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38章:对饮【二合一】
    『回大魏……么?』

    端起酒盏饮了一口酒水,高浓度的上党酒淌过咽喉时那灼人的感受让赵昭感觉一阵不适,让他忍不住再次咳嗽起来。

    其实此行前来魏国时,赵昭就预测到他兄弟赵润极有可能会提起这件事,因此心里也有所准备,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兄弟赵润在见到他后不过一个刻辰,便提起了这事,并且说得还是【大魏宫廷】这般直接。

    定了定神,赵昭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说道:“以大魏目前的声势,愚兄回不回来,又有什么分别?”

    其实这话倒也不假,虽说赵昭确实是【大魏宫廷】一位治国的奇才,足以担任国相之职,但如今,魏国施行的「内朝制」,就算赵昭返回了大梁,也不过是【大魏宫廷】在垂拱殿内朝里多一位贤才而已,事实上并非能让魏国出现什么显著的提升。

    垂拱殿内朝缺这样的人才么?其实并不,似蔺玉阳、虞子启、李粱、徐贯等等,哪位不是【大魏宫廷】旧在官场的老臣,就算单论才华,介子鸱、温崎、张启功等人,其实亦并不逊色赵昭,更遑论还有一位叫做寇正的奇才尚在河东历练。

    与其说赵润看重的是【大魏宫廷】赵昭的才学,还不如说是【大魏宫廷】重视兄弟情谊,希望这位六哥能返回国家而已,至于其他,并不重要。

    雅风阁的正殿,逐渐变得寂静下来。

    已贵为魏君的赵润目视着六哥赵昭,而赵昭则显得有些不安,举着酒盏默默地饮酒,仿佛是【大魏宫廷】不敢直视眼前这位兄弟那殷切的期盼目光。

    赵弘润当然不可能注意不到眼前这位六哥有意无意地躲避他的目光,但他仍旧若无其事地笑着说道:“这些年来,父皇时而念叨六哥,说什么「若是【大魏宫廷】麒麟儿在」……”

    赵昭听得很不是【大魏宫廷】滋味,毕竟他当年在大梁时,的确是【大魏宫廷】众兄弟中最受他们父皇宠爱的儿子,宠爱到当时甚至有人觉得,只要这位六皇子开口,先王赵偲极有可能改封太子。

    “弘润!”

    冷不丁地,赵昭打断了赵弘润的话,用仿佛恳求的目光看着后者,低声说道:“够了。”

    听闻此言,赵润脸上的笑容,终于徐徐收了起来,他那默不作声地神态,与先王赵偲的确有几分相似,让在旁伺候酒席的大太监高和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喘。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有十几息,或许已经过一炷香的光景,赵弘润终于开口说道:“十四年前,我大魏国力尚不如楚国,唯恐与暘城君熊拓的战事引起楚国的讨伐,是【大魏宫廷】故,六哥毅然奔赴齐国,作为质子,换取齐国的帮助,为我大魏牵制楚国……一直以来,愚弟都不敢相忘,我时常告诉自己,那场战争的胜利,绝非因我一人。”说到这里,他长长吐了口气,微微提高声调,沉声说道:“但如今,我大魏已不惧中原任何一个国家!已然无需六哥再为此做出牺牲……”

    『……』

    赵昭闻言苦笑起来。

    眼前这位兄弟说得没错,此刻此刻的魏国,确实已不需要他做出牺牲,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他之所以长年留在齐国的原因,就岂是【大魏宫廷】单单为了魏国牺牲?

    倘若单单如此,事实上他在魏国打赢「五方伐魏战役」的前后,就已经可以返回魏国,因为那时的魏国,就已展现出了以一敌五的可怕底蕴,不惧中原诸国的联合攻打。

    说到底,赵昭之所以留在齐国,还是【大魏宫廷】因为他无法割舍与齐国的感情——尽管他最初来到齐国的目的,是【大魏宫廷】为了说服齐国协助魏国抵抗楚国,但随着齐王吕僖将女儿嫆姬许配给他、以及这位齐国国君临终前的托孤,这一切切、这一桩桩,都让赵昭无法狠心抛舍下齐国。

    倘若说目前中原的局势,乃是【大魏宫廷】齐国强盛而魏国虚弱,他在无法说服齐国袒护魏国的情况下,会毅然回归魏国,与众叔伯兄弟并肩作战,虽死无悔;但事实恰恰相反,在如今的中原,魏国的风头一时无两,反而是【大魏宫廷】齐国这个曾经齐王僖时代的霸主,却在楚国的步步紧逼下摇摇欲坠,如履薄冰,在这种情况下,赵昭又如何忍心抛舍齐国呢?

