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93章:伐交【二合一】
    抵达临淄后,魏使唐沮先是【大魏宫廷】在城内的驿馆沐浴更衣,随即便投递了国书,恳请求见齐王吕白。W$

    唐沮求见齐王吕白的经过,大可略过不提,毕竟魏国这次的外交说辞并不是【大魏宫廷】很犀利,总结下来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软硬兼施地逼迫齐国,希望齐国投靠魏国这边罢了,并没有韩王然之前的外交策略来得犀利。

    可能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齐国左相赵昭心中颇为苦恼,因为他已经知道,魏国的外交说辞,不足以使齐王吕白还有田讳、高傒、管重、鲍叔等人改变心意,变幻阵营。

    不得不说,韩王然前几日那一封书信中的说辞,那是【大魏宫廷】真的犀利,远比魏国那套软硬兼施的外交辞令,更能打动齐国。

    当日的晚上,就在赵昭在府上为此而苦恼之际,忽然有府上的家仆前来书房通禀,说是【大魏宫廷】有一个自称「礼部唐沮」的人,前来拜会。

    赵昭一听就知道便是【大魏宫廷】此番出使齐国的魏国使者唐沮,连忙叫家仆将其迎入府内,请到书房接见。

    “公子。”

    在见到赵昭时,唐沮恭谨的行礼问候,换来了赵昭的苦笑不跌,只见后者微叹一口气,摇摇头神色复杂地说道:“临淄没有公子昭,唯有赵昭。”

    唐沮愣了愣,旋即就明白了赵昭的意思,不以为然地微微一笑。

    他此番前来,可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找赵昭这位他魏国的公子相助,只不过就是【大魏宫廷】顺道前来拜访一下而已,毕竟就算赵昭仕官于齐国,就算为此赵昭与魏王赵润兄弟二人不太愉快,赵昭终归还是【大魏宫廷】他魏国的公子。

    单单看在新都雒阳城内,还是【大魏宫廷】有一座空置的「睿王府」,就能猜到他魏国的君主赵润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深处还是【大魏宫廷】希望赵昭这位兄长他日能返回魏国,使手足团聚。

    哪怕是【大魏宫廷】基于这一点,唐沮也必须对眼前这位齐国的左相、他魏国的公子报以恭敬之心。

    吩咐府上的下人奉上了香茗,赵昭便问起了魏国的事。

    记得曾经,他与兄弟赵润还有书信上的往来,虽然一年到头还没几封书信,但好歹还在联系,但自从上次赵昭回魏国给父亲赵偲吊丧,随后并没有接受赵润的劝说,依然还是【大魏宫廷】返回了齐国之后,赵润就从此不再跟赵昭有书信上的往来了——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怄气,也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不满。

    这让赵昭至今仍有些耿耿于怀。

    “你说陛下?”

    见赵昭问起了赵润的事,唐沮眨了眨眼睛,思考着该如何应答。

    事实上,赵润这位魏国君主,他如今在魏国国内纯粹就是【大魏宫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部分的国事,皆由内朝与六部代为处理,这一点,哪怕是【大魏宫廷】唐沮也有所耳闻。

    但虽说事实如此,对外唐沮肯定不能这么讲,因为这将严重影响「魏王赵润」在世中眼中的光辉形象,甚至令魏国的某些对外策略造成妨碍。

    因此,此刻就算是【大魏宫廷】当着赵昭的面,唐沮还是【大魏宫廷】违心地虚构了一出他魏国君主日理万机的事迹,听得赵昭感慨连连。

    可能是【大魏宫廷】难得见到故国的人,赵昭当晚兴致很高,拉着唐沮一番畅谈,从「百家争鸣」到「国立学塾」,从「大梁学宫」到「迁都雒阳」,但凡是【大魏宫廷】这些年来他所得知的魏国大事,他皆详细地向唐沮询问了具体,而唐沮亦不厌其烦,仔细讲述。

    当得知魏国已将都城迁到新建成的王都雒阳,并大力发展三川郡境内时,赵昭单纯作为一名魏人,由衷地为故国感到高兴——以他的眼界当然能看得明白,一旦三川郡成为魏国下一个颍水郡后,魏国每年的粮食产量将翻上一倍有余,这将大大增强魏国的实力,无论是【大魏宫廷】国家的底蕴,还是【大魏宫廷】军队对外战争的持久力。

