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66章:宋郡攻略(二)【二合一】
    『ps:今天感觉好多了,怀疑是【大魏宫廷】前天在外面吃的酸菜鱼有点问题。另外说说剧情,宋郡还有几章,接下来再讲几章魏国的内治,然后就进入最后篇章了。什么最后篇章,大家都懂的,对吧?写完最后篇章,这本书也就要完结了,真的是【大魏宫廷】写了好久好久了。』

    ————以下正文————

    “吱嘎。”

    木门轻启,一名身披甲胄的将领迈步走入了书房内,朝着坐在书桌后的向軱拱手抱拳:“丞相。”

    “你来了,李惑。”

    向軱点了点头,在站起身来的同时,伸手招呼李惑在屋内随意找个位置坐下。

    李惑此人,当年乃是【大魏宫廷】北亳军的一方渠帅,后来向軱迎回宋王室的后裔「子欣」,复辟宋国之后,此人便官拜上将军,近两年来在微山湖一带抵挡魏将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李惑功不可没。

    “魏王的心腹沈彧,这两日抵达了「湖陵」,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吧?”到了一杯清茶给李惑,向軱叹息着问道。

    李惑双手接过茶盏,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在这些年来,沈彧作为魏国的将领,在魏国名声不显,更别说放眼整个中原,论名气完全比不上像韶虎、庞焕、魏忌、姜鄙等魏国目前扬名立万的将领们,但事实上,作为魏王赵润曾经的宗卫长,年纪还不到四旬的沈彧,注定会成为魏国下一阶段的少壮派将军,而且会是【大魏宫廷】军方的核心人物。

    似这等大人物突兀地来到湖陵,也岂能不引起北亳军的警惕?

    “魏王是【大魏宫廷】有意叫那沈彧来取代李岌、周奎、蔡擒虎三将么?”李惑问道。

    向軱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沈彧的来到,这仿佛是【大魏宫廷】魏国即将认真对他宋国动武的预兆,但让向軱感到奇怪的是【大魏宫廷】,那沈彧好似仅仅只带了一队护卫而已,并未调动哪路的魏军——至少目前为止,北亳军还未得到魏国调动军队的消息。

    在所有魏国军队中,向軱最最不希望遇到的,恐怕就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了。

    其实说实话,商水军虽说固然是【大魏宫廷】魏国数一数二的精锐之师,但事实上军卒的实力以及武器装备并不会超过其他魏国军队太多,与商水军一个档次的,还有鄢陵军、魏武军、镇反军等等。

    但不得不说,这支军队的战绩太过于耀眼,「建军十年未尝一败」,这个不可思议战绩,凭空给这支魏军增添了许多威慑——但事实上,只有魏公子润亲自率领的商水军,那才是【大魏宫廷】真正所向披靡的商水军。

    不过即便那位魏公子润如今已成为魏国的君主,使得商水军的威慑力有所降低,但向軱还是【大魏宫廷】本能地不愿跟这支军队打交道,毕竟商水军这些年来在中原的威慑力实在太大了,虽然在魏人心目中的地位依旧无法超过魏武军,但论放眼中原的威慑力,商水军却要远远超过魏武军。

    当然,更主要的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商水军系」,是【大魏宫廷】这个国家目前兵种最齐全、最完善的军队,既有步弩混编的商水军,又有轻重骑兵混搭的「商水游马」,甚至还有全部以刺客组成的「商水青鸦」可以代替斥候的作用,面对这种全方位毫无薄弱点的军队,任谁都会感到头疼。

    摇了摇头,向軱对李惑叮嘱道:“魏王想来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派沈彧来到湖陵,想必魏国多半是【大魏宫廷】有所行动。……你要谨慎应对。”

    李惑重重地点了点头。

    此后,向軱取出了他命人绘制的宋国地图,指出了几个关键之处,叮嘱李惑派兵驻守。

    而与此同时,在湖陵城的县衙内,魏将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亦正在向刚刚抵达湖陵的沈彧讲解现今的宋国的概况。

    当看到那份所谓的宋国地图时,沈彧懵了半响,下意识地说道:“就这么点?”