    在沉默了片刻后,赵昭平静地看向赵弘润,说道:“弘润,此番愚兄回大梁,一来是【大魏宫廷】作为不孝子,拜祭父皇在天之灵;二来,也是【大魏宫廷】希望顺道将母亲接到临淄……”

    “……”

    赵弘润正在饮酒的动作一顿,默不作声地看着赵昭。

    良久,他淡淡说道:“倘若我说……不允呢?”

    『……』

    赵昭的眼皮跳了跳,隐隐能感觉一股霸道之风迎面扑来。

    说实话,他此生的两位父亲,无论是【大魏宫廷】亲生父亲赵偲,还是【大魏宫廷】岳父齐王吕僖,皆对他颇为喜爱,从未在他面前表现出作为君主的霸道,反而是【大魏宫廷】赵润这位曾经相亲相爱的兄弟,在此刻所隐隐表现出来的威势,让赵昭感受到了何谓君主的威势。

    “弘润莫要说笑……”赵昭勉强挤出几分笑容。

    然而,赵润目视着这位六哥,平静地说道:“我并未说笑,六哥。”

    “……”

    “……”

    在相视数息后,赵昭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位兄弟,虽然说依旧顾念着兄弟之情,但终归已经不是【大魏宫廷】十四年前那位被称之为宫内小恶霸的八殿下了,亦非是【大魏宫廷】后来若干年内逐渐扬名中原的「肃王赵润」或者「魏公子润」,而是【大魏宫廷】名副其实的,他魏国的君主,拥有着「一言而决千万人生死」的无上权力。

    以这位兄弟如今的声势与权势,若要强行将其扣在大梁,这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容易了,别说魏国不会有人因此而提出异议,就算是【大魏宫廷】齐国,难道就敢表现出什么不满么?——如今的齐国,单单面对一个楚国就已经是【大魏宫廷】万般艰难,又岂敢再得罪魏国,惹来强大的魏军呢?

    毫不夸张地说,若齐国在这种时候得罪魏国,那等同于自取灭亡。

    想到这里,赵昭顾左言他,岔开了话题。

    “……新年前后,愚兄才在临淄收到父皇驾崩的噩耗,当时,齐王与宫内的诸位的士卿,皆劝愚兄尽快回国奔丧,已尽人子的本分,当时楚国的军队仍然在琅琊郡对我齐军步步紧逼……愚兄作为齐国左相,不敢因私废公,在与齐王与诸士卿商量好击退楚军的策略后,这才离开临淄,返回大梁。……当日,齐王白与诸士卿皆来相送,祝愚兄此行一路顺风,并无人以为,愚兄会趁此次机会返回大魏,他们信任愚兄……”

    “那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不敢阻拦。”赵弘润适时打断了赵昭的话,用平静中带着无尽自负的语气说道:“我赵润的兄弟要回魏国,这天下谁敢阻拦?!……六哥你所述的故事,只能证明,那帮自大的齐人总算是【大魏宫廷】从美梦中清醒过来,不敢再妄自尊大……仅此而已。”

    “弘润……”赵昭微微皱了皱眉头。

    随即他摇摇头说道:“并非似你想的那般……”

    “嘿。”赵弘润笑了笑,说道:“是【大魏宫廷】与不是【大魏宫廷】,这不要紧,总而言之,自此之后,六哥还是【大魏宫廷】留在大梁吧。……虽然我暂时还未收到楚军撤退的消息,但依六哥的性子,若不是【大魏宫廷】做好了万全准备,想必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返回大梁。因此我可以断定,此番楚国必定无法攻陷齐国,如此一来,六哥挽救了齐国的覆亡,也足以功成身退了……”说到这里,他拿起酒壶给赵昭斟了一杯酒,笑着说道:“这些年来,乌贵嫔对六哥极为思念,六哥此番回国之后,当要好好尽一尽孝道,莫要再让乌贵嫔想念儿子至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弘润!”

