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69章:平定宋郡【二合一】
    「魏王所恨者,向軱也,非在他人……」

    七日后,在大梁皇宫的甘露殿内,魏王赵润站在窗口,拆阅了这封「伪宋」丞相向軱在临死前所写的书信,脸上的神色,颇为复杂。

    这封书信,是【大魏宫廷】身在湖陵水军的沈彧派人连日连夜送来的。

    当日,向軱派出送信的心腹护卫,将这封书信送到了微山湖对岸的魏军湖陵水寨,在被巡逻的魏卒发现后,立刻就道明了来意。

    随后,沈彧在拿到这封书信后,出于惊异粗略扫了两眼——毕竟他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将向軱的书信送到大梁——待发现这封信仿佛是【大魏宫廷】向軱的绝笔信后,他立刻停止仔细阅读,派人日夜兼程将信送到了大梁,送到了赵弘润手中。

    缓缓地在窗旁踱了几步,赵弘润看得很慢,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这封绝笔信的开篇就带有浓浓的悲凉色彩。

    足足过了一炷香工夫,反复将这封信看了两遍,赵弘润这才抬起头来,双手负背,目视着窗外。

    良久,他长长叹了口气。

    向軱的绝笔书信,其大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其揽过了一切的罪责,向魏国表示臣服,并且,恳求魏王赵润宽恕宋人,莫因他的罪过而牵连到宋人,言辞恳切、低声下气,仿佛壮士被迫屈膝,让人不禁有种扼腕叹息唏嘘。

    “可惜了……”

    赵弘润喃喃自语道。

    他口中的「可惜」,一方面固然是【大魏宫廷】因为伪宋或北亳军的羸弱与不禁打,明明他有预谋地准备拿北亳军用来操练湖陵水军,为日后与楚国这个潜在的劲敌交锋而做准备,却没想到,他魏国还未发力,穷途末路的伪宋就投降了,以至于他先前的预谋全部化作了泡影。

    而另外一方面,他亦是【大魏宫廷】可惜向軱这等忠臣。

    平心而论,赵弘润并不憎恨向軱,哪怕向軱此前始终站在与魏国利益为敌的立场。

    向軱是【大魏宫廷】宋人,是【大魏宫廷】宋国英雄、士大夫向沮的幼子,他的立场是【大魏宫廷】坚定的宋国的立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大魏宫廷】在宋国的利益考虑——这样的敌人,是【大魏宫廷】值得敬重的。

    类似的,还有韩王然,他与赵润既是【大魏宫廷】敌人,但同样也是【大魏宫廷】挚友——只是【大魏宫廷】各自立场的差异,使得他们身处敌我。

    否则,他们或许能成为真正的挚友。

    不过相比较韩王然,赵润与向軱的交情就更浅了,浅薄地仿佛只是【大魏宫廷】听说过对方,但就凭着今日这封书信,赵润就能笃信地认为,向軱确实是【大魏宫廷】一位可敬的敌人!

    事实上,倘若向軱愿意臣服归降的话,赵润未必不会启用这位北亳军的领袖,但向軱选择了以宋臣的身份死亡,也不肯作为魏臣而存活——尽管向軱在信中并没有任何文字表述这件事,但赵润很清楚,似这等忠臣,既然送出了这封信,那么就绝对不会舔着脸继续存活于世。

    而这,正是【大魏宫廷】赵润一下就将向軱拔高至「可敬的敌人」的原因。

    当然,倘若向軱果真肯向魏国臣服归降的话,那么,赵润也不会敬重他,并因为向軱的死而感到惋惜。

    所以,这真的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矛盾的事。

    攥着向軱的书信,赵弘润负背双手在窗旁站了片刻,旋即便离开了甘露殿,迈步走向垂拱殿的方向。

    待等他来到垂拱殿的内殿时,此时仍在殿内处理政务的诸内朝大臣都感到很惊奇,目不转睛地看着赵弘润走入殿内,震撼地忘却了第一时刻向这位国君陛下行礼。

    『咦?今日陛下为何会来垂拱殿?』

    『按日子算,今日可是【大魏宫廷】陛下偷懒……不,抱恙在身的日子啊。』

    『难道说陛下终于下定决心要改掉惫懒的恶习?』

    诸位内朝大臣皆手执着毛笔,面色吃惊地看着赵弘润,就连笔尖的墨汁滴落下来亦不得而知。

    其中,就属内朝首辅、礼部尚书杜宥最为惊喜,只见这位老臣没来由地面色红润,双目泛光,就连双肩亦微微颤抖,仿佛就等着眼前这位陛下为先前的惫懒忏悔,他好立刻离座叩地,激动地高呼「陛下英明」。