    不得不说,赵昭大概是【大魏宫廷】齐国唯一一个在听到这件事后并非是【大魏宫廷】满心沉重的齐国高官,不像当初右相田讳在隐隐猜到此事后,内心的凝重那可是【大魏宫廷】持续了许久。

    不过聊着聊着,两人谈论的话题就逐渐开始变得有些沉重了,原因就在于二人无意间将话题扯到了这次齐国的立场上——即齐国就这次「魏韩对峙」一事,如何站位。

    在提到这个问题时,赵昭沉默不语。

    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一样,在涉及到魏国的问题上,赵昭在齐国始终是【大魏宫廷】保持沉默,而对此,齐王吕白与田讳、管重、鲍叔等人也理解他,从未对此说过什么——不夸张地说,只有士大夫连谌等少数一部分齐国官员对赵昭这种行为表示不满,几次企图借题发挥,将赵昭从左相的位置上拉下来。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只要连谌无法说服上卿高傒,那就对赵昭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而上卿高傒,暂时不说上次「诸国会盟」时,这位齐国上卿就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对齐国的盲目自信,真正开始坦诚接受赵昭的观念,就单单说赵昭这个左相位子,乃是【大魏宫廷】先王吕僖在位期间给予的,这就注定高傒不可能会违背先王的意志——除非赵昭确实做出背弃齐国的事来。

    在沉默了许久后,赵昭忽然问道:“唐沮大人,齐国的态度,对大魏的影响确实很大么?”

    唐沮闻言愣了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他只是【大魏宫廷】一名魏国的外交使臣,其职责在于尽可能地说服造访国,使其立场偏向魏国,至于像赵昭这会儿所问的,齐国的态度是【大魏宫廷】否严重影响魏国与韩国对峙的胜败,这件事他还真不清楚。

    他只是【大魏宫廷】礼部官员,又并非兵部甚至天策府的官员,哪会知道这事?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在赵昭的面子上,唐沮想了想说道:“具体的事,下官也不太清楚,不过就下官所看到的、所掌握的消息而言,我大魏的赢面很大……纵使此刻爆发魏韩两国的战争,我大魏的胜算也起码达到七成。”

    赵昭看向唐沮的目光中,泛起几分感激,因为一般情况下,作为魏国的使臣,唐沮是【大魏宫廷】绝对不可能透露这种情报的,哪怕这些情报来自于他私人的消息渠道,只能说,唐沮这完全是【大魏宫廷】看在赵昭的面子上。

    而对于唐沮所讲述的这些,赵昭也并不感到惊讶。

    毕竟他其实早就知道,韩国的赢面本来就不大,因为跟上次一样,一旦爆发魏韩战争,韩国所要面对的,绝非仅仅只有魏国,还有一个秦国,以如今韩国的实力而言,单独对抗一个国力堪堪落于自己的秦国,倒也勉强凑合,但倘若再加上一个国力强于自己的魏国,「三成胜算」,这已经算是【大魏宫廷】唐沮给足韩国面子了,否则,几乎是【大魏宫廷】胜算渺茫。

    “无论是【大魏宫廷】作为齐国的丞相,还是【大魏宫廷】作为一名魏人,昭都希望魏齐两国相安无事……”

    赵昭长长叹了口气,随即告诉唐沮,他会尽可能地劝说国内,希望能达成齐魏和睦的局面。

    此时的唐沮,尚不知韩王然已经用出色的外交手段,使齐国倒向了韩国,误以为齐国尚未在这件事上做出决定,并且,也不敢做出违背他魏国意愿的事来,因此,倒也没有太过注意。

    当晚,由于夜深,唐沮没有拒绝赵昭的好意,在后者的府上安歇了一晚。

    次日清晨,在唐沮尚且在呼呼大睡的情况下,赵昭便动身前往了王宫,准备将昨晚跟唐沮谈论的事告诉齐王吕白与国内的士卿,希望劝说他们莫要跟着韩国踏入火坑——其实在他看来,韩国的赢面也很小。