    赵昭忍不住叫了一声,且加重了语气。

    因为他逐渐感觉出,眼前这位兄弟似乎真打断将其扣下。

    “……我还无法离开齐国。”他犹豫着说道:“以弘润你的眼界,断然不可能看不出齐国目前的处境。如今的楚国,根本不敢得罪大魏,若暘城君熊拓有所企图,必定是【大魏宫廷】针对齐、鲁、越三国,其中,齐国首当其冲……”

    赵弘润淡然自若地饮了一口酒水,与赵昭那焦急的表情明显呈反比。

    这也难怪,毕竟他曾经是【大魏宫廷】魏国的皇子、如今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君主,他只需要对魏国负责、对魏国千千万万的子民负责,至于齐国的生死存亡,那与他何干?

    说得再难听点,也就是【大魏宫廷】齐国这次的回光返照还算及时,倘若当初赵弘润还在巨鹿时,齐国就招架不住楚国的军队,那么,到时候攻灭齐国的,也不一定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军队,很有可能就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麾下的商水军与鄢陵军。

    因此,对于赵昭所讲述的这些齐国如今的艰难处境,赵弘润还真不在乎。

    不可否认,他确实敬重上代齐王吕僖,但若是【大魏宫廷】说这份敬重会使他不自觉地庇护齐国,那就太可笑了——他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君主,他所注重的,永远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利益!

    只要合乎魏国的利益,就算他日攻打齐国,他照样丝毫不会手下留情。

    “……齐国需要我,弘润。”赵昭正色说道。

    『……』

    把玩着手中的酒盏,赵弘润徐徐说道:“多年不见,六哥自负了许多啊。”

    “怎么?”赵昭不解地询问道。

    只见赵弘润哂笑道:“六哥你说了那么多,愚弟只听出一层意思,仿佛齐国能否在楚国的攻势下仅存,六哥你至关重要……”

    一听这话,赵昭稍稍有些脸红,连忙摆手说道:“愚兄绝没有这个意思,能否击退楚军,保卫齐国,靠的是【大魏宫廷】齐人齐心合力……”

    听闻此言,赵弘润笑眯眯地说道:“哦,那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六哥在齐国的意义也不大,既然如此,索性就安安心心呆在大魏吧,愚弟可以保证地说,六哥对我大魏,至关重要……”

    “呃……”

    赵昭顿时语塞,在目视了眼前这位兄弟许久后,苦笑说道:“弘润,你跟父皇真是【大魏宫廷】越来越像了……愚兄说不过你。但是【大魏宫廷】,我还是【大魏宫廷】希望能回齐国……”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先王僖过世之时,曾嘱托愚兄守护齐国,当时弘润你亦在旁。当年愚兄赴齐时,临淄人人轻贱,唯独先王厚待于我,这份恩情,愚兄不敢忘却……”

    说罢,他偷偷看了一眼赵弘润的表情,幽幽说道:“愚兄此番回大魏吊丧,临淄诸人并无阻拦之意,皆以赤诚之心相待,唯期盼愚兄能尽快返回齐国,与他们同度艰难;然而,愚兄到了大魏后,却被弘润你扣下,此事若是【大魏宫廷】传出去,怕是【大魏宫廷】会有人指责弘润你……”

    “我不在乎。”

    打断了赵弘昭的话,赵弘润淡淡说道:“这天底下,看不惯我赵润的人如过江之鲫,他们算老几?……纵使他们日日咒骂,我照样吃得下、睡得安,反之,若谁惹我不痛快,我就发兵灭之!”

    “……”赵昭完全没有想到赵弘润居然会是【大魏宫廷】这种反应,苦笑着说道:“这可并非明君主所为。”

    “明君?嘿!”赵弘润哂笑一声,淡然说道:“父皇在位二十余年,兢兢业业,还不是【大魏宫廷】仍旧有一小撮人在背地里指责他为昏君?除非圣人,否则谁能令这天下人人皆信服之?反正我从未奢望去当一个什么明君,父皇将王位传给了我,那么我就肩负起兴旺国家的责任,仅此而已。……若以后后人说我暴虐,我也无所谓,只要我切实履行了作为君王的职责,那我就问心无愧,就像父皇那般……”

    听闻此言,赵昭脸上的苦笑之色更浓了。

    虽说君子可欺之以方,但这世上,总是【大魏宫廷】难免会出现一些另类,就好比眼前的这位兄弟赵润,他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在已贵为君王的情况下,丝毫不注重名声,这种另类的家伙如何招架?