    听闻此言,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都憋着笑,半响后,李岌才点点头说道:“是【大魏宫廷】的,伪宋目前就只有包括「古滕城」在内的几座城池,国境占地约只有方圆百里左右……”

    沈彧张了张嘴,有点不敢相信,要知道他商水县占地都不止百里呢。

    他感慨地摇了摇头,毕竟在百余年前、可能更早的时候,宋国那可也是【大魏宫廷】中原的大国之一,国土面积并不会比他魏国小到哪里去,没想到如今竟沦落到这种地步。

    不过……

    『就弹丸点大的伪宋,你们三位打了两年没打下来?』

    沈彧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

    仿佛是【大魏宫廷】从沈彧那古怪的表情中猜到了什么,周奎咳嗽一声,讪讪地解释道:“其中涉及到种种原因,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魏宫廷】我军的士卒早期不擅水性,是【大魏宫廷】故……”

    沈彧笑着点了点头,碍于这几位同僚的面子,没有再追问下去。

    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还是【大魏宫廷】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毕竟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所执掌的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那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弱旅,就算再不擅长水战,也能叫士卒们乘船强行渡过微山湖、在对岸登陆吧?

    还是【大魏宫廷】说,这其中有什么缘由?

    “沈将军所料不差。”

    当沈彧问起这个问题后,李岌正色解释道:“我三军之所以失利,在于北亳军有一支作战用的船队……”顿了顿,他补充道:“事实上,这支船队其实也并非是【大魏宫廷】属北亳军或伪宋所有,而是【大魏宫廷】属于鲁国的薛郡。”

    “鲁国?”沈彧皱了皱眉。

    “正是【大魏宫廷】!”李岌点点头,接着解释道:“当年楚将项培攻打当时尚在小沛的桓虎时,桓虎暗投鲁国,那时,薛城的城守季伷,曾派一支船队,将桓虎的军队载过微山湖……正是【大魏宫廷】这支船队。”

    “鲁国胆敢暗助伪宋?”沈彧有些吃惊地问道。

    要知道去年「大梁会盟」之时,鲁国的公子兴曾到访魏国,态度那是【大魏宫廷】极其的恭谦,按理来说,鲁国不至于敢有胆量暗中帮助伪宋才对。

    见沈彧不明白其中的缘由,李岌遂继续解释道:“并非是【大魏宫廷】鲁国暗助伪宋。……去年,楚将新阳君项培攻入薛地后,薛城的太守季伷就弃城逃走了,薛地的军队也是【大魏宫廷】败的败、散的散,一盘散沙,值此机会,向軱的北亳军,就趁机接管了薛城的那些船只……这些战船,与传闻中齐国巨鹿水军所用的战船非常相似,隔着老远就能发射火矢,非常厉害,我等麾下士卒打造的船只根本无力抵挡……”

    “原来如此。”

    沈彧这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但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还是【大魏宫廷】要求亲眼目睹在微山湖上与北亳军的战争。

    见此,李岌、周奎、蔡擒虎也没有反对,毕竟他们也希望沈彧能够亲眼看到与北亳军征战的不易,代他们向魏王说几句好话,免得魏王赵润误以为他们三个皆是【大魏宫廷】废材,连个小小的北亳军都奈何不了。

    次日天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便领着沈彧来到水寨,点了楼船十五艘、艨艟三十余艘,以及其余大概百余艘小舟,浩浩荡荡开出水寨,行驶向微山湖的湖中心。

    “这微山湖……到底有多大?”

    踩在船板上,沈彧的左手死死抓着船上的栏杆,面色有点难看地问道。

    说实话,对于坐船,沈彧并不陌生,毕竟魏国的水运如今也很兴旺发达,但直到此时此刻,他这才意识到,在蔡河、大江上坐船,跟在微山湖这边坐船,完全就是【大魏宫廷】两回事。

    就比如此刻,他放眼眺望四周,只见四周皆是【大魏宫廷】白茫茫的湖水,这让他隐隐有些心中不安。

    听了沈彧的询问,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暗暗偷笑,因为沈彧此刻的表现,跟他们当时简直如出一辙——素来生活在内陆的魏人,非常不适应坐船在望不见边际的大湖中漂泊。

