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40章:离去【二合一】
    “那位便是【大魏宫廷】睿王么?……嘻嘻,真英俊呐。”

    “嘻嘻,你这小骚蹄子,想什么呢?”

    “听说睿王的长子比咱太子殿下(赵卫)还年长一两岁哩……”

    “咦?”

    在凤仪宫外的殿廊,几名年纪大概在二十出头的宫女,躲在几根粗大的廊柱后,一边远远偷望坐在殿外正当中的睿王赵昭,一边窃窃私语,仿佛是【大魏宫廷】在对赵昭评头论足,且时不时地,传来一声声好似脆铃般的笑声。

    这让睿王赵昭感到十分尴尬,毕竟从小到大,他可从来没有做过‘堵门’这种事,更遑论还被一群年轻的宫女评头论足谈论他的容貌。

    “太没规矩了。”

    宗卫长费崴低声嘀咕了一句,却没有上前呵斥那些宫女的意思,一来是【大魏宫廷】那些年轻的宫女并无恶意,只是【大魏宫廷】表现出了对睿王赵昭的憧憬,再者,这里乃是【大魏宫廷】魏后芈姜的凤仪宫,这些宫女皆隶属于这座宫殿,赵昭等人多少要给芈姜这位魏国的皇后几分面子。

    而与此同时,在凤仪宫内的偏殿,赵弘润正负背双手在殿内来回踱步,思索着应付赵昭这位六哥的办法。

    其实在片刻之前,大太监高和曾向赵弘润建议,建议后者从侧门溜出凤仪宫,但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反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影响赵润与赵昭的兄弟之情——眼下赵弘润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装病,要么就召见赵昭,与他当面摊牌。

    至于第三个选择,那就只有劝说赵昭就此离开,不过就赵润看来,这条路明显是【大魏宫廷】走不通的。

    “要不然……奴婢再去劝劝睿王?”大太监高和请示道。

    赵润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认为高和能够劝走赵昭,但试一试终归是【大魏宫廷】不碍事的。

    得到了赵弘润的允许,大太监高和领着两名小太监走出了凤仪宫,来到了睿王赵昭面前,拱手拜道:“睿王。”

    “高公公。”赵昭微微一笑,问道:“陛下可是【大魏宫廷】愿意召见我?”

    “这……”大太监高和犹豫了一下,撒谎道:“陛下前两日不幸沾染风寒,眼下服了药,正在卧榻上安歇。睿王,要不您先回府,待陛下痊愈之后,再来求见不迟。”

    “呵呵。”睿王赵昭笑了笑。

    不能否认大太监高和确实说得很诚恳,仿佛是【大魏宫廷】一心为他赵昭着想,但前提是【大魏宫廷】,那位陛下果真是【大魏宫廷】如他所言卧病在床,但真相却是【大魏宫廷】,这会儿那位陛下保不定正在哪个角落偷偷窥视着他呢。

    抱恙?

    那位陛下抱恙的次数,已经频繁到朝中大臣们对此司空见惯的地步了好不好!

    想到这里,赵昭朝着大太监高和拱了拱手,诚恳地说道:“还请大太监高和再为昭通报一声,赵昭就在此地等候召见,陛下一日不召见赵昭,赵昭一日不走……对了,另外还请高公公代我向芈皇后告罪,赵昭绝非有意,实是【大魏宫廷】迫于无奈……”

    “……”

    大太监高和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宗卫费崴、曹量二人伸手拦下了他。

    无奈之下,高和唯有返回凤仪宫,向赵弘润回禀。

    正如赵昭所猜测的那样,当大太监高和返回凤仪宫的侧殿时,赵弘润还真站在窗口,稍稍打开几寸窗户,窥视着殿外赵昭等人的动静,神色颇显焦虑。

    “陛下。”高和轻声唤道。

    “他还是【大魏宫廷】不肯离开?”赵弘润问道。

    “奴婢无能。”高和苦笑着说道:“任凭奴婢如何劝说,睿王始终不肯听劝离开。”

    从旁,皇后芈姜捧着一杯茶坐在桌案旁,闻言平静地说道:“会不会是【大魏宫廷】他根本不信你果真是【大魏宫廷】抱恙在身呢?”

