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64章:各国邦交(二)【二合一】
    魏兴安三年,中原趋向和平,大致上并无战事发生,但也不能说彻底没有。

    至少在中原东南,楚国与越国两者间的矛盾依旧没能化解:楚国依旧咬定大江(长江)以南地区皆属于他楚国的国土,不承认越国的存在;而越王少康,亦不满于楚国的咄咄逼人,领导吴越民众顽强抗争。

    让天下人大为意外的是【大魏宫廷】,连齐国都在楚国的凶猛攻势下丧土失地,然而小小的越国,却接二连三地挡住了楚国军队的攻势,就连楚国的上将项娈,亦对吴越无能为力。

    四月初的时候,楚国上将项娈奉命再次兵出「昭关」,攻打越国。

    跟前几次一样,最初的战况楚军占据绝对优势,但当战线推进到「鄣」、「夫椒」、「乌程」一带时,楚军前进的脚步一下子就被拖住了。

    原因在于两点。

    其一,吴越之地大多是【大魏宫廷】穷山恶水——这里的「穷山恶水」,并非指吴越之地乃不毛之地,而是【大魏宫廷】指这里过于荒蛮,未经开发,以至于这里随处可见毒草、毒虫,豺狼虎豹,对于一般人的威胁很大。

    至于其二,即吴越之民与越夷的战斗方式。

    与中原的军团作战方式不同,越人擅长偷袭——越国的军队,比如最有名的「东瓯军」,其正面作战能力,其实非常一般,充其量也就只是【大魏宫廷】比楚国的粮募兵好上一线,但若是【大魏宫廷】碰到楚国的正规军,就未见得能够稳胜。

    原因就在于东瓯军的武器装备极其落后,哪怕曾得到齐国的暗中支援,也难以跟楚国的正军相提并论。

    事实上在楚军眼中威胁最大的,反而是【大魏宫廷】越国的「民兵」。

    因为常年受到楚国的压迫,对楚国苦大仇深的越国,可谓是【大魏宫廷】全民皆兵,尤其是【大魏宫廷】在楚军大举进攻的时候,越国的猎户、山民,包括夷人,都会自发地抗击楚军,尽可能地为楚军制造麻烦。

    比如伏击射杀楚军的哨兵,设法污染楚军所掌控的水源等等,这一切手段都让楚军士卒们痛恨不已。

    不可否认,这些越国的民兵并没有足够的武器,他们不但没有中原目前主流的铁质兵器,甚至于就连青铜质地的兵器也寥寥无几,除了「东瓯军」尚且还有比较齐全的青铜质地兵器外,一般民兵,基本上都手持竹木所制的兵器。

    其中最常见的,就是【大魏宫廷】一头削尖的竹子。

    再比如吹箭。

    这种越人从越夷那边学会的中距离武器,配合用毒草与毒虫调和而成毒汁,绝对是【大魏宫廷】楚军士卒最最痛恨的武器。毕竟在这个医疗条件并不发达、就连头疼脑热都会死人的年代,被越人带有毒物的箭矢射中,这毕竟上就宣判了该名士卒的死刑。

    再加上中毒而死的楚军士卒往往最后是【大魏宫廷】皮肤糜烂、全身流脓,在痛苦的嚎叫中死去,这更是【大魏宫廷】让楚军士卒充满了恐惧。

    五月中旬,楚国上将项娈因为环境因素,大军受阻于「鄣」。

    对此,项娈亦是【大魏宫廷】郁闷万分。

    要知道,作为三天柱之一、上将项末的亲弟弟,项娈亦是【大魏宫廷】项氏子弟中的佼佼者,论武功相比较兄长不遑多让,称得上是【大魏宫廷】楚国国内最擅长用兵的那一类将领。

    但偏偏摊上攻打越国,简直好比是【大魏宫廷】拿魏国的弩炮来射大雁。

    半个月后,楚王熊拓在王都寿郢收到了上将项娈的简报,得知进攻越国一事再次失利,熊拓心中很是【大魏宫廷】不渝。

    他当着满朝公卿的面前怒声说道:“纵使旧日强大的齐国,亦在我大楚的军队下瑟瑟发抖,丧土失地,卑躬屈膝向我国求和,难道我大楚,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越国么?!”

