成皋关」的奏表,据「成皋令」所称,在近半个月内,已有数千名来自荥阳、宅阳、郑城、卷县等地的百姓迁往川雒,「东民西迁」之事,效果斐然,下官以为,我朝廷当尽快在雒城设置「令尹」,方便引导迁移之民在三川郡落户,另外,需谨慎迁民与当地川民发生口角之争……”

    礼部尚书杜宥接过奏表,摊开扫了两眼,微微点了点头。

    “第三桩。”

    此时,户部尚书杨宜将第三份奏表递给杜宥,紧接着说道:“为方便运载建筑物资,我户部恳请朝廷允许增造船只,现有的船只数量,不能满足新都雒阳建造事宜是【大魏宫廷】全国铺设路网的建设……”

    礼部尚书杜宥接过奏表瞅了一眼,随即有点不可思议地看向杨宜:“新增两百艘?”

    “这是【大魏宫廷】必要的!”户部尚书杨宜肯定道。

    杜宥点点头,环顾各部的尚书大臣问道:“各部可有何不同看法?”

    吏部尚书郑图、兵部尚书陶嵇、刑部尚书唐铮以及工部尚书孟隗等几人相继摇了摇头。

    其实在这几件事上,吏部、兵部、刑部的话语权很小,杜宥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心态随口问问,既然各部尚书皆无异议,那么这件事,朝廷当场就做出了决定。

    此后,工部尚书孟隗也站出来,代表工部希望朝廷放宽用钱的尺度,毕竟近段时间魏国在国内的种种大工程,主要负责部府、司署,就是【大魏宫廷】工部与冶造局,但是【大魏宫廷】工部的官员认为,户部那些吝啬鬼在钱款用度上卡地太紧了,以至于工部有许多工作无法展开,因此,工部尚书孟隗希望户部能配合他们工部的作业。

    再然后,就是【大魏宫廷】户部尚书杨宜与工部尚书孟隗两人的日常互怼,前者指责后者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后者指责前者是【大魏宫廷】吝啬的守财奴等等,对于这种口水仗,诸朝臣已经见怪不怪。

    不得不说,如今工部在朝廷六部内的地位已非当初可比,作为发展国内建设的急先锋,工部根本不虚户部这个曾经的朝中大佬,甚至,户部渐渐沦为工部予取予求的钱袋子。

    而至于这场口水仗的结果嘛,就是【大魏宫廷】工部尚书孟隗心满意足地又拿到了一笔款项,让户部尚书杨宜的面色变得相当难看。

    这也是【大魏宫廷】没办法的事,毕竟魏国目前的大势就是【大魏宫廷】发展国内建设,也就是【大魏宫廷】说,朝廷其余各部都要无条件配合工部与冶造局的作业。

    “退朝!”

    大概半个时辰后,见诸大臣商议国事已毕,大太监高和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随即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宣政殿——他还要赶着去侍奉新君赵润左右。

    而此时,朝中诸大臣们朝着空空如也的王位拜了一拜,随即亦纷纷离开了宣政殿。

    离开时,这些位大臣笑容可掬、谈笑风生,这个说「今日天色不错」,那个说「今日杨、孟两位大人的嘴皮子仗当真精彩」,至于「王位上空空如也」这个话题,却是【大魏宫廷】谁也没有提及。

    不得不说,魏国朝廷的官员们,还真是【大魏宫廷】完美地做到了「国君在与不在一个样」,纵使国君赵润不在场,这些朝臣照样有条不紊地完成了朝议事宜。

    在这种情况下,不免让人产生遐想:既然朝廷能完美地处理国内的政务,那么新君的作用又是【大魏宫廷】什么?吉祥物么?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其他历代君王姑且不说,至少在这一代,新君赵润的最大作用,就是【大魏宫廷】给予诸大臣心安——只要知道这位曾横扫中原的陛下站在背后,纵使在朝议上瞧不见这位陛下,朝廷诸大臣们亦感觉无所畏惧。

    反过来说,作为国君的赵润,他日后想要再离开大梁,恐怕也是【大魏宫廷】几乎不太可能了。

    告别了同僚,礼部尚书杜宥走向垂拱殿,一路上,笑容可掬地与路过的禁卫军巡逻队点点头打着招呼。

    近段时间,杜宥的心情很好,虽然先王赵偲的驾崩固然让他十分伤感,但这位先王后继有人,继承王位的太子赵润,在他看来乃是【大魏宫廷】一位雄才大略甚至超越其父的雄主,再加上他魏国目前致力于发展国内建设的势头,纵使杜宥都无法想象,待五年、十年之后,他魏国会强盛到何等地步。