    “这一点都不好笑!”赵弘润白了一眼芈姜。

    “是【大魏宫廷】么,臣妾倒是【大魏宫廷】觉得有些好笑。”说罢,芈姜放下茶盏,站起身来走向殿外。

    见此,赵弘润有些意外,还以为是【大魏宫廷】芈姜要帮自己劝退赵昭,有些欢喜地问道:“你有办法劝退六哥?”

    芈姜停下脚步,回头过来瞧了一眼赵弘润,平静地说道:“不,臣妾只是【大魏宫廷】想起,有几株药苗得去照顾……”

    赵弘润目瞪口呆地看着芈姜走远,随即带着几分怨气地抱怨道:“这个女人……我立她为后干嘛?!”

    “呵呵……”大太监高和哪敢在这个话题上插嘴,只能在一旁讪讪赔笑。

    不得不说,皇后芈姜还真是【大魏宫廷】心口如一的女人,她既然说是【大魏宫廷】照顾那几株药苗,还真是【大魏宫廷】去做这件事了,在经过殿外时,也只是【大魏宫廷】跟赵昭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就仿佛赵昭是【大魏宫廷】否在这凤仪宫静坐示威,与她毫无关系,反而是【大魏宫廷】赵昭一行人在看到芈姜时,颇为尴尬。

    于是【大魏宫廷】乎,就只剩下赵润与赵昭兄弟二人,一个站在殿内的窗户口,时不时地窥视着殿外那位兄弟的动静;一个则正襟危坐于殿外,时不时地用眼睛扫视四周,尤其是【大魏宫廷】那些虚掩的窗户,希望能看到那些陛下的影子。

    就这样,兄弟俩僵持了下来。

    足足等了有几个时辰,一直僵持到午时前后,赵弘润在殿内怅然叹了口气,吩咐大太监高和道:“去,将睿王请到偏殿来。”

    大太监高和如释重负,在接了圣谕后连忙来到殿外,对睿王赵昭说道:“睿王,陛下有请。”

    睿王赵昭闻言微微一笑,在起身正了正衣冠后,神色肃穆地跟着高和来到了凤仪宫的侧殿。

    “你赢了。”

    在看到赵昭时,赵弘润带着几分懊恼,没好气地说道。

    然而听闻此言,赵昭却摇了摇头,郑重地说道:“不,只是【大魏宫廷】陛下顾念着兄弟之情而已。”

    这话说得没错,若非赵润顾念与赵昭的兄弟之情,他大可晾着赵昭,反正到最后肯定是【大魏宫廷】赵昭撑不下去。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赵昭此刻心中颇为感动的原因。

    可能是【大魏宫廷】听了赵昭这话,赵弘润的心情稍微有所改善,抬手邀请前者一同在殿内坐下。

    “就一定,要回齐国么?”

    在坐下后,赵弘润凝视着赵昭许久,正色问道。

    赵昭沉默了片刻,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弘润,正如愚兄当时所言,我还是【大魏宫廷】抛不下齐国……齐国如今的局势很艰难。”

    “不是【大魏宫廷】有把握打败楚国么?”赵弘润笑着说道:“凭借那……技击之士!”

    “……”赵昭愣了愣,微笑着说道:“不曾想,弘润你在大梁,然而齐国的事却仍瞒不过你。”说到这里,他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弘润,依你之见,技击之士如何?”

    “呵。”

    赵润哂笑一声。

    不可否认,当鸦五将「技击之士」的存在消息以书信的方式送到赵弘润手中时,赵弘润亦一度颇为吃惊,觉得这次齐国的回光返照还真有点不可思议,居然抵挡住了楚国号称百万的军队。

    但吃惊归吃惊,赵弘润却一点也不羡慕。

    要知道,技击之士的本质乃是【大魏宫廷】雇佣兵,其本身对齐国的留恋羁绊极小,待打完这场仗、领了那些重赏之后,那些技击之士便会离散;相比之下,魏国付出同样的金钱,却能打造出似魏武军、商水军、鄢陵军这些精锐军队,这些军队的士卒,要么皆是【大魏宫廷】魏国本土人士,要么是【大魏宫廷】已经移居到魏国的他国人士,跟魏国的羁绊很深,在加上这些年来魏国朝廷几次提高士卒的待遇,使得魏国的士卒几无后顾之忧,因此方能在战场上豁出性命去与敌人厮杀。