    鉴于熊拓目前在楚国的威势越来越大,满朝公卿唯唯诺诺,无人敢应声。

    事后,熊拓将担任国相的兄弟溧阳君熊盛请到了宫殿,与后者商议攻略越国的策略。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越国如此难缠,为何楚国非要攻打越国呢?就算放任不管,难道小小的越国还能对楚国造成什么威胁么?

    而事实上,越人始终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心腹大患。

    记得在熊拓的父亲熊胥那一辈时,越国尚未复国,当时楚国境内就有许多流窜的越人作乱,待等到吴越的领袖少康复辟了越国之后,越人对楚国的抗拒就越发地强烈——记得前一阵子楚国攻打齐国、鲁国、越国三国时,国内就有越人骚扰乡县,进行破坏。

    倘若说齐楚两国有近三十的世仇,那么越国对楚国,就有灭国之恨——越人对楚人的憎恨,比较齐人更为强烈。

    也正因为这样,在楚国攻打越国的期间,越国的军队与民兵,展现出了超过齐人的坚韧,在必要时不惜同归于尽,使得楚军兵将对越人甚是【大魏宫廷】忌惮。

    “想不到这小小的越国,竟然如此难缠。”

    在邀请溧阳君熊盛入座后,熊拓有感而发地说道。

    说实话,其实熊拓心中更倾向于攻打齐鲁两国,但奈何近两年来与齐鲁的战争让他认识到,纵使齐国已经衰败如斯,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楚国现今的力量想要一口吞掉齐鲁两国,这还是【大魏宫廷】有点难度的。

    因此,他退而求其次,暂时与齐鲁两国虚与委蛇的同时,先决定解决越国。

    毕竟齐国刚刚与楚国达成了停战协议,在这个时候,齐国想必是【大魏宫廷】不会堂而皇之支援越国的,因此,这是【大魏宫廷】楚国覆灭越国的大好机会。

    但没想到,纵使暂时无法得到齐国的援助,越国本土的抵抗居然也是【大魏宫廷】如此的强烈。

    在听了熊拓的话后,溧阳君熊盛思忖一下,说道:“大王,既然不能全胜,何不考虑抚顺?”

    楚王熊拓闻言有些惊愕地看着溧阳君熊盛,却见后者说道:“楚越两国的仇恨,旧恨在于当年我大楚灭了吴越,且随后对吴越之民多有迫害;至于新恨,则在于我大楚不肯承认越国作为中原国家之一的地位,始终坚持认为越地乃属我大楚……但事实上,吴越荒蛮之地,对我大楚当真无可或缺么?”

    “……”熊拓微微皱了皱眉头。

    疆域辽阔的楚国,当真在乎吴越之地么?

    说实话,楚国一点也不在乎。

    要知道,纵使是【大魏宫廷】收复了三川、上党,且又吞并了河西、河套的魏国,国土面积仍然不如楚国。

    相比之下,魏国是【大魏宫廷】因为缺少足够的人口去开发新占据的国土,而楚国呢,则是【大魏宫廷】因为缺钱——是【大魏宫廷】的,楚国大多数的财富都集中了公族、贵族阶层手中,国库并不宽裕,因此并没有太多的闲钱投入国内建设。

    楚国真正在意的,还是【大魏宫廷】名分。

    越主少康占了他楚国的领土,复辟越国,倘若楚国对此无动于衷,这会让天下人如何看待他楚国?

    因此,楚国必须要攻灭越国!

    可没想到,越国居然如此顽强,事实上如今楚国也是【大魏宫廷】骑虎难下。

    听闻熊拓的顾虑,溧阳君熊盛笑着说道:“此事易耳!……只要说服少康臣服于我大楚即可!”

    “这……”

    熊拓闻言思忖了一下。

    还别说,倘若越国肯臣服于楚国,使楚国作为越国的宗主国,这样一来,楚国倒也能保住颜面。

    问题是【大魏宫廷】,值得么?

    一个小小的越国,值得他楚国礼贤下士去主动拉拢么?

    “值得!”

