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50章:五月【二合一】
    近一个月炫耀国力的旅程,终于在四月上旬告一段落。

    在这段时间内,各国使者可谓是【大魏宫廷】被打击得无以复加,此时他们这才惊悟,原来魏国早已拥有了匹敌齐国的财力、匹敌鲁国的工艺、匹敌韩国的军力,综合国力强盛地让各国的使者有点难以置信。

    不过最最让各国使者感到惊惧的,还是【大魏宫廷】魏国在此时的进取心——纵使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原霸主,但这个国家依旧抱持着拼搏向前的进取心,仿佛中原霸主远远不是【大魏宫廷】这个国家的最终目标。

    记得四月初六的晚上,在大梁城中的驿馆内,韩国使者韩晁斟酌了半响,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在手札中写下了「魏国或不满足于霸主之位,或觊觎着整个天下」的句子。

    这份手札,记录了他此行来到魏国后的种种见闻,回国是【大魏宫廷】要呈交给韩王然过目的,因此,这本手札上的任何一个字,韩晁都斟酌再三,异常的谨慎,唯恐自己不谨慎的用词影响了韩王然的判断。

    “写得如何了?”

    一杯茶被端到韩晁面前的书桌上,同为韩使的赵卓询问道,随即朝着手札瞅了两眼,待看到那句「魏国或不满足于霸主之位」时,赵卓端着茶盏惊讶地问道:“你觉得魏国或有倾吞天下的野心?”

    倾吞天下、统一整个中原,这绝对称得上是【大魏宫廷】这个时代的各国君主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奢求,因为其中的过程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艰难了,除了实力以外,亦需要运气。

    韩国当年就欠缺运气。

    想当年韩王简时代时,韩国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强盛,西边击败当时强大的魏国,东边击败更为强盛的齐国,当时韩国的臣民都觉得,国家将就此问鼎于中原,开创一番举世瞩目的霸业。

    结果,还没等韩人高兴两年,当时已被韩国打地千疮百孔的齐国,就有一位叫做吕僖的新君力挽狂澜,狠狠挫败了韩人的气焰。

    随后,便展开了韩王简与齐王僖两位君主间的争锋相对,然而很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韩王简英年早逝,使得这两位雄主的交锋早早就分出了胜负。

    此后,继承兄长韩王简王位的韩王起,雄才伟略远远不及前者,这使得韩国攻略齐国的战略,一度处于搁浅,偏偏韩王起虽然才能不如兄长韩王简,但对后者这位兄长的临终叮嘱却是【大魏宫廷】牢牢记在心中,二十几年来始终致力于与齐国争锋,以至于韩、齐两国在巨鹿郡这片战场交锋不断,但最终,韩国非但没能战胜齐国,反而被齐国的巨鹿水军频繁骚扰沿河城池。

    待等到韩王起过世,康公韩虎、釐侯韩武等权臣把持朝政,韩国的对外战略终于出现了变化——韩国由此不再继续跟齐国较劲,转而将主意打到了国境西南的魏国、打到了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身上。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这个时候魏国已经呈现井喷般的崛起迹象,魏公子润的出现,南梁王赵元佐与禹王赵元佲的先后回归,以及陇西魏氏一族迁入魏国,使得魏国的发展尤其迅猛,此时,原本想挑软柿子捏的韩国,他突然发现,曾经的手下败将,他们居然无法战胜了。

    倘若说「第一次魏韩北疆战役」时的‘无法战胜’,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韩国过于自负,或者说因为考虑到当时仍有林胡、东胡、匈奴等异族虎视眈眈,因此并未调集远比邯郸军强大的,诸如雁门军、北燕军等边防军队,因而才在与魏国的战争中失利。

    那么「第二次魏韩北疆战役」与「第三次魏韩北疆战役」时,韩国逐渐发现:纵使在调集了边防驻军的情况下,他们也无法战胜魏国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了。

    待等到前两年,魏韩两国爆发了近几年来的第四场战争后,韩国骇然发现,纵使他们竭尽全力,亦无法战胜魏国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反观齐国,却在齐王僖过世之后,国力大幅度衰退,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当时中原的局势,韩国非但无法撇下劲敌魏国去攻打虚弱的齐国,反而要带着齐国这个虚弱的盟友一起讨伐魏国。