    不过让赵昭意外的是【大魏宫廷】,当他走出府邸的正门,正准备步上马车时,这个当值给他驾车的宗卫曹量,便朝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努了努嘴,示意道:“殿下,高傒大人的马车一早就在那里等候了。”

    而就在那时,从远处那辆马车走来一名车夫,走到赵昭面前拜道:“左相大人,高傒大人请左相同乘。”

    赵昭当即就明白,肯定是【大魏宫廷】昨日唐沮拜访自己的事被上卿高傒得知了,否则,这位上卿不会有这么闲情逸致,大清早的就来他府门前堵他。

    跟曹亮交代了两句,赵昭移步来到那辆马车,果然,上卿高傒亲自撩起了车帘,邀他入内。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自从高傒当年亲自前往魏国参加诸国会盟,见识到了魏国的强大与繁荣后,这位曾经满心都是【大魏宫廷】「天下唯我大齐最强」的上卿,终于改变了心中的观念,至少在看待魏国方面,比较当年已改善了许多,从此再也不提「若齐魏联盟、则应该由齐国处于主导地位」的话。

    “高傒大人。”

    “左相。”

    在相互见礼之后,高傒与赵昭便在车厢内坐了下来,感受着马车徐徐启动时的些许颠簸。

    在些许的沉默过后,高傒主动开口问道:“听说,魏使唐沮,昨晚前往左相府上拜会。”

    赵昭亦不隐瞒,点头说道:“确有此事。……昭与唐沮促膝长谈,直到夜深,还留他在府上暂宿。”

    “哦。”高傒捋了捋胡须,眼珠微转地问道:“不知谈了些什么?”

    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别人,赵昭可能误会这话是【大魏宫廷】对他的质疑,但既然是【大魏宫廷】高傒,他就完全不做这方面想法,毕竟高傒这个人虽然有点迂腐顽固,但为人素来耿直、正值,不会有那么多拐弯抹角。

    因此,他实话实说道:“起初唐沮不肯透露,直到昭反复询问,他才肯稍稍透露……如他所言,韩国的胜算很小。”

    “胜算很小……么?”

    听闻此言,高傒捋着胡须若有所思,他并不怀疑赵昭这句话的可信度,这就跟赵昭不会怀疑高傒的为人一样——尽管在政见上有所矛盾,但两者的为人,彼此还是【大魏宫廷】很清楚的。

    约莫过了十几息,就听到高傒微微吐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说道:“其实老夫也觉得,韩国这次的赢面很小……若是【大魏宫廷】老夫没有猜错的话,韩王这是【大魏宫廷】在下一盘赌注很大的棋,可能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望他韩国能击败魏国,哪怕是【大魏宫廷】加上我大齐的帮衬。可能他从一开始,就将希望寄托在楚国身上……”

    赵昭闻言惊讶地看着高傒。

    正所谓当局者迷,因为牵扯到魏国,这使得赵昭对这件事也没有细作考虑,而如今听了高傒的判断,他仔细想想,感觉可能还真是【大魏宫廷】这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他有些敬佩地看了一眼高傒:这位上卿大人虽然迂腐顽固,但这份眼力确实厉害。

    “那为何前几日,高傒大人却支持我大齐与韩国结盟呢?”

    赵昭忍不住问道。

    “因为魏国的野心。”

    高傒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我大齐,屹立于中原最富饶的土地,成也是【大魏宫廷】这块土地,败也是【大魏宫廷】这块土地……”

    赵昭知道高傒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大魏宫廷】齐国从古至今太殷富了,基本上该有的都有,哪怕极小个别不曾拥有的,也能通过金钱从其他国家得到,这就使得齐国君主与臣民缺少一份进取拼搏的信念,满足于偏安一隅,哪怕是【大魏宫廷】贤明如先王吕僖,也未曾在「开疆辟土」这方面有什么远大的志向。

    或许有人会说,难道齐王吕僖当年频繁攻打楚国,不是【大魏宫廷】为了开疆辟土么?