    就好比商水军,在最近与韩国的战争中几乎折损一半,但依旧以顽强的斗志,正面迎击韩国的军队,逼得当时的韩军主帅乐弈只能动用「代郡重骑」这张最后的底牌,这才导致了韩军最后的溃败。

    反过来说,若非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如此坚韧,换做其他军队,可能早已在乐弈的北燕军面前溃败,而在这种情况下乐弈投入代郡重骑,那么,魏国很有可能遭遇远比当年上党战役惨败更为惨淡的败局。

    倘若说在赵弘润眼里,似魏武军、鄢陵军、商水军、山阳军这等真正属于国家的军队,才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可以依靠的力量,那么齐国的技击之士,在他眼里不过是【大魏宫廷】亡国之兵——它消耗了齐国许许多多的金钱,却只能让齐国多苟存一时。

    说得简单点,这次齐国靠金钱雇佣技击之士逃过了亡国的命运,那么下次呢?下次依旧花费巨大资金,来对抗楚国的军队?

    要知道,楚国征召军卒,在以往的情况下只需要一袋米粮。

    因此,若齐、楚两国继续以这种方式僵持下去,赵弘润可以保证,齐国会越来越虚弱,待等到这个国家的经济被拖垮,再也支付不起庞大的金钱雇佣那些技击之士时,那么,这个国家就将面临覆亡。

    想到这里,赵弘润淡淡说道:“技击之士,弱国之兵。”

    赵昭愣了愣,原以为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在讽刺齐国的军队难以保卫国家,才弄出技击之士这种雇佣兵性质的军队,但在仔细琢磨之后,他忽然醒悟,眼前这个兄弟口中的「弱国」,应该是【大魏宫廷】「使国家虚弱」的意思。

    而这一点,恰恰与他不谋而合。

    但尴尬的是【大魏宫廷】,如今的齐国,只能依靠这招苟延残喘,否则,怕是【大魏宫廷】齐国早已被楚国覆灭。

    『……或许,是【大魏宫廷】被大魏覆灭。』

    看了一眼眼前这位兄弟,赵昭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平心而论,当初赵弘润驻兵十万于韩国巨鹿一带,齐国也并非从始至终不知情,只是【大魏宫廷】他们不敢妄动而已——南边的暘城君熊拓,就已经让他齐国招架不住,谁还敢招惹当时驻军在巨鹿的魏公子润?

    姑且不论其他人,当时赵昭便猜到了赵润这位兄弟的意图,因此,他才会主张投入精锐军队给予楚军重击,一方面固然是【大魏宫廷】挫败楚军的气焰,另一方面也是【大魏宫廷】想让在旁虎视眈眈的魏军明白,他齐国尚有一战之力。

    否则,若齐国在楚军面前节节败退,搞不好连驻扎在巨鹿的魏军都会趁虚而入,抢在楚军面前攻陷临淄——这才是【大魏宫廷】万万不想面对的劫难!

    好在事情还算顺利,虽然耗资巨大,但征募组建起来的技击之士,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挡住了楚国的军队,或许正因为如此,眼前这位兄弟才会放弃攻略齐国,一门心思地去打击韩国。

    “弘润所言大善。”

    在听了赵弘润对技击之士的评价后,赵昭点点头,诚恳地问道:“却不知,弘润你是【大魏宫廷】否有办法,缓解此事?”

    赵弘润闻言看了一眼赵昭,笑着说道:“六哥,这你可僭越了。……我就算有主意,也不会资敌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

    “齐国并非是【大魏宫廷】大魏的敌人!”赵昭正色说道。

    赵润哂笑一声,若非是【大魏宫廷】看在赵昭的面子上,他肯定是【大魏宫廷】要出言讽刺几句的:就凭今日的齐国,还妄想成为他魏国的敌人?拜托,要不是【大魏宫廷】这些年来他魏国攻陷的土地暂时还未能消化,以他魏国的实力,如今完全可以吞并齐国。

    不过此刻当着赵昭的面,赵润自然要给予这位兄弟几分面子,淡淡说道:“不,齐国是【大魏宫廷】敌人。”

    “弘润……”赵昭一脸迟疑地说道。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就见赵润抬手打断了他,正色说道:“我敬重齐王僖,也敬重六哥你,还有两位嫂子,但……齐国是【大魏宫廷】敌人!”说到这里,他咧嘴笑了笑,补充道:“自当年那个狂妄自大的田鹄,在我面前说了一通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后,我就一直惦记着要给齐人一个教训……这次算齐国走运,韩国的反击远比我想象的更激烈,以至于我大魏的军队被拖在韩国,纵使如今战胜了韩国,亦暂时无力复征齐国,否则,我肯定会让那些自大的齐国明白一个道理,如今这个时代,唯我大魏屹立于中原之巅!”