    唯一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新上位的新君频繁抱恙,这真是【大魏宫廷】叫人揪心。

    然而更揪心的,倘若这会儿他到御花园转一圈,准能看到那位身染怪疾的新君懒洋洋地躺在懒椅上,悠哉悠哉地晒太阳……

    考虑到自己还想为国家、为那位新君再效力几年,礼部尚书杜宥决定无视这件事。

    反正,只要那位陛下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待在皇宫内,凡事都是【大魏宫廷】可以商量的嘛。

    甚至于,稍稍妥协一下,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大不了的事。

    哼着不明就里的曲调,礼部尚书杜宥来到了垂拱殿。

    此时在垂拱殿内,似蔺玉阳、虞子启、李粱、徐贯、介子鸱等内朝大臣们,早已到齐,正在内殿批阅奏章,瞧见礼部尚书杜宥满脸笑容地走进来,众内朝大臣心中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今日杜大人心情不错啊……』

    『难道陛下今日上朝了?』

    『不会吧?才装了一日的病,那位陛下不至于这么快就返回朝议才对……糟了糟了,我这次要输。』

    在相视几眼后,诸内朝大臣们很默契地交换了几个眼神。

    旋即,便有内朝大臣冯玉小心翼翼地问道:“杜大人,今日陛下他……上早朝了吗?”

    听闻此言,原本还满脸高兴的礼部尚书杜宥,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顿时间,就见温崎满脸激动地攥了攥拳头,让杜宥看了一个正着。

    在直直盯着温崎片刻后,杜宥有些不渝地问道:“温大人,您这是【大魏宫廷】做什么呢?”

    温崎被杜宥盯得有点心虚,一脸讪讪地解释道:“这持笔久了,手上未免脱力,故而……活动一下筋骨。”

    “……”杜宥张了张嘴,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平静了一下心绪后,杜宥开口道:“今日在朝议时,户部尚书杨宜杨大人提出,朝廷当尽快拟定几名「令尹」,前赴三川郡赴任,引导迁民落户,诸位大人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平心而论,若在往年,这种事应当由吏部来裁定,但「垂拱殿内朝」的存在,大幅度削减了朝廷六部的权柄。

    毫不夸张地说,在目前魏国的朝廷机构中,唯有「天策府」在地位上能与「垂拱殿内朝」相提并论,不过,天策府只负责对外兵事以及对内的监察(防止有人造反作乱),与垂拱殿内朝并无职权上的冲突。

    “三川郡的令尹啊。”蔺玉阳摸了摸下巴,轻笑着说道:“这还真是【大魏宫廷】个肥差啊……”

    说着,他见殿内诸大臣不解地看向自己,遂笑着解释道:“其实早在五六日前,原阳王世子赵琇就拜访了蔺某的府邸,希望能出任雒城的令尹,再不济,都尉也成……”

    听闻此言,前兵部尚书徐贯冷笑道:“原阳王的眼光倒是【大魏宫廷】不俗,可惜,这父子二人皆是【大魏宫廷】贪生怕死的怂包……举荐赵成琇,我觉得还不如举荐安平侯(赵郯)。”

    还别说,当年韩国攻打魏国时,原阳王父子在韩军还未渡过大河天堑的情况下,就慌慌张张地从封邑逃到大梁,这非但让朝廷内的大臣多有看轻,就连宗府,事后也严厉惩戒了这对父子。

    甚至于,宗府当时的言辞很锋利:不配做赵氏一族子孙!

    相比之下,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这些赵氏一族的王侯,在那场事关魏国存亡的战争中表现地颇为出色,并在事后也得到了宗府的嘉奖。

    “咳,不可私议王族。”礼部尚书杜宥咳嗽了一声。

    徐贯耸耸肩,说道:“我以为,安平侯赵郯,可以胜任三川郡雒城一带的督护,此人勇武果敢,性格也直爽,不至于会与川雒发生什么龌蹉……”

    听闻此言,蔺玉阳、李粱等人默然不语。

    莫以为这些位大臣就没有私心,其实他们也有,当然,他们的私心当然不是【大魏宫廷】什么财富,而是【大魏宫廷】另外一个层次的私心,比如说,使士族壮大。

    在赵氏一族的子弟中,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魏国是【大魏宫廷】属于他们的,但士族并不这样看待,在后者眼中,赵氏是【大魏宫廷】赵氏、王室是【大魏宫廷】王室、国家是【大魏宫廷】国家,不可混为一谈。