    事实上还真不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攻打楚国,其实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打压楚国,报复楚国而已,事实上哪怕是【大魏宫廷】就楚国而言殷富的楚东,齐国也完全瞧不上眼,就跟楚国其实也瞧不上如今越国那块荒蛮之地一样。

    齐人的自大就来源于此: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得到了整个中原最富饶、最肥沃的土地,已经无需再占据更多的地盘了。

    而这,就导致齐国上至君主、下至臣民,皆满足于偏安一隅,不像魏国、楚国、尤其是【大魏宫廷】秦国,由于国内土地的贫瘠等种种原因,对开疆辟土抱持极大的热情。

    “……但魏国不同,在魏王赵偲时期,魏国就表现出了对宋地的极大渴望,而如今的魏君赵润,在这方面更是【大魏宫廷】远胜其父,收复上党、三川,占领河西、河套,在短短十几年间,就让魏国的面积扩增了一倍……”高傒接着说道。

    “这只是【大魏宫廷】恰逢其会,我弟赵润绝非穷兵黩武之人……”赵昭立刻辩解道,但他的话显得有点没底气。

    这也难怪,毕竟高傒说得没错,魏国的疆域版图,的确是【大魏宫廷】在近十几年扩增了整整一倍,从古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如此具有‘攻击性’,哪怕是【大魏宫廷】秦国,在这方面的速度也远不及魏国——这让人如何相信魏国并非是【大魏宫廷】一个极具攻击性的国家呢?

    “……其实老夫也知道,韩国的胜算很小,可能,就连楚国,亦并非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敌人。但是【大魏宫廷】……”说到这里,他捋着胡须长长吐了口气,随即才接着说道:“不得不为啊。……魏国越来越大,倘若我大齐毫无作为,待等有朝一日魏国吞并了韩楚,我大齐又能支撑多久呢?”

    赵昭摇头说道:“高傒大人高估我弟赵润了……从小到大,我弟赵润都是【大魏宫廷】一个毫无野心之人,记得当年他年幼时,甚至于对王位不屑一顾,只愿当一个游手好闲的闲王……”

    “人都是【大魏宫廷】会变的。”

    高傒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所了解的,只是【大魏宫廷】当年的魏公子润,而非是【大魏宫廷】如今的魏王……”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当年魏公子润助先王讨伐楚国时,老夫虽然遗憾未曾亲眼见到,但也曾听说过,比如田耽将军就提过魏公子润的为人,说他对下位者平易近人、对倨傲者趾高气扬,言行举止虽异于常人,但并不难以交涉……可前两年老夫前往大梁参加诸国会盟时,却完全瞧不出来,老夫眼中的魏王赵润,令行禁止、下人无有不从,俨然是【大魏宫廷】霸主之相……”

    “……”

    赵昭微微一愣,脑海中忍不住回想当年,他也必须承认,他印象中的「八殿下赵润」,跟前两年他回过吊丧之际碰到的「魏王赵润」,两者的确是【大魏宫廷】判若两人。

    这种改变,并非是【大魏宫廷】好与不好,只是【大魏宫廷】说,赵润肩负起了整个国家,他就必须因此有所改变——而在这前提下,那位兄弟,或许也不再是【大魏宫廷】他记忆深处那个熟悉的兄弟了。

    这让赵昭也无法肯定,那个兄弟是【大魏宫廷】否对齐国抱持有吞并之心。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高傒随后提起了他当年前往魏国大梁时所见到的见闻:“魏国的威胁,并非空穴来风,据老夫所知,当年魏国就有一些臣子教唆魏王积蓄国力,兼并邻国,铸就史无前例的霸业……前两年,我齐人有个叫做「公羊郜」的儒生,远赴大梁,得到了魏王的赏识,随后不久,这个公羊郜便写了几封信派人送回国内,邀揽其同窗共赴魏国,说什么一展抱负……老夫后来看过他的「公羊说」,发现他在其著书中推崇「中原一统」……此人受到魏王重用,难道还不能证明么?”

    赵昭哑口无言。

    前两年魏国鼓捣出百家争鸣时,齐国也受到影响,导致大批人才投奔魏国,这件事赵昭也有所耳闻,只是【大魏宫廷】不像高傒了解地这么透彻罢了。

    在深深吸了口气后,赵昭神色复杂地说道:“高傒大人的意思,是【大魏宫廷】奉劝赵昭放弃心中所想么?”