    事实上,沈彧的表现还算是【大魏宫廷】可以的,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其他习惯了踩在平地上的魏人,可能踏上舟船就会感觉双腿发软,看到四周白茫茫的湖水就会感到没来由地恐慌。

    “从湖陵这段到对面,大概三、四十里吧。”李岌回答道。

    “三、四十里……”沈彧咽了咽唾沫。

    的确,微山湖远比魏国境内任何一个湖泊都要宽阔,站在舟船上眺望四周时几乎一望无垠,这对于魏人这些几乎从未见识过汪洋大海的内陆人而言,确实是【大魏宫廷】短期内难以适应的事。

    就在沈彧准备说些什么打散自己的注意力时,忽见蔡擒虎指着远处提醒道:“来了。”

    “什、什么?”沈彧下意识问道。

    “北亳军的哨船。”周奎长吐一口气,似闷闷不乐般说道:“为防我军突袭,北亳军彻日彻夜有哨船在湖面上巡逻。”

    沈彧眯着眼睛看向远处,这才依稀看到在遥远处,隐隐有几艘船只,那几艘船只在看到他们后,立刻后撤,并且点燃烟火示警。

    此时,李岌在旁说道:“最多一刻辰,就能看到北亳军的战船了。”

    果不其然,待等过了一刻辰左右,沈彧果然瞧见湖面上有影影重重的战船迎面而来,这些船只上,皆悬挂着「宋」字、或「北亳」字样的旗帜。

    “两军即将交战,沈彧将军且小心。”李岌提醒道,随即,只见他下令道:“所有楼船散开,艨艟准备迎敌。”

    随着李岌的命令,魏军船队这边徐徐在湖面上摆开阵型。

    估摸着半柱香左右,两军的战争爆发,只见对面的宋军船队,密密麻麻激射无数箭矢,饶是【大魏宫廷】沈彧,都感觉有点头皮发麻。

    而魏军这边,亦几乎在同时展开反击,使得湖面上来来回回到处都是【大魏宫廷】箭矢,恍如蝗潮一般。

    趁着空暇,李岌对沈彧讲解道:“水战,需仰仗弓弩的威力,但在湖面上,箭矢大多无法回收,因此打一场恶仗,可能需要个把月来准备弩矢……”

    话音未落,他忽然瞥见船帆烧起了火势,连忙喊道:“灭火!快灭火!”

    沈彧回头一瞧,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有几支火箭射穿了船帆,使得帆布迅速燃烧起来。

    而此时,两军的艨艟队伍也已经解除,在沈彧叹为观止的注视下,两军的一艘艘艨艟激烈地碰撞在一起,致使无数两军士卒纷纷落水。

    可能是【大魏宫廷】原本也没指望这场仗能占什么便宜,周奎亦不急着指挥,还冷静地对沈彧讲述道:“最初几次,我军的士卒不习水性,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事实上许多士卒并非是【大魏宫廷】在厮杀时被敌军射死,而是【大魏宫廷】因为不擅水性而溺死在湖中,后来,我等便对士卒们加强了对于水性的锻炼……”

    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战况,对沈彧请示道:“沈彧将军,今日就到此为止可好?再打下去,怕两军动了肝火,就不好再收场了。”

    沈彧闻言点了点头。

    见此,周奎便对李岌、蔡擒虎二人说道:“差不多了,收兵吧。”

    随即,魏军便立刻鸣金收兵。

    鉴于魏军的楼船只沉没了两艘,其余仍具有威胁,北亳军的楼船也并未敢太过于靠前,只能眼睁睁看着魏军这边救起了落水的士卒,徐徐撤退。

    “魏军……搞什么鬼?”