    然而在诸位内朝大臣们目不转睛的注视下,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走到了龙案旁,在环视了一眼似乎呆若木鸡的几位大臣后,浑不自觉为何会出现这种死寂情况的他,沉声说道:“向軱死了。”

    『……』

    『???』

    诸内朝大臣闻言,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大概数息后,还是【大魏宫廷】介子鸱反应最快,闻言试探着问道:“向軱?可是【大魏宫廷】伪宋的丞相、北亳军的首领向軱?”

    “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点点头,顺手将手中的书信递给身后的大太监高和,叫他将这封信传阅诸大臣,同时口中说道:“向軱死了,我大魏对待宋郡的策略,亦需要有所改变。”

    『原来如此……』

    『我说陛下今日明明该‘抱恙在身’,却为何出现在这垂拱殿。』

    在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后,似介子鸱、温崎、李粱、徐贯、蔺玉阳、虞子启等人,心下暗暗点头,恍然大悟。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诸大臣们还很敬服眼前这位陛下的原则:偷懒归偷懒,但若是【大魏宫廷】涉及到大事,也绝不含糊,这不,明明‘抱恙在身’,仍旧坚持着前来垂拱殿向他们讲述这件事,并主动提及改变对宋策略的问题。

    此时,内朝首辅、礼部尚书杜宥这位老臣也已经冷静下来,他在深深地看了一眼赵润后,脸上浮现几丝自嘲般的笑容,微微摇了摇头,隐约还能听到几句「我真傻」之类的呢喃短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

    不过,随后在众人商议其对待宋郡策略的时候,这位老臣又立刻振作了精神,在看到向軱的绝笔信后欣喜说道:“向軱主动揽起诸罪,以死谢罪,至此北亳军群龙无首,再不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威胁……”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眉头微微一皱,可能是【大魏宫廷】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北亳军,早就不足以作为他魏国的威胁了,无论向軱是【大魏宫廷】死是【大魏宫廷】活,其实都相差不大。

    介子鸱看出了老臣杜宥的尴尬,接过了话茬,巧妙地补全道:“杜大人所言极是【大魏宫廷】,向軱此人,乃是【大魏宫廷】宋郡之民的心中支柱,如今,此人在临死前臣服于我大魏,这将大大有利于朝廷收拢人心,只是【大魏宫廷】……”他顿了顿,带着几分苦笑说道:“先前朝廷将其污为「大善之恶」、「乱国之贼」,这就……”

    包括赵润在内,殿内诸人微微点了点头。

    他们都明白介子鸱的意思:反正向軱都已经死了,吹捧吹捧死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在目前情况下,他们抬高向軱,赞美向軱的品德,有利于整合宋郡的民心。

    但是【大魏宫廷】具体如何操作,还需要从长计议,总不能魏国朝廷自打嘴巴吧?——毕竟前段时间,可是【大魏宫廷】魏国朝廷将向軱打为「借复辟宋国之名而暗中图谋不轨的野心家」的,这会儿突然改变态度吹捧向軱,这未免太过于突兀了。

    而此时,就见温崎左手拿着那张书信,右手手指轻轻弹着纸张,轻笑说道:“不如就从向軱心中的「悲愤」着手如何?……不知陛下与诸位大人是【大魏宫廷】否注意到,向軱信中用词有些激愤,隐隐有种「哀默心死」、「自暴自弃」之意,我认为,伪宋那边肯定是【大魏宫廷】发生了什么让向軱感到绝望的事,而且这股绝望的因由并非来自我大魏,而是【大魏宫廷】伪宋内部……”

    在殿内诸位大臣中,温崎最是【大魏宫廷】擅长诗词歌赋,对于字里行间的用词用句,那是【大魏宫廷】非常敏感的。

    经他提醒后,赵弘润与诸大臣再次细细观阅这份书信,果然,他们亦逐渐感觉出,向軱在写这封信时,心情可能的确处于激愤状态。

    这也让赵润解除了一个困惑,因为在他印象中,向軱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坚韧不拔的人,这从魏国在战胜韩国之后,向軱依旧不肯携伪宋投降于魏国、仍要凭借微山湖的地利阻挡魏军一事就能看出一二。