    想了想,赵昭只能说道:“如此,对大魏的名誉也不好……”

    “六哥想多了。”赵弘润笑笑说道:“如今谁敢说我大魏的不是【大魏宫廷】?虽然我一张口,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但,我大魏不还有四五十万的军队嘛……这四五十万张嘴,不见得招架不住那所谓的悠悠众口。”

    “……”赵昭无言以对。

    他再次发现,想要说服眼前这位无论是【大魏宫廷】才智还是【大魏宫廷】口舌之利皆毫不逊色于他的兄弟,这还真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容易的事。

    想了想,赵昭低声说道:“弘润,想当年,若无齐国的帮助,我大魏……”

    然而,就在他正要抒发一下感情时,却被赵弘润突然打断:“行了六哥!总之,六哥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大梁吧!”

    赵昭被赵润这一句话堵得半响喘不上气来。

    当日,兄弟俩颇有些不欢而散的意味。

    晚上在返回睿王府的途中,赵昭的妻妾嫆姬与田菀聊起了方才她们女眷间的接触。

    纵使是【大魏宫廷】性格胆怯的田菀,亦颇为喜悦,因为赵弘润的那些后妃们,对待她俩都很亲切,就仿佛姑嫂一般,硬要说有什么不适,只能说,田菀还不能适应魏后芈姜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即便明知那位魏后素来面无表情,并非是【大魏宫廷】可以针对我等,但还是【大魏宫廷】隐隐有些畏惧。”

    嫆姬亦是【大魏宫廷】连连点头。

    其实她也明白,单单看赵梁兄妹当时腻着那位魏后芈姜,就能得知这位魏后毕竟是【大魏宫廷】善良之人,毕竟孩童在某些方面其实更加敏锐,但不得不说,那位魏后终日板着脸的模样,确实有点吓人,虽然对方其实并无恶意。

    这不,临走前还赠送了她们许多小礼物,既有正常向的珍贵首饰,也有在二女看来非常诡异的诸如巫毒娃娃等物——其实嫆姬与田菀感觉地出来,可能还是【大魏宫廷】那个丑陋诡异的巫毒娃娃在那位魏后心中的分量更重,但因为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诡异了,以至于嫆姬与田菀二女完全不敢带在身边辟邪。

    “夫君那边呢?”在聊完了她们那些女眷的相处后,嫆姬好奇地询问丈夫,询问丈夫与那位阔别已久的兄弟再次重逢的叙旧过程。

    面对妻子的询问,赵昭默然地摇了摇头。

    见此,嫆姬与田菀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后者小心翼翼地说道:“莫非……因长年未见而渐渐疏远了?”

    赵昭苦笑一声,再次摇了摇头。

    他感觉得出来,八弟赵润对待他,依旧如当年那般亲近,但恰恰就是【大魏宫廷】这份亲近,让他倍感压力。

    此时,瞧见丈夫再次摇头,嫆姬亦猜到了原因,低声说道:“莫非是【大魏宫廷】那位魏王……要扣下夫君?”

    听闻此言,还未等赵昭开口,就见田菀睁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为何?”

    在拍了拍妾室田耽的手背后,赵昭叹息地解释道:“当年我大魏势弱,我不得已前往齐国作为质子,换取齐国协助,牵制楚国,但这些年来,我大魏日渐强盛,已经不需要齐国的帮助了……因此,弘润希望我返回魏国。”

    听了这话,嫆姬与田菀皆沉默了,她们不知该说什么,因为归溯原因,并非是【大魏宫廷】那位魏国的新君对她们夫君有何不满,相反地,反而是【大魏宫廷】那位新君顾念旧日兄弟之情,希望他回归魏国罢了——其实这应该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

    “夫君有何打算?”