    听着赵弘润最后那句豪情万丈的话,赵昭既感觉到一种仿佛心有余荣的喜悦,亦难免因为齐国的处境而感到心情莫名的沉重。

    “弘润,我齐国如今愿意奉大魏为霸主……”

    “太迟了!”

    赵弘润摇了摇头,看着赵昭说道:“倘若是【大魏宫廷】其他齐国的使臣,我甚至连见他的兴趣都没有。但看在六哥的面子上,我姑且还是【大魏宫廷】说句实话……我大魏暂时没兴趣参与齐楚两国的战争,近几年我大魏的国策,只是【大魏宫廷】发展国力,进一步压制韩国,但倘若齐国有朝一日招架不住楚国的军队,那么,齐国到时候将面对的,或许并非只有楚国……这也正是【大魏宫廷】我不希望六哥再返回齐国的原因。”

    赵昭闻言默然不语,在深深吸了口气,忽然换了一种语气说道:“弘润,以愚兄之间,大魏姑息楚国,未见得不是【大魏宫廷】养虎为患。楚国疆域宽广、人口众多,只是【大魏宫廷】往年国内的贵族只顾着横征暴敛,不思民生,但据愚兄所知,楚公子暘城君熊拓,却是【大魏宫廷】一位志向颇远之人,若他励精图治,修生养息、厉兵秣马,待有朝一日,必定会成为大魏的劲敌。”

    “六哥这是【大魏宫廷】要为齐国说项?”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眼下在我面前的,莫非是【大魏宫廷】齐国左相赵昭?”

    赵昭闻言面色一滞,在苦笑了一声后说道:“弘润莫要取笑愚兄,且静心听愚兄几言……”

    赵弘润淡淡一笑,听着赵昭的讲述。

    赵昭的观点很简单,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劝说魏国「联弱击强」而已:在齐国已远远不是【大魏宫廷】魏国对手、也无法再对魏国造成威胁的情况下,不妨联合齐国打击有崛起迹象的楚国,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大魏宫廷】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如此一来,魏国始终能安安稳稳地坐定中原霸主的位置,无论齐国或者楚国,都无法对魏国造成威胁。

    不可否认,此时暗中扶持齐国与楚国为敌,这倒还真符合魏国的利益,而相对地,齐国也能从中获利——对于魏齐两国而言,这是【大魏宫廷】双赢之策。

    但凡事都有利弊,扶持齐国,就意味着与楚国决裂,虽然楚国确实是【大魏宫廷】魏国将来的潜在威胁。

    然而,目视着赵昭那期盼的目光,赵弘润却摇了摇头,说道:“六哥,你明白的,我大魏与楚国是【大魏宫廷】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决裂的……可能我大魏只能与楚国保持二十年的和平,在此之后,崛起的楚国或许会垂涎中原霸主的位置,但即便如此,我大魏也不会在此刻与楚国决裂,因为我大魏,同样需要那二十年的发展时间。因此……齐国出局。”

    不是【大魏宫廷】他不给赵昭面子,关键在于,相比较齐魏两国,眼下明显是【大魏宫廷】魏楚两国的关系更密切,虽然赵弘润从魏国的利益出发,并不希望看到楚国彻底吞并齐国,但在真正发生这件事前,他必然会站在楚国这边,换取楚国对魏国的承认与支持——说白了,齐国已经被他视为笼络楚国的牺牲品。

    这个时候与齐国化解干戈,又因此与楚国出现裂痕,这对于魏国而言毫无利益。

    当日,赵润、赵昭兄弟二人在凤仪宫的偏殿内聊了许久许久,最终,赵润并未能说服赵昭留在大梁,而赵昭,也未能说服赵润改变对待齐国的外交态度。

    但通过这次的交谈,他们彼此间也明白了对方的为难之处。

    在最后的最后,赵润神色复杂地对赵昭说道:“六哥此去齐国,无异于飞蛾扑火,在我看来,齐国注定无法抗拒楚国……纵使此次齐国可以苟延残喘,但下次呢?”