    当日,赵弘润便叫来高括,命他去彻查此事。

    然而没过两日,赵润便又收到了沈彧的来信,沈彧在信中指出了向軱之所以写下绝笔信自杀的原因——宋王子欣曾因不堪重负,欲弃国家逃跑,却被滕城的守卒无意间截住。

    想来,沈彧也意识到了向軱的死志,并且觉得向軱的死有点蹊跷,是【大魏宫廷】故派人到滕城打探了一下。

    在看到沈彧的书信后,赵弘润最初是【大魏宫廷】哑然失笑,耻笑于子欣这个宋王,居然弃下国家、丢下臣民逃跑,简直是【大魏宫廷】丢尽了天下王族的脸面。

    而随后,赵弘润心中便泛起了浓浓的惋惜,深深地为向軱对宋王室的忠诚而感到不值。

    在再次召开于垂拱殿的内朝会议中,赵润感慨道:“向軱,已尽到了作为宋臣的职责与义务,再无比他更忠贞的忠臣,可谓是【大魏宫廷】仁至义尽,是【大魏宫廷】宋国欠他一个有胆识的君主……才使他最终得到如此凄凉的结局,着实叫人扼腕叹息。”

    诸内朝大臣点了点头附和这位陛下的言论,随即,蔺玉阳捋着胡须说道:“不如就拿这「子欣」替罪?”

    所谓的替罪,即是【大魏宫廷】将向軱之死的责任推到不负责任的宋王子欣身上,以此转移宋民因为向軱之死引起的仇视与悲愤,只要朝廷运营得当,使劲赞美向軱、抹黑子欣,就能顺利地将矛盾转嫁到子欣身上。

    要是【大魏宫廷】魏国朝廷再心狠点,在最后将子欣作为献祭,搞不好宋民与北亳军的士卒们还会承他魏国的人情。

    听到这个建议,诸位内朝大臣纷纷点头,表示这个主意不错,然而赵弘润却沉吟着没有表态。

    见此,诸内朝大臣皆不解地看向赵润,却见这位陛下沉声说道:“可能向軱的死,十有八九是【大魏宫廷】因为子欣,但向軱在信中恳求朕庇护宋王室的后裔,当时朕敬他为人,在心中已经将应下,亦……不愿反悔。”

    听闻此言,诸大臣在面面相觑之余,亦为之动容。

    “陛下乃仁慈之君。”礼部尚书杜宥率先表态自己的态度。

    作为魏臣,他当然在意自己国家的利益,但作为礼部的尚书,他更在意的,还是【大魏宫廷】己国君主、太子的品德。

    而眼前这位年轻的君主,就表现出了让杜宥万分欣慰的品德,或者说作为君王的器量。

    可是【大魏宫廷】……‘宽恕’了宋王子欣,谁来背锅呢?

    难道真要朝廷来背锅?

    就在诸位大臣苦苦思索之际,就见赵润微笑着说道:“诸卿何须苦思?就当是【大魏宫廷】朕以往错瞧了那向軱即可,温崎,代朕写一封祭奠向軱的檄文……”

    “这……”

    诸朝臣大惊失色:谁来背锅也不能是【大魏宫廷】您啊!

    然而,就在诸大臣们想要劝说之际,却见赵弘润抬手打断了他们,笑着说道:“人活一世,岂是【大魏宫廷】事事都能料中?温崎,就按朕说的办!”

    “……是【大魏宫廷】。”

    温崎看了看左右,随即拱手应下。

    殿内诸臣对视一眼,并无人再劝说,他们都知道,只要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陛下决定的事,那就一定不会再更改。

    片刻后,待等赵弘润离开垂拱殿后,诸位大臣聚在一起商议。

    在他们看来,谁背锅也不能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的君主背锅啊——虽然说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在这个时代,君主就是【大魏宫廷】天命之子,哪有轻易认错的道理?