    在沉默了片刻后,嫆姬低声问道。

    赵昭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年来我在临淄,亦时常思念大梁,但……眼下尚不是【大魏宫廷】时候。”

    嫆姬当然明白丈夫口中那句「尚不是【大魏宫廷】时候」指的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她齐国目前局势危难罢了。

    倘若她齐国如今能跟魏国一样强盛,她丈夫或许早已带着她们返回魏国了。

    看着丈夫忧愁满面的模样,嫆姬心中亦不好受,暗暗责怪父亲先王吕僖——若当年吕僖不曾将她嫁给赵昭,且后来也不曾托孤给后者,她的丈夫就不必受到这等折磨。

    但反过来一想,若非她父亲当年力排众议将她嫁给了赵昭,她也碰不到似赵昭这般温柔优雅的夫婿。

    所以说,嫆姬心中也是【大魏宫廷】万般纠结,不知该埋怨父亲还是【大魏宫廷】感谢父亲。

    但话说回来,无论感谢还是【大魏宫廷】埋怨,事到如今皆以无济于事,作为妻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大魏宫廷】支持丈夫的决定,无论他选择回归齐国,亦或是【大魏宫廷】回归魏国。

    当晚回到睿王府后,嫆姬与田菀自去哄赵梁兄妹睡觉,而赵昭,则与费崴、曹量等几名宗卫在书房谈论起了此事。

    当赵昭说到他兄弟赵弘润很有可能将他扣在魏国时,费崴、曹量等宗卫们面面相觑。

    倘若说赵润意图加害他们家殿下,那么众宗卫自然是【大魏宫廷】气愤填膺,哪怕牺牲自己也要保护自家殿下一家杀出大梁,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听赵昭的话意,那位新君明摆着是【大魏宫廷】要重用他们家殿下——或者干脆地点说,只要赵昭愿意留在大梁,那位新君将不吝赏赐。

    在这种情况下,费崴、曹量等众宗卫们亦是【大魏宫廷】不知所措,一个个挠着头,不知该说什么。

    难道他们要指责那位新君过于顾念兄弟之情不成?

    思考了许久,赵昭做出了决定:“明日我先去拜见母亲,带母亲一同拜祭父皇,此事了了之后,我再去见见弘润,向他辞行……实在不行,咱们偷偷走。”

    宗卫长费崴苦笑着说道:“家主,如今的大梁城内城外,可不比当初,据方才酒席筵间卫骄、吕牧、穆青那几个家伙所言,大梁城内外,如今可是【大魏宫廷】驻扎着十万禁卫军,想要在这十万禁卫军的眼皮底下偷偷溜出城,怕是【大魏宫廷】难如登天……”

    “这还不是【大魏宫廷】最糟糕的。”

    宗卫曹量接过话茬,表情古怪地说道:“最糟糕的是【大魏宫廷】,即便我等侥幸溜回临淄,却因此惹恼了那位新君。您是【大魏宫廷】知道的,那位八殿下小时候就脾气不好,更别说如今已贵为我大魏的君王……我估摸着啊,若咱不告而别,偷偷溜回临淄,事迹败露倒还不算什么,但若是【大魏宫廷】成功,那位八殿下迁怒齐国,一怒之下派出军队攻打齐国,那齐国可就真的……”

    他没有说下去,但相信在场的人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要知道,魏国目前与齐国交恶、且是【大魏宫廷】楚国的盟友,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魏国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可能出兵攻打齐国。

    听闻此言,赵昭更加头疼了。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刚刚从凤仪宫返回,前往甘露殿,今日与赵昭相见,让他情绪有些混乱,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捋一捋思绪。

    然而,待等来到甘露殿时,却见有一人早早等候在前殿,定睛一瞧,却是【大魏宫廷】内朝大臣介子鸱。

    “介子,还未回府?”

    赵弘润随口打了声招呼。

    介子鸱笑了笑,拱手说道:“得知陛下今日在雅风阁单独宴请睿王,臣特意等候在此,为陛下排忧……”

    说到这里,介子鸱走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其实睿王的事,很好解决……只要将齐国变成魏土,睿王不就只能呆在我大魏了吗?”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介子鸱,哂笑着走入了内殿。
友情链接:全球灵潮  中药大全  逆剑狂神  飞剑问道  大王饶命  极品全能学生  诡秘之主  小学生作文  龙组兵王  大魏宫廷  花都最强医圣  最强终极兵王  重生修仙我为王  花百科  龙组兵王  穿越小说  逆剑狂神  第一课件网  步步生莲  大争之世  都市之神级宗师  牧神记  中国玉米网  免费算命网  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