    此时在宋军船队的舰船上,宋国上将李惑一脸困惑地看着徐徐撤兵的魏军船队。

    不过既然魏军已经撤退,他当然也不会主动求战,当即便下令麾下水军返回水寨,继续操练。

    在返回湖陵水寨的途中,沈彧站在船板上,沉思着方才亲眼所见的水战经过。

    其实论战船,魏国的战船并不逊色北亳军,或者说鲁国的战船,毕竟魏国的战船借鉴于楚国,并且已经有多年的造船经验,问题是【大魏宫廷】,有造船经验的只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冶造局,至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位将领麾下士卒造出来的战船,那就远远不如了。

    除此之外,就是【大魏宫廷】远程武器的差距,其实两军的弓弩,射程差距极小,但是【大魏宫廷】北亳军战船上的机关火弩,这种战争兵器的射程就要远远超过魏军。

    当然,这问题不大,毕竟他魏国也有机关连弩,只不过机关连弩的管制比较严格,以至于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魏军都没有配备而已,回头只要奏请朝廷,使朝廷运来一些机关连弩,魏军倒也不至于会继续在这方面吃亏。

    回到湖陵后,沈彧婉言拒绝了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邀请一起喝酒的建议,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将今日亲眼目睹的水战过程逐一写在手札上,准备派人送到魏王赵润手中,顺便向后者讨要些援助。

    毕竟就目前看来,北亳军在微山湖一带的水战势力,还是【大魏宫廷】要高过他魏军的。

    主要还是【大魏宫廷】战船以及水战兵器上的差距。

    而与此同时,北亳军上将李惑亦回到滕城,向丞相向軱禀报了今日魏军反常的进攻。

    向軱在仔细听了李惑的汇报后沉默不语,半响后才问道:“你是【大魏宫廷】说,此次魏军的进攻虎头蛇尾,不到半柱香工夫便撤退了,是【大魏宫廷】么?”

    “是【大魏宫廷】的。”李惑点头说道:“在我看来,魏军此次的损失并不严重,完全有能力继续……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突然撤退了。”

    向軱闻言默然不语。

    此时他心中已有猜测,想必是【大魏宫廷】那沈彧初来乍到,并不清楚微山湖这边水战的情况,因此,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弄出这场虎头蛇尾的战事,让沈彧了解大致战况。

    可以想象,待回到湖陵后,那沈彧必定会启奏魏王,使大梁给予支援——事实上向軱至今都搞不懂,为何魏国不派来其他的军队。

    说句不应当的话,倘若魏国派来二十万军队,从「宁阳」那边走陆路,经鲁国境内打入他宋国,他宋国区区弹丸之地,又如何抵挡得住?

    想来想去,向軱还是【大魏宫廷】猜不透那位年轻的魏王究竟在想什么,难不成像是【大魏宫廷】猫戏老鼠般戏耍他们?——以那位魏王的性格,不至于会做出这样的事。

    就在他思忖之际,忽见有一名士卒来到书房,抱拳禀道:“丞相,大王有请。”

    与李惑对视一眼,向軱想了想说道:“李惑,你且继续监视魏军的一举一动。”

    “遵命!”李惑抱拳而去。

    待等李惑离开之后,向軱这才跟着那名士卒,来到了宋王宫——其实就是【大魏宫廷】城内一座相对考究些的宅邸而已。

    来到这座宅邸的北屋大堂,就看到他宋国的君主子欣正搓着双手在屋内走来走去,看起来颇为焦虑。

    “大王。”向軱拱手行礼道。

    宋王子欣抬头瞧见向軱,焦急的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丞相来了啊,坐坐坐。”

    在将向軱请到屋内坐下之后,子欣舔了舔嘴唇,颇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丞相,听说今日魏军又来出兵攻打了?”

    向軱闻言暗自苦笑了一声。

    眼前这位他宋国的君主,什么都好,但就是【大魏宫廷】胆子小了点——当然,相比较其他几位甚至都不敢出面复辟宋国的宋王室后裔,这位君主的胆量已经是【大魏宫廷】非常了不得了。

    拱了拱手,向軱宽慰道:“大王放心,魏军一如既往被我军击退。”

    “哎,那就好、那就好……”

    宋王子欣释然地点了点头,不过他脸上的愁容,却丝毫未见驱散。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倾尽全国军队击退的,只是【大魏宫廷】魏国的一小撮军队而已,而魏国这些年来驱逐林胡、战胜韩国时曾倾巢而动的四十万精锐之师,至今没有一兵一卒派到宋郡,一想到那般强大的韩国都被魏国击败,连王都邯郸都不得不拱手相让,宋王子欣就感觉他宋国前途渺茫。

    “未曾想,韩国竟然会战败……”坐在位置上,宋王子欣喃喃说道。

    宋王子欣闻言默然不语。

    当初他决定复辟宋国时,就因为齐魏交恶,并且韩国亦站在了魏国的对立面,那时向軱觉得,齐韩两国联手,岂是【大魏宫廷】不能压制一个魏国?

