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70章:岁末
    『PS:今日四千字一章,容我理一理内治的思路,最不擅长的就是【大魏宫廷】写内政了。』

    ————以下正文————

    两日后,正值收编北亳军的事宜尚未结束,沈彧携李岌、周奎、蔡擒虎,以及新降的李惑、陈汜等原北亳军将领们,一同巡视着收编事宜。

    不得不说,朝廷称赞向軱的那篇祭文,让魏国的整体形象在北亳军士卒们的心中加分许多,再加上李惑、陈汜等人的配合,因此,湖陵魏军收编北亳军的事宜总体来说十分顺利,期间并未发生什么变故。

    “……陛下的意思是【大魏宫廷】,待收编完成之后,湖陵水军整体要进行一次整顿,剔除一部分兵卒,将编制控制在五万左右……”

    一边走着,沈彧一边向诸位将领转达着魏王赵润的态度。

    对此,无论是【大魏宫廷】李岌、周奎、蔡擒虎几人,亦或是【大魏宫廷】李惑、陈汜等北亳军出身的降将,均不敢有什么意见。

    不过最终,李惑还是【大魏宫廷】提出了他心中的疑问:“关于水军的职位,末将还是【大魏宫廷】不明白……”

    “有什么不明白的?”

    沈彧笑着说道:“承蒙陛下信任,任命沈某为湖陵水军的军正(主将),诸位皆隶属于沈某帐下,但平日里各自统率……”

    “各自为战?”陈汜皱着眉头问道。

    “不不不。”沈彧摇了摇头,解释道:“是【大魏宫廷】以「番队」为分队,我湖陵水军目前有四个番队,即浚水、成皋、汾陉以及北亳,虽然暂时我军只有三艘虎级战船,但慢慢地,各个番队都会拥有自己的虎级舰队,是【大魏宫廷】的,是【大魏宫廷】舰队……平时里的训练,各番队各自负责,既可以联系其他番队作为假想敌,也可以用水寨中的旧式战船作为假想敌来训练……总而言之,这广阔的微山湖,足够你们四个番队来发挥了……”

    这一番话,听得李惑与陈汜等北亳军降将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魏国或者魏王,居然给予了他们如此高的自由与权利——难道就不怕他们反叛么?

    当然,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在李惑、陈汜等人的脑海中一闪,就被他们自己否定了:魏王赵润,当然不会在意他们是【大魏宫廷】否会反叛,他们敢么?利益何在?

    总之,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另外,我这个主帅,只在我湖陵水军领战时,在战略上指挥你们几位,平日里,舰队里事务,你们就各自拿主意吧。我这边嘛,也兼着商水郡的事务,无法长期留在这一带……

    我不在的时候,李岌将军,就由你作为副将,联系各个番队……”沈彧又说道。

    “是【大魏宫廷】!”

    李岌抱拳应道。

    虽然给沈彧这位年仅三十几年的晚辈当副将有点尴尬,但考虑到沈彧乃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最信任的肱骨心腹之一,而且这位水军主帅又只有在战争期间才统帅他们,平日里主要还是【大魏宫廷】面向商水郡的事务,这使得李岌尴尬之余,亦很是【大魏宫廷】雀跃——毕竟也算是【大魏宫廷】升官了嘛。

    几人正聊着,忽见沈彧的护卫急匆匆地从原本奔来,口中喊道:“将军,大梁八百里加急!”

    “唔?”沈彧微微皱了皱眉。

    『八百里加急?』

    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面色一凝,就连新降的李惑、陈汜等人,亦有些莫名的紧张。

    只见在几位将军的注视下,沈彧接过书信,神色凝重地观阅着。

    见此,诸将心中更是【大魏宫廷】紧张,李岌神色凝重地问道:“沈将军,莫非是【大魏宫廷】有什么要事?”

    鬼使神差地,李惑亦有些忐忑地问道:“请问与宋郡有关么?不然与我北亳军有关?”

    沈彧愣了愣,在环视了一眼周围面色紧张的几位将领后,笑着说道:“不不不,是【大魏宫廷】那位「秦妃」即将生诞,是【大魏宫廷】故陛下叫我立刻返回大梁,为此事庆贺一番……”

    『……』

    包括李惑与陈汜等降将在内,诸将们微张着嘴,欲言又止,良久才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句。

    沈彧哪里晓得这些位将军此刻正在心中腹诽他,笑着抱拳说道:“陛下在心中催得急,那沈某就在这里与诸位告别了,请。”

    “沈将军自便……”诸位将领抱拳说道。

    告别了诸位将军,沈彧带着他的护卫们,徐徐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诸将心中难免有些羡慕:秦妃生诞,能被魏王赵润召去大梁庆贺,这岂非是【大魏宫廷】莫大的荣幸?