    结果可想而知,「五国联合」被「四国同盟」打地节节败退。

    这即是【大魏宫廷】战略上的重大失误,亦是【大魏宫廷】运气不佳导致——韩国总是【大魏宫廷】没能在最合适的时机、挑选对最合适的对手。

    好不容易又等到韩王然这位潜力不亚于韩王简的明君,却又因为康公韩虎、釐侯韩武等人把持朝政的关系,使得韩王然错失了将近十年的光阴,而在这近十年来,才能丝毫不亚于韩王然的魏公子润,却带领着魏国军队横扫中原,奠定了魏国称霸的基础。

    每当回想起这件事,韩晁、赵卓二人便忍不住摇头嗟叹,感慨国运不济。

    “今日,暴鸢将军跟秦国的使者见过面了……”

    端着茶盏,赵卓忽然开口道。

    韩晁愣了愣,问道:“就是【大魏宫廷】那个……「渭阳君嬴华」?此人能做主秦国的事么?”

    “这你就不知了。”

    赵卓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正色说道:“我打听过了,秦国的渭阳君嬴华,乃是【大魏宫廷】秦王囘的亲弟弟,虽然在中原名声不显,但在秦国,却是【大魏宫廷】极具威望的王族贵胄。……此人最早驻军在渭阳一带,与义渠作战……”

    “义渠?”韩晁皱了皱眉,问道:“西羌的一支么?”

    “唔。”赵卓点点头说道:“秦国与西羌的关系很复杂,一部分羌人与秦国颇为亲近,就好比前上谷守马奢大人所降服的那几族娄烦人,但也有一部分羌人与秦国不合,而义渠就是【大魏宫廷】其中的一支……此事我向魏国礼部的官员打听过,得知义渠与秦国时合时不合,一向是【大魏宫廷】秦国的心腹大患……”

    “好比我国境内曾经的「中山白狄」?”韩晁惊讶问道。

    “大致相差不多。”赵卓点点头。

    他口中的「中山白狄」,即是【大魏宫廷】曾经占据中山的一个白狄部落所建立的国家,虽然这个国家一度中原化,但后来还是【大魏宫廷】被韩国所灭,不过那些中山人的后裔,倒是【大魏宫廷】早已融入了韩人当中。

    而据赵卓所言,渭阳君嬴华便是【大魏宫廷】主张铲除义渠的秦国王贵,虽然在中原名声不显,但却是【大魏宫廷】手握重兵、得到其兄长秦王囘百般信任的秦国将领。

    而近几年来,秦国因为与魏国结盟,得到了不少军用向的技术,亦无须为粮草之事而发愁,这使得秦国在与义渠的战争中取得较为显著的成绩,而渭阳君嬴华,也因为战功而成为秦国近几年来最耀眼的将星——毕竟似秦国的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等等,皆因为与韩国雁门守李睦久久僵持不下,几乎是【大魏宫廷】寸功未建。

    “交涉的过程顺利么?”韩晁询问道。

    听闻此言,赵卓略感惆怅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据暴鸢将军身边的护卫所言,当时渭阳君嬴华一口咬死要我大韩割让雁门郡,气得暴鸢将军几近当场翻脸……”

    “割让雁门郡……”

    韩晁亦摇了摇头。

    单单听到这个要求,他便知道那渭阳君嬴华根本就没有与他韩国交涉的心思——他韩国如今全靠雁门、太原两郡的复杂地形抵达着秦国的进攻,怎么可能割舍?一旦割让了雁门郡,万一秦国背信弃义,他韩国可能将无法有效地抗阻秦国军队的进攻。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非但韩国与秦国的交涉失败,事实上,楚国与齐、鲁、越三国也并未谈和,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魏国此次主办会盟的借口,那什么呼吁不呼吁的,已经彻底破产。

    当然,事实上谁也不会去在意那个,毕竟魏国此次号召诸国会盟的真正目的,又不是【大魏宫廷】真的为了什么呼吁各国彼此克制——魏国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为了彻底坐实中原霸主的位置而已,他巴不得各国继续打地你死我活。

    这不,在明知各国使者彼此间谈判破裂的情况下,作为此番会盟盟主的魏国,可曾有礼部官员出面调解?并没有!

    所谓的会盟,其实在魏国向各国使者炫耀了国力之后就已经结束了。

    “……另外,经我打探所知,秦国的阳泉君嬴镹,此次据说是【大魏宫廷】专程为了购置魏国的军备而来……”

    赵卓的这一番补充,立刻让韩晁停下了手中的笔,眉宇间露出几许忧虑之色。

    就算他再不通兵事,却也猜得到秦国向魏国购置军备的目的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攻打他韩国的雁门郡,而魏国锻造的军备……

    在那日参观过冶城后,韩晁与暴鸢、赵卓等人皆认为,纵使是【大魏宫廷】这些魏国愿意向他们展现的武器装备,亦毫不弱于他韩国,这些东西若是【大魏宫廷】落入秦人手中,相信雁门军的压力必定数倍增涨。

    “必须想办法阻止此事!”