    这次就连杜宥抱持反对意见。

    奈何那位陛下主意已决,他们再劝说也没用,只能要求温崎在写这片檄文时,尽可能地淡化他们魏国的君主,多多吹捧向軱,说不定宋民在看到吹捧的词句后,会忽略「魏王赵润承认自己先前看走眼」这件事。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仅仅过了半个小时之后,这件事就被天策府右都尉张启功得知,当他得知内朝诸大臣竟不知该如何圆这件事后,心下轻蔑一笑——在他看来,这再简单不过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在没有跟礼部通过气的情况下,张启功自作主张叫他右都尉署的下属在宋国散播消息,隐晦地散播出了「向軱之死其过在于宋王子欣」的消息,并将「魏王赵润承认自己先前看走眼」这件事,改为「魏王赵润因为敬重向軱而同意庇护子欣、因此揽下了这件事」,这使得后来这份檄文传开后,魏王赵润非但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什么威名上的损害,反而让人对他大大改观,尤其是【大魏宫廷】宋人。

    唯独赵润对于张启功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很不满意,扣了张启功三个月的俸禄作为惩戒。

    再说伪宋那边,魏国朝廷再次派遣了礼部官员「郑习」作为使者,前往滕城与北亳军交涉。

    此时的宋国,君主子欣早已逃跑,而丞相向軱,亦在一个月前服毒自尽,毫不夸张地说,此时的滕城乃是【大魏宫廷】整个宋国,可谓是【大魏宫廷】一片散沙,无论是【大魏宫廷】滕地的百姓,还是【大魏宫廷】北亳军的兵将,在这一个月来皆出现了大量的出逃。

    这也难怪,倘若只是【大魏宫廷】宋王子欣逃跑了,宋国还不至于如此混乱,但是【大魏宫廷】作为精神支柱的向軱都服毒自尽了,这还顽抗什么?

    由于害怕湖陵水军会趁机进攻,滕地的民众与北亳军的兵将们大量逃奔薛地,但也有依旧选择留在滕地的,比如向軱生前的左膀右臂,李惑、陈汜等北亳军将领。

    不过尽管选择留在滕地,可似李惑、陈汜等将领,此刻也早已是【大魏宫廷】毫无战意了,整日酗酒麻醉自己,不知所措,或许他们只是【大魏宫廷】在等着湖陵魏军杀过微山湖,来砍下他们的首级。

    但出人意料地,他们最终也没有等到湖陵水军,而是【大魏宫廷】等到了魏国的使者「郑习」。

    还记得几年前,郑习曾出使过宋郡,当时他的职责是【大魏宫廷】劝说向軱这位北亳军的领袖归顺朝廷,但是【大魏宫廷】,因为在「宋郡自治」这个问题上始终无法达成协议,最终,向軱放弃了魏国朝廷授予的类似「宋郡郡守」的官职,毅然率领北亳军对抗魏国,从而开始了宋郡与魏国的这场恩怨。

    当时,郑习就曾见过李惑,而李惑也认得他,双方都不算陌生。

    甚至于,鉴于郑习与向軱那时还相处地不错,李惑此番在再次见到郑习的时候,态度还是【大魏宫廷】颇为恭顺的。

    只是【大魏宫廷】李惑今时今日的面貌,让郑习大吃一惊。

    只见在郑习面前的李惑,蒙头散发、衣衫不整,眼眶凹陷、双目充血,且浑身上下酒糟味浓重,很显然是【大魏宫廷】连番宿醉所导致。

    “李惑将军,别来无恙啊。”

    定了定神,被北亳军士卒领到此处的郑习,微笑着拱手道。

    “郑大人。”

    李惑愣了愣,随即便将郑习请入了自己的住所——只是【大魏宫廷】一座很普通的民宅而已。

    进屋后,郑习看到地上满是【大魏宫廷】酒坛碎片,简直没有立足之地。

    见此,稍稍清醒了一些的李惑亦感到莫名尴尬,连忙用脚扫开地上的碎片,将郑习请到屋内的木桌坐下——当然,桌上的那些空酒坛,亦被他不动声色地逐一放到了地上。

    在凳子上坐定之后,郑习酝酿了一下语气,随即叹息着说道:“向軱将军的事……实在是【大魏宫廷】令人扼腕叹息,还请节哀顺变。”

    李惑默然地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向軱在自尽前曾写了一封书信,派其心腹护卫渡过微山湖,送到了湖陵水军。

    虽然不知那封信的具体内容,但今日得见郑习这位从魏国大梁而来的使者,李惑大致也能猜到了——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向軱用自己的死,换取魏王赵润对他们北亳军兵将、以及对于宋人的宽恕与仁慈而已。

    果然,郑习端正了坐姿,一脸正色地表明了来意:“敝下此番前来,乃是【大魏宫廷】奉我国君主之命,商谈贵军……唔,臣服于我大魏之事。”

    李惑沉默了片刻,随即问道:“郑大人,李某知晓丞相在临死前给魏王写了一封信,却不知具体,可否相告?”