    溧阳君熊盛正色说道:“据臣所知,如今魏国正在大力建设国内,然而我大楚,却仍然被越国所牵制,长此以往,我国与魏国的差距必然越来越大。……倘若大王有雄心壮志在未来二十年后与魏国争雄,那么,越国就值得我大楚放下身段去拉拢!”

    这一番话,听得楚王熊拓心神一震。

    不可否认,魏国是【大魏宫廷】楚国的盟国,当今的魏王赵润,是【大魏宫廷】他的妹夫,当今的魏王后,乃是【大魏宫廷】他视为亲妹妹的堂妹芈姜,甚至于就连魏国的太子赵卫,也是【大魏宫廷】他的亲外甥。

    但这一切的关系,并不足以使熊拓放弃率领楚国与魏国争雄,毕竟,中原霸主,那可是【大魏宫廷】中原各国历代君主毕生的追求。

    而既然楚国有心在未来二十年后与魏国争雄,那么,时间就越发宝贵——他楚国当穷尽一切时间追赶魏国发展的脚步,没有什么闲工夫与越国纠缠,如果无法短时内覆亡越国,那么就设法拉拢他。

    一旦楚国拉拢了越国,那么,楚国将能从解决积弊依旧的内患。

    “少康……他会接受我楚国的拉拢么?”楚王熊拓皱着眉头问道。

    溧阳君熊盛闻言笑道:“大王放心,臣当竭尽所能,说服少康!”

    这话听得熊拓一愣,皱着眉头反对道:“贤弟欲亲自前往说服少康?这如何使得?!”

    也难怪他如此态度,毕竟在如今的楚国,身在楚西的平舆君熊琥,以及担任国相的溧阳君熊盛,那可是【大魏宫廷】熊拓的左膀右臂,是【大魏宫廷】最最倚重的熊氏一族臣子。

    再者,溧阳君熊盛历来就有贤明,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有他从中撮合,当初楚东的贵族这才逐渐接受了熊拓——甚至于今时今日,担任涉及到楚东贵族的改革策略,熊拓还是【大魏宫廷】要仰仗熊盛逐一拜访那些有头有脸的贵族,说服他们支持朝廷的新政策。

    熊拓无法想象若他失去溧阳君熊盛,将会是【大魏宫廷】什么样的境况。

    但溧阳君熊盛却说道:“楚越两国积恨已久,如今贸然接触,需表明我国的诚意,方能打动少康。……国内,无人比我更适合。”

    楚王熊拓犹豫良久,但碍于溧阳君熊盛的坚持,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同意了。

    不过熊拓要求必须在上将项娈的派兵保护下出使越国。

    两日后,得到了熊拓允许的溧阳君熊盛,便踏上了前往越国的旅途。

    他首先来到了上将项娈的军营,在向项娈解释了情况后,请后者派人知会越王少康。

    由于派出去的士卒高举着「使」字样的旗帜,倒也并未遭到越人的暗杀,那些士卒最终被露面的越人民兵带到了会稽。

    “楚溧阳君熊盛想要见我?”

    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越王少康显得很吃惊。

    要知道,自他复辟越国以来,楚国就只派过一次使臣,即要求他立刻放弃复辟越国的举动。

    而如今,作为楚国国相的溧阳君熊盛居然反常地出使他越国,这让少康意外之余,亦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无论楚国是【大魏宫廷】出于什么目的才叫溧阳君熊盛出使他越国,都足以证明,楚国所图不小。

    『见?还是【大魏宫廷】不见呢?』

    越王少康在他的宫殿内来回踱着步。

    思前想后许久,越王少康还是【大魏宫廷】决定见一见溧阳君熊盛,看看究竟此行究竟有什么目的——反正见熊盛一面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决定下来之后,少康派人向楚将项娈的军中投递了消息:双方暂时停止一概厮杀,且欢迎楚使前往会稽。

    鉴于溧阳君熊盛乃是【大魏宫廷】他楚国的国相,上将军项娈自然不好任由熊盛单独前往会稽,是【大魏宫廷】故,他亲自挑选了两百名精锐,自己也扮作熊盛的护卫,随同护送熊盛前往会稽。