    这些年来,由于大批的豪门、寒门子弟,甚至是【大魏宫廷】平民子弟因为考举而成为朝中大臣,这使得赵氏王贵逐渐失去了对这个国家的控制——这里的赵氏王贵,指的是【大魏宫廷】除了王室嫡系本家这一支以外的分支。

    除了宗府这一块外,朝中几乎已经被士族占据,因此,士人普遍认为,由他们士族取代赵氏王贵的时代来临了,但很遗憾,赵氏王贵终究是【大魏宫廷】王室的分家,似成陵王赵郯、安平侯赵郯、上梁侯赵安定等等,依旧有不少赵氏王贵执掌着偌大的权柄,与迅速崛起的士族抗衡着。

    在士族眼里,享有种种特权的赵氏王贵是【大魏宫廷】不受待见的,纵使有些赵氏王贵、诸如成陵王赵燊等等,为国家也贡献了许多力量,但士族还是【大魏宫廷】觉得,这些人尽管出了力,但他们得到的则更多——这些人好比是【大魏宫廷】藤蔓,虽然也会协助大树驱逐虫豸,但本身却也在汲取大树的养分,若对此视若无睹,藤蔓终将使大树枯萎。

    因此,别看赵氏王贵这些年一个劲地抓权、捞好处,但朝中的士族们,也在有意无意地打压他们。

    就比如眼下,虞子启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以为,汾阴令的寇正,才能出众、政绩斐然,可以出任川雒的令尹。”

    寇正何人,那可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平民子弟出身——只要不是【大魏宫廷】赵氏王贵出身,无论世家、寒门、平民,一旦登上仕途,那么就可以被列入士族,成为其中一员。『PS:其实士族内部,比如世家与寒门、平民子弟间也有矛盾,但这个时期的主要矛盾,还是【大魏宫廷】王族与士族,可以视为特权阶级与寻常官僚阶级的矛盾。』

    毕竟以寇正的能力,日后开辟门第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

    同理,介子鸱与温崎等人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这不合适吧?”李粱皱着眉头说道:“汾阴令寇正,那是【大魏宫廷】陛下钦定的内朝大臣,眼下只不过放到地方磨砺而已……”

    “川雒的令尹,也是【大魏宫廷】一个极好的磨砺之处嘛。”虞子启笑着说道。

    而继赵郯、寇正之后,诸内朝大臣们又举荐了几名合适的人选,这些人选当中,既有赵氏王贵、也有士族子弟,这也难怪,毕竟这些内朝大臣们亦有各自的人际交往,就好比前兵部尚书徐贯,他与安平侯赵郯的私交就不错。

    商议来商议去,诸内朝大臣们依旧拿不定主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立刻就想到了新君赵润。

    这是【大魏宫廷】内朝的规矩:凡内朝可以定夺的事,由内朝定夺;若内朝商议不定,则由新君裁定。

    “这件事,就由我去呈禀陛下吧。”

    礼部尚书杜宥接下了这事,随即,语气不明地补充道:“顺便,去探望探望那位陛下的病况。”

    在诸大臣会心的笑容中,礼部尚书杜宥离开了垂拱殿。

    而此时,正如杜宥此前猜测的那样,赵弘润正在御花园内,躺在一张躺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听着大太监高和禀报今日早朝上的种种见闻。

    不得不说,有杜宥那等老成持重的老臣在,赵弘润对国事还是【大魏宫廷】颇为放心的,他之所以询问高和,只是【大魏宫廷】想看看朝中大臣针对他再一次‘不幸抱恙’一事有什么反应——而事实证明,朝臣们对此已见怪不怪。

    这就非常好!

    赵弘润寻思着,假以时日,就算他‘常年抱病’,朝中政务也不会因此而耽搁。

    “爹。”

    伴随着一声奶声奶气的呼唤,赵弘润的长子赵卫跑到他面前,举起右手,仿佛要将什么东西交给赵弘润。

    见此,赵弘润遂摊开手,随即就感受到手心一阵冰凉滑腻的感觉。

    仔细一瞧,竟是【大魏宫廷】一条扭动的蚯蚓,非常丑陋。

    “太子殿下,您……您怎么可以……”

    跟在赵卫身后的一名宫女瞧见这一幕,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但出乎这名宫女意料的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脸上丝毫没有动怒的表情,反而有种怀念。

    他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长子赵卫的脑袋,笑着问道:“卫儿,你知道此物叫什么名么?”