    但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魏国在面对齐韩两国压制的情况下,迅速拉拢了秦国与楚国两个强大的国家作为盟友,而其中的楚国,更是【大魏宫廷】以一国之力,压制齐、鲁、越三国,最终,魏国赢得了那场旷世之战的胜利,使得向軱此前一切的筹谋皆化作了泡影。

    而眼下,魏国以霸主姿态横空出世,「大梁会盟」令中原诸国都为之慑服,事实上就连向軱自己,也不知道他宋国的出路究竟在何方。

    只不过,未到山穷水尽,心中的职责迫使他不得不继续为此尽心尽力而已。

    “丞相,要不投降吧?”

    “……唔?”

    冷不丁听到宋王子欣怯怯的询问,向軱心中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后者:“大王,您说……投降?”

    只见宋王子欣舔了舔嘴唇,勉强镇定心神说道:“丞相,当年你劝服我时,曾预测魏国必定会在齐韩两国的夹攻下战败,介时我宋人可趁机复国……可是【大魏宫廷】你也瞧见了,魏国非但没有战败,而且逐渐变得比以往更为强盛。如今的魏国,虎踞河套、河西、上党、河内、河东、颍水、商水等大郡,坐拥数十万兵甲,且国内人才济济,而我宋国……占地不过方圆百余里,还不及魏国一个小郡,如何抵挡魏国的强盛?”顿了顿,他目视着向軱,斟酌着又说道:“我虽不懂兵事,但也明白,我国至今为止与魏军的胜势,不过是【大魏宫廷】魏国无暇顾及我等而已,一旦魏国打定主意要对我宋国用兵,我宋国的败亡,仅在魏王覆手之间。”

    这一番话,说得向軱哑口无言。

    他不知该说什么来劝说眼前这位他宋国的君主,毕竟这位君主所说的话,那的确是【大魏宫廷】句句确凿的事实。

    当晚,向軱在床榻上辗转反侧,脑海中反复回响着宋王子欣的话。

    诚如宋王子欣所言,他宋国目前的局势,非常艰难,艰难到仿佛汪洋中的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但是【大魏宫廷】他更清楚明白,一旦在这里放弃,就再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了,因为魏国的礼官崔咏,已经击溃了北亳军最最关键的东西——即宋郡百姓对北亳军的信任与拥护。

    失去了宋郡百姓的暗中支持,他北亳军再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继续潜藏在民间。

    『可能……可能情况还不至于糟糕到这种地步,或许魏国依旧无暇顾及我等呢?』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大概十日后,沈彧的亲笔书信送到了大梁,送到了魏王赵润手中,使赵润大致了解了微山湖那边的战况。

    当日,赵润二话不说,便从祥符港调了五十艘楼船,数百架魏连弩,以及相应的弓弩器械与弩矢,沿着梁鲁渠运到湖陵,命沈彧以及李岌、周奎、蔡擒虎几人,在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几支已具雏形的水军的基础上,借北亳军训练水军。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向軱耳中。

    见魏国不派军队,反而送来了许多巨大的战船与威力惊人的魏连弩,他心中就咯噔一下。

    『魏王……莫不是【大魏宫廷】欲借我军练兵?』

    他暗暗想道。
友情链接:星峰传说  极品家丁  99养生网  中药大全  重活一次  南方财富网  明朝败家子  全职法师  棉花糖小说网  美食供应商  玄界之门  理财知识  重生之财源滚滚  名人名言  神豪之娱乐天下  最强终极兵王  战神狂飙  龙组兵王  莽荒纪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中国会计网  大宋男儿  重生修仙我为王  大族激光  第一星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