    “要不,咱们也送一份贺礼?”周奎吞吞吐吐地建议道。

    该送么?

    当然,那可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的君主喜得儿女!

    问题是【大魏宫廷】,他们只是【大魏宫廷】从沈彧的嘴中听说,凑上去送礼,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有点不太合适呢?

    而对此事最为困惑的,莫过于李惑、陈汜等新降的原北亳军将领。

    暂且不说湖陵水军的将领们为了送贺礼或不送贺礼而头疼,且说沈彧回到坐船回到湖陵水寨,从水寨找了一艘船,乘上了前往大梁的旅途,但很可惜,他还是【大魏宫廷】没能赶在秦妃生诞之前回到大梁。

    魏兴安三年九月中旬,秦国公主赢璎为魏王赵润诞下了一对儿女,过程很顺利,母子平安。

    赢璎的寝宫,即幽芷宫。

    躺在幽芷宫内殿寝阁的床榻上,此时的秦少君赢璎看起来十分憔悴,但当她的目光看到枕旁那两个亲骨肉时,她疲惫的脸上却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妹妹这回总算是【大魏宫廷】如愿以偿了……”

    带着几分羡慕,苏苒在旁说道。

    赢璎甜蜜地笑着,她这次何止是【大魏宫廷】如愿以偿,简直就是【大魏宫廷】扬眉吐气,风头盖过了赵润的其他女人——毕竟她可是【大魏宫廷】为赵润诞下了一对儿女。

    她偷偷看了一眼端坐在不远处的皇后芈姜,却很遗憾地发现,这个厉害的劲敌依旧面无波动。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芈姜的儿子赵卫都三岁了,而且已经被当做魏国的太子培养,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别说儿子已经是【大魏宫廷】太子了,就算不是【大魏宫廷】,以芈姜的性格也不会在意——相比较期待儿子日后继承其父的王位,芈姜更希望儿子平平安安、无灾无病,然后看着他结婚生子,期待他幸福美满地过完这一生。

    “陛下来了。”外面传来了宫女的声音。

    旋即,魏王赵润便迈着大步走入了内殿,在向沈太后行礼之后,坐在床榻旁,看着秦少君赢璎与那两个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小家伙。

    同时跟他进来的,还有赵卫、赵川、赵邯、赵楚以及卫云、卫宁几个小家伙。

    在这些儿女当中,赵润最为疼爱赵楚与卫宁这两个丫头,毕竟是【大魏宫廷】女儿(义女)嘛,至于几个小子,那就要稍稍严格些了。

    这从这些小家伙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出:赵卫、赵川、赵邯、卫云几人只敢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而赵楚与卫宁两个丫头,却能来到赵润身边,睁着明亮的眼眸好奇地打量着床榻上的弟弟妹妹,说一些很童贞的话,比如「弟弟妹妹好丑」、「弟弟妹妹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等等,逗地赵润与殿内的诸人开怀大笑。

    看到这儿女满堂的一幕,最为欣慰的莫过于沈太后,因为算上义子卫云与义女卫宁,她儿子赵润如今已经有了五个儿子、三个女儿,着实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开枝散叶了。

    当然,作为赵润的母亲,她仍不满足,以至于在今日,她一边照顾赢璎,一边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地就催促赵莺、赵雀姐妹俩,谁让如今就剩下这对姐妹还未生儿育女呢?事实上就连已经诞下一男半女的芈姜、苏苒、羊舌杏、乌娜几人,亦被沈太守逐一叫到一旁耳提面命,催促几女再努努力,听得诸女娇羞不已。

    大概七八日后,沈彧风风火火地从湖陵返回了大梁,向赵润庆贺此事。

    而此时,赵弘润也已经以朝廷的名义再次大赦天下。

    按理来说,后妃生个皇子,没必要弄得如此兴师动众,但不可否认,秦少君赢璎的地位不同寻常,她是【大魏宫廷】秦国的公主,是【大魏宫廷】维系魏秦两国关系的最有力的纽带。

    而在朝廷的国策中,秦国的潜在威胁要远远低于同样是【大魏宫廷】魏国盟国的楚国,因此,鉴于楚国未来二十年后很有可能与魏国关系恶化,魏国必须牢牢把握住秦国这个有力的盟国,必要时,联合秦国打压楚国。