    一路上,熊盛一行人穿越了吴越之地,不得不说,多亏此番有越王少康派人作为向导,才不至于叫熊盛一行人迷路,并且,熊盛一行人也不至于误饮那些会让人中毒腹泻的水源。

    途中,扮作护卫的上将项娈一边暗暗将路线记在心中,一边有感而发地感慨,吴越之地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荒蛮了,若没有土生土长的当地人领路,想要攻占这片土地,实在是【大魏宫廷】极为困难。

    就这样大概过了半个月左右,溧阳君熊盛一行人终于抵达了越国的王都会稽——说是【大魏宫廷】王都,但与中原的城池相比较,会稽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一座不起眼的土城而已。

    而另外一边,越王少康亦得知了溧阳君熊盛抵达会稽的消息,一边派人出城相迎,一边准备酒席筵,按照规矩,为溧阳君熊盛接风洗尘。

    酒席筵间,菜肴十分丰盛,主要是【大魏宫廷】以山珍为主,比如一些菌菇,还有豺狼虎豹等猛兽的肉,皆是【大魏宫廷】在中原很难见到的菜肴,只是【大魏宫廷】这些不常见的菜肴,让溧阳君熊盛看得有些发懵,犹豫了很久才敢下筷。

    不过还别说,滋味还是【大魏宫廷】相当不错的。

    酒过三巡之后,越王少康便问起了溧阳君熊盛的来意。

    溧阳君熊盛也并未藏着掖着,如实将来意告诉了少康,大抵就是【大魏宫廷】希望越国臣服于他楚国。

    越王少康闻言哈哈大笑,讥笑道:“贵国的军队,屡屡在我越地受挫,贵国君主见不能覆亡我越国,便欲使我臣服,这还真是【大魏宫廷】一番好算计!”

    听闻此言,溧阳君熊盛正色说道:“非也,我大楚实为减少两国的伤亡!”说到这里,他不等越王少康出言讥讽,便提高声音说道:“熊盛不才,却有破越之计!”

    少康愣了愣,随即讥笑着看着熊盛道:“孤洗耳恭听。”

    只见溧阳君熊盛拱了拱手,正色说道:“焚山、修路、筑城,步步为营、徐徐蚕食吴越,十年之后,世上再无越国!”

    “……”越王少康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有些无言以对。

    事实上,溧阳君熊盛的计策谈不上有多么高明,甚至有些笨拙,但不可否认,这恰恰是【大魏宫廷】最最克制越国的策略。

    要知道越国之所以能抗拒楚国,凭借的根本不是【大魏宫廷】本国的军队,而是【大魏宫廷】吴越之地那复杂的地形。

    倘若楚国果真按照溧阳君熊盛的计策,每攻克一地就放火焚烧附近的山林,且在山头筑造城池,那么,越人的活动范围必定将大大缩小。

    若正面交锋,装备落后的越军又岂是【大魏宫廷】楚军的对手?

    见越王少康沉默不语,溧阳君熊盛趁热打铁,正色说道:“或许越王认为,贵国有齐国的支持,未必不能再次挫败我大楚。但很遗憾,齐国目前恐怕帮不上越王。”

    说着,他便将最近两年他楚国军队进攻齐国的过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少康,着重点明齐国这次是【大魏宫廷】竭尽全力才堪堪挡住他楚国军队的进攻,甚至于到最后,在失去了泗水、东海两郡的情况下,仍迫不及待地要与他楚国言和——此举充分证明齐国的虚弱。

    “……若非当时我大楚粮草不继,怕是【大魏宫廷】早已攻下了临淄。”溧阳君熊盛信誓旦旦地说道,将楚军败退于技击之士的原因全部归过于国内后勤不继。

    他这一番信誓旦旦的话,让越王少康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不得不说,相比较齐国暂时无力帮衬越国,少康更忌惮溧阳君熊盛一口道破的破越之策。

    在他看来,倘若楚国当真施行了溧阳君熊盛的计策,且齐国又无法帮衬到他越国,那他越国,结局恐怕还真如对方所言——十年之后再无越国。

    思忖了良久,越王少康这才试探着问道:“只是【大魏宫廷】名义上臣服于贵国,作为贵国的属国么?”