    高傒微微一笑,说道:“老夫得知魏使唐沮昨晚拜访左相,就猜到左相有可能会因为顾及魏国而尝试劝说大王与老夫等人……请务必不要这么做。”

    听闻此言,赵昭微微皱了皱眉,正要说话,却见高傒抢先说道:“老夫说这话,并无恶意。只是【大魏宫廷】这一次,我大齐是【大魏宫廷】绝无可能站在魏国那边的,魏国太强大了,致使诸国战栗,我大齐若为了一时苟安而支持魏国,那么,待等魏国击败且趁机吞并楚国、韩国之后,我大齐的国运,怕是【大魏宫廷】也到此为止了。……因此,无论胜败如何,我大齐都要在这里尝试截断魏国的气势。”

    说到这里,他见赵昭面露忧虑之色,便微笑着宽慰道:“你也无需过于担心,老夫只是【大魏宫廷】希望削弱魏国,从未想过覆灭魏国,倘若日后有朝一日,韩国或者楚国重新崛起,到时候老夫肯定支持联合魏国打压韩国或者楚国……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的。”

    赵昭微微点了点头:国与国之间,从来就没有永恒的盟约,只有永恒的利益。

    见赵昭似乎接受了自己的话,高傒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微笑着说道:“今日老夫前来阻止你,不为别的,也是【大魏宫廷】为了留一手退路。……老夫的年纪大了,先王留下的基业,怕是【大魏宫廷】也守不了几年了,日后啊,还得看你们这一辈……”

    说到这里,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倘若这次魏国战败,老夫会推荐你前往魏国促成魏齐联盟,遏制楚国;倘若这次魏国取胜……由老夫来承担罪名,日后你提老夫首级,前往魏国寻求宽恕。因此无论如何,你无需在此期间表露心迹,更不要在接下来我大齐尝试挑战魏国,且举国齐人亦对此支持万分时,出面偏袒魏国……老夫的意思,你明白么?”

    赵昭神色复杂地看着高傒,微微点了点头。

    他当然明白,高傒这既是【大魏宫廷】为了保护他,也是【大魏宫廷】为了给日后留一条退路。

    虽然这的确是【大魏宫廷】最好的办法,但是【大魏宫廷】,真的就什么都不做么?

    坐在颠簸的马车上,赵昭心乱如麻。

    最终,魏使唐沮的外交辞令,并没有战胜韩王然,齐国终究没有支持魏国的意思。

    或者说,齐国只是【大魏宫廷】表面上表示支持魏国,但却没有做出任何相应的举动。

    反而,安插在齐国的魏国细作,却打探到齐国有一支船队,正在海路上往返,协助韩国将一批批军备运输到楚国。

    此举足以证明,齐国在暗中其实已经倒向了韩国。

    大约二十几日后,魏使唐沮返回魏国王都雒阳,既羞愧又黯然地回禀魏王赵润,表示未能说动齐国,这让赵润微微皱了皱眉。

    随后在返回甘露殿后,赵润皱着眉头审视着囊括整个中原的大略地图。

    说实话,齐国本身不足为惧,问题是【大魏宫廷】它地处于韩国与楚国的中间,一旦齐国加入其中,这三国俨然一块铁板,隐隐包住了魏国(包括卫国),再加上齐国目前仍有不俗的财富,因此,一旦他日大战爆发,齐国能很好地支持韩、楚两国与他魏国的战争,这就有点麻烦。

    “该如何打破这块铁板呢?”

    嘴里呢喃着,赵润的目光忽然落到了地图上的鲁国,久久不曾移开视线。

    『这,或许是【大魏宫廷】一个突破点……』

    眯了眯眼睛,赵润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若是【大魏宫廷】一切顺利的话,待日后大战爆发之际,他有可能将得到一支奇兵,给「韩齐楚三国联盟」以致命一击。
友情链接:免费算命网  调教大宋  男性健康  中国玉米网  漂亮女人  飞剑问道  字幕库  诸天最强大咖  明朝败家子  娱乐大头条  伏天氏  创世中文网  锦衣夜行  好名字  房贷计算器  极品家丁  第一课件网  房贷计算器  扶蜀  中世纪崛起  笔趣阁小说  民国谍影  伏天氏  天涯八卦  秦吏