    郑习似乎早就猜到李惑会这样提问,遂中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李惑,正是【大魏宫廷】向軱的那封。

    “我国君主猜到诸位将军会有些许疑问,是【大魏宫廷】故令我将向軱将军的书信带在身上……”

    李惑双手微微颤抖地捧起书信,摊开后细细观瞧。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向軱将所有的罪过都揽在了自己身上,用他自己的死,来恳求魏王赵润对宋人以及北亳军兵将的宽恕。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李惑注视那封信久久不见回应,郑习咳嗽一声,问道:“李惑将军,不知您是【大魏宫廷】否同意归顺?”

    李惑闻言抬头看了一眼郑习,忽然问道:“魏王欲如何处置丞相?”

    郑习当然知道李惑口中的处置,即魏国朝廷如何定义向軱的为人与行为,究竟是【大魏宫廷】将其打入乱臣贼子一列呢,还是【大魏宫廷】恢复其名声。

    郑习并没有使李惑失望,又从怀中取出了温崎亲笔所写的檄文,交予李惑观瞧。

    李惑一脸不解地接过,皱着眉头观阅檄文,待看到檄文中句句都是【大魏宫廷】称赞向軱的词句时,他不由地愣了一下。

    而此时,郑习则在旁说道:“得知向軱将军亡故时,我国君主亦扼腕叹息,陛下说,虽然向軱将军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敌人,但这并不妨碍我等敬重其为人,又说,可叹这世上又少了一位仁义豪侠……”

    李惑看看郑习,又看看手中的檄文,半响后轻叹着问道:“魏王,会如何处置我北亳军?”

    郑习微笑说道:“据郑某所知,贵军多半会被编入湖陵水军……”

    听闻此言,李惑惊讶地看着郑习,似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此时,就见郑习又解释道:“事已至此,直说也无妨。……我国君主的本意,是【大魏宫廷】欲借贵军来磨砺我国的湖陵水军,但……天意莫测,如今这事怕是【大魏宫廷】不成了。陛下觉得,贵军这些年久在微山湖一带,精于水战,若是【大魏宫廷】解散,未免有些可惜,是【大魏宫廷】故,希望将北亳军编入湖陵水军……我国陛下承诺,出于对向軱将军的敬重,他会对贵军一视同仁,贵军虽然不能保留军队番号,但是【大魏宫廷】,在我大魏最新的战船中,必定有一艘巨舰会以「北亳」命名……这个承诺,世代不变!”

    李惑点了点头,对于魏王赵润的宽容,他的确无法再奢求过多了。

    “那……魏王将如何对待我宋人?”

    “如魏人,一视同仁。”郑习正色说道。

    李惑再次点了点头,随即,他冷不丁又开口道:“好,我愿遵从丞相的意志,率军向贵国投降,不过,我希望「我宋国的那位」,能为丞相的死而付出代价!”

    “这不行!”郑习断然回绝道:“向軱将军在信中恳求我国君主庇护贵国的那一位,而我国陛下感于向軱将军对宋国的忠诚,应允了这个恳求。……任何人胆敢做出危害那一位的事,我大魏皆不会放过。”

    “……”李惑一言不发,只是【大魏宫廷】盯着郑习看。

    郑习有些不适地挪动了一下坐姿,问道:“此事,会影响将军的最终决定么?”

    “并不会,我只是【大魏宫廷】随便问问而已。”

    李惑轻哼了一声,随即用莫名的语气低沉地说道:“请回禀魏王,我北亳军……愿降。”

    大概十日后,湖陵水寨的魏军乘船渡过了微山湖,接管了滕地水寨,也接管了余下的北亳军。

    伪宋灭亡,魏国完全平定宋郡。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全职法师  绝世邪神  中国会计网  南方财富网  步步生莲  天涯八卦  吞噬星空  神豪之娱乐天下  大宋男儿  笔趣阁  最强特种兵王  斗战狂潮  都市医圣妙厨  中学生阅读网  IT百科  逆天邪神  都市之神级宗师  电视指南  九御神王  太初  经典语录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工作总结  花都最强医圣  男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