    韩晁皱着眉头说道。

    话是【大魏宫廷】这么说,但如何阻止呢?

    人家秦国与魏国乃是【大魏宫廷】坚定的盟友,更何况秦国还出嫁一位公主,这等牢固的联盟关系,又岂是【大魏宫廷】他韩国可以撼动的?

    但正所谓事在人为,韩晁于次日还是【大魏宫廷】前往皇宫求见了魏王赵润,而赵卓,则想办法与大梁朝廷的魏国官员攀交情——别看这些年来魏韩两国打得不可开交,但事实上,韩晁与赵卓这两位韩国的使臣,却也结交了许多魏国的官员与名流。

    当韩使韩晁求见赵润的时候,赵润这位魏国的君主,正难得在垂拱殿处理国事。

    毕竟近一个月来,他领着各国使者在梁郡内到处跑,虽说成功地炫耀了国力,给予了诸国使者敬畏之心,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顺利地达到了他偷懒的目的——显然,似礼部尚书杜宥等内朝官员,终归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好糊弄的人,待等赵弘润实在是【大魏宫廷】想不出什么借机炫(tou)耀(lan)的招数后,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回垂拱殿继续处理政务。

    这也算是【大魏宫廷】赵润与内朝诸大臣们之间的默契:以赵润的不越底线,换诸大臣有时候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两日,那韩晁、赵卓以及暴鸢,都在做些什么?”

    在得知韩使韩晁前来求见之后,赵润询问在旁的大太监高和道。

    大太监高和回覆道:“据天策府左都尉高括高都尉派人送来的消息,韩将暴鸢近两日拜见过秦国的渭阳君嬴华,大概是【大魏宫廷】在交涉秦韩两国战争的事;至于韩晁与赵卓二人,这两人曾鬼鬼祟祟地接见了几拨所谓的‘友人’,大概是【大魏宫廷】与安插我大魏国内的细作碰了面,除此之外,韩晁一直表现出希望再次参观冶城的意愿,而赵卓则拜访了许多位朝中的官员……这是【大魏宫廷】这些官员的名单。”

    说着,他从袖内取出一张纸,躬身递给赵弘润。

    赵弘润接过那张名单瞅了两眼,待看到名单内居然有「礼部尚书杜宥」的名字后,遂笑着询问殿内的杜宥道:“杜卿,那韩晁前去拜访你府上了?”

    杜宥点点头,笑着说道:“确实,还送上了一份厚礼。……不过臣可不敢收,几番婉言相拒未果后,便叫府上的下人将其送返了驿馆。”

    作为内朝的首辅,杜宥当然清楚天策府左都尉高括麾下的青鸦众,这些日子其实一直都盯着这些各国使者的一举一动,自然不敢做出什么收受贿赂的事,免得引起赵润对他的怀疑——虽说这位新君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怀疑臣子。

    “真是【大魏宫廷】可惜了,如果是【大魏宫廷】朕的话,照单全收,但不给他办事,哈哈哈……”赵弘润玩笑般说了句,惹地殿内的诸内朝大臣皆笑。

    随即,赵弘润问道:“是【大魏宫廷】因为秦国那笔军备订单的事吧?”

    听闻此言,杜宥收敛了笑容,点点头正色说道:“据那韩晁透露出来的意思,韩国愿意向我大魏臣服,尊奉我大魏为主,以换取我大魏对其的‘宽容’……臣一开始以为这份‘宽容’指的是【大魏宫廷】希望减免韩国欠我大魏的赔款,后来才发现,韩晁指的是【大魏宫廷】‘希望我大魏平等对待秦韩两国’……”

    “哼,平等对待么?”赵弘润撇了撇嘴,心中感觉有点好笑:韩国作为一个无奈之下被迫臣服于魏国的战败国,居然还有脸面说什么希望与秦国得到相似的待遇,简直是【大魏宫廷】痴心妄想!