    他倒是【大魏宫廷】不担心日后楚军打败齐国后,那些楚军兵将会对他这位六哥做什么,毕竟,哪怕是【大魏宫廷】看在他赵润的面子上,楚暘城君熊拓也会善待赵昭与他家眷,赵弘润最担心的,莫过于这位六哥很有可能在齐国覆亡时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虽然赵润内心并不希望楚国吞并齐国,但魏齐两地相隔千余里,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着齐楚两国的战事不是【大魏宫廷】?

    然而赵昭却颇有信心地说道:“只要大魏不介入齐楚之争,齐国未见得就会败亡于楚国之手……”

    “靠那些技击之士?”赵弘润撇嘴哂笑道。

    “非也!”

    赵昭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正如贤弟所言,技击之士终归是【大魏宫廷】外力,想要抗拒楚国,终究还得凭借齐国自身。……事实上在我看来,此次战事的失利,未尝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就像弘润你说的,以往的齐人,过于自负,自认为齐国仍然是【大魏宫廷】岳父尚在时的那个齐国……此次失利,正好叫齐人痛定思痛,抛弃曾经那些荣誉,正视眼前的危难……”

    看着赵昭离去的背影,赵弘润怅然叹了口气。

    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就差将赵昭这位六哥软禁起来,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阻止赵昭返回齐国。

    不得不说,那年赵昭携妻室嫆姬回访魏国,当时赵弘润在大梁城外十里亭为其送别时的预测是【大魏宫廷】非常准确的:此番离去,这位六哥他一辈子恐怕都无法再返回魏国了。

    次日,在赵润的默许下,赵昭带着妻妾嫆姬、田菀,带着儿女赵梁兄妹以及母亲乌贵嫔,踏上了返回齐国的旅途。

    当时,仅有寥寥数人赶来送别,比如赵昭的挚友何昕贤、以及如今在吏部就职的前吏部尚书贺枚的孙子贺崧等等,皆是【大魏宫廷】当年雅风诗会的老友。

    除此之外,就只有宗府宗正赵元俨的长子赵弘旻。

    在见到赵昭时,赵弘旻的表情颇有些尴尬,吞吞吐吐地说道:“弘昭,家父对你的决定极为气愤,盛怒之下还说要将你在宗谱中除名……你就真的不能留下来么?”

    “二伯那样说的吗?”

    赵昭忍不住苦笑起来。

    不过他也能理解,毕竟他二伯赵元俨,那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看重赵氏一族以及国家的长辈,自然无法理解他赵昭弃魏国与赵氏一族,前往投奔齐国的行为——这位二伯能忍住不派宗卫羽林郎将其抓捕,关到宗府的静虑室作为惩戒,这已经是【大魏宫廷】高抬贵手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赵昭抬头看向大梁方向。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昭的心思,何昕贤在旁小声说道:“贤弟是【大魏宫廷】在等陛下么?依我看,陛下这回恐怕是【大魏宫廷】不会来相送了……”

    从旁,贺崧也撇撇嘴说道:“哪有大魏之君相送齐国之臣的道理?”

    看得出来,他对赵昭的决定亦颇为不满。

    然而就在此时,忽听一阵马蹄之响,众人定睛一瞧,原来是【大魏宫廷】禁卫军将领穆青领着一队禁卫军匆匆而来。

    『不会是【大魏宫廷】那位陛下改变主意,欲将赵昭抓捕回去吧?』

    在众人猜测之际,只见穆青翻身下马,从怀中取出一份绢帛递给赵昭。

    赵昭摊开一看,却见上面只写着「祝齐相一路顺风」几个字。

    『祝齐相……么?』

    赵昭摇摇头自嘲一笑,拱手向诸人告别。

    他知道,待今日之后,曾经的兄弟俩,或就将成为敌人。

    但他并不后悔,既然当年岳父临终托孤于他,那么,他就绝对不能坐视这个国家被楚国所覆灭。

    为此,他愿意再次做出牺牲。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开天录  极品全能学生  女性健康  北宋大表哥  极品最强大少  谎话大王  经典古诗词  圣龙图腾  盛唐之帝国崛起  银行信息港  大王饶命  大明元辅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明朝败家子  牧神记  电脑爱好者之家  春野小神医  超级神基因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秦吏  花都最强医圣  管理资料下载  作文吧  社保查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