    “是【大魏宫廷】!”溧阳君熊盛点点头,随即又补充道:“但是【大魏宫廷】在此基础上,有两点需要越王应允!”

    “尊使请讲。”少康沉声说道。

    只见溧阳君熊盛拱了拱手,正色说道:“首先,希望越王出面号召越人,包括我国境内的越人,日后不得与我大楚为敌。”

    “这个当然……”少康点点头。

    “再者,楚越两国结成同盟,同进同退!”溧阳君熊盛又说道。

    『……』

    越王少康深深地看了一眼溧阳君熊盛。

    在他看来,熊盛这第二条,明显就是【大魏宫廷】针对齐国的。

    想到这里,他幽幽问道:“以贵国军队的强盛,还需要我国的军队相助么?”

    “越王且莫妄自菲薄,纵使我大楚的军队强盛,不照样无法战胜贵国的军队么?”溧阳君熊盛假意称赞了一句。

    但其实在溧阳君熊盛看来,越国的军队日后是【大魏宫廷】否帮衬他楚国出兵,这还真的无所谓,但关键是【大魏宫廷】,他不希望越国在他楚国日后出兵的时候,在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

    为此,他并不介意分越国一点甜头。

    “呵。”

    面对溧阳君熊盛的称赞,越王少康哂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随即,他笑着问道:“仅此两条?”

    “仅此两条!”

    溧阳君熊盛点头说道。

    “……”少康若有所思地看着溧阳君熊盛不说话。

    说实话,楚国的条件还真是【大魏宫廷】不苛刻,甚至于可以说是【大魏宫廷】非常宽松,宽松到就连少康也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说,新任的楚王熊拓,其实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大度的君主?大度到毫不在意江东偌大的土地?

    少康暗自摇了摇头,他更倾向于另外一个观点:即楚国有更大的图谋,不希望他越国在旁拖后腿。

    想到这里,他试探着问道:“贵国,莫非是【大魏宫廷】在为日后攻打齐国而积蓄力量?”

    溧阳君熊盛笑而不语。

    由于眼界的不等,想来越王少康也就只能看到这一层,然而楚国真正的目的,那可是【大魏宫廷】为了日后与魏国争雄——齐国?呵呵!

    “不知越王意下如何?”溧阳君熊盛笑着问道。

    越王少康沉思了许久。

    说实话,齐国确实待越国不薄,当年少康复辟越国时,齐国第一个响应,不但给予声援,甚至还给予许多物质上的帮助。

    鉴于如今齐国衰弱而楚国强盛,他越国背弃齐国而投入楚国这边,这的确很不道义。

    可话说回来,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纵使不道义又如何?

    反正在越王少康看来,他只要守住一条线即可,即不能坐视楚国吞并齐国: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有齐国这个威胁在,楚国才会拉拢他越国;而一旦齐国败亡,楚国还会似今日这般拉拢他越国么?

    思忖了许久,越王少康幽幽问道:“若孤答应此事,不知有何好处?”

    听闻此言,溧阳君熊盛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因为这句话就代表着,越过已投入了他楚国的怀抱,他楚国日后将不必再被越人牵绊住手脚。

    至于越王少康索要的那些好处,溧阳君熊盛并不在意:些许代价,换取他楚国可以在根除内患的情况下,全力发展国力追赶魏国的脚步,这是【大魏宫廷】值得的!

    两个月后,越国与楚国正式和解,且越王少康出面号召江南、江东一带的越人,就此停止与楚国的恩怨,使两国和平、携手互助云云。

    这件事,让西越的民众简直不能理解,甚至于,有一些西越人因此而对越王少康产生了偏见。

    但绝大多数的越人,还是【大魏宫廷】听从了越王少康的号召——对于楚国而言,这就足够了。

    而与此同时,魏国亦在致力于彻底解决「宋郡」的隐患。
友情链接:超级无上神帝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房贷计算器  吞噬星空  斗战狂潮  广东高考网  明朝败家子  战国赵为帝  第一课件网  男性健康  修真聊天群  全本小说网  龙组兵王  全职法师  重活一次  最强狂兵  盛唐风华  修真聊天群  玄界之门  逆剑狂神  蜡笔小说  哲夫当立  史上最强重生者  理财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