    不过话说回来,韩国还是【大魏宫廷】有点利用价值的。

    比如说,反过来削弱秦国。

    虽然魏秦两国如今也处在蜜月期,非但赵弘润还娶了秦少君嬴璎,并且,包括秦王囘、渭阳君嬴华、阳泉君嬴镹、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等众多秦国的实权人物,皆与赵弘润私交不浅,但这并不足以保证魏秦两国的关系就能长久维持。

    事实上,秦国也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潜在劲敌,只不过,来自秦国的威胁要排在韩国与楚国之后,顶多就是【大魏宫廷】第三威胁而已。

    这跟楚国的情况十分相似:一旦日后秦国发展壮大,那么势必会跟魏国产生一些摩擦。

    就好比魏国与齐国从一开始的友好结盟最终走向陌路,甚至于反目成仇,一个国家在发展的期间,他的敌人与朋友可能会出现变化,曾经的敌人变成同盟,曾经的盟国变成敌人等等,毕竟各国的利益不同嘛。

    因此,「秦韩战争」对于魏国而言,其实也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借助秦国的力量来削弱韩国,其中未尝没有反过来借韩国之力削弱秦国的意思——还是【大魏宫廷】那句话,只要秦国发展壮大的程度还未达到使秦人产生「问鼎中原」这种野心,那么秦魏两国就不存在最根本的矛盾。

    反之,则两国的冲突终将难以避免。

    而从魏国目前的利益角度出发,赵弘润所需要做的,就是【大魏宫廷】在竭力发展自身的同时,尽可能地平衡各国的实力,莫使天下格局出现太大的变化,这才是【大魏宫廷】最符合魏国当前利益的。

    说实话,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件简单的事。

    “诸位爱卿,且先到偏殿歇息。”

    在想了想后,赵弘润决定在垂拱殿召见韩使韩晁。

    其中的缘由,殿内诸内朝大臣皆心知肚明,因此并没有细问,纷纷起身,拱手退下。

    待等诸内朝大臣退下之后,赵弘润吩咐大太监高和派人撤走了诸内朝大臣的案几、座垫以及笔墨纸砚,且将堆积的奏章皆搬到龙案前。

    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赵弘润这才叫人请韩晁入宫。

    片刻之后,在一名小太监的带领下,韩晁亦步亦趋地来到了垂拱殿,一眼就看到赵弘润正勤勉地俯身于王座,埋头于政务之中,他诚惶诚恐地告罪道:“打搅魏王陛下处理国事,韩晁罪该万死。”

    赵弘润抬起头来,笑着摆摆手说道:“韩晁大人言重了。……也就是【大魏宫廷】最近这段时间,朕因为会盟之后,稍稍有些疏于政务,才导致政事积累……”他指了指龙案前堆积如山的许多奏章。

    韩晁信服地点点头,打量着那堆积如山的许多奏章,心中暗暗感慨。

    记得当初魏使唐沮、范应二人出使韩国蓟城时,曾无意间透露出魏王赵润在继位后勤勉务国的事,让韩晁、赵卓二人十分惊讶:似魏公子润那等王霸跋扈的人,居然也能勤勉克己地处理国事?

    在韩晁的心目中,魏公子润更像是【大魏宫廷】那类只发号施令,什么事都交给臣下、部下去做的人。

    不过今日一见,还真是【大魏宫廷】韩晁对这位年轻的君主刮目相看:当真是【大魏宫廷】人不可貌相!

    看了一眼韩晁,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去年年末,我朝有唐沮、范应二人出使贵国,回国之后,此二人向朕复命,说他们在蓟城时,见贵国君主甚是【大魏宫廷】勤勉,堪称天下君主表率……呵,韩然他还未放弃么?”

    韩晁当然明白赵弘润口中的「放弃」指的是【大魏宫廷】什么,闻言笑着回覆道:“魏王陛下误会了,我国大王岂是【大魏宫廷】敢与陛下争雄?只是【大魏宫廷】我国新逢战败,又有秦国咄咄逼人,无论是【大魏宫廷】为祖宗社稷还是【大魏宫廷】为国内的臣民,大王觉得都应当更为勤勉……”

    他这番话,还是【大魏宫廷】很有水准的,既否认了韩王然有「韬晦养光、以图日后」的雄心抱负,还不经意地点了点秦国,为接下来的话题铺了路:“说到秦国,晁听说秦国有意向贵国购置军备?”

    “哦?”

    赵弘润打诨道:“有这回事么?”

    见赵弘润不承认,韩晁苦笑说道:“魏王陛下,您与晁好歹也相识七八年了,何必蒙骗?据晁所知,贵国兵铸局正在打造的那批军备,怕就是【大魏宫廷】为秦国准备的吧?”