    因此,魏国现今必须照顾到秦国的情绪。

    要知道,秦少君赢璎错失皇后之位,这已经令秦国甚至是【大魏宫廷】秦王囘十分不满,倘若魏国不能在芈姜与赢璎两人间一碗水端平,那后果可是【大魏宫廷】不妙。

    不过说实话,赢璎在魏国,除了没有皇后的实际头衔外,除此之外她的地位,其实与皇后也相差无几,毕竟是【大魏宫廷】大国出嫁的公主嘛。

    新降生的这对儿女,赵弘润在想了片刻后,就给取了名字,男婴取名为「兴」,女婴取名为「安」,合起来即是【大魏宫廷】兴安,正是【大魏宫廷】魏国当前的年号。

    同时,他遵从当初的承诺,册封刚刚出世的赵兴为「商君」,成为魏国有史以来首位刚刚出世就册封为诸侯、且拥有封邑的皇子。

    在此后的一个月到数个月内,秦国那边纷纷送来价值不菲的贺礼,其中出手最为阔绰的,莫过于蓝田君嬴谪,他亲自赶到大梁看望了侄外孙跟侄外孙女,并送了许许多多价值不菲的玉器与首饰,比较当年芈姜诞下赵卫时平舆君熊琥的阔绰,毫不逊色。

    此后又过了几个月,逐渐接近年关,关于秦妃诞下皇子皇女的喜庆,也难免逐渐褪色,被迎贺即将到来的兴安四年新春所取代。

    而此时,魏国也终于得知了「越国臣服于楚国」的消息。

    不得不说,当得知这个消息后,赵弘润很是【大魏宫廷】吃惊。

    要知道,他是【大魏宫廷】很清楚越楚两国之间的矛盾的,越人对楚国的憎恨,比起楚人对齐国,那可是【大魏宫廷】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谁能想到,越国居然会臣服于楚国。

    “这……这消息属实么?”

    赵润立刻召来了天策府左都尉高括,询问这则消息的真实度。

    高括点点头说道:“得知此事后,派驻于齐楚边界的青鸦众专门去打探过,千真万确,越王少康的确是【大魏宫廷】臣服了楚国,而且,他还出面号召楚国境内的越人,令其不得再为祸……”

    听到这话,赵润不由地心中一沉。

    倘若说韩国曾经的拖累乃是【大魏宫廷】林胡与东胡那些外族之祸,那么楚国的拖累,就是【大魏宫廷】越人——曾经被楚国覆灭了国家的越人,就像被宋郡的北亳军那样,至今仍坚持在楚国境内生乱,不同之处在于越人比北亳军更激进。

    比如西越暴民。

    还记得楚国前三天柱之一的西陵君屈平,以及寿陵君景舍,这两位原先的职责,就是【大魏宫廷】在于遏制西越暴民对楚国的抗拒。

    而如今,在越人中享有极高威望的越王少康,亲自出面替楚国说项,号召越人停止与楚国的恩恩怨怨,这就意味着,楚国终于摆出了越人的拖累,终于能全身心地投入国家建设,不至于再被越人故意破坏。

    这对于魏国而言,很不利!

    相当不利!

    因为这意味着,魏楚两国产生冲突的预期可能将大大缩短。

    毕竟,楚国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有潜力与底蕴的大国,无论是【大魏宫廷】疆域居中原之首,亦或是【大魏宫廷】拥有中原最大国民人口,这些都是【大魏宫廷】楚国快速发展的有利条件。

    『实在不敢相信,熊拓那厮……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说服少康的?』

    赵润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他并没有当面见过少康,但他也听说过,得知越王少康是【大魏宫廷】一位极有骨气的君主,这从他无视楚国此前的威胁警告,顶着楚国的压力毅然复辟越国就能看出。

    然而,似这等有骨气的君主,居然臣服了楚国,臣服了赵润的那位内兄、楚王熊拓。

    『熊拓那厮的威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赵润颇有些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这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当面见过熊拓而产生的诧异,在他印象中的熊拓,还是【大魏宫廷】当年在正阳县那个暴躁、冲动,动不动就气急坏败的熊拓。

    但事实上,熊拓在坐上了楚王这个位子后,性格早已改变了许多,收敛了许多。

    『楚越同盟……』

    一边喃喃念叨着,赵弘润一边在甘露殿内来回踱着步。

    楚越结盟,事实上并不会增添楚国的实力,但是【大魏宫廷】,却能从根本上释放楚国原本所拥有的水准,也算是【大魏宫廷】变相地加大了楚国的威胁。

    这种附庸类型的结盟,其实也不罕见,就比如魏卫同盟。

    只不过,卫公子瑜死后,卫国已经彻底烂了,赵润也就不再指望卫国能帮上什么——因此才会加大力度拉拢秦国。

    秦魏同盟、齐鲁同盟、楚越同盟,再加上北方那个隐忍不发的韩国,如今的中原,隐隐形成这四股势力,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却不知,几时会掀起风浪。
友情链接:全职高手  励志名人名言  完美世界  棉花糖小说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中华康网  诡秘之主  全职武神  春野小神医  工作总结  全职法师  绝世邪神  个性说说  论文大全网  太初  房贷计算器  步步生莲  穿越小说  诸天最强大咖  全职武神  完美世界  社保查询网  中世纪崛起  吞噬星空  铸天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