    赵卫今年还不到三年,就连说话都不利索,哪里晓得那么多,表情有些木纳地摇了摇头。

    然而,还没等赵弘润开口,就听远处的二儿子赵川不知喊了一句什么,随即就见面前的长子赵卫大呼小叫着跑远了,这让那名宫女更加惶恐,连连向赵弘润告罪。

    摆摆手示意那名宫女跟着长子赵卫,赵弘润颇有些怀念的说道:“年幼时,朕也曾似这般捉弄六叔……”

    说完这话,久久不见回应,赵弘润下意识地朝着左右瞧了两眼,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就只有大太监高和、侍妾赵雀以及燕顺、童信两名拱卫司的御卫长,像吕牧、穆青这些早已习惯于给他捧哏的宗卫们,如今早已在禁卫军任职,并不在身边。

    这让赵弘润稍稍感到有点郁闷。

    好在大太监高和擅长察言观色,一听赵弘润的神色,便心领神会,在旁问道:“陛下指的可是【大魏宫廷】怡王爷?”

    这总算是【大魏宫廷】能让赵弘润把话题接下去。

    “是【大魏宫廷】啊。”赵弘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朕当年捉弄六叔的时候,比这小子还年长些……”

    在说这番话时,赵弘润心中也难免有些茫然。

    十几二十年前,在皇宫内劣迹斑斑的八皇子,如今也已成婚生子,有了几个儿女。

    而相对的,在十几二十年后,在亲近的人当中,六叔过世了,父皇也过世了,这让赵弘润颇为感慨。

    儿子的恶作剧,让他不免联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很清楚,那种恶作剧,有时或许是【大魏宫廷】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正因为亲身体会过,因此,赵弘润如今在闲于政务时,也会时常陪伴自己的妻儿,就像他父皇临终前所说的,莫要走他的老路,因为勤勉于政务而忽略了家眷。

    只是【大魏宫廷】,似这般悠闲的生活,让他不由地怀念年幼时捉弄六叔,以及后来与他父皇展开所谓「父子战争」时的日子。

    仔细回想,那可真是【大魏宫廷】一段有趣而值得怀念的回忆。

    只可惜,这会儿大太监高和的一句话,打破了赵弘润对美好回忆的追思:“陛下,杜尚书来了。”

    “什么?”

    赵弘润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远处,果然瞧见礼部尚书杜宥正走向自己,他立刻就装出了抱恙在身的无力状。

    “老臣杜宥,拜见陛下。”在走近赵弘润后,礼部尚书杜宥拱手施礼道。

    “是【大魏宫廷】杜爱卿啊。”故作无力的赵弘润睁开眼睛,在故意咳嗽了两声,问道:“这些日子,辛苦杜爱卿了。”

    “嘿。”杜宥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其实究竟怎么回事,君臣二人彼此都清楚,是【大魏宫廷】故,当听到杜宥那声意味不明的笑声时,赵弘润难免有些心虚与尴尬,咳嗽一声立刻岔开了话题:“杜爱卿此来,莫非有什么要事?”

    杜宥盯着赵弘润看了两眼,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有揭穿眼前这位新君装病的举动,故作不知地说道:“陛下,「东民西迁」之事,已见成效,朝廷以为,当派驻几名令尹前往三川,引导迁民在当地落户,免得乱了秩序,与当地的川民发生冲突……”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份名单,递给赵弘润道:“这是【大魏宫廷】内朝拟定的名单,请陛下裁定。”

    “原来是【大魏宫廷】这事……”

    一听杜宥不是【大魏宫廷】闲着没事来找茬,赵弘润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接过名单看了两眼,就说道:“就安平侯赵郯吧,此人勇武果敢,闲置在地方太可惜了,另外据朕所知,安平侯酒量不俗,想必能与川雒的首领们相处友好……就封他「川雒督护」,领都尉职务。至于三川郡的内事,朝廷暂时莫要插手。”

    “是【大魏宫廷】!”杜宥会意地点了点头,站在赵弘润的躺椅边,看着远处蹦蹦跳跳的几位皇子与公主,脸上浮现出慈祥,仿佛是【大魏宫廷】看待着他魏国的未来。

    不过在瞥了一眼赵弘润后,这位杜尚书脸上的笑容就收敛了大半。

    “陛下,有点事还是【大魏宫廷】适可而止为好,过犹不及,反而不妙,您说呢?”

    “呃……杜爱卿所言极是【大魏宫廷】。”

    总之,今日的魏国,亦在稳固发展。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寸芒  我闺女是天师  武道孤圣  极品全能学生  最强狂兵  赘婿  电脑爱好者之家  九御神王  圣龙图腾  99养生网  逆天邪神  明朝败家子  花百科  中世纪崛起  中国玉米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盛唐之帝国崛起  绝世邪神  中国玉米网  穿越小说  明末第一贼  汉乡  作文吧  中药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