    赵弘润看了一眼韩晁,笑而不语。

    不可否认,兵铸局最近确实在打造一批军备,不过那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秦国而准备,一来是【大魏宫廷】最新式的武器装备,魏国绝对不会对外出售;二来嘛,秦国也根本买不起,或者说,秦国的实权王族不舍得这个价钱。

    所谓秦国向魏国采购的武器装备,实际上就是【大魏宫廷】一些魏军淘汰下来的旧装备罢了,当然,即便是【大魏宫廷】旧装备,但对于秦军而言,亦能大大提高其实力。

    由此可以证明,虽然韩国向魏国派出了许多细作,但这些细作至今还是【大魏宫廷】没办法混入冶城,这也难怪,毕竟冶城始终都是【大魏宫廷】青鸦众重点关注、监视的朝廷司署,岂会轻易让各国奸细在那里打探消息?

    想了想,赵弘润点头说道:“罢了,看在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朕就说句实话……确有此事。”

    “还请魏王陛下三思。”

    见赵弘润终于承认此事,韩晁正色说道:“为贵国计,晁以为,秦韩两国维持目前的战况,对贵国最为有利。倘若贵国暗助秦国,打破了秦韩两军如今的平衡局面,虽削弱了韩,却使秦更为强大,无异于赶走一狼引来一虎,与贵国何益之有?不若隔岸观火,坐视虎狼相搏,此方是【大魏宫廷】万全之策。”

    『你……跟韩然学的吧?』

    赵弘润听得有点好笑,想当初韩然就是【大魏宫廷】一口仿佛为魏国考虑的说辞,说得赵润哑口无言,最终放弃了覆灭韩国,免得楚国趁机崛起;而如今,这韩晁似乎有效仿韩然的意思,亦是【大魏宫廷】站在他魏国的角度权衡利益,这让赵弘润听来颇为别扭。

    但不可否认,韩晁讲得确实很有道理。

    这不单单只是【大魏宫廷】因为秦魏两国乃是【大魏宫廷】盟国,且魏国曾许下要暗助秦国攻打韩国的承诺,关键还在于魏国需要处理淘汰下来的军备——几十万魏军逐步淘汰下来的武器装备,总不能就那么放在库房里烂着吧?

    既然秦国愿意以高出成本价的价格收购,为何不卖?

    别说秦国,就算是【大魏宫廷】韩国,赵弘润也愿意卖。

    或许有人会说,出售淘汰下来的武器装备给他国,很有可能变成资敌的举措,但问题是【大魏宫廷】,就目前中原的局势而言,近几年内绝对不会有哪个国家胆敢与魏国发动战争——哪怕就是【大魏宫廷】魏国出售给韩国,难道韩国就有底气再次对魏国发动战争?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赵弘润立刻笑呵呵地说道:“韩晁大人稍安勿躁,朕绝对没有厚此薄彼的意思。虽说秦国此前的确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盟国,但此次会盟,贵国响应了我大魏的号召,朕亦将贵国视为亲近之国,希望魏韩两国从此化解干戈……但贵国与秦国的战争,朕就不好介入了……”

    『不好介入?我两国的战争最初就是【大魏宫廷】你挑起来的啊!』

    韩晁欲言又止地看着赵弘润。

    此时,就见赵弘润信誓旦旦地说道:“但朕可以保证,既然贵国愿意臣服于我大魏,朕绝对一视同仁,秦国能在我大魏得到一些助力,贵国亦能够。”

    韩晁听了半天,这才弄明白赵弘润的意思:感情你是【大魏宫廷】准备两头卖军备?没有你这么无耻的吧?再说了,我韩国锻造军备的工艺并不逊色你魏国多少,何须在你魏国手中购置军备?而且十有八九还是【大魏宫廷】一些淘汰下来的旧式装备。

    但是【大魏宫廷】看着赵弘润那张笑眯眯的脸,韩晁愣是【大魏宫廷】没敢说出拒绝的话。

    因为他无法猜辨一件事的顺序:究竟是【大魏宫廷】魏国如今视韩国为亲近之国,才愿意向后者兜售一些淘汰下来的旧式军备,还是【大魏宫廷】说,他韩国只有替魏国解决了一部分淘汰下来的旧式军备,魏国才会视韩国为亲近之国。
友情链接:首富杨飞  开天录  经典古诗词  春野小神医  经典语录  五代梦  超级神基因  最强逆袭  绝世邪神  我闺女是天师  99养生网  穿越小说  作文吧  就爱读小说  飞剑问道  寸芒  神道丹尊  完美世界  IT百科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太初  无敌超神奶爸  努努书坊  全民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